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推广论文范文

时间:2023-11-25 16:39:51

新技术推广论文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1

1.1改革农业技术推广体制适应时展需要

针对当前基层农业技术推广工作的困境,部分基层推广单位将公益性技术推广与经营性技术推广相分离,将无偿农业技术推广与有偿农业技术推广相结合,并通过试行技术承包、技术推广与经营服务结合的形式,来推动农业技术推广体制的改革。部分农产品主产区开展了以高等院校、龙头企业、科研院所和各种专业化服务组织为主体,以市场为根本导向,以完善服务自制建设、创新农业技术推广体制为主要内容的多形式、多层次的科技服务体系建设。

1.2创新农业技术推广方法

近些年,在农业技术推广部门不断实践与经验总结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科技特派员制度。该制度以农民的实际科技需求为重要依据,由政府或农业技术推广部门挑选出工作认真、吃苦耐劳、业务水平高的专业人才到农村担任科技特派员,在科技和企业及农民间建立一个直接联系的平台,以在满足农民科技需求的同时有效调动农业科技人员工作的积极性与主动性,进而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

1.3探索新型推广组织形式

促进农业科技与农民和企业的直接对接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我国各地便相继开始涌现出农业科技园。农业科技成果的应用与转化推动了农业科技园的形成,而农业科技园的建设与发展又反过来促进了农业技术的推广以及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与此同时,还有效地解决了一些影响我国农业发展的重大科技问题,并逐渐塑造出了一批具有强大竞争力的科技型龙头企业,对农业科技水平的提升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2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创新的发展趋势

对我国当前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进行改革与创新,既是新时期我国农业科技发展的必然选择,也符合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我国是一个气候多变、地域辽阔的发展中国家,农业发展类型多样,生产力发展水平极不平衡,这便决定了我国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必然要朝着多层次、多类型、多种体制共存的复合型农业推广体系发展,这也为农业技术推广体系的改革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我国应将基层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视为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的重点,对农业技术推广体制进行不断优化与完善,根据农业产业发展状况调整、完善推广岗位管理制度。建立健全绩效考核制度,调动农业技术推广人员的积极性,促进推广工作的有效开展。同时,建立起高效、快捷、灵活的农业技术推广机制,加强农业科技、推广部门、教育间的联合,并促进不同地区,不同专业间的合作,以将推广成效进行不断的提升。除此之外,在农业技术推广的过程中积极探索能让广大农民采纳并接受新农业科技的工作方法,将提升农民的科技素质与组织化程度与农业技术推广工作进行进行结合。例如,利用参与式农业技术推广模式来组织农民切身参与到推广的过程中;又如利用项目带动推广模式,以促进区域发展和农业开发为根本目标,将水利、农技、信贷等部门整合在一起,为农民提供系列化的推广服务等。

3结语

总而言之,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对提升我国农业生产力水平的促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相关单位要想在新时期内将农业技术推广体系的功效发挥到最大,就务必要在科学、合理借鉴其他国家相关经验的基础上,以我国的具体实际为重要依据,对我国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进行不断的改革与创新,使我国逐步形成市场型、公益型、混合型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并存的格局,进而将我国的农业生产力和经济实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2

关键词:新农村建设;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创新

随着我国农业产品结构的不断调整,使得当前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很难适应新农村建设的要求,因此,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创新当前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本文通过对当前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并与当前农业产品发展的实际需求相结合,提出了相关的改革和创新措施。

1 农业技术推广体系中存在的问题

1.1 农民接受能力较差

对于农业技术推广工作人员来说,在推广技术的过程中都是直接向农民进行推广,但由于农民文化水平较低,对技术人员所提出的科学技术不感兴趣。农民每年的收入来源都是靠农业,而农民对新科学技术给农业所带来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弱。所以,在面向农民推广新技术时,他们的接受速度普遍较慢,一般情况下,都要自己亲眼所见才能接受这种新的科学技术。

1.2 推广机制不灵活

由于农业技术推广部门直接由该地区的政府进行统一管理,当地政府部门对于推广工作不够重视,甚至有些地方的农业技术推广人员还被政府部门安排做其它工作。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政府部门对农业技术推广部门管理不到位所造成的。另外,农业技术推广部门没有建立相关的激励制度,造成技术推广工作人员工作缺乏积极性[1],不愿投入更多的精力,对农业技术推广工作渐渐失去了兴趣。

1.3 推广能力较弱

在面向农民推广农业技术的过程中,部分推广人员严重缺乏推广工作的积极性,不愿意深入农村进行推广,其对农民的服务意识较差。同时,当前的农业技术推广制度存在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使得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多流于形式。随着我国科学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部分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只懂得理论知识,并没有真正将理论应用到实践中,这样就很难对农民进行技术指导[2]。还有部门地区的农业推广部门推广设备较差,严重缺乏推广资金,这些问题严重阻碍了农业推广技术的不断发展。

2 当前农业推广体系改革和创新措施

2.1 不断完善推广队伍,优化推广设施和条件

首先,不断完善农业技术推广队伍,通过建立一支具有较高文化素质和技术水平的推广队伍,更好地为农民提供服务,实现增产增收的目的。其次,加强和高校、科研院所等科技人员间的合作,让科研人员深入农村,不仅可以帮助科研人员更快地实现自己的研究成果,而且真正实现经济利益的最大化。最后,国家应该大力支持,给予更多的资金购买现代信息技术研究设施,完善推广工作环境以及各方面的条件,提高推广工作人员的服务能力。同时,扶持建立相关的培训技术学校、图书馆等,给予农民更多学习科学技术的渠道。

2.2 加强推广力量和渠道,建立健全相关管理体制

(1)及时合并和精简农业推广机构,提高农业技术推广效率,统一管理技术人员,分出一部分技术人员深入农村,并长期驻扎在农村,更好地为农民提供科学技术帮助[3]。(2)建立健全相关的组织体系,优化农业技术推广工作。根据该地区的农产品特点,重新规划改造或合并以前的农机、农技等,建立新的农业技术推广部门,推动农业产业健康稳定的发展。对于所分流的一部分技术人员:一方面不断扩充推广技术队伍,另一方面提高工作人员的科学技术水平和服务水平,最终为农民提供更好的服务和帮助。

2.3 不断地改革机制,创新用人制度,强化市场开发与运作

想要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做得更好,首先,需要改革相关人事方面的制度,对推广部门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分别以编制的形式进行管理。而推广部门的管理人员,可以直接面向社会进行公开招聘,让文化素质、技术水平高和懂得科学管理的人胜任这样的工作岗位。其次,建立相关的工作量考核制度。通过实行“1+1”的考核制度,促进推广技术人员树立良好的推广意识,走技术人员与农民群众相结合的发展之路,快速地将新技术渗透到农业生产过程中。最后,因自然环境或其它因素造成的风险问题,不应全部都由农民承担。

3 结语

综上所述,为进一步实现农民增产增收的目的,就要提高农业推广技术体系的力度,激励农民把新型技术应用到农业生产中,从而提高农民经济收入以及农业新技术的快速推广。

参考文献

1 郑红维,吕月河,张亮等.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构建及运行机制研 究――基于河北省640个农户的调查分析[J].中国科技论坛,2011(2)

2 周月萍.高校图书馆在新型农业技术推广体系中的角色及其参与策 略[J].安徽农业科学,2011(21)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3

关键词: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委托;农技推广

中图分类号:F32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3)06-0036-03

研究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如何参与农技推广,将对中国农技推广体系的再建实现微观层面的补充。本文基于博弈论的视角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并分析了对社会总福利的影响,最后得出了相关结论。

一、基于博弈论视角下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参与农技推广的理论分析

1.农技推广机构与专合组织之间的非合作博弈

在图1中,局中人1代表农技推广机构,局中人2代表专合组织。博弈第一阶段是农技推广机构选择是否委托。如果农技推广机构选择不委托,其收益为 E(0),即无专合组织支付的服务费用和专利费方面的收入。当该方面的收入对农技推广机构至关重要时,农技推广机构收益为零,甚至为负;而此时专合组织的收益为 F(0),维持原来技术水平的经营收益。农技推广机构选择委托之后,由专合组织进行选择,进入博弈第二阶段。如果专合组织选择拒绝,其结果与农技推广机构不委托完全相同。

