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范文

时间:2023-12-10 18:09:45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1

Keywords:LMS ILS The library system Digital Library

中图分类号:G2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082(2014)08-0018-02

一、前言

图书馆是搜集、整理、收藏图书资料供人阅览、参考的机构,通过对信息类资源进行有组织的整合,满足人们对科学、文化、教育和科研的需要。图书馆提供的材料,可以在一个建筑物内,也可能在一个虚拟的空间,或者两者都有[1]。图书馆的资料可以包括书籍、期刊、报纸、手稿、影片、地图、打印、文件、缩微、CD、录音带、录像带、DVD、蓝光光盘、电子书、有声读物、数据库和其它形式。图书馆书的大小,可以是几个书架上的书,也可以是数亿本书籍和各种类型的资料。

凡是利用机械设备取代人工,运用机器来处理图书馆的业务,都可以称之为图书馆自动化。其中也包括处理、执行图书馆业务的相关机器,如卡片印刷机、密集书库、图书防盗装置等等,甚至具有同步功能的视听设备都可列入图书馆自动化广义的范畴之内。针对利用计算机作为处理图书馆业务及提供相关服务称之为自动化的服务,如编目、查阅、流通、采访、期刊管理、参考服务、行政管理等等。一般说来,图书馆自动化是指图书馆的业务从传统的人工迈向机械化后,经过了计算机与通讯科技的强化手段,改变了图书馆各项手工作业流程与服务方式,即是图书馆自动化。

二、图书馆管理系统基本功能

图书馆实现自动化,关键技术是建立图书馆管理系统Library management system (LMS)或图书馆集成系统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s (ILS)[2][3],我们也可以将这两种系统,统称之为图书馆管理信息系统,它是利用计算机处理信息技术,对图书馆所有业务进行动态管理的一个过程。图书馆管理信息系统的主要功能,是能够对图书馆书库存储信息、用户信息、图书资料借还信息、检索查询和管理员日常业务等工作进行处理。

图书馆管理系统(LMS)涉及三个基本要素:硬件、软件和用户。LMS是一个网络的计算机系统,能使用某些程序来实现图书馆的技术功能,电子编目就是功能之一。利用LMS,图书馆用户以电子的方式可以跟踪所需的书籍而不需要通过货架,LMS也方便在借阅过程中记录书籍借还和借阅人的信息,LMS还支持图书馆馆藏和数据处理等其它管理任务。LMS使图书馆日常管理工作更加有效,可以用较少时间做更多工作,减少运营成本,也减少了文书工作和手动任务,从而使图书馆工作人员能够专注于其它工作,如与用户的互动和提供更好的服务,LMS提供快速和可靠的图书馆服务,可以加强用户的忠诚度和满意度。

尽管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最终目标包括削减成本,随着计算机技术和通讯技术的不断发展,为避免LMS落后于技术的发展,图书馆需要不断对LMS进行升级或更换新的系统。建设一个新的系统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钱和资源,图书馆不但为购置新的计算机系统、设备安装、管理及维护花费大量资金,而且还必须为软件付费。除此之外,图书馆还要雇用或培训IT支持团队来处理计算机网络故障。一个优秀的LMS系统应该简单、操作方便和容易使用,使用者不需要掌握很多的计算机知识,该系统还应易于安装和维护。

今天,图书馆面临的挑战与用户息息相关,一个固定图书馆的概念正在慢慢地演变,由于技术的发展,用户可以从其它渠道来源获取信息。图书馆要扩大服务范围使之更具有竞争力,LMS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克服这一挑战。LMS可提供综合的信息,对用户最需要什么服务的内容进行评估,它也可以作为实施新增服务业务的载体工具,提高用户对图书馆的体验热情,扩大图书馆的影响力。

三、图书馆管理系统的产生

在计算机出现之前,图书馆的各种工作完全依靠人工进行。从选择订购的书籍资料,到订货单,索引编目完全依靠手工,将所有书目数据写在在一个个索引卡上。人们主要通过卡片目录对图书资料进行管理,在许多抽屉柜(或多个机柜)装满了书籍和其它材料的索引卡片,在一个大的图书馆,卡片目录往往占用了一个大房间。1936年,美国的德克萨斯大学图书馆建造了第一个机械化的系统,开始使用一个机械打卡系统来管理图书的流通[4]。虽然打孔卡系统能够更有效地对借还书进行管理和跟踪,但是图书馆服务还远远没有被集成,图书馆的其它工作任务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计算机诞生后,虽然很多人依然认为,卡片目录仍有重要的价值,但是人们通过电子目录数据库(webcats)或联机公共检索目录(Opac),就可以从任何位置通过互联网对图书馆数据库进行访问。现代的图书馆已经建成电子目录数据库,实现了图书馆数字化。

四、计算机技术对图书馆管理系统的影响力

上个世纪60年代,正值计算机技术快速发展阶段,一项创新技术MARC (MAchine-Readable Cataloging)标准的出现,促进了图书馆自动化的产生[5]。MARC标准是由Henriette Davidson Avram为美国国会图书馆开发的一套图书馆管理系统,可以使用计算机对书籍编目,对借阅情况进行记录和查询。1971年,MARC标准成为美国和国际标准化组织的书目数据库标准,书目数据库除了能对图书馆的书籍进行编目外,还能对公开发表的文献,包括期刊和报纸文章、会议程序、报告、政府和法律出版物、专利、书籍等进行检索。在图书馆书目数据库中,有很大比例的书目记录了文章、会议论文,但都不是完整的专著,通常是以关键字、主体分类术语或文摘的方式提供检索服务。

五、早期的图书馆管理系统

上个世纪70-80年代,计算机存储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加上通讯领域技术快速发展,出现了图书馆集成系统(ILS)。这种系统包括必要的硬件和软件,允许对大型循环任务的链接,包括循环控制及逾期通知。发达国家图书馆的工作可以通过ILS完成包括书籍购置、编目、标题、预订和期刊文献检索的工作[6]。虽然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ILS实验系统,直到1975年,俄亥俄州立大学才开发出第一个大型的在线ILS产品,用在线目录系统取代了卡片目录,并在1978年用于达拉斯公共图书馆。在80年代,ILS的数量和使用功能得到了大幅度增长,在线的使用更为完善。第一个商业系统出现后,

图书馆开始开发应用程序,以满足自动完成采购、编目和流通的图书和其它资料的管理。这些应用程序,统称为图书馆集成系统(ILS)或图书馆管理系统(LMS),包括在线书籍目录作为系统数据库的公共接口,大多数图书馆目录与以ILS系统为基础的管理系统联系紧密。

六、互联网对图书馆管理系统的影响力

上个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图书馆管理系统发生了很大改变,原来用Telnet作为技术支持的电子书目,已不能满足对大量书目进行汇总。联机公共目录查询系统(Opac)的出现,使用户可以利用网络实现图书的查找和借阅。查找方式有:书名检索、作者检索、ISBN检索、年份检索、出版社检索。同时还有一些不常用,但十分重要的分类法检索、导出词检索、丛书检索、套书检索等检索方法,这些项目都可以在OPAC数据库里进行检索,在十年间,ILS市场得到了成倍增长。到2002年,美国ILS行业年均销售额约5亿美元,和1982年相比美国的销售额仅为5千万美元。

一个图书馆管理系统利用互联网有多种在线工作方式,图书馆除在线可检索书目内容外,还提供计算机对互联网的访问。一些专用的搜索引擎,如Googl能为学者提供寻找期刊文章、学术资源和研究论文的方便;联机计算机图书馆中心允许合作的图书馆对书目数据库进行联机搜索;网页和亚马逊等网站提供文摘、点评和建议[7]。在线信息的访问,对于图书馆年轻的用户特别有吸引力[8]。尤其是那些非打印项目,如谷歌的数字化图书和图书馆为用户提供的其它在线资源。随着互联网的突出地位和对互联网用户增长的依赖,图书馆服务已从主要提供打印资源,到为用户提供更多的计算机应用和更多的互联网访问为重点[9]。

七、云技术对图书馆管理系统的影响力

“云”技术的兴起,使图书馆管理系统对云技术的使用开始急剧增加。一些常见的管理系统包括Libramatic、Aura Software和Librarika。许多基于云技术的系统,可以扫描一本书的国际标准书号自动编目,此技术由Libramatic首创,虽然它目前只适用于Library World系统。Librarika有一项称为“智能地址”技术,图书管理员只要输入查询的ISBN号,就能自动添加书目。在云计算应用技术作用下,其借助于计算机装置所提供的存储空间基本倾向于无限大,并且这部分数据能够保持有效的更新与增长速度,这一点与现代意义上图书馆管理系统逐渐增加的数据信息储存需求不谋而合。更为关键的在于:云计算方式所表现出的突出计算能力,使得信息资源存取更加迅速与具体。从这一角度上来说,现代意义上的云计算能够为超复杂及高难度计算作业的联合处理提供较传统意义上的网格技术应用更为突出的支持和保障[10]。

在21世纪,人们已经越来越多地利用互联网来收集和检索数据,数字图书馆的发展,极大地影响了人们使用图书馆的方式。大学本科生更习惯利用互联网查找资料,而不是到图书馆检索信息。为了尽快尽可能容易地检索信息,年轻人变得更依赖互联网,与读整本书相比,通过在互联网上简单地搜索,查找信息更快、更容易。美国调查显示,93%的本科学生声称,在线查找信息比去图书馆更有意义。此外,75%的受访学生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图书馆,他们更喜欢互联网的便捷。与到图书馆相比,虽然从互联网检索信息可能是高效率和节省时间,但是研究表明,大学生查询资料仅搜索到整个网络资源的3%[11]。他们正在寻找的信息可能会容易检索,更容易获得,但是在图书馆利用书籍或其它资源,可以获得更为深度的信息。

