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接触的瑞士企业

2019-06-24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我曾接触的瑞士企业

把握机会捷足先登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我在上海市任常务副市长,经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谢北一副主任的引荐,我认识了瑞士迅达电梯公司的董事长。当时这家公司并不大,但眼光锐利,富有远见,看上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广阔前景,认识到了中国土地紧缺,势必要着眼于高层建筑,电梯的需求旺盛。迅达电梯公司希望同上海合资办企业,在中国生产电梯。

开始谈判并不顺利,中方向我汇报后,我主张放宽条件,力促谈判成功。我想起了“”中北京饭店扩建新楼的遭遇,由于继电器等质量不过关,电梯一直不能正常运行。为此特地指定当时主管电梯生产的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孙友余住在北京饭店解决此事。孙友余同我是好朋友,他告诉我这件事。由此我认识到中国电梯的落后状况,必须引进先进技术解决质量问题。否则,工作越来越被动。1980年谈判成功,正式成立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本来在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的电梯市场基本上是由美国奥的斯(OTIS)所垄占的,但OTIS不知什么原因,姗姗来迟,迅达却捷足先登了。现在迅达已在中国成立了20多家分公司,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在苏州设立制造基地,累计生产了2万台自动扶梯和人行道,并成为北京奥运会场馆配套设施的最大供应商,3次荣获“中国杰出雇主”荣誉称号。

精心操作一丝不苟

我们参观欧米茄手表厂,厂长陪同参观,边看边讲,介绍工厂的严格规章和工艺操作。厂长说组装手表的工人都是女工,年龄上限为35岁。这主要是考虑女性的生理特点,视力好,手巧精细,可以确保装配质量。工人都戴口罩,不容许对手表讲话、哈气。我想起了“”期间的一个故事。当时中国手表市场上,外国表以瑞士的“英纳格”为主要品牌。中国主管手表工业的轻工业部邀请英纳格手表厂人员访华,进行技术交流。领队的为英纳格手表厂董事长,在参观北京手表厂时,中方邀请代表团现场组装演示技术,团长欣然接受。他穿上工作服,戴上口罩,聚精会神地操作示范。组装完成后,所有零部件都准确到位,走动声音精细悦耳。中方请他指点,他说他参观时发现有工人不戴口罩,甚至对着手表说话、打哈欠,这都有可能导致细微唾沫水汽进入表内,影响零件走时准确。中方在场的人员不禁惊叹:瑞士表好,原来如此!

诚信至上广告真实

中国经济代表团在日内瓦雀巢总部会谈后,董事长在总部餐厅宴请,最后上的点心竟是上海春卷。我一看,喜出望外,连声称赞。我问董事长,进口上海春卷,吃的人多吗?反映怎样?他说,只进口了两次,数量都很少,不敢多进。我问为什么,他说,第一次进口后,他们进行了化验,发现春卷中的蔬菜农药残留量极少,符合标准。他们本来想做广告扩大宣传,增加进口,推广销售,但为慎重起见,又进口了一些,结果一化验,蔬菜农药残留量严重超标,他们害怕了,不敢再进货,更不敢做广告,怕消费者发现后控告,损害“雀巢”声誉。他强调说,广告必须真实,对消费者负责,所有产品,包括它的原料、辅料,都必须确保质量始终如一,不允许时好时坏,前后不一,更不允许广告虚假宣传。瑞士产品信誉是靠商业道德支撑的。这同中国的著名老牌子产品经久不衰是一致的。中国著名的中药“胡庆余堂”的店训就是“戒欺”。他们一代又一代身体力行,保证了“胡庆余堂”药店百年不衰。

(摘自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国事续述》 作者:陈锦华)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上一篇:元素这样诞生 下一篇:肯德基“苏丹红事件”

被举报文档标题:我曾接触的瑞士企业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