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范文

时间:2023-09-19 10:32:33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1

新近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以下简称“语文课标”)关于“语文素养”有一些重要的立论和命题,如在“课程性质与地位”里提出“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发展”,在“课程的基本理念”部分更是明确“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必须面向全体学生,使学生获得基本的语文素养”,等等。整个语文课标中,“语文素养”前后出现十多次。于是问题就产生了:过去多用“语文素质”这一概念,现在何以要换成“语文素养”?语文教师如何把握“语文素养”的内涵?要弄清这两个问题,首先要明确一个逻辑前提。教育领域提出一个指向实践的命题,多含有对现实的某种概括,对未来走向的某种判断,并希望对教育实践发挥指导作用。而概括和判断是否准确,指导作用发挥得好坏,命题有无生命力,除了从技术上考虑概念是否周全统一外,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理论基础,即基本原理是不是支撑得住;二是命题能不能把握事物发展的基本趋势,能不能经受实践的检验。据此,我们尝试对以上两个问题作一解答。

先说第一个问题。在一定范畴里,“语文素养”和“语文素质”都指称语文教育的一种结果形态和存在(即通过语文课程达到我们希望在学生身上形成的东西),两个概念概括同一个对象及其本质属性,二者相互通用。但如果对这种结果形态进一步作生成上的分析,就会发现,“语文素养”这一概念虽然不便拆开,可是由动词性的词素“养”,反映出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持续的自主发展作用,对应了叶老“国文教学的目标,在养成阅读书籍的习惯,培植欣赏文学的能力,训练写作文字的技能”的“养成”思想。它的形成不是单纯“教”的结果,更不是一种终结状态,而是必须由学生自己借助语文课程将优秀的语言文化成果内化成生命个体的一部分(如同父母给的手足之于生命),内化的过程伴随语文教育过程不断地进行下去。显然,从概念的周全性看,“语文素养”要比“语文素质”概括得更准确,更能揭示学生语文素养(或素质)生成的主要原因。从概念的统一性上看,“素养”“素质”在教育学概念系统内既是普遍概念又是单纯概念,可以自由组合或限制,形成各自的上位概念和下位概念。但在系统内的组合或限制必须保持意义上的同一和清晰。从形式逻辑角度观察,“素质”是上位概念,加上“语文”一词形成一个下位概念“语文素质”,它们是属种关系。如果说“语文素质”这个概念尚讲得通的话,那么相应类比,其他学科也来个“化学素质”“物理素质”或“数学素质”“历史素质”等等似乎也应讲得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看来,“语文”“数学”等概念所代表的学科相对于整个素质教育系统是部分之于整体的关系,概念处理时就不能将它们变成外延上的种属关系。“语文素质”字面意义的通顺,很容易造成它与“素质”概念种属关系的误解,破坏“素质”概念一以贯之的统一性。用“语文素养”作一个单独概念揭示语文学科的独特内涵,表示只反映一个独一无二的对象,避开其他学科类比,可以保证概念关系的统一。如果再纵向考虑到整个义务教育阶段之上还有一个高中阶段的语文教育,笼统用“语文素质”称之,还面临一个窘境:它们在层次上有没有区别?如有区别,在“语文素质”概念内部怎么区别?显然也有必要引进一个“语文素养”概念。总之,“语文素养”与“语文素质”这两个概念非常接近,区分不区分好像关系不大,但仔细研究,前者更周全更严密,更接近事物的本质,有助于认识的深入。

再说第二个问题。如上文所说,我们将“语文素养”领会为语文课程实施中学生持续的语言文化内化过程和课程实施后在学生身上生成的某种结果的统一,这样理解的好处是过程和结果相整合,课程目标、实施、评价的侧重点都落在学生身上。但问题是“语文素养”的组成要素是什么、语文自身的内容要求怎么确定仍没有解决。结合语文课标来看,这是一个开放性的结构,既有不同时代普遍适用的核心内容和要求,又有鲜明的时代特征,随不同时代作不同的规定,具体到语文课标就是业已确定的五个方面: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话)、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这五个方面与传统的“听、说、读、写”相比,合并了“听说”,加进了“综合性学习”,表明语文素养是一种综合性形态要求。因此,我们就可以把“语文素养”理解为:在语文课程学习过程中,学生通过识字与写字、阅读、写作(话)、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内化优秀的汉语言文化成果,最终在自己身上实现一种新的价值或达到新的水平。这样的界定可以得到现代课程论基本原理的支撑,也可以反映语文课程的基本走势。

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注意普遍适用的基础。现代课程论发展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明确基础教育要为大众提供必需的语言、知识、价值观的课程,给每一个学生以发展的机会。所以非常强调课程对普通人的适用性。在经典课程理论家看来,课程设定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学生最终会把它作为大学阶段的主修专业,而是“这门学科对那些不会成为这个领域专家的年轻人的教育有什么贡献,对外行或一般公民有什么贡献”。美国20世纪90年代因提出“文化素养”观点而闻名的核心知识课程专家希尔斯(E D Hirsch,Jr.)教授认为,学生们从学校获得的东西是人们具有的共同的“背景信息”,位于每个人拥有的日常知识水平之上,但位于一些专家学者拥有的高深水平之下,是“普通读者”所掌握的中间层次的文化知识。语文课标所规定的五个方面要求是一个现代中国人必需具备的,不具备就谈不上有发展机会。这意味着通过语文课程,学生要达到一定的对祖国语言文字认知、审美、感悟、运用的水平。

2 注重连贯统整。语文课程的功能或任务是多重的,过去概括语文课程的功能用到了“知识”“能力”“思维”“语感”“运用”“思想教育”“非智力因素”等多种术语,但没有一个能将语文课程的功能统摄起来,原因就是它们从外部将课程的内在连贯和统整分离开来。在现代课程论里,学科有三要素,“即学科的基本概念体系,这个体系所体现的思考方式,这个思考方式背后的伦理道德观念。这是三位一体的”。任何割裂都是对课程内在连贯的损害。此次语文课标设计思路之一,就是根据知识和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三个维度设计,三个方面相互渗透,融为一体。也就是要求学生能化语文知识为智慧,化智慧为能力,化能力为德性。这需要有一个概念能将语文课程的内在连贯统整概括起来。“语文素养”恰好满足了语文课程发展的这种要求。它包括语文课程目标、内容组织、实施、评价等基本方面,即:基本事实(主要是语言文化的,如词汇的音形义、作家与作品等)、基本理论(概念、原理、法则,如语法、修辞、篇章)、基本方法(如学习语文的方法、品质)、基本运用(如语感、形象思维、抽象思维等),因而能反映语文课程连贯统整的基本趋势。总而言之,“语文素养”及其命题的提出可以启发我们以课程论的眼光重新审视语文课程的价值和功能,调整我们的语文教学策略。从长远看,它有可能是语文课程改革的理论支架之一。

〔1〕《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19页。

〔2〕参见泰勒著、施良方译《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1992年版,第20页。

〔3〕参见高文主编《现代教学的模式化研究》,2000年版,第569~570页。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2

认知语言学 概念隐喻 英语词汇

一、概念隐喻的起源

概念隐喻的英语表达“metaphor”来源于希腊词汇“metaphora”,词的原始意义为转化、变化,在修辞运用方面指隐喻的修辞格。语言学研究者对隐喻的修辞作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分别从哲学、逻辑学、认知心理学等角度对概念隐喻进行了研究。Lakoff&Johnson(1980年)经过研究把概念隐喻归入认知语言学领域,认为“隐喻渗透于日常生活,不但渗透在语言里,也渗透在思维和活动中,我们借以思维和行动的概念系统在本质上基本是隐喻的”。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来说,概念隐喻是人类的一种思维方式和认知现象,构成了语言的认知基础。Lakoff认为,“概念隐喻的功能是把一个事物的某些特征推理影射到另一事物之上的一个推理认知过程”[1]。这样,人们可以通过概念隐喻的认知特征把有限的词汇推理影射到无限的世界中,从而借助于有限的词汇认识无限的世界。因此,概念隐喻修辞格促进了人类语言的发展,也为英语词汇教学提供了理论基础。

二、概念隐喻的分类

从语言学修辞格的角度,概念隐喻包括结构隐喻、方位隐喻和实体隐喻,人类语言中的概念隐喻主要体现在这三个方面。研究者统计发现,人一生的语言表达中可包含470万个新颖的概念隐喻和2140万个定型化的概念隐喻,可见概念隐喻在人类语言中的重要作用,它使语言更加生动、形象、丰富多彩。

