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燃冰再热

时间:2022-10-06 04:58:52

中国南海发现194亿立方米可燃冰的新闻,使得凡是与可燃冰有关的公司1月上旬都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虽然一些公司公开表示,近期没有开展可燃冰相关业务的计划,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业界的热情。

“全球可燃冰的储量估计在1.8亿〜2.1亿立方米,如果这个估计没有错误的话,那么可燃冰在未来将会成为最重要主体能源。”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中国陆域冻土带可燃冰钻探首席科学家祝有海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迄今为止,全球已探明可燃冰储量相当于传统化石能源(煤、石油、天然气等)储量的两倍以上。仅海底可燃冰的分布区域就占世界海域的10%。

“从能源结构上来说,目前依然以传统化石能源为主,新能源只能作为我们在能源结构中的补充,而可燃冰的加入可以极大地丰富我们的能源结构,降低对传统化石能源的依赖,甚至完全代替传统化石能源。”祝有海说。

中国着手可燃冰勘探研究较发达国家晚了近20年。尽管从1999年才开始发力研究,但十年之后,中国已经成为在陆地上和海洋中同时钻探发现可燃冰的少数国家之一。但是从全球情况来看,中国的成绩还主要集中在基础勘察和研究方面,在技术层面上仍有5〜7年的差距。

美国国家技术能源实验室资料显示,目前全球已经有多个国家对可燃冰进行了实验性开采,且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仅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就有34个可燃冰项目获得了近1.4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这些资金主要来源与政府和相关的能源企业。

“我们预计2015年开始对北极圈陆上可燃冰矿藏进行商业化开采,2025年对海底的可燃冰进行商业化开采。”美国国家技术能源实验室表示。

而从中国目前的形势来看,主导可燃冰勘探研究的是以国土资源部为主导的矿产勘查单位。“目前这个研究还是国家牵头,各个石油公司都有参与,但离商业开发还很远。”中海油集团的一位勘探专家告诉《财经国家周刊》,现在对可燃冰的研究,还是在“早期阶段”。

“虽然各大能源公司对此都有很高的热情,但是公司决策层的意向还不明朗。”祝有海对《财经国家周刊》说,目前政府在可燃冰方面的战略发展规划还十分模糊,这也将制约中国在这方面的快速发展。

如何解决开采带来的环境问题,也一直制约着可燃冰的大规模开发。可燃冰的主要成分是甲烷和水。在常温、常压的条件下,可燃冰极易分解释放甲烷。在没有完整的解决方案之前,一旦在开采中出现事故,甚至连补救的机会没有。而可燃冰分解的后果就是大量的甲烷泄露,众所周知,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72倍。

此外,可燃冰的另一项分解物――水,也是个极度危险的因素。因为分解出来的水会释放到岩层孔隙空间,使其储存区地层固结性变差。这就非常容易造成地质灾害,在海洋中易引发海底滑塌等情况,由此甚至可能引起海啸。

“如何有效地、安全地开采,正是我们技术发展的最高目标。但是从能源开发的角度来说,任何一项能源的利用都带有一定的风险。”祝有海表示。

迄今为止,世界各国在可燃冰的开采方面形成了3种主流技术:热解法、降压法和置换法。但对于困扰业界多年的环境问题,这三种方法都没有很好的解决之道。

美国曾用潜艇对海底可燃冰进行科研性开采。按照美国的价格,租一艘潜艇每天约需2万美元,对科考来说不算贵,但如果用于商业,那肯定是极不划算的。美国能源部的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的可燃冰开采成本平均高达每立方米200美元,即使按照1立方米可燃冰可转化164立方米的天然气来换算,其成本也达到了每立方米天然气在1美元以上。

中国比发达国家面临更多困难。尽管已成功取得可燃冰实物样品,但在开采技术方面,中国还不具备独立钻探和取心的技术。同时,不少发达国家正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技术合作,而中国尚未参与其中。

不过,祝有海表示,“相信在‘十二五’期间,国家就能出台相关的发展规划,同时我国首个可燃冰实验井也很可能在同一时期在陆上开钻,并将逐步走向深海。”

上一篇:首都第二机场迎“难”而上 下一篇:奇瑞圈煤再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