2.专合组织与农户之间的非合作博弈

在上页图2中,局中人2代表专合组织,局中人3代表农户。博弈第一阶段是专合组织选择是否委托。如果专合组织选择不委托,其收益为R(0),即无组织农户运用新技术进行生产时的经营收益,此时农户的收益为I(0)。当专合组织选择委托之后,由农户进行选择,进入博弈第二阶段。如果农户选择拒绝,其结果与专合组织不委托完全相同。如果农户选择接受委托,进入博弈第三阶段。农户面临两种选择方案:一是选择努力,专合组织和农户将实现共赢,分别获得较高的经营收益R(E)和R(S),农户也将因采用新技术生产高质量产品而从专合组织获取较高的年终奖励、分红等收入共计w(s),与此同时,农户由于努力采用新技术会影响其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因此造成的效用损失为m,即机会成本m。由此可知,专合组织和农户的最终得益分别为R(E)- w(s)与R(S)+ w(s)-m。二是选择偷懒,此时因农户采用新技术生产的产品质量不高,专合组织和农户将分别获得较低的经营收益R′(E)和R′(S),农户获得的年终奖励、分红等收入及机会成本也将降低为w′(s)与m′。因此,专合组织和农户的最终得益分别是R′(E)- w′(s)与R′(S)+ w′(s)-m′。当R(E)- w(s)>R(0)或者R′(E)- w′(s)>R(0)时,专合组织会选择委托;当R(E)- w(s)I(0)时,农户会选择接受,否则拒绝。因此,这仍然是一个双向决策的问题。

二、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参与农技推广对社会总福利的影响

上节分析了基于博弈论视角下专合组织参与农技推广所涉及的两组不确定性委托—模式下的非合作博弈模型。这一节主要是针对上述两组非合作博弈均达成委托情况下,也即专合组织成功参与农技推广时,对社会总福利的影响。首先,从总供给方面来看。在没有发展如农民研究会、农民协会、新型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等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供给的中介组织体系之前,中国的农技推广工作主要是由专业的农业技术推广机构负责。单一化的推广主体,再加上较强的行政色彩和市场激励不足,虽然每年中国新涌现出的农业科技成果较多,但仍面临着推广不足、转化率低的问题。因此,靠专业农技推广机构这种单一面源式的推广机制往往在农业科技成果或农业技术社会总供给一定的情况下,也会因为覆盖面以及信息传达方面的问题而使实际总供给下降。而一旦引入如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这样的中介农技推广组织,将会发生蝴蝶效应式的扩散,受众(农民)能够接触到的农业技术增加了,社会总供给从S平移到S′。其次,从总需求方面来看。传统专业的农技推广机构或部门总是高高在上,再加上中国农户普遍小而散的分布特征,使得科技人员与农民之间未能发生普遍的直接的联系,易造成农业科技人员与农业生产脱节,与农民需求脱节。自上而下的农业推广机制出了问题,直接导致农民对农业科技成果需求乏力。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作为基层农村群众组织,它可以通过不断引进开发新产品、新技术,以快速有效的扩散运行机制,提高农民经济效益。一旦有了利益的激励,农民对新产品、新技术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从而带动农业技术总需求的上升,需求曲线从D平移到D′。从图3可知,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没有参与农业技术推广之前,得到推广的农业技术为Q0。当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参与进来以后,产生了两个阶段的影响。第一阶段,农业技术的社会总供给上升,当总供给与总需求达到均衡状态时,达成交易的农业科技成果量,也即得到推广的农业技术量,由Q0上升到Q1,此时社会的总福利增加ABE1E0的面积。第二阶段,农业技术的社会总需求上升,当总供给与总需求再次达到均衡状态时,达成交易的农业技术量由Q1上升到Q2,此时社会的总福利增加P1P2E2E1的面积。因此,社会的总福利共变化了ABE1E0+P1P2E2E1的面积。出于增加社会总福利的考虑,也应积极促使农技推广机构与专合组织、专合组织与农户之间非合作博弈过程中委托的达成,发挥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参与农技推广的强有力作用。

三、结论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4

关键词 水产技术推广体系;问题;建议;安徽霍邱

中图分类号 F326.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2)14-0291-02霍邱县是安徽省第二水面大县,全县总水面达4.13万hm2,可养水面3.47万hm2,另有1.33万hm2滩涂地可发展水产养殖。全县水生鱼类43种,水生植物70余种,独有的沣虾、银鱼、芡实等资源享誉国内外。至2011年,全县建成70个标准化养殖小区,标准化养殖示范小区占养殖面积的50%以上。16家养殖单位被评为市级水产标准化养殖小区,国家级水产健康养殖场2个,市级水产良种场1个,创建国家级水产良种场已通过部级专家评审,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2处。全县涌现各类水产大户561户,水产专业合作社和专业协会达46个,社(会)员1 960人。2011年,全县水产品总产量达9万t,水产品总产值达10亿元,占全县大农业总产值的12.8%,跻身全省水产大县行列,连续2年获全省平安渔业示范县、全市水产工作先进单位称号。

1 霍邱县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发展情况

1.1 机构建设情况

霍邱县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包括县级水产技术推广站1个,成立于1986年,隶属霍邱县水产局,公司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核定编制3人,在职人员5人,其中高级职称2人,中级职称2人,初级职称1人。主要职能是水产技术推广、职业技能鉴定、水产项目实施;新技术、品种材料引进与试验、示范、推广;水生动植物防疫、检疫、病害测报、防治;水产苗种、渔用饲料、药物的监督、检验、水产品质量检测、养殖水环境监测;水产经济、信息服务等;乡镇级水产站32个,有水产工作人员32人,实行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管理模式。

1.2 队伍建设情况

全县水产技术推广人员共37人,从学历构成来看,本科以上5人,占13.5%;大专19人,占51.4%;中专8人,占21.6%。从年龄结构看,50岁以上1人,占2.7%;40~50岁19人,占51.4%;30~40岁15人,占40.5%。从专业类别看,水产类专业24人,占64.9%;其他专业6人,占16.2%;转业军人及其他7人,占18.9%。从职称方面看,高级职称7人,占18.9%,中级职称16人,占43.2%;初级职称8人,占21.6%;其他人员6人,占16.2%。

1.3 经费保障情况

县级水产技术推广站没有独立账户或分立账户,由县水产局统一管理,人员工资由县财政全额拨付县水产局,再由县水产局打卡到人;财拨办公经费由县水产局统一安排使用;住房公积金和医疗保险享受全县财政统一标准,2012年住房公积金个人按工资总额的20%上缴;医疗保险财政上缴工资总额的8%,其中个人缴纳2%。乡镇级水产技术推广人员工资、住房公积金和医疗保险保障情况与县级相同。

1.4 条件能力建设情况

县级水产技术推广站有固定的办公场所,配备了电脑及电教设施,没有试验、示范基地。32个乡镇级水产技术推广人员原在乡镇畜牧水产综合服务站与畜牧人员共同办公。2009年以后,随着国家畜牧兽医制度改革,畜牧人员、财产收回县级管理,上级投入资金建设独立办公楼,而水产人员未作调整,办公场所由当地乡镇政府提供,水产人员根据乡镇情况安排开展工作。

1.5 推广工作开展情况

全县水产技术推广人员坚持依靠科技助推渔业健康安全发展,促进渔业增效、渔民增收。以实现水产品安全有效供给和渔民持续稳定增收为目标,通过强化科技创新、成果转化、技术培训,宣传党和国家在农村的方针政策,开展水产技术推广工作,提升水产科技含量,提高科技入户率和转化率,促进渔业科技创新以及渔业科技成果转化。全面提升渔业科技对现代渔业建设的支撑保障能力,使广大农民得到实惠,对全县水产事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全县水产技术推广人员近5年在《科学养鱼》《中国水产》《水产养殖》《安徽农学通报》等国内期刊上80多篇。其中,县水产技术推广站人员完成的《安徽霍邱城东湖太湖新银鱼生长的初步研究》等6篇论文获安徽省自然科学优秀论文三等奖4次,获安徽省“兴皖之光”青年学术年会优秀论文1次,论文入选《中国南方十六省(市)水产学会渔业学术论坛学术交流大会优秀论文集》2次。编著《观赏鱼养殖新技术》等著作7本。获得省、市、县科技进步奖10多项,其中霍邱县水产站《猪鱼莲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乌鳢人工繁育及配套养殖技术研究》《中华鳖(甲鱼)人工繁殖与健康养殖集成技术研究推广》获六安市科技进步三等奖;《银鱼移植增殖及持续发展利用研究》获六安市科技科技进步二等奖;《克氏螯虾人工繁育与高产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提高泥鳅、黄鳝繁殖力及健康高效养殖关键技术研究》获安徽省科技进步三等奖。

