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短句范文3篇

版权声明

影视感人的短剧《雨中情》

影视文学短剧剧本

《雨中情》

改编

1、某大学校门前

学生进进出出。一穿风衣,肩挎一包的年轻女子走出。

她在校门前公车站停住等车。车来,上车。

2、街道

女子下车,过马路。

一穿着夹克,肩挎书包、手里拿着雨伞的年轻男人从她后面疾步而过,碰了她一下。女子并未在意。

3、医院旁边的水果店外

女子走进水果店。

4、水果店内

女子看着各种的水果,指着桔子问:“这怎么卖?”

店主:“五块钱一斤,真正申州蜜桔。”

女子:“称二斤。”找,打开挎包乱翻,“钱包呢?”

店主:“您怎么了?”

女子:“对不起呀,我找不到钱包了。”

店主:“别着急,你再好好想想,兴许落哪了。”

5、水果店外

女子走出水果店。

6、街道(闪回)

她想起刚才过马路时被人撞了一下。

7、水果店外

女子顿时醒悟。她又翻弄了挎包,找出几枚硬币,长叹着走进医院。

8、医院外的街道夜

街上行人甚少,偶尔有车辆经过。店铺相继打烊,一家店铺灯光熄。女子从医院走。

9、公车站夜

女子走来,在公车站牌下止步。站牌上的字体不清,辨认不出站名。

她朝车来的方向望。一束刺眼的车灯,驶来一辆货车。她看着来往的车辆,看手表,警惕地望四周。

10、街道夜

风吹落叶。穿着夹克,背着单肩包,手里拿着雨伞的年轻男人朝着公车站走去。

11、公车站夜

男人看站牌,又看女子。他们对视,女子避开他的目光。

女子画外音:“这个人这么眼熟……

12、街道(闪回)

女子回想起了过马路被人撞那幕。

13、公车站夜

她望向男人。又望四周。

男人向远处望,到女人身边,说:“请问末班车过了吗?”

女子指着站牌:“自己看!”

女子窥探男人。

响了一记闷雷,他们望天空。女子扫了一眼男人的雨伞。车灯闪烁,他们冲到马路上。一辆卡车飞驰而过。

男人点了一支烟,女子远远地望着她。

一声炸雷,女子吓了一跳。

14、街道夜

突降大雨。

15、公车站夜

女子用包遮雨。远处,只有桔黄色的路灯。

男人打开了雨伞。女子望他。

男人迟疑地将雨伞递过去,女子躲开了。

男人立在原地,斜视女子。

女子打喷嚏。

男人慢慢将雨伞放到了女子身边。自己把夹克一翻当成雨具。

女子拿起伞,到男人身旁,尽量将伞靠近男人。男人笑,他尽量还是离女子远些,半个身子淋着雨。

女子拉了拉他,把伞交给他,并靠近了他。

男人笑了。女子拿出纸巾递给他一张。

男人说:“谢谢。”

他们在同一把伞下。他们的目光碰到一起。互相微微一笑。

车终于来了,二人上车。

16、公车上夜

他们并排坐着。

手机铃声响,女子从包里拿出手机。

女子:“喂。”

电话里声音:“喂,小倩。你带雨伞了吗?”

女子:“我去医院看我奶奶,没淋雨。”

电话声:“我在宿舍发现你的钱包在床上,你知道吗?”

女子:“噢,知道。谢谢啊。”

女子放下电话望男人,男人此时正望着窗外。她似乎歉意地向他靠了靠。

聚焦婚姻情感波段

翻阅过往30年中的《八小时以外》,不禁想要发问:是否,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有男人、女人,爱情就将是无可替代的永恒话题呢?是否,在曾经的岁月里,婚姻被认为是爱情最圆满的完结式呢?是否,生存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依旧对它顶礼膜拜呢?随着时光飞逝,从恋爱到婚姻的过程、形式、需求、目的究竟有了怎样的变化呢?由于生活内容的不断乘方,原本干净的婚姻到底混进了多少捡拾不清的杂质呢?

