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范文

时间:2023-09-29 06:34:41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1

关键词: 体育锻炼精神成长身心潜能

1.引言

21世纪是一个充满机遇、充满挑战、充满竞争的时代。在社会发展和经济繁荣的同时,人们的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现代人承受着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压力,特别是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城市的繁荣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富裕,还带来了拥堵和喧嚣,带来了身心的疲惫和精神的重负,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已成为社会各界人士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大多数专家都有这样的认识:心理素质是人的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人的其他素质的发展具有基础性的作用,现代人必须具备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心理承受能力,从而进行快节奏、高强度和挑战性的学习与工作。

体育肩负着十分突出的心理健康教育责任。《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明确指出,应该“使课程有利于激发学生的运动兴趣,养成坚持体育锻炼的习惯,形成勇敢顽强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品质,促进学生在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健康、和谐的发展,从而为提高国民的整体健康水平发挥重要作用”[1]。因此,组织学生参加健康向上的体育活动是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要途径。体育锻炼是促进高中生精神成长和身心潜能开发的重要途径,也是培养一代新人的需要。

2.精神成长的内涵及意义

2.1精神成长的内涵

何谓“精神成长”?迄今为止,很少有学者和专家给予相对稳定和准确的定义。笔者认为,从生命成长过程来看,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人的成长。其一是生理层面的身体生长发育,其二是心理层面的精神成长。精神性是人的本质属性,精神成长是人的本质成长。因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精神成长是指伴随着人的生命成长过程而表现出来的人的本质力量、扩充和拓展,体现为人的精神生活的丰富和精神境界的提升。精神成长的内涵应包括自尊自爱、诚实守信、助人为乐、团结互助、勇敢无畏等,所有的德育目标乃至所有值得肯定和鼓励的思想、情感、意志都应当在精神成长的范畴之内。

2.2精神成长的意义

德国思想家、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教育首先是一个精神成长的过程,然后才成为科学获知的一部分。”国家督学、《人民教育》总编辑傅国亮在“全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创新论坛”上强调:“教育最重要的本质使命是促进人的精神成长,只有关怀精神成长,才有可能发生教育,才不会产生虚伪的教育结果。”精神成长无论是对人的发展,还是对社会的发展,都具有非凡的意义。

第一,精神成长是生命成长的内在诉求。人不仅是自然生命的存在,更是精神生命的存在。当一个人生理成人、法理成人后,精神成人更显得重要。正如大文豪托尔斯泰所说:“人类被赋予一种工作,那就是精神的成长。”因此,每个人都要充分认识人生的意义和存在价值,注重精神生命的成长,在学会生存和学会生活的过程中把握生命的意义,在精神成长中自觉提升生命质量,促使自己健康成长、全面发展。

第二,精神成长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1994年3月,我国政府的《中国21世纪议程》白皮书指出:“可持续发展以人为本位。”以人为本的发展就是以人的精神成长为主导的综合素质的全面提升,人的精神成长一旦缺失,必然导致人的素质缺失,而人的素质缺失将会严重影响社会的稳定、可持续发展。

3.体育锻炼的心理效益

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于1949年指出:“健康不只是没有身体上的疾病和虚弱状态,而是躯体、心理和社会适应都应处于完满状态。”1989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又进一步深化健康概念,提出健康应包括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和道德健康四个方面。而科学的体育锻炼对个体的躯体、心理及人际交往和道德意志的健康均可产生良好、积极的影响,这正是体育的突出功能与作用所在。已有的研究显示,身体活动和体育锻炼对参加者的心理效益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详见下表[2]。

表身体活动和身体锻炼对参加者的心理效益

4.体育锻炼与心理效益的获得

高中生是每个国家的希望,是世界发展进步的希望,体育运动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使他们的身体强壮,更能使他们的自信心、知觉能力、自尊心不断强化,提高与人交往的能力,更好地适应社会,形成坚强的意志品质和良好高尚的道德情操。如果我们能够让更多的高中生参与到体育锻炼中来,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人类繁荣发展的巨大潜力。

体育锻炼通过身体活动,可以使人产生积极的情绪,不同的锻炼方式可以产生不同程度的心理效益。许多研究发现:有氧练习及腹式呼吸的身体活动与心境改变和应激减少有关,例如慢跑、瑜伽、散步、东方健身术(气功、太极拳等)有利于产生积极情绪,有利于心理效益的获得;回避人际竞争的身体活动(非比赛性的身体活动)不会使参与者因失败而产生消极情绪,失败减损了许多有益的情绪如兴奋、自我效能、自豪感、成就感、胜任感及控制感等[3]。

5.体育锻炼对高中生精神成长培养和身心潜能开发的积极作用

人们很早就认识到体育锻炼对维持和增进人的心理健康及精神成长的培养具有重要的作用。古希腊人不仅把体育锻炼作为增强人的体质的必要手段,还通过体育锻炼培养人的意志品质和心理承受能力。大量研究表明:体育锻炼除了可以增强体质、锻炼意志外,对精神成长培养和身心潜能开发的作用也是十分明显的。具体表现如下:

5.1促进智力水平的提高

经常参加体育活动能改善人体中枢神经系统,提高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的协调作用,使神经系统的兴奋抑制的交替转换过程得到加强,从而强化大脑皮层神经的平衡性和准确性,促进人体感知能力的发展,使大脑思维想象的灵活性、协调性、反应速度等得以提高;感知敏锐、思维灵活、想象丰富。

5.2有利于个性心理的完善

体育崇高“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因此通过体育运动来培养和塑造人良好的个性心理,这点许多人都能达成共识。因为参加体育锻炼本身就必须克服困难、遵守竞赛规则、制约和调控自己某些行为,以有利于在竞赛中充分挖掘自己的潜能,珍惜自己获得胜利的权利。同时每一个参与体育活动的学生都具有让对手尽其所能的义务,通过活动的方式表达团结、友谊、和平、进步等人类先进的思想和愿望,在合理规范的竞争中形成良好的品行,并在成功与失败、荣誉与耻辱、竞争与退让、个人与祖国之间做出选择,在选择中表达出自己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

5.3培养良好的意志品质

体育一般都具有艰苦、疲劳、激烈、紧张、对抗及竞争性强的特点。锻炼者在参加体育锻炼时,总是伴随着强烈的情绪体验和明显的意志努力。因此,通过体育运动,有助于培养锻炼者的勇敢顽强、吃苦耐劳、坚持不懈、克服困难的思想作风,有助于培养团结友爱,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有助于培养机智灵活、沉着果断、谦虚谨慎等意志品质,使锻炼者保持积极健康向上的心理状态。

5.4改善人际关系

由于现代科技日新月异,尤其是当今知识经济和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经济的“全球化”使人们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往变得越来越重要。与此同时,现代高技术带来的生产方式的变化使得劳动的个体化日益凸显,从而造成人与人的感情交流匮乏,人际关系疏远。而体育运动的竞技性和群体性恰恰为人际交往提供了机会,使人与人之间在激烈竞争的同时形成一种亲和力。在体育运动中不必用言语既可相互交往,又可找到志趣相投的知音。他们可以通过一个手势,一个活动等直接或间接地沟通信息,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情感,并获得较高的安全感和自信心。

5.5树立成就感

顽强、果敢,具有强烈的成就意识,是高中生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高中生特别注重自己的人生价值,注重提升自己的人格魅力,而体育运动在体现人的价值方面所具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使得体育成为影响极为广泛、备受人们关注的事业。体育活动的成效无疑对高中生的健康成长十分有益。

6.结语

体育锻炼可以促进大脑的发展,改善和提高神经系统的功能,增强记忆力,有利于消除大脑疲劳,提高大脑的工作效率,因此神经系统功能的提高为心理潜能的开发提供了良好的生理基础。同时体育锻炼可以提高大学生的感知灵敏程度,提高观察力,集中注意力,丰富想象力,提升智力水平,强化思维能力,提高认知功能,培养自信和意志品质,体育锻炼能使人产生积极的情绪体验,改善人际关系,树立成就感,有利于使高中生精神成长,开发身心潜能。体育教师必须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重任,为高中生的全面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体育与健康(中学)课程标准[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1.

[2]黄席庭,张力为,毛志雄.运动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347.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2

摘要通过大量相关文献分析,发现国内关于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现状调查和影响因素方面,对学生体育锻炼实施干涉的实践研究很少。体院锻炼习惯的概念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大量文献从人的生理和心理方面对体育锻炼习惯进行定义。

关键词体育锻炼习惯概念现状影响因素

近年来国民体质监测表明我国青少年体能素质状况令人忧虑,甚至短期内不会出现根本性扭转。据调查,上海2001年至2005年学生体质调查果存在突出的问题,在代表男性力量的握力和代表女性耐力的仰卧起坐指标都在下降,7至12岁学生,50米×8折返跑能力下降很大,视力检测70.25%视力不佳,5年内近视率上升5.34%,肥胖率达到12.26%。北京卫生局今年公布了一些数据,中小学生视力也不好,北京小学一年级视力不良率高达36.4%,高三学生不良率高达86%,近视眼患病率从世界第三上升至世界第二,大学生体质健康测试果反应也不好,台阶试验合格率不高,这是数据反应的,但实际情况可能会更糟。青少年关系国家强弱,关系民族兴衰,是百年大计,是亿万家庭幸福和谐的重大问题。强身健体必须从青少年抓起,这是全民健身工作重中之重。就像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我们也不能以牺牲和忽视青少年体质下降的代价培养接班人,否则我们国家和民族未来就没有希望,美好远景就会落空。国家针对学生体质下降由体育总局、教育部和国务院多次下发文件指导文件,学生体质研究,特别是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在理论界成为热点。

一、体育锻炼习惯的概念

习惯是一个生理学和心理学领域的概念。字典定义是积久养成的生活方式,逐渐养成而不易改变的行为;从体育学的角度,金钦昌在学校体育学里对习惯的定义是由于重复或练习而巩固下来成为需要的自动化的行为方式。[1]这种定义明显满足不了理论界研究体育锻炼习惯的需求,于是学者们从生理和心理的角度对习惯进行了定义,但是学者们只是从自己的研究提出定义,目前还没有公认的、全面的、权威的定义,邱梅婷等2005年在首都体育学院学报上发表的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和影响因素研究一文中定义体育锻炼习惯是人们为了满足生理、心理和社会需求,在内在动因和外界环境交互作用下重复发生有利于身体健康的身体运动,是在不断重复身体练习的基础上能持之以恒地经常进行体育锻炼的自动化的行为方式。[2]白文飞在义务教育阶段影响学生体育锻炼习惯培养的研究这个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青年专项课题种也是从生理和心理学范畴对体育锻炼习惯进行定义。从体育锻炼习惯的构成因子角度来定义的也有很多,莫连芳在对大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界定一文中就是从体育锻炼习惯的构成因子锻炼频度、运动负荷和锻炼持续时间进行定义,认为体育锻炼习惯是每周至少锻炼三次,每次锻炼最少30分钟,心率大于110次每分钟,持续时间在一年以上[3]。

