细胞学范文

时间:2023-03-11 04:24:49

细胞学

细胞学范文第1篇

如何进行宫颈细胞学检查

进行宫颈细胞学检查,是用TCT配套的毛刷,取材的部位应在宫颈外口的移行带区域。取材后将毛刷置于TCT特殊的液体瓶里搅拌,尽量获得取材的脱落细胞。标本在实验室处理后由计算机阅片结合细胞学专家的鉴别,最后得出结论。

取材时要求患者24小时内无或清洗阴道:非月经期;停用阴道内抗生素或抗霉菌药1周后;在进行阴道双合诊检查前进行。对于绝经期前后或宫颈治疗等原因使鳞柱交界部上移,以及宫颈腺癌可能原发于宫颈管,可以同时加取宫颈管的涂片,以提高细胞学检查的阳性率。

如何评价宫颈细胞学检查结果

TCT的报告系统包括6个方面的内容,即:①标本量对诊断评价的意义,满意(>40%为满意)、不够满意或不满意。②诊断范围,正常、良性细胞改变或上皮细胞异常。③描述性诊断,包括伴有感染的良性细胞改变、反应性或修复性改变。④上皮细胞异常包括对诊断无决定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和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2001年Bethesda系统在ASC中除了ASC-US,另增加了不能除外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H,high)。其高危性处于ASCUS与HSIL二者之间。⑤腺细胞异常,包括对诊断无决定意义的非典型腺细胞、子宫内膜细胞、宫颈内膜腺癌、子宫内膜腺癌和子宫外、非特异性腺癌。⑥激素评估(仅在阴道细胞涂片时使用)。

宫颈细胞涂片诊断的准确性,国外文献报道差异较大,为67%~92.9%。国内统计为84.3%~93.4%。总的说来,宫颈细胞学涂片诊断HSIL和浸润癌的特异性较高,但对于LSIL的特异性较低,目前虽无假阳性的具体统计,过度诊断的病例并不少见。宫颈细胞学涂片诊断的敏感性较低,国外统计其假阴性率可在20%左右,其发生主要与取材的技术和是否及时固定有关。

如何诊断、治疗及随诊宫颈细胞学异常的患者

鳞状细胞病变①ASCUS,有关非典型鳞状细胞的处理。《指南》推荐的对于ASCUS处理包括三种方案:重复两次宫颈细胞学涂片,立即阴道镜检查,以及对高危亚型HPV的DNA检测。a.如选择重复细胞学涂片的方法,应间隔4~6个月对患者进行重复的宫颈细胞学涂片。重复结果仍为ASCUS或更高等级的细胞异常,立即行阴道镜检查。连续2次重复结果均为正常,转入常规的细胞学筛查(见图1)。b.如选择立即阴道镜检查,未发现CIN者,随诊12个月时重复宫颈细胞学涂片。发现CIN则按相应原则处理(见图2)。c.如选择高危亚型HPV的DNA检测,对结果阴性者,随诊12个月时重复宫颈细胞学涂片。结果阳性者,则行阴道镜检查。如阴道镜下的活检未发现CIN,分别在随诊6个月和12个月时,重复宫颈细胞学涂片;或在12个月时重复高危亚型HPV的DNA检测。如重复出现ASCUS或更高等级的细胞异常,或HPV阳性,应重复阴道镜检查(见图3)。②ASCH:《指南》推荐的对于ASCH处理为阴道镜检查。阴道镜检查结果未发现病变,建议再次复习细胞学、阴道镜和组织学检查的结果,如与前不同,按相应的原则处理。如仍为ASC-H,分别在随诊6个月和12个月时,重复宫颈细胞学涂片:或在12个月时重复高危亚型HPV的DNA检测。如重复出现ASC-H或更高等级的细胞异常,或HPV阳性,应重复阴道镜检查。为了避免过度治疗,诊断性的电切(LEEP)不应常规用于缺乏组织学CIN证据的ASC-H治疗(见图4)。③LSIL:推荐阴道镜检查下的宫颈活检。如检查操作满意,移行带清晰,还应行宫颈管活检,特别对无肉眼可见病变的病例。对于未暴露出移行带的不满意阴道镜检查术,应行宫颈管活检。上述检查未发现CIN,分别在随诊6个月和12个月时,重复宫颈细胞学涂片:或在12个月时重复高危亚型HPV的DNA检测。如重复出现ASC-US或更高等级的细胞异常,或HPV阳性,应重复阴道镜检查。诊断性的电切(LEEP)不应常规用于缺乏组织学CIN证据的LSIL治疗。a.阴道镜检满意:见图5。b.阴道镜检不满意:颈管活检(一)――细胞学及HFV。④HSIL,对于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的处理为阴道镜检查下的宫颈活检和宫颈管活检。对于组织学证实CIN的HSIL,按宫颈组织学异常的2001临床处理指南治疗。如阴道镜结果满意,活检仅为CIN Ⅰ,建议再次复习细胞学、阴道镜和组织学检查的结果。重复阅片的结果支持HSIL,或不能再次复习,对非孕期者建议行宫颈诊断性切除术。对于阴道镜检查也提示HSIL者,可首选宫颈诊断性切除。对这类患者可省略宫颈管活检。对于缺乏组织学CIN Ⅱ和Ⅲ证据的年青生育期妇女的HSIL,可以选择间隔4~6个月复查细胞学和阴道镜的方法随诊1年,如疾病进展再按相应的原则处理。

HSIL――阴道镜检及颈管活检。

腺细胞病变 推荐所有类型的AGC和AIS都应行阴道镜枪查和宫颈管活检。对于>35岁或不明原因阴道出血的年轻妇女,还应行子宫内膜活检。阴道镜检查未发现浸润癌,对于倾向恶性的AGC或AIS应采用冷刀锥切。阴道镜活检仍为非典型腺细胞,每4~6个月随诊宫颈细胞学涂片,连续4次阴性转入常规筛查。

AGC或AIS――阴道镜检,镜下活检及颈管内活检。

细胞学范文第2篇

[关键词] 液基细胞学;恶性肿瘤;非妇科细胞学标本;细胞学诊断

[中图分类号]R44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7210(2007)07(c)-101-02

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测(ThinPrep Cytology Test,TCT)技术因取材、制片及ThinPrep2000系统程序化处理等优势,目前已广泛用于妇科阴道及宫颈上皮内病变诊断与筛查[1] ,但是用于非妇科细胞学检查报道较少。本文报告我科应用该方法对非妇科细胞学标本的检查结果,并分析探讨其诊断价值及临床意义。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随机取自2005年5月~2006年1月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医院临床送检的非妇科标本636例。其中胸水347例,腹水186例,腹腔冲洗液23例,脑脊液68例,心包积液12 例。男310例,女326例。年龄16~82岁。所有病例均为病理诊断明确的恶性肿瘤。

1.2 仪器

美国新柏氏(ThinPrep)液基细胞自动制片机。

1.3 方法

将体液标本取50 ml倒入离心管中,用离心机离心(小于2000 r/min)10 min,去上清液,取沉淀物制备普通细胞学涂片;剩余沉淀物移入ThinPrep PreservCyt处理液中混匀震荡10 min,再次离心(小于1000 r/min)10 min,去上清液,将沉淀物移入ThinPrep PreservCyt保存液中混匀,用美国Cytyc公司的 ThinPrep2000制片机常规制备液基薄片。两种涂片均用95%乙醇固定15 min后,常规HE染色,光学显微镜下阅片。