八、数字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Digital Library)也称电子图书馆,是用数字技术处理和存储各种图文并茂文献的图书馆,实质上它是一种多媒体制作的分布式信息系统,把各种不同载体、不同地理位置的信息资源用数字技术存贮,以跨越区域面向对象的网络查询和传播的一个大型信息系统。

随着计算机技术、通信技术和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为利用大规模的信息系统、图书馆系统的发展提供了环境和条件。目前,网络信息管理技术、数字化处理技术和数字式信息资源建设已成为国际竞争的焦点,各国都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研究和开发。“数字化图书馆”这一新概念、新模式应运而生,并被视为21世纪信息产业主要的发展方向之一。

传统图书馆收集、存储并重新组织信息,使读者能方便地查到他所想要的信息,同时跟踪读者使用情况,以保护信息提供者的权益。从数字图书馆角度来看,就是收集或创建数字化馆藏,集成了各种数字化技术,如高分辨率数字扫描和色彩矫正、光学字符识别、信息压缩、转化等,把各种文献替换成计算机能识别的二进制系列图像(而不是打印、缩微资料或其他介质),在安全保护、访问许可和记帐服务等完善的权限管理之下,经授权的信息利用因特网的技术,实现全球信息共享。数字图书馆的结构模式是:在网络环境下,是一个面向对象的、分布式的网络结构模式,它可适应在多种不同的计算机系统运行。一个数字图书馆的构成,主要包含用户接口、预处理系统,又称调度系统、查询系统和对象库等基本构件。

数字图书馆侧重对收藏特色的概括,收藏品基本为电子读物,阅读手段一般通过电脑,提供网上信息或上网服务。网上图书馆将一定量的信息在网上组织起来,供“读者”查阅和检索,不一定需要对应的图书馆社会实体,它也可以视为数字图书馆的初级形态。“虚拟图书馆”是网上图书馆的别称,侧重其无实体的特征[12]。电子读物内容可以存储在本地,也可以通过计算机网络进行远程访问,数字化图书馆实际是一个信息检索系统。

数字图书馆在上个世纪90年代出现后,在最近几年得到了对数性的增长,2002年,美国数字图书馆联盟(Digital Library Fedora,DLF)将数字图书馆定义为:组织和提供资源,包括专业人员,选择,组织结构,提供智能访问,解释,分配,保存的完整性,并确保持续收集数字作品,让它们随时可以方便地被社区或社会团体使用。这个定义主要包括三个组成部分,构成了数字图书馆理论框架基础,即:人、信息资源和技术。数字化图书馆的所有技术,与系统架构、算法技术和软件系统有关,组成数字图书馆一些关键问题包括:

开放式网络架构的新的信息环境;

如联合搜索使用数据融合新颖的搜索和检索技术、核心体系架构和整合链接和排序;

视听和多媒体信息检索系统;

内容管理系统;

智能系统的索引,文摘和信息过滤;

收获和互操作性技术;

协作,视觉,2D和3D的接口。

数字图书馆所需的多种信息技术和设备,将带动与之相关的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通讯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等各项高新技术的迅速发展。而数字图书馆所具备的知识存储、传播、检索的强大功能,将为知识经济的发展提供有效的工具和手段。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2

[关键词]混沌理论 高校图书馆 危机管理

[分类号]G251

1 引言

高校图书馆作为开放性的信息服务中心,除了肩负文化传承、推广教育的任务外,确保所有读者能在安全、舒适的环境下使用各项图书资源与服务,亦是所有图书馆的责任。因此,居安思危,加强危机管理,是图书馆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面对危机爆发与演化的复杂性,传统图书馆管理理论对其还不能做出圆满解释和有效预测,研究结论常常与现实情况存在较大偏差,给传统管理理论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危机本质是一类非线性的复杂演化过程。混沌理论是关于非线性系统及其演化的一门新兴科学,对于社会现象的认识有着不同于传统科学的思想,其揭示了复杂现象的内在规律性,有助于辨识出危机复杂现象背后的真正原因,为研究危机管理提供了新的范式。混沌理论与危机管理理论具有内在的契合性,在图书馆危机管理中应用具有独特优势。

本文运用混沌理论研究高校图书馆危机的混沌特征及其发生动因,力求进一步完善图书馆危机管理机制,树立图书馆人员的危机管理意识,从而实现图书馆管理水平的提高,使图书馆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实现持续、健康发展,最终实现图书馆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2 高校图书馆危机管理的内容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图书馆的生存与发展环境都发生了变化,图书馆危机管理已经引起了图书馆界的普遍重视与关注,成为图书馆必修课之一。

2.1 图书馆危机管理的含义

图书馆危机管理是对图书馆运行中出现的危机因子和危机事件从发生到消亡全程全面监控处理的管理理论与管理实践。从这个定义可以看出,图书馆危机管理是对图书馆危机事前、事中、事后进行全面全程监控处理的连续链条,是一个系统工程。图书馆作为社会组织之一,在运行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经济、文化、自然以及内部因素等的影响,高校图书馆危机管理就是针对各种影响因素,对可能给图书馆带来的各种现实威胁与潜在威胁进行预防及管理。其目的就是要通过对图书馆危机的预防与控制,力图使图书馆危机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2.2 图书馆危机管理的危机类型

在图书馆危机管理系统中,由于其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不断变化与发展,对图书馆总体目标的实现和读者利益构成威胁而引起的现实危机和潜在危机,按照不同的划分标准,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型。按照危机成因可以将图书馆危机分为以下几种:

2.2.1 资源危机 文献信息资源是图书馆提供文献信息保障能力的物质基础,也是读者利用图书馆的根本所在。我国尚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投入相对有限,图书馆经费难以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造成资源短缺,硬件条件相对落后难以进行深层次技术开发和服务创新,最终可能导致图书馆文献资源保障能力下降并危及图书馆的生存与发展,产生资源危机。

2.2.2 人才危机 目前图书情报学专业的研究生生源有所增加,但他们拿到学位后并不优先考虑从事图书情报方面的工作,导致图书馆专业人才流失。与此同时,在中国急剧向信息社会发展的转型阶段,急需大量高素质的图书情报专业人才,未来图书馆将可能面临严重的人才危机。

2.2.3 服务危机由于缺乏服务意识和创新意识,服务态度恶劣,服务手段落后,效率低下而造成图书馆无法满足不同层次读者的信息需求,最终可能导致读者流失的危机。

2.2.4 形象声誉危机 图书馆的形象与声誉影响着图书馆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认可度,影响着图书馆的社会竞争力,图书馆形象声誉一旦遭受破坏,就会给图书馆的生存与发展带来灾难。

2.2.5 安全危机现代图书馆是一个人员密集、知识密集和设备设施密集的地方,任何可能导致图书馆的馆舍、读者、文献资源和设施遭受重大损失的因素都有可能导致图书馆的安全危机。另外在数字化环境下,现代图书馆还面临黑客攻击、数据非法访问等网络安全问题。

2.2.6 政策法律危机我国图书馆行业的立法薄弱,《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是指导预防和处置各类突发公共事件的规范性文件,对图书馆危机管理政策的制定具备一定的指导意义,但图书馆危机有着自己的行业特点,很有必要制定图书馆危机管理的相关政策法律。

3 高校图书馆危机的混沌特征描述

近年来,混沌理论被广泛应用到经济学、管理学和社会学等诸多领域,成为一门影响深远、发展迅速的前沿学科,混沌理论主要包括4个方面:①对初始值的极端不稳定性。混沌行为具有“蝴蝶效应”,初始条件的细微变化能够导致系统未来长期运动轨迹之间的巨大差异。②混沌系统具有自我控制性。在秩序与混乱的交界点即混沌的边缘,系统既有维持稳定的吸引力,同时又有一种张力,使其聚变、演化。当系统脱离平衡到一定程度时,以自组织方式自发地走向更复杂的模式。③混沌行为具有内随机性。内随机性产生的根源在于个体间的非线性随机作用。④混沌行为存在有序性。混沌运动所表现出的通常意义下的非周期性和非对称性,并不能说明混沌运动是无序的。相反,却表现了一种混沌序,这是一种整体稳定、局部不稳定的运动状态。

由于混沌理论广泛的适用范围和独特的数学手段,因而能更加全面、准确地揭示和描述客观世界的属性及其复杂的规律性。高校图书馆危机是一个复杂的开放系统,从危机的性质来看,图书馆危机具有不确定性、复杂性、扩散性、隐蔽性和突发性等特征,这表明图书馆危机及其演化具有明显的混沌现象特征。高校图书馆危机内在的混沌特征包括:

图书馆危机系统是一个复杂的非线性开放系统。图书馆是一个不断地与外部环境交换信息的开放系统,高校图书馆服务管理环境中不缺少诱发蝴蝶效应的初始条件,如关键的领导者、图书馆员与读者关系等。网络化、全球化的态势更加剧了这种敏感性。蝴蝶效应的存在使得长期预测、战略等变得不够可靠,向金字塔组织结构以稳定、平衡为目标的传统管理模式提出了挑战。正是因为图书馆危机具有如突变性等非线性系统的一般特征,才成为图书馆危机发生的诱因。

图书馆危机的不确定性是混沌现象内在随机性的表现。对于图书馆管理系统来说,系统内部充满了非线性的关系,作为基本组织单元的个体――馆员之间以及馆员与管理者之间存在着复杂的相互关系。总的说来,图书馆危机管理系统就是一个由自由个体通过一定的固定规则和复杂关系构成的耗散结构系统。

图书馆危机的突发性是混沌现象的结果对初始条件敏感依赖性的表现。混沌理论认为,在非线性

系统中,在一定的条件下,输入的微小误差将导致输出的巨大漂移。在现实系统中,由于系统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外界的干扰,初始时刻的“差之毫厘”的偏差将随时间指数放大,以至无法把握系统的未来行为。系统对初始值的敏感依赖性是指微小的初值变化就会造成系统状态的巨大变化,这也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这种情况在高校图书馆危机管理中大量存在着,比如高校图书馆在为高校师生教学、科研服务项目的设计、实施中,如果个别图书馆馆员个人服务意识淡漠或者服务态度恶劣,这种看似微小的失误,极有可能造成读者对图书馆的不信任态度,造成读者流失,引起图书馆服务危机。

