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农业特点范文

时间:2024-01-25 17:31:21

精准农业特点

精准农业特点篇1

关键词:精准扶贫;六堡茶产业;共生共赢

2016年5月,国家出台了《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促进精准脱贫指导意见》,产业扶贫不断受到重视,被当做扶贫政策的重头戏。要“唱”好这一出重头戏,必须把握好“精准”和“特色”两个方面。苍梧县种植六堡茶已有1300多年历史,清嘉庆年间,六堡茶入选全国24种名茶,六堡茶之所以被选入全国24种名茶之列,是因为它独有的、特殊的槟榔香味。2013年区划调整后,苍梧县受地理位置、自然环境、交通运输等因素影响,属于典型山区县(农业人口占全县人口95%),是全区扶贫攻坚的重点县,全县有建档立卡的贫困村49个,贫困户8721户,贫困人口36968人,应如何因地制宜,建立精准扶贫。应把精准扶贫和苍梧的特色产业――六堡茶产业结合起来,把六堡茶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主打产业,加快发展相关的六堡茶加工、销售等延伸的产业链,把其作为主打产业的补充,纳入精准扶贫重要部署的内容,发挥资源优势,走特色产业扶贫道路,发展六堡茶产业助推扶贫,带动农民增收,探索产业发展与扶贫工作的切合点,从而两者互为支撑,实现共生共赢。

一、六堡茶产业在助推扶贫攻坚中存在的问题

1. 六堡茶产业发展规模不够大,经济效益不够高。当前,六堡茶产业相对传统农业而言,对资金投入、管理水平、发展规模的要求较高,且六堡名镇建设以及六堡茶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建设刚起步,要发挥六堡茶促扶贫的效益,需要形成一定规模效应。而且,贫困村的投入能力与抗风险能力非常有限。

2. 精准扶贫程度不高。当前,对贫困村、贫困户的扶贫在六堡茶N植的扶持方面仅仅局限于实物性扶贫,以免费发放六堡茶种苗、化肥为主,往往忽略了六堡茶种植技术传授、销售技巧、六堡茶现代化制作工艺培训、六堡茶旅游文化开展等方面的精准扶贫、创新扶贫,六堡茶产业扶贫粗放“漫灌”,针对性不强,导致一些贫困村扶贫不够精准、扶贫成效不明显。

3. 贫困户文化整体素质不够高,发展后劲不足。各贫困村的绝大部分有文化、有体力、有能力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出门在外打工,留守农民的科技文化素质普遍偏低,甚至体力都明显偏弱,仅可以在家发展特色产业,致使产业发展缺乏后劲,而且越是贫困地区,这种情况越发突出。在贫困村,目前小规模生产、分散经营在全县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一些农民合作社并没有真正与农民实现“合作共赢”。一些企业与贫困户联系不紧,带动产业发展的能力也非常有限,贫困户想从六堡茶加工、销售等延伸的产业链中获取“额外收益”比较困难。

二、实现六堡茶产业与精准扶贫共生共赢的建议

(一)加大扶持,把六堡茶产业项目列入精准扶贫的内容

目前县委、县政府应立足六堡茶产业的发展实际,每年要整合一定量的项目资金支持茶园基地建设,引导贫困农户发展茶园基地,扩大六堡茶种植,从苍梧县县情出发,着重体现“精准扶贫”的宗旨,抓好扩大基地、提高品质和强化品牌等方面的工作,把六堡茶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提升品牌效益,努力把六堡茶产业打造成为苍梧县的富民主导产业,更是苍梧县带动力最强、从业人员最多、成长性最好的主导产业。可以通过召开六堡茶产业扶贫专题分析会和产业扶贫讲座,重点讲授当前产业扶贫的特点和意义、传播产业扶贫的相关知识,让干部群众充分认识到贫困村经济要发展,特色产业必须放在首位,以产业发展助贫困户增收,进一步提升扶贫成效。切实落实扶贫政策,出台产业发展方面的扶持政策,贫困户能充分享受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对贫困户种植茶叶的立档建卡,实行一对一的帮扶。对茶企、茶农的扶持方式是以奖,扶持标准为种苗基地2000元/亩,新建基地1000元/亩,老茶园改造500元/亩。注重对六堡茶种苗繁育母本园、苗圃基地等的扶持,特别是资金的扶持,在财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苍梧县仍坚持每年投入奖励扶持资金600万元;加快无性系良种茶园的建设,鼓励贫困户栽培无性系良种茶树,财政给予一定的扶贫资金,如茶农新建一亩茶园就可以得到补助资金1000 元;而新建的茶叶龙头企业,只要固定资产投资达到 1000万元以上,验收合格后即可得到奖励资金10万元。要坚持把六堡茶产业作为富民主业来抓,围绕茶产业实施精准扶贫,抓好茶园基地的建设,加强技能培训,加快附属产业的发展,从而实现贫困农户增收、贫困人口充分就业。新建一亩茶园约需投资6000~8000 元,一般3年开始有收益,产值约6000 元/亩,茶农纯收入可达 3000元左右,茶树具有生命周期长的特点,茶农实现稳定持续增收并不困难。2013~2015年连续3年,苍梧县每年开发种植六堡茶1000亩,相对连片开发种植六堡茶共3000亩,开发种植过程中把项目基地内的扶贫对象户作为重点,使贫困农户平均每年增收3000元以上。

(二)因户施策,提高精准度,创新扶贫模式

因户施策,提高精准度。针对不同的致贫原因,根据贫困村、贫困户的实际情况,研究制定差别扶持的具体办法,实现脱贫致富。实施六堡茶产业扶贫,必须遵循“因地制宜、因户制宜”的原则,尊重实际,立足贫困村现有的产业基础走专业化发展的道路,突出“一村一品”的特点;为解决扶贫不精准、扶贫不够长效的难题,要设立专项的扶持基金,发挥引导作用,专门用来发展六堡茶产业,把财政信用担保融资平台搭建起来,充分撬动银行等社会资金来共同扶持、参与产业扶贫。区划调整后,苍梧县要实现扶贫工作由“输血”向“造血”转变,必须在特色产业(六堡茶)发展上下工夫,通过降低农村小额贷款门槛,增加小额贷款额度,设立六堡茶产业扶持基金,为贫困户提供政策支持与贷款便利,着力破解六堡茶产业发展面临的困难与问题。组织建设银行、邮政银行分别推出“助保贷”和“互惠贷”等金融产品用于支持茶产业发展。可在全县范围内实行金融产业扶贫试点,建档立卡贫困户经审核合格后可以取得扶贫小额贴息贷款,金额为3万~5万元,用于扶持贫困农户发展茶产业。创新扶贫模式, 可开展“公司+农户”、小额信贷委托经营、“合作社+农户”、资产出租、党员干部或经济能人带动五种产业发展新模式,鼓励龙头企业以提供苗木、技术服务等方式,带动贫困户大力发展种植六堡茶。为解决贫困户种植管理知识缺乏、资金缺乏的问题,贫困户与企业合作种植六堡茶时,六堡茶的种植、经营管理可由企业来负责,贫困户以政府扶持种植六堡茶补助资金作为启动资金这样的方式来进行。目前,苍梧县贫困户与企业合作模式仅仅是购销关系,还没有形成农户入股或企业支付补助的方式。要鼓励农户采取以土地参股、出租、承包等多种方式,发展连片基地,促进农村土地集中,提高产出效益。各茶企与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收购合同,企业采取提供种苗、技术指导,支持茶农发展基地,实行上门收购,设定保护价,实现利益共享。可按种植面积提供1000元/亩的资金扶持,保证不低于市场价回收茶农自产的茶叶,确保农户稳步增收。

(三)加强对贫困户培训,提高素质

进一步加强对贫困户的系统培训,培训必须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让贫困户逐步成为有文化、懂科技、善经营、会管理的新型农民;还要加强对贫困村“两委”班子、经济能人、致富能人的培训,充分发挥其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示范与带动作用,使他们成为促进贫困户脱贫致富的“生力军” 与“带头人”。针对建档立卡贫困农户,可由县扶贫办牵头,组织人社、农业、移民、茶叶等部门联合培训贫困农户,举办“雨露计划”“阳光工程”等各类培训班,从而使贫困农户的发展技能得到提高,促进劳动力转移就业。近3年来,累计有4100多人次参加了培训,大部分实现了稳定就业,其中就包括3300多名贫困人口。正因为如此,许多外出务工的农户逐渐回家办茶园、从事茶业生产;一些贫困农户通过程序获得扶贫小额贴息信贷(3万~5万元)投资茶产业,有的贫困农户则利用农闲时间到茶业企业务工,收入有了大幅度的增加;仅以茶艺师为例,目前这种人才奇缺,是市场需求最高的,通过培训合格取得证书后的学员成为“香饽饽”,各大茶企抢着要人,开出的月薪基本在3000~6000元之间,使 “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目标能够真正实现。

(四)加快示范区六堡茶文化旅游开发,促进农民持续增收

苍梧县原生六堡茶产业(核心)示范区是2015年自治区公布的18个第二批广西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当中的一个。建设示范区,可以加快现代特色农业的发展,实现农民的持续增收。要着力把示范区建设成为优质茶叶产品生产基地、现代特色农业展示平台、4A级农业旅游景区和现代特色茶叶产业园。示范区规划把六堡镇大中村作为中心,核心区面积3200亩,以核心区为中心向周边村庄和乡镇拓展、辐射,使拓展区面积达到10000亩,辐射区面积达到20000亩,项目建设涉及大中村、六堡村、合口村、理冲村、四柳村、塘平村、山坪村、公平村、不倚村等茶叶专业村,集生态、文化、旅游于一体,进一步加快示范区的六堡茶文化旅游开发。据统计,示范区建成后,每亩六堡茶可增收500元;每年可加工毛茶1200吨,产值达1.68亿元。示范区可带动农民增收,核心区农民人均纯收入10730元,核心区比拓展区农民人均纯收入9623元高11.5%;核心区比辐射区农民人均纯收入9250元高16%;核心区比六堡镇农民人均纯收入8868元高21%。2016年10月苍梧县拿到了全国十大魅力茶乡的称号,将进一步推动茶旅融合发展,大力推动六堡茶旅游商品化的开发。

(五)加快产品创新,研发茶系列深加工产品,加快六堡茶产业及其相关产业链的发展

每个地方产业的发展,靠单一的产品去占领市场是远远不够的,目前在全国各地以及国外不少的企业来看,在打造专业产品的同时拉长相关产业链,以开拓更大的市场。给传统茶产业插上的另一只翅膀是产品创新。六堡茶应当从单纯的农副产品加工向现代化的新型食品工业方向发展,开发更多的茶类食品、保健品、茶类化妆品、生活日用品等,如六堡茶饮品(包括瓶装、易拉罐饮品,速溶茶砖、奶茶、茶饼、黑茶软糖等)、保健品(包括茶冲剂、茶保健枕、姜茶、茶膏)等。相关企业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联合起来成立梧州六堡茶系列产品研发中心,真正做到产学研一体化,研制、开发优势产品,实现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和提高产品市场份额的目标,实现茶叶的产业化,促使茶农的增收。

综上所述,发展六堡茶产业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是苍梧县实施精准脱贫的一个缩影,只有把精准扶贫和苍梧的特色产业――六堡茶产业结合起来,把六堡茶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主打产业, 六堡茶产业及其相关产业链的发展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部署, 才能探索出产业发展与扶贫工作的切合点,两者互为支撑,实现共生共赢。

参考文献:

[1]任璐.对安化黑茶产业发展与精准扶贫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商论,2016(19).