1.4 细胞学诊断标准

采用巴氏5级分类诊断法将细胞检查结果分为5级。1级:未见异常或不正常细胞;2级:细胞有异型形但无恶性特征;3级:可疑恶性细胞,但证据不足;4级:高度可疑恶性细胞;5级:肯定恶性细胞[1]。所有细胞标本同时作传统涂片方法对比,均以双盲法由同一细胞学专家组诊断。

2 结果

636例标本中用TCT涂片法检出恶性238例,可疑24例,其中包括:胸水恶性123例,可疑11例;腹水恶性75例,可疑12例;腹腔冲洗液恶性12例;脑脊液19例;心包积液9例,可疑1例。普通涂片检出恶性151例,其中包括胸水恶性81例;腹水及腹腔冲洗液恶性66例;脑脊液0例;心包积液4例。普通涂片总体阳性率为23.7%(151/636),TCT涂片总体阳性率为37.4%(238/636),TCT涂片方法诊断准确率明显高于传统细胞涂片方法(表1、图1)。

636例标本中,病理分类包括腺癌275例、鳞癌87例、其他恶性肿瘤274例(包括:恶性淋巴瘤、软组织肉瘤、恶性间皮瘤、移行细胞癌)。用传统细胞涂片法检测,阳性率分别为:腺癌41.5%(114/275);鳞癌23.0%(20/87);其他恶性肿瘤4.4%(12/274)。用TCT涂片法检测,阳性率分别为:腺癌62.5%(172/275);鳞癌40.2%(35/87);其他恶性肿瘤9.5%(26/274)。对以上各类肿瘤的诊断准确率,TCT涂片方法明显高于传统细胞涂片方法(P

体液中恶性肿瘤细胞形态特征①腺癌:腺癌细胞占积液转移癌的90%以上,细胞形态多样,细胞大小相差悬殊。另外腺癌细胞排列形式多变,分为单个散在为主和聚集成团为主两型。单个散在癌细胞亦为三维结构外观,胞核呈圆形或椭圆形,偏位,核仁明显增大或增多,胞浆中常含有空泡。成团排列的癌细胞有的排列疏松,有的排列紧密,拥挤重叠。②鳞状细胞癌:积液中较少见,仅占2%~3%。鳞癌细胞可单个散在,细胞体积大小不等,多呈圆形,细胞核大,圆形或畸形,居中,核染色质浓集,深染,分布不均,胞浆丰富偏酸性,亦可成堆或成团出现。③其他恶性肿瘤细胞:细胞学诊断为恶性肿瘤细胞,表明只是确定了良恶性,但不能明确组织类型,需进一步明确诊断。

3 讨论

细胞学诊断是肿瘤病理诊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特点是将成块组织或非成块以及液体标本制成涂片,在光镜下观察,结合临床资料做出诊断。以往肿瘤细胞的阳性诊断率明显偏低,传统涂片以痰液为例,其假阴性约30%[1~4]。究其原因可能为:①标本采集及处理方法导致镜下所见多为变性、坏死细胞或人工吸取细胞层制片时与下层红细胞相混,涂片中红细胞多,其他细胞成分少;②涂片过厚或过薄、染色过深或过浅,致使细胞结构形态不清,诊断困难;③传统涂片面积过大,致使读片时间长,易产生漏诊;④传统涂片多为自然干燥或风干,致使涂片未能湿性固定,造成肿瘤细胞人为假象。液基薄层细胞制片技术变革了标本采集和处理方法,而且提高了制片质量,改善了观察效果,从而提高了诊断细胞病理学鉴别诊断的能力。液基薄层细胞制片技术于1996年获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Administration,FDA)认证,1999年被引入国内,也称TCT检测,(ThinPrep Cytology Test)现已经广泛应用于妇科宫颈脱落细胞学诊断及普查工作,用于非妇科细胞标本报道较少。我们研究636例标本中,普通涂片阳性率分别为腺癌41.5%(114/275)、鳞癌23.0%(20/87)和其他恶性肿瘤4.4%(12/274);TCT涂片阳性率分别为腺癌62.5%(172/275)、鳞癌40.2%(35/87)和其他恶性肿瘤9.5%(26/274);尤其是19例脑脊液细胞学阳性的标本均是通过TCT方法检出,而普通涂片均未检出阳性。液基薄层细胞涂片方法诊断准确率明显高于传统细胞涂片方法(P

[参考文献]

[1]马正中,阚秀,刘树范.诊断细胞病理学[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

[2]潘秦镜,李凌,乔友林,等.液基细胞学筛查宫颈癌的研究[J].中华肿瘤杂志,2001,23(4):309-311.

[3]程丽华,陈霁岩.临床脱落细胞学检验[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2. [4]张慧英.细胞病理学鉴别诊断彩色图谱-脱落和穿刺细胞病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

(收稿日期:2007-02-26)

细胞学范文第3篇

【关键词】 细胞学筛查;TCT;涂片

1资料

我院妇科门诊2009年1月至2010年9月妇检宫颈细胞学筛查的1040例患者,其中510例行传统宫颈涂片;530例行TCT检查。并对170例细胞学筛查阳性或临床高度怀疑宫颈病变的患者行阴道镜下宫颈活组织病理检查。传统涂片患者平均年龄在35±5岁,TCT患者平均年龄36±10岁,差异无显著性。

2方法

2.1标本采集与处理

传统宫颈涂片采用妇科木制刮板刮取宫颈及宫颈管内的上皮细胞,均匀地涂在玻片上。TCT标本的采集是用特制的宫颈刷收集宫颈口和颈管的脱落上皮,并将收集的细胞放入盛有保存液的小瓶内,经程序化处理制成直径为2cm的薄层细胞涂片。两种涂片均经95%酒精固定,巴氏染色。

2.2报告方式

传统宫颈细胞学与TCT检查均采用TBS(The Bethesda System)分级系统诊断报告方式。包括涂片质量满意否。

诊断报告主要内容:(1) 指出取材标本质量。(2) 描述有关发现,作出诊断,签名,报告日期。细胞学诊断指ASCUS及以上的病变。

2.3阴道镜下活组织检查病理诊断:

2.3.1正常或炎症。

2.3.2CIN按轻、中、重分为CIN Ⅰ、 CINⅡ、CINⅢ。

2.3.3浸润癌。

2.3.4HPV感染。

为统一细胞学和组织学诊断术语,根据TBS分类系统,LSIL包括HPV感染和CINⅠ。

HSIL包括CINⅡ、 CINⅢ及原位癌。

3统计学处理

采用χ2检验,进行统计学处理。

4结果

4.1传统细胞涂片与TCT检测结果如下:

传统涂片总人次510例,报告炎症或正常437例,ASCUS 36例,LSIL 28例,HSIL 8例,SCC 1例;TCT总人次530例,炎症或正常450例,ASCUS 24例,LSIL 37例,HSIL18例,SCC 1例。由以上结果可看出ASCUS、LSIL、HSIL分类上有显著差异。TCT大大提高了LSIL、HSIL的检出率,而降低了对ASCUS的诊断率。传统方法检出ASCUS 36例,占7.0%, LSIL 28例,占5.5%, HSIL 8例,占1.6%。