4 图书馆危机实例分析

4.1 案情简介

2007年7月21日,云南省图书馆阅览室二氧化碳气体突然外喷,并向馆内蔓延,使图书馆陷入慌乱,造成图书馆危机,直接威胁图书馆工作人员与读者的生命安全。根据现场清查,气体泄漏共造成39人中毒。危机爆发后,图书馆高层领导针对危机及时做出部署,在第一时间启动了紧急预案,在最短的时间内,39名受伤人员被抢救出来,同时将馆内近千名读者平安、有序地疏散到了安全区域,并及时上报主管部门。当危机得以控制时,云南省图书馆领导层,又紧急召开现场会议,并配合相关部门召开了新闻会,将危机爆发、处理等情况客观、真实地向媒体进行了通报。7月22日,云南省图书馆共接待读者3 557人次,并且当天还按原计划举办了讲座,整体服务情况良好。云南省图书馆对二氧化碳泄漏事件的处理,是图书馆危机管理实践中的成功案例之一。

4.2 “二氧化碳泄露”事件中的危机管理混沌特性分析

通常,一个管理系统的动态行为受到3种力的作用:系统内力x、政策力c和随机力R,即有一般管理系统方程可表达为x=f(x,c,R)。考虑到对图书馆危机系统状态变量的统计常常是离散的,因而一般根据危机系统在前一个统计周期的状态变化来调整系统的序参量,当统计周期相对很短时,危机管理系统就可以表述成这样一个离散的动态系统:xn+1=f(Xn,Cn,Rn)。其中,xn+1是系统的时间序列状态向量,c。是人为可以控制的政策向量,Rn是人为不可控制因素向量。

图书馆危机系统作为非线性系统,其危机混沌产生的原因可能来自3个方面:①系统结构条件下的系统固有混沌,例如因高层管理者的认识能力有限,造成管理不当等内部原因而形成的危机。②可控政策作用的结果,如像经济增长方程那样,当不同的经济政策满足一定的组合条件时,系统就是混沌的。③外在不可控制的随机因素作用的结果,如高校外部政策、文化等环境的变化超出图书馆实际控制能力而导致的危机。上述3种力对系统的作用是同时的,当状态是混沌时,就不易分清是受到哪种力或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哪种力的作用。这样,一般系统方程就可转化为广义的动态系统方程:xn+1=g(xn)+εn+1。表明图书馆危机状态的发生就是系统内在动力和外部扰动作用的叠加。

图书馆危机系统的混沌可以解释为是系统内在的一种本质特性,并不一定是外部连续不断冲击作用的结果。所以真正的危机在于图书馆内部管理的危机,是图书馆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只是通过不同的外在形式表现出来。云南省图书馆在二氧化碳气体泄露危机事件后迅速举办了消防安全知识培训l和安全用电知识培训,对危机中暴露的图书馆管理中的不足与缺陷也进行弥补。

4.3 危机事件过程中的混沌管理原则

云南省图书馆危机事件的爆发,再次证明了危机混沌的突发性、破坏性及其随机性。在现实中图书馆危机并不是一个线性系统,它依赖于诸多复杂因素,是一个复杂的非线性系统。混沌管理的目的就是根据图书馆危机的演化机制,控制危机混沌发生的条件或规模,改变危机系统的动态行为,以化解危机,转危为安,实现高校图书馆的可持续发展。

4.3.1 正确调控图书馆危机的混沌吸引子 在混沌理论中,对于已知系统的吸引子域而言,可以通过调整初始条件使系统的运动进入预定的吸引子中。当图书馆发生危机时,只有改变吸引子在状态空间的位置和吸引子的类型,才能最终改变系统的终极状态。所以要改变图书馆的运行状态,就要对危机混沌吸引子设法加以控制。图书馆管理系统的吸引子是由“图书馆文化”决定的,即高校图书馆要拥有自己的信念和价值观。处于危机状态中的图书馆,应该迅速查找危机的根源,果断地采取措施。对于图书馆内部原因造成的危机,图书馆在处理过程中要勇于承担责任、承认错误。一旦危机发生,图书馆管理层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危机产生的原因等表达坦诚,争取做到信息真实、公开与畅通,及时对危机进行处理。云南省图书馆高层领导正确对待危机的态度与对危机的快速反应是现代图书馆领导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4.3.2 要重视图书馆危机中的初发细微情节 根据混沌理论中的“蝴蝶效应”,可以得出图书馆危机管理中的任一偶发事件或对图书馆服务目标的微小偏离,都可能给图书馆服务管理系统带来巨大变化。图书馆在出现危机时,首先要把公众利益放在第一位,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开道歉。图书馆只有最大化地维护公众利益,积极采取行动,表明自身对待危机的诚意与态度,才能维护图书馆的形象以及长远利益。云南省图书馆在发生危机事件后,在第一时间启动了紧急预案,并及时上报云南省上级主管部门,同时争取110等力量的援助,开通绿色通道,对受伤公众及图书馆工作人员进行及时抢救治疗,避免了更大的人员伤亡。云南省图书馆对此次危机事件中细微情节的成功处理,一定程度上也显示了图书馆的管理水平,增加了公众对图书馆的信任度,有利于维护图书馆的形象及巩固图书馆的社会地位。

4.3.3 构建图书馆危机管理系统中协同一致的原则

通过混沌理论,可以看出混沌的发生并不要求系统所有因素同时发生混乱,其中几个因素的协同作用就能导致危机产生。图书馆危机的发生也并不需要图书馆各个部门或环节同时发生混乱,可能只是其中部分单位混乱的结果。因此,要打破锁模现象,就得从系统单元之间的联系性和协同性着手。图书馆进行危机处理时,必须协同一致,分工负责,才能成功化解危机。首先,图书馆对外宣传解释要口径一致,达成共识;其次,图书馆管理层要及时应用危机预案,对危机处理尽快形成统一的解决方案,避免因意见分歧而延误对危机的处理;最后,图书馆处理危机时,各部门要充分配合,处乱不惊,积极发挥各部门的作用,尤其是要充分发挥公共关系的作用,团结馆员,凝聚力量,形成处理危机的稳定氛围。

5 结论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3

图书馆一直以来所进行的知识组织——实践基础图书馆一直以来所进行的知识组织是知识成为图书馆管理对象的实践基础。图书馆的文献组织实质上是一种知识组织。图书馆内部活动的全过程,都体现出以文献的知识内容为特征,以知识能进入交流系统为直接目的。图书馆文献组织中贯穿着知识组织的思想,体现了图书馆对客观知识的贮存、整序与开发功能,从而形成包括目录、索引、文摘、题录、书目、文献指南等在内的二次文献和包括综述、述评、词典、手册、年鉴、类书、百科全书以及各种知识导航系统等在内的三次文献。国内外图书馆已经开展的一些知识管理实践也有力地说明图书馆正在对知识进行管理。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利用——技术基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利用是知识成为图书馆管理对象的技术基础。目前,包括因特网、内部网、外部网,数据库管理系统,元数据技术,推技术,拉技术,群件技术,中间件技术,数据仓库,知识仓库,数据挖掘,文本挖掘,多维度分析,文档管理,信息检索,工作流,知识共享,存贮结构,联机分析与处理,语义网络,本体(Ontology),知识地图,人工智能和专家系统等在内的许多信息技术都开始应用于知识管理。在这些技术的支撑下,图书馆正在努力改善对知识的管理。例如,图书馆可利用语义网络很好地揭示知识彼此间的关联,构建内容极其丰富的知识体系;又如,图书馆可利用元数据来进行如下工作:①描述信息对象的内容和位置;②定位知识,促进网络环境中信息的发现与检索;③进行语义搜索;④评估知识”。此外,图书馆可把原有的主题法、分类法与网络知识表示语言结合起来,构建新型的知识表示体系,加强图书馆对显性知识的管理;还可利用内联网与互联网构建知识交流与共享平台,促进图书馆对内部员工隐性知识的管理。总之,信息技术使图书馆对知识的管理成为可能。

人们对图书馆管理知识所形成的一些基本观点——认识基础人们对图书馆管理知识所形成的一些观点是知识成为图书馆管理对象的认识基础。这些观点包括:①在图书馆定义与起源上,刘迅与黄纯元认为:图书馆是通过对文献的收集、处理、贮存、传递来保证和促进社会知识交流的社会机构;图书馆就是为了解决社会知识交流的需要而产生的。图书馆从产生那天起就与知识有着本质的、内在的联系。没有人类社会知识积聚便没有图书馆的产生,没有知识的不断发展,便没有图书馆的发展。②在图书馆定位上,现代图书馆是知识传播和交流的中心,是文献信息发射中心,是情报中心。顾敏认为:“不同时代的图书馆,融合了各种不同因素的研究,但其总目标则在于知识的成长。③在管理实质上,蒋永福指出:由于文献的实质是客观知识的载体,文献管理的实质和目的是对客观知识的管理,所以,图书馆的文献管理活动实质上是客观知识的管理活动。④在图书馆员的作用上,谢拉认为:图书馆员一直致力于为他人的著作分类、编目和编制索引;图书馆员是文字知识的管理者”。所有这些论断都直接或间接地说明图书馆是在进行知识的管理。

知识成为图书馆管理对象的意义它是图书馆实现管理创新的切入点。管理创新是图书馆用新思想、新技术、新方法对管理系统或者组织、技术、文化某一方面的方略组合进行重新设计、选择、实施与评价,以促进图书馆管理系统综合效能不断提高的过程。过去许多图书馆由于受传统管理体制与理念的影响,一直以来部门设置繁多,重藏轻用,服务方式单一,层次较低,效率较低,致使许多图书馆发展步履艰难,甚至陷入困境。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管理观念陈旧、管理体制落后、管理机制僵化、管理方法滞后造成的。然而,如今知识正在取代土地、劳力、资本、机器设备等,成为最重要的生产因素;知识与人力资本成为主要的竞争优势;知识工作者成为社会的主流;用户对知识的需求不断高涨。这种环境变化自然给图书馆管理工作带来了巨大冲击,图书馆必须以知识为纽带,实施管理创新。

