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文粉丝QQ直播间

时间:2022-08-19 06:24:16

新作文粉丝QQ直播间

说起来,这个想法还是临杰同学先提出来的,他说最近QQ上可是碰到了不少“雷人雷语”,一看吓人一跳的那种,搜集到一块肯定很有意思。于是我们决定平时多留意一下,搜集一些这样的聊天记录,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当然,事先说明的是,我们并没有对以下涉及到的聊天对象有什么恶意,只是本着娱乐精神让大家轻松一下,如果对此有什么意见,请在今后以非QQ的方式和我联系。谢谢。

超级粉丝型

梦笔随心:9月刊会很精彩的吧!

萧泊零羽:嗯,马上你就能见到了。

梦笔随心:文章已经选好了吗

萧泊零羽:已经印刷好了

梦笔随心:好耶!原来我是从我的语文老师那里看《新作文》的,后来我就自己订了,超喜欢!!!

萧泊零羽:呵呵,以后多多支持新作文。

梦笔随心:那当然。我喜欢它是因为它不同于考场作文,不拘束,很青春,很张扬!所以,超级支持!!!

萧泊零羽:嗯,谢谢。

梦笔随心:呵呵。初三了,以后上线机会很少了,不过,我会努力,多多写作,投稿支持!!!

零羽感言:说实话。这样的热心读者几乎每天都会碰见,他们可能只是说几句简单的话语,一句简单的支持,却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赞美,所以,我要代表新作文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读者。向你们的那句简单而真诚的支持一样,我们的感谢也是简洁而真挚的。其实也真的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我们唯一能真正表达谢意的就是把杂志做好,越来越好,这就是我们感谢你们的方式。

将信将疑型

瓷娃娃:HI,我是《无厘头的展望》的作者。

萧泊零羽:哦哦。正找你呢。

瓷娃娃:有啥事?

萧泊零羽:你那篇文章可能要发表,把你的详细地址给我说一下吧。

瓷娃娃:真的吗?

萧泊零羽:嗯。

瓷娃娃:本人叫***,地址:********

萧泊零羽:学校班级和邮编。

瓷娃娃:***中学,邮编是啥?

萧泊零羽:就是你们当地寄信用的邮政编码。

瓷娃娃:343000

萧泊零羽:好的。记下了。

瓷娃娃:你没骗我吧!

萧泊零羽:汗,骗你干嘛?

零羽感言:我现在在想,我当时是不是哪句话说得不对,仔细看看也没什么问题啊。为什么这位同学对我这么不信任呢?或者是她得知自己的文章要发表了有点不敢相信?或者就是现在的骗子太多了?这样一想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最近有不少作者反映在《新作文》发表文章后有一些组织联系他们说他们的文章获得了什么什么奖,要他们交纳一定的费用然后去领奖。我们在这里郑重声明。凡是类似的以颁奖名义向作者要钱的评奖一律与《新作文》无关,请大家小心谨慎,不要上当受骗。另外。也提醒大家在来稿时(尤其是电子稿)一定要在文章的后面写清楚自己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以便我们和你联系。

让人无语型

[片段一]

hujingyi1995:你是零羽吗?

萧泊零羽:是的。

hujingyi1995:新作文地?

萧泊零羽:是。

hujingyi1995:你是GIRL OR BOY?

[片段二]

圜际:你隐身的?

萧泊零羽:恩,怎么了?

圜际:终于看出来一个隐身的了。

[片段三]

浊兮:零羽诶。

萧泊零羽:嗯。

浊兮:我一直以为是女的

萧泊零羽:……

浊兮:竟然是男的……晕厥……零羽这名字太女性化了。

萧泊零羽:(擦汗)现在你知道是男的就好了。

浊兮:心脏承受不了……

萧泊零羽:(猛烈地擦汗)……

浊兮:嘻嘻……怎么最近没看见刘歌啊?

萧泊零羽:他不在初中版了。

浊兮:…噢…哎哎,怀念啊。不过零羽你也很不错,

萧泊零羽:(不服气)为什么不觉得刘歌也是个女的?

