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设计基础论文范文

2019-09-20 版权声明

程序设计基础论文

程序设计基础论文篇1

1岩溶展布程序设计的主要技术问题

1.1程序的数据接口问题

(1)程序应最大限度的调用前期设计数据,减少人工输入,程序需通过制作数据接口,从前期设计软件中有选择性的调入全桥总信息及每个墩台的墩台号、墩台里程、基础类型、初始桩长、基顶基底标高、基础尺寸、桩基布置等信息,减少设计者重复输入,同时降低操作错误率。(2)桩基展开布置时要求对每根桩的数据进行操作,现有的每个桥墩桩基数据中桩基数据需通过一定转换,以图形形式清晰明了的展现出来,同时还能够提供一定格式的数据供其他程序进行计算等。(3)设计者对全桥每个桥墩基础数据修改编辑后,程序需将数据存储起来,以备进行下一步操作和下次查询。但由于全桥信息量较大,需研究有效的数据存储形式,以便设计者能快速调用和修改。

1.2数据在不同的坐标系进行坐标转换

(1)在程序默认桩坐标、地质提供的桩坐标以及桥梁桩基计算程序桩坐标3者之间进行转换,提供给设计者便捷的修改方式,满足各种不同的坐标系统之间进行灵活的的转换。(2)地质展开剖面图的不确定性决定了基础展开形式的多样性,桩与桩之间的相互位置关系变化多样,程序应能适用各种不同的情况,快速计算各桩位之间的相互位置关系。

1.3程序的绘图及读图功能

(1)根据地质剖面图的展开路径绘制基础展开布置图时,程序通过读取地质剖面图中的信息,校核地质剖面图的比例,定位每个钻孔的位置,根据每根桩与各钻孔之间的位置关系来绘制基础展开布置图。展开图能按照一定的纵横向比例绘制,每个桩位标明相应的编号等。程序应根据地质剖面图的形式,灵活采用单点定位和多点定位,同一桩基灵活拆分,提供多样的绘图方式。(2)程序需对地质柱状图逐孔进行识别提取各地层信息后,根据专业要求将地层详细的描述转换到地质剖面图中,完善各地层的地质描述。根据纵横向比例将地层名称、承载力值等描述添加到地质剖面图中。(3)程序应有完善的图面清理及图面排版布局功能,以及桩长反读及校核功能便于进行后续计算等。

1.4桥梁基础的数量计算及汇总功能

(1)程序应根据全桥工程数量计算模板衍生出单墩数量计算模板进行展开后的桩基计算,以统一数量计算格式,提高程序自动转换、批量处理效率。(2)根据每根桩的钻孔资料进行各钻孔土层进行分析,归类汇总各土层的数量,尽可能精确计算单墩的基础数量。(3)程序应将全桥各桥墩的单墩基础数量进行汇总,生成全桥总数量。

2关键技术

2.1数据接口及转换

(1)基础的设计需要前期数据的调出量大,种类杂,数据调入调出时尽量减少对象中数据转换,采用数组进行内部运算完成后,再将运算结果与表格进行对接,将对表格对象的操作次数降低到最少,提高运行速度。(2)设定3套坐标系统进行灵活的转换,将数据图形化,直观化,如图1所示。桩基础设计中,地质桩号又能根据实际钻孔路径任意编排,桩间距能迅速计算导出,对部分数据进行监控,当数据修改时,能迅速响应,调出数据,展示图形,操作相当方便,显示也很直观明了。程序计算完成后,能自动进行存储,数据更新及时,灵活方便。任意路径展开桩基的计算,如图2所示。对于桩基础,程序处理流程如图3所示。