2 霍丘县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存在的问题

霍邱县乡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在公益性水产技术推广服务工作中取得了一定成绩,广大水产养殖户对水产科技人员的满意度有所提高,但该县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存在体制不顺、力量不足、素质不高、保障不够、队伍不稳、配套不力、后继乏人等问题,值得引起高度重视。

2.1 管理体制不健全,导致推广效果、效率双低

霍邱县乡水产技术推广体系管理体制、技术推广的基本理念、运行机制、广大水产技术推广人员的思想陈旧,不符合市场经济条件下渔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水产科研成果与渔业生产实际脱节,不能充分发挥其工作职能。乡镇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实行县乡双重领导的管理体制,但没有充分发挥其作用,反而造成“谁都管、谁都不管、谁都管不好”的不良后果。推广人员工作积极性不高,未达到纵向成线、横向成网的要求,影响水产技术推广事业的发展[1-2]。

2.2 水产技术推广专业人员短缺

霍邱县总水面4.13万hm2,若按333.33 hm2配备1名水产专业人员计算,全县应配备124人。目前,全县有县乡水产技术人员37人,出县不在岗不在位7人,在县但不在岗不在位8人。在岗在位人员中还有部分人员从事兼职或第二职业,全职从事水产技术推广人员严重短缺,推广机构更缺乏高学历、高职称、高素质的复合型、创新型推广人才。

2.3 人员断层和素质不高问题严重

2000年后,随着大学生分配制度的改革和机关事业单位编制所限,县乡水产推广部门普遍存在年龄结构老化、专业技术不精等问题。部分在职人员不钻研业务,观念陈旧,知识结构和技术水平已经跟不上现代渔业的发展要求,很难适应现代渔业生产发展对新技术的要求。

2.4 推广条件无保障

当前县乡水产技术推广机构经费不足,只靠县财政拨的人头费开展工作,很难开展试验示范、科技攻关等项目,推广机构存在基础设施陈旧、办公条件简陋和资金缺乏等问题,离“五有”标准(有较好的场所、有齐全的办公设备、有先进的技术服务手段、有一处较好的培训场所、有一定规模的试验示范基地)相距甚远[3-4]。

2.5 激励机制不健全

对推广人员缺乏科学有效的考评激励机制,工作无动力、部门无活力的现象普遍存在。主要表现在人员工资、职称评聘、职务晋升、奖金福利上,与其他行业或行政人员相差很远,严重影响了水产技术推广人员的工作积极性。部分科技人员工作不安心,思想波动大,转行跳槽现象时有出现,极大制约了基层水产技术推广服务体系的健康发展。

3 建议

3.1 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争取各级领导重视和关注

水产技术推广体系是国家农业支持保护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施科技兴渔战略的重要载体,是推动渔业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促进渔民增产、实现增收的主要直接力量。特别是渔业进入新的阶段,推动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发展现代渔业,越来越依赖于科学技术进步和养殖者素质提高。各有关部门应切实贯彻执行《农业法》和《农业技术推广法》,充分认识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将这项基础性、核心性工作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列入各级领导重要议事日程和工作安排,及时帮助解决水产技术推广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充分调动和发挥水产技术推广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建议政府及有关部门研究出台一系列进一步加强水产技术推广工作的意见等政策措施,确保将水产技术推广工作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

3.2 改革完善基层水产技术推广机构管理体制

一是要明确职能。明确水产技术推广机构主要承担的是国家公益性职能,根据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和岗位职责设置,建立、完善保障制度,改革完善水产技术推广机构管理体制。按照“强化公益性,放活经营性”的总体要求,加强队伍建设和人员管理,从制度上明确岗位职责,明确目标任务,确保推广机构独立、依法履行工作职能。二是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各级政府要为水产技术推广工作的正常、有序开展提供工作和生活条件。三是整顿队伍。全面清理县乡水产技术推广服务机构人员的在编在岗情况。根据清理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对空岗严重的要及时补充,对不在岗的专业技术人员限期归位,不能归位的要及时转岗。四是完善多层次、多元化推广体系。调动养殖大户、合作社、企业等社会力量参与水产技术推广工作,逐步形成政府扶持和市场引导相结合,有偿服务与无偿服务相结合一主多元的新型水产技术推广体系。

3.3 创新机制,激发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人员工作活力

一是创新用人机制。建立和完善以“竞争上岗、以岗定责、动态管理”为主要内容的规章制度,采取公开招聘、竞聘上岗等方式,充实基层水产技术推广队伍。二是建立首席水产技术推广专家制度,实行专业竞争上岗、定岗、定职、定薪,营造创先争优的良好氛围,以制度确定在岗科技人员应承担的最基本的职责和工作,加快水产科技成果的转化应用。三是对在职专业技术人员,要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建立一支能适应新时期渔业技术工作和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推广队伍。四是加强专业技术培训,建立基层公益性水产技术人员定期轮训制度,实施基层水产推广人员知识更新和学历提升计划,不断提高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人员的业务技能和素质,增强基层推广队伍战斗力。五是开展职业技能监定、认证,实行资格证制度。持证竞争上岗,建立健全全员聘任、能进能出的机制,保证水产技术推广体系队伍人员素质不断提高。

3.4 强化保障,确保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体系正常运转

一是强化经费保障。进一步加大财政对推广人员工资、社会福利等方面的保障,确保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人员相关待遇及时落实到位,逐步提高技术人才待遇,保障留住人才,推出优惠政策吸引人才。二是设立专项基金。在原有基础上,财政或农村领导小组每年从财政预算安排一部分资金,用于水产科技成果转化、农民科技培训、高新水产技术推广、重点水产示范园区建设、重大水生动植物病虫害防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测、服务条件建设等工作,专项资金由财政监督,专款专用。三是强化物质保障。重点加强水产试验示范基地建设、技术服务场所建造和仪器设备、交通工具配备,实现县乡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工作有场所、服务有手段、下乡有工具、推广有基地,确保服务及时、便捷、高效。

4 参考文献

[1] 唐德文.武汉市水产科技推广体系建设与科学发展的思考[J].渔业致富指南,2011(19):15-18.

[2] 曾明昱.关于江西省上犹县水产技术推广服务体系调查思考[J].北京农业:下旬刊,2011(10):55-57.

[3] 农业部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督导调研组.推动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全面发展[J].中国水产,2011(11):72-75.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5

关键词:现代农业推广;组织化农业推广框架模型;物理事理人理方法论;主体-客体-交互作用方法论

中图分类号:F30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9107(2017)04-0090-09

引 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农民的社会身份由社员变成了包产到户的独立的个体农户,从而开启了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的理论探索和大规模的逻辑渐进性的“摸着石头过河式”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农业改革实践。针对这一时代背景,基于当时的中国农民身份向社会化小农过渡的现实,中国农业推广学者选择了德国学者H・阿尔布列希的所谓“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简称为“阿氏模型”),启动了推动落后的中国农业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艰难历程。

近40年,无论中国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阿氏模型在中国农业推广学中的地位与作用却一直未变。然而,这期间中国农业的发展对农业推广体系提出了改革的要求。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有学者就开始提出要创新农业推广体系[1-2]。在认识到农业推广体系存在的种种问题[3-6]和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构建“一主多元”的农业推广体系已经成为研究的热点[7-12]。王济民等人总结了多元推广体系的四大类型和14种模式[13],然而我国的多元推广体系并未完全形成或成熟[14],仍然处于“悬浮”状态[15]。农业推广学界对此也一直纠结在“一元、多元”,“ 主体、主导”,如何“协作、合作、协同”上。推进农业现代化,离不开创新“现代农业推广体系”[16]。为此,笔者追溯农业推广体系的理论源头――阿氏模型,发现阿氏模型并不是什么“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而是一个“推广服务系统单边简单组织化,而目标团体系统农户松散化的农业推广框架”。由于“推广服务组织未能实现多元协作的结构化,从而不能实现协作推广,更不能合作推广,也就谈不上实现协同推广”。无疑,创新和构建“一主多元”的现代农业推广体系对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提出了新要求。