[2]杨彦芳.壮大茶业产业助推精准扶贫[J].新湘u论,2015(13).

[3]李柏君.发展特色产业实施精准扶贫[N].梧州日报,2016-04-24.

*基金项目:2016年度梧州党校系统调研课题(编号2016WZDXKT06)。

精准农业特点篇2

关键词:金融扶贫;精准扶贫

中图分类号:F830.46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0017-2017(5)-0064-03

一、庆阳市金融精准扶贫工作现状

庆阳市是甘肃省唯一的革命老区,属六盘山贫困片区,为国家扶贫重点地区之一。总面积2.71万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666.47万亩,约占庆阳市总面积的16.39%。全市辖7县1区、116个乡镇、1261个行政村、8962个村民小组,总人口265.4万人,其中农业人口224.19万人,占84.47%。截止2017年3月末,庆阳市贫困人口17.42万人,贫困面7.59%。金融系统精准扶贫对口帮扶行政村68个、2106户、9477人,其中贫困村31个、贫困户1126个、贫困人口5628人;参与精准扶贫人员1462人,占系统从业人员总数的34.98%。各金融机构认真落实中央、省、市各级精准扶贫政策,努力通过金融精准扶贫“信贷+”模式,积极解决贫困村实体经济组织和贫困户的生产资金和金融服务需求,有效发挥金融对精准扶贫工作的助推作用。

(一)金融精准扶贫政策叠加出台。近年来,人行庆阳市中支引导辖内各金融机构研究制定金融精准扶贫具体实施意见或办法20多个,精准实施“双联惠农”、“牛羊蔬菜”、“精准扶贫”、“金桥工程”、“易地扶贫搬迁”等农户贷款,及“惠企通”、“果业通”等小微企业特色扶贫信贷产品,全面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工作。先后制定、推行了金融支持精准扶贫工作示范村、金融支持精准扶贫主办行制度和“降、让、贴”、“一对三”(即“行对村”、“行对企”“行对户”)等精准扶贫工作措施。

(二)农村金融服务触角延伸到边。截至2017年3月末,庆阳市市级银行业金融机构11家,基层金融机构380个网点,从业人数4477人。全市涉农金融机构共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1772个、转账电话3291个,全市1261个行政村的平均保有量分别为1.41个和2.61部。金融网点、金融支付、农村助农取款服务点、转账电话、便民服务点等现代化支付机具布设加快,金融信息等金融服务覆盖所有行政村,贫困村和贫困人口都纳入现代化金融服罩中。

(三)金融扶贫资金投入规模加大。截至2016年底,全市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为642.04亿元,同比增长9.74%。其中各项涉农贷款余额达412.85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64.30%;农户贷款余额达214.58亿元,同比增长4.38%;全市各涉农金融机构发放的各项精准扶贫贷款余额为205.11亿元,同比增长26.42%(详见表1)。

(四)金融服务水平得到显著提升。一是积极创新金融信贷产品。全市各金融机构结合自身信贷管理特点,加大产品创新,竞相推出了适合贫困户的双联惠农、食蓄草业等不同类型信贷产品,深受贫困户欢迎。二是积极改进信贷服务流程。各金融机构积极向上级行争取信贷项目,加强信贷政策宣传,提高办事效率,有效缩减了信贷时限。三是切实提升金融服务效率。为有效解决“排长队”、“等服务”问题,各金融机构均实行了网点转型和系统升级改造,在营业网点设立了客户理财室、高柜区、低柜区、客户等候区、自助服务区,配备了专兼职大堂经理和排队系统,对前来办理业务的客户进行有效的分流疏导,提高了临柜业务的处理效率。各家金融机构加快了农村自助机具的布设,网上银行和电话银行客户也不断增多。据统计,截至2017年3月末,全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农村地区共安装布放ATM机1006台、自助查询终端、存折补登机等其他自助查询终端500台,POS机10047台,特约商户9538个;累计发行各类银行卡633.75万张,信用卡26.47万张,人均持卡量为2.94张,极大地方便了农民群众办理金融业务。

二、金融精准扶贫工作的制约因素分析

(一)农民脱贫致富的途径单一。一是庆阳市生态脆弱,自然条件恶劣,境内沟壑纵横,土壤贫瘠,气候干旱多灾,全年平均降雨量在480-660毫升之间,且呈现出“南多北少”的差异化分布。作为典型的农业城市,农村人口比重大,贫困人口众多,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种、养殖业,但因水资源匮乏,严重影响种养业的规模化、产业化发展。二是多数中小企业主要从事初级产品粗加工,产品科技含量低,无技术支撑,精、深加工能力不足,产品市场知名度不高,竞争力不强,且多为家族式管理,缺乏产业化带动能力。三是一些贫困村和贫困户积极主动脱贫的意愿不强、措施不多、干劲不足,不找脱贫致富的有效途径。

(二)金融扶贫信贷风险控制难。金融精准扶贫的商业属性决定了金融信贷资金并非无偿。一方面,受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滞后的制约,涉农金融机构很难全面、及时掌握贫困村和贫困户信贷需求和信贷运行过程中的相关信息,无法跟踪贷款扶贫对象的信用和风险状况。另一方面,由于宣传不到位、信息不对称以及部分农民认知能力有限等原因,将金融扶贫信贷资金等同于政府扶贫资金,还款意愿降低。加之,农业生产具有弱质性,容易受自然灾害影响,导致农民收入不稳定,还款来源得不到保证,导致金融机构扶贫类贷款信贷风险频发。调查发现,某县部分涉农金融机构于2013年开始集中投放的“双联惠农”3年期贷款,2016年3月份已到期应收回524户、4505万元,实际收回361户、3190万元,收回率仅为70.81%;2017年3月底应收回1124万元,收回836万元,回收率为74.38%,均未达到要求的95%以上。

(三)金融精准扶贫缺乏聚合力。目前各金融机构在开展金融精准扶贫工作上往往是单打独斗,对项目选择、风险评估、机具布放各自为阵,很难实现资源共享、信息共享。往往形成一些贫困村和贫困户信贷资金堆积、一些贫困村和贫困户出现信贷盲区、一些赖债户重复贷款,或“甲贷乙用”的问题。金融机构与政府部门关系也有断层现象,金融机构虽有开展精准扶贫的意愿, 相关部门配合不力,遇到金融机构信贷项目组织、核实、管理和贷款回收、贴息等具体工作时,往往存在嫌麻烦、怕担风险、怕担责任等消极行为,挫伤了金融机构扶贫的积极性。

(四)扶贫信贷资金风险保障乏力。一是政府风险保障措施落实不到位。在支持金融机构投放扶贫贴息类贷款政策落实力度上,随着贷款开办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小甚至终止。调查发现,庆阳市某县部分涉农金融机构于2013年开始发放“双联惠农”贷款,之前由省财政全额贴息,期限3年;而2015年之后财政t只贴息50%,且期限降为一年;于2014年8月开办“草食畜牧业贷款”业务,此项贷款在2015年6月前执行7.38%的年利率,由省财政和县财政分别贴息4%和1%,农户仅需承担2.38%的利率,而2015年6月以后虽利率由之前的7.38%下降到6.3%,但省财政不再贴息。个别财政贴息类贷款承贷金融机构至今未到得政府的财政贴息资金补偿。二是保险扶贫基本缺失。当前金融扶贫过多强调银行信贷支持,忽视了保险扶贫,保险对扶贫产业和项目跟进少,扶贫产业和项目抵御价格、市场和各类灾害的能力不强,扶贫项目和投入风险大。

三、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工作的建议

(一)充分发挥产业扶贫带动作用。建议政府针对当前农民群众脱贫致富渠道、方式单一的现状,积极构建“政府+银行+企业+农户”的协同发展模式,由政府部门按照“1+20”的精准扶贫工作要求,结合当地实际,提供相关政策支持,大力发展养殖、林果、蔬菜、小杂粮等多元化产业项目,培育产业化龙头企业。金融机构应认真落实金融精准扶贫示范村建设要求、精准扶贫主办行制度,以点带面,不断整合现有金融资源,优化信贷结构,切实加大对涉农企业、专业合作社、种养大户、家庭农场等各类农村经营主体和农户的金融支持。涉农企业、专业合作社等农村经营主体应立足主业和自身优势,积极扩展上下游产业,带动当地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就业。贫困户在政府政策、致富项目、金融资金、企业的全面支持与带动下,树立脱贫致富信心,结合自身实际,找准发展产业,与其他农户和企业抱团发展,改变贫困现状。

(二)不断强化扶贫贷款的风险控制。一是加大金融精准扶贫宣传力度。大力宣传金融机构精准扶贫信贷资金的有偿性,强化农户的法律意识。二是大力推进信用工程建设。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优势,切实重视和加大信用乡(镇)、村和农户建设,建立良好的金融精准扶贫信用生态环境。三是加大扶贫信贷资金投放、回收考核力度。设立政府扶贫类贷款风险保证基金和考核奖励基金,对金融机构精准扶贫中形成的不良贷款,按一定比例进行补偿;对金融机构当年扶贫贷款增量按市场占比给予奖励;对既脱贫又守信用的贫困户给予奖励;把各级政府清收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情况纳入年度目标考核之中,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力度。四是出台“贴费保险”政策。由保险公司开发扶贫保险产品、创新扶贫保险服务。由政府比照“贴息贷款”出台“贴费保险”政策,为扶贫产业、扶贫项目和贫困户生产提供必要的“贴费或免费保险”。