综合各家之言,但从某一角度对体育锻炼习惯进行定义都是不全面的,从生理学、心理学、行为学和构成因子多方面分析,体育锻炼习惯定义应该是为了满足自身和社会的需求,在内外因素的综合交互作用下,每周不少于三次,每次锻炼最少30分钟,心率大于110次每分钟,持续时间在一年以上的不断重复身体练习的基础上能持之以恒地经常进行体育锻炼的自动化的行为方式。

二、近年来体育锻炼研究的现状

近年来针对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从文献资料上看,比较集中在学龄期,其中大学阶段体育锻炼习惯研究的文献资料最多,中小学阶段次之,学龄后(社会体育或社区体育)阶段则很少,学龄前的则更加少;从研究的视角上看,从学校体育教学的角度研究得比较多,而从课余健身锻炼的角度研究得较少;从研究的方式上看,研究如何培养和形成体育锻炼习惯的多,如关北光在《体育与科学》上发表的中学生锻炼习惯形成的心理轨迹及引导方法、谢春生在《体育科学研究》上发表的体育教学中培养学生终身体育能力与习惯的研究等。而对体育锻炼习惯形成后如何保持或不间断的研究较少;从研究方法上看,运用社会调查法研究得比较多,其中运用问卷调查法的最多,主要研究体院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影响因素等,如宋晓东论影响体育锻炼行为的因素德研究等,而采用实验法、实证法对体育锻炼习惯的养成进行干涉的研究比较少;从实践和理论的角度上看,一般性的研究比较多,体育锻炼习惯干涉理论研究较少。

三、目前我国关于体育锻炼习惯研究的阶段

通过文献资料分析,纵观近年来学者对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准备阶段,即集中研究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理论、体育锻炼习惯的影响因素和体育锻炼习惯概念的界定等基本理论方面,其中习惯的形成机制研究还不够深入。而通过实验验证国外已经比较成熟的体育锻炼习惯干涉理论的研究很少,合我国学校体育的实际研究新的适合我国国情的新的体育锻炼习惯干涉理论更是基本没有,基本上是研究领域的空白,有一些研究也只是理论上的探讨或者是干涉理论的解释和说明。即使是白文飞主持的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青年专项课题义务教育阶段影响学生体育锻炼习惯培养的研究也只是研究中小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现状和影响因素。我国现在的情况是学生体质不断下滑,要改变这种局面,最关键的是要对学生养成良好的体育锻炼习惯进行干涉,以培养学生良好的体育锻炼习惯,以及在学生养成良好的体育锻炼习惯后怎样预防习惯不被破坏。所以说理论界对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任重而道远。

四、小

总的来说,目前我国关于学生体育锻炼的研究还停留在一般性理论研究,如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影响因素等方面,指导性的关于如何培养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研究也有一些,但不够深入,实践性的对学生养成良好体育锻炼习惯的干涉理论还很少涉及,这方面的研究能很好的解决体育锻炼习惯的果问题,必须要引起理论界的重视。

参考文献:

[1] 金钦昌.学校体育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2.

[2] 邱梅婷等.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和影响因素研究[J].首都体育大学学报.2005.

[3] 莫连芳.对大学生体育锻炼习惯的界定[J].江汉大学学报.2007.

[4] 宋晓东.论影响体育锻炼行为的因素[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01.2.

[5] 王大伟等.培养大学生良好的终身锻炼习惯[J].吉林体育学院学报.1995.2.

[6] 关北光.中学生锻炼习惯形成的心理轨迹及引导方法[J].体育与科学.1997.5.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3

【关键词】体育锻炼大学生心理健康效益

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一直是体育心理学研究关注的重点。近年,随着人们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关注度不断增大,清晰地揭示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为促进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提供更多科学的参考,更成了一个十分重要而且迫切的研究课题。本文总结了许多关于体育锻炼对大学生心理健效益的研究成果,讨论了影响体育锻炼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效益的因素,以期为今后关于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关系的探讨,以及为维护与促进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提供一些参考。

1体育锻炼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效益

大量的研究探讨了体育锻炼与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关系,这些研究较一致地表明体育锻炼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有一定程度的促进作用。在我国,近年研究者的一系列研究进一步深化了这一结果。

李娜(2001)采用筛选了抑郁倾向高分的大学生为研究对象,以体育兴趣小组为活动方式进行实验研究,结果发现有计划、有目的安排体育锻炼和娱乐性群体运动兴趣小组,有利于改善抑郁状况和情绪稳定性个性特征[1]。张兰君等(2002)对有强迫症状的大学生体育运动干预实验研究发现,通过运动处方干预6周后其强迫症状、情绪稳定性均显著改善[2]。曹国民等(2002)让实验组大学生参加了为期6周每天1小时的体育锻炼后,发现其在简式心境状态剖面图(POMS)的紧张、愤怒、疲劳、抑郁、慌乱5个分量表及消极情绪纷乱总分上均与对照组组有显著差异,体育锻炼具有良好的心理健康效益[3]。袁玉涛等(2004)的研究指出,积极参加体育运动的大学生中有9%的人在一定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但在不经常参加体育运动的大学生中这一比例则为28%[4]。张勇等(2006)调查发现,偶尔参加体育锻炼的大学生在躯体类、情绪类、人际交往类以及神经症类等方面的心理问题远远多于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大学生[5]。沈辉(2008)对存在心理问题的大学生进行为期2个月团体体育锻炼干预活动后发现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随着体育锻炼的深入而有所提高[6]。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体育锻炼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有着明显的促进作用。许多文献已较好总结了这些研究成果,本文仅对此作较简单的总结。总的来说,国内外研究表明,体育锻炼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效益:(1)改变睡眠模式,提高睡眠质量;(2)改善神经系统和大脑的机能;(3)改善身体表象和身体自尊;(4)改善认知活动,如反应时间、注意不集中、思维混乱等;(5)改善情绪状态,提高情绪健康水平;(6)提升意志力;(7)有助于人格的完善;(8)有助于减缓或治疗心理疾病[7]。

2影响体育锻炼心理健康效益的主要因素

随着研究的深入,许多研究关注了体育锻炼在不同层面上对心理健康的促进作用。本文希望通过总结这些影响体育锻炼心理健康效益的因素,为利用体育锻炼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提供更多参考。

2.1锻炼主体因素

影响体育锻练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效益的主体因素有许多,本文仅介绍研究者较为关注的几个因素,包括锻炼者的性别、锻炼兴趣、锻炼态度和坚持性。

2.1.1性别

许多研究表明,性别是影响体育锻炼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效益的一个重要主体因素。如贺亮锋(2007)研究表明,各种运动对男女大学生心理健康具有不同的作用。其中体育锻炼对POMS的各项指标的影响中,男女生在紧张、愤怒、疲劳和自尊上差异显著[8]。朱伟等(2008)研究发现,男生心理健康状况相对好于女生,中等偏上运动量对男生有较好的心理健康效应,中等偏下运动量对女生有较好的心理健康效应[9]。这些提示,在利用体育锻炼提高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的过程中要注意性别的差异。

2.1.2锻炼兴趣

锻炼兴趣是影响锻炼心理健康效益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如潘国斌(2003)探讨了体育活动兴趣对增进大学生身心健康的积极作用与效应,结果发现对体育有明显兴趣的学生较对照组的心理特征和心理负荷效应、身体素质有显著性差异[10]。邱新宇等(2006)发现,大学生体育锻炼兴趣与心理健康水平呈显著性关系,不同兴趣组大学生的SCL-90因子总分存在着显著性差异,体育锻炼兴趣高的大学生表现出较高的心理健康水平,兴趣低的学生表现出与不锻炼和锻炼无规律学生相似的较差的心理健康状况[11]。这提示提高大学生的锻炼兴趣是利用体育锻炼促进心理健康的一个有效途径。

2.1.3锻炼态度与坚持性

刘萍等(2003)指出,体育态度与心理健康总症状、人际关系紧张与敏感、心理承受力、适应性、情绪失调、焦虑等方面有低的显著负相关,与抑郁有中等的显著负相关。体育态度对心理健康总症状、情绪失调、焦虑、抑郁、偏执回归效应显著[12]。邱远(2004)的一项研究也表明,体育锻炼能比较好地解释说明心理健康的响应变化,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贡献率达到52.15%;从事体育锻炼的态度、锻炼时间和锻炼的坚持程度等3个维度则起主要影响作用,是大学生心理健康重要的贡献因素[13]。何仲恺等(2007)通过POMS、SCL-90量表、主观幸福感量表考察了大学生锻炼坚持性和运动态度对心理健康的影响。结果证明,运动态度在主观幸福感及POMS量表得分上主效应显著,而坚持性在POMS量表和SCL-90量表得分上主效应显著。不喜欢运动且坚持锻炼组的个体在主观幸福感量表上得分更低,而在POMS和SCL-90量表上得分更高[14]。这些研究表明,大学生的锻炼态度和坚持性也制约着体育锻炼的心理健康效益。

2.2体育锻炼活动的特征

2.2.1体育活动类型

竞技运动与娱乐性运动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有所不同。邱新宇等(2006)指出,娱乐性、竞争性及类型不确定的三种体育活动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有不同的影响。他们比较了进行三种不同类型体育活动的大学生的SCL-90得分发现,在躯体化、抑郁、敌对因子上,锻炼类组得分低于竞技类组[11]。

集体运动与个人运动对大学生心理健康也有不同影响。如何秋华等(2002)的研究表明,采用课余集体体育锻炼的方法能够有效地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并且效果优于一般的体育锻炼形式[15]。邱新宇等(2006)比较了参加集体锻炼、个人锻炼和混合锻炼三种不同锻炼形式学生的SCL-90得分,发现不同形式组学生的因子总分存在着显著性差异,且集体锻炼组与个人锻炼组差异非常显著,集体锻炼组得分明显低于个人锻炼组,在人际关系敏感、敌对、焦虑等因子分值上还好于混合组[11]。

有氧运动与无氧运动在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效益上也有不同表现。如North等(1990)一项关于体育锻炼对抑郁的控制作用的研究表明,有氧练习和无氧练习均可降低抑郁,但Petruzzello等(1991)却提出无氧练习不能降低焦虑,这提示如果希望改善整体的情绪状况,最好采用有氧练习[16]。

哪一种活动类型更具有良好的心理效应呢?Berger(1988)提出,有氧运动、封闭式运动、没有人与人之间竞争的运动,更有助于锻炼者的心理健康。事实是否真的这样呢?随着研究的深入,这一问题将会得到更清晰的回答。

