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范文

2019-10-14 版权声明

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篇1

2004年9月1日上午9∶30,32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闯入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正在举行开学典礼的1200多名师生和家长扣为人质,要挟俄政府允许车臣独立。在俄当局和恐怖分子谈判过程中,由于恐怖分子无意间引爆了一枚炸弹而引起混乱,于是,恐怖分子转而开始枪杀借机逃跑的人质,俄特种部队被迫仓促采取武力营救行动。在营救行动中击毙30名恐怖分子,但同时也导致人质331人死亡、958人受伤。此次别斯兰人质事件,造成人类历史上反大规模暴力劫持人质行动最大的一次伤亡。

人质事件背后

别斯兰市位于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首府弗拉季高加索北15km,行政上隶属该共和国捷列克河右岸区,距车臣首府格罗兹尼87km,人口34.51万。此次人质事件虽然发生在别斯兰市,但它是俄罗斯与车臣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斗争的一部分。

民族矛盾是别斯兰人质事件的深层次原因

车臣人是高加索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他们从不向敌人屈服,当年沙俄用了整整60年才将车臣纳入版图。此后数十年,俄罗斯人与车臣人的猜忌和对立情绪日益激化,等到苏联解体时,车臣人要求从俄罗斯联邦独立出来。1994年第一次车臣战争,俄罗斯军队把格罗兹尼夷为平地,很多无辜百姓死于炮火之中,更加深了车臣与俄罗斯的仇恨。1999年9月爆发了第二次车臣战争,格罗兹尼再次被夷平。

在这两次车臣战争中,参加战斗的俄罗斯军人和车臣武装分子大批丧生,但最大的受害者却是普通百姓,大量车臣青壮男子被杀,很多家庭因为这两次战争而破碎。从此以后,在恐怖分子中又出现了一支令人恐惧的以自杀性袭击制造恐怖为目的的“黑寡妇”,2001~2003年,在莫斯科和车臣发生的重大恐怖袭击中,有10起为“黑寡妇”所制造。对这些身上绑着炸药的高加索人遗孀而言,复仇和殉难比任何政治目标都重要。

恐怖主义“全球化”是别斯兰人质事件的重要外因

车臣恐怖组织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国际恐怖组织的一部分,与“基地”组织的关系相当深厚。车臣恐怖分子中除车臣人外,还有来自沙特阿拉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的原教旨主义激进分子,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不仅派遣武装人员参与,而且供给武器。“9.1l”恐怖袭击事件后,为了拓展生存空间,受到世界各国联合打压的国际宗教极端势力调整策略,转移战略目标,向北高加索地区扩张势力。

“基地”组织为车臣非法武装提供的资金超过2500万美元,并帮助其建造营地、训练人员、提供大量武器装备。这不仅加强了宗教极端势力对车臣分离主义的控制,也使得车臣和国际恐怖组织相互渗透的程度越来越高。

通过恐怖袭击实现车臣独立是别斯兰人质事件的直接原因

由于俄政府军的全力围剿,车臣武装的主力已被击溃,无法再与俄联邦军队正面对抗,然而其不甘心失败,妄图通过恐怖袭击达到政治目的。恐怖势力头目明确号召恐怖分子与联邦军展开游击战,同时还不惜发动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制造一系列血腥、残忍、具有轰动效应的恐怖袭击事件,以报复俄联邦军的围剿,也为自身争取更大的活动空间,并企图在车臣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

解救行动全程回放

此次人质解救行动分为4个阶段:

劫持人质

2004年9月1日上午9∶30,一名代号为“上校”的匪首指挥数十名武装分子,分乘3辆卡车闯入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参加开学典礼的1200多名师生及家长驱赶到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这群绑匪的要求是,俄从车臣撤军,停止车臣战争,提出与北奥塞梯和印古什共和国总统直接对话,释放当年6月21~22日印古什恐怖袭击事件中被逮捕的24名“战斗队员”,否则将杀死所有人质。

此次绑架行动由车臣非法武装头目巴萨耶夫策划,战地指挥官穆罕默德·叶夫洛耶夫直接实施,并得到了国际恐怖势力的资金、人员支持。

俄立足以谈为主解决危机

事发后,俄强力部门在现场成立了由联邦安全总局领导负责的应急指挥中心,俄军警迅速包围学校,俄军驻北奥第58集团军第19摩步师的数个摩步连参与封锁学校。俄联邦安全总局和内务部所属的“阿尔法”、“信号旗”等特种部队也于第二天先后抵达。俄时任总统普京当时正在休假,接到报告后立即中断休假返回莫斯科,在机场紧急召集高层召开专门会议,确定了“确保人质安全、谈判与武力两手准备”,“政治解决是首选,准备做必要妥协;不到万不得已,不发起强攻”的基本方针。为此,北奥塞梯伊斯兰穆夫提、别斯兰市检察长和儿科医生罗沙利先后与绑匪进行接触,同时俄当局积极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支持。

