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67、VEGF、Her—2在乳腺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时间:2022-07-16 11:47:26

Ki—67、VEGF、Her—2在乳腺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摘要:目的 研究ki-67vegf-2、her-2在乳腺癌中的表达情况及临床意义。方法 运用免疫组化检测74例乳腺癌和18例乳腺良性病变石蜡包埋切片Ki-67、VEGF 、Her-2的表达,并探寻其与临床病理参数及其相互的关系。结果 ①Ki-67、VEGF、Her-2在乳腺癌表达率别为:66.2%, 78.4%及27.1%;良性病变中的表达率分别为:11.1%、38.9%、5.5%(P

关键词:乳腺癌;细胞增殖抗原;血管内皮生长因子;Her-2;免疫组织化学

乳腺癌在女性人群当中最为常见,发病率在逐年快速上升,由于乳腺癌的发病机理尚不完全清楚,即使早诊断,仍有不少患者死于复发或转移。本研究Ki-67、VEGF、Her-2在乳腺癌的发生、发展中可能具备重要的作用并具备相互作用的构思,结合搜集到的乳腺癌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临床资料,得出它们在乳腺癌进展中的作用,以及它们之间的可能存在的联系,为从肿瘤生物学方向上阐明乳腺癌发生发展、预测患者预后等重要难题提供相应的数据。

1 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收集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医院2007年1月~2012年12月符合入组标准的74例女性乳腺癌患者。术后石蜡包埋的标本做实验组,并随机抽取18例乳腺良性疾病组织的术后石蜡包埋的标本作对照组。年龄29~69岁,平均年龄46岁。其中浸润性导管癌52例,12例混合型癌,10例为浸润性小叶癌,共74例。据组织学分级情况:20例Ⅰ级、41例Ⅱ级,13例Ⅲ级。

1.2纳入条件 术前未接受过化学药物治疗、增强免疫治疗、内分泌治疗或放射治疗等抗肿瘤治疗,经手术病理确诊。临床、病理资料齐备。无其他恶性肿瘤或既往恶性肿瘤病史。

1.3方法 运用免疫组织化学二步法,分别对74例乳腺癌样本,18例乳腺良性疾病样本进行Ki-67、VEGF、Her-2检测,所有石蜡包埋标本均5μm连续切片(每个标本5张),分别做HE染色和免疫组化染色。以PBS代替一抗做阴性对照;以已知的试剂盒提供的Ki-67、VEGF阳性切片做阳性对照。

1.4免疫组化阳性结果判定 Ki-67阳性的癌细胞计数75%计为4分。按染色强度,无色计为0分,淡黄色计为1分,棕黄色计为2分,棕褐色计为3分。两项相加≥4分为阳性。

VEGF染色颗粒阳性细胞数以无着色计0分、阳性细胞数小于1/3计1分,1/3~2/3计2分和大于2/3计3分,每张切片以无着色0分、黄色1分、棕黄色2分和棕褐色3分,两项相加≥4分为阳性。

Her-2无着色为(-),任何比例的浸润癌细胞呈现微弱、不完整的细胞膜着色为(+),>10%的浸润癌细胞呈现弱至中等强度、完整但不均匀、不连续的细胞膜棕黄着色或≤30%的浸润癌细胞呈现强且完整的细胞膜棕褐着色为(++),>30%的浸润癌细胞呈现强的完整的、连续的细胞膜棕褐着色为(+++)。

1.5统计学处理 运用SPSS17.0软件进行统计学数据分析,采用χ2检验,非参数Spearman等级等相关检验进行统计学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乳腺癌组织与乳腺良性病变组织中Ki-67、VEGF、Her-2蛋白的表达 74例乳腺癌组织中Ki-67有49例(49/74)阳性表达,而在对照组中仅有2例表达(2/18)(χ2=17.79,P