2.2.2运动量

我国学者蒋碧艳等(1997)发现,中等到较大的运动量对大学生心理健康具有更好地心理健康效应[17]。马嵘等(2007)指出,中等运动量对大学生有较好的心理健康效应,其作用主要集中在SCL-90的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抑郁、焦虑、恐怖、偏执因子上,而对精神病性因子的作用不明显[18]。朱伟等(2008)的进一步研究发现,中等偏上运动量对男生有较好的心理健康效应,中等偏下运动量对女生有较好的心理健康效应,长期坚持中等运动量的体育锻炼有利于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的提高[9]。尽管有不同的意见,如范军(2008)认为大运动量对大学生有更好的心理健康效益[19],但总体上研究者较一致地认为中等运动量有较佳的心理健康效益。

运动量是运动强度、运动时间和运动频率三者的函数,许多研究者单独探讨了这三个因素对心理健康效益的影响。

(1)运动强度。运动强度一般常用心率指标和最大吸氧量来衡量。运动心理学和运动医学一般规定:运动的大强度相当于最大吸氧量的50%-60%,小强度相当于最大吸氧量的40%左右。目前大多数研究认为,中等强度的体育运动能有较大的心理健康效应,适中的身体运动强度能够改善情绪状态和焦虑、抑郁、紧张和疲劳;相反,大强度的运动却可能增加紧张、焦虑等消极的情绪。如李林等(1999)实验结果表明,身体锻炼有助于调节身心矛盾,增强心理健康,中等强度是大众健身锻炼较适宜的锻炼强度[20]。

(2)运动持续时间。研究者指出,每次运动的时间至少应为20-30min,60-90min的运动也会产生理想的心理状态。如方敏等(2005)的研究指出,每次30-90min的锻炼有更佳的心理健康效应[21]。一次运动的持续时间过长不会产生良好的心理效果,坚持运动练习,才能获得良好的心理效应。

(3)运动频率。朱淦芳等(2004)的实验表明,体育运动对焦虑和抑郁状态的改变有密切的联系,每周3次、每次1小时左右的中等强度或中等强度以上的运动量更有利于改善焦虑和抑郁倾向的大学生,其调节作用显著[22]。方敏等(2005)的研究表明,每周2次或3-5次、每次30-90min的锻炼心理健康效应更明显[21]。宋子良(2008)的研究也表明,体育活动时间越长、次数越多、项目越激烈改善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的效果越明显,以每次锻炼1小时以上、每星期锻炼3次以上、经常参加混合类项目的体育活动改善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的效果最理想[23]。

2.2.3体育活动项目

许多研究探讨了不同体育活动项目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独特效益。李宜南(1999)对不会游泳和健美操的女大学生的测试表明,经过游泳和健美操训练后,学生的反应时、数字记忆广度有了显著提高,经过游泳训练,学生的睡眠效率得到了改善[24]。卢晓文(2004)将通过SCL-90筛选出4组分别表现有抑郁、焦虑、强迫和人际关系敏感症状的大学生按照其喜好,分别安排在篮球、乒乓球、武术、健美、围棋5个选项班中进行一系列锻炼。结果表明,五种项目都能改善抑郁症状;健美和围棋和助于缓解焦虑;武术和健美对强迫组的同学有显著的改善作用;篮球和足球能改善人际敏感学生的人际关系状况[25]。贺亮锋(2007)的实验表明,不同运动项目对心境的指标具有不同的作用,其中篮球运动对除自尊以外的其他各项指标均有显著性的意义,排球运动对除紧张以外的其他各项指标均有显著性的意义,健美操运动对除愤怒以外的其他各项指标均有显著性的意义[8]。方秀宠等(2008)的研究以无痛跑步、篮球、乒乓球锻炼的方式为抑郁情绪大学生进行积极的干预,结果表明无痛跑步、篮球、乒乓球锻炼对学生的抑郁情绪具有积极的干预作用,其中无痛跑步效果最为显著[26]。

上述研究表明,不同的运动项目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促进作用有相同之处也有独特之处,因此在利用体育锻炼提高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实践中要做到有针对性、有目的性,从而收到更大的效益。

3小结

大量的研究表明,体育锻炼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有一定程度的促进作用。因此,我们在维护与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实践中,要充分利用体育锻炼,让其成为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的良方。同时,由于许多因素制约着体育锻炼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效益,我们要注意这些因素,让体育锻炼在维护与促进心理健康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李娜.大学生抑郁情绪与体育锻炼干预实验.体育学刊,2001,8(4):32-36.

[2]张兰君,李娜,王颖.大学生强迫症状的体育运动干预实验.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2,16(7):478-479.

[3]曹国民,曹晖.体育锻炼与大学生心理健康关系的实验研究.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2,36(1):131-146.

[4]袁玉涛,田振生,刘春明,贾宝民.大学生心理里健康与体育运动的相关研究.吉林体育学院学报,2004,20(1):69-70.

[5]张勇,孙高峰.体育锻炼对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的效能性研究.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6,29(1):56-58.

[6]沈辉.体育锻炼与大学生心理健康实验的研究.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8,7(1):35-37+17.

[7]佟立纯.体育活动对心理健康的积极影响.北京体育师范学院学报,1999,11(3):48-52.

[8]贺亮锋.体育活动对大学生心境和情绪的影响实验研究.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7,30(4):481-488.

[9]朱伟,李洪强.北京普通高校大学生课外体育活动与心理健康的调查研究.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08,25(3):127-131.

[10]潘国斌.大学生体育活动兴趣与健身效应探讨.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3,37(1):144-146.

[11]邱新宇,王麟.大学生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关系的研究.河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6,30(1):122-124.

[12]刘萍,王振宏.大学生体育态度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中国学校卫生,2003,24(6):635-636.

[13]邱远.大学生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关系的初步研究.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4,27(12):1637-1641.

[14]何仲恺,钱铭怡,杨寅等.运动态度和锻炼坚持性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体育科学,2007,27(6):39-44.

[15]何秋华,刘夫力.课余集体体育锻炼对促进大学生心理健康的研究.体育学刊,2002,9(5):59-61.

[16]张力为,毛志雄.体育锻炼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综述).广州体育学院学报,1995,15(4):42-47.

[17]蒋碧艳,祝蓓里.上海市大中学生的心理健康及其与体育锻炼的关系.心理科学,1997,20(3):235-238+287.

[18]马嵘,黄春梅.新疆高师大学生运动量与心理健康状况比较.中国体育科技,2007,43(2):52-55.

[19]范军.大学生心理健康与体育锻炼的关系.长春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8,27(6):114-116.

[20]李林,季浏.不同强度锻炼的心理效应及其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中国体育科技,1999,35(5):25-28.

[21]方敏,孙影.大学生SCL-90因子分与体育锻炼行为的关系.中国学校卫生,2005,26(2):100-101.

[22]朱淦芳,魏纯镭.体育运动对改善大学生焦虑和抑郁的相关研究.福建体育科技,2004,23(6):57-59.

[23]宋子良.不同频度的体育活动与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关系的研究.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8,31(7):948-950.

[24]李宜南.游泳、健美操对大学生身心健康的影响.北京体育大学学报,1999,(3):86-89.

[25]卢晓文.体育锻炼与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关系.体育成人教育学刊,2004,20(5):24-25.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4

1、课题的提出

1.课题的来源

本课题来源于沈阳市“1015” 教育科研指南,及当前教育教学改革的热点、难点问题.

2.选题的依据

在国外很多学校把培养学生自我锻炼能力,养成终身锻炼习惯、以及提高环境适应能力做为体育教学的主要任务之1.

在国内,许多学校在体育和课外体育活动中把如何培养学生自我锻炼的兴趣和习惯看作1项重要任务.加强课中学生自我锻炼能力的培养,使学生掌握锻炼身体的科学方法,促进课外体育锻炼,养成锻炼身体的习惯,使学校体育为学生终身体育打好基础,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3.选题的原则

结合学生的实际、需要性原则、科学性原则、实用性原则,是本课题遵循的原则

需要性原则——教师在教学中教给学生科学的锻炼身体的方法,培养自锻能力,可以使学生终身受益.

科学性原则——生命在于运动,运动需要科学.

实用性原则——学生对锻炼如有浓厚的兴趣,又具有良好的锻炼态度和习惯,就会以1种积极的态度、精神饱满地参加体育锻炼.

4.选题的目的、意义研究的目的:

(1)使学生懂得体育锻炼的意义、作用、方法和有关的知识、技术;有被动锻炼转为主动锻炼所必需的能力,包括学生对学习、锻炼的进取动机,以及对体育知识、技术和方法的理解、分析能力.

(2)在学校内,以及在生活工作中创造性地运用所学的体育知识、技术和方法,独立地进行体育锻炼的能力.

(3)在独立锻炼中,为了取得良好效果,对锻炼过程进行自我调控的能力.它包括对运动负荷、心理负荷和动作姿势等有效的自我调控.

(4)独立从事体育锻炼的自我管理能力.它包括制定锻炼计划、组织安排锻炼的时间、检查锻炼的进行和评价锻炼效果的能力.意义:加强课中学生自我锻炼能力的培养,使学生掌握锻炼身体的科学方法,促进课外体育锻炼,养成锻炼身体的习惯,使学校体育为学生终身体育打好基础,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应用价值:培养学生的自锻能力,增强学生体质,发展适应能力、生存能力、竞争能力.

2、研究的条件

1 .人员:本课题主持人是中学1级教师,大本学历,具有1定的教学实践与指导能力,实验指导教师李x,为小学高级教师,曾参与《农村小学语文学科素质教育课堂模式研究》并已验收;实验指导教师郝秀芹,小学超高教师,大专学历,主任,曾参与《新型师生关系对学生成长影响的实验研究》其他参与教师均具有大专学历,工作认真,业务能力强,工作在第1线,经验丰富.

2 .资料:我校订阅了大量刊物,再加上先进的网络教育资源,都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3 .经费及设备:本课题研究时间充沛,设备齐全,科研手段先进.经费已纳入学校下年预算中,确保及时,到位.

3、课题研究的主要内容

研究课题为《体育教学中学生自锻能力培养的研究》除专题外,如何培养学生的认识能力、运用能力、调控能力、自治能力,从而培养学生的自锻能力.

4、课题研究的理论假设

培养学生的自锻能力,对发展学生的身体,增强体质,使学生掌握锻炼身体的科学方法,养成锻炼身体的习惯,促进体育锻炼生活化、社会化,使学生成为现代化建设的合格人才等,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战略意义

5、课题研究对象

2年级学生(实验)5年级学生(参考)

6、研究的步骤

1.准备阶段:研究准备、制定方案 2019年12月——2019年8月

(1)准备相关的文献资料.

(2)学习有关教育理论及教科研专业知识

(3)调查研究从学校发展方向和现状出发,构思研究方案

(4)对教师进行培训学习,提高认识.

(5)讨论、修订、并通过本课题研究运作方案.