2日晚,在印古什前总统奥舍夫调解下,匪徒释放了26名妇女和儿童。3日上午,根据与绑匪的电话约定,普京的车臣问题顾问阿尔哈诺夫及联邦副总检察长等人从莫斯科飞抵别斯兰市,准备进行谈判。

面对事态突变,仓促实施武力营救

绑匪在劫持人质过程中曾打死10余人,经谈判绑匪于9月3日中午允许俄方将尸体移走。但当救援人员进入校园搬运尸体时,体育馆内的匪徒不小心触发了爆炸物引信,挂在馆内篮球架上的炸弹突然发生爆炸,造成屋顶部分坍塌,此时学校内开始出现混乱。当绑匪试图将体育馆内的人质转移至食堂时,不少人质借机向屋外逃生,匪徒随即向逃跑的人群开枪扫射。为保护人质安全,俄军警在情况不明和现场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发起攻击,压制绑匪火力,以掩护人质逃离,随后从多个方向发起攻击。约1个半小时后校园内的战斗基本结束。

整个解救行动中,俄军当场击毙匪徒30人,但俄方也付出了惨重的人员伤亡代价。

救治伤员,肃清残敌,做好善后工作

人质逃出校园后,救援工作随即展开。学校周围预先配置的数十辆救护车、上千副担架投入使用,共有700多人被送往别市及北奥首府弗拉季高加索市的4所医院。

在绑匪混杂在人质群中逃出校园后,部署在学校附近的驻北奥俄军第19摩步师、内卫部队第26旅和北高加索军区第58集团军特种作战营等部队加强了对别斯兰市火车站、汽车站、发电厂等重要目标的警戒,并进行拉网式搜查,清查漏网残匪和里应外合者,抓获了1名潜逃的恐怖分子。同时,俄军在北高加索地区展开了反恐专项行动,重点对来往车臣的人员、车辆进行盘查,加强对边境和重要目标的管控。当地内务部也在全市设立检查站,控制交通要道,清查漏网残敌。

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篇2

湛蓝的大海,摇曳的椰树,海南省三亚市椰林滩酒店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他们是俄罗斯别斯兰人质危机中幸存下来的10名儿童。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消弭恐怖的刨伤,也是为了忘却残酷的记忆。

2004年9月1日,30多名恐怖分号冲进俄罗斯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1000多名师生和家长劫持为人质近3天,造成包括172名儿童在内的331人死亡,700多人受伤。人扇危机后,包括中国、德国、法国,加拿大在内的多个国家为幸存儿童提供了治疗,这是“一场硝烟后,和平世界与恐怖主义的战争”。

记者见到这些孩子的时候,他们正在一边打闹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武术服装。当天下午,他们要上两个小时中国武术课程,练习少林洪拳四十二式。

15岁的赫达格洪拳练得最好,一招一式都颇有气势。三亚中医医院院长刘德喜在一旁用DV拍下了他练拳的全过程,显然,这是对赫达格的鼓励。

9岁的鲁斯兰在同伴眼里是个“调皮鬼”,经常做一些令人想象不到的胡闹动作,但练起少林拳来,他和哥哥姐姐们一样认真,还嘀咕着要跟教练对练。l6岁的达玛拉显然对少林拳很感兴趣,教练喊“下课”后,还嚷着让教练留下来单独辅导。

从表面上看来,这群别斯兰儿童同普通孩子一样活泼、调皮,初来中国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高兴时嬉笑打闹,不高兴时照样才丁架、哭鼻子。

记者注意到,这些孩子大多数都很活泼,他们喜欢跳舞,喜欢游泳,还喜欢足球。在三亚,13岁的季达就整天穿着一套英格兰足球队的队服,她说她非常喜欢足球,喜欢贝克汉姆。

枪伤弹伤恢复良好

今年6月9日是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l周年,当天晚上,椰林滩酒店为孩子们准备了一个小型舞会,达玛拉是舞会上的“明星”,在舞池里摇曳的她丝毫看不出恐怖活动给她留下过任何的创伤。

