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自述朝鲜投资陷阱

时间:2022-10-20 06:24:30

中国商人自述朝鲜投资陷阱

中国的西洋集团在朝鲜先后投入2.4亿人民币兴建起选矿厂后,合同被撕毁、工人被遣送,掌握技术的朝鲜工人最终成了选矿厂的新主人。

朝鲜工人私下说:现在我们都会了,不用中国人在这了。

立秋后的北京略带凉意,但这并不足以平复周福仁心头焦虑的情绪,这位东北最大民营企业——辽宁西洋集团(以下简称“西洋集团”)董事长的言语之中仍旧难掩怒火。

穿着深蓝色西装的周福仁明显带着旅途奔波的倦意,但在回忆起在朝鲜砸下真金白银却恐血本无归的投资过程时,这个55岁的民企大亨仍然难以自持。

两年前,西洋集团在毗邻朝鲜西海岸的海州拿下了储量接近17亿吨的一个铁矿项目,彼时,周福仁曾描摹出一幅每年可达15亿人民币的利润宏图。

在先后投入2.4亿人民币兴建起铁矿石选矿厂后,来自朝鲜方面的变卦让这一跨境项目突遭变动——合同被撕毁、工人被遣送。而逐渐掌握选矿技术的朝鲜工人则成了选矿厂的新主人。

这一段经历也彻底掐灭了其再投资朝鲜的可能性,但他并没有放弃继续向朝鲜方面追讨资金的决心。

心存侥幸

时至今日,周福仁坦承,当时的一时决策仍难逃侥幸心理。

周福仁回忆,2005年,西洋集团内部一位担任翻译的朝鲜华裔人士,将朝鲜岭峰会社首次引入了西洋集团对外投资的视野。这家原来以海产品贸易为主的企业声称,其在朝鲜有一些资源矿产,正在寻找投资者。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矿也不是他的,按朝鲜的规定,矿是国家的,谁能招商成功就是谁(来开发)的。”周福仁说。

初到朝鲜,周福仁一度受到贵宾级接待。他走出飞机舱门时,迎接他的,是朝鲜岭峰会社局长李成奎,以及身穿朝鲜族服装、手捧鲜花的诸多其他人员。

周福仁考察了矿址,觉得不错。“矿的面积大,储量有17亿吨,地理位置也好,就在海边,运输就可以直接出海。虽然矿的品位低,但选矿的效率高,出产的铁粉品质好。”

“当时知道朝鲜有风险。”周福仁说他内心的忐忑顾虑仍隐隐作祟。他甚至想通过增加苛刻条件,逼迫对方放弃合作意向。

按照朝鲜政策,与外国投资者组建的合资企业中,朝方企业占股比例不得低于30%,外资企业最多占股70%。西洋集团则坚持要持股75%,否则不在朝鲜投资。

虽然朝方开始并不愿意,但看到周福仁态度强硬,最后居然接受了要求。

“现在来看,当时如果提出1:9,他们也会答应。”周福仁说。

西洋集团领导班子90%以上的人不同意这个项目,但周福仁说自己一意孤行做了这个决定。为稳定军心,周福仁甚至喊出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口号。“今天看来,这些口号就像在讲笑话。”

2006年10月26日,西洋集团与朝鲜岭峰会社签订项目合同,合资成立“洋峰合营会社”,开发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郡瓮津铁矿。

为防止朝方钻合同的漏洞,西洋集团仔细研究了朝鲜投资指南和投资法,按照朝鲜政策,外资企业最多占殴70%。西洋集团坚持要持股75%,否则不投资。朝方居然接受了。

“现在来看,如果提出1:9,他们也会答应。”

在这份合同中把所能想到的几乎所有事项都作了明确表述。

但还是未能抵挡噩梦的到来。

危险的“蜜月期”

2007年10月,西洋集团正式进入朝鲜开始项目建设,周福仁需要面对的难题开始接踵而至。

周福仁这样描述:当地没有粮食,西洋集团需要从中国运粮食前往朝鲜,但当地没有通电,于是不得不依靠柴油发电机进行发电。更为艰难的,是把生产设备从中国运到朝鲜境内后,要通过朝鲜的铁路运到项目现场,全程长约400公里。“但朝鲜的铁路年久失修,火车时速只有10公里左右,开快了就容易“掉道儿”。

最后,西洋集团跨越国界的设备运输花费了三个月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设备到达现场后,当地并没有吊车进行吊装,周福仁又不得不前往吊车集中地平壤雇车。“不是拿钱就可以雇的。”周福仁说,“你拿钱去了,领导干部说吊车有,但出不去,车没有轮胎,又得给他们买一套新轮胎,换上。”

周福仁说,事后他才想明白,“他们这套做法的目的就是,万一活儿干不了,东西你也给我换上了:“先赚你一笔。”

2009年5月,周福仁听说朝鲜的政策有变化,随即找朝方人员询问。他们得到的答复是,政策的确有变,要对资源类项目征收25%的资源税,但只是针对新项目,此前项目维持不变。朝方官员还说,由于对项目没有影响,所以没有知会中方。

但周福仁当时的心理障碍还是瞬间凸起,周对他们不放心,决定中止项目建设。“朝鲜政策变化不公开,我们是听说(过)的。那时候我们才投了几千万(人民币),我就想不要(算)了。”

于是,周福仁先以公司内有领导去世、中方员工需回国参加追悼会为由,将绝大多数中方员工召回,现场仅留8人。随后,再给朝方去函称,放弃这个项目。

朝方接到消息后,多次组团到中国与周福仁沟通,表示朝方对西洋集团的项目一直给予特殊关照,在手续、股份比例、税收等方面的政策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优惠,希望能恢复建设。此外,朝方还出具了由朝鲜对外投资协会出具的承诺书,承诺给西洋集团的政策30年不变。

这些还不足以让周福仁放心,周提出要让朝鲜权威机关给出批示,才会回朝鲜继续建设。不久,朝方拿来了批示。周福仁随即恢复了工厂建设,甚至计划在朝鲜追建一座年产1000万吨的选矿厂,预计每年可赢利50亿元人民币。

2011年4月底,年产50万吨铁精粉选矿厂投产,一共雇佣了700多名朝鲜工人作为一线工人,另有150名中方人员派驻朝鲜做管理、技术、财务和后勤工作。

西洋集团一份资料中称:“经过三个多月中方手把手地教朝鲜工人技术,朝鲜工人也掌握了铁精粉生产技术,生产出3万多吨铁精粉。”

投产一个多月后,情况开始变化。“有朝鲜工人私下说,现在我们都会了,不用中国人在这了。”这些话也被中方人员汇报至西洋集团高层。

又过了几个月,周福仁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上一篇:米歇尔演讲背后是信仰 下一篇:人人都可以学点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