所有的答案,都藏匿在1980年到2010年《八小时以外》‘情感篇’的细枝末节中,它逐字逐句地告知世人,情感、婚姻、男人、女人是永远也说不尽、想不清、论不明的问题,只要世界不毁灭,这些问题就永远是生存的主题之一。在这30年中被始终关注,在30年之前也已然口耳相传,即使到了30年之后它照旧不会过时。人们注定要在情感及婚姻的“圈套”里反复旋转。也许,时代真的会走到男女“相安无事”的时候,但绝不是现在,也不会是不久的将来。而这些理论恰恰散落在《八小时以外》每一期杂志的字里行间,恰巧被30年来情感与婚姻演变的线索贯穿起来,让我们看得分明。

择偶从重品到逐利

依照钱钟书的说法,婚姻就是排在大千世界里的一座座城池。究竟要找怎样的“合作伙伴”来铸造这样的城是每个人需要抉择的问题,并且十分重要。老一辈“建筑师”总是用似乎铁一般的事实告诫我们,伙伴是否找得好是这座城池是否坚不可摧的基础。当然,不同的人士对“伙伴”的选择有着个性的要求,同时,活在不同时代的人对“伙伴”的选择又有着相似的共性,彼此调和,缺一不可。

翻看旧时杂志,在1986年第5期《八小时以外》中看到了一篇名为《他们希望找什么样的爱人》的文章,里面鲜明地写到了那个年代男女双方在择偶要求上的排序――“男青年择偶需求的排序是:人品、相貌、职业、文化程度、爱好;女青年的择偶需求是:人品、职业、文化程度、相貌、爱好”,并且文中明确提出对配偶的年龄要求较高,而择偶的基本模式中却不包括金钱和门第,同时,对学历和爱好的要求也并不严格。如果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简直等同于“别无所求”,但在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这般看似单薄的条件却是每一个人追求的目标,也正是那个时代人们的需要。也许是社会尚不发达,使得人们没有太多的物欲,反倒显得可爱吧。

但是,世界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仅仅时隔两年,社会格局就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一女性愈加重视社会角色。很可能那时候的广播中还会反复强调着:“这是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进步’预示着新时代的来临……”等言论,以此为女性鼓劲。既然环境变了,在一些问题的选择上也一定会发生转变。根据1988年第1期《八小时以外》所刊登的《什么样的丈夫最理想》来判定,正是因为女性能够正确地估计自己的价值,所以对丈夫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她们不再甘心只做传统式的“贤妻良母”,而要用充分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业务、提高技术水平,所以她们需要事业与家庭并重的丈夫。同时,她们一样需要丈夫能够理解、关心、帮助妻子、教育好子女。想来,在当时,这样一篇真正站在女性角度看问题、大胆说出女性需求的报道一定是广大女性的福音书。当然,既然女性自己解放了自己,那么一些男人也自然会对自己未来妻子的职业有所期许了吧。

记得早些年有句火得不行的广告语叫做“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放在择偶观的今昔对比上恰好合适。首先来说,男人终于遵循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的方针,不再一味地死撑着自己硬汉的皮囊,并且逆转世俗,开始找一个可以用来依靠的女人。而这个女人需要有独到的眼光,可以沙里淘金找到潜质男人;能够耐得住清贫,在男人啥都没有的时候还愿意嫁给他;要有独立的经济实力和出众的能力,可以助男人“一臂之力”。这样的女人便是网络中曾经热炒的、无数男人争娶的“杠杆女”。看来男人变得聪明,学会了用女人做支点翘起自己,这一点在本刊2009年的第12期中有据可循。

当然,变聪明的不可能只有雄性。虽然杂志中并没有关于“90后都嫁煤老板”的报道,但是2010年2月,一篇《嫁碗族嫁给爱情还是“碗”》倒是让我们看到了一批非“碗”不嫁的女孩们的缩影。如今的女孩早已不是那个用飞鸽自行车就能接走的羞涩新娘了,也不是戏中唱的那位一心只想做模范夫妻的巧儿。毕竟谁也挡不住大街上锦衣玉食的诱惑。于是,铁饭碗成了重要的生存条件,于是,“既然考公务员无望,索性就嫁一个公务员”的这种殊途同归的“婚姻交易方式”成了物质女们的首选甚至唯一选择。当然,究竟舒服与否,只有“鞋子”中的“脚”才能知道。

