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设计圈

时间:2022-05-19 07:07:53

汕头设计圈

此次论坛更像是一群好友相聚,设计师们坐下来沏杯茶,吃个点心,慢慢寒暄。因为每个人彼此都十分熟稔,话题便是衣食住行、家常细里无一不包,但样样离不开他们赖以生存和喜爱的设计。他们都因为热爱汕头而坚持在汕头做设计;他们清晰而明确地知道自己的优劣,更知如何趋利避害;他们了解为了拥有需要放弃什么,舍得之间自有衡量;他们享受现在的生活,却从没忘记向外眺望。

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做什么事情千万不要把钱放在第一位,现在我们汕头设计界就是这样做的。

郑少文:汕头是特殊的,很多人把汕头设计与邻近的佛山相比,其实它们不一样。佛山的地理位置靠近广州,在珠三角区域,比较有优势,再加上佛山本地的工业也比较发达,有陶瓷这块的支撑,所以他们发展快。而汕头位置比较偏,要做大也很难,所以说很多潮汕的设计师都跑到外面去发展。而不愿出去发展的,比如在座的设计师,都是因为热爱这座城市,虽然在事业上会有一些弱势,但是生活上的闲适让大家比较愿意呆在汕头。包括我自己,其实之前我的项目大部分都是外地的,近几年我慢慢变成是一半一半,一半是本地的,本地的就包括周边的城市,包括揭阳、潮州附近这些城市,还有50%的可能是在外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把公司设在汕头,做成一个20多人的小工作室性质的设计公司,再大就难以经营,这样最适合在汕头发展,比较好生长。这注定了汕头的设计公司难以做大,所以我们必须更好地找到自己的定位,做一些自己爱做、擅长做的项目。目前汕头圈内都是明了的,大家觉得汕头没有竞争,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设计风格、定位和喜好,大家都只找适合自己的客户,长久下来就会有固定的客户,虽然这样面窄一些,发不了财,但是可以自己挑选客户和喜欢的设计也很好。前段时间在深圳听吴家骅教授的讲座,他就说到现在的很多设计是为了装饰而装饰,而把本能丢掉了,我希望我现在的设计能丢弃一些装饰性东西,更注重功能。

姚锦波:如今在专项上有了名气,大家都会找你。所以我们常在一起交流,把前线的设计全部分开做,大家抛开竞争,只做自己专长的东西。如果某个项目来找我,我觉得其实项目更适合另一个人,我就会推荐给他做,汕头这个地方适合这么做。陆屹:对,因为我们这种情况是相互的。这是我们圈子约定俗成的习惯,现在我们整个圈子里面的人非常和谐、团结,有事情可以商量的,已经是很成熟了,就是我们之间不管怎么样先商量。因为汕头以前对设计这块不是很重视,你收我几千块钱,然后一套图纸,以前一直都这样,但现在慢慢没有了,为什么?因为我们互相之间会尊重,这样我们双赢才能够把整个市场给抬起来。我是外地人,但其实我自认为也是汕头人了,我就感觉汕头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做实业的不是非常多,有也不是非常大,但是汕头人做生意最讲究人脉,所以我们做设计,其实也是在做生意,也是讲人脉。我们在跟客户沟通的时候钱不是放在第一位的,而是互相了解,成为朋友,这样的话我们赚到设计费以后还赚到一个客户,这个客户他身边的朋友都会是我的。但是这不是说在汕头就没有竞争。竞争不是坏东西,是好东西,而我们的竞争不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竞争,不是单纯的价格竞争,而是看谁做的东西好,看谁进步多。

连伟建:我觉得这种氛围也只有汕头有。我以前在深圳呆了五、六年,大家都在抢生意,而且设计师之间这种交流氛围没有汕头这么好,因为竞争太激烈了,然后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可能像我们汕头的设计师的这种氛围这么融洽,所以我回到汕头,我都不愿意再出去。我觉得这个氛围是成功的,起码在室内设计这个方面,这个氛围你走到哪里都很难找到。我们上次去厦门,那里设计师看到我们在交流就觉得很羡慕:你们设计师怎么氛围那么好、关系都那么融洽?他们觉得很奇怪,他们坐在一起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的,连招呼都没有打,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他们都是把对当成竞争对手,我们没有,我们是当成朋友。

