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名著范文

2019-06-29 版权声明

外国名著

外国名著篇1

《追忆似水年华》:第一次看到书名时以为是本文艺小说或诗集,仔细看觉得应是本回忆录,追忆嘛,打开一看,果然,一个富家子弟的无所事事的回忆集。所以说,有钱人就是闲,要是身体再稍微有点问题,就更闲了。主人公是一个敏感脆弱、体弱多病的贵族少爷,有多敏感呢,会因为睡前没有得到母亲的亲吻而十分痛苦,会因为吃个茶泡蛋糕就追忆到遥远的童年。(这都什么坏习惯!)具体的事件,什么暗恋了哪个贵族小姐、还有高级妓女什么的,这个还是要自己偷偷看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再有的那些贵族生活圈的日常、家族的琐事、贫民的生活等等,也是需要自己静静地感悟。这本书总体还是很符合书名的,文笔细腻优美,虽然有时候文艺到会出现一个长达十余行语法复杂的句子……人物刻画十分到位,真实且完整地还原了十九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巴黎。

《瓦尔登湖》:它其实更像是一本生活科学日记。作者为了寻求更诗意的人生和更本真的生活,在湖边自给自足,与自然做朋友。简言之就是一个想要体验地道农民生活的作家的野外生活纪实。闲来无事钓钓鱼、跟湖水等自然之物说说话、种种豆子、冬天时访访他来之前的旧居民啊,比如禽兽(绝对没有想歪啊!)什么的,然后就在农家乐的生活中自我得到了升华。白天做做农事,在附近踏踏青,晚上就抒发自己升华后的感想。我们应该更多地追求精神而非物欲的享受;自然是这样的美好,我们一定要爱护它。总而言之,就是浪漫安逸的度假生活啊!十分吸引人啊有木有!此刻在电脑前码字的程序猿、单身狗泪流满面。

《尤利西斯》:故事讲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日常经历。小说用时间点分章节,每个时间点都是一个单独却又相互联系的故事,这十八个故事结合起来深刻反映了二十世纪初爱尔兰市民的孤独、迷茫和绝望。但作为一个普通的阅读者,处在当今的环境下,我们很难深刻体会到那种孤独与绝望,不过迷惘还是能体会到的,毕竟经常一整天无所事事瞎逛不是迷惘是什么……也难怪有人批判地说《尤利西斯》要是在今天写成,恐怕永无出头之日。爱尔兰记者西恩・蒙克利夫的话可能用来概括这本书最贴切了,“《尤利西斯》都写了些什么呢?噢,不太多,布鲁姆吃早饭,参加了一个葬礼,在都柏林闲逛了一会儿。斯蒂芬・代达卢斯(书中的另一主角)干的事儿也一样,两人喝醉了,一通自我嘲弄之后,都回家去了”。

(选自《南方周末》)

外国名著篇2

小嗑读书日

一本世界名著在中国一百多种版本,你可知道其中的奥妙和毒素。

每年的四月都会迎来世界读书日,各类知名人士都会在此时推出自己的书单。名人荐书中,外国名著往往会占据很大的比例。但有一个问题很少有人注意:大部分名著都有不止一个版本,而名人荐书时,往往只推荐书名,不推荐版本。这容易给人一个印象,凡是名著,都开卷有益,拿来读就好了,不必在乎译者和版本。如果真这么想,可就进了陷阱喽。

一本名著有上百版本

为什么《简爱》有上百个译本,而《哈利・波特》只有一个译本?在豆瓣的图书板块搜索“简爱”,出现了12页答案,每页15个条目,虽其中含有外文及港台版本的书,但依然可以看到这本书的版本何其多!而这只是外国名著的一个缩影,事实上,但凡大众耳熟能详,接受度比较广的名著,其简体字版本都在十几个到上百个之间。

为什么名著都有这么多版本?因为知名度大,读者认可度高,卖得好,这些都对。但《哈利・波特》系列卖得更好,为啥只有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个简体中文版本?这就涉及到一个概念:公版书。

所谓公版书,字面意思是公共版权书籍,是指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之作品。说俗一点,就是版权不要钱,你也能出我也能出大家都能出。众所周知,版权转让费与版税是出版社成本的一大块,如果这块成本降为0,对出版社来讲当然是大好事,一下子就轻松多了。

