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州农村能源发展现状与建议

2019-10-18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摘要 近来年,红河州的农村能源建设工作在保护生态环境、降低森林的低价值消耗、促进农业循环发展等方面已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在发展过程中还有一些不足。就红河州农村能源的建设与发展现状,阐述了农村能源建设的重要意义,回顾了在建设过程中的成功经验与不足,并结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未来农村能源发展方向以及红河州的地域、人文、经济发展情况,分析当前面临的形势与任务,对红河州农村能源的发展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 农村能源;生态文明建设;沼气技术;综合利用;云南红河

中图分类号 S216.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6)03-0222-03

Abstract Recently,the rural energy construction work have made some achievements in protecting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reducing the consumption of low-value forests and promoting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cycle of Honghe Prefecture. There are still some shortcomings in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In this paper,the important significance of rural energy construction was expounded and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and deficiency were reviewed,then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s and shortcomings were recalled. According to the eighth session of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rural energy in future development direction and Honghe Prefecture geographical,cultural,economic development,the facing situation and task analysis,several suggestions of Honghe Prefecture rural energy development were put forward in this paper.

Key words rural energy;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struction;biogas technology;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Honghe Yunnan

红河州全名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南部,北与昆明相连,南与越南毗邻,总面积约为32 931 km2,州人民政府驻蒙自市。全州总户数为1 419 788户,乡村总户数为945 388户。下辖4个市,9个县,基本特征是多山区、多民族、贫困人口多、边境线长。河口、金平、绿春三县与越南接壤,拥有河口和金水河2个国家一类口岸。在红河州境内,以红河为界,南北发展不协调、山区坝区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各民族社会发育程度不一致,在发展层次上属于欠发达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更显现出加强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要性。

红河州生态环境状况的好坏,不仅对其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影响极大,而且直接关系到红河、腾条江流域社会经济发展以及周边国家的生态环境,同时也关系到红河州生态绿州、景观美州、产业富州的建设。

森林是地表生态系统的主体和屏障,对于涵养水源、减少水土流失、保持生态平衡具有重要作用。但是,长期以来红河州农村大部分地区生产、生活用能主要依赖消耗森林资源获取。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对森林资源不合理的低价值消耗,造成生态环境十分脆弱,自然灾害频繁,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和社会不稳定因素。加强农村能源建设,逐步调整农村用能结构,对于保护森林资源和改善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农村能源是农村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是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国家实施生态环境建设的战略任务。它既是我国新农村建设、森林云南和桥头堡建设的现实需要,也是缓解全球能源短缺和环境变化的重要途径之一[1]。如今,农业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要加快农业结构调整,提高农产品质量和效益,增加农民收入,保护森林资源,改善农村生存环境,推广农村能源建设工作的作用和意义就显得更为重要和深远。

1 发展现状

红河州农村能源工作正式起步于1984年,随着国家生态环境建设力度的逐年加大,红河州农村能源工作以沼气建设为重点,同时推广省柴节灶、太阳能和微水电等多种项目[2]。由于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机构健全,再加上部、省级项目的支持,使红河州农村能源建设工作有着良好发展态势。

根据红河州农村能源建设“十三五”发展规划可知,全州至2015年为止,年完成沼气建设2 000户,累计28.1万户;省柴节煤炉灶建设1.2万户,累计完成71.4万户;太阳能热水器2万户,累计完成11.2万户;建设沼气化村(建池率达80%以上)累计达1 327个。除此之外,“十二五”期间还完成农村能源职业技能鉴定培训3期,培训沼气生产工1 265人(高级工88人,中级工465人,初级工712人),太阳能利用工324人(中级工35人,初级工289人),农村节能员294人(高级工9人,中级工72人,初级工213人),合计培训农村能源技术工1 883人。全面完成省、州计划和州政府20项督办事项的农村户用沼气池、太阳能热水器和省柴节煤炉灶的建设任务。

通过这一系列的建设,有效改善了农村居民的生存环境和卫生条件,巩固了生态文明的建设成果,助推了小康村、文明村、生态村、和谐村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与发展。