浊兮:因为我看见过他的照片。第一次知道他时就看见了。

萧泊零羽:……

浊兮:刘歌还找了刘歌约稿的,零羽你看过那一期吧??我看得笑死了。

萧泊零羽:恩,看过。那个刘歌是个女的。

浊兮:是的是的,“刘歌”当时巨失望。

萧泊零羽:(依旧不服气)我觉得刘歌比零羽更女性化啊……

浊兮:哪有诶。零羽一听就像女生。而且,我看了零羽给许多读者的留言,越来越认为是女生。

萧泊零羽:……

浊兮:而且是那种很调皮的女生

萧泊零羽:啊啊啊啊(晕厥中)……

零羽感言:我承认。我到最后真的要晕厥过去了……我记得我早就说过,零羽这个名字容易被人误认为女性,可是有人这么坚定不移地认为这就是一个女生名字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当然,还有类似“片段二”的也让人很无语,我记得我看到人家那句回复时愣了半天,才想起来现在有一款QQ能显示隐身的好友,哎,看来科技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打破沙锅型

c°CtV:你好,在吗?

萧泊零羽:嗯。

c°CtV: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我邮购了一本新作文,昨天汇的款,大约4天后到(8月7.8号左右),多久给我邮回来呢?

萧泊零羽:一般情况下在收到汇款后一周左右。

c°CtV:第二个,(不知道礼貌不礼貌),就是,你,和新作文里的零羽,是一个人么?

萧泊零羽:我就是零羽啊。

c°CtV:啊~~是吗?!我一直以为零羽是个……MM呢。真不好意思~

萧泊零羽:……(说实话,我对这种反应已经习惯了)

c°CtV:还有一个,就是如果,参赛的文章没有获奖,不退稿的话,那些没用的稿子会到哪里去啊,我很好奇这点~

萧泊零羽:因为稿件太多,我们只能处理掉了。获奖稿件我们会统一保存。

零羽感言:这样的读者,还是挺可爱的,对什么都充满好奇,脑袋里充满了问号,倒是一件好事情,一般情况下我们的编辑都会对这些与我们杂志有关的问题进行详细的解答的。但是有时候碰到的一些同学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看下面这位。

让人冒汗型

蹂躏的爪牙:好呀。

萧泊零羽:你好。

蹂躏的爪牙:赶(干)什么的

蹂躏的爪牙:你真名什么呀

蹂躏的爪牙:我夏娜

蹂躏的爪牙:请多多关照呀

萧泊零羽:(笑脸)

蹂躏的爪牙:什么吗

蹂躏的爪牙:让我不自在

萧泊零羽:你是新作文群里的吗

蹂躏的爪牙:当然了

蹂躏的爪牙:你很年轻吗?还是很老?

萧泊零羽:肯定比你老

蹂躏的爪牙:新作文是什么

萧泊零羽:你不知道你加进来干嘛?

蹂躏的爪牙:呵只是听说的想进来看看你不欢迎吗

萧泊零羽:那你总该知道新作文是个杂志啊

蹂躏的爪牙:当然了

蹂躏的爪牙:你是主编吗

蹂躏的爪牙:是哪的

蹂躏的爪牙:谁是主编 三

虫吗

萧泊零羽:不是。

蹂躏的爪牙:是谁

蹂躏的爪牙:你哪的

蹂躏的爪牙:相册里的是你吗

零羽感言:我。我还是不作评价,我真的冒汗了……

内心纠结型

糖果结:我要投稿

萧泊零羽:发到投稿邮箱

糖果结:是手写

萧泊零羽:那寄来就行了。

糖果结:是诗。有机会么

萧泊零羽:要看你的稿件才能确定

糖果结:你很忙么

萧泊零羽:嗯

糖果结:我问几个问题,就几个

萧泊零羽:问吧

糖果结:你怎么看待“新概念”作文大赛

萧泊零羽:我最近很少关注这个。

糖果结:那对于萌芽呢

糖果结:我是不是很无理?第一次投稿,是不是很多人像我一样这么问你

萧泊零羽:没有

糖果结:我只是不想让一个人失望才投稿。希望不是绝望。希望我可以不被枪毙

萧泊零羽:好稿子自然会被选用。

糖果结:我回(会)努力的

萧泊零羽:嗯。

糖果结:我喜欢的作家很多的。诗人也一样

糖果结:用诗代替心中的孤独与寂寞

糖果结:我只是想让你对我有个印象,不管好坏。因为是喜欢的人要走,我相(想)让她在新作文里看到我的忧伤。谢谢你,萧泊零羽

零羽感言:不作评价……

知书达理型

紫凌旋:哦,您贵庚

萧泊零羽:22

紫凌旋:哇,我还认为32

萧泊零羽:……

紫凌旋:那我应称呼GG

萧泊零羽:嗯。

紫凌旋:我芳龄15

萧泊零羽:初几了?

