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产业、政府三重螺旋创新模式探析

时间:2022-09-08 08:36:16

大学、产业、政府三重螺旋创新模式探析

内容摘要:三螺旋是一种研究大学、产业和政府关系的理论模式。当前,国内外对三螺旋理论的研究已日趋成熟,并取得了相应的成就和进展。本文在对三螺旋理论的组成、模型等进行系统分析的基础上,探讨我国三螺旋理论研究现状和存在问题,为我国深入分析三螺旋创新模式,结合实际建立适合中国的发展模式提供了良好的参考依据。

关键词:三螺旋 大学 产业 政府

三螺旋模型概述

(一)三螺旋模型的组织结构

三螺旋模型的组织结构是指大学、产业和政府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关联模式和组织架构,它确定了在这一系统中大学、产业和政府三者之间的组合方式,反映了三者之间相互沟通与协作的制度设计。亨瑞・埃茨科瓦茨和劳伊特・雷德斯多夫依据每个国家社会制度与文化传统的不同,提出了三重螺旋模型的三种模式,如图1所示。

图1-a是政府干预主义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政府处于主导地位,控制并协调着产业和大学。产业和大学隶属于政府,被看作相对弱小的机构设置。在实践中,这种模式缺乏创新的激励作用,使学术界、产业界的创新主动性受到压制,必须依靠一些其他机构协调才能实现彼此的互动,如技术转移中心、行业协会、政府办事处下的专利管理办公室等,因而是一种失败的模式。

图1-b是自由放任主义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政府、产业和大学之间界限分明,相互独立。各个领域都有自身的逻辑理念,彼此之间缺乏互动与合作。这种模式一般出现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创新的发展。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的《产官学研究圆桌系列报告》就是该模式的代表。

图1-c是三重螺旋模式,即我们通常所指的三螺旋模型。在这种模式下,大学、产业和政府之间的牢固边界被打破,它们不仅两两相互作用,还产生三者之间共同作用的混合组织。每个机构除完成自身使命外,还承担一些新的职能。如大学除完成传统的教学与研究外,还把自己的触角延伸到产业,利用自己的研发成果组建新公司,企业为了自身的发展建立了培训和研究机构,政府为了企业的发展实施项目资助和改善经营环境等政策。

(二)三螺旋模型的作用机制

在三重螺旋模式下,大学发挥着知识链的作用,企业是产业链,政府是政策链。大学、产业、政府相互影响,共同作用,实现三螺旋的良性发展。

政府通过政策和资金,支持企业自主创新,鼓励学界开展科研活动,是公众力量的有力代表。通过税收优惠、融资政策和引导性的产业政策等可以实现企业技术创新。通过制定符合市场的规则制度和完善科技市场,可以维护市场秩序,实现公平竞争。

企业通过孵化器、衍生器、产业基地建设等可以实现不断创新,促进企业、政府、大学的协调发展。但是由于专业人才、时间、财力等资源的有限,使企业信息的获取受到限制,必须通过政府的宏观指导与大学人才、知识的引进才能实现创新,赢得利润。

学界是科技的代表。他们通过理论研究和应用开发研究可以改变市场的垄断结构,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新局面。但是学界的市场信息匮乏,特别是科研资金的不足,使他们无法进行大规模研究与实验,而这些需要政府政策与资金的支持,需要企业提供一定的市场信息和专利费,才能持续开展。因此,当三者紧密结合时,就会相互促进,共同实现三者的良性发展,如图2所示。

政府、产业、大学三螺旋主体的共生共长

在三螺旋创新模式中,政府、产业和大学彼此独立,三者都可以是创新活动的主体、组织者和发动者。三重螺旋模型超越了以往的大学―产业、产业―政府、大学―政府的双螺旋关系模式,将具有不同价值体系、功能的大学、政府和企业统一起来,实现了知识领域、行政领域和产业领域的有效结合,有利于三者间的共生共长。

(一) 创业型大学―三螺旋的推动器

创业型大学最初来源于新大学使命的出现,是推动三螺旋模型发展的生产力。19世纪晚期,大学的“第一次学术革命”使大学除单一的教育之外还具有研究的使命。二战后,随着知识的资本化、商业化和本地化,知识和研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象牙塔”式大学处在了社会发展的边缘,于是进行了“第二次学术革命”。至此,大学具有了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第三使命。通过为企业做咨询和直接创建新公司,为政府承接重大研究项目,特别是一些军事相关项目等,创业型大学直接服务于产业与政府,为产业与政府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第6次三重螺旋国际学术会议更是将“创业型大学”作为研究主题。可见创业型大学在三螺旋的形成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三螺旋的推进器。

(二)政策机制导向―三螺旋的加速器

埃茨科威兹教授曾说过:“要使大学与产业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不考虑政府的作用”。一方面,大学和产业在运行机制、价值观、目标、利益等方面的差异性会导致双方在合作中存在客观上的矛盾性。而政府则可以通过综合考虑大学、企业各自的局部利益来制定出一定的鼓励创新合作的直接、间接财政政策,融资和税收优惠政策,人才交流和流动政策等,帮助和激励双方加强合作。另一方面,根据经济学理论,如何通过合作实现双方的交易成本最低,需要有一定的制度安排。而这种行为的顺利进行和有效运作,可以通过政府知识产权制度、利益分配制度和成果转让政策等来实现。

