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谭甫仁被害真相

2019-08-0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时任云南省革委会主任的开国中将谭甫仁,1970年12月17日在昆明军区大院的第42号院中,同夫人王里岩一起被枪杀。这是建国后中国高级军政职务人员首次被害案,震惊了云南,惊动了中央。当时由于情况复杂,有关方面没有披露谭甫仁夫妇的死亡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使整个事件显得扑朔迷离。随着时间的流逝,调查不断深入,相关档案进行了公开,终于揭开了事件的真相。

1970年12月17日凌晨5时许,昆明军区大院内42号院、谭甫仁将军的住宅里,突然响起了刺耳的枪声,谭甫仁将军和夫人王里岩被枪杀,一起震惊全国的杀害党政高级领导的恶性案件发生了。有关人员获悉后,立即报告了军区领导。军区领导立即报告了国务院和中央军委。

6时,总理接到了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昆明军区副政委周兴的报告,当即作出三点指示:一、全力组织抢救;二、作案时间可能来自内部,要抓紧时间破案;三、立即成立专案小组,由周兴负责,公安部派人协助。

周兴副政委跟通过电话后,当日主持召开了军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吸收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参加,通报了谭甫仁夫妇遭暗杀事件,传达了的三点重要指示。会议决定,立即成立谭甫仁、王里岩被害案侦破小组,由周兴任组长,王必成、蔡顺礼为副组长,成员有副参谋长赵润博、政治部副主任刘润泉、保卫部长景儒林、组织部长孟肖野、党办主任王克学等。

1970年12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云南省革委会主任谭甫仁同志逝世》的讣告,没有像通常的讣告中披露死亡原因,引起了诸多猜测。

因当时严密封锁案情,破案又是在极端保密的状态下进行,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更有台湾特务机关造谣惑众、恣意渲染,使我党我军建国以来首例高级将领被暗杀一案平添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侦破工作尽管是在保密、封闭的状态下进行的,但动用的人力之多、声势之大、历时之长却是空前的。后来调查发现,在全军区检验枪支后的第9天,当保卫部副部长王庆和要用枪时,发现锁在保险柜中的五九式手枪竟少了两支,并且还丢了20发子弹。奇怪的是,保密室的门窗没有撬动痕迹,保险柜的暗锁也完好无损。枪弹不翼而飞,显然有内盗的嫌疑。

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大体能够推断出凶手的作案过程,他上楼后直奔王里岩的房间,杀害了王里岩。住在另一间卧室的谭甫仁被惊醒后意识到危险,披了件上衣从屋门出去下了楼梯,叫警卫员前来支援。凶手就在这里杀害了谭甫仁。

在调查中,专案组获得了一个线索,一个身穿军装、个头1.8米左右,身材有些发胖,手中好像提着一把手枪、年龄大约有40岁的人追下楼来,直向长廊上追去。紧接着就听见几声令人心惊肉跳的枪响。由此可以断定,凶手非常熟悉42号院和整个军区大院的环境,极有可能是军区大院内部的人。经鉴定,凶手现场使用的手枪与丢失的手枪系同一支五九式手枪。

专案组成员在军区政治部家属院走访时,住在该院的13岁男孩马苏红反映,12月17日清晨5点多钟,他用木盆顶着的小屋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一个穿军装的胖胖的大个子,脸庞圆圆的,好像还满头大汗,往楼上去找过陈汉中。陈汉中的妻子证实,那天早晨5点多钟,的确有人找过陈汉中。她提供的该人身材特征与马苏红反映的完全一致。后来马苏红想起,那天早晨他所见到的那个胖军人很像是他同学的父亲王自正。专案组拿来一些包括王自正的照片让马苏红辨认,马苏红证实就是此人。

王自正是军区保卫部刚提拔不久的副科长,因被原籍老乡检举有历史反革命问题,正在被隔离审查。隔离室管理员反映,1970年12月17日早上,王自正要求上厕所,不一会儿,王自正捂着肚子回到了隔离室。其实也没人见他何时上的厕所。