2.实验阶段:组织实施、深化科研 2019年9月——2019年3月

(1)定位于课堂载体的研究思想.

(2)带着问题走进课堂,开展问题研究课和汇报课活动.

(3)定期召开课题研讨会、交流会对课题的研究进行反思,不断完善充实研究措施、方法和内容.

(4)从实践中提炼教学方法.

3.总结提高验收阶段:2019年4月——2019年9月

(1)全面总结本课题的研究过程和成果,做好课题研究的结题工作.

(2)撰写研究报告和专题论文、工作报告

(3)整理所有档案资料,提出验收申请.

7、预期目标及呈现形式

总体目标是:

培养学生的认识能力、运用能力、调控能力和自制能力几方面的综合能力,既学生的自我锻炼能力.

呈现形式

1.论文多篇.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5

关 键 词:运动心理学;锻炼坚持性;自我管理模型;大学生

中图分类号:G804.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7116(2014)06-0075-06

Development of a university student physical exercise behavior self-management mediating effect model

QIU Da-ming1,CHEN Wen-bin2

(1.School of Physical Education,Jiangxi Normal University,Nanchang 330022,China;

2.Department of Military and Physical Education,Jiangxi Agricultural University,Nanchang 330045,China)

Abstract: In order to probe into university student physical exercise adherence self-management model, the authors surveyed 600 university students by using university student physical exercise motive scale, university student physical exercise atmosphere scale, university student physical exercise adherence scale, then checked the model’s degree of fitting as well as gender and grade differences by means of path analysis, and revealed the following findings: 1) the modified university student exercise behavior self-management mode fitted the data well, which indicated that the self-management factor played an important mediating role in university student exercise behavior adherence; 2) the modified university student exercise behavior self-management mode had a gender difference, which was mainly shown in that male students’ path coefficient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female students’ in terms of the influence of exercise motive on self-management, and that female students’ path coefficient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male students’ in terms of the influence of exercise motive on adherence, but the grade difference was not significant.

Key words: sports psychology;exercise adherence;self-management model;university student

坚持锻炼的影响因素很多,但广义地说,可以归纳为两类:个人因素和环境因素[1]。Bandura等[2]认为:人类是一种主动积极的生物,他们并不是完全机械地应对外界环境的刺激。社会认知理论也指出个体具有自理性,能够主动地产生有目的的行为以实现既定目标:个体行为既不是环境刺激的被动反应,也不是反馈环路上的机械化的判断和循环,而是以个体的认知能力为核心的,环境、认知和行为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3]。认知的介入使得对个体行为的认识既区别于动物也区别于机器,表现为一个具有自我管理能力、处于实时动态变化、主动调节系统中的有机体[4]。自我管理就是个体通过主动地设定目标、采取行动、监控和评估自身的绩效并作出相应的调节等一系列的行为来塑造自己命运的过程[5]。本研究认为,体育锻炼行为是个体自主开展的一种身体活动,凸现锻炼的主动性、自控性,锻炼者是主体,具有主导性。个体在进行体育锻炼时,自主性非常明显:积极主动地协调个体和环境因素,以坚持锻炼行为而达到健身的目的。从锻炼活动的角度来看,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是指:在锻炼动机的引导下,锻炼者运用元认知和社会、物质环境,并针对自己的实际情况,自定锻炼目标、自选锻炼内容和方法,通过自我监控锻炼过程和及时评价锻炼结果等方式,最终实现锻炼目标的过程[6]。有研究提出,要改善大学生的锻炼行为,必须提高自身的自律性和自我管理水平[7-8]。自我管理对于提高绩效方面具有强大的应用价值[9-10],同时,绩效对个人的行为具有反馈作用,即绩效的优劣是调整行为的重要依据[11]。所以,自我管理能力强的锻炼者能根据自身特点应对锻炼过程中的各种问题而更有效地开展锻炼活动并获得良好的锻炼效果,良好的锻炼效果则能促进锻炼坚持性,为本研究的第1个假设。即自我管理水平的高低影响着人们工作和学习任务的完成,最终影响个体锻炼行为的坚持性。因此,锻炼行为的研究必须强调锻炼者的自主管理能力,这是外因与内因、他主与自主相互统一的必然。

有研究发现,锻炼动机与锻炼坚持性间显著相关[12-13],锻炼氛围也是影响锻炼坚持性的重要因素[14-15]。还有研究提出,要改善大学生的锻炼行为,必须提高自身的自律性和自我管理水平[15-16]。综上所述:锻炼动机和锻炼氛围都对运动坚持性具有预测作用,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则是个体主动地通过对外在的锻炼环境和内在的锻炼动机等因素进行调节[6],而且对锻炼坚持性具有影响作用,这满足了中介效应的评判标准。本研究的假设2是: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在锻炼动机和锻炼氛围与锻炼坚持性中间起中介作用。此外,已有研究显示,体育锻炼行为具有年龄及性别差异。因此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是否存在年龄及性别差异是本研究另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这也成为本研究的假设3。鉴于此,本研究以我国大学生群体为研究对象,以Bandura的社会认知理论为依据,研究自我管理对提高体育锻炼活动的坚持水平有哪些影响,探讨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在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与锻炼坚持性间的作用,以期为4者间的关系构建清晰的模型框架,以便更好地发挥体育锻炼活动促进身心健康的作用,促进全民健身运动的发展以及提高大学生的身心健康。

1 研究方法

1.1 受试抽样

采用分层随机取样的方法,在江西省南昌市的3所大学按年级进行抽样。共有600名大学生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团体施测,量表当场填写后收回。收回有效问卷563份(大一到大四分别为170、152、160、81人,各年级男女比例相当;男320,女243)。有效回收率93.8%。

1.2 测量工具

《大学生体育锻炼动机量表》根据刘微娜等[17]的青少年户外运动动机量表改编,含4个分量表,即自我突破、能力、自主选择和个人投入,共计16个项目。采用李克特5点记分法,从“1”(完全没有)到“5”(非常强烈)。测量的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为0.79。

《大学生体育锻炼氛围量表》根据刘微娜等[17]的青少年户外运动氛围量表改编,含5个分量表,即人际关联、自然关联、信息获取、人际阻碍和条件阻碍,共计17个项目。采用李克特5点记分法,从“1”(完全没有)到“5”(非常强烈)。测量的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为0.81。

《大学生体育锻炼坚持性量表》根据刘微娜等[17]的青少年户外运动坚持性量表改编,含6个项目。采用李克特5点记分法,从“1”(完全没有)到“5”(非常强烈)。测量的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为0.78。

以上3量表,改编后选某高校大学一年级两个班的学生81名,间隔3周时间进行再测信度检验,重测信度分别为:0.78、0.71、0.75;总共请5名专家(体育学教授4名,心理学教授1名)对问卷进行了效度评价,有效率分别为82%、86%、90%。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量表》含4个分量表,即方法管理、时间管理、内容管理和动机管理,共计19个项目[6]。根据李克特5点记分法,从“1”(完全不符合)到“5”(完全符合)。测量的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为0.71。

1.3 统计分析

本研究采用 SPSS13.0和AMOS7.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结果以(±s)表示。数理检验,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P<0.01为差异有非常显著性。

2 结果及分析

2.1 各变量的描述统计和相关分析

各变量的平均数、标准差和皮尔逊相关系数见表1和表2。

数据表明,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中除动机管理外的其它3个维度以及锻炼氛围、锻炼动机和锻炼坚持3个指标的性别差异都存在非常显著性(P<0.01),男生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为了方便统计,本研究把大学一二年级归为低年级组,三四年级归为高年级组。除时间管理和锻炼氛围外,低年级的自我管理中的方法管理、内容管理和动机管理3个维度的得分以及锻炼动机和锻炼坚持的得分高于高年级,且具有非常显著性(P<0.01)。此外,相关分析表明,自我管理及其4个维度与锻炼氛围、锻炼动机、锻炼坚持之间具有非常显著性相关(P<0.01),具体细节应进一步探究。

2.2 模型的拟合度检验

本研究构建了锻炼动机和锻炼氛围与锻炼坚持性之间的锻炼行为自我管理的中介作用模型,其中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作为锻炼动机和锻炼氛围对锻炼坚持性影响的中介变量。

通过AMOS7.0进行路径分析。初始模型包含了自变量和因变量所有的路径关系,分析的结果表明锻炼氛围到坚持性的直接路径系数均不显著,根据这个结果,本研究删去不显著的路径,再次对数据的拟合程度进行分析,结果表明修改后的综合认知模型拟合度较好,各模型的路径系数见图1。模型拟合指数如下:χ2=3.584,df=1,P=0.068,RMSEA=0.071(0.90),AGFI=0.956(>0.90),NFI=0.996(>0.90),CFI=0.997(>0.90),说明该模型拟合良好。在修改后的模型中锻炼氛围与锻炼坚持性的关系通过自我管理的全部中介作用进行,但是锻炼动机与坚持性的关系中自我管理则只是部分中介作用,增加了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直接效应。此外,锻炼动机对锻炼行为自我管理的作用效应要比锻炼氛围对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作用大。修正模型的各路径系数都显著,而且整个模型的拟合度达到了较高适配标准。整体而言,本研究提出的假设模型与实际观察数据的拟合情况良好,即模型的外在质量佳。

图1 锻炼行为自我管理的中介效应模型

2.3 修正后模型的性别年级差异

多群组结构方程模型分析的目的在于探究适配于某一个群体的路径模型图是否也适配于其他群体[18],也就是评估研究者所提出的假设模型在不同样本间是否相等或参数具有不变性[19]。以此为目标,本研究用不同人口统计特征的大学生群体与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假设模型进行多群组结构方程模型的拟合检验,以探索假设模型中的变量在不同群体中的特征。

使用多组比较的方法检验修正后的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是否存在性别及年级差异,对于不同的组限定结构模型部分两组对应的路径系数相等。表3列出了不同性别、年级组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的各路径系数。通过模型参数间差异的临界值比较,发现在性别组中,锻炼动机指向自我管理和锻炼动机指向坚持性的路径存在显著性差异,男女两组在这两路径上的临界比值分别为-2.131和2.040且都大于1.96(P<0.05);其余路径系数都小于1.96,差异不具有显著性(P>0.05)。在年级组中,各路径系数差异均不显著(P>0.05)。这表明性别对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有显著的调节作用,年级不具有调节作用;具体为锻炼动机对自我管理的影响中男生的路径系数显著高于女生,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影响中女生的路径系数显著高于男生。

