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泡沫

时间:2022-09-12 03:30:31

啤酒+泡沫

当一个国家国力上升时,艺术品以更快的速度上升,并且和富人的聚财速度匹配。或许只有在类比了我国富人聚财速度后,才能了解为什么艺术品有这么疯狂的涨幅。

在这个“啤酒+泡沫”,炒风盛行的时代,油画飞速升值,但一些破了纪录的价格还是让人看不懂。比如纽约苏富比拍卖会,张晓刚《大家庭系列》里的一幅画卖了90多万美元,而此前,大多此类作品都是几十万人民币。同样的,紧随其后的几位几十万美元的画家的作品,一年前也是以几十万人民币计算。一切似乎发生在一夜之间,真所谓一夜暴富。

同样,国内拍卖会上,一个毫不知名的青年画家的一幅风景画《中华魂》,成交价格高达1166万,甚至超过了去年嘉德拍卖的《视察广东农村》的1012万元和陈逸飞油画最近刚拍出的1100万的价格。而后两位画家都是历史上有定评的画家。艺术家当然也有一个展览一夜成名的,但不仅成名,并且一下子独占鳌头的还从来没见过呢。

当下的油画市场不免令人想起历史上的投机潮:荷兰郁金香投机。一个海员受到富商的招待,餐桌上他看到了一个放在丝绒上的葱头一样的玩意,遂和红鲱鱼一道吃进了肚子里。结果他因为嘴馋被判了几个月的监禁,他吃下的郁金香“葱头”的价格足以为全船的水手买下一年的口粮。每隔一段时间,资本市场总会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要发泄,这种发泄的出口可以是股票,可以是郁金香,也可以是艺术品。总之,凡是能给人带来美好预期的东西,总会被资本附身,借助资本的力量使其流光溢彩,而正像经济学家所说,一杯啤酒总会有半杯泡沫在里面。

雅昌网编制的当代油画指数显示出了这一由啤酒到泡沫的过程。自2000年以来,100位画家的油画平均价一直以稳定并且缓慢的速度上涨,和国画市场的大起大落完全不一样。但2005年以后,市场井喷了。2005年前的5年中,指数从1000点涨到了2300点,而一年后,指数从2300点一下子涨到了6700点,一夕之间,油画价格是过去的3倍,一年的时间浓缩了过去5年乃至更多时间的涨幅。起初,画家的价格还是几万十几万地涨,现在,一个千万级的画家竟然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平地拔起了。

既然倒出啤酒就免不了产生泡沫,于是,投资者想知道的无非是一个杯子里是啤酒多还是泡沫多。这决定了投资者是否还有意愿再追加投入,市场会否继续上升。但凡过度投机的市场,缺乏监管后都会暴露出问题,国画市场就因为造假容易,市场上充斥赝品而陷入低迷,油画也出现了“名家要买,假画要买,老画布都要买”的现象,长此以往必定重蹈国画覆辙。今年很多拍卖会成交率下降,成交额也徘徊不前,投资者似乎已经对这个市场充满警觉。一枝独秀的是当代艺术品部分,因为有索斯比和佳士得的推介处于爆发状态。

15年前,靳尚谊先生的《小提琴手》以7000港币在海外巡展时被高价买去,而去年拍卖,《小提琴手》成交价高达363万。精品油画的超值回报是否就到了头了?似乎远没有,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50年前的成交价是3万美元,现在上涨3000倍,而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艺术精品收藏急剧升温的时代。虽然我国画家在油画上对该艺术形式和内容的贡献远不及那些西方大师,但收藏市场实际上更多的是根据收藏群体的经济实力决定价值。按理说,13亿人口,未来世界第一的经济实体总会托举出天价艺术品。

价值上判断,如果油画市场能有国画市场的规模,油画似乎还有上升的空间。画一幅油画短则几天,长要几个月乃至数年,油画创作耗费更多的体力,国内画家鲜有晚年还能从事大尺幅作品创作的,而国画家到了晚年作品才成熟。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决定了油画家毕其一生都不会有很多作品。国画能拍到几万一平尺,油画仅从稀缺性上就应该乘以十倍乃至数十倍。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即使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也只拍出了3000万,和毕加索和克里姆特仍有着巨大的差距。

研究艺术品的价格走势,美国纽约大学的华裔教授梅建平是权威,他和同事创立的梅・摩西指数记录了150年来的艺术品价格走势。当一个国家国力上升时,艺术品以更快的速度上升,并且和富人的聚财速度匹配。他们研究对比了三类画作,美国本土艺术家、印象派画家和古代画家的作品,结果发现美国画派的投资回报率要高于其它两类。而对于绘画本身的贡献,美国画家远远赶不上欧洲大师。从1875年至1999年,美国艺术品的年均回报率为5.6%,高于政府债券4%的回报率。在同一时期,道琼斯工业指数上升了11.1%,标准普尔指数上升了12.4%。而在过去50年当中,美国艺术品投资回报10%,仅略低于标准普尔指数的10.4%,但高于同期国库券、国债、黄金的投资回报率。显然,若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艺术品的窜升速度已经远非“正常”了。或许,只有在类比了我国富人聚财速度后,才能了解为什么艺术品有这么疯狂的涨幅。

上一篇: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下一篇:哦,红其拉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