它是图书馆实施知识管理的前提与基础。知识管理是以知识为基础的,它不仅仅是信息和数据的管理,也不仅仅是指信息技术,知识管理的一个目标是识别有用的、相关的知识,去组织、吸收及综合知识,以及促进创造性地使用知识。对于图书馆来说,只有明确知识是图书馆的管理对象,才能制定图书馆的知识管理战略,设计图书馆的知识管理框架,建立图书馆的知识管理系统,并最终把知识管理付诸于图书馆管理实践。因此,明确知识是图书馆的管理对象是图书馆实施知识管理的前提与基础。它是发展图书馆管理学的一个生长点。图书馆管理学是一门研究图书馆管理活动及其规律的科学。基于“知识”的图书馆管理学研究不仅可以创新图书馆管理学的基本理念,包括图书馆管理学的研究对象、内容、体系结构、研究方法与研究任务;而且可以创新图书馆管理方法与技术,实现“确保知识的自由存取”这一新的历史使命。“知识”已经成为发展图书馆管理学的一个新的生长点。

作者:吕光远 单位:哈尔滨商业大学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4

〔关键词〕电子期刊 管理体系 书评

〔分类号〕G203

New Visual Angle, New Production――A Preface of Electronic Journal Management: System, Method and Practice

Ye Jiyuan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Nanjing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3

〔Abstract〕This paper evaluates the book of Electronic Journal Management: System, Method And Practice, which written by Zhao Naixuan, and thinks it is a work of combining theory and practice. The paper points out that the book discusses series problems of electronic journal management system and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providing latest issues, new viewpoints and attaching importance to the practice. It also points out that the book puts forward some new contents, new visual angles and new methods, and is a new production on electronic journal research, and can be used not only as a textbook for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peciality in universities, but also as a reference for librarians and persons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department.

〔Keywords〕electronic journal management system book review

20世纪90年代以来,电子期刊迅速发展,目前已经成为许多图书馆馆藏期刊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经费投入、还是用户使用都呈现出不断增长的势头。与印刷型期刊相比,电子期刊的馆藏建设、资源获取、用户服务等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其拥有权和使用权相分离的订购模式,促使了图书馆馆藏建设理念的转变;其层次性、动态性、异构性的特点,使得对其资源的组织、描述与整合的研究变得尤为重要;其数字信息资源所具有的信息增值功能,使得根据读者需求开展的主动式、个性化服务模式成为新的发展趋势。传统图书馆对印刷型期刊管理和服务的模式已无法有效地解决网络环境下图书馆电子期刊的管理问题。

因此,目前迫切需要研究和建立一整套针对电子期刊这种新型数字资源的管理体系和管理方法,这种体系和方法既能帮助图书馆对其实施有效的管理,同时也为数字图书馆对数字资源的管理和服务奠定基础。

综观国内外有关电子期刊的研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理论性和实践性都很强的课题,尽管国内外一些学者进行了一些研究,但从整体上看,目前尚缺乏系统的理论研究,尚未形成完善的体系和方法,有关电子期刊管理的实践尚处于探索之中。

赵乃同志的《电子期刊管理――体系、方法与实践》一书,综合运用图书馆学、情报学、管理科学、系统科学等相关学科的理论与方法,首次系统地论述了有关电子期刊管理体系的相关问题,这是一项极为有意义的研究。作者依托自己具有的多学科背景知识以及多年从事图书馆数字资源管理和服务的实践经验,在国内外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些具有独到见解的观点,可以说是电子期刊研究领域的一个新的成果。该项研究不仅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对电子期刊的管理提供了一种普遍适用的管理思路和框架,而且对当前普遍开展的数字资源管理实践,对提高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的电子期刊资源共享水平具有相当的应用价值。

该书源于赵乃同志的博士论文,在博士学位论文答辩过程中,论文评阅专家和答辩委员会对论文的选题、观点、方法、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等方面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

综观全书,有以下几个主要特点:

选题前沿。数字信息资源管理一直是国内外图书情报学科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电子期刊作为一种重要的学术数字资源在图书馆的大规模利用和服务前后仅10年左右的时间,其馆藏发展模式、资源管理方式、用户服务手段等尚属于新生事物。因此,该书的选题可以说是当前国内外数字资源研究的前沿问题。

新意较多。本书提出了构建电子期刊管理体系对电子期刊实施有效管理的观点,并构建了电子期刊管理体系的链状循环构架模型。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从图书馆管理体系的角度,对电子期刊管理的模式和方法进行系统的研究,并提出诸多新观点的论著目前似乎尚未或较少见到。

注重实践。作者花费了大量精力,充分调研了国内外有关研究成果与图书馆具体实践,结合大量具体、翔实的数据,提出了一些具有实际操作意义的管理方法,并对江苏省高校图书馆电子期刊建设的实践进行了案例分析。综观全书,理论研究与实证分析并重,两者能较好地结合,反映出作者认真、勤奋和扎实的学风。

电子期刊管理的研究,在中国尚处于发展之中,本书的某些章节、某些观点和方法还有待于深化和进一步完善,但本书提供的一些新的内容、新的视角、新的方法,是很有意义的。作为该书作者的博士生导师,我对本书的出版感到非常高兴,并对作者取得的研究成果表示衷心祝贺。我相信,本书的出版,对于丰富电子期刊管理的理论,对于优化数字信息资源的建设等,必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我希望该书作者继续关注电子期刊等数字资源发展的新变化,跟踪国内外研究新情况,再接再励,在今后的研究中做出新的成绩。

是为序。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5

组织文化理论源自企业管理理论创新。该发展到目前已成为一个大众概念。对于组织文化的概念界定,不同学者存在不同认识。切斯特·巴纳德形容组织文化是人们赋予工作和生活意义的虚构;德伦西·狄尔认为组织文化就是与组织成员相互作用的共享价值和信仰系统、组织结构、产生行为规范的控制系统;尼斯·K·姆贝从组织就是文化这一观点出发,提出组织文化的“深层结构”的概念[1];以沙因、哈奇、科特和赫斯克为代表的人物提出组织文化的层次模式,认为组织文化的结构被划分为物质层、行为层、制度层和精神层,且各层次之间彼此关联,构成组织文化的有机整体;以罗宾斯为代表所提出的组织文化要素模式认为,组织文化是成员共享的意义体系,即其所重视的一组重要特质,主要包括成员的认同、强调团队、以人为主、单位整合、控制、风险容忍度、报酬准则、过程结果取向以及开放系统重视度。它们相互搭配,即成为组织文化。[2]虽然不同理论对组织文化的诠释不同,但都从一定程度上概括了组织文化的内涵、特征或作用,并且都强调了思维和精神因素是组织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组织文化可以理解为:组织为了生存和发展,在适应外部环境和维持内部整合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组织所特有的并由组织成员所认同的目标、传统、信念、价值、意识、规则、思想与行动的综合体。从各种组织文化理论来看,组织文化是一种全新的组织管理思想,而不是过去那种在管理实践中偏重于物质刺激和行为控制,管理手段上强调管理工具的理性,管理思想上强调的是“他律”而不是“自律”。组织文化理论的提出,在管理学意义上,指的是组织的管理文明,是用新的思想彻底更新传统管理理念的思想基础,通过尊重人性,将人们内心的精神力量激发出来,使组织成员走向自觉,从内心深处迸发工作激情,展现奋发进取的精神面貌。而这种自觉性一旦形成,组织成员将会工作热情高涨,工作积极主动,且富有进取性和创新精神,而不是在外力的推动下被动消极的劳动。组织管理的模式也将进入到文化管理的最高境界。当然,这里的组织文化内涵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虽然强调组织成员的信念与价值等精神因素,但并不代表否定他律、行为控制等制度因素在组织管理中的作用,实际上,二者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文化是抽象的,是约定俗成的,是组织成员整体的、长期的、共同认同的、共同遵守的理念和规范,是一种历史的积淀过程,而制度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是组织为达成目标,统一全体组织成员行为的一种强制性的手段。二者的关系是文化是提高管理的高级样式和深化,而制度则是达成这一境界的重要手段。因此,强调组织文化在组织管理中的作用并不是忽视制度约束在组织管理中的运用。

二、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内涵及其在图书馆管理中的价值体现

2.1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内涵

图书馆不仅具备一般组织中的管理主体、管理客体、组织环境以及组织目的要素,而且更因其拥有庞大的信息资源,悠久历史传统与文化底蕴,可以将其视为一种带有文化表征的特殊组织。因此,我们可以将企业组织文化中的相关原理运用到图书馆管理方面。从图书馆管理的角度,将图书馆组织文化理解为:图书馆在自身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并被全体馆员认同的目标、价值观念、思维方式、行为规范、职业道德、形象意识以及精神风貌等多种文化要素综合体,并在此基础上构成以价值为核心的独特的文化管理模式。3.2 图书馆组织文化在图书馆管理中的价值体现图书馆组织文化一旦形成并为馆员所内化,就会成为馆员们的群体文化。馆员们就会成为一个具有共同信念、目标、价值标准、制度规范和行为遵循的群体。这种群体文化比规章制度更具有约束力,使馆员的一切行为从被管理走向自管理,从自发走向自觉,从而可实现图书馆的规范管理和文明管理。一旦某些馆员的行为偏离了共有的行为准则时,组织文化会自动转化为群体意志并通过群体舆论、群体行为等方式对其施压和纠偏,使其重新回到共有的行为遵循上来,达到规范管理和文明管理的目的。同时,对图书馆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应有之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图书馆组织文化可以说是馆领导的价值观念、思想宗旨和情感意志的展开和体现。他们的行为对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塑造意义深远。馆领导在馆员心目中有权威,对馆员有感召力将对图书馆组织文化管理模式的形成至关重要。而符合图书馆发展现实与需求的领导理念,可以促进图书馆馆员之间关系的和谐,形成强大的凝聚力,能够在最大程度上集成馆员的智慧,并最终完成对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塑造,形成图书馆组织文化管理模式。在这种管理模式下。图书馆日常管理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矛盾得到缓解,图书馆组织的文化的凝聚、导向、约束、激励、辐射功能[3]得到发挥,从而实现图书馆组织文化在图书馆管理中的价值体现。