(三)切实提高政银精准扶贫凝聚力。金融精准扶贫工作的有效开展,离不开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离不开金融机构的通力合作。一是突出政府扶贫主导作用。政府要明确支持的重点区域、重点产业、重点群体,建立扶贫项目库,做好扶贫特色优质项目、重点发展产业的推荐工作。对金融机构开展金融精准扶贫提供政策支持,大力维护金融债权,全面调动金融机构精准扶贫工作积极性。二是凝聚金融机构精准扶贫合力。政府、金融监管机构、司法部门与金融机构要形成精准扶贫合力,全力推进扶贫工作。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要灵活运用再贷款、差别存款准备金率等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扶贫信贷支持力度。各金融机构要建立精准扶贫资源共享、信息共享机制,把金融精准扶贫和普惠金融结合起来,定向精准支持贫困村发展特色产业和贫困户就业创业。政府和司法部门要坚决打击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行为,确保扶贫贷款的完整和合理增值,形成良性的金融扶贫长效机制。

参考文献

[1]白雪艳.金融支持地方精准扶贫的探索――以永登县金融支持精准扶贫为例[J].中外企业家,2016,(10):66-66。

[2]盖永和,孔令儒.金融精准扶贫要完善“信贷+”[N].金融时报,2016-3-21。

[3]胡东生,精准扶贫战略与金融创新支持模式探究――以福建省三明市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为例[J].福建金融,2015,(10):

39-43。

[4]苏畅,苏细福.金融精准扶贫难点及对策研究[J].西南金融,2016,(4):23-27。

[5]徐玉鹏,金融支持精准扶贫的实践与探索――以古浪县为例[J].甘肃金融,2015,(12):54-56。

[6]许爱萍.农村金融精准扶贫的难点与对策分析[J].中国商论,2016,(11):95-97。

The Investigation on the Status of the Targeted Financial

Poverty Alleviation in Qingyang City

ZHENG Furong

(Qingyang Municipal Sub-branch PBC, Qingyang Gansu)

Abstrac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is a major innovation in the way of the rural poverty alleviation in China.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PC and the state council has clearly called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mechanism, the deep advancing the development of contiguous poverty-stricken areas,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targeted financial poverty alleviation in Qingyang city in Gansu province, on the basis of the research on the spot, the paper deeply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targeted financial poverty alleviation in Qingyang city, and summarizes the experience and the effect.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paper points out the main factors which restrict the targeted financial poverty alleviation in Qingyang city, and puts forward some opinions and suggestions.

精准农业特点篇3

关键词:农村金融 精准扶贫 实践探索 工作思考

中图分类号:F8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914(2017)03-153-02

一、推进精准扶贫的重要意义

1.推进精准扶贫是履行社会责任的体现。扶贫开发工作,任务重、压力大,是各级党委、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密切关心的重点工作,其中扶贫战略目标的实现离不开金融的支持,这赋予了苍南农商银行作为县域规模最大的农村金融机构必须推进精准扶贫的特殊使命。推进精准扶贫是浙江省农信联社扶贫战略部署的要求,是积极履行社会职责的体现,是稳定农村农户生产、生活的需要,是稳定社会就业、带动农村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之一。

2.推进精准扶贫是加快县域贫困户脱贫致富的需要。苍南县是原先浙江省的贫困县,下辖19个镇、776个行政村,流动人口数约160多万,本地以农村人口为主,是浙江省第一人口大县。其中,191个行政村被省政府有关部门确定为重点扶贫村,全县低收入人数约15万人,占全温州地区低收入人群18%,占浙江省低收入人群近4%,大力推进金融精准扶贫是加快苍南县贫困户脱贫致富的需要。

3.推进精准扶贫是培养忠诚客户群、夯实发展基础的需要。对于银行而言,本质就是服务业,拥有高忠诚度、强关联度、深厚感情的客户是银行在同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致胜法宝。从苍南实际情况看,农户人口是农村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满足农户的金融需求是占据农村市场的关键。在推进精准扶贫工程中,扶贫对象是农户,目的是帮助农户脱贫致富,对于这些农户而言,现阶段对他们的帮助如同雪中送炭,一旦脱贫成功,他们就会成为银行的忠实“粉丝”,在帮助农户脱贫的同时也是培养忠诚客户群,有利于夯实发展基础,促进做强做优。

二、苍南农商银行精准扶贫的实践

长期以来,苍南农商银行以普惠金融为依托,以助力增强贫困人群自身“造血”致富功能为目标,扎实推进精准扶贫工作。截至2016年底,该行涉农贷款余额132.59亿元,占全县银行业涉农贷款的95%以上,支持农户近11万户,带动了33多万家庭人口就业。该行推进精准扶贫的具体做法有:

1.精准识别扶贫对象,打好扶贫“第一战役”。为了切实做到金融资源有的放矢,该行立足“扶持谁”的调查和选择,认真探索“精准识别”之道,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农户入户调查和建档工作,通过客户经理走村入户、实地走访,采集包括农户基本信息、家庭情况信息、信用情况等在内的综合信息,并根据调查情况以“村公议”形式开展批量贷款授信,全面摸清了全县农村地区的金融需求,切实做到“识真贫”,为精准扶贫打好信息基础。截至2016年底,该行已经为32万户农户建立了“农户电子授信档案”,占全县农户总数92%;共授信300多亿元,户均授信近10万元,建档及授信覆盖全县776个行政村,覆盖面100%。

2.开办专项信贷产品,加快贫困农户脱贫。一是开办“光伏贷”,助推贫困村加快脱贫。通过与藻溪镇政府深入调研,创新金融精准扶贫模式,合作开展“光伏扶贫”项目,目前已为218户农户发放“光伏贷”贷款,金额共计约1500万元。据了解,电站建成并网发电后,每户每年能发电7000多度,全部出售给国家电网,可产生约8000元收入。二是开办“统购统销”,助推低收入家庭脱贫。面对农户想要发展,却缺少资金、缺少项目,找不到销路的情况,该行与苍南县扶贫办、县财政局及温州市昌盛蔬果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推出“统购统销”脱贫项目,向低收入农户发放丰收爱心卡,提供专项信贷资金支持。农户用丰收爱心卡专项贷款资金购买原材料,由昌盛公司负责加工和统一回购,并承担农户部分贷款利息,且农户可另外获得3%的财政贴息。综合贴息与企业让利,这些低收入农户每年可获得不低于2000元的收益。三是开办“助学扶贫”,助推教育脱贫。苍南县为教育大县,每年高三毕业生近万名,针对部分大学生就学困难,该行积极投身教育扶贫工作,开办了贫困大W生助学贷款,苍南籍贫困大学生可向该行申请1万~2万元助学贷款,期限最长达6年,贷款利率执行基准利率,学生还可享受50%的财政贴息。目前,该行已累计发放助学贷款约1.2万笔、金额约1.3亿元,共为1万多名大学生圆了大学梦。

3.依托地方资源优势,助力实现产业扶贫。该行依托苍南县贫困地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优势,以精准对接贫困地区主导产业和特色行业发展为突破点,加大信贷投放力度,突出主导产业带动,引导和支持企业到贫困地区投资兴业,助力推动产业扶贫。一是大力支持农业基地建设。通过积极推进种养殖基地的生产和发展,推动了灵溪、藻溪、马站等大棚蔬菜基地的形成,支持了沿浦对虾、青蟹,大渔湾紫菜养殖等一批浅海养殖基地的发展,建立了马站四季柚、观美席草、五凤茶叶等一批特色农业基地。二是大力支持特色农业生产建设。该行积极加强对“名、特、优”等特色农业产品生产的支持,如苍南农商银行马站支行近三年来共发放贷款8000多万元,支持7500多农户发展蘑菇种植,共支持种植蘑菇面积达5320万平方米;苍南农商银行藻溪支行积极支持农户发展鸵鸟、奶牛等山区养殖业等,这些特色农业的发展为苍南县农村经济的发展培育了新的增长点。三是大力支持农业龙头企业发展,积极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该行先后支持发展了苍南县天丰实业有限公司、温州恒信席草公司、江南畜牧厂等一批发展潜力大、外销能力强的农业加工型企业,帮助企业解决生产流动资金的需求。如以天风公司为龙头,自成立以来累计带动4000多农户增收;在恒信席草公司的带动下,共有6300多农户通过种植席草增收。

4.合理下调贷款利率,降低农户融资成本。该行高度重视农户的融资成本问题,2016年以来4次下调贷款利率,截至目前,全行贷款平均收息率7.9‰,比年初下降了0.75个点。同时,通过大力推广丰收小额贷款卡等载体,积极向农户发放中长期贷款,并开放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网上放贷功能,农户可以做到“随还随借”,减少了农户续贷的资金、交通等成本。目前中长期贷款余额74亿元,占全部贷款的43.78%。

5.推进惠民工程建设,加强基础金融服务。基础性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是开展有效精准扶贫的前提条件和关键。该行通过做到“四个广覆盖”,确保农村农户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一是自助设备广覆盖。目前,该行ATM布放总量347台,助农机具451台,行内、跨行电话宝及传统POS总量5521台,分布在全县各个街道及村居,农村地区网格化服务网络基本建立,打通了农村渠道网络“最后一公里”。二是电子产品广覆盖。全行网银(含企业网银)及手机银行用户达38.85万户,电子银行替代率达90.38%,领先于县域同业银行的水平。三是移动渠道广覆盖。该行两台流动服务车全年无休上门服务,服务范围包括现金存取、结算支付、贷款等业务,增强了农村金融薄弱地区的服务。四是民生业务广覆盖。近年来,该行主动对接政府各类民生业务,积极打造免费便捷的大服务体系,相继了包括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城乡合作医疗保险、水电费代缴、粮食直补、林业补贴、渔民油补等在内的各类民生款项中间业务50多种,服务客户数近70万户,金融服务更加便捷、更接地气。

三、县域农商银行进一步推进精准扶贫工作的思考

县域农商银行作为县域金融资源融通的主要渠道,在扶贫攻坚战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要因地制宜、因户施策、对症下药,创新思维积极探索精准扶贫新模式、新手段,实现精准扶贫从“大水漫灌”到“精准滴灌”转变。

1.树立担当金融扶贫“主力军”的责任意识。在浙江省内,县域农商银行在县域同行业中基本上是存贷款规模最大、金融服务覆盖面最广、客户资源最为丰富的金融机构,这决定了农商银行必须要具备担当县域金融扶贫主力军的意识,要有义不容辞帮助贫困农户脱贫致富的决心和态度,要从讲政治和践行社会责任的高度,提高认识、创新思路、强化措施、精准发力,把金融精准扶贫放在心上,落在实处。同时,对待精准扶贫,要从“不得已而为之”的政治任务中跳出来,要将精准扶贫与自身发展相互融合起来,找准发展定位和主阵地,要挖掘与农户共生共赢之道,开辟一片新的“蓝海”市场。