一、对阿氏模型的剖析

H・阿尔布列希建构的框架被许无惧[17]率先引入中国,后经张仲威、汤锦如、高启杰等凝练为图1所示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18-20]。该模型一直被农业推广学界视为农业推广工作的框架,奠定了中国农业推广学的假设前提、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

阿氏模型将农业推广过程抽象为推广服务系统和目标团体系统之间的沟通和互动关系。其逻辑假设是推广服务系统是先进的、主动的、教导的,而目标团体系统是落后的、被动的、接受的。

国内众多学者依据阿氏模型,并在传承和发扬荷兰A・W・范登班 、德国H・阿尔布列希等人的教育学、行为学理论体系的基础上认为:农业推广就是一种把新的知识、信息、技术等创新成果,通过教育、沟通和干预等方法,传授、传递给农民,使其增进知识,提高技能,转变观念与态度,从而自愿改变行为,最终实现增进农业生产,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动;而农业推广学则是研究推广沟通过程中农民的心理、行为特征及其行为自愿变革规律以及诱导农民行为自愿改变,提高推广效率的一门应用科学。侧重于农民教育及其行为转变。

遵循阿氏模型,政府、大学科研院所等推广组织被视为推广服务系统,且是先进的、主动的、教导的;传统小农、社会化小农等被视为目标团体系统,且是落后的、被动的、接受的;农业推广过程也仅仅是这两类系统之间的沟通和互动关系。基于阿氏模型的农业推广学是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时期,中国农民、农业和农村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客观产物,适合于传统农业转型期以小农户为对象的农业推广活动。

毋庸置疑,阿氏模型对这个特定时期中国农业推广学的形成与发展,对指导中国农业推广实践活动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的原因

在现代农业条件下,一家一户的传统小农正由社会化小农逐渐转变为职业农民。伴随着土地的合理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农业正由小规模、分散经营的小生产不断走向规模化、组织化、社会化的大生产,越来越多的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逐渐形成。农业推广的目标团体系统已经由分散的个体转变为组织化的农民――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而阿氏模型的推广服务系统是组织化的,目标团体系统却是没有组织化的松散的农户。在我国农业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农业推广的目标团体系统已经发生了变化,阿氏模型已不能全面反映现代农业条件下的农业推广框架。因此,必须从方法论的高度来全面分析农业推广系统的主体、客体和推广方式,构建与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农业内涵和特征[21-24]相吻合的组织化农业推广框架模型。

(一)现代农业推广的主体分析

1.正在形成协作关系的多元推广主体。阿氏模型将农业推广视为对农民的教育,将农民视为推广的对象,忽视了现代农业推广最终目的是农业创新的大规模应用和产业化,不可避免地轻视了农民的农业推广主体地位。Υ耍高启杰已经初步认识到只有从事推广工作的农民才是推广主体,而其他接受推广的农民则是受体[20]。其实,受体也是农业推广的主体之一。而简小鹰和于水等则明确提出农民是农业推广的主体[25-26]。从《农业技术推广法》中关于“农业技术推广”的定义来看,推广的内涵已经不再局限于教育,而且包含研发和应用。从这个角度来说,应用的主体也是推广的主体。

现代农业条件下的职业农民,即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组织化的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已经不再是阿氏模型所描述的农业推广末端的推广对象,只能被动的等待接受农业先进技术和知识的传播和教育,而是以农业推广主体的身份主动参与,以满足农产品市场需求、追求商业利润为目的,向上下游各类农业推广主体提出需求,亦或接受政府或非盈利组织的公益性推广服务,亦或购买通过市场配置的推广服务。其中,政府公益性推广服务也将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契约形式来实现。政府、大学科研院所属的推广机构等推广主体也将以满足这些组织化的新型r业生产经营主体的需求为导向,提供农业产前、产中和产后全程化的推广服务。组织化的农民与其他推广主体之间由被动与主动转变为主动与被动,由落后与先进的不平等关系转变为平等的、基于契约的协作关系。

从推广最终目的来看,正是这些组织化的农民或者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在大规模应用先进农业技术,实现产业化。所以,这些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同样是农业推广的主体,是实现推广目的之最终执行者。各类农业推广主体之间通过协作,才能最终实现农业先进技术的传播和产业化,来实现推广的目的。由此,阿氏模型中的两类系统的关系其实反映了传统农业转型期分散化的农民与其他农业推广组织这两类主体之间的关系。而现代农业背景下,重构的组织化农业推广框架模型必须反映组织化的农民与其他农业推广组织的协作关系。

总之,现代农业条件下必须明确农业推广的目的,构建起政府所属和大学科研院所所属推广机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及其推广机构、其他社会组织组成的推广机构形成的组织独立、功能交叉的多元推广主体协作系统,共同推动农业技术进步。对于此,有学者探讨了各类推广组织合作的动力机制[27],但对多元推广主体协作系统及其构建仍缺乏深入研究。

2.其他社会团体亦能成为农业推广主体。本文中其他社会团体主要指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之外的社会群体,包括分散的个体和组织化的群体。其他社会团体出于公益或者追求利润的目的,从事农业推广也非常符合“加强农技推广发展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农技推广活动[28]”的原则。技术的社会形成论(SST)认为,技术本身之外的政治、经济、文化、组织、政策等社会因素构成了技术设计和技术应用的模式[29]。农业推广体系改革的目标最终就是要实现社会强有力的需求刺激农业技术向前发展,农业技术的发展与应用要最终服务农民,回馈社会[30]。从终极需求角度来看,包括其他社会团体在内的大众群体的市场需求是农业科技成果推广和农业产业化的源头,农产品价格与质量、食品安全、农业生产污染和可持续发展等大众群体关注的因素都能成为影响需求的因素,都会引致相关技术的创新和扩散。从供给角度来看,其他社会团体将以分散化的个体或者组织化的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到农业推广当中。国外的NGO公益性农业推广组织就是例证。而国内亦有此类组织,比如浙江省农业技术推广基金会[31]。此外,其他社会团体作为相对独立的主体,其所汇聚的群众智慧和意见可以为解决现代农业推广技术的创新和制度安排等复杂问题提供重要的智力支持与价值判断。

(二)现代农业推广的客体分析

如上所述,阿氏模型将农业推广视为教育或者传播与采纳,忽视了农业推广客体的研究。高启杰曾经指出,农业科技成果推广客体是指被推广的具体科学技术成果[20]。其实,农业推广的客体反映了农民的需求。现代农业条件下,组织化的农民或者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需求,不仅仅是农业科技成果,还包括市场信息、管理知识和创新能力。这些都是现代农业推广的客体,而且伴随着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发展,以上推广客体存在递进的关系。

阿氏模型针对分散化的小农,侧重于农业科技成果的教育式推广,并且暗含了:在此推广的过程中,农业科技成果的研发、创新、扩散应用的过程彼此分离,参与的主体相互割裂,最终结果就是农业推广中科技成果转化效率低[32-33]。现代农业推广必须重视农业推广的客体,始终以应用和产业化为导向,树立全过程的农业推广理念,并且要促进多元主体协同参与这个全过程。虽然推广主体侧重有所不同,但是多元主体注重协同且不固定死板。农业研发和推广机构的新成果会主动寻找能够快速推广和应用的伙伴或者直接进行大规模应用,而组织化的农民或者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也会主动提出需求、寻找机会、积极学习,甚至参与到研发当中,并且不断尝试管理创新和组织变革。以现代农业推广客体为基础,各推广主体在推广过程中将形成越来越多的产学研一体化组织和“企业+科研院所+农户”等各种形式的联盟,同时以市场为导向的各种农业信息平台不断建立和农业产业链不断延伸与壮大。

(三)现代农业推广的方式分析

在农业推广中,“推”是手段,“广”是目的,即农业创新的大规模应用和产业化。适应于传统农业转型期的阿氏模型侧重于通过教育或信息传播的方式来进行公益性农业推广,其“推”更多的指对农民的教育、说服乃至强制。这种手段在现代农业的背景下,是不能实现“广”的。而现代农业的推广方式应实现高级化、现代化、网络化、产业化和协同化,将更多的以市场化的、提供服务的形式来实现。其“推”更多的表现为:诱导、追寻、协作。现代农业是三产融合的多领域科技集成的科技密集型产业[23]。在其产业体系中,分工越来越专业,更多的农技服务组织将直接运用先进科技知识和装备为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提供专业化服务。他们将直接满足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对先进农业科技知识的需求,而不单单是教育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使其掌握先进科技知识再进行运用。农业推广中的教育恐怕将局限在一些无法提供专业服务的领域和对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中的农业工人的培训。