相亲从羞涩到大胆

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人们的脑袋里有了“梦中情人’的速写。接下来便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这也足以让姑娘、小伙儿们辗转反侧了。80年代的善男信女们总也不得找寻之法,无奈只能借助外力。为了解决青年人这一棘手问题,政府开办了第一批婚姻介绍所。别看那只是婚姻介绍走向“规模化”的第一代产业,可还是要比现在小报底角儿的婚介广告正规得多。它们均由“政府直接管辖”,不光给男女青年“引线搭桥”,还负责帮助了解对方的品德,绝对态度良好服务周到。所以,很多男女都是面带羞涩地走进介绍所,工工整整地填写登记表,小心翼翼地贴上自己的相片,而后在工作人员说一句“你可以回去了,有相当的,我们就通知你”之后告诉他们“我就相信婚姻介绍所”,以表信任。别笑!在《八小时以外》1981年第7期的《“鹊桥”引来有情人》一文中正有这样一幕的描写。而此文开头的一句“天上有‘鹊桥’是神话,地上有‘鹊桥’是现实”在当时看来一定显得很是神奇。

30年的时间,足够将一切旧的打破。于是,当年那段被称为“青葱”的岁月已经是记忆中的片段,那些清纯乃至生涩的面孔也只能在怀旧电影中看个新鲜。而那些电影中的“原形”们大概也早就忘记了当年那个为自己牵了红线的婚姻介绍所的存在了。当然,30年的时间也足以建立起崭新的所有,自然也包括了“邂逅爱情”的新途径。近两年,各地经常举办择偶大会,网络相亲比比皆是,很多电视台都会播放“相亲秀”节目,加上新潮男女们自发组织的无数新鲜花样,总之,原本应该窃窃私语的事情是被重新包装、大方地摆在了舞台上秀个没完了。也许只有大胆地“抛出去”才能更多地“收获到”吧就在《非诚勿扰》火爆全中国的时候,《八小时以外》杂志也采访到了参加过电视相亲的人,并且从他的口中听到了与世俗的见解所不同的心声。他告诉记者:“我不否认这类节目的确有炒作、表演、作秀的成分。也还有很多人是出于其他目的来参加节目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是本着相亲的目的而去的。我希望观众可以用一种平和的心去看这个现象。是时代的发展、思想的进步造就了这样的节目。”

不婚从自卑到自傲

本刊1984年第1期的一篇名为《我曾在爱情的道路上痛苦徘徊》的编者按是这样写的:“许多读者来信说,目前,有些三四十岁的女同志尚未求得佳偶,她们需要关心和帮助。希望关心这些女同 志的有关领导和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她们处理好这一终身大事,进而使她们心灵更美,工作更好,生活更幸福。”这里提到的“女同志”大概就是现代“剩女”的初级版吧。官方的说法叫她们为大龄女青年,世俗的说法则为“老姑娘”。但在当时,无论对这_人群的称呼有多委婉也一样是萦绕在她们乃至其家人头顶上的乌云。在那个视婚姻为人生必经之路的年代,“不婚”无疑是人们难以启齿甚至是最恐怖的事。

就连政府也会把这种“恐惧”当做心病,在《说说“大男大女”的婚事》中,李瑞环同志写道:“我想,对于为自己的婚事苦恼的大男大女来说,对于为他们的婚事而牵肠挂肚的家长和亲朋来说,帮助他们建立起文明幸福家庭,应该说是一件实惠的事情,是为他们解决了一件切身大事,比给他们上多少次空洞的大课强。”在当时,解决大龄同志的婚姻问题已成了为群众办实事的首要任务之一了,由此可见,这一问题在当时的棘手状况。