在当地人眼中,这群在海滩上嬉戏的孩子与他们见到的其他外国游客没什么不同。

事实上的确是这样,随行的护士扎丽娜对记者说,经过一年半的治疗和护理,孩子们在人质事件中所受的枪伤、弹伤恢复良好,基本可以过像正常儿童一样的生活。这次他们的中国之行,是要用中国的针灸、推拿等医疗手段,加速孩子们的身心恢复。

据了解,这10名人质事件受害儿童平均年龄13岁,由4名成人陪同于5月2日到达三亚市,台疗康复时间一直持续到5月29日结束。三亚市中医医院承担了这次跨国冶疗的任务。

对烟花爆炸警觉敏感

可是,一年半前的人质危机毕竟并不久远,那一张张血淋淋的照片、孩子们偶尔慌乱迷茫的眼神以及他们身上那些鲜嫩的伤痕,都能让人阅读出人质危机给他们造成的身心创伤。

鲁斯兰是10个儿童中最小的一个,是医生和随行的俄罗斯护士、翻译公认为最调皮的一个。几天米,不管游戏、画画,还是学武术,他都蹦蹦跳跳地参加,而治疗时,小家伙也非常“聪明”,只做按摩,不吃喝中药。静下来的时候,他还掏出手机玩游戏。绝大多数时候,恐怖记忆已似乎远离鲁斯兰。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鲁斯兰的命运是最凄惨的,也是最令人怜爱的。他的妈妈、姐姐都在人质事件中死亡,如今他与70岁的奶奶生活在一起。三亚市中医医院负责人到别斯兰挑选来华冶疗的儿童时,鲁斯兰本来不在计划人选之列。后来,他奶奶颤颤巍巍地找到中国医生,含泪说起他的不聿,最终海南省卫生厅厅长特批了鲁斯兰来华治疗。

3天来,记者发现,俄罗斯随行的医生阿兰对鲁斯兰特别照顾,经常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发以示喜爱。他们两人也睡在同一个房间。阿兰告诉记者,鲁斯兰的母亲死前是北奥塞梯一所医科大学的老师,与他是同事,所以他了解鲁斯兰家凄惨的命运,也一直在帮助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现在,学过中医的阿兰是鲁斯兰的专门医生。

据阿兰说,虽然鲁斯兰现在很调皮,但在很多个晚上,小家伙会在噩梦中惊醒,而且对爆破的声音特别敏感。刚到三亚时,因为是“五一”长假,晚上,这个以旅游为特色的城市放了一些烟花。在听到烟花的爆炸声时,鲁斯兰立即惊讶地睁大眼睛,警觉地环顾四周,那一刻,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慌乱、迷茫。显然,哪怕是这一细微的爆炸声也让他联想起了一些事情。

阿兰见此马上对鲁斯兰说:“没事,没事,是放烟花。”小家伙才对着五彩斑斓的天空欢呼雀跃起来。

十天针灸头痛减少

不仅仅是鲁斯兰,到三亚的所有别斯兰儿童都有一段凄惨的经历,他们或在爆炸中负伤,或在人质事件中失去了亲人。

到三亚不久,随行的陪同人员曾经拿出一些照片给三亚市中医医院的医生看,“照片太血腥、太可怕了,有的尸体一边胸脯被炸飞,有的四肢残断……这些死者都是孩子的亲人,而他们都是亲眼目睹了照片中的这一切,那一场面对他们幼小心灵的伤害不是短时间能消除的。”看过这些照片的医生对记者说。

除了鲁斯兰外,14岁的扎利娜也失去了亲人,她姐姐被炸死;她受到了严重的惊吓,现在仍经常胸闷、心悸和做噩梦。椰林滩酒店离机场很近,白天会有些直升机飞过。在10日上午的针灸治疗中,记者注意到,当直升机飞过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时,闭目养神的扎利娜会立即睁开眼睛,警觉地看着窗外。

10岁的弗拉基斯拉夫至今不敢一个人上街,说是“怕遇到坏人”。随行的翻译吉尼斯跟弗拉基斯拉夫住在同一房间,他告诉记者,小家伙经常半夜做噩梦,并用很大的声音说梦话。有意思的是,到三亚后,小家伙还在梦话里经常说:“好苦,我不喝。”显然他不喜欢那么苦的中药。“别说他,我也不喜欢。”吉尼斯解释说。

10岁的阿密娜是个很温顺的女孩,颅内至今还残留子弹碎片,导致左侧轻度偏瘫、左下肢肌肉萎缩,而且经常头晕头痛。在三亚经过10天的针灸康复冶疗后,阿密娜现在有很大的好转。