3 讨论

3.1 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发展的群体特征

本研究表明,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中除动机管理外的其它3个维度以及锻炼氛围、锻炼动机和锻炼坚持3个指标的性别差异都存在非常显著性(P<0.01),男生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大多数已有研究发现男生和女生在锻炼动机上有明显的差异[20-21],比如男生明显倾向于较激烈、有对抗性的大球类和能体现个人技术的小球类项目;女生则较多的选择运动量小或有塑身作用的项目等。但是,研究显示,大部分学生希望通过体育锻炼来提高身体健康状况以适应未来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这种内在的动机是长期、持续的,在主观意识中难以动摇的[22-23],也是男女大学生锻炼动机管理要达到的终极目标,因此动机管理的性别差异不显著,与本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基于社会与文化对于性别塑造的影响以及生理差异,大多数男生的体育运动能力和兴趣爱好比女生强,导致男生的锻炼自我管理能力也比女生较强。

在锻炼坚持方面,已有的研究表明在形成锻炼习惯、坚持体育锻炼方面存在性别差异――男生锻炼坚持年限比女生高[24-25],这与本研究的结论一致。因为,社会角色定位赋予男性健壮、活泼,女性则窈窕、文静,因此男生更加能够参加并坚持锻炼,而女生则相反。本研究另一结果为,除时间管理和锻炼氛围外,低年级的自我管理中的方法管理、内容管理和动机管理3个维度的得分以及锻炼动机和锻炼坚持的得分高于高年级,与已有结论一致[26-27]。可能是由于大学一二年级开设体育课,受此影响,学生在方法管理、内容管理和动机管理等各个方面均比没有体育课的三四年级的高年级学生得分要高,而且因为有体育考试,低年级的锻炼动机也高于高年级。各个年级的大学生都因兴趣爱好广泛和学习任务等原因,客观上参加体育锻炼的时间相对较少;还有部分大学生本身在时间管理方面确实存在一定的不足[28-29]。因此,时间管理的年级差异不具有显著性。锻炼氛围能够起到榜样作用、带动作用、激励作用和教育作用,但是人们对锻炼人群的识别只能是通过性别来判别而不是年级[30]。因此,锻炼氛围对性别有影响而与年级无关。

3.2 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功能的中介作用

本研究同时以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为自变量、以坚持性为因变量检验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在两者中的中介效应。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拟合度分析表明修正后的模型拟合度较好。已有研究表明,体育锻炼动机是指人们参与和维持体育锻炼行为的心理动力[12],是体育锻炼行为的直接原因[31]。锻炼氛围能够起到榜样作用、带动作用、激励作用和教育作用[30],是影响中学生体育锻炼习惯形成的重要因素[32]。在证实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与锻炼坚持性之间关系后[12-15],探讨自我管理如何影响坚持性的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即有必要探讨自我管理影响坚持性的作用机制,以解析两者间关系的心理机制。Kanfer等[33]指出个体行为得以改变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外部施加影响,即由他人管理的模式;另一种是个体自主管理的模式,即个体本人始终是其行为改变的整个过程的“主角”,行为者本人参与了行为变化过程中制定计划、规定目标、安排环境、实施操作、评定效果等环节并进行着自我管理。在自我管理的过程中个体需要运用各种认知和行为策略对自己的思想、情绪、行为以及所处的环境等进行调节以实现既定目标[34],这也就是社会认知理论指出的个体自理性。在个体的锻炼过程中,个体通过自我管理对属于环境因素的锻炼氛围和属于个体因素的锻炼动机施加影响,进而对行为即锻炼坚持性产生一定作用以实现最终目标。这说明自我管理在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与坚持性中间的中介效应。中介变量是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影响锻炼坚持性的内在和实质性原因。也即是本研究的结果:大学生锻炼氛围和锻炼动机与锻炼坚持性的关系中锻炼行为自我管理起中介作用,这验证了本研究的假设2,同时也证明了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对锻炼坚持性的作用,使假设1也得到了验证。

修订后的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中锻炼氛围与锻炼坚持性的关系通过自我管理的全部中介作用进行,锻炼动机与坚持性的关系中自我管理管理则只是部分中介作用,含有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直接效应。此外,锻炼行为自我管理在锻炼动机与坚持性之间的中介效应比在锻炼氛围与坚持性之间的中介效应大。能够有意识地对自身的思想、动机和行为进行调节和控制是人类一个显著的特征[35]。而且,相对于锻炼氛围而言,作用于锻炼动机的效果要强。因为,动机是内在的可控的因素,环境(氛围)是外在的、不可控的因素,因此,个体的对于动机的主观能动性要强于对于氛围的的作用。锻炼氛围与锻炼坚持性的关系通过自我管理的全部中介作用进行,锻炼动机与坚持性的关系中自我管理则只是部分中介作用,增加了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直接效应。这说明大学生的锻炼动机对于他们的锻炼坚持十分重要,具有自我管理所不能替代的作用。

3.3 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的性别差异

方差分析表明,在对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与锻炼氛围、锻炼动机和锻炼坚持各个指标的性别和年级的差异分析基础上,进一步的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多组比较的方法研究表明性别对大学生锻炼行为自我管理模型有显著的调节作用,年级没有调节作用。这部分验证了本研究的假设3。具体表现在锻炼动机对自我管理的影响中男生的路径系数显著高于女生,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影响中女生的路径系数显著高于男生。

前面分析得出,男生的锻炼自我管理能力比女生强;总体而言,男生的锻炼动机也比女生强[36];此外,动机是内在的可控的因素,环境(氛围)是外在的、不可控的因素,个体的对于动机的主观能动性要强于对于氛围的的作用。因此锻炼动机对自我管理的影响中男生的路径系数显著高于女生。已有研究显示,女大学生的外貌动机明显比男生强[37],这符合当代女性追求形体美的心理特点。而外貌动机属于内部动机又更有利于锻炼行为[37],因此,对于女生来说,强烈的形体美的需求必然产生积极的锻炼动机而直接影响锻炼的行为,即坚持性。所以,尽管锻炼动机和锻炼自我管理能力不强,但是女生追求形体美的锻炼动机对于他们的锻炼坚持十分重要,具有自我管理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所以女生的锻炼动机对坚持性的直接效应比男生强。

3.4 研究的局限和启发意义

本研究的局限有以下几点:1)大学生体育锻炼动机量表、体育锻炼氛围量表和体育锻炼坚持性量表只是在现有类似量表基础上改编而来,不是严格按问卷编制规程进行编制的;2)研究数据是横向调查所得,而非纵向数据。尽管有这样的局限性,但是本研究从自我管理的角度研究了大学生锻炼行为坚持性的模型,丰富了锻炼心理学理论,这为锻炼坚持性的研究在大学生群体中实施提供了科学依据。大学阶段是养成终身体育的关键时期,良好的锻炼行为自我管理能力将有效地保障锻炼坚持性,促进青少年的终身体育,为健康生活提供保障。另外本研究为锻炼行为自我管理中介效应的性别、年级差异提供了初步的支持。今后在大学生的锻炼坚持性研究中需要将人口统计学的因素整合,进行更多更广的研究才能更好地解释锻炼行为坚持性的性别年级差异。

参考文献:

[1] Wenberg R S,Gould D. Foundations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M]. (Version 2) Champaign,IL:Human Kinetics,1999.

[2] Bandura A. Social foundations of thought and action: a social cognitive theory[M]. Englewood Cliffs,NJ:Prentice-Hall,1986:617.

[3]. Bandura A. Exercise of human agency through collective efficacy[J].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0,9(3):75-78.

[4] Bandura A. Social cognitive theory:an agentic perspective[J].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2001,52(1):1-26.

[5] Schunk D H,Zimmerman B J. Social origins of self-regulatory competence[J]. Educational Psychologist,1997,32(4):195-208.

[6] 邱达明,谢黎红.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自我管理量表的研究[J]. 体育学刊,2012,19(6):108-112.

[7] 司琦.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的阶段变化与心理因素研究[J]. 体育科学,2005,25(12):76-83.

[8] 马爱国,王雪芹. 运用跨理论模型对公务员体育锻炼行为改变的调查分析[J]. 体育学刊,2009,16(9):51-54.

[9] Schunk D H,Zimmerman B J. Influencing children’s self-efficacy and self-regulation of reading and writing through modeling[J]. Reading & Writing Quarterly,2007,23(1):7-25.

[10] Peterson L D,Young K R,Salzberg C L,et al. Using self-management procedures to improve classroom social skills in multiple general education settings[J]. Education and Treatment of Children,2006,29(1):1-21.

[11] 赵步同,朱正奎. 人力资源管理行为与绩效的关系研究[J]. 科学管理研究,2007,25(6):89-92.

[12] 陈善平,闫振龙,谭宏彦. 锻炼动机量表中文版的信度和效度分析[J]. 中国体育科技,2006,42(2):52-54.

[13] 龚高昌,孙宁. 体育锻炼动机研究综述[J]. 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6,18(3):54-55.

[14] 施宏伟,蔡衍铿. 大学生课余锻炼参与意识的调查[J]. 泉州师范学院学报,2002,20(2):102-105.

[15] 吴健,陈善平. 大学生坚持体育锻炼的特点及影响因素研究[J]. 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08,24(1):83-86.

[16] 司琦.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的阶段变化与心理因素研究[J]. 体育科学,2005,25(12):76-83.

[17] 刘微娜,周成林,孙君. 青少年户外运动动机对运动坚持性的影响:运动氛围的中介作用[J]. 体育科学,2011,31(10):41-47.

[18] 邱皓政,林碧方. 结构方程模型的原理和应用[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73-89.

[19] 张连刚. 基于多群组结构方程模型视角的绿色购买行为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农村经济,2010(2):44-56.

[20] 王锐. 大学生体育选项课选项特征的研究[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3,26(1):98-99.

[21] 刘一民,孙庆祝. 我国大学生体育态度和体育行为的调查研究[J]. 中国体育科技,2001,37(1):28-31.

[22] 常生,陈及治.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研究现状分析[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4,27(10):1305-1307.

[23] 单涛,王妮.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性别差异的研究[J]. 沈阳体育学院学报,2007,26(1):97-100.

[24] 尹博. 影响大学生体育锻炼习惯形成的因素[J].体育学刊,2005,12(1):l39-141.

[25] 张中江,陈善平,潘秀刚. 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和锻炼动机的性别差异[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9,32(9):50-52.

[26] Caprara G V. Longitudinal analysis of the role of perceived self-efficacy for self-regulated learning in academic continuance and achievement[J].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2008,100(3):525-534.

[27] Matthews J S. Early gender difference in self-regulated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J].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2009,101(3):689-704.

[28] 唐静. 大学生课余时间管理的调查与分析[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0,18(9):1101-1102.

[29] 袁湄. 大学生时间管理行为研究[D]. 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06.

[30] 潘秀刚,陈善平,张中江,等. 体育社团大学生锻炼行为及影响因素的调查研究[J]. 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10,27(3):375-378.

[31] 龚高昌,孙宁. 体育锻炼动机研究综述[J]. 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6,18(3):54-55.

[32] 姜晓珍,白文飞,徐玲. 影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体育锻炼习惯形成的外在因素调查[J].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汉文版,2004,23(3):341-344.