可世界就是这样无理,注定有很多矛盾不可调和。即使过了一年两年、十年八年,大龄女子也一样会有。这不是几句期许的话、几封问候的信就能解决掉的问题。在人们为了“老姑娘”一筹莫展了几乎一个时代之后,忽然懂得了将“辩证唯物论”用在对他们的审视上,大家开始学着变化角度去面对此事,而后惊奇地发现这一切别有洞天。当然,比世人早一步发现做一位“高龄少女”很不错的还是女性自己。于是,《八小时以外》借2004年第7期评论说,做“高龄少女”也没什么不好。若能活在四十岁里却有着二十几岁的容貌和心态;若能在已过半百时,当别人问及年龄还可以自然、自信地问一句“你猜”,若能活得像秦怡,八十岁的时候,披一头银发,着艳红衣衫,端坐在《艺术人生》的舞台上,粲然一笑,倾国倾城,也足以算是女人的上乘之品了。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我们还没有解决掉大龄女青年的婚姻悬案,当我们还不能劝告“高龄少女”不要一味地孤芳自赏,大街小巷又竞相悬挂起“剩女”的标签。这些“剩女”们生活在自我营造的强势中,生活在事业成功的自傲中,生活在对人与事的无限挑剔中。但依据心理学,“人的第二重性格往往和最外露的那一层性格截然相反”的理论来看,她们其实是脆弱的。谁都说不清楚,“剩女”的出现究竟是未婚女性们的自我逃避,还是她们的自我膨胀,抑或是她们的自我粉饰。但终究有一点可以断言,大多数的“剩女”是被“自造”出来的,而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她们中间多的是“名牌”,即使不是“名牌”的也是“伪名牌”。她们不甘于与标有低端商品字样的“剩男”同处一个“货架”,又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优质品”。于是她们宁可成为“陈列品”,只当做自己是“独孤求败”了。面对这些由“被迫单身”转为“自愿单身”的人群,《八小时以外》在2009年第11期上做了关于“剩女”的专题,告诉读者,虽然中国单身现象被一些媒体称为“危机”,有一点危言耸听,但是细细斟酌,确实有几分紧迫感,同时以此劝诫仍在挑剔中的“剩女”们。

中性从鄙视到包容

在电视选秀节目风靡大中国的紧要关头,网上流传出一句:“超女选出了个男的,快男选出了个女的”的调侃l生评论,并且被人们到处引用。如果说,那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多半是戏谑的嘲讽,那么,当人们看见刘著的时候就只剩下瞠目结舌了。当社会学家还在研究婚姻状况与日糟糕的原因时,是否也把“中性人’越来越多加在了其中呢?毕竞,爱巢之中,一雌一雄,而这“雌雄同体”又将安置何处呢?

然而,不要以为关于男人女性化或者女人男性化的议论是今朝才有的。其实,早在1990年第5期的《八小时以外》中就有了对女性将越加强势、男性则越加懦弱的担心。一个《有男无汉》的四字标题直接表达了作者对男人将要“退化”的担忧。文章中说:“人类社会的进步,将男人推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男人的那一身擅于狩猎的骨骼和肌肉,成了时装般的装饰。随着科技的发展,一对拳头的作用往往及不上不分性别的手指在按钮上的轻轻一点……”

可如果说,《有男无汉》只是对性别将越来越模糊的担忧,那么到了1996年,杂志上赫然载着的“东南妩媚,--雌了男儿”的句子,无疑是对男性果真开始中性化的声讨。在笔者看来男儿应该有的硬密胡须、鼓大喉结、鲜明棱角、粗壮筋骨、结实肌肉以及刚毅的性格、进取的雄心,在某些被封为偶像的男儿身上开始变得模糊。他们更多的是油头粉面、长发红装、奶油模样。同时,为了表示不屑与愤慨,笔者还用了秦朝,雌了天下,称雄2',,把“大夫土”变为“士大夫”的典故来讥讽这些“娘娘腔”。可见当时人们对“中性化”的排斥程度。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凡事都有个成鱼翻身的时候。果真到了这30年之后,观众对中性有了别样的喜欢,于是出现了“帅女”的热,出现了“俊男”的火。于是,《八小时以外》在2009年第10期中与时俱进地出现了一篇关于“中性美”的文章,同时感叹:“也许在一定意义上,最优秀的男女都是雌雄同体的,既赋有本性别的鲜明特征,又糅进了另一性别的优点。”

