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受贿606万,换不回前妻“背叛”的心

2019-10-13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他身为检察官,一向以清正廉洁的形象出现,然而突然有一天,他开始疯狂受贿,他如此铤而走险是为了什么?

打造娇妻

胡明(化名)1989年从全国一所著名的政法大学本科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市一家检察院工作。工作后,他立志成材,一方面虚心向同事们学习办案经验,另一方面继续求学,攻读研究生学历。

1995年6月,胡明与相恋2年的女友许娟结婚。婚后生下一子,三口之家恩爱无比。家庭的温馨,带来事业上的春风,这一年胡明被派分到他一直向往的某区检察院。为了丈夫,许娟辞去了市里的工作,重新开始创业。在奔赴新的工作岗位之前,胡明还领回了大红的研究生毕业证书。

但是胡明在新环境中走得并非一帆风顺。身为检察官,总有通过各种关系求胡明办事的人,坚持原则的他无一例外地回绝。此时,许娟有在广告业做番事业的想法,胡明便托关系为妻子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

许娟作为一个广告界的新人,她的广告公司生存很艰难。心情不好的许娟有时就喜欢发点脾气,动不动就对胡明发火。在许娟看来,她发火是有道理的,因为丈夫从来都不主动帮她招揽客户,她相信身为检察官的丈夫只要一句话,保准有很多人心甘情愿地“放血”。可是胡明却不理解她的苦衷。

但不久,许娟又发现胡明并非一无是处,许多客户还就冲着她丈夫是检察官而将业务交给她。她越来越忙了,忙得常常不回家。不仅仅是许娟,胡明也应酬不断,在他熟悉新环境后,开始有选择地接受邀请参加各种应酬,有人相求时也会做“顺水人情”。“家”似乎已成为这对夫妻的旅店。

看似相安无事,实际上却暗藏危机。2001年11月,许娟一个客户的亲戚喝酒闹事伤人,被公安机关拘留,希望许娟的丈夫找人通融。许娟一口应承下来。但是胡明说什么也不愿插手这件事,弄得许娟颜面扫地。

最让许娟无法接受的是,外面传言胡明有了其他女人,而且是风尘女子。即使手中没掌握确切证据,但从胡明不顾她和儿子的态度上,她认为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2002年3月,许娟提出离婚。胡明表面上是个风光十足的检察官,可是家里的生活却是拮据的,每月工资还完房屋贷款后所剩无几。

胡明十万个不情愿离婚,许娟扬言不答应就去他单位闹,胡明担心事情会闹得满城风雨,只好含泪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协议约定儿子归前妻抚养,胡明每月支付抚养费。

独身一人的胡明变得消沉,无论亲戚、朋友怎么劝解,也解不开他的心结。大家给他介绍对象,胡明一概不见,他说自己已看破红尘。当他心情平静下来,便会回忆过去幸福的时光,想着前妻的百般好处,想着自己的种种不足,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经营他的婚姻。

拿什么换回你的心

离婚后的胡明满脑子都是复婚的念头,内心深处他仍爱着许娟。他一有时间就去公司找许娟,哪怕每次都是碰一鼻子灰。他还多次找前岳父岳母、找许娟的朋友,请他们游说许娟。很多人都被胡明的痴情感动了,唯独许娟不为所动。

胡明问她:“你现在是有钱的大老板了,是不是嫌弃我没钱?”

为了摆脱他的纠缠,许娟说:“是的,我跟你受够了穷日子!”