1.结构隐喻

结构隐喻指“用一种概念的结构去构建其他不同类型事物的概念,将描述一种概念的词语用于描述另一种概念”[2]。如“These soldiers are lions”这句话说士兵就是狮子,把狮子暗含的勇猛的特征直接赋予士兵,这是一种结构隐喻。“My brain doesn’t work today,and I will try my best to grind out the solution to the matter.”此句中,“work”和“grind out”本来是描述“machine”特征的词汇,通过结构隐喻修辞格直接用于描述“brain”,用机器具有的概念特征构建大脑这种抽象的事物,通过结构隐喻使得“brain”这个本来抽象的词变得具体、形象。很多抽象概念的词,如“life”,“love”,“time”等也都可通过结构隐喻来构建,使抽象的概念具体化。如“Life is a long and hard road”,“Love is power”,“Time is a cup of wine”.这三个句子通过结构隐喻,把抽象的生命、爱和时间用具体的事物表现出来,使抽象的概念具体化。

2.方位隐喻

方位隐喻是“指运用具体表示方位的词表达的空间概念来生动、具体地描述另一种抽象的概念”。如英语中一些表示方位的词,如“up”(向上),“down”(向下),“in”(在里面),“out”(在外面),“front”(在前面),“back”(在后边)等。这些词可以通过方位隐喻用于描述情绪、社会地位等抽象的事物,使无法衡量的抽象事物的程度可以直观地被感觉到。如“My happy is up”,“His mood is down”这两句话中“up”和“down”这两个表示方位的词的概念用于描述“my happy”和“his mood”,形象、生动地描述了抽象的快乐和情绪的具体程度。

3.实体隐喻

实体隐喻指“将抽象模糊的思想感情、心理活动、状态和事件等无形的概念视为具体、有形的实体”[3]。借助于实体隐喻,把抽象的物体看作实体,通过已有的对实体的储备知识来理解抽象的物体。比如,对抽象的思想进行指称和量化,使其具有物质的特征。实体隐喻中最有代表性的隐喻是容器隐喻,就是将抽象的本体看作一种容器,使其具有界限,可以进行量化。例如:“A good idea comes into my mind.”“His life contains a great deal of honor.”另外,实体隐喻还可将事物看作人,使其具有人性的特征。例如:“His theory tells us that ...”,“Life has cheated me”等。据统计,概念隐喻在人类语言运用中占70%的比例,构成了人类语言的主体。因此,教师在教学中应向学生介绍概念隐喻理论,培养学生的隐喻思维,同时将概念隐喻运用于词汇教学中,加深学生对词汇的理解和把握,提高词汇扩展能力。

三、基于概念隐喻的英语词汇教学

认知语言学概念隐喻修辞格作为人类思维和认知世界的方式,可以把抽象、枯燥、难理解的事物具体化、生动化、简单化,有利于加深学习者对新词或文化内涵的理解。教师可将概念隐喻引入到英语词汇教学中,同时应注意以下问题。

1.利用隐喻掌握英语多义词

认知语言学研究表明,多义词的产生是因为人们通过隐喻和转喻把词由原来的基本意义延伸到其他意义,产生多种有相关的意义。

人们先认识能感知的具体事物,之后根据已有知识储备展开联想,把已知事物与新事物进行联系,找到二者的相关点,产生两个认知领域之间的映射,之后,新词义相应而生。Langacker认为,“多义词的多种意义之间的联系不是任意的,是通过特定的语义引申机制从典型发展而成的,各个值之间的联系都是有理据的”[4]。然而很多教师在讲解词汇时经常只给学生讲解多义词的不同意义,没有向学生解释多义词之间的隐喻联系。因此,课堂教学中,教师应通过概念隐喻把词的基本意义和隐喻意义联系起来,提高教学效果。例如,“bank”的基本意义是银行和河岸,两种意思看上去没有任何联系,然而在“Money is water”这句话中,河岸具有的储水功能被转移用于描述银行,银行具有储钱功能,二者之间的意义产生了联系。同时,水的流动特点也影射在钱上,水和钱流动都可用“flow”表示,另外还有“流水账”(running account)和“挥金如土”(spend money like water)等用法。因此,教师在教学中可对词义进行简单的隐喻认知分析,这样可以使课堂生动、有趣,提高学生学习词汇的兴趣。另外,使学生意识到多义现象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在具体的语境中词汇可能出现新的意义。

2.注重词汇隐喻的文化内涵

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分析语言可知,了解语言的文化内涵有助于了解该民族的思维方式,有助于正确理解语言的内涵,学好这门语言。概念隐喻作为各民族共有的语言认知方式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之间的语言交流提供了心理基础。在共同的语言认知结构的基础上,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内涵中的概念隐喻也有重合之处,形成“文化共核”现象。如“pig”在英语和汉语中都有“懒惰、愚笨”之义,“crocodile”在这两种语言中都有“危险”之义。因此,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可以理解一些谚语中的概念隐喻,如“Don’t believe his crocodile tear.”“All roads lead to Rome.”“A stone hits two birds.”“as power as horse.”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可运用概念隐喻中文化的相似性引导学生利用母语文化的正迁移深入理解词汇,取得较好的教学效果。另外,因为人们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环境不同,不同民族在概念隐喻使用上也会有显著差异,英汉两种语言文化表现的情感意义存在差异。如绿色在西方文化中具有“缺乏经验”的意思,如“She is a green hand in business”,意思是她在经商方面是新手,而汉语中,绿色代表希望和新生,但也有贬义,如“戴绿帽子”。又如,英汉民族对狗的感彩内涵存在差异,汉语中,包含狗的词汇大多具有贬义,如“棒打落水狗”,“狗眼看人低”等。而英语文化中狗被看作人类的朋友,认为他们具有忠诚的美德,用狗作隐喻称赞别人。如:“He is a lucky dog.”(他是个幸运儿)“The man is a top dog.”(这个人是个重要人物)因此,教师要引导学生正确掌握英语背景文化,避免引起文化误解,通过中西文化差异对比让学生更深刻地理解语言的内涵。

3.利用概念隐喻灵活掌握新词

在当今科技迅速发展的时代,借助于概念隐喻许多词汇产生了新内涵。如,随着人们对太空的深入研究,“black hole”具有了描述太阳黑子的新内涵。随着电脑的出现,“mouse”(老鼠)具有了“电脑鼠标”的新词义,出现了“hard ware”,“soft ware”等新词。以上词汇都体现了概念隐喻的思维和认知方式,因此,在教学中教师可以有意培养学生的概念隐喻思维,在词汇原意的基础上利用概念隐喻灵活理解、掌握词汇的新内涵,扩大词汇量,同时提高学生的认知意识,积极主动地进行词汇学习。

四、词汇教学中培养学生的隐喻能力

1.讲解词义发展过程,培养学生的隐喻意识

教师要培养学生的隐喻能力,必须先培养他们的隐喻意识。因此,词汇教学时,教师可有意地把隐喻概念融入到词汇教学过程中,引导学生掌握认知语言学概念隐喻理论,在词汇学习过程中培养他们的概念隐喻意识。同时,让学生明白概念隐喻性是所有语言的共同特点,概念隐喻现象普遍存在于英语词汇中,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概念隐喻促进了英语词汇的发展。英语词汇的前缀、后缀、转换、派生及合成的构词法,都具有一定的概念隐喻性,促进了新词的产生。另外,教师可以引导学生分析英语词汇中的一词多义现象,通过剖析多义词的形成过程,揭示词义之间的概念隐喻联系,向学生讲解概念隐喻知识,培养学生的概念隐喻意识。

2.词汇教学时,注重文化内涵理解

概念隐喻作为认知语言学中的一种思维方式,具有语言的文化内涵的载体功能,语言学习者在真正理解该语言的文化内涵基础上,才能正确理解和运用概念隐喻掌握这门语言。因此,英语词汇教学中,教师可利用熟知的母语文化引导学生理解文化内涵类似的词汇。对于文化内涵差异显著的词,引导学生了解中西文化的差异,在词汇教学的同时,进行西方文化知识讲解和资料展示,引导学生多阅读、欣赏有关语言文化内涵的书籍和相关语音、视频资料,以文化知识为桥梁,搭建学生理解、掌握、运用该语言的通途。通过这种概念隐喻语言文化知识比较,使学生了解概念隐喻中包含的丰富语言文化内涵,正确理解该语言的民族思维方式,使学生真正理解、运用甚至创造新的概念隐喻,培养概念隐喻意识,提高概念隐喻能力。

认知语言学概念隐喻作为认知语言学中的一种思维方式促进了词汇新内涵的产生和发展,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概念隐喻会不断赋予词汇新内涵,新词汇会不断出现。课堂教学中,教师利用概念隐喻进行词汇教学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改变他们枯燥记单词的现状,弥补学生词汇表面记忆的不足之处。因此,教师在词汇教学中应注意概念隐喻理论的渗透,培养学生的概念隐喻意识和能力,提高他们的英语学习能力。

――――――――

参考文献

[1] Lakoff and Johnson.Metaphor We Live By.Chicago:Chicago University Press,1980.