16岁的阿伊达在人质事件后,性格变得非常自闭,记者在采访期间,几乎没看见过她讲话。这些孩子在人质事件后一直有尿床的毛病。

种种迹象表明,恐怖的阴霾并没有远离这些孩子。

“明星”孩子带来教育困境

吉尼斯对记者说,在人质事件中很多人死亡,这里面大部分是孩子们的同龄伙伴,他们不懂事,还不明白究竟为什么有战争,为什么有那么多亲人朋友离他们而去,因此他们更加难过,身心的创伤更加难以消弭。

而到现在,让父母担心的还有这些孩子的教育问题。一年多来,孩子们去过世界上很多国家治疗,上课的时间大为减少,学习也很不系统,而且媒体关注下“明星”般的生活也让孩子们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埃里布朗告诉记者,人质事件后,孩子们普遍都非常敏感,有些孩子至今仍不敢一个人睡觉。对于这些孩子,父母一般只能以爱护来安抚他们受伤的心灵,即使他们做错了什么事,也不忍心批评他们。“部分孩子变得更顽皮,不教育不行,批评严厉了又不行,这是恐怖阴影造成的教育困境。”

但据记者的观察,孩子们并非不听话,他们需要的是关爱。在10日上午的针灸治疗时,10岁的阿密娜看着医生手里一根根细长的针时,很害怕,一直不肯扎针。医生慈爱地抚摸着她的头皮,告诉她哥哥、姐姐们都扎针了,阿密娜最终还是闭着眼睛接受了针灸。

吉尼斯有另外一种担忧,现在这些孩子几乎都变成了“明星”,他们去过很多国家,到过很多地方,无论到哪里都有人关注,都有媒体记者拍照、摄像,孩子们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关注。而一旦结束这些跨国治疗回到俄罗斯后,他们很难平静下来学习。

正因为如此,随行的俄罗斯护士以及家长代表都想让孩子远离媒体,远离公众视野,好让他们有一个平静的康复环境。

董广生摘自《广州日报》

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篇3

强化中央政府权力;提高国家安全机构办事效率和反恐能力;在严厉打击车臣非法武装的同时,促进包括车臣在内的北高加索地区的民族融合和经济发展;对恐怖分子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而对那些支持、纵容、庇护车臣非法武装的国家将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

9月初发生在俄罗斯南部小镇别斯兰的人质事件极大地震撼了俄罗斯人。普京总统痛定思痛,对俄罗斯现行政治体制和反恐战略进行反思,形成一些新举措。前不久他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

强化中央权力:十年来最重大变革

9月4日,普京发表电视讲话时表示,需要维护国家的完整性。他说:“我坚信,国家的统一是战胜恐怖分子的主要条件,没有这种统一就无法实现这一目标。”普京所说的统一就是实现行政管理的统一,也就是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建立垂直权力体系。因此普京提出改变联邦主体领导人的产生办法,由目前的当地居民直接选举改为根据总统的提名,由当地议会选举产生。如果这一提议得以实施,这将是俄罗斯政治体制十年来最重大的变革,俄总统的权力将超过苏联解体以来的任何时候。

在叶利钦执政时期,俄中央政府权威大大削弱,而地方行政长官权力无限扩大,甚至出现地方公然与中央对抗的情况。普京上台后,通过改革议会上院,任命总统驻联邦区全权代表,逐步建立垂直权力体系,巩固和加强了联邦中央政府的权威。

即便如此,在普京看来,现有的政府机制在紧急情况下仍运作不利,当前形势要求政府最大限度地加强权力,以便更好地进行反恐斗争。而更重要的是,普京不相信地方上的行政长官,认为地方长官还没有做好准备参与对国家的有效管理,因此决心通过总统提名的方式任命自己信任的人担任地方长官,加强对地方的管理和控制,以此建立起更能和中央政府配合的地方政府。

与此同时,普京还提出改变国家杜马议员产生的方式。按照目前的混合选举制,半数杜马席位按政党比例分配,半数由单席位选区选举产生。在目前格局下,如改为按比例选举,最大的受益者将是亲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其作为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将进一步加强。

反对者对普京的改革构想提出批评,他们认为,中央政府无法知道地方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别斯兰人质事件就证明了这一点。这种自上而下的权力结构无法有效地打击恐怖主义,因为它剥夺了地方的一切主动权,任何决定都必须经过层层批准。

重组安全机构:由分到合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安全机构大量裁员。由于资金短缺、待遇不高,不少精英流失。此外,为避免让克格勃像以前那样成为超级机构、威胁国家民主,克格勃被分成几个互不隶属的安全机构。但近年来的事实证明,面对突发事件,各安全机构之间缺乏协调,办事效率低下。别斯兰人质解救现场的混乱场面不禁让人们对俄罗斯强力部门的效率再次产生怀疑。