TCT 检出ASCUS 24例,占4.5%, LSIL 37例,占7.0% ,HSIL 18例,占3.4%。

传统方法标本不满意率为1.4%(7/510),TCT不满意率为0.4%(2/530),TCT不满意率下降了71%。

4.2阴道镜下活组织病理检查与细胞筛查对比

在1040例细胞学筛查中,对170例细胞学筛查阳性和细胞筛查阴性但临床高度可疑者(宫颈重度糜烂和接触性出血者)进行阴道镜下活组织检查,结果见表1。

由上表可看出1、两种方法都存在细胞学报告炎症但阴道镜下活检结果为CINⅠ或CINⅡ的现象,即都有假阴性的漏诊现象,故临床医生一定要结合临床仔细分析,以免漏诊。2、两种方法中报告ASCUS及以上级别,而且阴道镜下检查有意义的(CINⅠ及以上级别)比例为:传统40/73,占54.8%,TCT63/80,占78.8%。二者有显著差异(P<0.01),并且TCT检查在诊断宫颈低度病变与高度病变的准确率上较传统细胞学有显著差异(P<0.01)。由此看出TCT的取材方式在筛查宫颈病变中准确率高。

5讨论

细胞学范文第4篇

【关键词】

液基细胞学;宫颈病变;宫颈癌

宫颈癌是严重威胁妇女健康的一种疾病,也是最多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居我国女性生殖道恶性肿瘤的首位。宫颈癌的确切病因尚不清楚。从多年来临床和科研实践中累积的大量资料表明,早婚、早育、多产、宫颈创伤、性生活紊乱、包皮垢刺激及激素失调等,均可能增加宫颈癌患病几率。病毒病因,特别是状瘤病毒与宫颈癌关系较密切。在宫颈癌的确切病因得到明确之前,不可能从根本上防止宫颈癌的发生。依据国内外成功经验,防治宫颈癌的主要策略是早期发现宫颈癌的癌前病变和早期宫颈癌,并对其进行有效治疗,阻断宫颈癌的病程发展,防止宫颈癌的发展。我国推行的宫颈癌普查是针对所有适龄妇女而开展的宫颈防癌筛查,普查可以早期发现和诊断宫颈癌的癌前病变和早期宫颈癌,是防治宫颈癌发生的重要措施。传统的宫颈脱落细胞学检查简单、方便,也是最显著的检查方法之一,但其假阴性率高,近年来随着宫颈液基细胞学(T h inP rep/Autocyte)检查的应用,逐渐替代了传统的检查方法,我科于2004年引用了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查技术,应用于宫颈病变的诊断。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对2004年1月至2009年1月就诊于我科838例患者行TcT检查,年龄19~70岁,有性生活史、宫颈糜烂、有接触性出血、慢性宫颈炎久治不愈、细胞学异常者l17例,其中73例行阴道镜检查及组织学检查。

12 方法

将TCT特制毛刷伸入宫颈口,用适当力量顺时针旋转4~5 圈,取出毛刷,放入装有保存液的小瓶中,允分漂洗,使宫颈细胞脱落入液体,取出毛刷,封好瓶口,经过ThinPreP 2000处理仪对样本进行检测。宫颈细胞学检查方法及诊断分析标准以2001年国际癌症协会(NCI)推荐的TBS (The Bethesda Svsisn)诊断分析系统进行描述。TBS (theBethesdesvsten)分级系统,即:正常细胞(N ICM),意义不明的非典型鳞状细胞(ASCUS),鳞状上皮内低度病变(LS IL),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HSIL)和鳞状细胞癌(SCC)。细胞学异常者行阴道镜检查,镜下观察有无糜烂、出血、白斑、异形血管、赘生物,进行醋酸试验及碘试验,并按Reid评分标准评分,发现异常病灶则行多点活检或颈管搔刮术送病理检查。

2 结果

838例液基细胞学检测结果:117例发现异常细胞,其中74例为ASCUS,28例为LSIL,13例为HSIL,2例为SCC。共73例行阴道镜检查并行多点活检。病理结果:慢性宫颈炎66例;CINI 4例,CINⅢ 2例,早期浸润癌1例。

3 讨论

宫颈病变是妇科常见病、多发病,长期反复发作可诱发宫颈癌。在妇科肿瘤中,宫颈癌的发生率仅次于乳腺癌,位居第二位,占癌症患者总数的15%[1]。如果可早期诊断(原位癌或早期浸润癌),宫颈癌的治愈率可达95%以上。以往传统的宫颈涂片细胞学检查作为宫颈癌筛查方法,在早期发现癌前期病变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但常出现假阴性报道,常规宫颈涂片细胞学检查的假阴性率为15%~20%,其主要原因是取材器上的病变细胞未能转移到载玻片上及过多的黏液、红细胞、炎性细胞覆盖非正常细胞,细胞堆积并存在大量重叠而影响诊断。液基细胞学技术改变了常规宫颈涂片的细胞采集方法,标本采集后立即置入细胞保存液中,经过保存液对黏液、红细胞的破坏,再经离心机离心分离并弃去上清液,收集余下的宫颈上皮细胞制作标本片。与传统方法相比,液基细胞学检查对宫颈癌前病变的敏感性更高,可显著地提高宫颈癌前病变的诊断准确率[2]。通常由子宫颈鳞状上皮不典型增生到原位癌到早期浸润癌,最后发展到浸润癌的连续发展过程有10年时间[2]。此时期如果对宫颈病变及时诊断和治疗,就能预防及早期治疗宫颈癌。因此,宫颈癌是可预防、可治疗的疾病,关键是进行筛查。及时发现早期宫颈癌,及时恰当的处理,治愈率达100%。采用TBS报告系统,比传统法更全面、更具有临床应用价值。有文献报道, 通过该技术可检出9299%的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和100%癌。与传统巴氏涂片阳性率778%和909%相比,具有显著性[3]

据报道宫颈癌的5年生存率是67%,宫颈早期癌是90%,宫颈原位癌儿乎是100%。通过宫颈癌普查可以达到早诊早治、降低宫颈浸润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液基细胞学技术改变了常规宫颈涂片的细胞采集方法,应用液基细胞学检查法检测宫颈上皮内瘤样病变与传统方法相比,具有准确性和灵敏度高的特点,液基细胞学检查所具有的无创伤及经济等优点,应广泛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李亚里,杨怡卓人瘤病毒亚型检测在宫颈病变分流管理中的意义.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07, 23 (7):501.

[2] 刘军,罗淑贞,卢义生,等液基细胞学应用于宫颈癌筛查的研究.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4,20(9):553.