2.做到“三个建立”,确保精准扶贫对象精准。一是建立健全贫困信息平台。在收集客户信息资料的基础上,有机结合政府有关扶贫部门力量,共同建立农户信用信息档案,实行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实现信息共享,加强信息交流,达到互利共赢的目的。二是建立扶贫开发项目库。制定与当地政府扶贫项目相配的扶贫开发系统性融资规划,并根据规划明确重点支持领域,筛选一批具有良好示范效应、可操作性强的扶贫项目,逐步构建扶贫项目储备库,对扶贫贷款实行单独统计、考核,保证各项服务措施落实到贫困人口、具体扶贫开发项目。三是建立扶贫贷款检查机制。由信贷管理部门定期开展扶贫贷款抽查,检查范围包括贷款操作规范性、扶贫对象精准性等,进一步规范、加强扶贫贷款的投放,确保扶贫对象精准。

3.实行“三个着力”,实现精准扶贫正确路径。要紧紧围绕县政府中心工作,结合自身特点,突出产业带动,以“三着力”实现“支持一个产业、繁荣一片区域、富裕一方百姓”。一是要着力支持地方传统产业发展。要充分利用地方天然资源优势,通过推动传统农业做大做强,进一步增强农业产业链对贫困农户增收的带动作用。二是要着力支持贫困山区发展,信贷资金及人力资源优先向金融服务薄弱乡镇倾斜,做好贫困山区信贷的扩面提额工作。三是要着力支持“互联网+”产业发展。根据市场发展趋势和需求,开办“互联网+”信贷产品支持年轻创业群体,助力地方新兴产业发展,以新产业带动地方百姓就业,促进加速脱贫。

4.围绕“四个实施”,确保精准扶贫有序推进。一是实施金融产品创新。要进一步下放贫困地区特色产品创新权限,放宽主要服务贫困农户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准入标准,大力推动贫困地区产品创新,鼓励按照“一镇一策”、“一产一策”等原则,研发制定更加精细、具有区域性、差异化的信贷产品,进一步满足贫困农户信贷需求。二是实施客户经理扶贫贷款绩效单项考核机制。通过优化客户经理绩效考核,将扶贫贷款与一般性贷款区分开,制定扶贫贷款绩效单项考核管理模式,明确客户经理年扶贫贷款笔数、金额等指标,破除客户经理因扶贫贷款利率低影响百元收息率的抵触心理,进一步调动客户经理投放扶贫贷款的积极性。三是实施农户小额信用贷款投放政策。利用与政府部门共同建立的农户信用信息平台,筛选贷款信用记录良好的农户,直接对其发放小额信用贷款,解Q农户“贷款难”问题,同时促进农村良好信用环境的形成。四是实施发行“三农债”。通过发行“三农债”,引入域外资金,专项用于发放涉农贷款,一方面为信贷投放资金提供保障,另一方面以低利率满足贫困农户低成本融资的需求。

5.加强多方合作,形成精准扶贫发展合力。精准扶贫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其中涉及金融支持、社会救济、产业发展等多个领域。对此,要加强多方合作,形成扶贫发展合力。一是要加强银政合作。要积极配合地方政府部门相关部署,紧紧围绕精准扶贫规划,加强双方沟通,主动将具体金融工作汇报至上级领导部门;同时,要向县人民银行申请扶贫再贷款额度,进一步保障贫困农户贷款资金。二是加强银保合作。要联合县域保险机构的力量,大力发展政策性农业、农户保险,为金融精准扶贫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三是要加强银企合作。通过金融支持本土龙头、专业合作社和互助资金组织等,带动和帮助贫困农户生产发展,带动农户增收。四是加强与慈善、妇联、残联等社会组织在扶贫特定贫困群体上的合作,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

参考文献:

[1] 姚东.“特惠金融”理念下的扶贫攻坚战[J].中国金融家,2016(02)018:86-88

[2] 王茜.普惠金融与精准扶贫的政策含义及着力点[J].金融发展评论,2016(4)155-158

[3] 盖康,何文媛.关于金融支持精准扶贫的思考[J].金融科技时代,2016(2)74-76

[4] 杜应海.叙永农商银行:精准扶贫 助农致富[J].当代县域经济,2016(3)88-89

(作者单位:苍南县农商银行 浙江苍南 325800)

精准农业特点篇4

关键词:精准农业;科技创新;制约因素;对策;山东

中图分类号:S127文献标识号:A文章编号:1001-4942(2017)03-0143-05

AbstractOn the basis of analyzing th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 of precision agriculture at home and abroad, the common restriction factors in the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of precision agriculture in China and the main problems in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of precision agriculture in Shandong Province were found out. The key direction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of precision agriculture in Shandong was cleared, and the related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were put forward.

KeywordsPrecision agricultur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Restriction factors; Countermeasures; Shandong

山东是农业大省,粮食产量全国第三,蔬菜、水果、畜产品和水产品产量全国第一,但存在大而不强、多而不优、快而不稳的问题。通过精准农业科技示范工程,在山东优势农业领域打造一批精准农业绿色发展模式,实现种、肥、水、药等生产要素的高效利用,减少浪费、提高效益、保护环境,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是山东省现代农业发展的内在需求。

本项目从山东农业实际出发,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围绕山东精准农业发展的重大需求,以资源环境约束问题为导向,以实现农业生产全过程精准化管理为目标,按照关键技术突破、服务一体化设计[1],充分利用国家农村农业信息化示范省建设成果,广泛吸纳国内外先进成熟经验,以切实服务山东区域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为重点,发挥专家咨询和政府引领作用,有效聚集创新要素和资源,研究提出精准农业科技创新的对策,促进山东农业的转型升级和现代农业的发展。

1精准农业的内涵与发展概况

1.1精准农业的涵义

精准农业作为传统“精耕细作”农业的现代延伸,是科学合理利用农业资源、提高农作物产量和品质、降低生产成本、解决改善生态环境及促进经济和环境协调发展的典范[2]。

精准农业是由信息技术支持的根据空间变异,定位、定时、定量地实施一整套现代化农事操作技术与管理的系统[3]。实施精准农业就是要确保我国农产品总量、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改善农产品品质、解决资源缺乏且利用率低及环境污染等问题的有效方式[4]。

1.2国外精准农业研究与应用概况

20世纪90年代精准农业首先在美国、加拿大进行产业化实施,目前部分精准农业技术和装备已经成熟,但还没有形成系统,仍然处在研究发展阶段[5]。

美国最早将3S技术应用于精准作业、农情监测等方面。据统计,美国有近16万个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的大规模农场,其中60%~70%采用精准农业技术,提高产量、降低成本[6]。在GPS产业化方面,几家大规模农机制造商成功推出绑定GPS系统的精准农机,并提供精准作业服务。

加拿大多年碇铝τ谝劳GPS系统开展精准耕作,提倡民间资本进入导航产业,鼓励企业将GPS技术用于精准农业领域,参与导航基础设施建设,并由政府购买企业的导航定位、数据挖掘等增值服务。

法国不断探索将卫星应用技术推广到农业生产中,开展精准农业,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在精准作业方面,通过引进基于GPS的大型农机、自动导航驾驶仪等设备,农业机械精准作业水平得到了显著提升,逐步实现了变量施肥、变量施药、变量灌溉等精准作业。

韩国注重农业卫星应用技术的实效性和产业的延续性,现已形成完善的农业卫星应用体系,利用农情监测、精准作业等手段实现农业增产、稳产,并通过商业化运营开展数据增值业务,政府和民间资本共同注资建立精准农业应用公司,向大规模农户提供精准作业服务。在精准作业方面,基于GPS发展导航产业,实现农田精细耕作。

1.3国内精准农业研究与应用现状

我国精准农业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7]。1999年,黑龙江农垦总局从美国凯斯公司购买了20台2366轴流谷物收获机,并在其中1台上安装了精准农业系统,标志着精准农业在我国实施的开始。此后,北京、陕西、黑龙江、新疆、内蒙古等地相继建起了一批具有一定规模的试验区[8],如北京小汤山精准农业开发园区。目前,国家“863计划”已在全国20个省市开展了“智能化农业信息技术应用示范工程”。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的精准农业仍处于试验示范和孕育发展阶段[9],目前还存在技术支持不足、信息收集系统不全、专家系统未完善等问题,特别是高精度农业机械精密控制系统产品长期依赖国外产品,成本投入过高,严重影响了我国精准农业的发展。

1.4山东省精准农业技术研究与应用情况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后,山东把农业精准作业与信息化作为农业领域科技发展的优先主题[10],列入省科技支撑计划、星火计划、农转资金、国际科技合作专项及科研院所技术开发研究专项等计划的支持,以建设智慧农业为目标,依托数字农业技术、精准作业技术、物联网技术、农村信息服务技术等,研发了一批核心关键技术产品,有利地推动了农业生产的智能化、管理数据化、服务在线化,在引领和支撑山东现代农业发展上发挥了重大作用;利用多种方式构建“官产学研用”相结合的协作机制,通过政策引导、产业化推动、人才培养、研究创新以及示范带动[11],有力地推动了山东精准农业的发展。

近年来,山东省结合国家示范省建设,围绕特色优势农业产业发展需求,重点面向设施蔬菜、设施畜禽、设施水产等领域开展农业物联网、精准农业等规模化示范应用,重点在1 000多个设施蔬菜大棚、300万平方米水产养殖场和200多个规模化设施猪、牛、鸡养殖场推广应用物联网和精准农业生产技术,实现了生产现场的信息采集、无线传输、智能处理、智能控制,生产效率有了明显提升,示范和辐射带动作用明显。

2精准农业发展及其科技创新存在的主要问题2.1制约我国精准农业发展的共性因素

2.1.1成本因素精准农业机构实施的做法在农场产生额外的费用被认为是过度消费,尤其是在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模式和在产品价格比较低时。

2.1.2农艺障碍因素早期的精准农业应用某些谨慎和有效率的方法如产量映射扩展法、选站点的具体做法,包括作物营养和精确农业信息系统等,在大多数情况下精准农业的快速发展受益于改良土壤和投入管理,使得作物产量、品质和销售业务显著提升。但精准农业目前仍处于农艺学婴儿期[6],存在重大障碍。

2.1.3技术障碍国外对于先进农业技术设备的垄断,国内农业科技的落后,研发能力的不足,致使我国精准农业技术装备大量依靠进口,专用肥料和作物品种的开发也严重依赖进口。

