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米危情 第1期

2019-09-26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跑个体运输的孟宪奎在卸货过程中从3米高的货箱上摔落。既非工伤、又非道路交通事故,也不属于车辆保险范围的“二级伤残”,到底谁该负责呢――

2008年的12月,对于孟宪奎一家尤为寒冷难挨,这并非因为月初发布的寒流蓝色预警报告。朔风萧萧中,送到医院门口的孟宪奎之妻郑华云又追了出来,泪眼婆娑地拉着记者的手哽咽地说:“以后的日子我真不知道怎么过啊……”握着的手许久也没松开,散乱的发丝在寒风中飘飞。

要不是不断有好心人的热心相助,日日面对着已经“痴傻”的老孟,郑华云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平日里,孟宪奎总是歪坐在病床前,低垂着头,那既像是在沉思,更或许只是没有任何意识的发呆。这让郑华云看看就心酸不已。偶尔,儿子会用毛巾给父亲擦擦滴下的口水,却可能遭来孟宪奎的反击,一边嘴里还嘟哝着什么。郑华云说:“一起跑运输的朋友都说,这事不该发生在老孟身上,他这么忠厚老实的一个人。”

惨剧后 四公司相互推诿

孟宪奎,45岁,安徽寿县人,是一名奔波于上海与湖南湖北之间跑公路货运的农民个体户。10年干下来,虽没挣上什么大钱,但省吃俭用也够养活在老家的老婆和仍在读书的小儿子。尤其是2008年赶上奥运会,生意比往年多得翻了倍,老孟自然是跑得更卖力。然而,4月10日发生的一次突如其来的卸货事故,将孟宪奎一家的安宁打破了。

像孟宪奎这样的个体货运农民工,平日里都在武汉市东西湖君安信息服务部等待得到中外运的转委托运输业务。每次运货他都签一张印有《武汉君安快运货物运输协议书》字样的单子。这一次单子上写着委托方中外运,货物海尔电器,承运方司机孟宪奎,中介方陈卫东,货物件数352件。从武汉到上海,孟可以赚5500元,起运时收1000元,货到后凭《青岛海尔物流运输质量反馈单》收剩余的运输费。这张《青岛海尔物流运输质量反馈单》上写的收货单位是“上海配送中心”,承运单位是“中外运湖北有限责任公司”。长途跋涉把货拉到上海的孟宪奎满以为跟以前一样,交了货就可以顺利领到剩余运货款了。谁料想,上海南汇康桥物流中心(海尔的临时仓库)――却成了他送货的“最后目的地”――孟宪奎在此次卸货中从近3米高的货箱第二层上跌落下来,据在场人员张国军称:“这个司机摔到地上后,一动也不动,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后,他自己慢慢地坐了起来,没多少时间,120救护车就来了。”

经过开颅手术抢救后,孟宪奎被鉴定为脑部重伤造成二级伤残、有精神障碍。这对一个安徽农村家庭来说,不亚于灭顶之灾,不仅唯一的生活来源没了,从此还多了个生活无法自理的病人需要照顾。正值高考的次子孟庆贺因此而失学。更祸不单行的是,在孟宪奎刚送进仁济医院抢救的当口,从老家筹来的2.8万元竟然被偷了,这让郑华云哭了很多天,更不要说住院期间一张张让她心惊肉跳的病危通知单了。

事故发生后,青岛海尔物流有限公司对事故明确拒绝承担责任,并拿出了与锐得公司签订的《仓储管理合同》,声称“卸货的责任在锐得公司”。锐得公司也拒绝承担责任,称“卸货是司机的责任”。DHL(金鹰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拿出与青岛海尔物流有限公司签订的《分租协议》称:承租方青岛海尔物流有限公司是短期租赁,根据合同我们不负责管理,对人身损害我们也不承担责任。中外运湖北公司也表示印有《武汉君安快运货物运输协议书》字样的单子上已经注明了载货后车子的长宽高尺寸,因此不存在“货物超宽”的事实;虽然《武汉君安快运货物运输协议书》上面写着承运方司机孟宪奎,但孟宪奎并非公司的雇员,不能算作工伤。武汉市东西湖君安信息服务部称其印有《武汉君安快运货物运输协议书》字样的单子上,同时印有不承担责任的免责条款。