这给了胡明一个错误的信号,他相信只要自己有了钱,前妻就会重回自己的怀抱。

2002年3月,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寂寞的胡明遇到了他认为不是“嫌贫爱富”的女子。她叫赵芸,面容姣好,一袭长发,在婚礼上喝醉了,醉后就骂前夫的无情无义。或许因为同样离异的遭遇吧,胡明热情地送醉酒女子回家。这样一来,他们认识了。

赵芸离异后带着女儿生活,她和胡明不温不火地以恋人身份交往着。胡明拥抱赵芸,幻想的却是前妻许娟的身体,他无时无刻不在希望与许娟复婚。

不久,胡明人生中的“财神”姗姗而来。

2005年1月,胡明所在的检察院接到匿名举报,举报一家单位会计王达涉嫌挪用单位近亿元公款的犯罪信息,但没有提供相关事实。领导将这一案件责成胡明摸排。

胡明在梳理思路时,猛然想起那个单位正好有一个自己的研究生班同学刘军。胡明借请刘军叙旧的机会打探情况。刘军传递的信息出人意料,他说:“王达工作不错,没有什么经济问题。”不久,就有分属两个区级法院的两名法官朋友来求胡明,请他调查时给予王达关照。

案件突陷困境。

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同学刘军的引荐下,胡明与被举报人秘密相会在一间茶楼。见面后,胡明吓唬道:“王达,我们已掌握你的犯罪证据,很快就会采取行动。希望你赶快自首。”

王达一脸委屈地辩解:“我只是为了解决经费问题,把单位的钱存了高息。”趁着刘军出去接电话的空当,王达递过一个黑色手包压低声音说:“初次见面,这是兄弟给大哥的一点心意。”

胡明一把推开了。

王达愣了一下,转瞬满脸堆笑:“大哥,兄弟佩服你的人品!”接下来,王达提出改天晚上在这间茶馆单独见面,由他详细说说单位的情况,同时提供他为单位款项转移得高息的证据。

转天见面,王达两手空空前来赴约。

聪明的王达此时已对胡明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游说道:“兄弟知道大哥重情重义,也听说了大哥和嫂子离异的事,其实复婚有何难?只要大哥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嫂子一准回头找你。对付一个从商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比她会经商,比她有钱!”见时机成熟,王达又伸出两个手指头说:“我先出这个数,大哥先打点!”

复婚,这极大的诱惑,让胡明险些失去了理智。胡明说考虑后给他答复,同时两人商量好以后一律改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联系。之所以不同意打电话,也因为胡明怕王达录音。临分手时,他们定好下周五晚上9点在津京塘市内出口处不见不散。

约定那天,王达为避人耳目开来一辆普通轿车,胡明则是打车去的。钻入王达车内,王达说:“钱在后备厢里,大哥先把车开走,回头去河东的上岛咖啡厅找我!”

在小区楼下,胡明从后备厢内提出一个黑色的包。上楼打开包的一刹那,胡明险些晕倒,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见过这么多钱,包里的钱摊了半张床,每张都是100元面值,每捆10万元,一共10大捆。当初王达伸两个指头,胡平以为是20万,谁知竟是100万。胡明在家里呆坐一个多小时,最终邪恶压过了正义。

胡明知道这百万巨款就是一个炸弹,随时可能爆炸。沉思片刻,他将摊在床上的钱装入包内又提下楼,他要把巨款转移到“安全地带”。再次打开后备厢时,胡明又发现同样的一个包,这里面又是一个100万元。

至此,胡明真正领会了王达两个手指的含义。

内心恐慌的胡明将车径直开向了前妻许娟所在的小区。

离婚后,胡明迟迟未婚,许娟迟迟未再嫁,这让胡明错误地以为,许娟也一直在等他,他们之间可以破镜重圆。胡明多次流露复婚的意思,许娟一再逃避。许娟再躲避,也逃不出胡明的阴影,因为协议离婚时双方说好,每个月胡明都要从她这里接儿子回去住几天。只要胡明接走孩子就迟迟不放孩子回来,每次都得许娟反复去催要儿子。

孩子成了两个人尴尬的纽带。

许娟从猫眼里发现深夜敲门的是前夫胡明,她不情愿地打开门:“领宝儿回去的日子又没到,你这么晚来干什么?”