2.2桩基坐标转换的实现

前期的数据收集后,通过校核补齐后转换成程序默认的坐标系统,桩号顺序按照从上到下和从左到右的顺序编排的开来,这样编排符合一般的标号习惯。桥梁设计软件中桩排列一般是按x坐标从小到大,然后y坐标从小到大的顺序排列的,这种排列方式便于程序计算。地质专业进行地质钻孔时,形成相应钻孔顺序和坐标系统。于是程序内部需要建立3套坐标系统的相互关系网,以便能快速在各坐标系统之间进行转换,快速与外部数据进行导入导出操作。程序内部各坐标之间的转换关系如图4所示。绘制展布图时,承台、桩及地层信息等在CAD图中的纵横向定位是比较棘手的问题。纵向定位主要有每根桩的桩顶高程、桩长、桩底高程、地层描述信息等,横向定位主要是桩与钻孔之间关系、桩与桩之间的关系定位等。纵向定位关键是确定定位标尺后计算高程标定纵向元素,横向定位的关键是定位钻孔按绘图比例计算距离在定位桩位。桩基纵向定位的基本的流程如图5所示。

2.3添加地质钻孔信息

地层信息由地质钻孔柱状图提取后展示到地质剖面图中前,需要对地质柱状图进行分析过滤提取各地层信息,再在地质剖面图中定位到钻孔编号后根据地层上下界面高程纵向定位到各地层中去。添加地质钻孔信息后如图7所示。2.5单墩桩基及全桥桩基工程数量的计算计算单墩桩基工程数量时,程序通过全桥工程数量表衍生出单墩工程数量表,保持基础工程数量计算相关工作表中各项目的完整,利用其固定性而又适应其灵活性,继承全桥工程数量表的计算方法和特点。设计者对单墩工程数量计算完成后,程序将各墩数量汇总起来,再经过设计者复核,程序再将其与全桥工程数量整合在一起。其间的计算步骤均允许设计者参与修改,同时程序进行逻辑性校核等。汇总各墩数据到全桥工程数量表中的流程图如图8所示。

3结束语

程序采用VisualBasic语言进行开发,充分利用Excel统一管理设计数据,并与CAD有效地实现数据与图形的关联和集成。Excel各数据表之间进行数据传递,能有效提高现有数据的利用率,减少设计者的设计工作量,降低操作的错误率。本程序充分考虑设计的思维习惯,充分考虑设计计算过程中人为参与操作的可能性,实时地与设计者进行对话,为设计者提供导向,提示用户进行选择性操作,使得程序更具可控性,更加人性化。岩溶地区的桥梁设计工作是相当繁琐,需要耗费设计者相当多的脑力和体力,程序充分地利用现有基本数据,采用多方向多模式的数据输入形式,快捷的数据存储方式,人性化的数据处理功能,容许设计者从任何一个节点进行设计操作,简化了设计的手工操作,使设计者不再为繁杂的坐标计算与转换、图形定位、数据处理等投入大量的精力,只需重点优化基础方案设计即可。多条岩溶地区长大干线均已使用该程序进行设计,提高了生产效率,反应良好。随着铁路建设的日益增长、科技的发展和生产力的不断提高,我院对设计人才和设计软件的需求与日俱增。岩溶地区基础展布设计一体化程序可以极大地提高设计者自主设计能力,提高设计者的工作效率,将给我国铁路建设事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作者:蒋鹏 单位: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程序设计基础论文篇2

摘要:程序设计是计算机入门的重要课程,研究者们对程序设计类的微课做了大量研究工作。笔者通过查阅国内相关论文,分析论文内容,统计数据,论述了程序设计类微课的研究现状以及发展趋势,并提出了此类研究的不足及相关建议。

关键词:微课;程序设计;文献综述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论文编号:1674-2117(2017)13/14-0133-04

研究背景

微课(Micro-lecture)最早源于美国北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ern Iowa)Leroy A. McGrew教授在1993年提出的60秒课程(60-second course)及1995年英国纳皮尔大学(Napier University)T.P.Kee提出的1分钟演讲(the one minute lecture,OML)。[1]目前,在国内普遍接受的微课概念是由美国圣胡安学院的高级教学设计师David Penrose提出的[2],他认为微型的知识脉冲(Knowledge Excavation)只要在相应的作业与讨论的支持下,就能产生与传统长时间授课相同的学习效果。