[33] Kanfer F H,Goldstein A P. Help people change:a textbook of methods[M]. Pergamon Press Inc,1991.

[34] Skinner C H,Smith E S. Issues surrounding the use of self-management interventions for increasing academic performance[J]. School Psychology Review,1992,21(2):202-210.

[35]. 孙晓敏,薛刚. 自我管理研究回顾与展望[J]. 心理科学进展,2008,16(1):106-113.

[36] 褚跃德,靳文豪,王英春. 大学生锻炼动机及其与锻炼坚持性的关系[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9,32(3):85-87.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6

基金项目:陕西省教育厅科学计划研究项目(项目号:2010JK048)。

作者简介:宁科(1979-),男,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体能训练。

摘 要:使用CGSS2006城市问卷部分数据,采用分层线性模型对我国城市社区居民的个体体育行为进行了研究。研究认为,个体层自变量个人每周工作时间、受教育年限、个人年收入与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收入共同作用影响个体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此外在排除个体层自变量的影响,家庭层的家庭月支出对个体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有决定性的影响。

关 键 词:社会体育;体育锻炼行为;城市社区;分层线性模型;中国

中图分类号:G8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116(2012)02-0049-06

A study of the physical exercising behaviors of urban residents in China based on a 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

NING Ke1,MA Yun-xia2,LI Xiao-tian3

(1.Department of Physical Education,Shanxi Institute of Education,Xi’an 710061,China;

2.School of Physical Education,Yili Normal University,Yili 835000,China;

3.Capital University of Physical Education and Sports,Beijing 100191,China)

Abstract: By using some data derived from CGSS2006 urban questionnaires, and by adopting a 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 the authors studied the individual physical exercising behaviors of residents in urban communities in China, the drew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s: the weekly working times, educated years, individual annual incomes of individuals 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in the individual hierarchy, and the monthly incomes of families 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in the higher hierarchy, jointly affected the occurrence of individual physical exercising behaviors; in addition, exclusive of the influence of independent variables in the individual hierarchy, the monthly expenses of families in the family hierarchy had decisive influence on the occurrence of individual physical exercising behaviors.

Key words: social sports;physical exercising behavior;urban community;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China

在社会科学中,很多研究问题都体现为多水平、多层的数据结构。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教育研究中。同样,人们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不仅受到个体水平层变量的影响,还受到高层家庭变量的影响。现有文献中的城市居民体育锻炼行为研究相当少,仅有的文献研究脉络为在个体自变量的基础上选取自变量建立统计模型分析,但将不同类型的影响因素纳入同一模型进行回归分析就可能产生分析结果异常等问题,原因在于影响人们体育锻炼行为的因素之间可能存在分层结构现象,很可能导致生态谬误的风险[1-2]。影响人们体育锻炼行为的分层结构决定了体育锻炼行为的产生与否,单个人的体育锻炼行为必然会受其个体的社会经济、教育等因素的影响,同时更高层次的家庭组织和社区环境、家庭经济状况、生活区域环境质量等也可能会对其体育锻炼行为产生影响。

分层线性模型不仅在技术上是先进的,而且比一般线性回归具有更大的包容性。一般意义上回归分析实际上仅能对单一分析单位进行处理[3-4],开展变量之间关系的研究。大多数其他统计方法也都默认这种平面数据结构。这类统计方法背后存在一个重要假定,即各案例之间都是完全独立的。但这种假定与社会现实之间有差异,因为通常这些案例隶属于不同的组群。不同组群之内的案例相互影响、并不独立,往往存在很强的同质性,又可称为组内相关。各组群之间又往往存在着明显的差别[5-6]。本研究采用分层模型分析方法,以分层线性模型中随机效应模型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延伸随机系数模型与截距、斜率模型,重点研究以下几个问题:个体的体育锻炼行为是否受到家庭层因素的影响;个体水平的自变量与家庭层的自变量对个体体育锻炼行为产生的影响是否有交互作用;家庭层自变量与个体体育锻炼行为之间是否有相关关系。通过研究以期为提高我国城市社区居民体育锻炼行为研究提供理论上的帮助。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问卷调查

该项目本次调查采用分层的4阶段不等概率抽样:区(县)、街道(镇)、居委会、住户和居民,在全国28个省市抽取10 000个家庭户,然后在每个被选中的居民户中按一定规则随机选取1人作为被访者。本研究问卷来自CGSS2006城市问卷,问卷由香港中文大学与中国人民大学共同设计。该问卷经过权威专家设计,并经过科学验证,目前属于国内先进的综合社会学调查问卷。问卷中体育锻炼的题项调查意在统计过去一年中有无体育锻炼行为的中国国民。问卷的原题目为:“你在闲暇时间中,从事体育锻炼的活动频率是”,选择答案为:1)差不多每天;2)一周几次;3)一月几次;4)一月一次;5)一年几次;6)从不。将答案题项进行整合,一周几次、一月几次、一月一次、一年几次整合为锻炼,“从不”定义为不锻炼。以此纳入模型进行运算。分层模型分析采用HLM 6.06软件。本研究根据研究设计要求对数据进行删失处理,最终保留2 647个样本,其中女性样本1 276个(占48.2%),男性样本1 371个(占51.8%)。

1.2 研究假设

人们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受到很多变量的影响。在已有的研究文献中有学者认为城市各阶层居民体育锻炼参与程度与其阶层存在显著性差异,阶层越高参与度越高;其次,有研究者从家庭环境视角发现,父母受教育程度越高大学生余暇体育锻炼行为越低;父母参加锻炼越高对大学生余暇体育锻炼行为影响越大[7-9]。可见,当前研究文献没有涉及个体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是否受教育年限、每周工作时间、个人年收入等的影响。其次,当前研究仅是个体水平面的数据研究,基本未涉及高层变量对低层――个体层体育锻炼行为发生是否有影响的研究。最后,对于多个自变量共同影响因变量研究中,基本未涉及自变量之间的交互作用对因变量的影响,特别是高层与低层的交互作用对因变量的影响。基于以上分析本文设立如下假设:

假设1:性别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有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

假设2: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教育年限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

假设3:周工作时间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有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

假设4: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个人年收入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

假设5: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全年总收入的影响;

假设6: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年教育费用的影响;

假设7: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月基本生活费的影响;

假设8: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年医疗费的影响;

假设9:家庭月支出对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具有直接影响(截距)。

1.3 研究模型设计

1)研究变量选择。

本研究在个人层面上的自变量为个人年收入、个人每周工作时间、性别、个人受教育年限;家庭层面变量为家庭年收入、家庭月基本生活费、家庭年医疗费、家庭年教育费用(表1、2为各层自变量的描述统计结果)。

2)随机效应的单因素方差分析。

本文所涉及的因变量是指体育锻炼行为,其中“0”为不锻炼,“1”为锻炼。第一步是应用分层模型分析随机效应的单因素方差,主要步骤:在模型各层中不插入任何解释变量,对分层数据进行无条件方差分解分析,通过分析结果可以将因变量的总方差分解到模型的不同层,观察两层随机方差分别在总方差中的比例分布,便可以确定进行分层分析的必要性[10]。采用HLM软件来进行人们体育锻炼的分层分析。以本研究为例,层1为个人,层2次为家庭,层1的模型与传统的回归模型类似,与一般回归方程有区别的是,每个个人的回归方程的截距和斜率都直线依赖于层2次变量(家庭收入、支出等),这样就构成了个人-家庭2层模型。

层1模型(个人层):

Prob(twosport=1|β)=φ

log[φ/(1-φ)]=η

η=β0

层2模型(家庭层):

β0=γ00+μ0

两层模型整合为:η=γ00+μ0

其中,η代表因变量,twosport代表体育锻炼行为,φ代表参加体育锻炼的概率,β代表回归系数,log代表取对数,μ0代表残差,γ00代表截距。

层1模型中由于因变量η取值1时代表参加锻炼,所以模型中的φ就是参加体育锻炼的概率。这说明体育锻炼行为的总方差中高层变量方差(即层2家庭方差)所占比例越大,用高层变量来解释的可能性就越大。

ICC1=

其中(τ00代表随机回归,σ2代表方差。)

组内相关数ICC1=0.21>0.05,说明有21%的变异来自家庭(即组间变异),79%的变异来自个体变量,说明数据存在层级效应[11]。根据研究需要在模型中的两层纳入自变量后的全模型进行运算。

2 研究结果与分析

2.1 带随机效应的单因素方差模型

全模型(即层1与层2叠加起来的组合模型,本文中主要用于研究层1因变量怎样受到层2和层1的自变量的影响),在层1与层2纳入了研究所涉及的自变量。该模型所构建的研究假设主要指:认为人们的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是由于分属于不同经济收入水平的家庭类型,其体育锻炼行为的产生存在差异。从统计上分析这种差异的表现就是家庭支出的不同会导致个体体育锻炼行为状况存在显著不同。全模型如下:

层1模型(个人层):

Prob(twosport=1|β)=φ

log[φ/(1-φ)]=η

η=β0+β1×gender+β2×eduyear+β3×

weekhours+β4×indincome

层2模型(家庭层):

β0=γ00+γ01×famincome+γ02×fammof+γ03×

famhos+γ04×famedu+μ0

β1=γ10+μ1

β2=γ20+μ2

β3=γ30+μ3

β4=γ40+μ4

模型组合:

η=γ00+γ01×famincome+γ02×fammof+γ03×

famhos+γ04×famedu+γ10×gender+γ20×eduyear+

γ30×weekhours+γ40×indincome+μ0 (1)

其中,gender代表性别、eduyear代表受教育年限、weekhours代表每周工作时间、indincome代表个人年收入、twosport代表体育锻炼行为、famincome代表家庭收入、farmhouse代表家庭医疗费用、famedu代表家庭年教育支出、fammof代表家庭月支出。上述变量除性别为分类变量外,其他全部为连续变量。γ00是个体水平模型的截距,由于连续变量都按家庭的平均值对中,因此截距在这里代表着各家庭的个人体育锻炼行为。β0代表自变量的截距,β系数与一般回归系数的解释方式相同。引入高层自变量――家庭层的家庭年收入、家庭月基本生活费、家庭年医疗费、家庭年教育费用的自变量之后,家庭月基本生活费显著,其他高层自变量对因变量不显著。方差成分由层1模型的0.130 51减少到0.020 18,从纳入家庭层的自变量与个体层的自变量来说,模型的方差降低,说明模型分层效应明显。

假设认为,城市社区中人们体育锻炼行为是由个人特征和所处背景共同作用的结果。家庭的背景变量包括该家庭的年收入、月支出、家庭年教育支出等这可以作为代表个体所在家庭的经济和社会状况指标。家庭收入的标准差(s=26 500.43)其实都是比较大的,反映出城市社区中的家庭经济不同。