胡明先是紧张地回头看身后是否有人跟踪,然后关上门后长叹一口气,最后面带神气,不紧不慢地说:“我和朋友做生意,想请你帮我把生意款先存起来!”胡明打开其中的一个包,里面整捆的钱惊得许娟半天说不出话来。

胡明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两个包里总共200万!”

平静下来的许娟说:“你为什么找我,为什么不让你的‘相好’去存?”

胡明一本正经地说:“我信不过她,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

胡明还要往下说,被许娟拦住了。离开前,胡明从包中取出20万元送回自己家中。

一段时间后,胡明约出王达,他让王达尽快将挪用的钱补上,并谎称他现在正找人办这事。王达表示再出一部分钱做“活动费”,果然在下周又扔给了胡明100万。

从一个每月拿固定工资的检察官,到突然拥有数百万,胡明在通往犯罪的深渊中越滑越远了。

许娟听从胡明的建议,借来亲戚朋友的10多个身份证,将胡明存放她那里的180万元巨款分散存到北京、唐山及天津的多家银行内。许娟将所有存折交给胡明时,胡明深情地看着她,迟迟不接:“你就不能替我保管吗?你看我这里还有100万的存折呢,这些钱全部由你支配,任你花销。”

许娟避开胡明热辣辣的目光,抛出冷冰冰的一句话:“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不能替你保管!”

面对许娟的冷漠无情,胡明愤怒地将存折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你这没有用的东西,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连我心爱的女人都打动不了,要你有什么用!废纸、一堆没用的废纸。”

短暂的发泄后,胡明自我安慰:“我性子太急了,不能一下子让她接受,只要我不放弃,她迟早会回心转意。”

胡明心疼地捡起地上的存折,擦掉上面的脚印,看到上面的天文数字,他又笑了,内心洋溢着无比的自豪: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多少次发财的机会?而他因为调查一个案子不费丝毫力气就搞到手几百万,这就是机会,这就是本事,这就是幸运。他相信这幸运最终会成全他与前妻复婚的美梦。

接下来的几个月,胡明又先后收取了王达给的406万活动费,总额高达606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富豪”检察官。

“富豪”检察官胡明的隐痛就是前妻一直不肯“回头”。在他心里,如果能换回这段感情,他情愿花掉所有财富(606万)。相比之下,胡明对自己的女友赵芸就吝啬多了,且对她戒心十足。赵芸的女儿办理出国留学急需用钱时,经她多次央求,胡明才勉强借给她10万元,但要求等她女儿挣钱了必须归还。

有一次,胡明问儿子:“你想父母和好吗?”儿子回答说:“我做梦都在想,可是妈妈是不会同意的。”连儿子都看出了许娟的态度,这让胡明意识到复婚路之难,难于上青天。

接下来发生的事,彻底摧毁了胡明对前妻的痴情。

那是5月的一个周末,胡明决定趁着接儿子回来的机会向许娟表白。

他开始排练见面时将要表白的话语――

“小娟,分手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忘记你,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

陶醉于自己的排练,胡明竟然没有听到敲门声。敲门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友赵芸。胡明的深情表白被赵芸无意中听到了,这个女人默默地走开了。而这一切,胡明并未发觉。

走进熟悉又陌生的前妻家中,儿子欢叫着张开双手扑向胡明。胡明先让儿子去卧室,他要跟许娟“谈判”。关键时刻,胡明不知如何开口。他在屋内转起圈圈来,一会儿问许娟他的衣服是不是得体,一会儿又问许娟他的发型是不是差了。胡明甚至不敢正眼看许娟。

许娟突然说话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跟我说你有钱了,你想让我跟你复婚。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你多么富有,都跟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我门之间早就失去了可能。其实你又何必呢?我们的缘分已尽,不要再强求了好不好?这样对你我都是伤害!如果我的上述回答你不满意,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心目的理想男人了。我求求你,请你放了我吧!”