俄罗斯一再发生恐怖事件,而恐怖分子却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畅通无阻地偷运武器,进入目标劫持人质,俄安全和警察系统的腐败问题再次引起人们关注。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问题,只是在别斯兰人质事件中再次充分暴露出来,迫使普京政府采取措施,整顿强力部门。普京9月4日在电视讲话中承认:“腐败蚕食了司法体系及护法机关。”他还许诺改组安全机构。

其实,对安全机构的改革早就提上普京的议事日程。今年7月,普京签署总统令,重组国家安全机关。根据命令,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对外情报局和联邦保卫局将合并成国家安全部。普京希望通过对安全机构的重组提高其工作效率,打破机构重叠、职能混乱的局面。别斯兰人质事件再次说明改组安全机构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车臣问题:不再只重视硬的一手

国内外要求普京和车臣非法武装谈判的呼声不断,但普京始终拒绝谈判。可以预见,在国际上,普京将收紧对恐怖分子的包围圈,以减少其从境外获得的人员、资金和武器援助。在国内,普京将继续通过武力严厉打击车臣非法武装残余。俄罗斯甚至考虑恢复死刑,以对付日益猖獗的恐怖分子。

为了缓和国内民族矛盾,普京不久前决定恢复1998年解散的地区和民族政策部,统一管理少数民族事务。这表明普京政府在军事打击车臣非法武装的同时,日益重视以政治和经济等手段解决地区和民族矛盾,着眼于改变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的生活,铲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的土壤。

普京前不久还宣布设立北高加索联邦特别委员会,全权协调该地区的安全、反恐和社会经济发展事务。这意味着普京不仅重视车臣问题,也日益意识到确保整个北高加索地区的稳定和安全对于俄罗斯国家安全的重要性。舆论认为,设立北高加索联邦特别委员会将有助于促进该地区经济发展和民族和睦,有利于缓和车臣局势。

先发制人:由防范转向主动出击

9月17日普京表示,俄罗斯正在认真准备对恐怖分子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这表明俄罗斯应对恐怖活动将由防范转向主动出击。此前,包括俄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在内的俄军方领导人也一再表示将对境内外恐怖分子基地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而早在2003年10月,俄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就提出,外部威胁要求俄罗斯不排除先发制人地使用武力,当时针对的主要是咄咄逼人的美国及不断挤压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的北约。

舆论认为,俄罗斯这次重申对恐怖分子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其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主要目的是对恐怖分子以及藏匿、庇护他们的国家产生心理威慑作用。对于国内的恐怖分子,俄罗斯当然是不遗余力,早已开始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而对于国外的恐怖分子,俄罗斯的武装力量、经济和政治实力使其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且由于国际法的诸多限制,俄罗斯也不敢贸然采取这样的行动。

专家估计,即便俄罗斯今后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其主要做法将是对车臣周边及独联体国家内的车臣恐怖分子采取点穴式打击,对车臣武装头目进行定点清除。此外,对于那些亡命阿拉伯和西方国家的车臣非法武装头目,将积极争取引渡回国。对于无法引渡回国的,很可能像对付车臣前总统扬达尔比耶夫那样,派遣特工进行暗杀。但这样做将引发外交纠纷,风险很大。

不再对西方指责保持沉默

某些西方国家一直指责俄罗斯在车臣违反人权、过度使用武力。别斯兰人质事件后,美国和欧洲国家一方面对恐怖分子进行谴责,同时又“建议”俄罗斯与车臣非法武装谈判,甚至表示要继续与车臣“持不同政见者”接触。和以往不同的是,俄罗斯政府和媒体这次针锋相对,反应异常迅速且十分强烈。

普京9月6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某些美国官员脑海中充斥冷战思维,他们总要求俄罗斯与车臣分裂分子谈判。他不无讽刺地说:“你们怎么不和拉登谈谈?为什么不把他请到白宫去谈判,问问他想要什么,然后给他想要的,让他安静地离开。”这是普京上任以来对西方双重标准最猛烈的回击。

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鲍彻表示美国不排除与车臣持不同政见者继续接触的可能后,俄外交部发言人雅科文科随即发表讲话,予以谴责。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我们自己的问题将自己解决,美国人没有必要寻找车臣问题的政治解决办法。”

俄罗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激烈态度对待西方国家在车臣问题上的指责表明,今后俄罗斯可能改变以往那种保持低调的做法,将对来自西方国家的指责,做出及时迅速而猛烈的反击,以揭露他们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上一篇:不要再说你还爱我范文 下一篇:心醉希亚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