细胞学范文第5篇

子宫颈癌是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是女性第二位最常见的恶性肿瘤,近年,由于细胞学筛查方法的应用,发达国家宫颈癌的发生率明显下降。目前,因宫颈癌死亡的女性中>80%的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1]。但是,研究表明[2],虽然宫颈浸润癌的发生率下降了,早期宫颈癌的发生,特别是年轻化趋势十分明显,这对宫颈癌的防治提出了新问题。近年来,宫颈阴道细胞涂片技术的重大进步、TBS分类的出台、HPV检测自动化和标准化等,使宫颈癌的防治和筛查提升了一个新水平。笔者就目前宫颈细胞学筛查方法及进展综述如下。

1宫颈细胞学检查

1.1巴氏涂片细胞学检查

临床实践证明巴氏涂片简单、经济有效,为宫颈细胞学筛选和可缺少的检查方法,目前仍在偏远地区延用。

自1943年巴氏提出宫颈细胞病理学5级分类法以来在宫颈细胞学筛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实践中也逐渐显示出一些不足,其中最重要的是有较高的假阴性,其原因,是标本取材问题涂片中没有诊断意义的细胞或涂片质量差、细胞少,有过多的黏液、血液、炎症细胞,以及上皮细胞过度重叠使异常细胞被遮盖[3]。且报告方式不能充分反映当今对于宫颈阴道肿瘤的认识、细胞学和组织学诊断不一致等,该系统没有明确规定非癌的诊断。

1988年细胞病理学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提出了Bathesda系统TBS[4]报告方式,1991年修改,2001年进行了重新评估、修正、完善,TBS系统属于描述性诊断,创立了一个实验报告的标准框架并对标本质量进行评价,其中最重要的是对异常细胞的出现指出了可能的原因。与5级分类法不同TBS系统将异常鳞状上皮分为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GSIL)、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GSIL)和鳞状上皮癌。这种分类法使细胞学诊断和组织学诊断保持一致。LGSIL 包括轻度异型、挖空细胞和CINI,HGSIL包括CINⅡ和CINⅢ,另外还出现了未明确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的定义,这个定义用于描述那些款达到LGSIL诊断标准的病变,其评估标准被进一步阐明。TBS系统的问世及临床应用极大地提高了宫颈细胞学涂片的准确性,因其采用统一的术语,有利于相互沟通、世界交流,已逐渐取代巴氏五级分类法。

1.2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测(TCT)

液基薄层细胞学或薄片制备细胞学检查(thinprecytologic test,TCT)于 1996年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通过,TCT是将宫颈内、外细胞刷洗在装有特殊缓冲固定液的容器中,然后经过离心、分层等技术将细胞团块松散并与黏性碎片分开,这些单个细胞被均匀地转移到玻片上,最后固定玻片和染色、阅片。TCT的出现是细胞采集、玻片制备的重大革命,可以直接用于筛查,因细胞是均匀分散于样本中,与常规制样方法相比较,可减少细胞变形,更多地使组织细胞转移到玻片上,改善了样本的收集率,提高了发现低度和高度病变的敏感度,尤其是高度病变。TCT在发达国家作为一种宫颈细胞学的常规筛查手段[5],目前国内已引进这项技术并在大中城市普遍开展。国内李琴艳等报道[6]TCT检出鳞状细胞癌(SCC)100.00%,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HSIL)97.22%,TCT敏感性高于巴氏细胞学,特别是诊断HSIL以上。

2肉眼筛查

肉眼醋酸试验:肉眼观察是指在宫颈表面涂抹3%~5%醋酸溶液,无放大条件下肉眼观察宫颈上皮对醋酸的反应,在其醋酸反应区取活检。20世纪90年代已较多用于发展中国家的筛查。该方法对宫颈异常上皮细胞诊断的灵敏度和特异度分别为63.33%和93.75%[7],虽然阳性检出率较低,但结合多点活检仍可发现2/3的癌前病变和早期癌。由于其价廉及易于培训,在医疗资源缺乏的地区仍不失为一种筛查手段。

3阴道镜检查

阴道镜检查是一种无创伤性的检查仪器,可以重复多次进行检查,会诊疑难病例,并动态追踪观察病变的发展变化,随访治疗后的病情发展。其利用阴道镜放大观察宫颈外观上皮构型以及基质血管的细微变化,判断是否存在宫颈病变,评估病变的性质与类型,确定病变的范围,最后指导选择活检的准确部位,取替盲目活检,提高活检的阳性率与诊断的准确率,减低漏诊率。研究表明[8],阴道镜检查对CIN的诊断准确性接近80%,敏感性与阴性预测值高,但特异性较低,然而在诊断宫颈高度病变和宫颈癌时,其特异性明显升高。

阴道镜检查的指征是:①宫颈外观异常,或有可疑的临床症状如接触性出血;②肉眼醋酸试验阳性;③肉眼复方碘试验不着色;④高危型人瘤病毒(HPV)感染;⑤细胞学检查结果阳性;⑥细胞学检查结果可疑,即诊断意义未明的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建议根据各地区具体医疗设施与随诊的条件而定。阴道镜检查的准确性通常受检查者的经验和技术水平影响。有经验的阴道镜专家可以立即判断宫颈病变部位,宫颈癌常发生在宫颈上皮的移行区,妇女绝经期前后,约有12%~15%宫颈上皮鳞柱交界上移至颈管内,而阴道镜难以观察到宫颈管内的病变,常造成假阴性。必有时做颈管诊刮术,可减少锥切术的协助诊断。

近年来,国际上公认对宫颈癌前病变筛查的程序应遵循“三阶梯”的步骤[9],阴道镜检查是筛查程序的第二步,承担着极其重要的“承前启后”的作用,对于诊断CIN和宫颈癌是一项很有价值的筛查方法。

4人类瘤病毒(HPV)的检测

在几乎所有的宫颈癌标本中可检出HPV DNA,HPV阴性者几乎无罹子宫颈癌之忧,因此,HPV被确认为子宫颈癌发生的必要条件。高危型人瘤病毒(HRHPV)的持续感染能够引发宫颈癌,其中主要的13种HRHPV(HPV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8)占98%以上,各国各地区致癌种类有差别。对HPV的检测方法有细胞学检测、斑点印亦法、荧火原位杂交法、原位杂交法、Southern杂交法、多聚合酶链反应(PCR)和杂交捕获法(Hybrid Capture,HC)等,现今以HC2最佳,其检测HPV敏感性可达88%~100%,阴性预测值高达99%[10]。HPV比单纯性细胞学检查更具敏感性,HPV检测结合传统细胞学检查对于宫颈癌阴性的预测价值超过了99%。因此,HPV检测作为宫颈细胞学检查的辅助手段有助于筛选子宫颈癌的高危人群,旨在早期诊断宫颈癌。

5结语

宫颈细胞学任何一种筛查方法都有其局限性,理想的筛查方案应是多种筛查技术相结合。目前国际公认的子宫颈细胞学筛查和确诊方法遵循三阶梯步骤[9]:以宫颈细胞学检查或细胞学结合HPV DNA 检测作为初筛,可疑或阳性者作阴道镜检查,镜下定位进行活体组织病理诊断,但由于各国各地区经济条件不一,以于筛查的方案、间隔时间、年龄各有差异,作为一种癌症的筛查需要满足有效性、可行性和经济成本利益,在社会广泛开展宫颈细胞学筛查应按照地区资源条件和人群风险度进行优化配置,有条件地区应遵循三阶梯步骤,尚未开展TCT检查的可延用宫颈刮片,结合阴道镜检查可以减少假阴性的发生,肉眼醋酸试验仅作为在经济不发达地区的筛查手段。HPV检测是否作为宫颈细胞学筛查的内容尚有争议,而宫颈细胞学检查结合HPV试验的筛查方案敏感性较高,但这种方案的单次筛查成本相对较昂贵,尤其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可能无法在人群中大规模推广。但是考虑到结合性筛查所能提供保护的时间、筛查间期的延长,则宫颈细胞学检查结合HPV试验的筛查方案使总的筛查费用减少,因此这种筛查方案在经济不发达国家有望呈进一步增加的趋势。

综上所述,宫颈细胞学的筛查不仅是医师行为,也是政府行为,根据我国各地区的经济状况制定经济实用的筛查制度,使之真正造福于广大妇女们。

参考文献

[1] 丁华野、李青 等.乳腺及女性生殖器官肿瘤病理学和遗传学.324~325.