从表3发现高层变量中仅有家庭月支出显著,其他变量不显著。层1中的性别与个人年收入不显著对个体体育锻炼行为没有影响,这一点与前人研究结果一致。个人的受教育年限与每周工作时间对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有显著影响。随机效应的单因素方差模型中的β0是体育锻炼行为发生比。模型参照类(虚拟变量取0值)为不锻炼。个人层回归方程的截距值取决于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即β0=γ02×fammof),β0说明家庭支出越大其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比越高。γ02对应的发生比为0.918,表明在控制其它变量不变当家庭月支出提高1元钱(即从0变为100%时),它导致社区居民体育锻炼行为发生比变化0.918倍,这是家庭月支出对体育锻炼行为发生的直接影响的一种统计归纳。这里并不是说家庭月支出越多就是人们参加体育锻炼的原因,而是说在存在体育锻炼行为偏好为既成事实的条件下,家庭月支出提高,个人就容易参加体育锻炼。从模型回归系数(表3中回归系数――0.009 0)为正值即提高家庭月支出可以促进社区居民体育锻炼行为发生比的可能性会提高。个体层的自变量,受教育年限与每周工作时间显著(P

除掉不显著的变量后,模型重新整合为:

η=γ00+γ01×fammof+γ20×eduyear+γ30×

weekhours+γ40×indincome+μ0

2.2 以截距和斜率为结果的模型

以模型为基础,进行更深一步的分析。一般线性回归中对于截距及斜率的解释力度非常小,截距只是作为一个常数项,常数项反映在坐标就是最小二乘的直线在y轴上的高度,而分层线性模型通过数学理论将截距的解释分解到层2的自变量进行解释,斜率也是分解到层2的自变量进行解释[12-13]。此处在单因素方差模型的基础上重点对截距及自变量的斜率进行分析。

层1:

twosport=β0+β1(eduyear)+β2(weekhours)+

β3(indincome)+r (2)

层2:

β0=γ00+γ01(fammof)+μ0

β1=γ10+γ11(fammof)+μ1

β2=γ20+γ21(fammof)+μ2

β3=γ30+γ31(fammof)+μ3

混合模型:

η=γ00+γ01×fammof+γ10×eduyear+γ11×weekhours×

fammof+γ20×indincome+γ21×indincome×fammof+

γ30×eduyear+γ31×eduyear×fammof+μ0++μ1×

eduyear×μ2×indincome+μ3×weekhours+y (3)

其中,γ01、γ02、γ11、γ21、γ31代表截距。

一般线性回归中截距包含很多信息。对于本研究中的分层线性模型中的截距解释就是,为何不同家庭中的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发生率不同。那么分层线性模型就会对截距进行解释,解释是通过将截距纳入层2的家庭月支出与其斜率即自身的截距来分解层1截距,表4中固定效应模型表示在模型(2)中的层1自变量的截距β0,这在分层模型中属于截距斜率模型。通过层2的平均家庭月支出来进行预测,模型运行显示家庭月支出与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发生正相关,家庭月支出γ01=0.005 2,P

3 讨论

本研究所做的假设1(性别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有影响),经过模型运算发现未得到验证。假设2(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受教育年限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经过分析得到验证:受教育年限影响个体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及受教育年限低层自变量的交互影响。假设3(周工作时间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的产生有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经过分析得到验证:每周工作时间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的产生有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及低层自变量――每周工作时间的交互影响。假设4(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受到个人的年收入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的影响)经过分析得到验证:个人年收入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的产生有影响,且回归系数受到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及低层自变量――个人年收入的交互影响。假设5(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全年总收入的影响)、假设6(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年教育费用的影响)、假设7(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月基本生活费的影响)、假设8(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家庭年医疗费的影响)、假设9(家庭月支出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具有直接影响作用),经过模型运算发现得到验证。

从验证的模型中的自变量发现,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受到个人年收入、每周工作时间、个人受教育年限及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的共同影响,换句话说,这是一个自变量的共同作用导致体育锻炼行为发生的结果。而不显著的自变量并不是说无效,而是相对于显著的自变量来说,不显著的自变量对体育锻炼行为的发生作用效力非常小。此外,也说明模型不能由样本向总体推断。本研究中的重点之一截距即层1模型中所有自变量全部取值为零时,个人体育锻炼发生率,通过截距斜率模型分析认为,这是由于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所致,家庭月支出与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发生率呈现相关性。最后,对于研究所涉及层1自变量的斜率,通过模型拟合发现层1的自变量的斜率均是其本身与高层自变量家庭月支出交互作用结果。

首先,对个体体育锻炼行为发生在个体层面和家庭层面的零模型结果表明,不同家庭的月支出存在差异,证实了有必要进行分层研究的必要。个体受教育年限、年工资收入、每周工作时间对体育锻炼行为产生影响。但是这不是其个人特征完全决定的,家庭作为影响一个人的重要环境――家庭月支出对个人的体育行为产生重要的影响(零模型中家庭层面消减了21%的方差)。其次,通过解释性分层线性模型的分析,本文利用实际调查数据中的信息对体育锻炼行为在个人层和家庭层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初步探索。结果表明,体育锻炼行为的确是多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并且各层影响因素之间还存在着复杂的互动机制,即层1自变量的斜率是该自变量与层2自变量共同交互作用所致。最后,截距模型的模型拟合表明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发生与家庭月支出呈现正相关,家庭月支出对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具有一定的影响作用。总体来说,个人体育锻炼行为受到个体受教育年限、每周工作时间、个人年收入及家庭月支出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张雷,雷雳,郭伯良. 多层线性模型应用[M]. 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11.

[2] 汤国杰,丛湖平. 社会分层视野下城市居民体育锻炼行为及影响因素的研究[J]. 中国体育科技,2009,45(1):139-144..

[3] 熊明生,周宗奎. 锻炼行为理论的评价与展望[J]. 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9,33(4):52-58.

[4] 郭志刚,李剑钊. 农村二孩生育间隔的分层模型研究[J]. 人口研究,2006(4):28-32.

[5] 成君,赵冬,曾哲淳. 北京市居民体育锻炼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2007(23):5.

[6] 邱梅婷,贾绍华,陈琼霞,等. 体育锻炼习惯的形成机制和影响因素研究[J]. 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5,17(6)28-35.

[7] 常生,天健. 影响大学生体育锻炼行为的家庭因素调查与分析[J]. 体育学刊,2008,15(3):67-70.

[8] 胡艳. 计划和障碍自我效能对锻炼意向到行为过程的解释和干预[D]. 北京:北京体育大学,2008.

[9] 张力为,毛志雄. 运动心理学[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10] 毛荣建,晏宁,毛志雄. 国外锻炼行为理论研究综述[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3,26(6):752-755.

[11] 吕树庭,王铮,张宏,等. 流动人口:社会体育的新课题――来自调研中的思考[J]. 广州体育学院学报,2003,23(1):1-4.

[12] 冷晓春,张册,张明记. 城市农民工体育健身的社会支持研究[J]. 南京体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23(3):47-49.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7

关键词: 重庆高校 健身 现状

1.引言

目前,由于大学生学习任务重心理压力大,参加身体锻炼时间少,体质有下降的趋势。所以,要充分自觉地利用课外时间参加各式各样的体育健身活动,提高锻炼强身的实效,增强体质。自1995年以来,大学生的健身积极性大大提高,形成了一股健身热潮。本文采用多种研究方法,对重庆市大学生健身意识和行为进行调查分析,研究当前大学生健身的特点、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为今后开展高校大学生健身活动提供参考。

2.研究对象与方法

2.1研究对象

重庆理工大学、重庆邮电大学、重庆交通大学、重庆工商大学。

2.2研究方法

2.2.1问卷调查法。对四所高校每个学校发放50份问卷,四所高校总计发放200份问卷。

2.2.2数理统计法。对咨询、调查、访问收集的有效数据,根据体育统计原理进行处理和统计。

2.2.3文献资料法。查阅与本课题研究相关的文章资料,通过研究与分析熟悉本课题的研究。

3.结果与分析

3.1健身时间安排

在学习工作忙碌时怎样安排自己的体育锻炼的调查中(表1),有68%的学生选择了依照当时的心情来决定。没有高度重视体育锻炼对个体健康发展的影响。还有16%的学生选择了挤时间保证锻炼。这部分同学能够在本质上对体育锻炼产生高度的重视。

3.2健身计划

有34%的学生选择了不愿意计划,这表明学生对自己的锻炼时间没有明确的规定,就使体育锻炼不能有效合理地进行。少数学生选择了愿意和朋友一起计划,这部分学生还能知道体育锻炼的积极意义和重要性。另外还有6%的学生不愿意运动,这也是现在高校教育的一个问题,所以要加强全民健身的普及,让更多的人对体育对锻炼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3.3课余时间的安排

在你的课余时间做什么的调查中(表3),有54%的学生选择了上网或看电视。现在的网络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很多学生沉迷网络本来应该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无心锻炼学习。还有28%的同学是选择了进行体育锻炼。这部分学生能够意识到体育锻炼的重要性,既对身体有益,又能陶冶情操。

3.4健身次数安排

在每周运动的次数调查中(表4),有34%的学生选择了每周3次以上的运动次数。说明绝大多数的学生已经认识到了体育锻炼的重要性。还有14%的少数学生选择了每周1次的运动次数,这种运动量还不足以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要使身体能够得到真正的锻炼,就要在运动量上做出科学合理的规划,这样才会使身体得到真正意义上的锻炼。

4.结论与建议

4.1结论

由调查结果来看,高校学生参加体育锻炼的效果不是很好,大多数高校学生在健身时间上没有做合理的安排;在健身计划上没有给自己制定一份科学合理的方案;在课余时间没有安排太多的体育锻炼时间。因此,大多数的高校学生没有高度重视体育锻炼,在体育锻炼方面还是缺乏主观意识,还没有意识到体育锻炼在生活中的重要性。

4.2建议

4.2.1学校做好宣传工作,从思想上给学生灌输参加体育锻炼的概念,不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让学生都能够把体育锻炼当成一种习惯。

4.2.2学校内部多举行一些体育活动,让人人都能参与,使学生们充分感受到体育的魅力,知道并懂得体育锻炼的重要性。同时,学生自己也要制订一份合理的、属于自己的体育锻炼计划,保证体育锻炼的正常进行。

4.2.3各个班级、年级之间多举行一些体育活动,不仅能让学生锻炼身体,还能增强学生的团队合作意识,掌握与人交流的方法,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增强同学们的集体荣誉感和责任心。

参考文献:

[1]陈文静,陈建国.大学生运动健身现状的分析[J].重庆邮电大学体育学院.

[2]骆秉圣.对北京市全民健身现状及对策研究[J].体育科学,1994(4).

[3]倪旧云.我国大众体育发展趋势的研究[J].体育科学,1998(3).