2.1.4传统因素国外精准农业技术是针对大平原地区、大块农田来实施,而我国复杂的地形条件,各式各样的农田类型,农机化技术水平、土地利用率、规模化集约化程度、综合生产力等都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相当大的差距,且大都是以农户为单位的小块耕作,大型智能农业机械在有些地区根本就无法实施。

2.1.5基础设施因素我国农业基础相当薄弱,发展相对滞后,还达不到精准农业的相关要求。据调查,由于农田水利灌溉设施老化,现有耕地有效灌溉面积不足45%,中低产田比例高达78%[12]。此外,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中,文化程度在初中及以下的占90%,而大专及以上的仅占0.6%。

2.2制约山东省精准农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一是耕地类型差异、地形条件及不同地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耕地高度细碎化,农业机械化和集约化水平不高。二是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经济效益显现时间漫长,农民素质整体水平不高。三是信息技术和装备对农业支撑不够,设施装备简陋,特别是计算机管理不能完全配套,难以达到精准操作,专用品种及肥料的研发滞后[13]。四是经营管理水平较低,行业质量标准难以统一,产品市场定位不明确针对性不强,缺乏专门的营销配送网络,经济效益不高。五是精准农业关键技术仍依靠国外引进,成本较高且针对性不强。山东精准化养殖走在全国前列,但大田的精准化作业与东北相差很大,智能化农机装备少。

2.3山东省精准农业科技创新存在的主要问题

2.3.1创新效率与产出效益不高山东在人均课题数量、获奖成果、技术性收入等方面与先进省市相比差距较大,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科研成果相对较少,农业科技投入增幅有限,农业科研成果产出效率较低。

2.3.2科研队伍整体实力不强有重大学术影响的专家和创新团队少,部分领域缺乏高水平学科带头人,高层次后备人才储备不足。

2.3.3相关学科发展不平衡农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之间发展不平衡,内部存在着学科研究方向不明、布局重复、传统优势学科弱化、新兴学科发展缓慢、综合学科不强等问题。高水平研究人才主要集中在几个优势学科,分布不均衡,科技推广力量相对薄弱。

2.3.4农业科研成果转化机制不完善农业科研与产业有效对接的机制以及农业科技成果快速转化的渠道还未建立;知识产权的利用、保护和管理水平还比较低,对外农业科技合作的领域层次和机制模式等需要继续拓展和完善,科技产业开发能力需要提升。r业科技对产业发展支撑不足,对农民增收的显示度不高。

3支持山东省精准农业科技创新的对策建议

结合国内外精准农业的发展趋势及具体省情,山东省精准农业科技创新应关注以下主要方向:一是粮食作物精准种植,以各级农业科技园区为主体,结合渤海粮仓工程深度实施,重点研发精准播种、收割技术以及节水、节肥精准农业技术体系。二是自主研发与引进相结合,储备和发展精准农业信息技术、智能设备及种肥等配套物资;因地制宜地引进以以色列、荷兰为代表的小型工厂化精准农业和投资少、对设施要求不高的新西兰数字农业模式,推进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三是开展农田信息和农情监测服务,通过地理网络信息系统和基于传感器的精确田间管理系统提供农田基本信息;利用卫星遥感监测数据进行产量预报,通过基于多源遥感数据的协同反演与监测提供基于农田尺度的关键农情参数,满足农业生产管理的远程调度和即时调整需求。

随着山东农村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农村土地的三权分立使土地流转加速,农业经营规模不断扩大,生产组织形式逐步由单家独户向农业合作社统一经营,精准农业技术在全省大范围应用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本研究从以下几方面提出支持山东省精准农业创新的对策建议,全面推进精准农业技术的应用和快速发展。

3.1把握精准农业科技创新重点

适应山东现代农业发展需求,坚持“三化两型”,提升精准农业关键核心技术的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加快研发性能稳定、操作简单、价格低廉、维护方便的适用“傻瓜”型智能装备,逐步实现精准农业技术重点领域的自主、安全、可控。

工程化:建设精准农业技术学科群,进行工程化技术创新,科学布局一批工程化实验室,培育成果孵化平台,构建“基础研究-工程化-产业化”科技创新链条。

智能化:研发适合省情的传感器、采集器、控制器,推动传统设施装备的智能化改造,提高设施和装备的智能化水平。重点进行光、温、水、土、肥、饲料投喂、灾害防治等精准管理技术研究[14]。

机械化:以农业机械化为突破,研究适合复杂地形的大中小型智能机械,建立农业机械信息收集体系[15],提升农业生产精准化、智能化水平。

绿色型:围绕高效绿色种养、循环农业、资源综合利用以及资源数据的采集、分析与管理等,开展相关工程化技术创新研发。

安全型:促进农机精准作业、遥感监测、病虫害远程诊断、温室环境自动监测与控制、水肥药智能管理、精准饲喂、水体监控、饵料自动投喂等快速集成应用,构建健康栽培、生态养殖模式和标准化体系以及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

3.2以农业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开展精准农业关键领域创新

精准农业的发展要由市场定位, 并随着市场的变化在更高层次上实现精准农业科技创新[16]。以市场为主导,面向产业需求,促进精准农业关键适用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一是建立以产业需求为导向的科研立项制度和机制,强化激励机制,鼓励科技人员通过技术入股、技术承包等形式,创办涉农科技型企业、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等生产经营主体。二是加强关键技术节点的衔接研究,精准对接产销,推进产业链与创新链的整合。三是对接产业技术支撑体系。以创新团队、重点实验室、试验台站为主构建产业技术支撑体系,实行产业配套、技术集成、市场运作相结合,建设农业产业链技术支撑。四是发展科技金融。完善金融资金支持精准农业科技创新的政策措施,探索社会资金投入创新的机制[17]。五是围绕农业转型升级,运用跨界融合、共建共享的互联网思维,促进现代信息技术在精准农业各环节、各行业的应用。

3.3加强政策引导,完善创新管理

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强化精准农业科技创新与服务,促进科技成果转化[18];持续投入、技术进步、人才储备是精准农业科技创新的不竭动力。要加强协同创新,推进产学研、农科教紧密结合,探索科研与创新并重、创新创业一体化的科技创新管理机制,引导科技人员围绕精准农业创新体系建设开展科学研究、技术创新和市场应用。以科企联合研发为抓手,企业和团队相互融合,搭建科技创业孵化服务和技术交易等平台,加快培育领军人才、专业人才和创新团队,提高科研效率和效果。

3.4研究构建精准农业全程社会化服务体系

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造成了农村大量劳动力的转移,精准农业是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围绕“种、管、收、运、储、加”全产业链,探索建立全省精准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通过科研院所、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组织与政府管理的紧密结合,实现科技、推广、培训服务一体化,推动全省精准农业科技服务社会化。

3.5构建精准农业科技创新体系

为满足农业现代化发展的要求,研究适度规模的、高度机械化、装备智能化的精准农业技术模式,有针对性地开展精准农业科技创新,构建农机农艺相结合的精准农业标准化技术支撑体系,集成创新支撑精准农业发展的信息化、生态化、标准化关键技术,研发一批适合不同区域、不同对象的精准高效的农业生产智能化装备,培育精准农业产业集群,形成一批适合山东主要粮食作物、设施蔬菜、果树、畜禽、海洋水产等产业特点的精准农业发展模式。具体来说,一是进行农业信息精准处理与决策关键技术研究;二是精矢种控制技术研究;三是水肥药精准施用技术研究;四是高效采收控制技术研究。

3.6实施山东省精准农业科技示范工程

以切实服务山东区域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为重点,有效聚集创新要素和资源,建立健全覆盖全省的精准农业协作攻关体系,构建运行高效的协同创新模式。以实现农业节本增效和农田生态环境改善为目标,探索适合山东特点的精准农业发展模式和创新机制。选择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互联网企业等市场主体,加快主要粮食作物、设施蔬菜、果树等精准农业技术的推广应用,通过信息化、智能控制等技术,实现农业产前、产中、产后全产业链上的精准化、生态化、标准化,促进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参考文献:

[1]汪懋华.“精细农业”发展与工程技术创新[J].农业工程学报,1999(1):1-8.

[2]聂兵.我国精准农业的实施路径及其方向选择[D].泰安:山东农业大学,2009.

[3]赵国锋.国外精准农业发展及其对中国西部地区的启示[J].世界农业,2016(6):175-179.

[4]徐臣善.国内外精准农业研究进展[J].德州学院学报,2013(4):82-85.

[5]柳琪.精准农业扬帆起航[J].当代农机,2016(10):42-44.

[6]张钰珩,张清江,孙繁宇,等.精准农业实施方案与服务[J].卫星应用,2015(6):27-32.

[7]董力伟.我国精准农业的发展现状[J].数字通信世界,2014(2):52-54.

[8]张宇.下一站,精准农业[J].农经,2013(6):46-48.

[9]精准农业刚刚起步技术管理等方面有待提高[J].乡村科技,2013(2):11.

[10]武军,谢英丽,安丙俭.我国精准农业的研究现状与发展对策[J].山东农业科学,2013,45(9):118-121.

[11]我国农业信息精准作业与信息化水平显著提高[J].科技促进发展,2014(6):78-85.

[12]扈立家,李天来.我国发展精准农业的问题及对策[J].沈阳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4):400-402.

[13]肖志刚,光,么永强,等.精确农业的现状及发展趋势的研究[J].河北农业大学学报,2003,26(增刊):257-259.

[14]张伟利,丁中文.当前农业科技创新的战略思考与若干对策[J].山东省农业干部管理学院学报,2013(6):31-36.

[15]信乃诠.实施农业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J].农业科技管理,2013(4):1-4,31.

[16]黎香兰,赵文祥,焦喜东.我国精准农业的研究应用现状和发展对策[J].农业图书情报学刊,2002(5):1-2,4.

[17]任秀梅.我国现代农业科技创新现状及对策[J].西南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5):20-24.