2 主要经验与做法

2.1 政府在农村能源建设方面给予足够重视和关心

一是“十二五”期间,农村能源工作被列为政府工作的一项考核内容;二是2002年以来红河州政府连续多年把农村能源建设列入为民办实事的内容之一;三是在《云南省人民政府加快森林云南建设构建西南生态安全屏障的建议》中将农村能源建设工程继续被列为八大生态工程之一;四是被列为州委、州政府的督办事项[3]。

2.2 分管部门给予高度重视,各相关部门精诚协作

红河州林业局作为农村能源主管部门,在各项工作中都给与了指导,各相关部门也在农村能源建设过程中给予了大力支持。红河州2014年农村能源年度工作检查现场总结会议于2015年7月11日在开远市林业局召开。红河州林业局副局长雷耀波、州财政局农财科科长王江华等领导出席了会议,针对检查报告提出了很多见解,指出了红河州农村能源发展的不足之处并对红河州未来农村能源的发展方向给予了重要建议。

2.3 切实增加投入

红河州“十二五”期间农村能源建设累计投入资金16 544万元,其中,国家级投入资金5 484万元,省级投入资金6 800万元,州级投入资金2 100万元,县市级投入资金2 000万元,乡镇投入资金160万元。各级财政资金的投入,以及农户自筹、投劳折资的增多,保障了农村能源建设的长足稳步发展。

2.4 突出示范带头作用

按照红河州“减量、增资、提质、增效”的农村能源建设发展思路,通过省级项目建设示范村、示范乡,展示了农村能源建设在促进农村发展和调动农民积极性上的突出作用。在实践中,坚持以立项开展建设,通过项目引导发展农村能源能源,以点建设促进集中连片发展,逐步形成规模效益。2015年泸西县和蒙自市等多地的沼气综合利用示范基地所生产的产品以后初步效益,展示了“三沼”(即沼气、沼渣、沼液)对于瓜果蔬菜的有效作用,带动了周边农户共同发展致富。

3 存在的问题

3.1 资金投入不足

资金投入不足是农村能源建设的一大阻碍。例如1个户用沼气池(“一池三改”的标准)的建设费用需要4 500元,但国家补助资金仅为2 000元,农户需要自筹2 500元。这对于农村经济发展较为落后,人均收入水平较低,农户经济承受能价差,且多边远多山区的红河州农户而言,无疑是一笔较大开支。虽然近年来,国家针对此专项的支出越来越多,补助标准也有提高,但随着物价的不断上涨和建设内容及标准的增加,投资总量仍显不足[4]。

3.2 技术服务体系建设滞后

技术服务体系建设是加强以农村沼气、太阳能热水器、省柴节煤炉灶为重点的农村能源建设项目后续管理的重要措施,是开展落实到农户的技术指导与技术服务的途径[5]。自2007年启动了建后服务工作以来,农村沼气技术服务体系不完善,村级服务网点数量少,缺少必要的进出料设备、检测设备、维修工具等[6]。农村沼气仍然以农户自我维护为主,但由于农户缺乏管理沼气池的知识和经验,使用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不能及时有效解决[7],导致部分沼气池产气率低甚至停用,存在很大安全隐患。

3.3 农村能源建设难度增大

随着红河州农村能源的发展,相关项目建设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农村能源建设也面临新的困难:一是农户种养殖规模小,农作物秸秆和畜禽粪便少且分散,难以支撑沼气池的原料供应,降低了沼气池的利用率;二是由于建设布局从交通便利、居住相对集中的乡镇村寨转向偏远山区,导致建设难度大大提高[8];三是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流,缺乏建设劳动力,加上建筑材料费用的不断上涨,建设成本在不断增加;四是电力使用方便且造价低廉,大多数农户更倾向以电能为主要能源。

3.4 沼气综合利用水平不高

沼气最大的效益是体现在“三沼”的综合利用上,而事实上由于红河州很多村寨山高坡陡的地理环境的制约导致除了使用沼气做饭、照明以外,大部分沼液沼渣随意排放,未运送至田间地头,产生了二次污染,使之效益未发挥出来,大大降低了沼气的综合利用率[9]。