[4]刘生杰.对大学生健身状况的调查分析[J].大学体育研究,1998(4).

高中生体育锻炼的研究篇8

【关键词】 体育和训练;自我概念;Meta分析;学生保健服务

【中图分类号】 R 179 R 395.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9817(2009)09-0842-03

Meta-analysis About Effect of Physical Exercise to Body Esteem/ZHU Li*, CHEN Guo-qiu. Physical Education. * Department of Longdong University, Qingyang(745000), Gansu Province,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effect of physical exercise to body esteem, and to provide theoretical guidance for further intervention of body esteem. Methods Meta-analysis about correlation between physical exercise and body esteem was conducted based on the literature of CNKI. Results Taking physical exercise had positive effect to body esteem, but the degree was moderate.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different intervention time, but differences between different sports events was not significant. Conclusion In order to identify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physical exercise and body esteem, it is necessary to take further experimental intervention research about different sports events and different intervention time.

【Key words】 Physic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Self concept;Meta-analysis;Student health services

身体自尊是与社会评价密切相关的“个体对身体不同方面的满意或不满意”[1],是整体自尊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个体的心理健康及走向成功都具有重要意义。体育锻炼是一种积极而有效的手段,能提高大学生的身体自尊。有资料表明,自尊发生改变是由于假,如与身体锻炼相互联系的积极期待效应[2]。Fox将整体自尊与身体锻炼之间关系的不一致性解释为缺少共同性的心理生理学或心理生物化学作用。然而,这种不一致更可能是由于缺乏定量性质的文献综述[3]。有研究发现,锻炼可以在短期内改变身体自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造成了总体自尊的明显变化[4]。胡善云[5]研究发现,体育锻炼对身体自尊某些方面的改变效果不是很明显,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持续时间长的锻炼对身体自尊有更积极的影响尚待进一步探讨[6]。还有研究指出,中等强度的健美操锻炼能够促使女大学生身体自尊的改变,但是低强度锻炼对女大学生身体自尊的影响不显著[7];中、低强度的身体锻炼在身体自尊得分上没有显著差异[6]。

为对体育锻炼与身体自尊的关系作出较为全面的评价,进而为体育锻炼提高大学生身体自尊水平提供依据,笔者运用Meta分析方法对近年来国内关于体育锻炼与身体自尊的相关研究进行定量分析。

1 资料来源与方法

1.1 样本确定 研究样本来自CNKI数据库中1999-2008年发表的文章以及中国优秀硕、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2004-2008年发表的文章,入选的资料必须以“体育锻炼”和“身体自尊”为关键词,共收集到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69项。根据研究目的和元分析的要求,拟定以下的纳入标准:(1)采用我国学者徐霞等修订的身体自尊量表(PSPP);(2)同时报告了实验组和控制组的平均分和标准差。依据标准从69项研究中筛选了22项研究成果。

1.2 样本的编码 对研究特征进行编码是对研究特征与研究结果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的前提[10],本研究主要对以下研究特征进行编码:(1)不同项目。其中篮球5项,健美操6项,拉丁舞1项,网球1项,常规体育课为6项,减肥训练1项,太极拳1项。(2)体育锻炼干预的时间。锻炼干预的时间最长为2 a,最短为1个月。(3)锻炼的强度。一般为中等强度。(4)样本特征。最大样本量为428人,最小样本量为28人。

1.3 统计分析方法 在Meta分析中,要对多个研究成果进行定量综合,首先要计算每一项研究成果的效应值,然后根据权重计算出平均效应值。效应值d是元分析中的重要指标,是指实验组与控制组平均数之差再除以2组的联合标准差。联合标准差是总体方差未知时实验组与控制组的加权平均值。

本研究将分别计算22项研究中5个分因子和1个主因子效应值,再将22项研究根据权重计算出6个因子的平均效应值。其计算公式为:

其中,Me为实验组平均数,Mc为控制组平均数,Sp为联合标准差[11]。

Hedges在1982年提出了平均效应值的齐性检验方法。他专门设计了齐性检验的统计量H,用来检验零假设:H0:ES1=ES2=……ESi,即受到检验的所有ES均来自于ES的相同总体。统计量H是ES的加权离均差平方和。其中的均数也是加权均数,权重系数是ES的方差倒数,用公式表示:

在零假设的情况下,H有着自由度为N-1的χ2分布(N代表ES的数量)。

2 结果

2.1 各研究的效果量值 根据公式,将22篇报告中的平均值转化为效果量,结果见表1。

从表1可以看出,21项研究中各效应量值在-3.83~1.24之间。依据Cohen(1977)提出的对效应大小的经验解释[12],21项研究中,6个因子得分的平均效应值分别为0.39,-0.02,0.08,0.01,0.08,-0.12。其中只有PSPP有较高的效应值,其他的分量表都为低效应。总平均效应为0.25,属于中等[13]。

2.2 H统计量检验结果 根据效果量的计算公式,对控制组与实验组对比的效果量平均值进行了H统计量的齐性检验,结果显示,6个因子的H统计量值分别为173.60,890.01,1 073.81,1 210.80,1 024.43,1 192.65,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

2.3 对研究特征的分析 由于H统计量呈显著性,通过方差分析对研究特征与研究结果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根据研究特征对网球、篮球、拉丁舞、健美操、其他一共5类进行分析。结果显示,5类项目在身体自尊的各个量表上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在对不同锻炼时间的分析中发现,不同时间的锻炼干预在身体自尊和身体素质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他各个量表上差异则无统计学意义。通过多重比较发现,锻炼时间越长被试的身体自尊也越积极,且被试的干预时间长于8周对锻炼的影响更积极;但研究中发现,有锻炼干预2 a的被试却没有积极的身体自尊表现。

3 讨论

一般认为,体育锻炼是一种积极而有效的手段,能提高大学生自我效能和身体自尊水平[14]。本研究表明,体育锻炼对身体自尊在统计学上有显著性的意义,但体育锻炼对身体自尊影响的效果量只有0.25,属于低效应。

有研究者指出,个体要改变整体自尊水平,就必须先改变处于最低点具体领域的自我效能[15]。身体自尊作为整体自尊的一个具体的领域,是影响青少年整体自尊水平的重要因素,而身体活动是改善身体能力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所以身体活动可以提高身体自尊,进而提高个体的整体自尊。由于青少年对身体能力的重视程度具有个体差异,所以在检验身体活动对青少年的心理,尤其是自尊的影响的时候,有必要考虑“重视程度”这一变量。在本研究中选择的项目有些是针对体育专业学生,这些被试多接受过运动专项的训练,在身体外形、能力素质上一致性较高,且对身体能力很重视[16],因此有积极的效应。但有些研究仅仅针对大众或者一般的体育锻炼人群,这些人对身体能力的重视与否无法考证,因此在以后的研究中可以考察对身体能力重视程度不一样的人群,在体育锻炼干预之后是否存在身体自尊或整体自尊上的显著差异。因此,如果条件允许,应在考察范围、考察力度以及被试的选取方面作出进一步的改进[16]。

关于身体锻炼对自尊的影响存在显著性,但效果量不显著。笔者认为:体育锻炼与身体自尊的关系可能还受到第三变量的影响[17],在探讨体育锻炼与身体自尊关系的同时,关注第三变量,探究其内在机制。在弄清楚了第三变量的作用机制后,效果量不显著的原因有可能得到阐明;在运动领域,年龄、性别、健康水平、锻炼性质、锻炼时间可能会对身体锻炼与自尊的关系产生影响,但其影响机制目前尚不清楚。解决这一问题不但有利于对锻炼者进行具体指导,而且有利于揭示身体锻炼与自尊之间关系的边界条件。

有研究者指出,身体锻炼对与受试者身体有关的自我概念提高得最明显。锻炼时间越长,被试的生理学变化越明显,自尊改变效果越好[4]。因此,体育锻炼对身体自尊的影响存在显著的时间效应,说明受试者的身体自尊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有所改变[18]。本研究统计的文献基本上证实了长时间的锻炼对身体自尊有积极的影响,但研究中出现了2 a的锻炼干预对身体自尊没有积极的影响,笔者认为可能的原因是:没有进行持续2 a的锻炼干预,可能会影响到干预的效果;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该研究被试主要为参加大学生网球协会的会员,在这2 a期间,被试是否认真执行锻炼的相关要求,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在研究综述中发现,有很多长时间锻炼对身体自尊影响的研究并非是实验干预,而只是对进行锻炼人群的一种调查,这种调查是否能对锻炼与身体自尊的关系做一个明确的说明,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

4 参考文献

[1] 李京诚.身体锻炼心理某些领域的研究综述.北京体育师范学报,1999(3):42-47.

[2] DESHARNIS R, JOBIN J, COTE C, et al. Aerobic exercise and the placebo effect: A controlled study. Psychosom Med, 1993,55:149-154.

[3] 毛志雄,高亚娟.大众锻炼领域心理学研究的演进(二).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5,11(11):34-43.

[4] 何颖,季浏.体育锻炼的持续时间对大学生抑郁水平、身体自尊水平的影响及验证中介模型.体育与科学,2003,7(24):58-60.

[5] 胡善云.不同的运动技能类型项目对大学生身体自尊影响的研究.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07:35-42.

[6] 朱风书.中小强度篮球和健美操选修课对大学生身体自尊、心境及其心理健康的影响.江苏:扬州大学,2005:24-32.

[7] 邱达明.健美操锻炼对女大学生身体自尊、整体自尊、生活满意感及免疫球蛋白、T淋巴细胞亚群的影响.江西:江西师范大学,2005:25-27.

[8] 郭伯良,张雷.近20年儿童亲社会与同伴关系相关研究结果的元分析. Chinese J Clin Psychol, 2003(11):86-88.

[9] HOX JJ. Mutilevel Analysis: Techniques and Application. Lawrence Erlbaum, 2002:139-155.

[10]杜晓新.单一被试实验与元分析技术.心理科学,2003(26):1 011-1 014.

[11]张力为.体育科学研究方法.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513-519.

[12]夏凌翔.元分析及其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应用.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42(5):55-58.

[13]范会勇,张进辅.过去10年中学生SCL-90调查结果的元分析.心理科学,2005,28(6):1 424-1 426.

[14]叶东惠.大学生体育锻炼与身体自尊的研究述评.浙江体育科技,2007,29(4):110-113.

[15]陈红.身体活动提高青少年自尊水平机制的分析.体育学刊,2003,10(1):130-132.

[16]陈荔,张力为.不同方法测量的身体意向与整体自尊、生活满意感的关系.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8,31(1):76-81.

[17]李晓东,张力为.自尊及其与体育运动关系的研究.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7,30(5):620-622.

[18]张立敏,张力为.不同锻炼方式对自我观念和生活满意感的影响.体育科学,2004,24(12):54-60.

上一篇:行政管理职权范文 下一篇:法律和道德辩论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