国内关于微课的研究,历史较为短暂。2011年广东省佛山市教育局的胡铁生将“微课”的概念引入国内,他认为微课是以教学视频为主要载体,反映教师在课堂教学过程中针对某个知识点或教学环节而开展教与学活动的各种教学资源有机组合。[3]另外,关中客又提出了“微课程”的说法[4],并指出微课程是运用建构主义方法化成的、以在线学习或移动学习为目的的实际教学内容。张中兴[5]在微课与微课程的研究进展综述中指出,微课程涵盖范围广,不仅限于课堂内,还可以包含课堂以外的非规范学习,其特点是贴近课堂,更容易被师生接受。

笔者认为,本研究无需对微课与微课程进行严格的概念区分,它们都应属于本文的研究范围,且为了表述方便,后文中一律用“微课”一词。

研究的必要性

近年来,随着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学习程序设计的人也与日俱增。但在学习的过程中,学习者难免会因为对某个知识点没有理解而感觉学习困难,也会因为跟不上后续课程内容而失去学习兴趣,久而久之便产生对程序设计的恐惧感。而微课围绕某个知识点,以一段讲授微视频和相关教学资源提供给学习者,使其可以按照自己的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学习,消除知识盲点。

程序设计课是大学计算机教学系列中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公共基础课,知识点很多,而且知识点之间具有较强的连贯性[6],为了维持其连贯性,可针对各个不同的知识点录制微课并用于教学中。同时,通过微课的方式学习程序设计,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

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程序设计类的微课进行梳理,分析其设计的特点、研究的趋势等。在本研究中的程序设计类微课是指为帮助程序设计学习者有效获取计算机编程相关知识(编程语言、算法等)、提高编程能力而设计和开发的微课。本文运用内容分析法分析了程序设计类微课的研究现状以及发展趋势,希望能为程序设计类微课工作者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提供些许帮助。

研究方法与研究对象

1.研究方法

研究主要采用了文献计量法和内容分析法相结合的方式。文献计量法用来统计论文篇目,获取各种分类之间的数量关系;内容分析法用来为论文定性分类。

分析数据得出的表格使用的是Microsoft Excel 2010软件。

2.研究对象

本文研究对象来源为中国知网,在“高级检索”模式下,在检索范围、检索年限不限的条件下,以检索主题“微课”并含“程序设计”方式进行模糊检索,由于检索到的文献是从2013年开始的,所以本研究设定的时间跨度为2013年至2016年年底,共有144篇文献,经过笔者剔除重复、偏离研究主题较远的文章,共得到120篇论文,其中包括117篇期刊论文和3篇硕士论文。

数据分析

1.数量分析

经过统计,每年文献的数量如表1所示。

我国对微课的研究始于2011年[7],但是将其与算机程序设计课程建立联系是在2013年,在信息时代的浪潮下,不得不说这是很滞后的。笔者认为,这与微课的“舶来品”身份有关系,由于翻译等诸多原因,大批学者只关注其基本概念和意义特征[8],对微课的实际应用研究较少。从表1可以看出,程序设计类微课研究虽然起步晚,但是论文数量的逐年增多说明研究者越来越关注该领域。笔者认为,这跟21世纪教育技术研究进入集中爆发期[9]不无关系。从2013年到2015年论文数量增加很快,说明对程序设计类微课的研究不断升温;而从2015年到2016年,虽然论文的数量增加了,但是增速明显减缓,似乎相关的研究即将步入稳定状态,所以预期将来该方面研究的深度会更进一步。

2.主题分析

对论文的研究课程主题进行分析统计,得出如表2所示的结果。

笔者将课程主题主要分为C(语言)、C++、Java、C#、VB、Web(程序设计)和其他(基础课程、算法等)。C语言有着悠久的历史,同时因其具有灵活、简洁、易懂等优点而被广大计算机学习者作为入门语言,所以它占程序设计类微课研究的比例最高;在“其他”一类中,由于包括程序设计通识、数据结构、算法和其他编程语言等内容,也有40篇论文,占比为33.33%。其次是有关Java的研究有11篇论文,占比达到了9.17%;有关Web编程的研究论文有9篇,占比7.50%;VB方面的论文有7篇,占比5.84%;C++和C#方面的论文均为4篇,占比3.33%。有关Java程序设计的微课研究仅次于C语言,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

