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的旅客

时间:2022-08-27 06:19:12

在小说《断魂枪》中,老舍先生开宗明义:“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他们的长矛毒弩,花蛇斑彩的厚盾,都有什么用呢?”在老舍看来,一代枪神沙子龙威震江湖的武艺与名声,千里走单骑的豪情壮志,已如朝露般一去不复返了――武林,早已是明日黄花。

在“五四”新风吹拂下,与传统文化彻底割裂的观念可谓深入人心,甚至于打倒孔子、废除汉字也屡被提及,而抛弃与时代背离的武林更应是题中之义了。然而直至今天,在进入到21世纪,进入到所谓的“后现代”,现实早已远离了武林时,我们还在做着侠客的梦,即使我们知道那永远只是个幻想。是什么使我们如此沉迷,梦何以这么深?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或许新派武侠小说作家率先求变,将武林与现实切割,营造出一个瑰丽神奇的梦幻世界来承载人们的梦想,是武侠精神得以绵延的重要原因。譬如金庸,其小说绝对符合“政治正确”,武林高手的武功随朝代的推移而递减。春秋时奇女子阿青一人可敌三千骑,到清朝时武林宗师归辛树一家却不敌百余大内侍卫。这并非小说家不解风情,而是当黄浦江上的炮舰已然影影绰绰,再华山论剑就显得不合时宜了。然而,武侠小说注定无法与现实对接,这也成为文学评论家对其诟病不已的最大理由。

这个虚幻世界的最大吸引力是什么?或许是我们可以移情:把自己心灵的眼睛投射到书中,从而体会另一个世界的逍遥。但我们也并非自欺欺人的阿Q。武侠小说中万众瞩目的绝世高手、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与凡夫俗子总是无缘。事实上,江湖险恶,即使我们有幸穿越到那个世界,成为被呼来唤去的小二后整天为生计奔波,才是更现实的考虑。如果我们还误以为可以利用“代入自己是主角”那样的公式里来体验武侠,武侠只会更快灭亡:我们可以在玄幻作品中享受掌控多个宇宙的;更可以在网路游戏里自己当主角升级杀怪,纵横天下。

之所以还有人愿意阅读武侠,是因为他们并未被“公式”绑架。唯独离开英雄泡美女,少侠练神功的幻想,武侠小说才能在众多娱乐品的夹击中找到立足之地。侠客们凭一己之力去打抱不平、匡复正义,如果我们探究侠客的内涵:以超越常人的意志恢复被践踏的公义;有独立的人格和意志,虽强权富贵不能屈――我们会发现这与当今的法治社会并非全然矛盾。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将武侠视为青春伴侣,并不是当现实中的种种不如意不期而遇时,仅仅把它当作一方精神乐土退守其中。

我们始终是船上的旅客,而非水中的泳者。作者把我们摆渡到彼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驻足留恋,我们安然走出,经历到的就是最美好的体验。可以把它当成一场梦,既有入梦时的香甜,也有梦醒时的苦涩,我们不是那个神奇世界的主角,却完全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更好地拼搏。我们做不到力拨大山、一夫当关,但同样可以勤勤勉勉、绝不放弃。

这也许就是武侠在今天最大的意义。

上一篇:呆木瓜与琉璃猴 下一篇:蟠溪半日 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