综上,适应于传统农业转型期的阿氏模型仅描述了农业推广活动中先进与落后两类主体之间的关系,仅反映了农业推广复杂系统中的教育或者信息传播这一小部分内容。它没有对农业推广复杂系统中的多元主体进行展开,特别是已经组织化的农民,忽略了研究农业推广的客体,既不能反映出现代农业条件下农业推广的复杂性和方式的变化,也不能反映出现代农业条件下农业推广多元主体之间的协作创新和自我提高,更不能真实、全面地揭示现代农业条件下农业推广的客观规律。基于上述缺陷,必须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

三、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的思路

(一)重构框架模型的基本要求

农业推广领域的众多专家学者都承认农业推广过程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实它更是一个钱学森所定义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34]。而且农业推广学本身又是一门多学科交叉的边缘学科,需要众多学科理论、概念和方法的支持。因此,作为农业推广学重要的理论基础,重构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既要能全面反映现代农业条件下农业推广系统的复杂性,又要能体现多学科理论知识的融合,还要能为重新定义农业推广概念、研究对象和内容奠定基础。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二)重构框架模型的方法论基础

综合集成研究一直是解决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中各种问题的重要研究思路。我国学者提出的WSR方法论恰恰是指导综合集成研究的重要方法论[35-36],而且便于多学科理论知识的融合。它对于指导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具有重要意义。

赵国杰和王海峰将WSR方法论进一步改进为ZKJ方法论(主体客体交互作用方法论)[37-38],对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更具有普适性指导意义。在ZKJ方法论中:主体(Z)是实践和认识活动的主体;客体(K)是实践和认识活动的客体;交互作用(J)是实践和认识活动,即主客体之间的交互作用(包括过程与结果);实践中介是主体作用于客体的工具、手段、程序或方法;实践就是以主体、客体、中介为基本骨架在一定环境下进行的动态过程[37-38]。

基于ZKJ方法论分析我国现代农业推广系统,可以得出该系统由农业推广的环境、主体(Z)、客体(K)和农业推广的交互作用或实践(J)构成。农业推广的环境,即发展现代农业面临的各种外部环境。农业推广的主体(Z),即政府、大学科研院所、社会团体和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四类。目前政府的推广主要通过其所属的行政型推广组织来实现,大学科研院所的推广主要通过其所属的教育科研型推广组织来进行,社会团体的推广主要通过各种社团推广组织来实现,而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推广则通过各种涉农企业、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来实现。农业推广的客体(K)即农民需要的是农业科技成果、市场信息、管理知识和创新能力。农业推广的交互作用或实践(J),即各类相关主体相互协作,共同参与各类客体的生成和普及应用的过程,以加速实现农业产业化。

(三)重构的框架模型

基于重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的基本要求和基于ZKJ方法论的我国现代农业推广系统,重构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具体见图2。

在重构的模型中,主体系统中的各类主体保持自己组织上的独立性,在功能上虽然各有侧重,但并不分割;既可以独立发挥各自所侧重的功能,又可以兼有其他主体所侧重的功能;既可以独立运作,又可以和其他主体进行协作,实现各种协作组织上的创新,向着图3所示的四螺旋多元协作推广主体系统演化。

客体系统在农业科技成果的基础上,融入更多内容,以满足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不断发展的需要。农业推广的实践过程系统反映了多元农业推广主体相互协作实现农业技术进步的具体过程,侧重实现农业技术进步过程中的具体方式和手段创新。

反映各推广主体协作关系的四螺旋多元协作推广主体系统的理论基础是亨利・埃茨科威茨提出的三螺旋创新模式[39]。该理论被相关学者高度重视,应用到众多创新领域中。在农业推广中,也不乏相关案例。涂俊和吴贵生就以宝鸡市农业专家大院为例,用三螺旋模型论证了图4所示的农业推广体系制度创新[40]。

现代农业推广项目的产业化发展带来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并且往往与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和社会帮扶项目紧密联系在一起,于是吸引了其他各种社会团体(盈利的和公益的)参与其中。并且这些社会团体在农业推广中也将发挥越来越显著的作用。河北农业大学的“太行山道路”建设过程中就出现了许多四螺旋的农业推广案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太行新愚公”李保国教授团队做出巨大贡献的“绿岭模式”。该模式中的四螺旋主体分别为地方政府、河北农业大学、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和河北邮储银行。在图5所示的此四螺旋的运作机制中,政府主体搭建平台,在大学专家的帮助下制定产业发展规划,持续进行政策和资金支持,并且进行监管,实行企业准入制度,保护农民利益;农业企业主体组织产业化生产,实行“公司+基地+专业合作社+农户”的a业化经营模式,并且成为大学的研发示范基地;大学主体进行产业发展规划、园区规划、市场策划、技术研发、示范培训、经营管理等全方位帮扶;社会组织主体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提供金融支持。并且企业与大学的专家以技术入股方式实现了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利益连接机制。而大学专家不仅提供了主打产品薄皮核桃从种苗到栽培管理的技术指导,而且还提供了市场信息、品牌策划、企业管理、科技研发等全过程的增值服务。最终帮助企业成为产学研结合的、拥有产前、产中和产后完整产业链的薄皮核桃龙头企业,带领山区群众脱贫致富,走出了一条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协调发展之路。“绿岭模式”是围绕农业龙头企业,成功实现了的四螺旋协作农业推广,具有代表性。当然,在“太行山道路”中,也出现过其他案例。比如在政府的支持下,有的社会团体主动向大学购买农技推广服务,免费提供给农民和合作社,并且还帮助其进行农产品的销售。四螺旋协作推广系统并不排斥三螺旋推广系统,它是三螺旋推广系统的拓展。各地可依据四螺旋协作推广系统的原理,因地制宜,进行多元协作推广体系的组织创新和模式创新。

(四)新旧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的对比

图6在重构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下展示了适应传统农业转型期的阿氏模型所表示的农业推广。可以发现,阿氏模型中的推广主体之间缺乏协作,功能割裂,客体单一,推广手段或者方式上仅侧重教育或者传播的手段。这说明适用于描述农业转型期的农业推广的阿氏模型已经不能反映全面现代农业条件下的农业推广复杂巨系统。

而重构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揭示了研究现代农业背景下的农业推广的基本思路,即农业发展环境―农业推广系统主客体的结构关系―农业推广系统中主客体的作用过程―农业科技进步和产业化的快速发展。该模型最根本的前提假设是:农民是组织化的农民或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不再是被动的推广对象,而是农业推广主体之一。在此前提假设下,农业推广可以定义为:各类主体相互协作、共同促进农业技术进步、加快实现产业化的过程。各类主体在保持自己组织独立的前提下,部分具有其他主体的功能,按照“政府、大学、科研院所、社会团体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四螺旋创新模式进行协作,来构建四螺旋多元协作推广主体系统,实现农业推广体系的创新。农业推广学的研究对象既不是侧重于研究对农民的教育,也不是侧重于研究农业技术的传播扩散,而是融合二者,研究各类主体如何协作来实现农业科技进步和产业化的机制和过程。农业推广学的研究内容也将从“农业推广的环境、农业推广的主体、农业推广的客体和农业推广的实践过程与结果”4个维度来展开,进而从这4个维度实现多个学科理论知识的融合。

四、结论与展望

阿氏模型已经不适合指导现代农业条件下的农业推广实践和理论研究。笔者从农业推广是一个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视角出发,基于ZKJ方法论重构了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为研究现代农业条件下的农业推广提供了一个基础框架。该模型正视了组织化的农民或者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农业推广主体地位,以满足市场需求的农业创新的应用和产业化为推广最终目的,强调研究各类主体如何协作来实现农业科技进步和产业化的机制和过程,最终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以满足社会的终极需求。

现代农业是三产融合的科技密集型产业,需要多领域科技的集成,需要多元主体的集成,需要资金、科技、管理、政策等多种要素的集成来实现综合集成创新。现代农业条件下的农业推广也必将出现更多新的研究内容,更多学科的理论知识也将融入到农业推广的理论体系之中。期望本文重构的组织化的农业推广框架模型有助于梳理农业推广的相关理论知识,推动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推广理论体系。

参考文献:

[1] 李桂丽,李侠,张粉婵.重塑农业科技成果推广体系[J].农业经济问题,1999(12):38-42.