(三)企业的角色偏转―学习型企业

随着知识经济的兴起,知识资源在企业生存和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要想在行业中获得竞争优势,企业就不得不考虑知识与技术的创新。这种企业应当是一种学习型的企业,为了建立适应市场需求的快速创新机制和技术进步的快速反应机制,企业必须能够敏锐地捕捉市场机会,深入了解科技成果并加以开发培养。必须能够及时并准确的吸收、消化市场和科技的信息。在生产、制造的过程中必须能够不断地积累经验,并不断地对生产的工艺、技术、流程进行改进,推出新产品和新服务,以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提高经营能力,创造新价值。

三螺旋的测量和检验研究

对于政府、产业和大学之间的关系紧密程度,很多专家都做了不同程度的计量模型研究。其中尤以雷德斯多夫运用布尔逻辑代数体系下“和”(AND)运算来研究三螺旋算法最为提倡。它是用“大学”和“产业”、“大学”和“政府”、“产业”和“政府”的布尔数值来计量双边的铰链程度,而UIG的值则代表三个概念域内的共通度。

雷德斯多夫认为大学、产业、政府之间会产生相关的频率分布fi,而这种相关频率的分布可生成一种概率分布:

仙农对此概率分布的或然熵(entropy:平均信息量)进行了定义:

通过增添适当的变元可从一维变换到多维。而通过信息的单位比特进行测度即可实现两组基下的对数运算:

二维协同信息的转接量相当于不确定性的变量Tij:

三维协同信息的接转量可以表示为:

T(xyz)=∑xyzP(xyz)log{[P(xy) P(xz) P(yz)] / [P(x) P(y) P(z) P(xyz)]}

这里,P(x)表示事件x的概率,P(xy)表示x事件和y事件同时发生的概率,这些概率测度均可由数据挖掘的实证事件频率得到。阿布朗森证明了其仙农运算表达:

Tijk=Ei+Ej+Ek-Eij-Eik-Ejk-Eijk

考虑大学一政府一产业(UIG)关系数据,即可得到如下等式:

TUIG=EU+EI+EG-EUI-EIG-EUE+EUIG (1)

由于内涉系统(EU,EI,EG)下可测变量的不确定性是由其界面关系而减少的。我们将三维空间及其组织变迁下的协同信息的转接量(记为T,抑或记为TUIG)作为动态计量的一个指标,那么三螺旋算法便可以通过等式(l)而表示出来。通过网络数据的计量研究,大学、产业和政府的关系即可有由这一算法而得出。该方法为我们建构时间序列、国家与地区相比较、绘制官产学关系图谱等提供了机会。

当前对三重螺旋关系的检验研究主要是采用线性回归方程,即通过分析自变量间的分离效应、交互效应、同期效应等来检验三重螺旋关系。该方法一定程度上为三重螺旋模型检验做出了很大贡献,但限于研究对象的范围狭小和三螺旋模型的非线性关系,使得分析结果具有相对的不准确性。在实践中,Shapiro采用回归模型对韩国进行了R&D资金三重螺旋的检验,Belkhodja和R jean Landry对加拿大进行了三重螺旋中大学合作问题的研究。

三螺旋环境下国内研究现状与存在问题

基于以上三螺旋的基本内容和计量模型,对该理论研究的新进展和创新活动的指导意义,以及对三重螺旋的后继进行研究是当前我们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近十年我国对三螺旋的研究渐热,但主要是基于三螺旋研究各种实际问题,如官产学联盟、产业集群、创业型大学、区域创新、高新科技园区、孵化器等。我们以“三螺旋”为篇名对中国知网上的期刊论文库进行搜索,发现近年来我国的数量相对薄弱,但是增长速度很快,已显示出强大的理论生命力(见表1)。从表1中可以看出,2010年之前我国基于三螺旋理论本身的研究逐渐增多,但是2011年、2012年有所下降,这主要是我国学者将研究重点转向各种实际问题而忽视三螺旋理论本身研究的缘故。鉴于此,有必要思考我国三螺旋理论研究是否成熟,对各种实际问题的研究是否充分,如何找到适合中国的发展模式等。

我们发现,中国产业、政府、大学三螺旋发展关系还是存在一定问题的。这些问题都会不同程度的导致三螺旋研究信息的扭曲。如近年来我国对三螺旋研究缺乏到位的认识,很多局限于官产学的层次上,甚至简单的认为三螺旋就是官产学。三螺旋创新理论产生于美国的新经济发展背景下,具有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特色,我国在研究三螺旋创新体系时未能结合中国国情,深入思考各角色在三螺旋中的作用。

综上所述,政府、产业和大学三螺旋模型在我国的研究还不完善,需要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建立适合我国的三螺旋模型。一方面,我国学术界应加强有关三重螺旋模型的研究,特别是对三重螺旋模型中大学、企业和政府三者间的利益冲突和角色问题要进行大量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另一方面,根据政府、产业和大学的作用机理和程度,要有选择性地调整和修正三者之间的关系,制定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只有政府、产业和大学有效配合、共同努力,才能实现三者的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马永斌,王孙禺.大学、政府和企业三重螺旋模型探析[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8(5)

2.王成军,黄宝东,邱瑜.基于网络计量的三重螺旋比较研究[J].技术与创新管理,2006(3)

3.牛盼强,谢富纪.创新三重螺旋模型研究新进展[J].研究与开发管理,2009,9(5)

上一篇:电子商务中消费者隐私权的侵害类型与制度保护 下一篇:试论区域物流的网络结构及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