三、图书馆管理现状分析

4.1管理理念陈旧落后

近些年来,一些图书馆开始尝试引进先进组织文化管理理念进行图书馆管理模式的创新实践,但从普遍意义上来讲,大多数图书馆仍旧固守传统管理理念,按照既定的程序、方式和手段对图书馆进行行政统管,对图书馆组织的目标、信念、价值观以及馆员的知识、精神面貌及馆员间的人际关系等方面缺少研究与关注。管理理念落后,“全面管理”的组织管理思想依然盛行,大多数图书馆领导还停留在集中管理、统一管理的非人性化管理层次上,低估了图书馆组织内部的复杂性,严重制约了图书馆事业的发展。[4]面临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对传统图书馆业务的冲击,馆员对图书馆事业的核心价值、目标、信念等产生了怀疑与动摇,此种情况下,传统落后的管理模式已很难实现人心凝聚和图书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4.2管理实践缺乏自我管理与文化培育

落后的管理理念必然带来管理实践中的问题。从当前的图书馆管理现状来看,其管理表现为一种“他律”,而不是“自律”,主要表现在管理实践中。管理者偏重图书馆员的行为控制,只教会馆员如何管理别人,却很少教馆员管理自己。另外,许多图书馆管理者在实践中偏重于物质刺激与行为控制,而缺乏对馆员进行价值观念、信念、理想、职业道德、形象意识等文化方面的培育,理想地认为用物质手段就能打动人心、激励先进、督促落后,用硬性的制度规定就能牢牢控制住馆员的行为。实际上,物质刺激类的管理手段与行为控制并未达到管理的理想效果。随着物质刺激手段之边际效用不断递减,图书馆员对于物质刺激的敏感性越来越低,以至于图书馆员对于低速增长的物质越来越感到没有意思;图书馆员的精神追求出现空缺,自律意识强的图书馆员依旧先进,自律意识差的馆员依旧落后。

四、图书馆组织文化在图书馆管理创新中的运用

5.1明确图书馆建设的目标与方向,为管理创新开掘不竭的动力源泉

图书馆组织文化的发展必须要目标明确。在确立发展目标时,图书馆管理者必须要考虑当前的时代背景、社会主流思想以及传统文化精华等国情要素,还要考虑本馆的实际情况和发展前景。图书馆组织文化建设作为图书馆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标制定应遵从图书馆组织的宗旨和战略方向,并形成自身图书馆的特色和以图书馆组织精神为核心的文化体系。这种文化体系主要包括:图书馆团体意识、团体价值、团体目标、团体精神和团体形象、团体特色等。同时,还要注意所建设的图书馆组织文化体系必须能够促进图书馆功能的发挥和图书馆工作人员价值的展现,并按照长远目标与近期目标相结合、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相依存的原则,增强图书馆组织文化建设目标的可操作性和可实现性,为图书馆管理开掘不竭的动力源泉,打开图书馆管理创新的新局面。

5.2树立图书馆的共同价值观,为管理创新提供精神支持

图书馆的共同价值观是图书馆组织文化的核心,是图书馆的灵魂,也是图书馆组织生存发展的精神支柱。图书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依赖于图书馆工作人员能够识别、接受和执行图书馆组织的价值观。在经历传统图书馆到现代图书馆的发展变革后,人们对图书馆的存在必要性产生怀疑,甚至有些图书馆工作人员也对自身的工作价值丧失信心。此种情况下,图书馆要实现自身的创新发展必须要找到自身在社会上的存在价值。要使馆员始终相信图书馆的生存基础在于能够满足人们的信息需求,特别是大数据时代背景下,信息资源的极大丰富与用户查找真正有用信息反而更加困难的矛盾情况给图书馆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发展的机遇,图书馆能否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将是证明图书馆存在价值和图书馆工作人员价值的试金石。图书馆要将这种价值观贯穿于整个图书馆组织中,为全体馆员所接受,并指导他们日常的业务工作。由于每位馆员的成长环境、文化修养不同,他们在思想、性格、品质、意志、情感、态度等方面必然存在不同于他人的特质。因此,要使个性不同的图书馆员形成共同的价值观,还需要图书馆管理人员精心培育,努力营造,为员工提供基本的物质保障、良好的工作环境、和谐的人际关系、充足的发展空间,调动员工的工作积极性。[5]图书馆的管理层要综合选用示范法、激励法、感染法、灌输法、疏导法、价值澄清法等多种组织文化建设方法,通过对话、学习、讨论等方式,使馆员对图书馆的目标、观念、规章制度形成认同感,从而产生一种强烈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要建立良好的馆风,使“读者第一”、“以人为本”的价值观成为全体馆员共同拥有的追求和信念,让永不满足和不断提高为读者服务的水平成为大家的共识,用共同的价值观将图书馆员联系在一起,塑造具有感召力的团队精神,并能不断激励员工挑战自我,挑战事业[6],为图书馆的管理创新提供精神支持。

5.3转变管理者的传统角色,为工作创新提供牵引力

组织文化理论运用到组织管理上,管理变成服务,管理成了众人的委托,管理者由被委托所产生的权力,则是对委托人服务的责任与义务。管理者除了要完成基本计划、组织、协调这样一些基本职能外,还必须转变对权利、责任的认识。管理学家沙因说过:领导者所要做的唯一重要的事情是创造和管理文化,领导者最重要的才能是影响文化的能力,一位优秀的馆领导不仅要对图书馆的人、才、物有清楚的了解,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对图书馆的风气、道德、精神风貌和价值观念有深刻的认识,对图书馆内外部环境、社会风气等时代精神有准确的把握。[7]同时,图书馆管理者要认识到图书馆管理中的上下级关系只是一种特殊的劳动分工形式,管理者的角色只能是帮助馆员实现自我管理的帮助者、服务者,将传统意义中的上下级关系转变为自我管理的伙伴关系。在这种管理理念指导下,图书馆管理者应该为馆员创造一种施展才能的环境和平台,并认真指导馆员提高素质、提高能力。图书馆的发展前途取决于图书馆管理者对图书馆事业的执著信念、理想与追求。图书馆管理者的思维空间打不开,境界提不高,图书馆事业自然发展不好。要使图书馆事业实现真正转型,图书馆领导必须提升自己的境界、抱负与追求。此外,还要开放权力结构,真正发挥图书馆业务骨干作用,促使图书馆业务骨干层的形成。

5.4坚持以人为本,为图书馆管理添加人文关怀

图书馆的核心职能永远是为满足读者的信息需求服务,并通过图书馆主客体之间的信息交流来体现,这就要求图书馆的管理必须以人为本。对图书馆来说,坚持以人为本,表达的是以满足用户信息需求为己任,并将馆内人力资源视为重要资源的新理念。因此,在图书馆日常管理中,应坚持柔性的人本管理。首先,应确立“读者第一、用户至上”,一切管理为了读者的理念,通过图书馆组织文化管理,优化服务理念,满足不同读者的不同需求,提供人性化、个性化的服务。其次,要确立馆员在图书馆管理工作中的主体地位,尊重他们的主体思想,切实把以人为本的理念融入到图书馆组织文化的血液中去,重视每一位工作人员的价值,关心他们的需求和发展,以此来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凝聚他们的智慧,激发他们的潜能,提升他们的技能,推动人和组织的共同发展。

5.5塑造图书馆集体人格,提升图书馆的文化形象

形象是指某种观念的客体或事件在人脑中的反映。组织可以运用形象或形象性活动的方式创造组织文化。运用到图书馆管理中,可通过塑造图书馆的集体人格,来提升图书馆的文化形象。图书馆的集体人格主要包括被人格化的形象识别系统及图书馆工作人员的集体人格。其中,在塑造人格化的形象识别系统时,可以利用图书馆的绿化、名人标语、雕塑、壁画、馆徽、馆旗等环境装饰,来赋予高校图书馆文化性格,给读者带来清新、自然、幽静、舒适之感,使师生见物有感,见物生情,见物明理,将“为读者服务,满足读者需求”的服务理念真正领悟到位,将自己的优势与特色在服务中体现出来,进行服务创新,做到让读者心中有图书馆、脚步迈进图书馆、舍不得离开图书馆,提高广大师生对图书馆的信任度与满意度,增强图书馆的吸引力。塑造图书馆工作人员的集体人格则可以通过馆领导破旧立新、有所作为,提高自身素质,而广大图书馆员的人格塑造则可以通过在共同价值观的认同下进行培训指导、行为规范、自我约束、自我提升、领导示范、榜样感召等手段向读者充分展现图书馆员的人格魅力和个性风采,如尊师重教、服饰端庄、谈吐得体、知识渊博、技能娴熟、服务热情等;通过图书馆集体人格的塑造,形象地展示图书馆组织文化中以人文本、尊师重教的管理创新成果。