3.5 科技研发能力较弱

红河州农村能源的科研力量投入略微不足,相关的科研成果不多,除沼气技术较为成熟以外,其余技术仍处于产业化发展初期,特别是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10]。

4 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当前,随着红河州农村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农村形势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因此农村能源的发展面临新的挑战与机遇。

4.1 农村能源推广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和繁重

红河州农村户用沼气仍只占到全州总农户数的30%左右;太阳能受益农户仅约10万户,尚未得到大规模开发利用;省柴节煤炉成品灶只达到5 000户;农村能源综合利用户数仅占使用户数的1/5[11]。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云南的重要讲话,要“着力推进现代农业建设、着力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努力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精神,按照红河林业“生态绿州、景观美州、产业富州”的发展思路[12],州委提出的“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及云南发展战略,更好发挥优势和潜力,率先实现跨越式发展,谱写‘中国梦、红河路’的新篇章”。农村能源将在为着力推进生态环境保护上做文章,为减少森林资源消耗,保护森林、改善生态环境方面添砖加瓦。

4.2 农村能源建设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国家高度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加强节能消耗,支持节能低碳产业和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发展,确保国家能源安全”的指导思想,为农村能源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新推广的农村能源项目为农村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太阳能热水器、小型沼气池、光伏等成为农民抢手的清洁能源项目。自2006年颁布实施《可再生能源法》以来,我国相继出台了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相关政策。农村能源作为可再生能源的一部分,也迎来了快速发展的契机,这为加快红河州农村可再生能源建设步伐提供了难得机遇[11]。

除此之外,由于我国正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云南从边缘地区和“末梢”变为开放前沿和辐射中心,2015年习总书记在考察云南时说道希望云南能努力成为我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和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进一步为农村能源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5 建议

根据红河州农村能源建设的现状及存在问题,建议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改进。

5.1 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提高认识

农村能源建设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造福于人民群众的大事,它的发展离不开各级政府的领导与扶持。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提高对农村能源建设重要性的认识,切实加大农村能源建设力度,并将之加入到当地经济发展的总规划中去,真正意义上在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方面实现可持续发展。

5.2 加大各项资金投入

针对红河州山区面积较广、村民收入普遍偏低等特点,提议政府适当提高补助标准,降低农户自筹难度,加快农村能源的建设速度。在此基础上,采用多种建设模式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大中型沼气工程,污水处理工程,秸秆气化、固化、炭化综合利用微水电工程和光伏光电工程项目等进行补助。

近年来,国家对农村能源的扶持力度在逐年增加,投资规模也不断扩大,但相当数量的农村能源管理机构缺乏专项管理经费,在农村能源建设的技术引进、试点示范、人才培养和技术培训等方面也缺乏相应的资金。为了使农村能源建设项目顺利实施完成并发挥应有的效益,必须足额安排管理和工作经费。

5.3 加强农村能源服务体系建设,建管并重

建立健全覆盖面广的农村能源服务体系是把技术指导和技术服务落实到农村(项目点),使农户学习技术规程,掌握科学管理使用技术的必要条件,也是农村能源建设项目充分发挥效益的保证。

首先,要培养专业技术人才,打造一只高素质的建后服务管理团队。众所周知,服务的好坏取决于技术人员的业务水平和专业技能,这是能源服务体系的奠基石。其次,要针对农户需要合理布局。在农户需求高的地区多建立服务站,在农户需求低的地区适当减少服务站的建立,同时要考虑交通和物资运送是否便捷,避免人力财力的浪费。最后,要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三分靠建,七分靠管”,这是农村能源建设的经验之谈。因此,应按照“国家投入引导、多元参与发展、运作方式多样”和“服务专业化、管理物业化”的原则,逐步建立以州级技术实训基地为依托、县级服务站为支撑、乡级服务网点为基础、专业技术服务人员为骨干的服务体系[12-13]。