[2] 王寅.认知语言学.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

[3] 蓝纯.认知语言学与隐喻研究.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

[4] Langacker.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1.

[5] 王文斌.隐喻的认知构建与解读.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3

关键词:概念隐喻 隐喻能力 英语教学

中图分类号:G642.0 文献标识码:C DOI:10.3969/j.issn.1672-8181.2013.19.096

1 概念隐喻理论

1.1 隐喻

人类对隐喻研究的历史已经有两千多年。最早的亚里士多德时期,隐喻只是被当作一种语言现象,一种修辞手段。此后隐喻又经历几个不同的研究阶段。近几十年来,人们越来越接受隐喻的认知研究。认知语言学认为隐喻不单纯是语言修辞手段,而应该是人类的一种思维行为方式。我们的思维中充满了从一个具体概念领域到另一个抽象概念领域的隐喻。隐喻是以经验现实主义哲学作为方法论基础的,是基于身体体验的。隐喻是一种认知工具,它存在于我们人类日常生活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之中。

1.2 概念隐喻

概念隐喻理论最早出现在语言学家莱考夫和约翰逊的著作Metaphors We Live By(《我们所赖以生存的隐喻》)。概念隐喻的提出给隐喻研究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视角,给隐喻的研究带来了革命性的转折点。概念隐喻认为隐喻的理解涉及源域(source domain)和靶域(target domain)两个认知域。源域通常是人类所熟悉的一个认知域的经验,而靶域则是不太熟悉的另一个认知域的经验。源域的特点被隐射到靶域的特点上,有助于人们对于靶域的理解。

2 概念隐喻对英语教学的启示

2.1 概念隐喻与词汇教学

词汇教学是英语教学的前提和基础,充足的词汇有助于学生的语言处理。目前常用的词缀法、典型例句法、循环记忆法、扩大阅读法等二维的、机械的、缺乏意象的记忆法都没有让学生深入到词汇内部。 隐喻是语言的普遍现象,词语的具体义项与抽象义项之间的联系,可以使学生了解词义的发展规律,深刻理解其转变机制从而帮助学生词汇理解和记忆。在词汇教学中,教师可结合概念隐喻理论,帮助学生理解词语。按照隐喻的构成,莱考夫和约翰逊把概念英语分为方位性概念隐喻、实体喻和结构性概念隐喻。方位性概念隐喻指参考空间方位而组建的一系列概念隐喻。空间方位来源于人们对大自然的相互作用,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概念。如上-下,前-后,中心-边缘等,人们将这些具体概念投射于情绪、身体状况、经济状况、社会地位等抽象的概念上。实体性概念隐喻是将抽象的符号概念转换为具体的甚至是可以计算层面的实体和物质,从而将喻体的特征赋予本体之上。结构性概念隐喻是对一种概念的结构域的延伸以指称另一概念域。

2.2 概念隐喻与英语文化教学

跨文化的二语习得教学中,文化教学是必不可少的。人类相通的认知世界和多彩的民族特色使得不同文化中的隐喻既有相似性也有相异性。隐喻是语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文化有着紧密联系,许多深层次的文化内容都是通过隐喻来传达的。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理解重视隐喻现象是文化教学的一个有效方法。文化在概念隐喻的形成过程中起重要作用。隐喻存在于每种语言文化中,但不同的文化和思维方式使得隐喻在不同民族中被赋予不同的含义。举个例子,我们中文会说“爱屋及乌”,在英文中相应的表达就是Love me, love my dog. 隐喻的存在可以让学生在英语学习中理解到整个文化体系中的社会价值观、人生观、思维模式等。例如英语中的“melting pot”“America dream”“salad bowl”等隐喻表达中都是包含着透视美国文化历史以及其社会价值观的意义的,在教学中可连续概念隐喻理论。

3 结语

隐喻是语言习得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人类认识和解释世界的思维中充满着隐喻。认识到隐喻的重要性,教师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可引导学生理解和使用概念隐喻及隐喻表达式,提高隐喻能力,认知能力,思考能力,从而对语言有更深刻的认识。

参考文献:

[1]Lakoff, G. & M. Johnson. Metaphors We Live By[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26.

[2]文旭,叶狂.概念隐喻与外语教学[J].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21(1):145-154.

[3]束定芳.隐喻学研究[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4]文秋芳.从全国英语专业四级口试看口语教学[J].外语界,2001,(4):28.

[5]文旭,叶狂.概念隐喻的系统性和连贯性[J].外语学刊,2003,(3):5.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4

【论文摘要】在我国,概念图已经受到众多研究者的关注,但研究主要聚焦于理工科,文科甚少。本文首先对概念图及其理论基础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然后深入探讨了概念图在中学英语教学中应用的理论基础,并以中学英语语法教学为例进行了实例分析。

一、概念图(Concept map)简介

20世纪初60年代,美国康乃尔大学的诺瓦克(Joseph D. Novak)教授根据Ausubel的学习理论提出了概念图这一概念[1]。Novak 和Gowin (1984) 首次提出了概念图,并将它运用到了教与学中,取得了较好的效果[2]。概念图“研究者 (Wandersee,1990)发现,这一结果用奥苏贝尔的有意义学习理论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释。” (徐洪林等,2003)[3]。概念图是知识以图式的形式在大脑中储存的一种方式,它利用图示的方法来表达人们头脑中的概念、思想和理论等,把人脑中的隐形知识显性化、可视化,便于思考、交流和表达。概念图由代表概念、物体或行为的节点组成,并由综合、分层的空间网络形式来表示节点(概念)之间相互关系。概念(concepts)、命题(propositions)、交叉连接(cross-links)和层级结构(hierarchical frameworks)是概念图的四个图表特征。在概念图中,节点通常用一个简单的几何图形来表示,比如,椭圆;每个节点代表一个概念。而以直线、单向或双向箭头表示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概念图将概念或知识等级分层,最上层是较为普遍、包容性较大的概念,下层是较为特殊、更为具体的概念,它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归纳思考及演绎思考方式。图1是关于马(horse)的概念图,通过它可以对马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

二、概念图辅助英语教学的理论基础

1.Ausubel的有意义学习理论

概念图的理论基础来源于Ausubel的学习理论。在他看来,人的学习是有意义学习,新知识的学习取决于新旧知识是否达到意义的同化,即知识的构建是通过已有的概念对事物的观察和认识开始的。学习就是建立一个概念网络,不断向该网络注入新知识。而影响学习的最主要因素是学习者已掌握的知识,学习者个体必须把新知识和学过的概念联系起来,新知识必须和学习者现有的认知结构产生相互作用。当学习者有进行有意义学习的意向,并把所要学的新知识同原有的知识联系起来时,意义学习便发生了。同时Ausubel认为概念有不同的深度,可笼统也可具体。笼统的概念中包含着不太笼统的概念,在这些不太笼统的概念中又含有相当具体的概念。所以,根据概念具体的程度可以渐进地对概念进行区别。Ausubel 认为,学习者应会辨别新概念的层次。根据层次,把这些概念放入他们知识结构中相应的位置上,其实这个过程即是建构知识概念图的过程。

“有意义学习过程的实质就是符号所代表的新知识与学习者认知结构中已有的适当观念建立非人为的和实质性的联系”(邵瑞珍,1984)[4]。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认为,知识既非来自主体,也非客体,而是来自主体与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过程中通过同化与顺应过程逐步建构起来的,并在“平衡—不平衡—新的平衡”的循环中得不断的丰富、提高和发展。后来的研究发现,概念图理论与上述观点不谋而合:通过建构概念图,学习者必须把要学习的材料与大脑中已有的与该材料相关的知识联系起来进行“上位学习”、“下位学习”或“并列结合学习”,不断由平衡到不平衡再到新的平衡。

2. 认知主义关于知识的本质研究

认知心理学认为,知识的本质在于概念和命题之间的内在联系。概念是用以组织知识的基本单位,是建构人类知识的细胞或基本要素。在知识的系统中,概念是构成和联结知识的“节点”。命题是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概念的基础上形成的,它表示的是概念之间的关系。