下一个问题,什么书算是公版书?关于这点,中外规定有相同有不同。相同点是都需要作者去世达到一定的年头,不同在于这个年头不一样。

中国著作权法规定,一般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和著作财产权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50年。也就是说,所有在1965年以前去世的中国作家,他们的书都已经成为公版书。依照这个标准,唐诗宋词、四大名著是公版书,鲁迅、萧红、闻一多、朱自清等去世较早的作家,他们的作品也都是公版书。而郭沫若、巴金、曹禺、茅盾等故去时间不足50年的作家,以及所有在世作家的作品,都不是公版书。去世于1966年的老舍和1967年的张恨水,他们的作品分别将于明年和后年成为公版书。

而国外的公版书规定则相对复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古登堡计划”,其中有详尽的美国版权法解读。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划分方法,即1923年之前出版的书,在1998年后都成为公版书。所以我们看到的大量18/19世纪的外国名著,都已经成为公版书,任何一个出版社都可以自行翻译出版,而不用支付版权费了。出版这类书,对出版社来讲是(几乎)无本万利的。

所以你能明白为什么有上百个《简爱》译本,却只有一个《哈利・波特》的译本了吧?

在校学生成名著译者的主力

上文稍微卖了个关子,出版公版书,对出版社是(几乎)无本万利的生意。玄机就在括号中的“几乎”二字。

理论上讲,即使不要版权费,出版外国名著也不可能是没有成本的,显而易见的成本就是翻译费。一本小说或专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其中肯定凝结了作者无数的心血,而把这些心血由外文转换成中文,也一定是劳神费力的。给译者以符合他/她劳动付出的酬劳,是合情合理的。

然而公版书的问题恰在于此。市面上充斥着几十个版本,读者不可能清楚了解每一个版本的翻译、校对水平。而网购大潮下,读者甚至连每个版本的纸张、印刷情况都不得而知,能看到的信息只有两个:书名、定价。

不妨复原一下读者网购的操作步骤。1. 搜索书名;2. 只显示有货物品;3. 按价格从低到高排序;4. 在最便宜的几本里选个封面顺眼的。

很残酷吧?译者的辛劳、编者的用心、出版社多年积攒的口碑,这时都不会有太大作用。多数读者心中想的是:不都是一本书吗,讲的故事都一样,能有多大差别,挑本便宜的呗。

在这种情况下,指责读者不懂行、不尊重译者、编校人员,就显得过于迂腐了。最务实的办法无疑是节缩成本,降低定价。于是很多出版社就把目光瞄向了一类人:在校学生。

我们都上过学,知道学校里的苦日子。与每月几百元的生活费相比,如果能每月再多出几百元外快,那生活就宽裕多了。而翻译书恰恰能满足这个需要。

出版社给大学生译者的翻译费通常很少,税前千字50元左右,如果给到千字80元就算碰到良心出版社了。而且这里还有“千字英文”和“千字中文”的猫腻。因为中英文的叙述差异,同一本书的中文字数通常比英文字数多很多,也就是说如果出版社给你的是50元/千字英文的价格,你实际翻译出1000个中国字来,到手的能有30元就不错了。

但是,即便如此,对在校大学生仍然很有吸引力。一个月接到一个上万字的翻译活儿,就有300-500的外快,对生活费微薄的学生仍是笔不小的收入。而如果接到了一本20-30万字的名著呢?那就是上万元的巨款啊!

而这些学生往往没经过专业翻译训练,英语水平也在大学四级附近,翻译基本是靠“谷歌翻译”等互联网工具完成,对名著中的专有名词、难长句的翻译经常驴唇不对马嘴,整体质量可想而知。但在出版社想压缩成本,大学生想挣生活费的大背景下,大学生就成为了名著译者的主力。

从中文“翻译”成中文

看了上一段的介绍,您觉得找学生翻译已经是特别对付事的做法了吗?其实,学生翻译相对来说还算不错的,比学生翻译更恶劣的招儿还有很多,底线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之所以说学生翻译还算不错,是因为人家好歹也是对着英文一字一句翻译出来的,再差也是有专业性在其中的。而有的译作,与其叫翻译,不如叫抄袭好了。