赵宇明: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做什么事情千万不要把钱放在第一位,现在我们汕头设计界就是这样做的。一般客户给我电话,我都会问你是谁介绍的?第一你要非常尊重设计师,还有我刚才说的我们不要谈设计,我们先喝茶,大家互相了解一下,你是我的客户,你对我非常尊重,因为我也设计也有施工,但我不会直接跟你谈施工。我给你做设计OK,在设计过程中需要一段时间的交流,我们在发现这个人的人格各方面达到我的要求以后,我们会跟着第二步继续。把钱放第二位,先做人。赵宇明:不过也是因为人情,汕头很多设计师都是连工程一起做的,我觉得这影响了汕头装饰公司的发展。你边设计边施工是不行的,一来影响设计收费,二来汕头这边设计公司规模都不大,又做设计又做施工精力有限。我的想法,汕头发展到最后,第一批是纯粹的做工程:一批是纯粹的做设计。曾经的汕头就是以精致著称的,现在还能看到潮汕民居建筑有很多很精致的石雕、木雕,都是很好的工艺。据说原来在建潮汕民居的时候有一个习俗叫斗工,就在同一个建筑物里面叫了两批工人去做,去竞争,然后谁做得好就奖励,所以通过激励,那时候潮汕的工匠们有创作激情,也使得潮汕的建筑工艺优秀流传。潮汕有句俗话叫“潮汕厝,皇宫起”,就是说着我们的自豪。

陆屹:这是市场问题。如果是在深圳、北京随便一个设计费上百万,汕头很少有几十上百万的设计给你,往往是些小家装,一套下来一、二十万这种,然后你收了设计费可能也就两三万,就只能连工程一块做了,再赚点工程费,这也是汕头的特点。但是反过来也不见得是完全不对,其实现在汕头的施工队伍出去在外面,包括汕头的施工队伍在国内都是顶尖的,为什么顶尖?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做设计又做施工,我们要求非常严格,包括工艺方面都是很顶尖的。我认为不见得是个坏事,这是一个市场的需求就是这样。

陈骏:我和外地的设计是也有接触,比如深圳。他们也有一些项目委托我这边施工,但是我看了他的图纸发现,无论他的设计多高档,他对于一些节点、材料的应用,远远不如我们汕头的,这算是汕头的特点。在设计强的地方,设计师强势,而在汕头,我们跟业主有一个沟通,跟材料也有沟通,我觉得这是一个设计的延伸,设计不只是图纸上的完成。

郑少文:潮汕自古就兴盛,战乱时期会有很多贵族来这里避难,而贵族在这里又天高皇帝远,就花大量的时间在吃、住、玩上,且十分讲究,所以汕头早期养成了很多贵族的习惯,于是工艺的讲究也代代相传,并与自己的文化相结合,形成潮汕文化。其实潮汕的“四点金”格局就是北京的四合院,但是它加入了许多工艺,对房子的装饰非常的考究。包括汕头以前潮汕地区的一些木雕、石雕,都是逐渐发展起来的。上面说过的斗工曾经也十分常见,现在潮州有些楼就很奇怪,表面上是对称的,但是细看木雕是不对称的,因为一个房子是两个师傅做的,每人一张图纸,每个人的工艺不一样,封闭起来各自施工,到时候业主来评奖,谁好就给谁多一

些银子,于是建筑师傅卯足劲做,建筑团队也是十分讲究,不过现在的工艺美术没落了。汕头的设计师受地域影响,对设计、工艺、材料等十分考究,有时工人不会做,设计师会不断教,直到达到我要的效果。也就是因为这样,汕头的设计很少大气,大家可能都把精力花到细部方面,反而整体方面失去了控制。

蔡烈波:我觉得这个特色对于行业来说绝对是好事,也是文化特点,就如汕头有功夫茶、饮食、工艺品一样,样样都是精细的。

郑少文:我们公司不大,注定我们的设计管理也比较简单。我的理念就是大家一家人,反正这个家要做好大家都有责任。而且我支持培养手下,我必须培养他们。很多人说一培养起来他就跑了,但是我说我培养十个可能跑了五个,我还有五个,没关系呀。哪怕你跑了,但我不怕你跑,因为人各有志,可能我们公司水太浅了,他觉得不够他的发展,他跑出去,这也是很自然的,从我公司跑出去的设计师做得很好的也有,我很欣慰,而不是妒嫉。公司里面的配搭,大家彼此的默契,从一个项目接下来,总体的思路,怎么样做,大家一交流,就知道该怎么分配。我公司有总设计师,一个正总设计师,一个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下面有设计师,设计师下面就是助理设计师,助理设计师下面是绘图员,一级级这样,有时候做一个项目效率也非常高,大家也非常轻松。我现在基本上不做施工,只做设计,我觉得管理难度不大,而且现在公司基本上都不加班,星期六做半天,星期六下午、星期天都休息,晚上也没有加班,而且是在没加班的情况下白天工作的时间都非常短。

邱培佳:有设计、有施工的公司,对下面施工这块的管理力度要大一点,如果是外地项目就更复杂,所以这时候一个好的项目经理十分重要。有的公司还会有专人搜集一些新潮流、新概念,并用到设计中。

陆屹:汕头很少有公司能够专门有这样一个部门去做这个,能做概念搜集的一般都是大公司,可以有专人去负责,比如你们这几个人去处理门厅的事情,你去处理电梯间的设计方案。

杨少鹏:类似于金螳螂、名匠、金艺这些公司他们有这么多人,也有这么多资源,我们应该管创意信息收集叫研发部,但在汕头不会有,将来可能会有。名匠他们公司本来很大,但是到了汕头没办法大,因为汕头是新市场,没有办法像他们其他的分公司那样来做项目,因为汕头这个地方我们刚才讲了讲究人脉,不是说你广告打得多我就找你,一般都是朋友介绍的情况居多,所以那种大公司到了汕头也没办法大。