3.研究机构分析

对所有文献的第一作者所在单位类型进行分析统计,得出如上页表3所示的结果。

笔者以办学层次为标准,将论文第一作者所在单位类型分为本科院校、专科院校和中小学。统计得出本科院校为程序设计类微课的研究主力机构,共发文65篇,占比54.17%;专科院校紧随其后,贡献了51篇论文,占比42.50%;中小学仅有4篇论文。

4.研究区域分析

按照中国地理区划,笔者对的单位进行了统计分析,得出如上页表4所示的结果。

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华东地区在程序设计类微课方面的研究明显高于其他六个区域,论文数量占比高达45.00%,相当于华中、华南、西南和华北四个区域的总和。笔者还统计出华东地区中仅江苏省的论文就有31篇,远多于其他各区域的论文数量;东北地区的8篇论文皆来自辽宁省。

5.研究内容主题分析

从教育技术学的角度出发,将程序设计类微课研究论文的内容主题从设计、开发、应用、管理和评价5个角度进行分析统计,得出如表5所示的结果。

由于一篇论文涉及的主题往往不止一个,所以统计总量超过论文样本数量。从表5可以看出,程序设计类微课研究的主要关注领域在课程的应用、设计和开发上,各有论文78篇、39篇和24篇。研究者们在管理和评价方面关注很少,分别仅有1篇和2篇论文。笔者认为这是最令人担忧的现象,如果微课的研究者只关注微课的设计、开发和应用,即把微课制作出来投放使用后,不再管理和评估效果了,就是把一个全周期的教学服务[10]的后期活动“阉割”掉了,这样何谈构建基于微课的程序设计课程学习平台、环境?

6.研究技术整合分析

进入“互联网+”时代,研究者在研究程序设计类微课的同时, 不断拓展视野,将翻转课堂、MOOC、在线学习等热门教育技术与微n进行了整合,笔者对样本中与微课整合频率较高的技术进行了统计,得出如下页表6所示的结果。

在表6中,其他一类主要包含在线学习、移动学习、混合式学习等新型学习方式,可以看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微课与各种新技术的整合越来越多,并仍有继续增长的趋势;翻转课堂与微课的整合是研究者比较关注的点,共有23篇论文涉及到这方面的研究。

研究结论

从大量的程序设计类微课的研究论文可以感受到教育工作者对微课和程序设计课程的关注和热情,他们都希望通过微课的形式促进程序设计课程的高效开展。在论文样本时间跨度内可以看出,论文的数量逐渐稳定,笔者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研究不是盲目跟风,而是真正有深度的研究。

从研究机构来看,本专科高校对程序设计类微课的关注和研究高于基础教育学校。然而,由于计算机程序设计能够培养中小学生的逻辑思维和信息素养,所以在中小学教育领域,利用微课的形式开展计算机程序设计课是很有潜力的。中小学的一线教师也比专业研究人员具有更多的实践经验,所以教师可以多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为其他研究者提供新鲜、实用的观点和经验。

从地域角度看,华东、华南等较发达的地区对微课这类热门教育技术以及计算机信息技术的研究较多,原因在于:一是地区发展水平高,提供了物质基础;二是研究者容易接触新事物并敢于尝试,成为研究主力。同时也反映出其他地区在程序设计类微课方面还有很大的应用空间和研究空间,并且在推进过程中会有更多的其他地区提供的经验和理论支持。

通过内容分析笔者发现,大量的相关微课不够开放,只是封闭式的教学短视频,没有教师与学习者、教学资源与学习者之间的交互。研究者大多关注的是微课在程序设计课程中的设计、开发和应用,而对微课的管理和评价有很大缺失。有些研究者试图通过平台开发的方式进行弥补,笔者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方向。搭建完善的微课体系,对程序设计类微课的设计、开发、应用、管理、评价等都有完整的流程设计,能为程序设计学习者提供全方位的支持服务。