当代认知心理学通常将知识划分为两大类:陈述性知识与程序性知识。概念图作为一种元认知工具,超越了有关陈述性知识与程序性知识的分类,将传统教学所导致的机械学习转变为有意义的学习建构。

用概念图来考察学生组织和理解知识的变化,强调学生知识构建的过程时,概念图与建构主义的学习观实质上是一致的。

3.人脑的记忆系统

人的记忆系统由3个存储器组成:感觉登录器,短时记忆(或工作记忆)和长时记忆。当接收新知识时,若要形成大的知识体系,必须在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之间进行有序的反复。概念图之所以能强有力地促进有意义学习,乃是因为它可以作为一种模板,加以其丰富的色彩感,去帮助学生组织知识并使之结构化,将较小范围内的彼此相关的概念与命题扩大化。记忆之所以存在,正是由于事物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存在。记忆的根源在于使新旧事物间产生联系,并使这种联系保存在人的大脑中。

根据记忆的内容,大致可分为下列四种:形象记忆,这是以感知过的事物和形象为内容的记忆,如进入商场和参观展览会留下的记忆。逻辑记忆,这是以概念、公式和规律等的逻辑思维过程为内容的记忆,如学习某种理论以及对定理、公式的记忆。情绪记忆,这是以体验过的某种情绪或情感为内容的记忆,如对第一次进人大学校园和第一次领取工资的愉快心情的记忆。运动记忆,这是以做过的运动或动作为内容的记忆,如学习游泳和初学骑自行车时,对一个接一个动作的记忆。在日常生活中,上述四种记忆是相互联系,交叉进行的。

根据“左右脑机能分担论”,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注重开发大脑左右半球的潜力。人的大脑中左脑的优势在语言、逻辑、数学、顺序,右脑的优势在韵律、音乐、图画、想象。应该通过系统、科学、简便的训练使两者有机结合、协调动作。由于概念图的本质在揭示事物间的各种关系并把它通过配有丰富颜色的“图”展现出来,故通过概念图辅助,学生不但可以很好的记忆所学内容,而且通过自己建构概念图,可以使学生把左右脑都调动起来,不断的使新旧知识产生联系,促进记忆的发生。

三、研究现状

概念图在国外的研究已经很成熟,国内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研究主要集中于理论引进(朱学庆,2002;徐洪林 康长运、刘恩山, 2003;赵国庆、陆志坚,2004;袁维新,2004 等)[5]和教学应用(赵金波、吴红霞,2004;杨淑莲,2004;刘恩山、徐洪林,2003;赵金坡、黎加厚,2004等)[6]。在教学应用中,理科教学方面居多,文科方面甚少。笔者的教学实验证明,概念图在大学英语教学中也能帮助学生很好学习,记忆。本文在国内首次尝试探讨概念图在中学英语教学中的应用。

四、概念图辅助中学英语教学

使用概念图的目的就是将知识在头脑中图式化、视觉化。基于概念图是描述以文本为基础的命题网络这一观点,Jonassen指出,概念图是对作者的认知结构的准确反映[7]。Kosslyn提出了一个代表包含事物的命题和形象的认知模式[8]。Paivio也指出,信息是以视觉和言语进行编码的[9]。因而概念图节点之间的联系正是基于图表为基础的,能让知识以网络空间的形式视觉化的呈现在学习者面前。White & Gunstone列举出了关于概念图的六种用途:(1)探索对于话题的一个局限点的理解;(2)检查学习者对于指导的目的的理解;(3)检测学习者是否能勾画出概念之间的联系;(4)辨认学习者在确认概念之间关系时的变化;(5)找出哪些概念是核心的、关键的;(6)促进学习者的讨论[10]。

目前,学习成为一种越来越自主的体验,学习者和教育者都在寻求一种可以提高自我驱动获取知识的工具,而运用概念图进行学习则可以满足这一需要。在传统的学习目标分类上Bloom 认为,认知领域包含以下的几个步骤:知识(Knowledge);理解(Comprehension);应用(Application);分析(Analysis); 综合(Synthesis)和评价(Evaluation)。这几个步骤一般是以由简到难的顺序进行的。概念图能通过关键词的形式来更好的完成以上几个步骤。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强调的就是新知识与现有知识的整合。而概念图可以把这个整合过程更清晰的用图表呈现出来,使学习者看到概念之间的关系,从而促进新旧知识整合。

概念图作为一种学习工具,师生表达知识的工具,其优势在于使知识图式化,视觉化呈现。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可以利用概念图展示教学内容,学生可以利用概念图来分析复杂知识的结构。Novak 和 Okebukola and Jegede 指出,将关键词、核心词以图式的形式用概念图表示出来,学习者能更好的提炼语言和词汇;辨别文中的关键词;将这些关键的话语组织成为一个有意义的图表呈现出来;并在以后的学习上更好的利用这些概念图[11]。构建概念图的过程,对学习者来说,增强了他们对内容理解的信心,通过对前面的知识的连接,将其与现有的知识框架所整合,使学习者感觉其能够很好的掌握知识。另一方面,对教师来说,概念图的构建能把主题的多种方面的联系表现出来,因而能提供更多的例子使教学内容更清晰化。

五、概念图在中学英语教学中的具体应用

1. 概念图辅助教学设计

概念图可以帮助教师对教学内容进行整合,将旧知与新知结合,相关概念与所教内容相连接,因而教师通过概念图整理归纳教学设计思路,课堂上能更好的呈现一种有组织、有框架的知识体系,以帮助学习者进行有意义学习。

2.概念图辅助头脑风暴学习与合作学习

计算机概念图工具给头脑风暴活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通过计算机概念图,可以帮助降低用言语表达概念时出现的概念模糊、表达不清等情况;讨论中,学生可以将自己的观点用概念图表达出来,以引导和激发讨论,促进有效的学生同伴及师生间的互动;通过同伴或师生共同合作完成概念图,有助于合作小组成员之间共同发展认知和问题解决的能力,使合作学习的进程速度更快更好。如在讲解Europe一词时,可以引导学生进行头脑风暴式学习词汇。(如图2)复习和学习与Europe相关的许多词汇,包括地球(Earth)七大洲(Antarctic, Africa,Europe,Asia,Ocean,South America,North America),四大洋(the India Ocean,the Pacific Ocean, the Atlantic Ocean, the Arctic Ocean)等等。当然还可以继续拓宽与地域有关的词汇。

3. 概念图辅助个人学习

概念图辅助学习者对信息进行整理加工,将零散的知识点整和和归纳;整合新旧知识;找到知识之间的内在联系;建构知识网络;浓缩知识结构,使学生从整体上把握知识。它作为一种学习策略,能促进学生的意义学习、创造性学习,使学生学会学习,并提高自学能力、思维能力和自我反思能力。

4. 概念图辅助教学评价

概念图作为一种教学评价工具,适用于教学活动的不同阶段的教学评价。教师可以通过观察学生制作概念图的构图过程,了解其学习进展和内心思维活动的情况,以便给出即时诊断与指导,完善教学设计,改进教学进程,这样,概念图就是形成性评价的有效工具。同样,概念图也可以作为总结性评价的工具,它对学生头脑中关于知识结构的图示化再现。教师和学生可以清晰地了解学生自己学习的状况,从而有效地帮助学习者认识自我的状况,有效的认识自我。

六、概念图在中学英语教学中的应用实例

语法在中学英语教学中一直占据着比较重要的地位,即使在交际教学法盛行的今天。教学中往往发现学生可以把单词在词典上查出来标注在单词下,但是却仍然无法理解整个句子的意思。语法在英语学习的重要地位不容置疑。所以如何上好语法课,如何进行语法复习则显得尤为重要。本文试图以概念图在中学英语语法教学中的应用为例来说明概念图在英语教学中的巨大潜力。图2简要表明中学语法(动词专项二)的概念图。

我们要给学生一个语法的整体观,让学生从整体把握语法体系。由于计算机概念图软件的优点(可以随意收缩),它可以逐层收缩。讲解动词专项(二)中语态时,可以进一步展开为图3。这样我们呈现给学生的不是单独的语法知识,而是由宏观到微观,再由微观到宏观。他们学到的语法知识应该是彼此联系,而非独立存在的。这样语法之间的关系便明晰化了,而且现在学的语法知识与以往所学知识很容易产生联系,促进语法学习向有意义学习发展。

通过学生个人和学生小组之间合作画出自己所学的概念图,也可以很好的评价学生对语法知识的掌握情况。

七、结语

概念图是一种知识呈现的工具。在国内的研究尚不够深入。在互联网的支持下,其对外语学习的辅助作用日益突出。概念图具有导引或巡航的功能,将课文内容通过关键词进行概览;概念图通过图式呈现方式使知识更形象化、具体化的呈现;其节点间的连接与发展使学习者更好的将新旧知识联系、组织与整合,并延伸知识;学生在使用概念图的过程中,师生、同伴互动,促进合作学习。概念图作为一种教学辅助工具将更利于开发学生的发散思维,提高中学英语课堂教学的效率。

参考文献

[1] Novak, J. D. Human constructivism: A unification of psychological and epistemological phenomena in meaning mak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rsonal Construct Psychology, 1993, 6, 167?193.