[2] 黄季j,胡瑞法,孙振玉.让科学技术进入农村的千家万户――建立新的农业技术推广创新体系[J].农业经济问题,2000(4):17-25.

[3] “中国农业技术推广体制改革研究”课题组.中国农技推广:现状、问题及解决对策[J].管理世界,2004(5):50-57.

[4] 黄季j,胡瑞法,智华勇.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体系30年发展与改革:政策评估和建议[J].农业技术经济,2009(1):4-11.

[5] 申红芳,廖西元,王志刚,等.基层农技推广人员的收入分配与推广绩效基于全国14省(区、市)44县数据的实证[J].中国农村经济,2010(2):57-67.

[6] 廖西元,申红芳,朱述斌,等.中国农业技术推广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对推广行为和绩效影响的实证――基于中国14省42县的数据[J].中国科技论坛,2012(8):131-138.

[7] 李维生.发展我国现代农业的一条必由之路――论建设多元化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体系[J].山东社会科学,2008(1):113-118.

[8] 高启杰.中国农业推广组织体系建设研究[J].科学管理研究,2010,28(1):107-111.

[9] 高启杰.多元化农业推广组织发展研究[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0(5):127-130.

[10] 廖祖君.基层农技推广体系创新的“成都模式” 研究[J].农村经济,2011(11):101-103.

[11] 石萍,王雨.多元化农技推广服务体系构建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30(21):15-18.

[12] 汪发元,刘在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背景下基层多元化农技推广体系构建[J].农村经济,2015(9):85-90.

[13] 王济民,刘春芳,申秋红,等.我国农业科技推广体系主要模式评价[J].农业经济问题,2009(2):48-53.

[14] 杨旭,李竣.优化农技推广w系的内在经济逻辑分析[J].科学管理研究,2015,33(3):88-91.

[15] 王琳瑛,左停,旷宗仁,等.新常态下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悬浮与多轨发展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6,33(9):47-52.

[16] 陶佩君,袁伟民.现代农业视角下我国政府农技推广的再诠释[J].中国农村科技,2014(12):64-67.

[17] 许无惧.农业推广学[M].北京:北京农业大学出版社,1989:18-22.

[18] 张仲威.农业推广学[M].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6:96-98.

[19] 汤锦如.农业推广学[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1:30-32.

[20] 高启杰.农业推广学[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03:11-14.

[21] 尹成杰.关于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农业的思考[J].农业经济问题,2008(3):4-9.

[22] 曹俊杰,王学真.论现代农业的“十化”特征及其互动机制[J].云南社会科学,2009(2):109-114.

[23] 张军.现代农业的基本特征与发展重点[J].农村经济,2011(8):3-5.

[24] 辛岭,胡志全.我国农业现代化与城镇化协调发展研究――基于1996―2013年数据的实证分析[J].北京联合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6(4):95-102.

[25] 简小鹰.农业技术推广体系以市场为导向的运行框架[J].科学管理研究,2006,24(3):79-82.

[26] 于水,安开根. 试析我国农业科技推广体系与机制创新[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9(1):13-20.

[27] 高启杰,姚云浩,马力.多元农业技术推广组织合作的动力机制[J].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4(1):1-7.

[28] 夏敬源.加强技术推广建设现代农业[J].中国农技推广,2007,23(3):4-7.

[29] 盛国荣.技术与社会之间关系的SST解读[J].科学管理研究,2007(5):39.

[30] 程瑞,贾琨.技术的社会形成论(SST)视角下的农技推广体系改革[J].科学技术哲学研究,2014,31(6):97-100.

[31] 何建斌,陶佩君.农业技术推广[M].石家庄: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方圆电子音像出版社,2011:66.

[32] 柳岩,张正河.农业科技推广主体间差异比较分析[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0,27(1):19-21.

[33] 张正河.农业生产方式变迁与科技供求主体分析[J].农村金融研究,2011(9):5-10.

[34] 钱学森,于景元,戴汝为.一个科学新领域――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及其方法论[J].自然杂志,1990,13(1):3-10.

[35] 顾基发,唐锡晋.综合集成系统建模[J].复杂系统与复杂性科学,2004,1(2):32-42.

[36] 顾基发,刘怡君,牛文元.社会复杂问题与综合集成方法[J].科学中国人,2010(9):17-19.

[37] 王海峰.低碳生态化城市发展综合集成研究[D].天津:天津大学,2016:57-59.

[38] 赵国杰,王海峰.物理事理人理方法论的综合集成研究[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6,37(3):50-57.

[39] 亨利・埃茨科威兹.国家创新模式――大学、产业、政府“三螺旋”创新战略[M].周春彦,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5.

[40] 涂俊,吴贵生.农业科技推广体系的“三重螺旋”制度创新[J].研究与发展管理,2006,18(4):117-122.

Abstract: In the target group system of the organized agricultural extension framework constructed by H・Albrecht, the farmers are loose and not organized. So the framework can not reflect the new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odern agricultural extension system, such as the diversification of the subject and object, the marketing way of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means and process. According this, the framework is not able to guide the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research of the modern agricultural extension and need to be reconstructed. In this paper, based o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open complexity and the multidisciplinary integration of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system, a new framework of the organized agricultural extension is constructed by using the Zhuti-Keti-Jiaohuzuoyong (ZKJ) methodology which is extended from the Wuli-Shili-Renli (WSR) methodology. In this framework, the subjects of the subject system are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organizations which belong to the government, the university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es, the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 organizations and the social groups. The subject system emphasizes the cooperation among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organizations and expects to realize the system innovation of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organizations by constructing the multiple and cooperative subject system of the four spirals. The objects of the object system include the agricultural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the market information, the management knowledge and the innovation ability. These objects reflect the changes in the demand of the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 organizations in order to promote their development. The process system shows the market oriented and industrial characteristics and emphasizes the innovations of the agricultural extension means. This framework tries to demonstrate the modern agricultural extension system on the whole and expects to be used to study the mechanism and process of the modern multiple agricultural extensions as a basic framework.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6

关键词:农机管理;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

中图分类号:F323.3 文献标识码: A DOI编号: 10.14025/ki.jlny.2016.20.011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国农业领域也逐步地加快了现代化的进程。自改革开放以来,农业整体经济飞速增长,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对于我国农机化事业来说,农机新技术推广是其中关键组成内容,是促进我国农业科技化以及智能化的核心方式之一,也是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中必不可少的核心环节,因此农机新技术的推广有利于提高我国农业机械化的经济效益,在农业领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如何结合当前新的形势,进一步做好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是摆在我们面前重中之重的历史任务。

1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的意义和作用

对农机新技术进行推广能够很大程度上提高农民的现代化农业意识,同时对于提高农民的科学素质具有重要的意义。传统的农业生产大多数依靠畜力和人力,这种落后的方式限制了农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因此,要实现传统农业转变为现代农业,必须要做到高效、优质而且环保,这才是符合现代化农业发展的基本要求,逐步地实现知识化以及智能化的最终目的。

推广农机新技术必须要依靠农民的积极配合,只有这样才可以发挥其效果,才能把这些理论的技术转化成实际的生产力。但是,由于大多数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较低,这就导致了大力推广农机新技术面临着一定的困难,因此需要为农民们建立一个学习的平台,从而能够更好地推广农机新技术,这样有利于提高农民的科学素养,进一步地提高他们应用新技术的能力,才能符合现代化农业的基本发展要求。

2 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2.1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制度不完善

一些从事专门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的机构一般都涉及多个部门,例如分析、预算、调查等。但目前存在缺乏一定的协调配合的情况,时常发生职能交叉以及重复工作的现象,这就大大降低了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的效率,出现浪费资源的现象。各部门之间缺乏相互配合,而且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机制的不完善,阻碍了推广工作开展的有效性,甚至是降低了相关人员进行工作的积极性,这就说明目前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责任追究机制仍然存在漏洞,尤其是在对于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方面缺乏一定的明确规定。