5.6缔造馆员心理契约,构建图书馆管理的制度文明

图书馆文化重在过程,而不单是追求一个时髦的文本。要使图书馆的文化生根落地,最终要把图书馆文化渗透到图书馆的制度建设、流程建设以及员工的行为规范的过程中去。在组织文化建设的语境下建设制度,必须要考虑组织成员对制度的认同度,即在组织成员内心深处形成非正式的不干预“心理契约”或“协议”,使图书馆员行为从他律走向自律,才能使制度顺利地得到推行,图书馆的管理才能进入文化管理的最高境界。在图书馆制度建设实践中,作为图书馆的管理者需要更多地关注人的内心世界,尊重人性假设,充分考虑到组织文化的功能,设计构建出一套科学有效、运作先进,充分考虑自身馆情,完善创新、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向馆员传递一种人文关怀,调动馆员的主人翁意识,提高馆员参与图书馆管理的积极性,鼓励图书馆工作人员为图书馆制度建设献言献策,使馆员从内心深处认同这些管理制度存在的合理性,减少馆员对图书馆制度的抵触,让馆员感到自己约束自己的思想压力,从而形成一种无形的心理契约,让馆员自觉、自愿地遵守图书馆规章制度和行为准则,实现馆员的自我管理和自我控制,最终达成文明管理的目标追求。

组织文化是现代管理思想指导下形成的崭新管理方式。组织文化具有惯性,一旦形成就难以发生改变,原来先进的组织文化在社会语境发生变化后,可能就变成阻碍图书馆事业发展的组织文化。因此,图书馆要适应社会的发展,就必须审时度势,及时改变自身的思维与行为意识,始终将先进的组织文化运用到图书馆管理中去,对图书馆组织文化进行适时变革,实现图书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6

摘要:文章介绍了读者决策采购的含义及其运作流程,分析了我国公共图书馆实施读者决策采购模式的优势、劣势、机遇和威胁,并提出相应建议,以期达到最终使读者满意的目的。

中D分类号:G25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7)03-0020-03

文献资源采购是图书馆馆藏建设的基础性工作,更是图书馆开展文献资源服务的前提。随着网络技术、信息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不断发展,图书馆文献资源采购的手段变得越来越丰富,并且不断趋于完善。

1读者决策采购概述

1.1读者决策采购的概念

2011年,张甲、胡小菁在《读者决策的图书馆藏书采购:藏书建设》一文中对读者决策采购的含义进行了解释,其认为读者决策采购(Patron Driven Acquisitions,PDA)是一种新兴的图书采访模式,根据读者的实际需求与使用情况,由图书馆确定购入图书[1]。笔者认为,读者决策采购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读者决策采购也称“按需购买”(Purchase-on-Demand)、需求决策采购(Demand-Driven Acquisitions),是指将读者的阅读需求量化成一定指标,作为图书馆文献采购和馆藏建设的决策依据[2],该模式不仅可以运用于传统纸质文献资源的采购,同时也适合数字资源的采购;而狭义的读者决策采购概念主要是针对电子图书采购而言的。

1.2读者决策采购的流程

目前,我国的读者决策采购模式主要是针对电子图书的采购,虽然该模式可以运用于纸质图书的采购,但纸质图书的到馆率有一定的限制,而电子书采购后可以直接在线阅读、下载、打印和购买,因此更便于开展读者决策采购。首先,图书馆要寻找有能力提供PDA服务的电子书供应商与之合作,在符合本馆馆藏资源发展规划的前提下,建立预购电子图书的目录。其次,电子书商提供符合预设目录要求的电子图书MARC记录,图书馆把这些MARC记录导入图书馆自动化系统或者专门提供一个用户接入服务平台。最后,读者通过OPAC或登录服务平台查询书目后点击链接阅读电子书,或要求提供印刷本,由图书馆统一付费购买[3]。只有当读者通过点击链接开始阅读该书并达到图书馆预设的浏览次数、阅读时间、人数等指标后,才会自动触发图书馆向电子书商租借或购买的指令,具体业务流程见图1。

2公共图书馆开展读者决策采购的SWOT分析

SWOT分析法由美国旧金山大学管理学教授韦里克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该方法通过分析组织的竞争优势、劣势、机会和威胁,从而将组织目标与内部资源、外部环境有机地结合起来。SWOT分别代表:优势(Strength)、劣势(Weakness)、机会(Opportunity)、威胁(Threat)。运用SWOT分析法分析公共图书馆实施PDA,能够有利于项目的顺利实施。

2.1优势分析

2.1.1公共图书馆与国内外知名电子图书商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如:国家图书馆和浙江图书馆购买了EBSCO电子图书,国家图书馆购买了MyiLibrary的电子图书,南京图书馆购买了爱思唯尔的电子书。公共图书馆对国内外电子图书数据库的使用有了一定的经验,为顺利引进PDA服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1.2PDA理念模式的有益实践有利于图书馆顺利开展PDA项目。在我国图书馆界已有这方面的尝试,佛山市图书馆的纸质图书的读者决策采购尝试就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具体流程如下:图书馆将购置的尚未入藏的新书放置在新书借阅处,当读者需要借阅时,工作人员在进行贴条码、盖馆藏章、录入数据等简单加工后就可立即办理外借手续,读者归还图书后再移交采编部门进行编目、加工和典藏,即需求与采购同步,流通始于编目之前[4]。这一流程改变了传统的采编流程,读者的选择权利得到了极大重视,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香港中文大学也针对电子图书展开了实践,实践结果表明PDA模式可以有效补充馆藏,PDA模式购买的电子书的使用率较高。同时,国家对公共文化事业的重视和投入不断加大,公共图书馆的资金和人员都有了较大的改善。尤其是大中型公共图书馆已经拥有较为合理的人力资源,如复合型管理人才、图书情报专业人才、计算机通信人才,有能力组建知识结构合理的项目团队开展PDA项目。

2.2劣势分析

2.2.1公共图书馆的管理层对PDA模式认识不够清晰。由于PDA模式在国内图书馆真正应用得比较少,图书馆领导者只是通过一些学者的介绍了解该种模式在国外的实施现状,没有真正意识到PDA模式将给公共图书馆带来的效益。

2.2.2公共图书馆经费投入不均衡。随着各地政府对公共文化投入的不断加大,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迎来了繁荣期。同时,各地区图书馆发展的不平衡、城乡差异日渐明显等问题也逐步显现。与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较快、资金充裕的东部地区相比,中西部地区的图书馆资金短缺、藏书量少,即使同一省份的不同区域,图书馆的发展水平也相差较大,这些客观情况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PDA模式的全面开展。

2.2.3公共图书馆信息管理系统还不能适应PDA模式的发展。笔者对国内不同区域公共图书馆的OPAC系统进行检索和使用后发现,我国公共图书馆主要使用的是Aleph 500、Horizon、ILAS、Interlib、汇文等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其中前两种是国外的,后三种是国产的。国外的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性能稳定,是基于国际规范标准开发的,性能相对领先[5],但价格昂贵,因此主要是规模较大的图书馆在使用,如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重庆图书馆、天津图书馆。我国大部分公共图书馆主要还是使用国产的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在应用系统的功能方面,国产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的设计对图书馆未来的发展考虑不足,因此系统结构不合理,开放性较差,灵活度也不够。

2.3发展机遇

国外电子图书供应商服务平台和销售模式都已非常成熟,我国公共图书馆也应抓住机遇,汲取其成功经验,为引进PDA做好准备工作。我国政府出台了数字出版产业法规,提出发展电子书产业意见,鼓励电子图书产业健康合理发展。2010年9月,新闻出版总署了《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力争把数字出版产业打造成新闻出版支柱产业。2010年10月,新闻出版署又了《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2016年,“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推动全民阅读被写入国家规划,数字出版被列为新兴产业要求加快发展。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革新了出版商的图书出版模式和发行商的发行方式,也促使公共图书馆转变电子图书采购流程,以便更好地为读者服务。

2.4面临的挑战

公共图书馆的读者信息素质参差不齐,也未进行信息素养方面的教育和培训,其信息素养不高会导致读者决策采购开展不顺利,不利于图书馆馆藏建设的合理发展。同时,我国电子图书供应商的销售方式和销售系统也比较滞后。目前,我国电子图书供应商主要有超星、方正、书生之家,他们的主要销售方式是单本购买、分学科打包销售或者整体打包销售,这就使电子图书供应商处于控制地位,而图书馆处于不利地位。因此,目前国内电子图书供应商的管理系统还不能达到国外电子图书供应商的服务水准,其系统也不支持多种销售模式供公共图书馆选择。

另外,国内出版社对PDA模式的态度也不积极。出版社在推进PDA项目的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但是由于PDA是一种新的图书发行方式,出版商认为这样的图书销售方式给销售业绩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其对该种模式并没有图书馆界那么积极。如:出版社认为引入PDA项目后,读者会减少购买量,对印刷版的图书影响更为明显[6]。因此,很多出版商出于版权和利益的考虑,使图书的电子版和纸质版发行不同步,制约了图书馆和电子书商开展PDA项目的进程。

3启示

3.1抓住机遇,做好PDA项目的前期准备

3.1.1公共图书馆制定符合自身发展的电子书采购战略。图书馆的战略规划是一种系统性的、基于客观分析的决策,能够提升图书馆管理的质量和效率。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建设引入PDA服务模式,制订清晰合理的采购计划,能够提升战略高度,并有利于增强图书馆管理层和普通员工认同感,利于项目的顺利实施。

3.1.2选择合适的电子图书供应商。PDA项目在我国实施的主体是出版商、发行商和公共图书馆,在PDA模式中,供应商会参与PDA实施的全过程,选择能提供高质量的纸质图书和电子图书书目记录的书商是PDA顺利开展的保障。因此,书商应该使平台系统功能完善,能与图书馆信息管理系统实现无缝对接;书商管理系统应具备免费浏览、阅读图书原文的功能,支持手持阅读设备的阅读。

3.1.3对读者进行培训。PDA模式使读者能真正参与图书馆的文献资源采购,这对其文献采选能力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一方面,图书馆应该提高读者的文献采选能力,对其进行相应的培训,使其掌握PDA的运作规范,了解图书选购的要求、细则,使其能按照自己的需要选择文献。另一方面,对读者进行图书馆信息素养与信息检索教育,使他们了解图书分类知识,提高他们的文献检索能力。

3.2积极展开实践

PDA模式的推广实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循序渐进。公共图书馆应积极开展实践,获得评估结果。笔者建议,公共图书馆可以先从外文图书开展试点,随着电子图书供应商观念的转变以及技术的成熟,逐渐将仅采购外文图书的PDA项目转变为外文和中文一起采购的模式,通过由点及面的逐步试点推广,达到全面开展读者决策采购项目的目的。

3.3及时跟踪评价

公共图书馆应重视流通数据分析,即在PDA采购完成后,对一定时间段内图书的利用情况进行跟踪,以便评估和调整PDA采购策略,进一步满足读者需求。同时,公共图书馆应及时跟踪有助于图书馆在第一时间了解和掌握PDA模式中存在的问题,进而调整选购标准、选购读者范围等。

4结语

读者决策采购是一种新的采购模式,也是一种新的采购理念,读者由以往的馆藏资源建设的使用者变成了采购主体,走在图书馆采购流程的前端,掌握了更大的自,这不仅提高了读者参与的积极性,更提高了图书的采购效率和资源使用率。

参考文献:

[1]张甲,胡小菁.读者决策的图书馆藏书采购:藏书建设2.0版[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2):36-39.