[2]Novak, J. D., & Gowin, D. B. Learning how to learn.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4.

[3][5]徐洪林,康长运,刘恩山.概念图的研究及其进展[J].学科教育,2003,(3).

[4]邵瑞珍.教育心理学[M].上海教育出版社,1984.

[5]朱学庆.概念图的知识及其研究综述[J].上海教育科研,2002,(10).

[5]赵国庆,陆志坚.“概念图”与“思维导图”辨析[J].中国电化教育,2004,(8).

[5]袁维新. 概念图: 一种促进知识建构的学习策略[J].学科教育,2004,(2).

[6]赵金波,吴红霞,范向华.运用概念图 促进读和写[J].中国电化教育,2004,(8).

[6]杨淑莲. 概念图在促进非良构领域知识结构化中的应用 [J].中国电化教育,2004,(8).

[6]刘恩山,徐洪林.运用概念图进行生物教学对学生认知方式的影响[J].学科教育2003,(7).

[6]赵金坡,黎加厚.概念图在小学高年级写作教学中的应用研究[J].上海教育科研,2004,(7).

[7]Jonassen, David H. (1992). ‘What are Cognitive Tools?’. In Kommers, Piet A.M.; Jonassen, David H. & Mayers,J. Terry. (Eds.). Cognitive Tools for Learning. Germany: Springer- 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NATO Scientific Affairs Division, pp. 1?6.

[8]Kosslyn, S.M. (1980). Image and Min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9]Paivio, A. (1986). Mental Representation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0]White, R., & Gunstone, R. (1992). Probing understanding. New York, NY: The Falmer Press.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5

关键词: 概念图 大学英语四级写作 教学研究

大学英语四级写作是大学生英语综合应用能力中的薄弱项目,也是教学难点。教师不仅要教授学生基本的写作规范,更要教授他们写作技巧尤其是英语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才能真正提升学生的写作水平,提高大学生的英语综合应用能力。

一、大学生英语四级写作水平现状分析

根据2007年教育部公布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大学四级阶段的一般要求是:“能完成一般性写作任务,能描述个人经历、情感和发生的事件等,能写常见的应用文,能在半小时内就一般性话题或提纲写出不少于120词的短文,内容基本完整,中心思想明确,用词恰当,语意连贯。能掌握基本的写作技能。”然而,笔者在多年的教学实践和各类英语测试,以及对学生的调查问卷中发现多数学生还不能达到上述写作的一般要求,调查问卷中影响学生写作的最重要的因素依次是词汇量、语法、写作技巧和汉语思维。写作难点依次是文字通顺,连贯性强;重点突出,文章逻辑性强,文章切题,表达思想清楚。榱私饩錾鲜鑫侍猓笔者尝试在大学英语四级写作教学中引入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成果――概念图,以帮助学生提高英语思维能力和书面表达能力,这在大学英语写作教学中是首次尝试。(截至2015年12月31日中国知网期刊文献检索。)

二、概念图简介

概念图(Concept Map)又称为概念构图。1984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诺瓦克教授(D.Novak)把概念图定义为:用来组织和表征知识的实用工具,是一种以科学命题的形式显示概念之间的意义联系,并用具体事例加以说明,从而把所有的基本概念有机联系起来的空间网络结构图。概念图通常将有关某一主题不同级别的概念或命题置于方框或圆圈内,再以各种连线将相关的概念和命题连接,这样就形成了关于该主题的概念或命题网络,从而以形象化的方式表征学习者的知识结构及对某一主题的理解。

概念图的典型表现形式是图形组织器(Graphic Organizer),图形组织器能够通过特定的图示来隐含某种特定的思维结构关系,为教学者和学习者提供一种使用和加工信息的认知支持框架,即一种图形组织器通常就代表着一类思维模式或者认知方法。借助认知工具,学生能获得充分的感知信息,产生意义构建,从而促进认知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发展。

三、基于概念图的大学英语四级写作教学策略

概念图以直观形象的方式表达知识结构,有效呈现思考过程及知识关联,可以帮助学生理清文章脉络,把握文章的逻辑关系,提取出关键概念、一般概念、概念及具体概念,确定不同层级的概念及各级概念间的逻辑关系,同时帮助学生进行合理的文章布局,提高英语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在写作课堂教学中,教师凭借概念图通过以下几个步骤提高大学生的英语四级写作水平。

(一)运用概念图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

学生写作内容空洞,文章重点不突出,逻辑性不强,缺乏写作技巧,书写中式英语,这些都与英语阅读的深度与广度不够有关。下面以2002年6月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的作文题目Student Use of Computers为例,帮助学生理解作者的写作思路和文章结构。

1.采用“对比矩阵”这一图形组织器简单对比某校大学生使用计算机惊人的时间变化。(见图一)

2.采用“鱼骨图”这一图形组织器显示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见图二)

3.采用“流程图”这一图形组织器显示现在大学生在使用计算机中遇到的问题。(见图三)

作者的写作思路是首先对所给图表进行描述,通过时间对比发现:五年内大学生使用计算机的时间增加了10倍。究其原因,首先是科学和技术的迅速发展,各个领域普遍使用计算机。其次是熟练使用计算机成为大学生就业的必备能力。最后是计算机购买价格的逐步降低,大学生的经济能力能够承受,更为大学生长期使用计算机提供了条件。作者的思路清晰,逻辑严密,层次清楚,重点突出。最后指出一周使用20小时进行娱乐消遣,时间过长会影响学习成绩,本末倒置,大学生要引以为戒。

这种可视化思维便于学生理解、记忆及反复套用,可以达到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效果。同时可以改变学生的思维习惯,减轻学生写作时的焦虑,减少写作时间,提高写作效率。

(二)运用概念图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

部分学生害怕写作的原因之一是不习惯英语的“直线型”思维模式,感到无从着手,不知道如何布局谋篇。教师可以教学生借助概念图这一可视化工具,将文章整体结构和段落间的逻辑关系清晰明了地表达出来。下面以2011年6月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的作文题目Online Shopping为例,帮助学生拓宽写作思路,写出个性化作文。

构思一:采用“对比矩阵”这一图形组织器对比表达网上购物与实体店购物的优势和劣势(网上购物节省很多时间,减少不少开支,但是信任度降低;实体店购物花费很多时间,开支有所增加,可是信任度却提高。),然后通过两种购物方式比较后提出自己的建议:规范网购的规章制度,使人们尽情享受网购的方便和愉快。(见下表)

构思二:采用“鱼骨图”这一图形组织器来突出时尚的网上购物的好处,显示构成其优势的四个主要原因:节省很多时间;减少不少开支;享受网购的愉快及方便。最后强调作者的观点:规范网购的规章制度,使人们尽情享受网购的方便和愉快。(见图四)

通过概念图这一可视化的思维工具,学生明确了文章的写作框架,再对概念进行排序,确定层级关系中,深刻把握了文章内容之间的深层结构,从而使文章中心思想明确,层次分明,语意连贯,掌握基本的写作技巧。

(三)教师实践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笔者通过调查问卷和课后访谈了解到,100%的大学生对概念图一无所知或者不熟悉,因此要求学生绘制概念图具有一定的难度,所以老师要和学生一起协作绘制概念图。学生熟练绘图后才能使概念图这一可视化思维工具为自己所用,在英语写作中起到重要作用。具体操作步骤如下:

1.师生一起确定所选概念,注意提醒学生不要使用句子,注意规范语法,讲究大小写。

2.师生一起给概念排序,确定层级关系,理清文章脉络。

3.师生一起确定连接词,把概念间的逻辑关系表达清楚,这是学生绘制概念图的难点也是重点。

在学生基本学会绘制概念图以后,教师可以通过让学生给概念图空缺填空(在标准概念图中留下一些空白的概念或者空白的连接词),检验学生对概念的产生、内涵和外延的熟悉程度。也可以要求学生认真读图,进行改错(在标准的概念图中把几个正确的概念或者连接词换成错误的概念或者连接词)来检测学生对写作材料的记忆、理解和准确把握程度。通过上述训练使学生熟悉绘制概念图,借助概念图进行图式思维,开阔写作思路,提高创新思维能力,促进理解和记忆。

四、结语

通过写作课的教学实践,教师发现借助概念图学生写作时可以快速构思,预先确定文章的结构和组织材料,提高创新思维能力,增强思维的流畅性和逻辑性,写作思维更加开阔,重点突出,逻辑严密,文字更加连贯,掌握基本的写作技能。同时写作的兴趣有所提高,写作效率有所提升,自我效能感有所增强。概念图作为知识和思维的可视化工具,使大学生在大学英语四级写作中有图可循,在拓展写作思路中具有重要作用,ζ渌英语写作教学策略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参考文献:

[1]胡小勇,王泳,容梅.概念图教学实训教程[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4,8.