从怯怯到堂皇

从表面现象来看,婚姻是个叫人奋不顾身追求的归宿。即使人们口口声声地说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依旧怀着不能“死无葬身之地”的想法投入婚姻。但是,无法视若无睹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开始了去“城外”找风景的行动,并且成了时尚。我们不能不说,经历了巨大变革之后的中国人,思想已然解放到了够大的尺度。但是,哪里都会有天生胆小的生物。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办公室中的暖昧开始悄然兴起,这样的暖昧多与情有染,与性无关。

《八小时以外》1996年第9期中用“在任何工作场所,男人与女人在一起工作,都会互相吸引”作为一篇题为《工作场所的两性关系》的文章的题记,同时也引发了对“职场情感”的正视与探讨。当然,十几年前的人们面对这样敏感的问题,也只能说说对策,不会深入挖掘思想根源。或者说,在这篇文章中,能够说出职场的异性相吸是正常的事情,就已经需要很大勇气了吧。

要么是当初的意犹未尽,要么就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变故,《八小时以外》2009年第9期上再次提到了关于办公室里的男女关系问题,只是这一次,给最初的暖昧加上了一个看上去很养眼,听起来很科学、品起来又很有趣的、在市面上方兴未艾的名字――亚。就说,却非要在前面加上一个“亚”字,看来是对自己行为尺度的一种文字性的界定,却怎么都觉得像是用文字把戏来“浑水摸鱼”。其实,风雅的名字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辞。并且最叫人厌烦的是,现代人强行将柏拉图式爱情与亚之间画等号,说亚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出轨。要知道,柏拉图式爱情的概念,柏拉图式的爱情理想世界,与产生于现代物欲横流大背景下依靠虚拟平台和通讯工具弥补精神欲望的亚,显然有着天壤之别。在“亚”现象逐日成风的今天,此文彻底把这些“亚者”背后所隐藏的对婚姻的迷茫、麻木、厌烦统统拨开给人们看,并且明确地告诉世人,即使存在即是合理的,但合理的未必是社会该弘扬的,即使加个“亚”也是对婚姻的亵渎与背叛。

校园情感短剧: 那片绿

那片绿

主要人物:

何文,男,一般学生,坚强自立,独挡一面,班长。

王婷,女,城市学生,傣族,家境优越,漂亮,爱穿绿色衣服,对前男友怀有精神祭奠,佛像。

刘涛,男,农村学生,贫困内向,对王婷有“恋母情节”因素的爱。

路明,男,城市学生,家境优越,喜欢王婷,有点花花公子习气。

陈芳,女,漂亮女生,家境贫困,经历坎坷,被大款包了,现代高校中某些现象的符号表示。

方老师,女,年轻的外语教师,刚离婚,一个性格单纯,象小孩子的老师,和王婷有同性恋倾向。

庞飞,刘涛的高中同学,高考落榜后去打工,历经磨难。

李老师,男,学院辅导员。

1.宿舍日

何文在接电话,

何文:噢,温馨心理社,在什么地方搞活动?好,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座机响起,何文一边在接着手机,一边拿起座机

座机:喂,喂

何文:等一会,我在接电话。----好了,你有什么事?哦,是李老师啊,我是何文,

下午要去布置会场啊,好好,我会带着宣传部的几个同学过去的,您放心好了。

这时,手机声响起。

何文:萍萍啊,我现在挺忙的,改天再陪你逛街好吗?喂,喂,萍萍,喂

2.校园路上日

打扮时尚的王婷在路上走,回头率很高,何文骑着单车冲了过来,一个男生只顾着回头看王婷,

险些撞到一起,幸亏何文刹车及时

何文:喂,你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啊?