为了进一步弄清事实真相,31日晚上10点半左右,陈汉中、李伯志来到王自正的隔离室,陈汉中对王自正说有点儿事,让他到食堂去一下。王自正下了床,突然从被子底下摸出一支五九式手枪,转身对着陈汉中和李伯志各打了一枪,二人应声倒在门口。王自正跑到厕所口时,见战士们一边打枪一边追来,料定越墙逃跑无望,就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当场自杀。

经检验,王自正自杀的五九式手枪,正是保卫部被盗的两支手枪中的一支,但不是杀害谭甫仁夫妇的那一支。经搜查他的身上和住处,未发现另一支手枪。根据当时当地的环境分析,他很可能将手枪扔进厕所的粪池中了。若干天之后,人们在已晒干的粪堆中找到了那一支手枪,经检验,确系杀害谭甫仁夫妇的那一支。

要弄清王自正的来历,还得从解放战争时期说起。我军刚刚撤离豫北地区时,军队卷土重来,地主恶霸组织的还乡团疯狂地向我基层干部反攻。河南内黄县武拐公社武拐村富农分子王某纠集其堂弟王志政等数人,枪杀了本村武委会主任武不会。不久,我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军败退,王志政为逃避党和人民的惩罚,潜到外地。

解放初期,首犯王某被我人民政府镇压,而王志政却一直逍遥法外。“”开始后,当地进行了清理阶级队伍运动,群众把当年还乡团杀害武委会主任一案重新提出,强烈要求将漏网的反革命分子王志政揪出来。群众中有人反映,王志政当年跑到外地后,编造出身历史,混入了我南下大军,将“王志政”改名“王自正”,长期隐藏了起来。

王自正被隔离审查之后,虽然供认自己参与了杀害武委会主任一事,但他一口咬定没动手,没开枪,仅仅是个从犯。因该案的首犯已被处死,死无对证,所以检举揭发的主要事实难以查清,王自正被隔离审查了7个月,就是结不了案。

王自正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即使确认不了自己亲手枪杀武委会主任的问题,就凭其参与还乡团杀害共产党的基层干部这一条,也足以定个历史反革命。加之自己隐瞒富农出身、编造个人历史,伪装进步,骗取组织信任,混入了的要害部门,并当上副科长,无疑是混入党内军内的阶级异己分子,、军籍是肯定的,弄不好还会被家乡老百姓揪回去批斗,最后被判刑,甚至被杀头。

处于绝望中的王自正不甘心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他决心孤注一掷,破罐子破摔,临死拉几个垫背的。他把军区党委会主要领导均列入了暗杀黑名单,但首先目标“还是找头头来吧,谭甫仁是第一把手”。为了杀害谭甫仁,王自正进行了长时间周密的谋划,这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反革命报复杀人案。

王自正当了多年的保卫部秘书,他的办公室就是存放枪支的保密室,枪柜内存放着一批备用的五九式手枪和子弹,枪柜的钥匙就放在办公桌的中间抽屉里。换了几任秘书,历来秘书都是兼做枪支保管员,王自正管了几年枪柜,保险柜的密码不仅熟记于心,并且还记在了自己的日记本上。

王自正由于工作的关系,以往经常到42号院去,对该院的环境、布局非常熟悉,同院里的主人和工作人员也都熟得很,出入大院非常容易。前专案组因在现场勘查中,只在楼口门上提取了一个凶犯留下的指纹,而在楼上却未提取一个足迹和指纹。在排除了谭甫仁全家、工作人员、战友等有正当理由留在现场的指纹之外,有三个是王自正留下的。

后来群众反映,陈汉中和王自正之间没什么私交,既没有共同的思想基础,也没有什么个人恩怨。陈汉中作为专案组的负责人,王自正最恨的是陈汉中,最怕的也是陈汉中。据此可以推断,王自正作案后到政治部家属院去找陈汉中,惟一的解释就是企图找陈报仇雪恨,而陈汉中正巧到外地出差,躲过了一劫。

1978年6月,专案组认定谭甫仁夫妇被害系王自正一人所为,既没有集团插手,也没有同伙配合。这起在“”这一特殊背景下发生的反革命报复杀人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上一篇:被无端处死的法官 下一篇:世界上最短命的航母

被举报文档标题:开国中将谭甫仁被害真相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紧急删除:

 13882551937、13808266089 服务时间:8:00~21:00 承诺一小时内删除

免责声明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