[2]刘华.“读者决策采购”在美国大学图书馆的实践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2(1):45-50.

[3]胡小菁.PDA:x者决策采购[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2):50.

[4]张彦静.我国图书馆读者自主采购的探索与思考:以佛山市图书馆“新书借阅处”为例[J].图书馆学研究,2013(15):54-58.

[5]李群.公共图书馆常用自动化管理系统比较研究[J].图书情报工作,2013(6):275-277.

[6]张丹,肖平.读者驱动采购(PDA)实施过程中相关争议问题的思考[J].图书馆杂志,2012(7):24-27.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7

关键词:SOA;云计算;语义;本体;图书借阅系统

中图分类号:TP311.5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3044(2011)29-7149-03

SOA and Cloud-based System of Lending Book

DENG Xiu-hui, YUAN Zong-fu

(School of Computer Engineering, Nan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Nanjing 211167, China)

Abstract: The combination of SOA architecture and cloud computing infrastructure's support promote the field of IT information education and research to dynamic and rapid response to business needs. Library management system is a branch of Education and teaching management. By studying the meaning of SOA and cloud computing, we know the related application methods. With the Instantiated the book lending system, we analysis system workflow, and get group of ontology like the users and books, make the information search, borrow, return and other business process design as a service to achieve loose coupling, and finally show the design environment related to Google GAE (Google App Engine) platform.

Key words: SOA; cloud computing; semantic web; ontology; book lending system

Google自2003年依次自行开发了GFS(Google File System)分布式文档系统、MapReduce分布式计算和Bigtable分布式数据库,开创了自己的云计算;2007年11月,IBM宣布“Blue Cloud”计划,推出面向企业的云计算解决方案,宣告新计算模式到来;2006年3月,亚马逊(Amazon)公司首先推出云计算服务――简单存储服务(Simple Storage Service) 实现基础架构云层(Iaas)存储云功能,2006年8月使用Hadoop搭建起云计算平台Amazon Web Service,并推出最重要的云计算服务弹性计算云(Elastic Compute Cloud,EC2),2007年7月亚马逊公司推出简单队列服务(Amazon Simple Queue Service,SQS),使托管主机可以存储计算机之间发送的消息,此外Amazon SimpleDB为复杂的结构化数据提供“一个对结构化数据实时查询的Web服务”;2008年微软Azure Services Platform云计算平台……云计算正悄悄影响着IT行业的变化,而与SOA技术的融合更促进了企事业、教育单位IT行业系统的发展,并带来一场巨大的变革。

教育和科研领域的信息化同样需要通过云计算和SOA技术的结合,进行集中管理。图书馆管理系统属于教育教学中的一个分支,随着图书馆新书不断增加,高校扩招带来的学生、教师等人员的信息变更及扩增,学校资源管理同样借助SOA的架构能力,以及云计算的交付能力予以不断完善和发展。图书借阅系统是图书管理系统上的一个子部分,其中包括了图书借阅、用户个人信息查询等功能,结合SOA和云技术,探讨相关应用在系统中的设计和应用方法。

1 SOA和云

1.1 SOA

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SOA)是传统的面向对象的模型的替代模型,虽然基于SOA的系统并不排除使用面向对象的设计来构建单个服务,但是其整体设计却是面向服务的。简单来说,SOA的理念是把各种业务功能都当作服务来提供,基于各种服务可以组装出不同的业务逻辑和上层应用[1]。基础架构能够以服务形式暴露给应用,应用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定制应用环境,不再和硬件绑定,基础架构服务可以包括:计算服务、网络服务、存储服务等。SOA系统原型的一个典型例子是通用对象请求体系结构(Common Object Request Broker Architecture,CORBA),它的出现较早,其定义的概念与SOA 相似[2]。

1.2 云

云的概念铺天盖地而来,而云的含义由“代表数据总新活着网络之外的一切事物”,转变为写入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简称NIST)的标准文件中[3]的云含义包括软件即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简称SaaS),即可以在线访问的软件应用;基础设施即服务(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简称IaaS),即向用户出租服务器,按时间计费;平台即服务(Platform as a service,简称PaaS),即提供工具,让用户建造在宿主云中运行的软件。而这些含义随着云技术的不断完善,还将进一步发生演变。

2 基于服务总线和云技术的设计

SOA作为一种应用的构建方法,主要用来解决业务功能上的需求,保证业务可以快速地开发和组合,而云计算是一种基础架构的构建方法,主要使用虚拟化方式解决非功能上的需求,保证基础架构能够满足应用的各种需要。一个设计良好的SOA应用程序在资源、处理能力和处理时间上没有限制(如图1)[4]。

云计算是对分布式处理(Distributed Computing)、并行处理(Parallel Computing)和网格计算(Grid Computing)及分布式数据库的改进处理[5],云架构中的网格计算确保SOA应用程序的弹性云的优势,并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一个服务进程。SOA应用程序的真正的成功取决于广泛其部署在云上,并利用它的弹性。

2.1 松耦合

为了保证SOA快速开发和组合提供可能性,良好的SOA组件设计要求松耦合,即一个组件对另一个组件的依赖程度比较低,各自相对独立。这种松耦合可以实现位置、交互、安全和实例的独立性上[6]。位置独立性主要指不论服务位于何处,需要使用该服务的组件都可以从服务目录中找到它,并通过延迟绑定访问它;交互独立性体现在不论组件使用何种接口或协议,它们之间都可以互相通信;安全独立性的主要理念是协调组件内及组件间不同的安全模型,对于SOA是必不可少的;实例独立性是指架构既支持组件间的同步交互,也支持异步交互,并且不要求组件在接受数据或消息时处于某个特定状态。

2.2 语义整合技术――本体论

所谓语义整合技术,就是要在各种纷繁复杂的原始数据中找出其共同具有的匹配模式[7] 本体是解决语义层次上网络信息共享和交换的基础,这种骨架地位使本体的研究和开发成为整个语义网研究中的重点。目前还没有一种权威的形式化本体定义,不同研究者针对他们所要解决的问题背景,提出很多形式化本体定义。1993年Gruber给出第一个让人信服并被广泛应用的本体定义后,Borst在此基础上给出本体的另一个定义:“本体是共享概念模型的形式化规范说明”[8]。Studer等人进一步研究认为本体是“共享概念模型的明确的形式化规范说明”[9]。

语义多层功能描述了语义网体系结构,每个层次通过不同层次的表示语言逐步完善对网络信息语义的描述[10]。其中:第一层是统一字符编码Unicode(Universal Multiple-Octet Coded Character Set,统一字符编码)和统一资源标识URI(Unified Resource Identifier,统一资源标识),负责网络资源的编码和标识,是网络中信息表示和交换的实现基础;第二层是可扩展标记语言XML(eXtensible Markup Language,可扩展标记语言)、XML名称空间和XML Schema,表示信息数据的内容和结构;在这之上的资源描述框架RDF(Resources Description Framework,资源描述框架)和RDF Schema描述网络上的信息资源,为其赋予语义;最上层的网络本体语言OWL(Web Ontology Language,网络本体语言)进一步扩展表达信息语义的能力,描述网络信息中的概念和知识。

结合本体的概念应用在SOA上,确认本体和本体之间的上下文流程关系。其中,本体可以构成SOA各服务,本体间关系可视为流程,其也可视为服务。使用本体论,在SOA的各种服务之上建立了一个层模型,包含与服务域相对应的各种本体论类,对应关系在建立本体的设计阶段确定,是用策略思想,通过服务请求的语义相似性逻辑建立语义查找。使用本体可以实现组件间的松耦合,方便SOA设计。

3 SOA和云中图书借阅系统设计

图书借阅系统的功能包括了用户信息、图书查询、图书借/还管理等,结合SOA和云计算实现该系统的设计包括本体确定、流服务管理和云服务。

3.1 图书借阅系统本体确定

图书借阅系统SOA的本体设计主要包括四个部分,即确认项目流程、建立共享概念模型、构建上下文关系、实现松耦合。

3.1.1 图书借阅系统项目流程

图书借阅系统项目包括图书查询、借图书、归还图书三大部分,在实际项目中,还包含了图书管理即图书入库出库管理、书籍配套光盘管理、电子资源管理等,这里仅选择最主要部分来介绍流程。

用户首先查询所需要书籍是否存在,找到书籍对应条码和所在位置,查找到具体书籍后,管理员查询用户个人信息,如果个人信息没有问题,并且借书籍额度未满,允许借出图书,否则任何一个条件不满足,不允许借出图书;归还图书流程则书籍回库,查询用户归还书籍是否按时,如不按时,则进行计费累计并予以管理。

图书项目流程包含一系列基于条件的任务执行,使用语义整合实现智能化的路由选择。在定义本体论模型时,每一个变量都对应一个数据字典,可以不断地进行扩展,以保证能够满足未来新的项目需求。