例如曾被媒体曝光的“中国最牛翻译”宋瑞芬。她一个人翻译过几十种外国文学名著,最厉害的是,这些名著的原文是用十几种语言写就的,包含英、法、俄、日、西、意等,她居然全懂!一人包办了中国戏剧出版社的名著系列,该系列所有名著的译者都是她。

显然,这是不合常理的,而她是怎么做到的呢?仅举一例。2006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了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不出意外,本书的译者还是宋瑞芬。有人把该版与之前的版本做过对照,得出了明显的抄袭“谱系”――抄自1980年代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黄锦炎译本。抄法是这样的:每一章只改第一句的半句话。比如第一章的第一个半句黄锦炎译本“许多年之后”,本版改成“很多年过去了”,除此之外全部一样,包括标点。

所以你知道她是怎么“翻译”的了吧?其实你也会。将别人译本里的“我一定不会输给他”,改写成“他肯定赢不了我”,意思一样,文字有区别,这种改写没什么技术含量,会说中国话基本就会改。

这种改写中文式的“翻译”方法,在名著翻译领域非常常见,因为可“参考”的版本太多了。上述《百年孤独》的译法有点太傻了,属于“薅羊毛净搁一个薅”,薅成了“葛优”,谁都能看出来。稍微聪明点的方法是面前摆上四五种名家译著,A书改写两句,B书改写三句,C书再改写两句……打字快的话,一周左右,一本名著就翻译完了。当然,如果按上述《百年孤独》的译法,一小时就差不多了。

外国名著篇3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蛋糕的至尊体验

首先,底层是一块方方的蓝色硬纸板,剪成一座有门廊、有圆柱、周围有神龛的庙宇,神龛当中有粉制的小塑像,上面撒了纸剪的金星;其次,第二层是个萨瓦式的大蛋糕,中间堆成一座城堡,周围是白芷、杏仁、葡萄干、橘块精制的玲珑堡垒;最后,上面一层是绿油油的一片假草地,有假石,有果酱做的湖泊,有榛子壳做的小船,还看得见一个小爱神在荡秋千,秋千架是巧克力做的,两根柱子的顶上有两朵真正的玫瑰花蕾,那就是蛋糕峰顶的圆球了。

村上龙的《孤独美食家》――一曲带着生命芳香的蟹肉交响

螃蟹肉很滋润,舌头顿时冷得微微发抖。螃蟹肉带着生命的芳香,残留着些许海洋的腥味,和在纽约或是西海岸吃到的石蟹完全不同。一开始喝的蛤肉汤的温暖已经完全消失,只有白葡萄酒和螃蟹的冰凉感觉在内脏扩散,我渐渐开始有一种奢侈的失落感。冰冷的螃蟹令人沉默。

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令人心旌摇荡的玛德琳

那天天色阴沉,而且第二天也不见得会晴朗,我的心情很压抑,无意中舀了一勺茶送到嘴边。起先,我已掰了一块“玛德琳”放进茶水准备泡软后食用。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颚,顿时使我浑身一震,我注意到我身上发生了非同小可的变化。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我感到超尘出俗,却不知出自何因。

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数来宝般的食物列举法

这些篮子里盛着四堆像金字塔似的珍果,有西西里的凤梨,马拉加的石榴,巴里立克岛的椰子,法国的水蜜桃和突尼斯的枣。晚餐是一只烤野鸡配科西嘉乌,一只港澳火腿,一只芥汁羔羊腿,一条珍贵无比的比目鱼和一只硕大无朋的龙虾。在这些大菜之间,还有较小的碟子盛着各种珍馐美味。碟子是银制的,而盘子则是日本瓷器。

莫泊桑的《漂亮朋友》――被心情左右的清爽沙拉

侍者这时端来一盘烤小竹鸡和鹌鹑、一盘豌豆、一罐肥鹅肝及一盘沙拉。沙拉中拌有生菜,叶片参差不齐,满满地盛在一个状如脸盆的器具里,上面好像浮着一层碧绿的青苔。但对这些美味佳肴,他们并没有认真品尝,而是盲目地送进口中。他们的思绪仍停留在刚才所谈论的那些事情上,陶醉于爱情的氛围之中。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上一篇:西游记续范文 下一篇:企业职工奖惩条例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