紫凌旋:初一升初2

萧泊零羽:哦。

紫凌旋:我可是忠实观众

萧泊零羽:看新作文多久了?

紫凌旋:1

紫凌旋:广告的那两本书。怎么订购

萧泊零羽:哪两本?

紫凌旋:好像是素材与例子

萧泊零羽:你打03514168314

紫凌旋:话费会很贵吧

萧泊零羽:一般几毛钱一分钟。(暗暗地擦汗)

零羽感言:我觉得这位同学很好玩,刚开始问我“贵庚”又说自己“芳龄”,真像是一个大家闺秀,搞得我都不知道该用哪个朝代的语言跟她说话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值得某些同学好好学习一下,比如下面这位。

无理取闹型

Co0OО:看我新写的文章“校运会我们帅呆了”

萧泊零羽:发到哪里了

Co0OО:什么啊

萧泊零羽:你的文章

Co0OО:在我空间里

萧泊零羽:发到我们的投稿邮箱。

Co0OО:干吗

萧泊零羽:你要投稿就发来。

Co0OО:我又没发表是让你看看评论评论

萧泊零羽:我只处理投稿稿件。

Co0OО:你看一下就咋了

萧泊零羽:我很忙。不能每个人的空间都去看。

Co0OО:你就看我的

萧泊零羽:为什么要看你的。别人也要看怎么办。

Co0OО:你就先(看)一下给我点意见

萧泊零羽:你要投稿就投来,我们会统一处理。

Co0OО:不行!我都给你踩了好几回空间……我不投稿,我下了88

零羽感言:唉,怎么说呢,有时候可能大家觉得我们编辑太“绝情”了点,去帮别人踩下空间又怎么了啊。话说得倒对,可是大家知道吗,曾经一天之内就有好几个人让我去他们空间看文章,我怎么办?我如果答应下采的话,只能上班时间都用来去逛别人的空间了……所以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体谅我们一下,有好文章自己动动手。发到我们的邮箱就可以了,我们一定会及时处理的。当然,如果不是很忙的话,我们也会偷偷去大家的空间里逛逛的。

大动肝火型

月&幻,ni gan ma(你干吗)

萧泊零羽:看稿子。

月&幻:还(害)我家(加)了几次呢

萧泊零羽:呵呵。

月&幻:狠(恨)你啊

萧泊零羽:群加满了,这个是新建的。

月&幻:炸(咋)有没家(加)上

萧泊零羽:加上了啊。

月&幻:没。狠(恨)你呀。8888888888

萧泊零羽:干吗恨我。

月&幻:你没家(加)我

萧泊零羽:(汗)好吧。我加你。

月&幻:我会狠(恨)你一念(年)的

萧泊零羽:晕。

月&幻:晕吧。晕思(死)你。哼

萧泊零羽:干吗这么凶啊。

月&幻:我是新作文的粉丝

萧泊零羽:知道。

月&幻:你……

萧泊零羽:?

月&幻:气死呀。看岁(谁)的作文说说

萧泊零羽:很多人的投稿。说了你也不认识。

月&幻:炫要(耀)。哼。谁的说来昕听。你比麦坚还小气

萧泊零羽:太长了。还是等杂志出来你再看吧。

月&幻:不呀。看看大哥。5555555555555555看看

月&幻:狠(恨)你呀。888888888888888888

零羽感言:活了20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恨”我“恨”得这么彻底。哎,做人咋就这么难啊,稍不小心就要被人“恨上一年”,这判决也太重了吧?希望这位同学以后以自己的身体为重,别动不动就火冒三丈的样子,也希望其他同学不要效仿,如果大家都跟这位一样,我真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恨”了,因为我通常是忙起来qq留言就顾不上回复的那种,估计其他编辑也差不多,请大家一定要多体谅,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们闲下来再好好聊,OK?

上一篇:七堇年:写人性和人间的影子 下一篇:2008,我们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