精准农业特点篇5

产业扶贫要切实惠及贫困人口

10月16日下午,由农业部发展计划司(农业部扶贫办)和《农民日报》社共同承办的2016年产业扶贫论坛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出席论坛并作主题报告,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郑文凯做书面发言。

郑文凯指出,产业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头戏,是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大文章。发展产业,既是贫困人口增加就业的渠道,也是提高自身素质和发展能力、增强造血功能的重要载体。对全国地区贫困人口而言,推进产业扶贫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推动理论和实践创新:

一是全方位、多层次地开发利用资源,既要充分依托传统资源,打破一般种植业、传统农业的局限,又要深度开发全国地区独有的红色资源、绿色产品、特色产业,优化配置全国特有的浓厚历史、革命老区、特色民俗民风、秀丽山水风光、优质生态等资源要素。 二是多形式、多渠道拓展扶贫产业对贫困人口脱贫的辐射带动功能。设计符合贫困人口特点的参与模式和利益分配方式,既努力避免只有简单利益回报而把贫困人口游离于产业发展过程之外,也要有效防止侵吞扶贫资源、侵害贫困人口利益问题,确保扶贫产业实现多方式包容性发展。三是产业扶贫要更加注重政府扶持和市场机制的有机结合。产业扶贫中,政府的支持具有基础性作用,同时,产业发展根本要靠市场,必须遵循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在国家和财政扶贫力度不断加大的情况下,这一点尤应注意。

余欣荣指出,推进产业扶贫是一项系统工程,要准确把握产业扶贫的政治性、经济性、区域性、复杂性和绿色性等特点,围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脱贫目标,选准扶贫产业,加大对新型经营主体支持力度,完善利益联结机制,打造优势品牌,加强科技服务和金融支持,全方位让贫困户在产业扶贫中获益。国家林业局副局长陈凤学表示,林业部门将以生态保护和特色产业为发力点,努力实现绿色发展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双赢”。贵州省副省长黄家培提出,扶贫要兼顾长期效益和短期效益,既建立稳定增收渠道,又能在短期内增加经济收入。国家开发银行扶贫金融事业部副总裁孟亚平提到,针对产业扶贫项目规模小、数量多、风险大等特点,开发银行建立了风险防范分担机制和以基层民主监督为基础的批发贷款模式,为产业扶贫提供了金融支撑。

湖北省恩施州、重庆市石柱县有关负责人,农业部扶贫挂职干部代表和来自地方扶贫办、种植大户、基层干部、合作社负责人,以及禾中集团、中乔大三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代表也在论坛上发言。

农业部扶贫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各省农业部门产业扶贫负责同志、有关地、县党委政府相关负责人,专家学者代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代表和贫困村干部代表等300余人参加论坛。

发言摘要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脱贫攻坚战的基本方略,产业扶贫一定要切实惠及穷人,为此,要注意处理好五个关系:

一是要处理好产业发展与精准扶贫的关系。应引导各地在规划产业、设计项目、制定政策、安排资金时,始终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因村因户因人施策,制定个体化、针对性的帮扶方案,确保产业发展真正让贫困户受益。二是处理好涉农资金整合与规划事实的关系。一些地方在实际工作中,资金整合的使用方向与规划内容不一致,没有依据规划使用资金,没有发挥好规划指引作用,必须调整过来。三是处理好产业扶贫与生态保护的关系。推进产业扶贫不是搞大开发,不能拼产值、比税收,要立足各地环境容量和生态类型,发展水土资源匹配较好区域的产业,促进种植养殖协调、生产生态统筹。四是要处理好短期脱贫与长远增收的关系。由于发展产业时间长、见效慢,产业链条长、工作涉及面广,一些地方急于脱贫摘帽,不愿意把主要精力放在产业培育上,这种缺乏长期产业支撑的做法应该改变。五是要处理好扶贫部门和产业部门的关系。扶贫、农业、林业、旅游等部门要加强协作配合,农业部对产业扶贫项目会优先给予支持、给予推动。

――农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 余欣荣

林地、林木资源是绿色发展、精准脱贫的优势和潜力所在。油茶、核桃等木本油料既可以保障国家粮油安全,又可以维护生态安全,而且收益期在80年以上,是贫困人口长期稳定脱贫的重要基础产业。同时,市场对木本油料和特色林果产品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以下三种方式可保障建档立卡贫困户种植木本油料得到收益。一种是将林业补助资金作为贫困户的股份,投向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参与劳务,按股分红、按劳取酬;另一种是以专业合作社为平台,对贫困户土地实行统一规划、统一整地、统一购苗、统一栽植,栽植后分户管理,自行收益;再一种是国有林场将适合种植油茶核桃的林地,按照一定标准,委托贫困人口种植,采取自主经营或委托国有林场统一经营,分不同经营模式,按比例分红。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 陈凤学

保险与扶贫具有天然的内在联系。农业是个脆弱产业,自然灾害、农产品价格波动等因素使农民从事农业生产具有收益的不确定性,而建档立卡贫困户参保可使风险降到最低。比如,农产品保险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机制,对贫困人口进行精准补偿;还可以通过大众法则和风险分散机制,放大财政资金使用效率;除灾害补偿外,还可帮助贫困户便捷地获得融资。此外,还可支持贫困地区重点产业与优势项目的发展。2015年,农业保险提供风险保障达1.9万亿元。

――保监会财产险监管部主任 何浩

在农村贫困地区特别是贫困山区,脱贫攻坚的基础在农业,关键在农业,希望也是在农业,特别是特色农业。我们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山区农业必须实现“双重担当”,第一必须“凤凰涅”,推动产业升级转型的关键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二是必须实现“重新回归”,让农业成为农民收入的主要渠道。近几年,恩施州通过大力实施“硒+”“旅游+”“互联网+”工程,使农业在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致富中发挥出巨大潜力。

――湖北省恩施州委副书记 刘建平

精准农业特点篇6

2012年11月29日,同志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在第一个百年,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中国梦的第一个宏伟目标。

作为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十三五”末要实现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贵州的任务是最艰难的,责任是沉甸甸的。威宁自治县作为贵州脱贫攻坚的主战场,长期备受中央关怀、省委关心。当前,威宁正汇聚各方力量,将扶贫开发作为“第一民生工程”真抓实干,举全县之力向贫困发起“总攻”。

脱贫攻坚,金融争先。作为威宁最大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威宁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认真贯彻落实省联社关于扶贫开发工作的总体部署,主动融入全省精准脱贫规划,紧紧围绕威宁“提速赶超、脱贫攻坚、同步小康”的奋斗目标,始终站在脱贫攻坚一线,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强大力量。

统一思想精准发力

威宁曾是出了名的“穷地方”,贫困发生率高,贫困人口多,脱贫攻坚难度大。今年以来,威宁联社进一步统一思想,紧紧围绕“强基础、抓服务、创环境”的工作目标精准发力,在“早”字上下足功夫,助力扶贫开发工作不断取得成效。

按照省联社“三做实、一保障”要求,全力实施金融精准脱贫攻坚行动,合理配置信贷资源,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完善金融基础设施,优化金融生态环境,积极发展农村普惠金融,支持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狠抓落实威宁自治县委“五个全力”的工作要求,签订脱贫目标责任书,抢抓机遇、提前谋划,快速出击、有的放矢。

打造绩效考核激励机制,从内部进行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让员工吃下“定心丸”,安心、开心、用心、舒心、放心地开展工作。

截至今年6月末,威宁联社各项存款余额525136.47万元,较年初增长107778.82万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6393.05万元,增幅较去年同期上升19.22个百分点;各项贷款余额409068.56万元,较年初增长108483.69万元,贷款增量较去年同期增加66309.24万元,增幅较去年同期上升19.8个百分点,存贷款增量均突破十亿元大关,实现历史性跨越。

威宁联社各项业务的快速发展,既是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向好的印证,也将进一步推进全县扶贫开发工作。

多措并举精准用力

指出,扶贫开发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特别要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上下更大功夫。

威宁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曾经创造性地提出了“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有没有读书郎”的精准扶贫“四看法”。

2015年12月28日,金融精准脱贫“特惠贷”启动仪式在威宁石门乡举行,正式吹响了威宁金融精准脱贫的冲锋号。

紧接着,威宁联社进一步积极创新金融服务产品“特惠贷+”模式,推出“特惠贷+农机”“特惠贷+合医”“特惠贷+产业”等信贷产品,在助力威宁脱贫攻坚中亮点频现。

位于乌蒙山区深处的迤那镇,距威宁县城74公里,交通不便,生态环境恶劣,一直是脱贫攻坚中难啃的“硬骨头”。

2015年10月,迤那镇万亩苹果园种植基地正式立项,项目由海升集团公司与农户共同建设,项目涉及农户1400户,覆盖面积8000亩,可解决农村劳动力200余人,其中贫困农户劳动力50人。

项目建设过程中,威宁联社积极开展信贷支持,2016年计划投入贷款3500万元支持种植农户发展。截至6月末,已发放2150万元支持620户苹果种植户购买果树入股专业合作社,其中“特惠贷”贷款33户,贷款金额148万元,有效解决了农户发展资金短缺的问题。

目前,威宁联社已对全县7387户苹果种植户进行建档评级,授信金额28573万元;贷款户数已达3642户,贷款金额9806.5万元。

对农户的精准识别和贷款的精准发放,极大地推动威宁苹果种植产业的快速发展,也让广大农户、特别是贫困户看到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2014年2月,威宁草海镇卯关村的萝卜种植项目正式立项。该项目总规模5200亩,总投资1300万元,可覆盖周边农户800户,目前已解决农村劳动力2000余人,其中贫困农户劳动力180人。威宁联社为其中的270户种植农户发放了贷款,总金额1431万元,其中“特惠贷”贷款23户,总金额115万元。

“特惠贷”的积极推广,开辟了一条金融精准扶贫的新路径,有效解决了各乡镇发展中迫切的信贷资金需求。

截至今年6月末,威宁自治县确定精准扶贫建档立卡贫困户总户数86026户,剔除民政兜底户及“两无”户,全县已建档立卡贫困户49883户,建档面达74%。威宁联社为其中的40525户完成了信用评级,授信金额203685万元;已有23061户享受到贷款支持,金额54348万元,其中“特惠贷”贷款户12595户,贷款金额38198万元。

此外,为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推动普惠金融工程建设,提高群众对金融知识的知晓率,威宁联社还在创优环境、“筑巢引凤”上狠下功夫。

积极选派业务能力强的网点主任、信贷员作为金融支书(村长)进驻贫困村,与基层党组织形成扶贫攻坚的坚强合力,为群众提供更加贴心、精准的服务。目前,威宁联社已派驻金融支书(村长)24人,挂帮70个贫困村,为打通金融服务贫困地区“最后一公里”奠定基础。

同时,创新运用“金融夜校+”模式,推动普惠金融落地生根。通过到街道、社区、村组广泛开办“金融夜校”,将金融知识、惠农政策、支农政策以及“特惠贷”“群星贷”“致富通”等信贷产品宣讲到户,帮助群众理清发展思路,算好经济“明白账”,寻找脱贫致富新路。