随后,许娟拿出一张照片指给胡明看:“这是我未来的老公,我很爱他。”

胡明哑口无言,突然狂叫:“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在骗我。”

胡明不知怎样离开许娟家的。这次是他离婚几年来第一次放弃带儿子回家小住。

复婚梦碎

胡明决定全身心挽回赵芸,这时他才发现赵芸竟是如此完美,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对胡明言听计从。

一天他们缠绵时,胡明愧疚地说出了他对赵芸的冷漠,愧疚他长久以来想和前妻复婚的想法。赵芸幸福地说:“我不怕,我一直在等,其实你那天自言自语我也听到了。”感动万分的胡明做出了人生重要的决定,决定与赵芸结婚重建新的家庭。

就在胡明筹备婚礼时,他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其实,检察机关对王达涉嫌经济犯罪一案从未松懈,在接到相关人士对他的第二次举报后,检察机关决定加快调查力度。为了不打草惊蛇,一方面继续让胡明调查;另一方面派出其他几名干警介入,当然这次行动连胡明都不知道。因为检察机关同时还收到胡明与王达关系密切的举报。

6月20日,胡明参加了单位召开的工作部署会,会上领导表示下个月将要动一个新案子。敏感的胡明嗅出了异常,觉得这个新案子矛头所指就是王达一案。

6月24日晚,胡明通过手机短信约王达在某洗浴中心碰头,叮嘱他赶紧找单位领导说清楚。

6月27日,王达突然畏罪潜逃了。这让一直深信他只是挪用单位公款存高息的胡明惊慌了。

胡明将巨款存折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藏到了前妻家中,一部分放到姐姐家后院的库房里。这期间,院领导两次找他谈话,胡明都称与王达根本就不认识,只是找他调查过,两人之间很“干净”。

7月1日,胡明带着女友赵芸取出100多万元,也准备学王达潜逃,但同时又有自首的想法。他很矛盾。此时此刻,外逃至四川成都的王达已被检察机关抓获归案。当晚王达供认罪行,并供出他向胡明行贿巨款的事实。

7月2日,胡明忐忑不安地走进单位上班,立刻被控制住了,随即立案侦查。

胡明被抓后发自肺腑地写下了悔罪书――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和死,而是站在你的面前却不能说,我爱你!

在这个世界上,我手握数百万元站在心爱的人面前,我勇敢地说出了一句‘我爱你’。

我得到又是什么样的悲惨下场呢?爱人拒绝了我,我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我失去了自由,我对不起养育我的父母,我对不起单位领导,我对不起关心我爱我的每一个人。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一定堂堂正正做人,勇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婚姻,勇敢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直到办案人员走进许娟家对其进行调查时,她才知道前夫胡明所谓做生意的资金是受贿所得,她真的不敢相信一向谨慎的前夫会有如此“大手笔”,并对他的“痴狂”感到可笑,金钱并非万能,金钱更不能在婚姻中充当万能的“神”。

目前,被告人胡明受贿一案仍在审理当中。

幸福观点:

离婚后,一些人由于不习惯离婚之后那种无目的、游离的生活状态,或是在感情上还对对方藕断丝连,以至于离婚后过不了几天就又想复婚。这种现象就好像世界独有的依赖反映,明明知道不可为却又想为之,所以这些人内心十分痛苦。

这就提出了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离婚后的男女该如何正确处理与前妻、前夫之间的关系?离异夫妻间关系要恰到好处,不能太密切,也不能太疏远。太紧密,容易引起一方误会,幻想复婚,如果两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不失为好事,坏就坏很有可能只是一方有意,另一方无意。本案胡明正是在误会的基础上,逐步走上犯罪道路的。但是如果太疏远,则对孩子的成长不利,也可能会引发一方对另一方的血案。

因此,要慎重。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我要你每一天都好好的 下一篇:为什么我不清楚丈夫是不是爱我等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检察官受贿606万,换不回前妻“背叛”的心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zb48300p0u3.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