3.1.2 图书借阅系统本体模型

通过分析图书借阅系统流程,可以得到本体集包括用户和书,该用户集中可以进一步分析对应本体,包括具体学生、老师、行政人员、后勤管理人员等。本体集和本体间存在对应映射关系,这里使用RDF简单表述其资源,比如要描述一个名叫Peter的一个人,其描述形式是:

ex:user ex:name"Peter"

其中ex:user是用来表示Peter这个人的URI引用,ex是假设的一个名称空间前缀,使用RDF图表述(如图2)。

本体论是用术语概念和关系来定义,本体论的概念实现为类,本体论中的关系被定义为术语的对象属性和数据类型属性。从可变点组件到本体论模型中元素的映射,能够帮助建立其本体论模型。具体的本体建模可以使用Protege软件实现。

3.1.3 业务流程管理

业务流程管理(Business process management,BPM)是在服务与系统之上加上一层控制逻辑,由它绑定多个服务,形成一个统一的、多步骤的业务流程,实现特定的业务功能。流程具有松耦合独立性,即不论流程运行在本地还是云平台,它们都应能够访问位于架构中任意位置的服务和数据。

在图书借阅管理系统中,包括查询、借书、还书等流程,这些流程自身是服务,服务还能使用流程,服务和流程都能提供行为。这些流程在企业中软件的整体重用率的提升微不足道,只能从SOA项目之前的32%上升到之后的39%,但是对于促进架构敏捷性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3.2 图书借阅系统云端技术语言环境

在云计算程序设计与软件开发中,可以使用Java、Python、Flash、JavaScript/AJAX、C#与程序设计语言,图书借阅系统则选用了使用Web 2.0技术,使用JSP(JavaServer Page)设计用户界面,利用JDO(Java Data Object)标准界面来使用Datastore资料云存储区,云存储区中包括图书借阅系统中的所有本体集,使用Java相关技术以服务形式设计业务流程管理,最终在Google提供的GAE云计算平台下实现图书借阅系统。

4 结论

云计算是分布式处理、并行处理和网格计算的发展的延续,客户终端的一切软硬件资源都将在云端服务,SOA由云计算也催生出很多新兴产业模式,比如云软件托管中心,云软件销售中心,云虚拟化教学科研应用等,云计算给了企业发展带来更大的拓展空间。这里,以SOA和云计算的思想和技术初步探讨了图书借阅系统,从一个侧面学习和研究了SOA和云计算,它将对教育和科研领域的信息化带来一定的启发和帮助。

参考文献:

[1] 朱近之,IBM云计算中心.智慧的云计算物联网的平台[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1.

[2] Michelson B."Service-Oriented World" Cheat Sheet by Patricia Seybold Group[EB/OL].(2005-06-02)./detail.aspx?ID=562.

[3] Babcock C.云革命[M].丁丹,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11.

[4] What really is SOA: A comparison with Cloud Computing, Web 2.0, SaaS, WOA, Web Services, PaaS and others[EB/OL].(2008-12-12)./doc/whitepaper/SoalibWhitePaper_SOAJargon.pdf.

[5] 王鹏.走进云计算[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9:35-50.

[6] Linthicum D S.云计算与SOA[M].马国耀,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1.

[7] 刘光强.运用语义整合技术四步骤改进SOA[EB/OL].(2009-11-16)..cn/cio07/ 20091116113801.shtml.

[8] Borst W N.Construction of Engineering Ontologies for Knowledge Sharing and Reuse[D].Enschede:University of Twente,1997.

[9] Studer R,Benjamins V R,Fensel D.Knowledge Engineering: Principles and Methods[J].Data and Knowledge Engineeing,1998,25(1/2):161-197.

图书管理系统的目的和意义篇8

图书馆要从实际需求出发,全面提升图书馆馆长和职员的综合工作能力,不断加强人力资本管理建设,图书馆文化氛围的营造、图书馆组织结构和相关模型的建立与发展离不开对于工作者职业文化和综合知识素质的培养,只有建立专业的知识型团队,管理系统和学习型图书馆模式才能更加有效地构建“三级知识管理”系统中的中级战略;其三,图书馆建立健全知识管理模式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给广大用户提供更具价值性和知识性的需求与服务,因此,图书馆在构建知识管理系统时,要积极转变网络信息服务职能,全面提升自身的知识服务能力,为实现图书馆的创新知识管理模式转变提供有利条件。图书馆“三级知识管理”系统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第一,它充分体现了图书馆实施知识管理的具体核心内容,并针对这些具体内容项目建立配套的管理方案和实施策略,对于全面提升图书馆管理人员的知识服务能力有着重要意义。第二,“三级知识管理”模式明确了图书馆进行知识管理的基本流程和操作方法,图书馆想要更好地贯彻实施知识管理模式,必须不断创新管理实践理念,严格按照相应的程序来执行,完善各项基础设施,积极培育知识工作者。图书馆管理服务水平的升级和知识管理水平的提高离不开知识管理者的参与,因而必须在不断满足用户基本信息需求的前提下完善各项战略措施。第三,此项系统模式界定了各级图书馆管理活动之间的内在联系,管理知识水平和知识服务水平有着紧密联系性,因而在构建图书馆知识管理系统的过程中,在培育知识工作者的前提下努力提升图书馆的知识服务能力。

二、“三级知识管理”图书馆管理模式的实施战略

1、初级战略———建立知识管理系统

斯图尔特•D•盖洛普(StuartD.Galup)和罗纳德•梅尔(RonaldMaier)等人认为图书馆知识管理系统是一种柔性结构体系,因而这种结构层次应该具有知识检索、知识表示、知识出版与组织、知识获取、知识通信与合作、学习与自学习、知识服务和知识管理等功能,需要管理参与者通过各种网络客户端接口实现图书馆管理层的授权访问,而在此过程中知识服务层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需要和相关咨询、电子商务紧密合作,构建以知识库为基础的单元体系结构;参与者和工作者应该严格按照图书馆管理协议执行操作,提供一些Web内容管理等基本功能,通过LKMS访问电子数据实现传输层的一体化服务。构建图书馆知识管理网络系统可以帮助其更快构建广泛性的知识网络,实现个人、团体、组织与内部等层次信息资源的共享与传递,促进各层次间的合作与交流。因此,图书馆可以采取以下方法来扩展网络知识管理体系:构建完善的知识网络体系,实现集成式管理服务体系;创建有效网络运营机制,构建能够容纳多种环境机制的知识体系;充分发挥网络的作用,体现知识的多重价值。

2、中级战略———培育知识工作者

西印度大学总馆(MainLibraryatheUniversityoftheWestIndies)的管理理念就是致力于维持、开发和组织工作人员的综合素质能力,将图书馆服务人员培育成“知识工作者”,不断增强工作者的人文社会知识水平,开发知识应用的创造性价值行为体系。图书馆结构体系中的工作者包括图书馆管理员、竞争情报分析员、计算机系统管理者和计算机网络安全研究者等,只有不断提升他们的管理水平和服务理念,才能培育出合格的知识工作者,为此图书馆可以通过加强人力资本管理来培育知识工作者,提升知识工作者的知识服务水平。当代图书馆管理资源的关键性因素就是要拥有一批优秀的图书馆管理员,通过树立正确的以人为本人力资本管理理念来提升整体服务水平和质量。图书馆实施以人为本思想战略的核心是坚持以服务主体客户和用户为出发点,不仅要全面提升用户的服务档次,还要体现对于图书馆管理员的人本管理意识。通过树立以人为本的服务意识从最大限度上开发图书馆员的积极性、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充分发挥读者的主体作用。另外,还要确定图书馆知识工作者的素质要求,从多种层次上拓展图书馆馆长的综合能力,不仅要提高其领导能力、管理能力、知识储备能力、认知技能、人际关系和个人显著特征等能力,还要建立诚实、约束性强、灵活、自信和以人为本的思想核心理念,对其专业能力、信息管理能力还要进行培养。图书馆管理员要不断提升自我认知能力,对知识管理生命周期进行管理、对具体服务项目进行综合评估;提升自我知识组织能力,对图书馆内部资源数据库要进行科学合理的筛选与过滤,以建立合适的馆藏建设评价体系;提升知识检索能力和服务水平,通过开展各项有效的培训活动来熟悉各项计算机操作系统和工具,便于构建有效的知识管理平台。而在此过程中人力资本投资占有较大比重,需要图书馆不断强化和完善各类职业培训体系、合理规划员工职业生涯,对图书馆各个领域的学科类型进行科学管理,使图书馆馆员朝着复合型人才方向发展。为此,图书馆可以积极开展各项培训活动提升馆员自身技能。

3、高级战略———提升知识服务能力

知识经济的不断转型以及网络信息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给图书馆实现信息服务水平升级带来了较大挑战,图书馆必须在基于标准和单一知识信息产品、基于信息源浏览和查询、基于创新信息服务模式的前提下实现知识服务的转型。为此图书馆可以通过相关策略来全面提升自身的知识服务能力:不断从用户的基本服务需求出发以确定具体的知识检索需求和知识共享需求,进而满足用户的学习与教育需求;不断扩展知识服务方式和类型,努力建构多层次的参考服务模式和个性化信息资源服务模式,通过专业化的咨询来提升网络信息服务水平;积极开拓知识服务市场,创新经营理念,发展电子商务模式,通过开发用户的增值商业信息来提高市场知识服务的水平,对在线采购和联机编目进行管理;建立知识服务管理机制,推行理事会领导下的馆长负责制,完善各项利益机制。

三、结语

“三级知识管理”的图书馆管理模式共包括建立知识管理系统、培育知识工作者系统和提升知识服务能力系统这三类,在体系构建过程中,要合理配置相应的职责任务,不断提升图书馆馆长的综合能力和知识储备水平,构建独具特色的知识管理团队。

上一篇:培养核心素养的重要性范文 下一篇:核心素养下小学数学课堂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