此外,积极向返乡外出务工人员组织营销存款,通过汇聚闲散资金,更好地助力存款业务发展。宣传期间,已实现营销存款登记造册15000人,吸收存款8000万元。

瞄准产业精准浇灌

今年以来,威宁联社紧紧围绕威宁自治县委、县政府的产业发展布局,以开展“贵州农信・支农支小春雨行动”为契机,以农民专业合作社为载体、以信贷支持产业为抓手、以产业带动脱贫为核心,搭建银、政、企合作平台,强化责任担当,创新担保方式,简化贷款手续,提高审批放贷效率,助力威宁产业扶贫、产业脱贫。

威宁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种植马铃薯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凭借这一优势,威宁积极引进中农发集团,采取“企业(合作社)+农户+村集体”的运行模式,15家专业合作社在8个乡镇实施了5万亩早熟马铃薯三膜覆盖项目。威宁联社对该项目予以2550万元的贷款支持,有效解决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融资难题,助推项目发展。

围绕“5个100工程”,威宁联社采取有针对性的信贷策略支持工业园区和农业园区建设。目前已发放贷款1.33亿元支持五里岗工业园区和金钟镇工业园区建设;发放贷款1.2亿元支持草海卯关村、雪山镇等农业园区建设。

同时,发放贷款8.19亿元支持“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建设;发放贷款5863万元支持东风镇、迤那镇等特色小城镇建设。

精准农业特点篇7

——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汇报

 

陈文浩  宿松县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局长

(2019年5月  日)

 

主席、副主席、各位委员:

根据政协宿松县委员会安排,下面我就宿松县贫困村特色产业扶贫工作作一汇报,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宿松县贫困村特色产业培育发展现状

宿松县是大别山革命老区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34万人,贫困村70个,其中地处大别山余脉的山区5个乡45个村均为贫困村,占贫困村总数的64.3%。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工作,把产业扶贫作为十大工程之首,稳步推进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特别是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以来,认真贯彻学习习总书记新时期脱贫攻坚重要论述和视察安徽时重要讲话精神,按照贫困村出列四项指标之一“要有一项特色产业要求”,根据各个贫困村资源凛赋、产业发展现状,落实“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等六个精准,充分发挥基层群众的智慧,精准选择贫困村适用特色产业,加大政策支持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重点培植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截止2018年底,全县70个贫困村每个村均培育建成一个特色产业、村均建有特色产业基地,通过主体、基地带动贫困户脱贫,实现了村出列特色产业标准目标。

经过三年特色产业精准帮扶、精准扶贫,全县70个贫困村中特色产业分布为:油茶产业11个村,茶叶产业7个村,毛竹产业19个村,生猪养殖11个村,家禽养殖8个村,水产养殖4个村,优质水稻3个村,纯黑芝麻种植2个村,休闲农业5个村。(具体内容见附表)

贫困村特色产业扶贫成效:

村级集体经济增效。通过项目资金支持,贫困村或成立合作社建设特色产业扶贫基地,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壮大,平均每村特色产业增收2万元以上。

带动贫困户增收。在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中,贫困户通过入股分红、资产受益、到基地务工等多种方式得到增收。

一村一品发展壮大。在贫困村发展特色产业中,一村一品特色村发展壮大,全县17个贫困村特色产业达到一村一品标准,界岭油茶、黄大白茶、同马稻虾共养均取得显著成效。

品牌建设促村出列。农产品品牌在特色产业脱贫中功不可没,贫困村一手抓脱贫出列一手抓产品品牌打造和主体培养,充分利用品牌效应促特色产业产品提质增效。龙河村宿松香芽茶叶、黄大村白茶产业、滑石村罗仙云雾富硒茶、龙成“龙成山”油茶、同马社区“桑落洲”稻虾米等既做响了品牌,又促进了增收,龙成油茶籽油参加了合肥农展和北京农展(扶贫专场),宿松香芽参加了在杭州举办的全国茶博会。

二、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主要做法

因地制宜精准选定特色产业。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既要发挥资源凛赋,又要看重产业基础、市场要求和带贫机制、成效,还要达到原省农业委、省林业厅制定贫困村特色产业标准,因此在特色产业选择上慎之又慎。县农业农村局委托安农大制定了全县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制定了宿松县十三五产业精准扶贫规划,山区五个乡制定了产业扶贫规划,各贫困村根据规划引领、结合各村实际,通过召开群众会、组长会、支村两委会确定了特色产业,持而恒之加之培育。

政策项目支持强化投入保障。贫困村产业基础弱,现代农业知识不强,为了促进特色产业发展,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在政策项目上对贫困村进行倾斜,每个村安排30万元特色产业项目资金,17个一村一品特色产业村每村安排10万元项目资金,还有部分村安排了产业提升项目和结对帮扶产业项目,通过组织项目实施,着力打造提升油茶、果蔬茶、优质畜禽、稻渔综合种养、电商、旅游六大扶贫产业,保障农业产业扶贫持续发力。

部门协同配合加强指导服务。贫困村在发展特色产业中,各级各部门利用各自行业优势给予大力支持,组建了4个产业扶贫技术专家组(种植业、畜牧业、水产、林业),在70个贫困村选聘140名产业发展指导员,宣传解读产业扶贫政策、协调落实产业帮扶措施、帮助科学选择特色产业、推动产品市场产销衔接。加强产业扶贫项目的指导监管,和业务部门从项目选择、项目立项给予指导,实施中给予技术服务和监管,在产品销售上出谋划策,在商标注册、主体对接、品牌创建上给予大力扶持,为特色产业发展打下了基础。

示范引领激发贫困村内生动力。在趾凤乡南冲村召开了农业特色产业扶贫现场观摩活动,通过组织贫困村干部、带贫经营主体现场学习观摩产业扶贫典型,发挥典型示范引领作用。贫困村发展特色产业,基层干部群众不等不靠、群策群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使得产业发展、项目实施、效益分配等各项工作稳步推进,使特色产业发展有基地、有重点、有成效。

三、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持续增效难。农产品市场供求变化快,部分特色农产品效益下降,导致贫困村特色产业持续增效慢。贫困村特色产业选择和培育自2016年开始,当年个别产业随着特色产业选择片面强调达标,长远效益考虑不周。贫困村特色产业后续发展难,还需再培植第二个特色产业。如部分村水生植物、毛竹产业、畜禽养殖等。

带贫机制创新难。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得到了项目支持,但财政资金绩效考核带贫人数少、增收幅度不大,且长效机制难建立,贫困户参与度不高。

特色产业选择难。贫困村特色产业均已确定,且产业基地均已建成,但一些新兴的特色产业(如稻虾共养产业)需要进行规范发展,避免盲目发展。

四、贫困村特色产业持续发展措施

推进特色产业提升。贫困村要结合自身特色产业发展培育现状,对市场需求旺盛、效益好的产业加强后续发展提升,强化基础设施建设等巩固提升,确保面积、规模稳,产品有批量,效益有保证。县里对此已有资金项目安排,各村已组织实施。

突出产业加工,延长产业链。对已成规模的特色产业,要围绕加工做文章,提升产品质量,延长产业链,让广大贫困村享受特色产业加工效益。对特色产业坚持规范生产,绿色发展,以质增效。切实加强技术服务,产业扶贫各业务单位将强化特色产业培育发展的技术服务,帮助贫困村选择,培育合适的特色产业,做好特色产业技术培训等服务。支持贫困村申报注册商标,走品牌发展之路。帮助贫困村发展电商、休闲农业等农业新业态。

有效防范化解贫困村产业发展风险。针对贫困村产业扶贫特点研究制订风险防范措施和应急预案,积极探索实施农业扶贫产业政策性保险,及时应对农业特色产业发展中遇到的自然风险、疫病风险、市场风险,保障贫困村、贫困户扶贫产业发展稳定持续、产业收益稳定持续。 

主席、副主席、各位委员:

贫困村特色产业发展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贫困村特色产业培育发展仍然任重道远。作为产业扶贫牵头单位,我们将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开发工作的重要论述和视察安徽时重要讲话精神,切实履行职责,为贫困村特色产业稳步发展,贫困村、贫困户稳定增收做好服务工作,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精准农业特点篇8

一、前言

做好金融精准扶贫工作是贯彻执行中央金融扶贫决策部署的战略举措,是加快脱贫攻坚进程的有力手段,更是金融系统履行社会责任的必然要求。为了推动金融扶贫工作的深入开展,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专门下发了《关于全面做好扶贫开发金融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金融扶贫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加强金融扶贫等七项扶贫行动,突出扶贫小额信贷、扶贫再贷款等信贷政策的精准性。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也在2017年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强调必须发挥金融扶贫重要作用,切实提升贫困户扶贫小额信贷获贷率。宁夏固原市不仅属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更是革命老区。作为宁夏唯一的全域贫困市,全市5个县区均属国家级贫困县区,贫困县、贫困村、贫困人口均占全区一半或以上。按照固原市扶贫攻坚整体?划,全市到2018年要实现现行标准下的26.72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435个贫困村全部销号、5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2016年宁夏固原市实现地方生产总产值为240亿元,仅为宁夏回族自治区的7.69%,农村居民人均纯收为7646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61.85%,地方公共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仅为22.5亿元,财政自给率仅为10.25%,因此,仅仅依靠财政扶贫、产业扶贫等扶贫手段很难实现预期目标。“宁夏固原模式”是充分发挥金融系统在扶贫攻坚中的主力军和先锋队作用,不断创新工作机制和服务方式,因地制宜、因人施策,加大扶贫信贷投放力度,激发脱贫攻坚内生动力,全力支持贫困农户早日走上致富的道路。研究和推广“宁夏固原模式”对在国内集中边片特困地区扶贫攻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

二、“宁夏固原模式”的主要做法

(一)管理机制科学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政策支持效率

为了深入推进全市金融精准扶贫工作,宁夏固原市专门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为组长,人民银行等45家单位为成员的扶贫攻坚领导小组,专门制定出台了《固原市金融扶贫实施方案》等,加强对金融支持扶贫开发工作的规划指导,建立金融扶贫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协调指导和统筹推进全行精准扶贫工作,确保扶贫信贷投入的科学化和规范化,为精准扶贫提供政策和制度保障。建立金融扶贫信息数据库,开发了《固原市金融精准扶贫信息管理系统》,为实现金融扶贫信息“精准采集、精准对接、精准支持、量化考核、资源共享”奠定基础。