5.4 大力推广沼气综合利用

结合红河州山区多、农户局部分散的特点,建立大型沼气池有一定困难,但可以多发展小中型沼气池,推进沼气综合利用建设,创建“猪―沼―果(蔬)”的生态循环模式,也就是使用动物粪便和秸秆等为沼气池提供发酵原料,产生沼气为农户提供生活用能,利用沼液、沼渣进行浸种、施肥、养猪、喂鱼[14]。这种把种养殖业与能源相结合的循环模式,不仅解决了农村“三沼”的二次污染问题,而且促进了农民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还实现了经济、社会、生态效益多方共赢的局面[15]。

5.5 重视科技创新,培养专业人才

创新是推动行业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在农村能源方面也不例外。农村能源领域的技术创新可以降低农村能源建设成本和风险,提高使用效率,同时还能扩大农村能源的供应,提高转化效率,减少废弃物排放对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16]。

虽然中国政府在农村能源的创新方面已经给予了重视,但在全球农村能源发展中还处于较低水平,因此需在政府部门扶持下,依托于高校或者科研机构进一步研究符合当今农村能源使用的技术。与此同时,还需要培养专业人才,在新技术的研发和实施推广的过程中给予指导,收集问题并进行优化组合再投入使用[17-21]。

6 参考文献

[1] 云南省农村能源工作站.云南省农村能源“十二五”建设稳步推进[J].云南林业,2014(2):23-26.

[2] 江鸿祥.论红河州农村能源发展方向.生态经济[J].生态经济,1993(5):44-47.

[3] 云南省农村能源站.云南农村能源发展回顾与展望[J].云南林业,2009,30(6):52-54.

[4] 马驰,胡应得,梅成效.加快农村能源综合建设的探讨和建议[J].能源工程,2004(1):10-12.

[5] 刘丽春.丽江市农村能源建设现状与发展对策[J].安徽农学通报,2011(11):161-162.

[6] 孙晓非.潍坊地区农村户用沼气发展对策研究[D].北京:中国农业科学院,2009.

[7] 杜黎旭.临洮县农村沼气发展现状及对策[J].甘肃农业,2014(17):44-45.

[8] 刘晓莉.浅谈农村能源存在的问题及建议[J].农民致富之友,2013(22):235.

[9] 许易琦.沼气的生态经济效益[J].云南林业调查规划设计,1998(2):7-12.

[10] 李秀峰,徐晓刚.我国农村生活能源消费研究[M].北京: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

[11] 曾国揆.构建清洁经济的云南农村能源体系对策探析[J].农业工程技术(新能源产业),2010(8):36-38.

[12] 高劲松.争当先锋作出表率走在前列开创昆明经济社会发展新局面[J].社会主义论坛,2015(3):10-11.

[13] 孙义东.农村沼气高效服务体系建设的探讨[J].现代化农业,2010(9):38-39.

[14] 张无敌,尹芳,李建昌.农村沼气综合利用[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9.

[15] 苏有勇,张无敌,尹芳.推广沼气综合利用 促进农村经济的持续发展[J].能源与环境,2005(4):75-77.

[16] 程胜.中国农村能源消费变迁研究:影响因素及制度演进[M].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2014.

[17] 田宜水.2013年中国农村能源发展现状与趋势[J].中国能源,2014(8):10-14.

[18] 翟辅东.我国农村能源发展方针调整问题探讨[J].自然资源学报,2003(1):81-86.

[19] 王效华,高树铭.中国农村能源可持续发展:现状、挑战与对策[J].中国沼气,2003(4):41-43.

[20] 楼洪志,王仲淼.加快农村能源发展 推进新农村建设对策研究[J].农业工程学报,2006(增刊1):32-36.

[21] 王波,李越.农村能源发展新模式:四川省井研县农村沼气发展现状及问题分析[J].农村经济,2013(11):81-84.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EPON在视频监控传输中的应用 下一篇:营造小学数学课堂教学愉悦环境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红河州农村能源发展现状与建议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zj9tu03ue07.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