[2] Belinson J,Qiao YL,Pretomus R,et al.Shanxi province cervical screening study,a cross-sectional comparativetrial of multiple techniques to detect 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 [J].Gynecol Oncol,2001,83(2):439-444.

[3] 彭芝兰.宫颈上皮内瘤样变的命名分类病理及转归[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3,19(8):454-456.

[4] Gottwald,Giernat L,Lech W,et al.The results of screening program for cervical cancer in Loza [J].Ginekol Pol,2002,73 (2):934-935.

[5] Klinkhamer PJ,Meerding WJ,Rosier PE,et al.Liquid-based cervical cytology [J].Cancer,2003,99(55):263.

[6] 李琴艳、杨庆忠、付雯.TCT与巴氏细胞学在宫颈癌筛查中的对比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07,22(9):1173-1174.

[7] 韦红卫、黄卫彤、罗小琼.醋酸内眼检查法在宫颈癌筛查中的应用研究[J].临床医学,2005,18(9):1166-1168.

[8] 岑坚敏、钱德英、黄志宏 等.阴道镜对宫颈上皮内瘤变的诊断价值[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3,19(4):215-218.

[9] 宋学红.三阶梯技术诊治管理女性下生殖道癌前期病变[J].实用妇产科杂志,2004,20(2).69-70.

细胞学范文第6篇

关键词:液基细胞学;宫颈癌前病变;诊断准确率

Abstract:Objective:By studying the 7079 cases of liquid based cytologic smear from the year 08 to 11,some of which has biopsy result to compare the cytologic diagnosis and histodiagnosis for cervical precancerous lesions and improve the diagnostic accuracy.Methods:using the Bethesda system to diagnose and track the biopsy result of some cases.Results:Among the 7079 cases,there are 6308 negative cases accounted for 89.9%,532 ASC accounted for 7.5%,191 LSIL cases accounted for 2.7%,49 HSIL cases accounted for 0.7% and 17cancer cases accounted for 0.25%.Conclusion:Thinprep cytologic test has higher accuracy of diagnosis for precancerous lesions with a high degree of compliance with the biopsy results, so it is useful in the effectiv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cervical cancer in clinical practice.

Key words:Thinprep cytology ; Cervical precancerous lesions ; Diagnostic accuracy

【中图分类号】R711.32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2-3783(2012)06-0166-02

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之一,在全球女性恶性肿瘤中,其发病率和死亡率仅次于乳腺癌。2000年全世界约有46.6万宫颈癌新发病例,亚洲约23.5万宫颈癌新发病例。中国每年约有15万新发病例,10万人死于宫颈癌。2008年10月6日首先公布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上,德国人哈拉尔德.楚儿.豪森获诺贝尔奖。他提出:宫颈癌是癌症中唯一病因明确,唯一可以早期预防和治疗,唯一可以彻底根治的癌。

液基细胞学检查及TBS诊断系统引入我国以后经过不断的改进以及经验积累,大大提高了细胞学诊断的准确性。

巴氏涂片的应用使子宫颈癌发病下降70%-80%,但美国每年耗资高达60亿美元。子宫上皮内瘤变的识别和合理有效的早期干预;是子宫颈癌发病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子宫颈癌的形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CINⅠ、Ⅱ、Ⅲ级直至形成浸润癌这一渐变过程可能需要10年时间,故液基细胞检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院自2008年引进湖北孝感液基细胞分析仪,经过几年来的病例随访分析,探讨细胞学诊断与组织学诊断的关系,提高诊断率。

1 标本处理

1.1 标本来源:门诊妇科送检及病房妇科送检及妇女体检送检。

1.2 标本采集:专用宫颈细胞采集刷,采集宫颈脱落细胞,放入保存液瓶中。标本瓶注明姓名、年龄、连同申请单送检。

1.3 标本制备:采用湖北孝感液基细胞分析仪,电脑制片·采用滤过膜技术来制成经20mm薄层细胞涂片,95%酒精固定,T.B.S染色。

1.4 诊断方法及诊断标准:液基细胞涂片采用TBS诊断标准(2001版改良TBS诊断标准)主要采用描述性诊断,即分为:正常范围,良性反应性细胞改变,非典性鳞状细胞,ASC,又分为无明确诊断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不除外高度鳞状上皮内瘤变ASC-H鳞状上皮内低度病变LSIL(包括CINⅠ)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HSIL(包括CINⅡ-Ⅲ)鳞状上皮细胞癌等,腺上皮分析包括宫颈细胞和宫内膜细胞,分为非典型腺细胞AGC,可疑腺癌,腺癌等。

1.5 活检/随访:部分ASC病人来我院做病理活检,部分ASC阳性结果病人外院活检与我院临床医师信息反馈。

2 结果分析

四年合计7097例细胞学检查标本中,取材不满意4例(2例老年萎缩性子宫,

未取到细胞团,仅取到粘液。2例出血,取到的是全血标本,细胞无法辨别)7093例液基细胞学标本,诊断正常范围56例,良性反应性改变6248例,非典型鳞状上皮ASC532例占7.5%,LSIL191例占2.7%,HSIL49例占0.7%,提示癌17例占0.24%。

3 讨论

在细胞学检查中,往往是低度病变。在活检中查出是高度病变甚至是浸润癌,细胞学涂片往往取到的是脱落的宫颈的宫颈上皮细胞。在病变部位的表面或旁边,只能发现蛛丝马迹,而在阴道镜引导下多点取材活检往往可以取到病变部位,甚至它的浸润也看的很清楚(组织切片)。

液基细胞学由于采用了先进的制片技术加上TBS诊断系统的应用,能较准确地反映受检者宫颈病变情况和病理活检及临床符合率较高。从表二中不难看出,细胞学检查越严重,活检符合率越高。但细胞学仍存在假阳性,假阴性等问题,假阳性与细胞学本身的局限性有关,如无组织结构,细胞本身在脱落后受外界影响较大容易蜕变或某些细胞的鉴别诊断较难有关。如果某些化生细胞与高度病变,颈管及内膜的病变良性变化与病变的鉴别等或诊断人员经验不足有关。假阴性结果的发生与取材方法不正确或未取到病变部位,有时病变部位易出血,有的没有经验的临床医生不敢再碰,取材不到位或只取到病变周围,有时也与病人自身有关。有一患者2010年3月来我院就诊,做了TCT检查,报告ASC-US,医生建议活检,但病人因经济原因一直未做也为采取治疗。至5月份,病人出现性生活出血,又来复诊,妇科阴道镜检测已发现病变已长成菜花样,立即活检,病理结果为宫颈癌已有浸润。这例特殊病例印象很深刻,病人自身延误了治疗,如能及时做活检也不至于发展如此之快。可见细胞学在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筛查中的作用十分明显,它可以早期发现病变,其诊断准确性也较高。从检查后随访率可以看出,还是有很多病人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复诊,这也是造成病变能很快发展的原因。在农村特别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看病难,看病贵,仍然是现实问题。这就延误了患者治疗。往往是轻度病变却拖到重度才得到重视。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造成生命财产不可挽回的损失。希望国家对妇女病普查工作得到重视,把液基细胞学检查纳入妇女病普查常规项目,这样每年对育龄妇女进行宫颈癌筛查,可以有效控制宫颈癌的发生。它也存在假阳性及假阴性,但只要通过临床及细胞实验室的共同努力,如临床加强取材的准确性,细胞实验室加强质量控制等措施是完全可以降低假阳性、假阴性比率。临床妇检与实验室加强沟通,共同提高诊断的准确性。