(二)信用等级分类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无缝对接效率

为了营造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宁夏固原市以村为单位,在全市824个行政村专门组建了由村委会主要负责人为组长,第一书记、包村信贷员等为成员的村级信用协会,以“五有两好”(有劳动能力、有致富愿望、有贷款需求、有经营项目、有收入保障,遵纪守法好、信用观念好)贫困户为主体,以综合诚信评价、家庭劳动力和人均纯收入作为主要量化评价指标,分A、B、C三个信用等级,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建立信用评级授信系统,为不同信用等级的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建立失信行为修复机制,专门建立了“黑名单”农户分类释放制度,对以前进入信用“黑名单”的贫困户进行认真识别,实施特惠政策,分类释放。对不属于恶意拖欠,逃废银行债务的农户,采取减息收本等措施,在清偿贷款本金后,重新评级授信。对担保人进入黑名单的,本人愿意偿还担保责任应承担贷款的,先解除黑名单贷款限制,放宽参考不良信用记录贷款标准,重新评级授信。

(三)支持方式县域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产业带动效率

一是加大对县域主导产业的“输血”力度。为推动实现扶贫开发政策效用的最优化,当地人民银行全面推行“扶贫再贷款+小额信贷”机制,探索建立扶贫再贷款与金融机构信贷产品挂钩制度,充分发挥扶贫再贷款的杠杆撬动作用,引导低成本资金投向带动贫困户发展力度大的农业龙头企业、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家庭农场和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具体扶贫过程中,宁夏固原市重点围绕全市“一县一业”、“一乡一品”扶贫产业链,全力支持多元产业带动贫困农户脱贫致富,增强金融资源承载能力。目前,已初步形成原州区“冷凉蔬菜+马铃薯”、西吉县“马铃薯+西芹”、隆德县“冷凉蔬菜+中药材+花卉”、泾源县“苗木+肉牛+中蜂”、彭阳县“菌草+辣椒+经果林”的“一县一品”特色产业发展格局。

二是不断增强对县域主导产业的“造血”功能。从建立完善扶贫机制激发贫困农户的内在活力入手,建立完善了“主办行、示范行、示范点”制度,引导各金融机构科学确定金融扶贫支持重点,大力开展农村土地产权抵押贷款、退耕还林还草土地抵押贷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并初步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金融服务方式,如原州区建立的“涉农企业+贫困户”的订单融资方式,彭阳县建立的普惠金融综合服务方式,西吉县建立的托管代养融资方式,泾源县建立的“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全产业链融资方式,隆德县建立的资产收益融资方式以及“两个带头人+贫困户”的熟人融资方式。

(四)信贷创新精准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资金供给效率

宁夏固原市建立11.49亿元扶贫产业担保基金,充分发挥信贷担保基金对金融资源引导、放大和风险补偿功能,利用乘数效应为金融扶贫融资需求提供融资担保服务,有效克服了财政扶贫规模有限和效率不高等难题。为了吸引金融机构加大对当地主导产业和农业产业化的支持力度,按照农户、农村专业大户、农村集体经济、企业和经济联合体等类别,分类建立多种形式的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有效解决了贷款抵押难、担保难问题。截止2016年末,宁夏固原市先后建立了2.37亿元就业创业贷款担保基金,专门用于支持创业就业;建立1000万元特色农业发展担保基金,专门用于支持马铃薯、冷凉蔬菜、中药村和苗木等特色产业发展;建立1500万元中小微企业贷款担保基金,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专门建立2000万元肉牛养殖融资担保基金,用以引导撬动信贷资金重点支持养殖企业、家庭农(牧)场和养殖大户等。

(五)宣传教育基地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能力提升效率

为了教育引导贫困农户转变思维观念,克服“等、靠、要”等依赖心理,充分激发贫困农户“穷则思变”的自我反贫困潜能,激活脱贫致富内在动力,宁夏固原市坚持扶贫先扶智,积极探索建立金融扶贫宣传教育“六个”(校园基地、农村基地、旅游基地、宗教基地、社区基地和网络基地)基地,构建金融扶贫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努力打造“金融扶贫宣传教育基地”样板工程,扩大金融扶贫政策和信贷政策宣传的覆盖面、普及率,促进宣传教育工作的常态化、制度化。

(六)风险防范系统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风险保障效率

一是主动建立风险补偿基金。为防范扶贫贷款风险,宁夏固原市专门建立了金融扶贫风险补偿机制,对贷款损失实行分类分担补偿。截止2016年12月底,宁夏固原市已建立风险补偿金1.16亿元,专项用于建档立卡贫困户贷款损失补偿。二是全面开展脱贫保险。为了增强农户抵御风险的能力,宁夏固原市以政府全额补助的形式,积极开展精准扶贫“脱贫保”,兜住因病、因灾、因意外伤害返贫的底线,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撑起扶贫脱贫的保险“保护伞”。 截止2016年12月底,宁夏固原市脱贫保险参保农户9.8万户,参保人数15.79万人,占贫困户总数的139.01%,占贫困人口总数27.2万人的58.08%。三是探索开展特色农业保险。为建立农业灾害风险防范和化解机制,增??农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宁夏固原市充分利用国家农业保险政策,采取国家补助(中央、自治区、县区)和农户自缴的方式,在全市全面开展政策性农业保险业务。截止2016年12月底,宁夏固原市农业保险参保基础母牛、母羊2.1万头,参保小麦、大棚等农作物131.1万亩。四是积极探索小额贷款保证保险。通过保险为贫困户增信,为贷款安全提供保障, 2016年宁夏固原市累计农村小额扶贫贷款人身保险参保农户达5.13万户,投保额15.38亿元。

(七)服务体系的网格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服务满足效率

为了增加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宁夏固原市主动探索建立以便民金融服务点建设为综合平台的金融扶贫新模式,实现金融扶贫资源精准到村到户到人,助推全市精准脱贫。当地人民银行将100个便民金融服务点选择建设在当地党委、政府提出的100个美丽村庄中。按照统一外在标识、统一建设标准、统一服务规范的要求,通过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自助存取款机、三农服务自助终端以及其它非现金支付工具,让农户足不出户就能办理取款、转账等金融业务,基本实现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

(八)考核方式最优化,提升金融精准扶贫评价奖惩效率

为了真正发挥脱贫绩效考核的指挥棒作用,宁夏固原市专门建立了以结果为导向的考核机制。对于地方政府部门,宁夏固原市逐级建立扶贫开发目标责任制,制定了任务清单、责任清单和监督清单,将脱贫攻坚在目标管理考核中的考核权重由7%提升到45%,并把贫困县区贫困人口减少数量、贫困人口收入增加程度、贫困地区生产生活条件改善状况作为考核的“硬指标”。对于金融机构,宁夏固原市专门制定金融扶贫考核评估范围和标准,将金融扶贫在金融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年终考核评价中的权重由40%提高到50%,金融监管部门制定了金融精准扶贫政策效果评估、统计监测和分析报告等专项制度,专门出台了扶贫小额信贷尽职免责制度,并将全市扶贫小额信贷不良率容忍度提高到3%。同时,加大对金融扶贫成绩突出优秀机构和个人的奖励力度,对于金融扶贫工作不力的金融机构,在通报批评的基础上,当地政府部门还将建议其上级单位对主要负责人进行调整。

三、“宁夏固原模式”效果评析

(一)“宁夏固原模式”取得的主要成效

1.有效扩大了金融精准扶贫综合效应。截止2016年末,宁夏固原市发放建档立卡贫困户信用贷款18.37亿元,增长328.21%,已获贷款户4.73万户,占固原市贫困户总数的67.09%,在金融精准扶贫的有力支持下,2016年固原市150个贫困村,9.6万贫困户实现脱贫,分别占全市贫困村、贫困户总数的34.48%和35.93%。

2.有效改善了农村信用环境。截至2016年末,宁夏固原市完成评级授信14.57万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05万户,占贫困户总数的100%,通过失信修复机制共释放贫困户1.52万户,重新予以信贷支持的贫困户达到2084户。

3.金融扶贫信贷风险得到有效控制。截至2016年末,宁夏固原市没有发生一笔扶贫不良贷款,不良率为0,低于固原市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1.06个百分点。

4.农村金融服务环境显著改善。截至2016年末,宁夏固原市共有助农服务点1268个,覆盖村级行政区820个,行政村覆盖面达95.13%;全市农村地区共有特约商户4417户,同比增长38.1%,累计布放ATM机390台,POS机5835台,同比分别增长52%和40.5%。全市农村地区网上银行、电话银行、手机银行业务客户数为108万户,办理借记卡246.3万张,办理贷记卡11.2万张,办理惠农卡10.3万张,富农卡5.44万张。

(二)“宁夏固原模式”与国内其它金融扶贫模式的比较

比较“宁夏固原模式”与“新疆模式”、“甘肃陇南模式”、“湖北模式”、“内蒙古模式”、“福建宁德模式”等国内典型金融扶贫模式发现,“宁夏固原模式”与这些典型模式在模式主导方、组织机制建设、金融生态环境建设、“金融+”组合扶贫、风险管理等方面均不同(见表1)。“宁夏固原模式”通过八个方面构建起涵盖“财政+金融+产业+扶贫”四个维度的全方位金融扶贫模式,有效解决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资金不足、担保难、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防范了金融风险,为精准扶贫和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服务保障,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该模式相对其它模式更为全面成熟,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四、政策建议

(一)关于“宁夏固原模式”推广的政策建议

作为六盘山集中边片特困地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宁夏固原市建立的“宁夏固原模式”对包括六盘山集中边片特困地区等14个中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均具有一定的可借鉴性。建议各地区在结合自身实际的基础上有选择的试行“宁夏固原模式”。一是建立金融扶贫的常态化管理机制。二是信用等级评定是改善贫困地区金融生态环境的已被实践证明的可行方式,能有效降低金融机构和贫困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减少金融扶贫的信用风险。三是金融扶贫要围绕扶贫地区的优质特色产业展开,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四是通过金融产品创新,满足贫困户差异化的融资需求,将大幅提高贫困地区金融资源的配给效率。五是金融宣传教育的常态化、制度化,既能提高扶贫户的金融素质,降低金融交易成本,也能从根本上改善扶贫地区的金融生态环境。六是金融扶贫的风险防控是金融扶贫长久开展的基础,关系到贫困地区的金融稳定和金融供给方的供给信心。

(二)关于优化“宁夏固原模式”的对策与建议

一是继续完善村级金融组织体系。针对农村地区金融服务地域化、民族化、多样性等属性,为有效提升农村地区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建议主动引导和鼓励各国有商业银行在村镇设立分支机构或立营业网点,积极引导民营资本在村镇发起设立小额信贷公司或村镇银行,大力发展具有人缘、地缘、血缘关系的村级互助资金组织或村级资金互助社等微小金融组织,在交通不便的农村偏远地区逐步建立多种形式的助农取款服务点或村级金融服务站,构建分工协作、功能完善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满足乡村经济多样化、多层次金融需求。

上一篇:社区养老弊端范文 下一篇:销售员工作规划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