2.2 专业人员结构不合理

对于我国目前农机推广人员组成来说,其年龄结构出现一定的不合理性,一些农机推广人员的年龄较大,而这些人的知识结构相对比较陈旧,科学观念也比较弱。而同时,虽然一些懂现代化农业机械化知识的年轻人却由于多种原因不喜欢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这就导致了农机推广的技术人员体系缺乏一定的活力。

2.3农机专业技术方面较弱

随着技术水平不断发展,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所涉及到的专业技术也在不断进步,涉及越来越多的专业知识。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水平中不同的侧重点产生了较多的矛盾,而且一部分农业部门没有采用先进的现代推广方式,也增加了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的难度。传统推广模式中很多方式以及理论知识结构被淘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的推广水平。

3如何做好农机管理与农机新技术推广工作

3.1积极推广农机新技术与新机型

积极推广是推广工作的核心。推广前必须熟悉当地的自然条件以及耕作制度,了解农民生活习惯以及农村经济收入水平,开展系统地调研,积极的向农民推广农机新技术以及新机具的性能、特点以及经济效益,结合初步的项目,有针对性地做好调研工作,做好可行性分析论证。

3.2加强吸引和培养农机管理与农机新技术推广人才

农机新技术层出不穷,有关部门目前在吸引以及农机管理与农机新技术推广人才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难,但目前都能够逐步的意识到农机管理与农机新技术推广领域的未来发展潜力。因此要大力吸引和培养农机管理与农机新技术推广人才,使他们都有继续学习和知识更新的机会,做到能对农机进行技术辅导、保养和维修,更有效地发挥其能力,从而能够体现自身的价值。

4结语

现如今,我国农机技术正在快速前进,基本建成了属于我国的农机技术体系,初步实现了农业生产机械化,先进的农机管理和农机新技术也促进了农业生产。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农机新技术逐步的走向技术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我国的农机管理也必然会变得更加成熟。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7

农技推广队伍成员的积极性不高,影响着农业推广的效率。因为农业推广工作需要长期奔走于田间地头,工作十分辛苦,同时工资待遇水平又不高,所以工作人员的积极性普遍比较低,一些技术人员甚至长时间脱岗。一些具备农业推广专业水平的工作人员不愿意扎根农村,所以高素质的工作人员十分匮乏,工作团队的综合业务能力水平低。

2加强新时期农业推广工作的措施

2.1完善推广体制

现有的农业推广体制是在先前计划经济体制下制定的,大部分制度和政策都是以政府的宏观调控为基础的,政府是基本的操控和管理单位,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化发展,农业也要进行市场改革,这与国家的宏观调控发生冲突,因此需要进行体制的改革和完善。通过对农业推广问题的汇总分析,我们总结出,目前农业推广体制存在如下弊端:部门繁杂、人员冗杂、结构零散、业务水平低、工作效率低等,如不尽快解决这些弊端,将严重制约农村经济的发展。具体的完善措施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1)积极进行推广机制创新,努力实现多元化推广体制。既要实行推广队伍多元化,大力发展非政府农业推广组织;又要实行推广形式多样化,开辟多种渠道。

2)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农业教育、科研、推广三位一体的农业推广体制,使其能够构建以国家农业科技推广机构为主,同时农业科技企业、中介组织、专业技术协会以及农村合作组织并存的多元化的推广模式,探索并形成“政府十技术十示范”的政府组织型推广模式,产品先导型、龙头企业拉动型的“公司+基地十农户”的推广模式;

3)行业引导型的“技术+中介组织十农户”的推广模式;大户带动、农户连动的“技术十大户能人+农户”的能人效应型推广模式。

2.2创新推广理念

目前我国进行农业推广的过程之中尚未认清工作的中心,没有把主要工作重心放在以人为本、以农为主、以经济为重点和以提高农民素质为核心之上,仍旧只是以技术为本。在新型的推广模式之中,应该树立起新的农业推广理念、拓展服务的领域,在当前的状况下,基层农技推广机构应充分考虑农民的实际需要,开展全程式的服务,使农民进行生产的过程之中能够得到相应的技术指导与及时的信息服务,并给农民的经营管理与社会生活等带来切实的帮助。在进行现代农业推广之时,应充分注重技术推广与科技教育并重,使科技推广不再是单纯技术推广,而是开始培养有技能的新型农民。应该加强对农民的科技培训以及大力发展农村教育,深入开展种活动,从而培养具有现代农业意识新型农民,并带动其他农民发夹致富,充分把农业技术推广与农村人力资源开发相互结合,使农民的科技文化素质与生产管理能力均得到相应的提高。只有不断拓展服务范围,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才能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

2.3优化推广队伍

就目前的农业推广队伍而言,推广人员的年龄比较大,对推广工作的理论认识不够,工作积极性不高,真正能够进行高效率推广的工作人员少之又少,所以,全面优化推广队伍,进行工作人员的队伍建设十分有必要。首先要定期进行业务能力培训,培训要从理论的基础上拓宽到技术层面,培训要结合实际,不搞形式主义;其次,要鼓励工作人员进行深造,甚至是学历的提高;再次,要定期的举办推广大会,给广大农民、推广工作人员、技术人员等一个面对面交流机会。同时,对年轻的推广人员要有计划地选送到高等院校进行继续教育,特别是对具有本科学历的优秀推广人员要鼓励他们攻读农业推广硕士等。在考核方式上。不仅以编写论文的数量多少来衡量,而更重要的是根据所承担工作的质量和数量,对农户所做的贡献。

2.4拓展推广模式

虽然在以往的农业推广工作中我们总结出了成功的推广方法,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但是每一个地域都有其特点,所以,应该适当的结合当地的农业结构、农民经济收入比例结构、农民的基本认识、农村的现状等因素,不断的拓宽推广模式,并选择适合自己的一套模式。有计划、有组织的对较先进、适用性强、成熟的农业技术成果进行推广与运用,使农民能够把新型的农业技术转化成相应的成产力,提高农业技术推广进村入户的到位率。同时还应该选出一批文化水平相对较高、接受能力相对较强并且善钻研以及乐于助人的农户,对其进行相应的培训,使其掌握新技术、新品种,并带动全村的其他农户学习新技术、新品种,真正做到新技术入村到户。并逐步使之成为有效连接政府、专家和企业的基点,点连线,线成面,形成新型科技服务网络。新的社会环境之下,农业的发展要适应市场经济和社会的进步,全面落实农业推广工作首先要完善现有的制度,其次,要有大量的资金保障,再次,还要组织一批高素质的工作团队,最后要以技术研发为基础。各个地区要在响应中央农业推广的号召之下,积极寻找适应本地区的具体推广方法,各个部门要积极配合,共同改善农民的生存现状,提升农村的经济水平。

新技术推广论文篇8

(福建省科技发展研究中心,福建 福州 350003)

摘 要:在创新方法分析归纳基础上,本文探讨了国内外创新方法研究的发展现状,以福建省为例,分析了福建创新方法发展目标、主要任务,从中心基地建设、人才队伍培养等方面构建了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并给出了加强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 :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构建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8772(2014)31-0183-02

收稿日期:2014-10-23

基金项目:科技部计划项目(项目号:2012IM021500)“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福建省软科学计划项目(项目号:2013R0027)“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研究”部分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陈霖(1953-),男,福建福州人,副研究员,研究方向:科技政策、科技创新;许艺苹(1985-),女,福建漳州人,硕士,研究方向:科技产业与评估;张明火(1979-),男,福建莆田人,助理研究员,博士生,研究方向:科技体制改革;陈德金(1983-),男,河南信阳人,博士后,研究方向:科技政策与管理。

近年来我国积极推动创新发展战略,2006年,胡锦涛在全国科技大会上宣布了科技发展目标:到2020年建成创新型国家,使科技发展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力支撑;2007年,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为积极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科技部联合多部门启动创新方法工作,于2008年4月下发《关于加强创新方法工作的若干意见》,对推进创新方法工作提出了明确的部署和要求,并先后批复四川、江苏、广东、厦门等10多个省市作为创新方法试点省市。