[2]刁振梅.汉语负迁移对高职生英语写作影响的实证研究[J].中国成人教育,2014(2).

[3]唐小波.基于AIDA模式的英文求职信写作教学策略[J].职业技术教育,2013(8).

[4]阳艳萍.高职学生英语作文语言错误分析[J].广西教育,2013(10).

[5]陈思宇,黄甫全,曾文婕.新兴网络化合作活动学习的三大类型及其启示[J].中国电化教育,2013(7).

[6]齐登红,孙丰果.教改新阶段文体分析与大学英语读写译教学整合研究[J].外语电化教学,2013(3).

[7]赵兴龙,王冰洁,张俊.技术促进语言运用的五个假设[J].中国电化教育,2011(4).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6

关键词: 科学概念 外语学习 启示

一、引言

外语学习的重要性在全球化大背景下的今天已毋庸置疑。在外语学习中,准确性与流利性一直是一对矛盾体。当前,许多教学方法更倾向于对交际能力的培养,外语学习者自身对语言的准确性,主要是语法知识的准确性,重视不足。本文将从科学概念的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以期为外语学习者提供启示。

二、科学概念的定义

科学概念(Scientific concepts),也可称为理论概念(theoretical concepts),是与社会文化理论密切相关的一个心理学概念。这一概念由著名心理学家维果茨基提出,后被应用借鉴到二语习得、外语教学等领域。

维果茨基在研究逻辑概念时,提出了两个重要定义:一个是自发概念,一个是科学概念。科学概念是“在有计划有目的的教学过程中学习的形式严格固定的概念”。自发概念的发展过程是从具体到抽象,而科学概念的学习则开始于对具体的概念进行抽象化的定义。因此,学校教育是科学概念形成的重要方式。

三、科学概念在外语学习中的重要性

科学概念对外语学习具有重要影响,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所学习的外语在以下许多方面和我们的第一语言(也称母语)不同。首先,在儿童的第一语言习得中,儿童并不是有意识地参与语言学习活动的,事实上儿童是在生活的各种交际活动过程中自然地习得了母语。然而,外语学习却与此恰恰相反。外语学习经常是在教室中进行的正规的以学习外语为目的的有意识的活动。其次,即便是在正式课堂中的母语学习课上,教学的目的也是帮助学习者把之前没有意识到的语言规则显性化。换句话说,学习者先掌握如何使用母语,之后逐渐学习其背后的语法知识,他们并不是为了学语言本身而学习语法。与此相反的是,外语教学的目的是在学习者没有掌握外语之前,将语言规则清晰地展现给学习者,以便其能够利用规则产出新的句子。不掌握外语的语言规则,学习者就几乎不能掌握这门语言,因为他们很难有足够的机会接触地道的外语。同时,即便是在一些诸如“浸入式”教学法等的教学环境下,学习者有足够多的机会接触外语,他们自己的语言产出也经常会出现语言形式不正确的现象,或者他们可能会有意识地回避使用自己不确定的语言形式。这正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科学知识的学习在外语学习中的重要性。

从以上的讨论中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我们应该在外语学习中重视科学知识,即语法规则,也有必要对其进行显化的学习,以便明确这些规则,为我们的语言输出提供指导。笔者对所教的班级学生的考试作文进行了观察,并与其他同事进行过交流,大家普遍认为学生在语法知识上还存在较大问题。对于许多语法规则的了解,还停留在浅尝辄止的层面,相信这种现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科学知识对于外语学习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四、科学概念对外语学习的启示

科学概念对于学习者来说至关重要,对于外语学习也很有启示作用。

首先,外语学习者要重视科学概念的学习。学习者其从思想态度上,要对语法规则这一外语学习中的科学知识有足够的重视。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系统地学习外语语法工具书,对各语法项目形成知识网络。对于具体的语法知识,要边学习语法规则,边自己动手利用造句、写作文等形式进行应用,不能浅尝辄止、自欺欺人。

其次,外语学习者要重视科学概念的学习方法。在语法知识这一科学概念的学习上,长期以来,语法教学居于统治地位。诚然,这是由教学语法自身独特的优势所决定的。教学语法能够清晰地呈现语法规则,有助于学习者迅速树立科学概念。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教学语法的不足之处:只讲规则,不讲道理。对此,我们应该注重应用认知语法的成功,充分利用认知语言学理论对一些司空见惯的传统语法现象的理据性进行解读。这种方法可以使外语学习者既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有利于更深层次地理解科学概念。

最后,外语学习者要在实践中不断反思检验自己对科学概念的理解。每个学习者的语言产出都是中介语,中介语与目标语之间总会有差距。当然,这种差距有时是由于文化差异等原因造成的,但也有很多情况是由于外语学习者对科学概念掌握的不到位、不完整造成的,因此,我们应该在写作、口语交际等语言输出中反思自己的语言,是否符合语法规则。同时,在听力、阅读等语言输入过程中,我们也应该学习这些地道的表达中体现出来的对语法规则的娴熟应用。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快地构建科学概念体系。

参考文献:

[1]Vygotsky,L.S.Mind in Society: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Psychological Processes[M].Cambridge,Massachusett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8.

[2]高文.维果茨基心理发展理论的方法论去向[J].外国教育资料,1999(3):45-47.

[3]余震球.维果茨基教育论著选[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7

关键词: 隐喻 认知功能 大学英语教学 应用

1.隐喻的认知

(1)隐喻

隐喻的基础是概念,人们常用隐喻来将许多抽象的概念用具体或者熟悉的形象组织起来。隐喻是在反复出现的体验形式基础上产生的,所以是语言与文化之间的一个纽带。隐喻随着人类文化的发展而产生,可能随着其发展逐渐消亡。胡壮麟(1993)认为“认知”应包括两个过程:一是思维过程,即人们能动地认识世界,二是世界通过大脑对人们思维的反映。人们对客观世界认知主要通过语言的方式,非语言的手段在认知过程中稍逊于语言手段。

隐喻是借助语言表达出来,但隐喻的源头却落在思维概念上。如果讨论隐喻不深入到思维概念的源头,就不能真正地认识隐喻在人们生活中的作用,冷落了不少原本应该在译文中反映出来的隐喻。隐喻化成分在语言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2)莱考夫的Metaphors We Live By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莱考夫的经典之作Metaphors We Live By《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比喻和翻译之间的关系奠定了基础。提出了隐喻的认知功能。他认为隐喻的本质是通过A事物来进行理解和体验B事物。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现象,更重要的是人类普遍的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认知手段。同一社会的文化、隐喻思维和语言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共同构成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整体。许多深层文化内容(如人生观、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通过隐喻来表达和传承。此外,不同语言文化之间在隐喻使用上有较大差异。隐喻是语言交际中不可缺少的成分,因此掌握隐喻的功能特点在现代外语教学中越来越重要。

隐喻比如有一个常用的比喻:Argument is war.辩论本身并不是战争,但这两个现象有不少相似的地方。首先在战争中,一般有甲乙双方,辩论中也是这样。另外,战争可以有输有赢,辩论也可以有输有赢,战争有攻有守,辩论时也可能有攻有守。但战争毕竟是一个有具体形式,可以有不少物理特征的过程,而辩论就不见得那么具体了。这个例子就是用较具体的战争来构造辩论的概念就更便于说话者表达,也更便于读者理解。这种从思维概念衍生出来的比喻表达法如下:

1)You disagree?Okay,shoot!

2)He attacked every weak point in my argument.

3)His criticisms were right on the target.

4)Your claims are indefensible.

5)I demolished his argument.

6)I’ve never won an argument with him.

7)If you use that strategy,he’ll wipe you out.

8)He shot down all of my arguments.