林海城:在汕头还是要沉下来,慢慢去发展人脉。陆屹:其实在座的都有机会往外扩展,甚至有大客户不断邀约,但是很多人还是选择工作和公司的中心在汕头,少了些钱,却多了和老婆孩子、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汕头有个特点就是任何一个电话,你让我去哪里见面,半小时之内准到,只要不塞车。所以愿意留在汕头的设计师,也没有什么扩展公司的欲望,愿意扩展的,最后也不会留在汕头,就这么简单。

古文敏:我从去年到今年也经常跑外地,甚至海南都有,就感觉特别累,每天都是出去外地,把事办完了回来,老是在路上跑,回来之后又一大堆事等着你做。很多事都是自己在做,像我们这些设计师方案、策划都是靠自己。

蔡烈波:到目前为止我不觉得累,我开了二十年的公司,我在公司从来没有开过一次正式的会议。一般都是小会议,遇见什么问题和什么人说就行。即使是跨部分的问题,才二十多人,用大公司的管理制度,太浪费了,还增加内耗,降低效率。

连伟建:我那时候在深圳,我那个车两天就要加一次油,因为我那时候在福田,有时候蛇口、布吉有工程,一天要开差不多两百来公里,一天有时候吃一餐,那时候我很累,我在那里呆了五六年,在深圳我走路很快,我想控制都控制不了,习惯了。回到这里之后不愿意出去了。

姚锦波:既然汕头这个城市这么休闲,那我们不能做大,就做精。最重要是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姚锦波:不过即使是在汕头,我们依旧关注外界的发展。协会也会经常组织大家去外地考察、观摩,我们也有三五成群的去国外考察。其实,汕头的设计公司已经是把“精细”做出来了,为什么外地人买房子的时候老是叫我们去外地做呢,就是因为他看中我们汕头做出来的活儿。特别是我们潮汕人去到外地,不管去到哪个城市,他要求是要细的东西,所以在那里他找不到,所以硬要我们包设计、包施工。

赵宇明:学习的方式很多种,像我们做工程的,在上海,我租那个地方里面有三家设计公司,我们就是非常好的交流,不同设计公司、不同区域的设计都有非常好的交流,我觉得这个很好,可以学到一些差别以及他们一些好的尝试,可以互补。有机会的话我会让我下面的人去跟进,他们可以学一下,因为有些在汕头学不到。

蔡烈波:外界自有优点,我们需要学习。但是每个人都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主心轴,你要一步步地做。不能偏离得太多,否则就像在大海里漂流,这样绝对是不行的,你要知道自己优势特色,也知道自己应该学什么。从去年开始,我们进入高校,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人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成功的路上会有很多人为你付出,我们都是经历了十几二十年的设计公司,到这个时候我们更关注的是一个公司的发展,最关注的是设计师,尤其是刚毕业的,潮汕地区每年都有很多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各个岗位上,这些毕业生的年轻真的很让我们羡慕,因为他们有激情、有冲劲,我们也会担忧他会不会比较冲动。我们做的走进院校,用我们一些实践经验,结合学校的理论知识、教学特色,用企业的实操来告诉他们什么是设计。

郑少文:我们提倡大家有社会责任感,做一些对社会有帮助的事情。包括做慈善、扶贫、到院校去讲课,大家能够做出来,而且压力也不是很大,而且大家在一起做的话也很开心,很轻松,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得到了很多提升。

陆屹:协会还有很多内部活动,比如两年前,协会组织过一个乒乓球沙龙,每个星期有两场活动,星期一、星期五,只要是不出差,我这两年时间基本上每次都有参加。结果发现这个运动除了锻炼身体外,会员和会员之间的沟通、横向联系变得非常的频繁。本身我们的装饰协会就把我们做这行的,包括材料商、设计师都已经凝聚在一块儿了,然后我们再有这样一个小团体,大家更加变得像兄弟、朋友一样。汕头本身这个城市不大,我们这些设计师经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前大家都互相没有什么来往、没有什么接触,然后通过协会、通过沙龙,我们大家锻炼身体了,另外大家横向联系多了很多,而且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在沙龙里面交流。

郑少文

汕头装饰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汕头博一组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

姚锦波

汕头市大千设计装饰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陆屹汕头市目标设计装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连伟建汕头市思美格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赵宇明

汕头市名景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陈骏

汕头市蓝鲸室内设计有限公司创意总监

蔡烈波

汕头市伊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邱培佳

汕头市华都美术设计公司总经理

杨少鹏

汕头市景鹏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林海城

汕头市金涛轩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古文敏

汕头市红境组环境艺术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上一篇: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 下一篇:“纸上谈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