一、创新方法概述

1.创新方法有关研究。创新方法是科学思维、科学方法和科学工具的总称。创新方法源于前苏联科学家根里奇·阿奇舒勒1946年的“发明问题解决理论”(TRIZ)研究工作,创建了一种由解决技术问题、实现技术创新的各种方法组成的理论体系,并开启了创新方法的有关研究。国外学者起步较早,大致沿着两条主线来加以演进:一是对创新方法的具体操作技巧的研究;二是对创新方法在创新活动的作用过程加以研究(皮成功,2014)。我国学者对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也进行了大量研究,张爱琴(2014)运用文献综述法、比较分析法多视角评述了国内外创新方法的研究现状和发展脉络,并提炼了创新方法研究的3个主要发展趋势及研究线索。总体而言,国内研究主要集中在创新方法内涵、创新方法应用等方面,如芮延年(2007)认为创新方法主要基于创新思维的研究,本质特征就是开拓性和创新性,也具有可操作性、可思维性、技巧性、探索性和独创性等基本特点;刘朝刚等(2011)提出了广东省创新方法工作4体系与4机制的机制导图,并给出了对策建议。

2.国内外创新方法实践。全球各国积极支持创新工作,国外的创新型国家政府高度重视创新方法工作,美国重视素质教育,注重培养、激发创新精神;欧盟第七框架计划将原创性思维和创新能力作为重要组成部分大力支持;日本2002年就制定了高精密科学仪器振兴计划;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制定了“研究工具、仪器和实施计划”。我国创新方法研究工作起步较晚,受到传统体制机制,以及长期以来套用国外技术研发模式及方法的影响,从而导致创新过程中缺乏内生活力等弊端。2010年,科技部长万钢在“创新方法高层论坛”上指出:“创新方法是创新活动的推进器、创新过程的催化剂,系统掌握和运用创新方法,并不断地发现新的方法是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实现跨越发展的重要途经”。对比分析国内外研究现状,总结引进先进国家和地区的创新方法的成功经验,建立有利于我国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教育体系,能有效增强创新发展的内生活力,推动我国创新方法工作进展并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

二、国内和福建省创新方法发展概况

2007年,科技部在全国启动了创新方法研究和推广计划,批复技术创新方法试点省市,加快创新方法应用推广工作;之后,科技部联合有关部门和高校成立了“创新方法研究会”。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共同推动下,我国已有一批企业和大学开展了TRIZ的研究、培训和应用。中国船舶、中国兵器、中国航天等大型企业集团,以及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东北林业大学等高校也先后开展了TRIZ理论的推广与应用。河北工业大学檀润华教授及其课题组成员成功开发出TRIZ理论的计算机辅助创新(CAI)软件InventionTool2.0、InventionTool3.0并推向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27个省(区、市)已开展创新方法的试点和推广工作;参加创新方法培训的人数超过18万;开展创新方法试点示范企业达300多家;申请专利3479项,已获专利授权1947项;共解决企业技术难题2800多个。仅2012年,全国利用创新方法为企业解决技术难题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已超过6亿2千多万元。

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工作2009年开始起步,厦门市2009年获批成为国家创新方法工作试点城市。近年来,全省先后举办40期创新工程师培训班,300多家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的15000多人次参加培训,辅导企业研发人员运用TRIZ 解决研发难题,取得良好成效。厦门理工学院将TRIZ培训课程纳入创新创业教育学分体系;同时,以大学生创新创业园、创新方法研究所为依托,共同开展创新创业教育,全面构建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平台取得很好成效。2012年“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项目获得科技部批准。并且我省积极推进创新方法进企业,目前已确定星网锐捷、新大陆、厦门钨业、特步、福耀玻璃等5家企业为创新方法区域示范企业。

三、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的目标与任务

1.主要目标。根据全国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工作的要求,围绕福建省重点产业和企业创新方法需求,研究提出全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的发展目标:到2015年建成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福建省创新方法培训基地,同时完成20名创新方法培训师、10名创新方法咨询师的培养,对全省1万人次以上工程技术人员进行轮训;在全省建立100所企业创新工作站,为100个企业解决技术问题,解决5个行业的共性技术难题;开展技术服务并申请专利100件,打造两家创新管理体系样板企业。

2.重点任务。按照我国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原则和要求,重点推动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与在校学生创新意识培养相结合;采取普及培训与项目攻关实战相结合。在推广应用过程中,将创新方法基地、企业创新工作站建设、公共服务信息化平台建设、企业科学创新管理体系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探索一条“创新师资队伍培育、创新方法普及培训、产业技术难题攻关、企业技术创新指导与突破、典型示范试点”相结合的道路。

(1)建立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该机构可设立为虚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或建立在工科高校内。主要工作是承担国内外TRIZ理论研究的新进展、新成果及动态资料的收集和研究;新一代创新方法应用软件开发;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人才培养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等。此外,在该机构中建设省级企业科学创新管理工作站,开展基于TRIZ理论的企业科学创新管理体系建设研究。

(2)建立福建省创新工程师培训基地。联合全省各设区市科技局和高校师资力量,在全省高新技术园区或具有创新方法基础的地点,统筹建立若干个区域或行业培训基地,邀请国内外TRIZ专家对工程技术人员开展不定期的培训工作。

(3)建立多层次的创新师资队伍培养体系。在高校、科研机构和重点企业选拔一批熟悉TRIZ、有授课经验的人员,负责基础性培训推广工作;在高校和重点企业中遴选若干名具有研发能力和实践工程经验的人员,经培训后点对点地参与企业实际工程问题的求解;同时,在高校中开设创新方法课程。

(4)建立点面结合的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在“点”上,以设区市为主,选择具有影响力的企业设点成立创新方法TRIZ培训点,开展普及培训。在创新型企业、高新技术企业等建立创新方法工作站,开展高级研修班培训工作,并结合实际工程问题,运用TRIZ工具实战求解。在“面”上,以现有的全省50多家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为基础,由创新方法咨询师和行业中的技术骨干一同组成攻关小组,开展行业共性技术难题攻关工作。

(5)建设创新方法沟通共享服务信息化平台。建设创新信息处理和创新知识发现服务平台,负责软件开发、信息处理和服务工作,收集行业的技术需求信息,建设行业共性技术难题库;建设福建省创新方法网站,开发出功能完善,具有培训、宣传、辅助教学、学术技术交流的官方网站;不定期召开年度创新方法研讨会,邀请国内外专家指导相关工作。

(6)建立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保障体系。重点是积极争取各级政府财政经费的投入和社会力量的支持,推动创新方法学习的普及,并将TRIZ理论作为各级继续教育课程必修课目。

四、加强福建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体系建设的建议

1.加强对创新方法工作的领导。全省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工作量大、范围广,尤其是在起步阶段,要充分发挥各部门的领导和推动作用。成立全省创新方法工作领导小组,加强科教、经贸、发展改革、财政等部门的沟通,制定和实施推进创新方法的有效措施和方案;适时成立福建省创新方法研究会,加强组织协调和创新方法的研究工作。同时,营造有利于创新方法推广应用的社会环境,真正形成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产学研紧密结合的推广应用体系。

2.加强创新方法的基础教育与科普工作。在高校中,通过增设创新方法课程,增强学生创新思维培养。在专业技术人员中,将创新方法作为继续教育课程的重要内容。通过学习培训等方法,促进各类科技人员和管理人员掌握科学思维、科学方法和科学工具。

3.加强创新方法工作的财力和智力投入。在国家科技和财政部门逐步加大公共财政对创新方法工作投入的同时,省内也要建立稳定增长的财政性投入机制,确立各级财税支持创新方法工作的引导和保障作用。在智力方面,以高层次创新方法研究团队和专业技术服务团队建设为重点,鼓励科技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利用创新方法大胆创新。另外,要鼓励和动员社会团体,通过多种形式参与创新方法工作建设,形成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力量多方投入,共同推进的工作格局。

4.建立创新方法推广应用引导机制和绩效考评工作。根据创新方法的普及和提升的要求,要逐步引导在政府财政项目的立项申请、成果验收和项目奖励中,将科学思维、科学方法和科学工具的创新活动列入重要的绩效考评指标。

参考文献:

[1] 皮成功,别超,侯光明.创新方法的综合评价及应用决策的实证研究[J].中国科技论坛,2011,(5).

[2] 刘朝刚,等.广东省创新方法工作机制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1,(7).

[3] 芮延年.创新学原理及其应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4] 檀润华,曹国忠,陈子顺.面向制造业的创新设计案例[M].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

[5] 张爱琴,侯光明.创新方法研究的比较分析与发展趋势——基于多学科视角[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

上一篇:行业竞争力论文范文 下一篇:标准化生产技术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