?摇?摇?摇?摇?摇?摇(Metaphors We Live By,p.4)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在表达战争时使用的一些概念都被用来表达争论了。这种借助一种较为具体的概念来看另一个不那么具体的概念的方法,使人能以一种更熟悉的经历为基础来理解另一个不那么熟悉的事物,这恰恰是比喻的本质。正如莱考夫所说:“The essence of metaphor is understanding and experiencing one kind of thing in terms of another.”

很多抽象概念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概念的边缘比较模糊,不容易把握。如果可以找到一个比较具体的、可以触摸的,可以感知的东西作为理解抽象概念的中介,那么进行思维就比较方便,表达起来也就更容易。莱考夫用inflation这个词为例,可以看出实体比喻的概念在我们生活中俯拾皆是:

Inflation is an entity.

1)Inflation is lowering our standard of living.

2)We need to combat inflation.

3)Inflation is backing us into the corner.

上面的例子中,inflation这个完全是抽象的经济概念被当成实体。把上面句子中的比喻去掉,作一下对比:

1)Because of inflation,our life is not as good as before.

2)We need to do something against inflation.

3)We are in a very difficult situation because of the inflation.

在1),3)句中inflation就好像一个人,在比喻用法中变成了动作的实施者。而combat inflation中的inflation就如同敌人。2)句中的inflation就变成了被把握的对象。可以看出用比喻的句子文字优美生动,更是为了便于把握意义。这些实体比喻都是隐性的。莱考夫在书中用大量的例子来说明这类隐喻的普遍性。比如:

1)Our influence in the world has declined because of our lack of moral fiber.(entity)

2)He went to New York to seek fame and fortune.(substance)

3)My mind just isn’t operating today.(mind as an object)

4)Life has cheated me.(life as a person)

这些是隐性的,属于文化的,属于语言体系的,约定俗成的比喻。

2.隐喻认知功能在英语教学中的应用

(1)语言层面

人类的语言是以词汇为基础,词汇学习是语言学习中首要先解决的问题,也是教师在英语教学中的核心。比喻不只是语言的表达形式问题,更重要的是人的思维方式问题。语言表面上的表达形式都有深刻的原因,比如目前在高科技文化中有人说data warehouse。这种表达方法实际上是说话人在使用这个语言表达法之前先将data比作了一些实物,而将储存data的地方比作一间间有形的仓库,思维概念上这么一比,一个语言上的隐喻就出现了。这个比喻相对来说是比较明显的。所以我们可以直接翻译成“数据库”,而没有必要说“所有的数据像放在仓库中一样”。有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用比喻说话,因为有些比喻说法由于使用的时间较长,比喻色彩已经没有那么浓厚了,不再如当初开始使用的时候那么引人注意。但仍然是以比喻为基础,比如“Jack is in depression.”,很难意识到其中有一个比喻。in本来是表示三维空间的,我们可以理解为“杰克处于失落之中”。把in所体现的三维氛围在译文中体现出来,比如:“Lily is in the classroom.”但当我们用同一个in来表达depression的时候,实际上是借用表达空间的in来描写情感。in是一个“隐蔽”的隐喻.但有时隐喻是比较明显的,容易被忽略。比如“There is a farm at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其中foot表示说话人将mountain比作人,所以才用foot。也可直译成“山脚下”。

教师应该在课堂上从教材中多讲解隐喻结构的语言点。比如在《全新版大学英语》第一册中,“A Valentine Story”这一单元中“Each letter was a seed falling on a fertile heart.”。其中seed很形象地把书信的频繁、密集的联络表现出来。letter和heart的关系,通过隐喻的表现成为seed和soil之间的关系。而seed最终也会萌芽结果,意味着letter也会带给寄信人感情的升华。人类总是喜欢借助较直接的物理性经历来把握非物理性的经历,而这种用一种经历来理解另一种经历的方法恰恰是各种比喻说法的思维基础。比如“Mary is in the classroom.”是纯粹表达物理方位。把in 借用来表达love,实际就是一个比喻。把love变成一个有三维的空间,某人正在这个空间中。在日常生活中,将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引入另一个领域,使其看得见、摸不到。比如,“I have a cold.”,这时cold就像是一个可以用手把握的实体。我们说“我头疼得要裂开了”,是将头比作实体,在内部压力下快要破裂了。还有download a program,是将program这个看不见的计算机软件当成了可以从车上卸下来的实体(如机械)。如果比喻只在语言中存在的话,那么它的功能就是美化语言,使语言锦上添花。

在英语教学中如要求学生用较抽象的思维方式,用事物内在的一些特征来组织经历,有时会抓不住想要表达的概念,一用比喻,把握起来就方便多了。比如“He is at the peak of his career.”其中的peak一下子就生动地把他目前事业如日中天的状况表达出来。如果不用比喻,可以这样表述“He has never been so successful in his career.”没有比喻的这个说法没有第一个更有表达力。在实践教学中,教师应培养学生运用隐喻进行思想的语言表达习惯。在教学上尽量创造轻松又要求学生进行主动思考的有情趣的环境,充分利用现代化多媒体手段,以声、形、图、景等激发他们的想象和兴趣。

(2)文化层面

在课堂教授中,教师应该把语言教学和文化教学紧密联合起来。在讲授语言现象时穿插英美文化内容,由于比喻不少都是借助方位、实体等基本思维概念来表达,不同文化的人在基本思维概念上有相通之处,直译的情况很常见。如in love(在恋爱中),foot of the mountain(山脚下),peak of his career(事业的顶峰),the income rose(收入上涨),seek fame and fortune(追求名利),the seed of his great ideas(他伟大思想的种子),framework of his theory(理论框架),at the crossroad(在十字路口)。但英汉两种语言毕竟不同,有些比喻就不宜搬到译文中来,如虽然可以将under his control译成“在他的控制下”,却不能将control over her译成“她上面的控制”,而应该译成“控制她”。much more inflation不能译成“更多的通货膨胀”,“He is on top of the situation.”不能译成“他在形势之上”。慢慢培养学生的隐喻意识,培养学生用隐喻思维进行语言表达。重视文化教学内容,帮助学生掌握与目的语语言文化密切相关的价值观、交际规则等。语言表达是否得体主要取决于语言使用者是否掌握交际规则,这些都植根于文化。

指导学生阅读文学作品,不同文学作品反映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不同的文化现象。在全新版《大学英语》第三册“Civil Rights Heroes”这一单元中,指导学生了解在当时背景文化下的知识和信息,引导学生通过文学作品介绍它所反映的更广阔的社会时代背景――文化。宗教文化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由民族的、意识所形成的文化,表现不同的民族在崇尚方面的文化倾向。课文中出现了Quaker(贵格会会员),Methodist等宗教名称,对学生举例一些宗教的词语,如Pandora’s box(比喻灾难、麻烦和祸害的根源),Prometheus(热爱人类、反抗压迫的象征)等。这些隐喻都源自于古希腊文明或基督教文明。课文中出现的underground railroad,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已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地下铁路,是一个协助黑奴(用passenger代替slave)脱逃的地下组织,废奴主义者(conductor代替helpers)通过这个组织,以隐蔽的方式,经由秘密的路线和食宿站作为避难所(station代替refuge),指引和协助黑人逃离南方。文中大量地使用隐喻,是与当时的文化背景分不开的。

在教学中,强调要区别一种表达方式是属于集体的,还是属于个体的。上面讨论的那些所谓的“隐性的”比喻大都是一种文化中的人约定俗成的,反映的不是写作者一个人的思维模式,而是一个群体的思维模式。在翻译中保留这些比喻可以揭示原文说话人所处群体的集体思维模式。比喻如果为了交流的目的而写,为了充分达到交流的目的,就要尽量提高可接受性,不必去照顾模拟源语的思维模式,比如在实用性的科技、经济、法律等语篇中就没有必要去反映思维模式,而应着眼于信息的交流。当然纯粹反映思维模式而进行的翻译是不多见的。

3.结语

隐喻的研究可以揭示语言和文化之间的关系。我们在教学中经常会遇到教材中的隐喻式,教师应该把认识语言学有关隐喻的研究成果熟练运用,准确地把握隐喻所表达的意义,帮助学生深入了解隐喻环境下的背景文化知识。用比喻就更容易把握住想要表达的事物的实质。正如莱考夫所说,不少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的概念都是十分抽象的、不容易把握的(如情感、想法、时间等)。但我们又必须把这些概念紧紧抓住,所以只有求助于另一些概念,用另一些更容易把握、更有物理形状或更能从基本的物理感觉上理解辨识的概念(如方向、物件等)来把握抽象的概念。即用有形的、容易把握的概念来解释抽象的、不容易把握的概念。这就要求教师要把隐喻概念运用到英语教学中。注重传授西方文化知识,在实践教学中根据学习者的不同背景进行因材施教,多讲解一些在语言文化教学中适合学习者领会的隐喻形式,帮助学生掌握隐喻的分析方法,通过表面的语言现象深层次理解其包含的文化内容。

参考文献:

[1]Byram,M.& Risarger,K.Language Teachers.Politics and Culture[M].Clevedon:Multilingual Matters Ltd.,1999.