参考文献

[1] 乔友林,章文华,李凌,等.山西子宫颈癌筛查方法的横断面研究.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报,2002,24(1):50-53

[2] 潘秦静,李凌,乔友林,等.液基细胞学筛查子宫颈癌的研究.中华肿瘤杂志,2001,23(4);309-312

[3] 宋学红.子宫病变技术的进展.现代妇产科进展,2003,12(1):1-3

细胞学范文第7篇

关键词 液基细胞学 宫颈上皮内瘤样病变

资料与方法

收集我院2004年11月~2007年7月所作4000例液基细胞学涂片中阳性(ASC)以上标本386例,以其中可追踪组织病理报告的212例作为研究对象。

方法:涂片采用Thinprep 2000制片系统处理,巴氏染色。诊断依照2001年TBS系统[1]。分别为正常、ASC-US(不明意义的非典型鳞状细胞)、ASC-H(非典型鳞状细胞,倾向高度病变)、LSIL(低度上皮内病变)、HSIL(高度上皮内病变)、SCC(鳞癌)、AGC(非典型腺细胞)、腺癌。组织学标本常规10%福尔马林固定,HE染色。以组织学诊断为金标准,细胞学诊断结果与之相对照,分析细胞学诊断的检出率和符合率。

结 果

细胞学与组织学诊断结果对照:细胞学检出癌26例,其中鳞癌23例、腺癌3例,HSIL34例,其中2例不排除鳞癌,LSIL78例,AGC 中2例为腺癌。与组织学结果对照,癌检出率100%,阳性诊断符合率83.9%,HSIL检出80.9%,符合率89.2%,LSIL检出率76.4%,符合率86.3%(见表1)。

讨 论

过去的巴氏涂片假阴性率高,可达53%~90%[2,3],其主要原因是取材器上绝大部分细胞未被转移到玻片上,而是随着取材器丢掉,有效细胞量减少;且黏液、血、炎细胞、涂片过厚等常常使细胞形态改变被遮蔽,干扰读片,有报道说影响可达40%[4],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液基薄层细胞制片技术,以特殊的保存液为媒介,将特制宫颈刷所取得的细胞充分洗涤入保存液小瓶,同时防止固定不及时所造成的细胞干燥变形;然后在微电脑控制下,祛除了过多的黏液、炎细胞、血等杂质,经过滤膜后转移到玻片上。此时的涂片细胞单层排列,无过多干扰因素影响,形态结构改变易于辩认。文献报道液基涂片可提高SCC和HSIL的检出率[5]。

TBS系统强调对标本满意度的评估,其中细胞量,是否有颈管细胞或化生细胞、病史、月经史都很重要。对血及黏液过多的标本,经Cytoly液处理,可使满意度明显增加。

本组病例共检出癌31例,细胞学诊断的26例全部为组织学证实,HSIL中2例报告CINⅢ级,不排除鳞癌,病理诊断为早期浸润癌,ASC、AGC各检出鳞癌1例,AGS中另有腺癌1例。现行的诊断标准中的癌是指过去的早期浸润癌和浸润癌,是传统巴氏细胞学易于漏诊的部分,使用液基制片后,检出率有提高。

HPV感染对宫颈病变有明确影响。各类宫颈病变中均有HPV感染病例,而且随着病变程度加深而增多,HSIL、LSIL、ASC分别为52.9%,33.6%,24.2%,即HSIL>LSIL>ASC,说明对病变诊断与分级中未存在明显偏差。文献认为细胞学诊断加以HPV-DNA检测,可以检出HSIL的100%和LSIL的83.5%,并且液基细胞取样一次即可完成两项检测。

本组病例诊断采用的2001版TBS分级系统ASC-H患者立即行阴道镜检并多点治检,而对ASC-US的患者可以进行短期的观察随访(3~6个月)。本级病例中,ASC-US组病理诊断为HSIL的占8.3%;而ASC-H 组病例中HSIL占26.4%,明显高于前者。因此,ASC的诊断在细胞病理医师正确认识与理解这一标准的基础上,能给临床提供更加明确的指导意见。

AGC的诊断范围比较广泛,加之腺细胞形态变化较大,较难掌握,对AGC的患者,常规活检如果病理诊断为阴性,有必要进行宫内膜检查,可以协助检出一些子宫内膜病变。

参考文献

1 SolomondD.Bethesda.System 2001.Acta Cytologica,2001,46:6-7

2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The 1998 Bethesda System for reporting cervical/vaginal diagnoses.JAJM,1989,262:931-943.

3 Frable WJ,ustin RM,Collins RJ,et al.Homogeneous sampling accounts for the increased diagnostic accuracy using the ThinPrep Processor.Am J Coin Pathl,1994,101:215-219.

4 Davey DD,ielsen ML,Rosenstock W,et al.Termionlogy and specimen adequacy in cervicovagial:the 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interlaboratory comparison paogram experience.Arch Pathol Lab Med,1992,9:903-907.

细胞学范文第8篇

1.1一般资料2008年9月~2010年3月在我院妇科门诊就诊的13150例宫颈疾病患者,年龄18~70岁,中位年龄35岁,来自柳州市及郊区各县。患者大多未做过细胞学检查,包括宫颈炎症、宫颈糜烂、宫颈赘生物、阴道不规则流血等,无宫颈椎切和子宫切除史。

1.2标本采集及处理:用宫颈刷收集宫颈及颈管细胞,将收集的细胞洗入细胞保存液中,经美国Cy-tyc公司液基细胞处理器程序化处理制成直径2cm的薄层细胞片,95%酒精固定,巴氏染色。

1.3细胞学分析方法:采用TBS(2001版)诊断标准[1],即:未见上皮内病变或恶性病变(NILM)、意义不明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US)、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不除外高级病变(ASC-H)、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包括HPV感染),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鳞状细胞癌(SCC)、意义不明的不典型腺细胞(AGC)和腺癌(AC)。

1.4阴道镜检查及活检:对细胞学阳性及临床怀疑宫颈病变的阴性患者共3185例行阴道镜检下多点取材活检术;将活检结果按年龄段分析,即≤29岁组、30~39岁组、40~49岁组、≥50岁组,差异性分析用?2检验,显著性差异界限为P<0.05。