2.2 Ki-67、VEGF、Her-2蛋白表达与乳腺癌临床病理的关系 Ki-67表达Ⅰ级7例(7/20),Ⅱ级19例(19/29),Ⅲ级23例(23/25,Ⅰ级与Ⅱ级之间χ2=4.426(P

3 讨论

肿瘤细胞的增殖行为在肿瘤的发展、侵袭和转移过程中起相当关键的作用。细胞增殖是所有正常细胞和肿瘤细胞延续生命存在的行为过程。而两者增殖的主要区别是前者增殖受调控,后者增殖是失去控制的。Ki-67是Gerdes等[1]发现的是一种增殖细胞的核抗原。研究显示Ki-67的表达与乳腺癌的病理学分级及临床分期有一定相关性[2],同时也与乳腺癌的组织学分型和淋巴结转移情况密切相关[3]。现在已经成为实验室检测肿瘤细胞增殖活性的最可靠指标之一[4]。Ki-67是一个检测细胞增殖的标记物,能广泛的在常规病理研究中运用,方法简单可行,结果可靠。部分国外学者认为它与Her-2并列位于继组织学级别、ER、PR之后重要的乳腺癌指标。文献报道,乳腺癌患者Ki-67表达率约为60%~80%[5]。

肿瘤是血管依赖性病变,实体肿瘤很大程度上依靠持续的、不可控制的血管生成而生长、转移。VEGF参与促内皮细胞增殖、增加血管通透性、促进血管生成、抑制肿瘤细胞的凋亡、免疫抑制等作用。对于当原发灶已经被切除,机体中尚残留有活性的肿瘤细胞的患者,血清中测得的VEGF浓度,动态观察这部分患者的VEGF变化和复发转移的关系,可能获得更多的信息,这也是以后需要进一步进行的研究[6]。

原癌基因HER-2参与抑制细胞调亡,促进肿瘤细胞存活,上调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和金属蛋白酶,血管通透性因子(VPF),促进肿瘤新生血管生成有关。在乳腺癌中HER-2的高表达是其癌基因扩增的结果,Her-2的高表达常提示肿瘤恶性程度高,常预后差,易复发[7]。

近30年来,除了手术方式的改进,新的化疗药物的应用,及新的检测手段外,多基因的检测也成为提高乳腺癌生存率提供必要的手段,而且基因检测弥补了其他方式不可替代可能,如早期诊断,判断预后等方面。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可能与乳腺癌生物学行为是多种因素综合引起有关。联合检测女性乳腺癌中Ki-67、VEGF、Her-2表达情况和内在关联可能为临床判断乳腺癌患者选择合理化的综合治疗方案,制定随访周期,判断预后提供帮助。

参考文献:

[1]Gerdes JU, Schwab H, Lemke K, et al. Production of a mouse monoclonal antibody reactive with a human nuclear antigen associated with cell proliferation[J]Cancer,1983.31(1):13-20.

[2]Urruticoechea A, Smith IE, Dowsett M, et al. Proliferation marker Ki-67 in early breast cancer[J]Clin Oncol,2005,23(28):7212-7220.

[3]Evandro DA, Fatima C, De CG, et al. Ki-67 as prognostic marker in early breast cancer: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studies involving 12155 patients[J]Br J Cancer,2007,96(10):1504-1513.

[4]Cheang MC, Chia SK, Voduc D, et al. Ki-67 index Her-2 status and prognosis of patientswith Luminal B breast cancer[J]Natl CancerInst,2009,101 (10):736-750,

[5]朱学强,任刚,胡洪林.乳腺癌组织中VEGF,C-erbB-2,P53,Ki-67的表达及临床意义[J].西部医学,2009,21(3):427-429.

[6]Nichols DW, Wolf DJ, et al. A testing algorithm for detennination Of C-erb-2 status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J]Ann Clin Lab Sci,2002,(32):3-11.

[7]Mari P, Ozreti P, Levanat S, et al. Tumor markers in breast cancer evaluation of their clinical usefulness[J]Coll Antropol,2011,35(1):241-247.

上一篇: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族流动儿童部分常见病及其相... 下一篇:咯血的急救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