面对如此复杂的物流转包关系,孟家犯起了“迷糊”,不知究竟该由谁来为这起事故负责。一边是相互推诿的公司,一边是急需抢救费的父亲,无奈之下,2008年6月,孟国庆扣留了没有卸完的海尔空调,并将锐得公司、海尔集团公司、中外运湖北公司和武汉东西湖君安信息服务部等四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诉至上海市南汇区人民法院,要求四家公司赔偿医疗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面临诉讼,中外运湖北公司和武汉市东西湖君安信息服务部两被告,各以借款方式支付给孟宪奎家属8万元人民币,供孟宪奎抢救并要求孟国庆撤诉。为了及时筹款给父亲急救,2008年7月,孟国庆同意撤诉,等待“稍后”解决,并同意被告之一海尔公司先行卸完剩余货物,避免其错过夏季空调热销而遭受损失。

然而,一等就近半年过去了,没有等到任何“说法”的孟国庆只等来了一份“二级伤残鉴定报告”。2008年10月30日,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上“情感幼稚、痴傻、失认、失语、行为紊乱”等字眼清晰可见。报告显示,孟宪奎不仅不认识妻儿,连一个正常人的语言、行为能力都丧失殆尽,毫无生活自理能力。

卸货还是“掀雨布”呢

悲剧发生后,因为没有现场监控资料,对于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孟家与被告方的看法并不相同。

2008年4月14日下午,据孟宪奎开颅手术抢救后来到上海市公安局南汇分局横沔派出所报案的孟国庆称:“父亲在车子左边卸货时摔下来的。我在车子后面。别人把货往车后拉时,车子一晃动,我父亲跟着从左边摔下车了。当时在场的有邹志宏以及公司卸货的人。我们只负责装货来,货是公司卸的,那一天我父亲在上面卸货,我叫他下来,他们公司的人不让我父亲下来。”

据之后横沔派出所民警询问锐得物流(上海)有限公司在场的工作人员,他们异口同声地咬定,“当时孟宪奎爬到车顶去掀盖在货物上面的雨布(因为车上装有电器,怕受潮),因踩在超宽的货物外箱上面而跌落。当问及孟是否在帮助卸货时,他们称“肯定是在掀雨布。因为平时司机都不卸货的,都是把遮在货上的绳子解开或把雨布拉开,因为我们公司有专门的卸货工的。”

孟国庆认为,父亲孟宪奎从3米高处摔落,不管是主动上去掀雨布,还是被动帮忙卸货,都是在物流工作流程的环节提供的劳务,那么,被帮助方就应当对事故承担责任。孟宪奎的法律援助律师认为,根据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责任。”第十四条,“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可以在受益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显然,本案被告并未拒绝孟宪奎的帮助,应当承担相应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被告方锐得公司则坚持认为,孟宪奎在诉称的卸货过程中因踩到超宽的货物外箱致使自身受伤,是其自身的过错。更何况,孟作为承运司机,装卸货物是其工作职责,并不存在“帮忙”一说。

孟国庆的法律援助律师认为,且不论孟宪奎的掀雨布行为性质如何界定,作为专业物流企业和仓库管理企业的海尔物流、DHL、锐得物流等在本案中都负有不可推卸的安全生产作业疏忽责任,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参照《铁路装卸作业安全技术管理规则》、《集装箱港口安全作业规程》中的安全防范核心理念,细数下来被告方至少有“六宗罪”:(1)没有在卸货区设置安全提示、警示标志;(2)没有设置装卸安全生产随行监督员;(3)没有提供如安全帽、手套、防滑鞋等安全防护措施;(4)没有设置安全防护栏、防跌落软垫等设施;(5)在没有前述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未及时阻止孟宪奎的登高作业高处作业行为;(6)没有在孟宪奎进行登高作业高处作业时停止卸货,以防同时作业对孟宪奎形成跌落危险。