2结果

2.1细胞学结果13150例TCT筛查:未见上皮内病变或恶性病变(NILM)12219例(92.92%)、LSIL(包括HPV感染)240例(1.83%)、HSIL96例(0.73%)、SCC9例(0.06%)、AC4例(0.03%)、ASC-US508例(3.86%)、ASC-H74例(0.06%);微生物感染项中,HPV感染121例(0.92%)、滴虫感染59例(0.45%)、真菌感染232例(1.76%)、线索细胞>20%,提示细菌性阴道病(BV)457例(3.48%)、疱疹病毒感染5例(0.00%)。

2.2SIL的年龄分布筛查发现40岁以下年龄组发病率高于40岁以上年龄组;30~39岁年龄段宫颈上皮内病变的发生率高于其它年龄段,显著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2.3组织学对照在活检确诊240例LSIL、96例HSIL、9例SCC及4例AC标本中,TCT阳性305例,敏感性为87.39%;活检2836例阴性者中,TCT阴性2695例,特异性是95.03%。细胞学跟组织学符合率分别为:LSIL84.17%(202/240);HSIL93.75%(90/96);SCC100%(9/9);AC100%(4/4)。

3讨论

3.1近年来,我国宫颈癌的发生有明显上升和年轻化趋势,发病以每年2%~3%的速度增长。宫颈癌是一种感染性疾病(HPV感染),是可预防、可治愈的疾病。据报道,宫颈浸润性癌5年生存率为67%;早期癌为90%;原位癌即CINⅢ为100%。因此对宫颈CIN和早期癌的及时高效筛查和正确处理是防治宫颈癌的关键。本次13150例TCT筛查SIL以上级别病变病例349例(2.65%),对照活检,TCT检测的敏感性为87.39%、特异性是95.03%。SIL检出率跟国内崔彬[2]等用TCT检测4000例(SIL以上病变检出率2.21%)相接近;敏感性较王荣妹[3]等报道的稍偏高,表明TCT的推广应用,提高了筛查的敏感性和特异性,降低了假阴性和假阳性,有助于预防宫颈病变的发病率和降低宫颈癌的死亡率,这亦是防治宫颈癌的关键所在。

3.2本研究发现40岁以下年龄组发病率高于40岁以上年龄组;30~39岁年龄段SIL的发生率高于其它年龄组(P<0.001),与文献报道相同,提示宫颈癌有年轻化趋势[4],也说明了宫颈上皮内病变与生育年龄段妇女有密切关系,提示该年龄段妇女定期进行宫颈细胞学筛查的必要性。

3.3大量研究表明ASC可能是细胞的良性反应性改变,也可以是有微小形态改变的早期SIL,或是宫颈病变发展过程中的阶段表现,其发生率与细胞学研究室对ASC的诊断标准、检查者的经验以及对ASC的处理、追踪有关。美国国际癌症协会认为ASC的发生率约为5%,且不超过SIL的2~3倍,ASC如果明显超过5%,则说明该实验室诊断标准可能有误。文献报道对ASC进行活检,其中15%~50%为CIN,其中5%~10%为中重度CIN,有些甚至为浸润癌[5],本研究中13150例TCT筛查诊断ASC582例(发生率4.43%),ASC与SIL比例为1.67:1,对照活检,CINI~II级26例(4.47%)、CINⅢ12例(2.06%),与文献报道基本一致,表明ASC的检出有着重要的临床意义。目前对细胞学结果为ASC病例的处理方案可分3种:重复涂片、HPV检测、直接行阴道镜检查。阴道镜检查可以观察宫颈上皮及血管的微小变化,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活组织病理检查,是诊断早期宫颈上皮内病变的重要手段及最终标准。本研究中对ASC妇女直接行阴道镜下活检术,结果阳性者做相关处理,阴性者随访过程中再反复做细胞学检查。

细胞学范文第9篇

[关键词]液基细胞学检查; 发现; 早期宫颈病变

[中图分类号] R329.2[文献标识码] B[文章编号] 1005-0515(2011)-02-230-01

子宫颈癌是严重威胁妇女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近年来我国宫颈癌的发生有明显上升和年轻化趋势,发病率以每年2%~3%的速度增长,因此其早期诊断十分重要,本文应用TCT技术检测宫颈病变,在临床上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效果。本文回顾性分析2009年1-12月在我院2400例液基细胞学检查患者,旨在早期发现宫颈上皮内瘤变,减少宫颈癌发生率。 1资料方法:

1.1 临床资料:

2009年1-12月在我院门诊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查,性生活在一年以上的患者。年龄20-29岁637人,30-39岁757人,40-49岁494人,50岁以上112人。宫颈炎症类型:宫颈光滑,宫颈糜烂样改变,宫颈息肉,宫颈腺囊肿,宫颈肥大,宫颈管炎。

1.2 液基细胞学检查方法

专人取样,避免经期取样,并要求24小时内禁止盆浴,禁性生活及近期阴道上药。用颈管刷颈管采集颈管上皮及移行区上皮细胞,洗入装有Thinprip专用保存液的小瓶中,由90%乙醇固定,制成薄层细胞涂片。

1.3 诊断标准

参照the Bethesda system分类:(1)未见上皮内病变及恶性细胞。(2)非典型鳞状细胞,包括不明确意义(ASC-US),不排除高度上皮内病变(ASC-H)。(3)低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LSIL)。(4)高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HSIL)。(5)鳞状细胞癌(SCC)。

2 结果

2400例宫颈细胞学检查中,标本满意97%,细胞量>40%。未见上皮内病变及恶性细胞2326例,意义不明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US)28例,不能排除高度上皮内病变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H),10例,低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LSIL)19例,高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HSIL)15例,鳞状细胞癌(SCC)2例。发现TCT异常上皮细胞均作阴道镜检查并宫颈组织多点活检。28例意义不明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US)26例未见异常,两例CIN1,抗炎治疗后6个月复查TCT及阴道镜未见异常上皮细胞。10例不能排除高度上皮内病变的不典型鳞状细胞(ASC-H)7例未见异常,3例CIN2行leep切除术,切除物病检CIN2,跟踪随访1年,TCT两次阴性。19例低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LSIL)9例未见异常,10例CIN1,6个月复查TCT 8例未见异常细胞。1例CIN2行leep切除术,跟踪随访1年,TCT两次阴性。15例高度鳞状细胞上皮内病变(HSIL)阴道镜1例未见异常,10例CIN2行leep切除术跟踪随访未见异常,3例CIN3行leep切除术,切除物病检2例CIN2,跟踪随访2年未见异常,一例原位癌行全子宫切除术。2例鳞状细胞癌(SCC)均行手术治疗。

3 小结

宫颈上皮内瘤变不一定都发展为原位癌,甚至浸润癌。大约一半宫颈上皮内瘤变因炎症治愈而自然消退,只有2%宫颈上皮内瘤变会发展为原位癌和浸润癌。宫颈细胞学检查是CIN最简单的辅助检查方法,CIN发展到鳞状细胞癌的时间很长,通过TCT检查可以发现早期宫颈病变,并对异常者进行阴道镜及组织病理学检查。对CIN2,CIN3患者行锥形切除或leep切除术,并做好跟踪随访工作,可以大大减少宫颈癌的发生。最后建议有一年以上性生活史的妇女每1-2年做一次液基细胞学检查,以期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参考文献

[1] 丰有吉,主编的八年制妇产科学教材,[M] 人民卫生出版社.