[2]Lakoff,G.,Johnson,M.Metaphors We Live By[M].Chicago and London: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0.

[3]胡壮麟.认知隐喻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王守元,刘振前.隐喻与文化教学[J].外语教学,2003,(01).

[5]赵艳芳.语言的隐喻认知结构:《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评价[J].外语教学与研究,1995,(3):67-69.

基于大概念的语文教学篇8

关键词:教育学术语概念体系

一、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相关概述

国家标准对“概念”进行界定,即经由对特征的特殊组合所产生的知识单元,“概念体系”,即依照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形成的结构化概念的集结。人类经由科学研究明确事物特征,把此类特征连接,于理性抽象期间生成概念,然后将此类概念相结合,产生一个经验和逻辑彼此统一的概念体系,以构建有关该事物的科学理论。教育学的概念体系不但是人类对教育现象的认识成果,同时还是人类对教育现象予以研究、表述的工具,由对教育现象的科学研究获知相应教育学概念,基于此对教育现象实施教育学研究。“经由语音/文字对专业概念的约定性符号予以表达/约束,即术语。”概念体系即术语体系的根基,一个概念仅与一个术语相对应。若概念集中对人类认识某项事物进行体现,则术语便可视为概念的语言表达方式。针对一门科学而言,概念与概念体系的生成过程于符号方面的呈现便属于术语与术语体系的建构过程。就科学知识而言,其能被划分为“概念性的知识”与“操作性的知识”两种,前者即人们知晓怎样借助概念对某些现象予以阐明,后者即人们知晓怎样借助数学工具对某些现象的数量/尺度予以计算,明确怎样展开观察实验对概念的阐明、数量的计算予以论证。基本概念与概念体系的生成不能单一视为客观过程,实质上为主客观辩证统一的动态过程。专家学者马克斯韦伯表示,社会科学的研究活动由抽象加设概念的构建所决定,社会科学理论与其研究的重要主观因素即“理想类型”/“纯粹类型”,其通过既定对象于一般情形下常见要素与特征构建产生,可谓是社会科学出现的先行条件。概念与概念体系于科学理论中的功能价值并不只是对既存事实的表述与分析,存在生产性创新作用,是新概念、新概念体系生成的根基。术语这一概念的符号表达极为重要。教育学的概念与术语体系身为该学科的架构会对教育学理论概貌、力量构成较大影响。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的构建可视为教育学科学化发展的根本任务,本就为科学研究,需要依据相应科学原则实施。

二、教育学概念和术语体系的建构与其基础、原则

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的生成和教育现象的科学分类密切关联。教育现象的科学分类可谓是教育学概念与术语体系生成的科学基础,其匮乏的原因是教育学概念与术语体系的繁杂混乱。知名学者巴什提出,概念的产生,即位于相应视域下经由辨别相似性、差异性为基础,以将事物间的关系排序产生成套信息。将概念的生成划分为两级水平,第一级为经验概念水平;第二级即生成具体解释的概念。依照本体对象部分相同特征把其置于各集合中且将其命名,在类别形成的期间生成概念。巴什还指出此类概念的生成过程具有较多隐喻与转喻,科学概念应位于第二级水平。教育学概念的构建不应局限在教育现象的集合命名上,需要对科学语言做出具体的阐明,从而获知概念的内涵。同时,分类应对相互之间的异同予以辨别,本就具有概念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构建的结构化的概念集合,即概念体系。我们对概念关系界定的依据并不是布列钦卡提及的概念即单一的语义关系,具体为概念相对应的本体对象间的关系,语义仅有对此关系阐述、解释其间方存在认知价值。教育学的基本概念是基于能观察的社会事实,在其间抽象所得,对具体社会事实的个别性进行剔除,以获知某一普遍性观念体系。概念化过程让教育学由经验层面提高至理性层面,基本概念体系的构建让其于系统化期间变为一项理论,理性抽象、理论建构经由相应科学方式让其存在于客观基础之上,教育学荣登科学行列。术语学界把术语分类功能称之为“系统化功能”,对教育现象的认知需经由组织相应系统构建普遍性理论,教育学属于系统阐述的即教育学概念和概念间的关系,也就是教育学概念系统,其将阐述的教育现象为本体论基础。尽管布列钦卡的语义分析对概念与术语意义的澄清较为有利,然而概念与术语体系的根基并非在语义当中,而是客观的教育现象。因对同一教育现象分类的维度有所差异,获知的基本概念、术语体系有所区别,我们应构建较多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以对各维度下对教育现象的认知予以体现。在构建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时需对术语具有的专业性、科学性等予以关注,是确保教育学基本概念、术语体系于教育科学研究期间体现功能作用的关键。对教育学基本概念进行界定时不应有广义、狭义这类模糊形式实施,位于相同教育学概念体系当中,内涵不一样的概念必须分开处理。仅有位于统一基本概念体系中,并非单一的实施概念语义分析,方可明确此类概念,为教育学的科学发展给予有力支撑。教育学基本概念的构建,需要以其独有的理论、方法为支撑,坚定不移地由教育学方面对此类概念加以界定。若单纯借鉴其他学科,如心理学把其视为教育学概念进行运用,即赫尔巴特的行为方式会导致教育学学科边界不够明确。有关教育现象科学分类的研究可谓是建构教育学术语和概念体系的先行条件。由教育现象着手生成有关教育概念的途径较为多元,经由此类途径能获知教育现象的概念,然而并非全部为科学概念。科学概念的生成需要基于经验事实,依据科学的方式实施抽象分析与归纳,以获知研究对象的科学知识基本单元,这些知识单元于其话语表达上方被叫作科学概念。同时,教育学需要对此类概念间的关系予以细致分析,按照基本知识单元间的内部逻辑关系展开结构化过程,以在学科理论下构建产生概念体系。在概念被科学共同体接受认可并变为其公共话语基本构成单元后便产生了教育学的术语和基于概念体系产生的其话语表述的术语体系。

三、教育学术语与概念体系的衍生层级

事物均在彼此联系与持续发展变化当中,此事实于逻辑层面的体现,即概念的衍生与因此形成的概念体系层级关系。教育现象亦如此,其基本概念、术语持续衍生变化并构成相应层级关系。概念与术语体系即位于逻辑层面对概念本体间关系的表述。因概念本体间的关系较为多元,各概念体系中具备各种关系,事物发展变化并不是固定统一的,故概念与术语体系中的概念关系不会位于相同层面展开,需要在多层次、角度中按照相应顺序实施,因而产生多层级的概念与术语体系。就教育现象而言,基本概念、术语体系必定为繁杂的多层级,并非不同概念/术语间单一的语义关系。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需要依照概念相对应的教育现象间的关系予以构建,以对教育现象间的逻辑关系予以明确,便于教育学对社会生活实际教育现象加以表述。因此,基于“教育现象进化树”提出教育学基本概念体系。该概念体系中,教育与学习,教授、教学间,与学习和适应性的学习、模仿等之间,即基于整体部分关系与种属关系的层级关系,适应性的学习、模仿与创造性的学习等概念间的本体论关系即进化时序关系,在社会现实教育现象构成中并列存在,在教育学基本概念体系中为同一层级,可视为非层级关系。但因概念体系通常囊括多项关系,教育学的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之间的关系也具有多样性。教育学基本概念与术语体系建构需要注重囊括学校以内的人类社会生活所具有的各类教育现象。依照现有教育学理论提及的“教育”这一概念来讲,学校内外各种教育现象均被忽视,促使教育学学科边界不明,匮乏学科焦点,对其科学发展构成较大阻碍。经由实际情况看出,就算是现代学校,图中列举的一对一个别教学、训练等均可能随时随地出现,位于人的生长发展中具备显著效用。但这不代表所有概念均应归入学校教学领域。教育学的概念衍生属于连续不间断的动态过程,对教育现象划分类别期间,对概念内涵的定义与外延划分具有相对性与连续性,教育学基本概念体系与其衍生层次关系应视为一个整体,不容许割裂理解。

四、结束语

上一篇:低碳生活绿色出行的意义范文 下一篇:五年级语文教学经验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