本案中,作为普通货运司机的孟宪奎,只有安全驾驶的专业技能,并不具备装卸作业和登高作业、高处作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事发当时孟宪奎已经进入仓库卸货区,并且站在热水器第二层上面,距离地面3米多,早已超出了“高处作业”的2米标准,作为专业物流公司,对本行业的工作各环节应该有危险评估和安全生产管理培训,对如何防范装卸及登高作业高处作业的危险负有义务,而正是其过错使孟宪奎陷入了高度危险境地,最终造成其二级伤残、精神障碍的不可挽回的严重人身伤害,所以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安全生产疏忽过错。

后记:“哪怕再次走上法庭”

截至记者采访之日,孟家一家人只能“挤”在上海安达医院一间病房中。为了省钱,四口人一天只订一盒饭,饿了就靠粥顶着。晚上则搭张木板简易床对付,母子三人轮流照顾半身不遂无法自理的孟宪奎。天气好的时候,孟宪奎的两个儿子会架着父亲去病房外“走走”,靠一段破布条拉着孟宪奎不能动弹的右腿。孟庆贺,这个虽然失学却并未失去理想的小伙子,谈起以后的打算时很有信心,表示要“一边照顾父亲,一边自学考物流管理”,毕竟这是他多年的梦想。相比较而言,跟随父亲走南闯北多年的长子孟国庆则现实很多,希望“能尽快有个‘说法’,哪怕再次走上法庭。钱不够的话,就先把货车卖了”。而目前,孟家正在积极申请法律援助重新打官司,相信不久,法律将给孟宪奎一个说法。■

专家看法

案后:物流安全生产作业,你准备好了吗

近年来随着我国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见诸报端媒体的装卸跌落事故惨剧频传。从2003年7月“荆楚在线”报道的《卸货时从车顶坠下摔成骨折受伤民工为手术款犯愁》、2006年11月《烟台晚报》报道的《装卸工跌落2米面粉堆头皮裂伤胸椎摔骨折》到2008年8月《南宁晚报》报道的《司机高处跌落脊椎错位损伤》可见,物流公司安全生产作业急须规范。

其实,对于包括仓储行业在内的各行业中可能出现的“高处作业”这样的“危险作业”,我国早在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3608-83高处作业分级》中已经明确:“凡在坠落高度基准面2米以上(含2米)有可能坠落的高处进行的作业,均称为高处作业。”涉及“高处作业安全规程”的规范都必须遵循诸多安全环节,比如,作业前负责人要对全体作业人员进行安全教育,检查各种工具和防护用具、机电和其他设施是否安全可靠,发现问题立即调整、更换、停用,直至确认安全可靠,才能开始作业;作业人员必须作好上岗前的一切准备,检查立足位置和所用的工具、设施、安全用具等,按规定穿戴好防护用品,戴好安全帽,不准穿光滑底、硬底鞋;严禁上下同时垂直作业,若特殊情况必须垂直作业,在上下两层间设专用的防护棚或者其他隔离设施;临边高处作业,必须设置防护措施。

如果专业物流公司都能严格执行安全生产操作规范,本案悲剧也许就可以避免。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美失业者街头挂牌求职 下一篇:一根木头惹的祸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三米危情 第1期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yfxq900f3vy.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期刊投稿

    省级/部级/SCI发表绿色渠道,不成功退全款,服务有保障

  • 原创范文

    原创度90%以上,可通过查重检测,1对1服务,修改到满意为止

热门推荐 更多>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论文发表 期刊投稿 原创范文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