细胞学范文第10篇

关键词肺肿瘤;穿刺活检;细胞学

AbstractPurpose: To evaluate the usefuless in diagosis of lung tumors by cytologic examination of biopsy under CT-guided. Methods:Biopsy was performed on 76 patientss with suspectable bone lesions under CT-guided. Results:The rates of accuracy,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of cytologic examination were 57%,93%.Conclusion:The cytologic diagnoisis of lung tumors in a desirable diagnostic methods, It has many advantages,ie,high-speed,safty,econmicy and accuracy.

key wordslung tumors;biopsy, cytology;pathology

我院肿瘤科自2003年至今,对具有临床症状及在X线、CT、MRI发现有肺部肿块,高度怀疑为肺肿瘤的患者在CT的引导下穿刺组织,制成涂片,进行细胞学分析,分类诊断,并结合组织学诊断及手术后病理学诊断来验证细胞诊断的准确性来分析其临床意义。

1材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本组76例为我院肿瘤科2003年至2007年12月的门诊及住院病人,其中男性46例,女性30例,平均年龄为65岁,病变部位位于右肺41例,左肺35例;中央型的肿块61例,周围型的15例。所有病例均在X线检查显示有大小不等的肿块,部分患者进一步作过CT、MRI检查明确肺部肿块;尚有部分中央型肿块患者曾作纤支气管镜检查并作组织学检查及支刷涂片。

1.2穿刺方法

采用PTC穿刺针,该针为日本八光公司出品的导管类穿刺活检针。穿刺前先对病变部位进行CT断层扫描,以确定最佳穿刺点及穿刺途经,穿刺后进行细胞涂片,每例至少3张,一般为4~5张,作HE染色,后镜检,部分首次穿刺阴性者而临床又高度疑为肿块的患者采用二次穿刺法。

1.3细胞检查分级

Ⅰ级为良性;Ⅱ级为细胞轻度异型;Ⅲ级为可疑恶性;Ⅳ级为高度可疑恶性;Ⅴ级为明确诊断为恶性肿瘤

1.4结果分析

恶性肿瘤的细胞学诊断确诊率为确诊阳性数/总例数,有效率为Ⅱ~Ⅴ级数/总例数。

2结果

本组明确诊断为恶性肺肿瘤即为Ⅴ级者为44例,其中鳞形细胞癌24例,腺癌6例,小细胞癌2例,分化差的不能确定癌组织类型者12例;高度怀疑恶性肿瘤即Ⅳ级者21例;有恶性可能即Ⅲ级者6例,5例为良性或不能诊断。有1例我们诊断为Ⅳ级者,手术后为“硬化性血管瘤”,显微镜下细胞有一定的异型性,细胞多边型,中等大小,胞浆透明。

细胞学穿刺的成功率较高,诊断的敏感度较好,确诊率达到57%,特异性较高,镜下观察的各型细胞学的特点如下:

2.1鳞形细胞癌

在穿刺背景中细胞排列成小巢状,有层次感,常5~10细胞聚合,细胞大小不一,呈多形性,核深染,易见核分裂。

2.2腺癌

细胞排列成腺腔结构,细胞柱状及立方状,细胞核大而浅染,核仁清楚,核分裂相常见。

2.3小细胞癌

癌细胞中等大小或较小而一致,细胞质深染。细胞集成巢、索或小梁状。

2.4明确恶性但是难以分类的恶性肿瘤

这类细胞异型性大,在细胞学中无法归入组织学类型。

2.5Ⅳ级高度疑为癌细胞

细胞有较大的异型性,但和间皮细胞、组织细胞相比在明确诊断上有一定的困难。

2.6Ⅲ级为可疑恶性细胞

细胞的异形型不大,但是超过正常细胞。

2.7Ⅱ级为细胞轻度异型

细胞略比正常细胞异形,但是尚在正常范围。

2.8 Ⅰ级为正常细胞

部分临床及放射诊断较为确诊的患者由于特殊的原因,经过反复的穿刺均无明确的异形细胞。

3讨论

细针穿刺技术,最早是在1833年由Stanley和Earle两位医师针对肝脏肿瘤施行细针抽吸而提出[1],后来由于其方便性及高诊断率( 80~97% ),已广为世界各国采用至今,且身体各部位之病灶或肿瘤皆可施行[2]。随着该技术的进步,细胞学诊断日益反应出其诊断率高、创伤小的优势,原则上细针抽吸细胞学检查疼痛度和抽血差不多,因此只要在局部消毒后,不需要局部麻醉,直接以21号针头及空针刺入肿块依不同角度做多次抽吸,以取得细胞学检查,如果是表浅肿瘤在门诊即可施行。

我院肿瘤科是较早开展细针穿刺的医院,身体各部位之病灶及肿瘤均可在CT引导下作针刺细胞学检查,其中尤以肺部及肝肿瘤穿刺为多,肺部肿瘤的诊断除经典的放射诊断外(含普通X线、CT、MRI)比较多的要借助于纤维支气管镜检查,支气管镜对于中央型的肺肿瘤有较大的优势,并可以作组织检查,但是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创伤大、患者较痛苦并且对周围型的肺肿瘤无适用性。

我们通过本组的细胞学诊断分析,敏感度达到了93%,对于恶性肿瘤的确诊率也达到较高达到57%,肺部穿刺只是局限于肺部肿块细针穿刺的一种方法,但是已经显示出在诊断方面的优势,因组织学及细胞学诊断是医学诊断中的“金标准”,带有确诊性质,所以在明确找到肿瘤细胞的情况下其临床意义要远远大影像学诊断,能够为临床及时提供治疗的依据[3],和组织学检查不一样,细胞学检查的目的是快速确定病变性质及肿瘤的良恶性,在以往的穿刺细胞学的报告中我们仅仅使用“找到或未找到癌细胞”的简易描述性模式,但是该模式已经有所突破,而直接采用了诊断性的报告模式。

在诊断中应多考虑一点例外因素,我们曾经把一例“硬化性血管瘤”考虑为“高度疑为癌”,因该肿瘤的细胞稍偏大,并且胞浆透明,排列成片,临床又有明显的肿块,在术后我们反复查看原始片给出了阴性的诊断。

在创伤性方面,正如文献所说的创伤性很小,只有极少数病人活检出现并发症(0.1%~0.5%)[4]在穿刺后大部分病人几乎无任何不适应,除极少数患者外,其他均很完美。

在安全性方面,恶性肿瘤细胞沿肝穿刺针道种植的可能性很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另一优势的地方是活检往往要经过很多环节,需要至少几天的时间才能发出报告,而细针细胞活检可以对材料立即作出检查,可检查标本是否足够,及是否需要另外再进行吸取。

参考文献

[1] GKocjan. Fine Needle Aspiration Cytology.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2006:001.

[2] Wolfgang Popp, M.D. *, Monika Merkle, M.D., Brigitte Schreiber, C.et al How much brushing is enough for the diagnosis of lung tumors? Cancer Volume 70 Issue 9, Pages 2278 - 2280.

[3] Laurentia Nodit, MD. Ronald Balassanian, MD; Daniel Sudilovskyet al.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Cytology Diagnosis. Am J Clin Pathol.2005;124(6):883-892.

上一篇:美学观范文 下一篇:神经外科范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