在“互联网+”时代,各种新兴的教育技术――MOOC、翻转课堂、在线学习、混合学习等扑面而来,基于微课的程序设计课程,本身就有扎根于信息技术的优势,所以让其与新技术整合,实现网络化相当方便。研究者们应意识到这项优势,顺应时代潮流,以提升程序设计学习者的实践操作能力和信息素养为目的,灵活采用各种教育技术和资源与微课整合,构建多维度、实时、在线的程序设计学习系统。

参考文献:

[1]张静然.微课程之综述[J].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2(11):19-21.

[2]Shieh,D.These lectures are gone in 60 seconds[J].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2009,55(26):1,13.

[3]胡铁生,黄明燕,李民.我国微课发展的三个阶段及其启示[J].远程教育杂志,2013(4):34-41.

[4]关中客.微课程[J].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1(17):14.

[5]张中兴.微课与微课程研究进展综述[J].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4,28(6):586-589.

[6]柳泉.微课引入计算机程序设计课程教学的探索[J].物联网技术,2016(08):119-120.

[7]胡铁生.“微课”:区域教育信息资源发展的新趋势[J].电化教育研究,2011(10):61-65.

[8]姜玉莲.微课程研究与发展趋势系统化分析[J].中国远程教育,2013(12):64-73+84.

[9]兰国帅,张一春.境外教育技术研究:进展与趋势――教育技术领域20种SSCI和A&HCI期刊的可视化分析[J].电化教育研究,2015(07):114-120.

[10]乐艺.微课程的设计、开发与管理――以“C语言程序设计”微课程为例[J].中国教育信息化,2016(12):55-58.

作者简介:张怀善(1993―),男,山东临沂人,南京师范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信息化教育;陈星(1992―),男,江苏扬州人,南京师范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

程序设计基础论文篇3

摘要:本文基于目前已有的关于“程序设计能力”的文献进行元分析,在此基础上,得到学者对于“程序设计能力”这一概念的普遍认识:程序设计能力是一个综合能力,共包含12个因素,这些因素构成了一个能力环。能力环包括三个层次,分别对应初级程序设计能力、中级程序设计能力和高级程序设计能力。通过界定具备“程序设计能力”人员的特点界定了“程序设计能力”的概念。

关键词:程序设计能力 内容分析法 能力环

Abstract: The article uses meta-analysis to study the references to ability of program design, by which it reaches consensus on its concept. The ability of program design is of a comprehensive ability, comprising twelve factors which form an ability ring. The ability ring contains three stages correspondent to the primary stage, the middle stage and the advanced stage. The concept of the ability to design the program is defined in the article by introduc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eople who have the capacity to design the program.

Keywords: The ability to design program, Meta-analysis, Ability ring

程序设计能力是计算机专业学生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关系到学生的学业成绩和未来发展。目前,关于这一研究领域,相关的文献数量非常多,本论文将基于这些文献进行“程序设计能力”的元分析。通过元分析,了解这一领域的研究现状、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

1.关于“程序设计能力”的元分析

1.1数据来源

数据来源于中国知网()上发表的学术论文,首先登陆中国知网,进入检索界面,以“程序设计能力”为全文关键词进行检索。因为2014年还没有全年的数据,因此检索截至2013年,共检索到文献443篇。从文章发表数目来看,2005年之前,每年固定在1篇至4篇左右,2005年之后,文献数量呈井喷式增长,说明这一研究领域得到了较多学者的关注,文献数量折线图如下图所示。

1.2初步分析结果

在443篇文献中,以“程序设计”为关键词的有148篇,以“教学改革”为关键词的有63篇,以“C语言”为关键词的有56篇,以“教学方法为”关键词的有52篇,以“程序设计能力”为关键词的有44篇等等。

对这443篇文献的研究内容进行分析,发现大部分文献都集中于“程序设计能力”的这几个方面:

其一,提高程序设计能力的教学模式、教学方法:其中15篇文章使用了案例教学法,27篇文章使用了任务驱动教学方法,10篇文章主张以ACM竞赛来促进学生程序设计能力的提高。

其二,程序设计相关课程的教学改革:其中56篇文章是关于《C语言程序设计》课程的教学改革,35篇文章是关于《数据结构》课程的改革与实践,8篇文章是关于《VB程序设计》的教学改革,还有5篇文章涉及VFP课程教学。

其三,程序设计课程群的建设:有8篇文章是关于计算机专业课程群的建设。通过课程群(C语言、数据结构、面向对象程序设计、JAVA)的建设,打破学科之间的界限,对学生的程序设计能力进行连贯系统的培养。

其四,程序设计实验教学:有58篇文章是关于程序设计实验教学的改革与实践,通过改革实验方法、实验内容、评价体系,加强学生程序设计能力的培养。

1.3研究局限

这些文献的研究内容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教学方法、实验方法、某门课程的教学改革上。研究方法多是思辨的方法,实证研究较少,很多论文都是基于经验的总结或是提出了一种理论构想,很少有数据的支撑。

虽然研究这一领域的文献数量很多,但是研究趋向同质性、重复性。本文将跳出对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的研究,追本溯源,回答什么是“程序设计能力”。

2.“程序设计能力”构成因素

每个学者对于“程序设计能力”都有其不同的理解,其中高被引论文(被引26次)中提到程序设计涉及“阅读判断、分析思考、抽象表达、综合创造”[1],在《立体化程序设计能力培养方法》一文中,作者指出程序设计能力培养不仅包含技能培养,还包含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以及创新能力的培养[2]。

尽管每个人的理解可能是片面的,但是如果综合上百个学者的理解,并将其进行提炼、升华,那么就可以从片面理解上升到全面理解,从经验分析上升到理论高度。

2.1研究方法

研究方法使用内容分析法。内容分析法是一种对文献内容做客观系统的定量分析的专门方法,其目标在于揭示文献所含有的隐性情报内容,是一种基于定性研究的量化分析方法[3]。在文献研究方面,内容分析法是使用率非常高的分析方法。

2.2研究过程

使用内容分析法对文献进行第二轮研究,找到所有对“程序设计能力”的概念或内涵进行描述的语句,并摘录到表格中(注:此类文献不足100篇。443篇文献中的大部分都只是提到了“程序设计能力”这一名词,并没有对其进行深入剖析)。对一些条目如“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进行拆分,拆分成“分析问题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并在表格中记录此条目的来源文献。得到的部分表格如下表所示。

对这些条目进行深入分析,将涵义相同的内容进行合并,如将“自学”与“自主学习”合并,将“程序抽象能力”和“抽象思维”合并,将“交流沟通”、“团结协作”、“团队合作”合并。在此基础上,统计条目重复出现的频次,并按照频次高低列出所有高频词(>=20次),如下表所示:

这12项思维与能力并不是并列的关系,心理学家阜南和卡罗尔都提出了能力的层级模型,指出能力的结构是按照层次排列的,参考心理学家对于能力的理解,我们将这12项思维与能力进行组合分类,形成了一个能力环,如下图所示。

在能力环的最里层,程序设计能力包含了算法分析能力、程序阅读能力、程序编写能力和程序调试的能力,中间层包含了分析问题能力、解决问题能力、抽象思维、逻辑思维,最外层包含了团队合作、自主学习能力、创新思维、批判思维。能力环的三个层次也体现了程序设计能力的培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于刚刚接触程序设计的学生而言,掌握程序设计的算法、读懂程序、编写程序、进行程序调试,这些活动的不断升华构成了初级的程序设计能力。在此基础上,在不断学习程序设计课程的过程中,在不断运用抽象思维、逻辑思维分析各个程序设计问题、解决程序设计问题的过程中,学生逐渐形成了中级程序设计能力。对于高级程序设计能力,则更关注团队合作、自主学习、创新思维、批判性思维这些高阶思维能力。

按照能力的倾向性,能力分为一般能力和特殊能力[4]。在上图的能力环中,内层的能力是特殊能力,是与程序设计领域紧密相关的,越往上层,越抽象,到达最外层,能力成为一般能力,一般能力是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程序设计能力需要“合作能力、自主学习能力、创新思维、批判思维”这些一般能力。另一方面,特殊能力的发展可以有助于一般能力的发展,在学生程序阅读能力、程序调试能力提高的过程中,一般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以下对能力环中的最外层的一般能力进行分析:

批判性思维。当前国际上,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是衡量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标准之一,学生的批判思维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其创造力[5]。在程序设计领域,批判性思维可以帮助学生独立思考,对复杂的程序问题形成准确的判断,并不断进行自我纠正。

自主学习能力。在我们所处的时代,信息更新十分迅速,“学会学习”才能应对知识爆炸的现状。在终身学习的背景下,程序设计知识需要不断得到更新和替换,具备良好的自主学习能力的学生才能不断地将新的程序设计知识转化为程序设计能力,才能完成从“程序设计新手”到“程序设计专家”的转变。

团队合作。软件开发领域是智力高度集中的领域,仅靠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完成几万行、几十万行程序代码的,这就需要团队协作,需要良好的分工、紧密的配合。团队合作能力涉及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表达、交流等等方面。

创新思维。创新是信息社会的基石,是时代进步的动力,具备创新意识的程序设计人员,不再单纯是信息的消费者,而是信息的生产者,是有价值信息的贡献者。程序设计领域不能永远重复前人的设计,也不能永远在自己设计的系统上修修补补,软件开发需要推倒重来的勇气,需要不断挑战自我的创新。

基于上文对于“程序设计能力”各个因素的剖析,我们将给出程序设计能力的概念。国际上普遍被人们所接受的有关信息能力的描述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即描述具备信息能力的人所具有的一些特质[6]。受此启发,我们将从界定具备程序设计能力的人员的特点来界定程序设计能力:具备初级程序设计能力的人员,掌握了基本算法,可以读懂程序,并进行简单的程序编写,能够对程序进行调试和完善。具备中级程序设计能力的人员,可以在程序设计的过程中,较好地运用逻辑思维和抽象思维来分析和解决程序设计问题。具备高级程序设计能力的人员,更加注重团队合作,拥有较强的自学能力,能够灵活使用批判性思维,并不断创新。

3.小结

本论文基于文献研究,对涉及到“程序设计能力”的文献进行内容分析,并在此基础上界定程序设计能力的内涵。程序设计能力是一个综合能力,共包含12个因素,分别是:算法分析能力、程序阅读能力、程序编写能力、程序调试的能力、分析问题能力、解决问题能力、抽象思维、逻辑思维、团队合作、自主学习、创新思维、批判性思维。这些因素构成了一个能力环。能力环包括三个层次,分别对应初级程序设计能力、中级程序设计能力和高级程序设计能力,最后,通过界定具备“程序设计能力”的人员的特点,界定了“程序设计能力”的概念。

本研究致力于对“程序设计能力”的本质内涵的探讨,通过厘清“程序设计能力”的内涵从而为程序设计能力的培养、程序设计能力的评价等理论研究和实践研究打下良好的基础。本研究主要选用了中国知网的学术论文,对学位论文没有涉及,可能得到的结论有一定的局限性,如果选择了更多的文献资料,可能会对结果起到一定的修正作用。

参考文献:

[1]耿国华.程序设计能力培养模式的探索与实践[J].中国大学教学.2009,(3):30.

[2]周健,郑诚.立体化程序设计能力培养方法[J].计算机教育,2014,(2):56.

[3]郑文晖.文献计量法与内容分析法的比较研究[J].情报杂志,2006,(5):31.

[4]付建中.普通心理学[M].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2):378.

[5]黄朝阳.加强批判性思维教育培养创新型人才[J].教育研究,2010,(5):70.

[6]杨宁.师范生教育技术能力发展:目标层次、影响因素与培养策略[D].东北师范大学,2013:15.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上一篇:计算机语言论文范文 下一篇:编译原理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