男生扫了一眼何文,没当回事,继续盯着王婷看。

何文:嘿,我说--

他反应过来,顺着男生的眼光看了过去,一直盯着旁若无人的王婷从身前走过,咽了咽唾沫。

3.教室晚

温馨心理社在组织活动,众多男女学生在手拉手做活动,声音嘈杂,一个心理学老师在讲着什么,镜头俯拍。

何文、路明都在里面。黑板的标语:关爱心灵家园,培养健康人才。

路明:何文,你今天怎么也过来了,你不是有马子了吗?

何文:那已是历史了,往事不堪回首啊!

“路明,路明”几个女生向他招手,路明装模作样的挥手,飞吻的动作,众女生一片尖叫。

何文:兄台人气蛮高的啊!

路明:那些恐龙,我一个也瞧不上!

何文:是啊,以兄台的条件,怕是校花也不放在眼里哦。

路明:校花?谁啊?

4.教室日

老师:王婷,你来说一说。

王婷赶紧把镜子收起来,环顾左右,不知老师提问的是什么问题,

旁边的同学提示:什么是女权主义?

王婷:女权主义就是说男女平等。

老师:太片面了,你坐下,我举个例子,前年我到版纳的一个少数民族寨子拍记录片,遇到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

在给孩子喂奶,刚开始我们以为那是别人的孩子,后来一问,是她的。那都是瘪的,根本没有发育成熟!(低沉的声音)

哪位同学能用女权主义的观点说说这个例子能给你们带来那些深沉的思索?

众学生一片哑然,镜头摇了一会,切走。

5.操场日

镜头从空镜头摇入王婷跑步的身影,(切)从眼镜里向外拍,模糊的画面

6.宿舍日

特写,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王婷的照片),泪水一滴滴的滑落在照片上,镜头摇上,仰拍,戴着眼镜的刘涛的泪脸。

一声响,门开了,一个足球滚了进来,穿着运动服的何文走进来,

刘涛赶紧藏起照片,擦拭眼泪,还是被何文发觉了,

何文:又想起你妈了?

刘涛:是,明天是她的祭日。

何文:请假了吗?

刘涛:没,这些天我家附近的公路被洪水冲断了,过不去车。

何文同情默然的表情,镜头切走。

7.食堂日

特写,一个饭盒里打了一份便宜的豆芽菜,然后是米饭盖上。

何文和刘涛在一起吃饭,何文的米饭上,一荤一素两个菜,高兴的交谈,

何文:涛子,你真牛,四级过了八十,可以报考口语了!

刘涛:瞎蒙的,你也不错啊,不是也过了嘛!

何文:比不上你呦,嗨,嗨,看,咱们学校的校花,你快看啊!

刘涛瞟了一眼,路明正在殷勤的跟在后面,不时说着什么,

刘涛:不怎么样啊。

何文:你什么眼光啊,这等尤物,你还嫌不好啊?!

刘涛笑笑,没说话,低头吃饭。何文还在看着,

何文:路明这小子还真追起来了!这个花花公子!

刘涛大口大口扒起饭。

8.办公室日

李老师在跟何文讲话,

李老师:何文,这是你们班的贫困补助学生名单,通知他们明天上午过来签字。

何文看了一眼名册,

何文:李老师,怎么才五个人呢,我们班贫困生多啊!

李老师:这已经是照顾你们了,还有其他班呢,僧多粥少啊!哦,期末考试马上开始了,回去动员一下班上同学,好好准备考试,争取奖学金吧。

何文:好的,我们今晚开班会。

镜头特写,刘涛的名字在上面。

9.操场夜

刘涛抱着随身听在走,星空灿烂,传出英语的声音,

画外音(何文):那天涛子抱着随身听走了七圈,那是他妈妈的七年之祭。

画外音(刘涛):那一年的夜晚,家乡发洪水,淹没了田野,淹没了房屋,这个随身听是妈妈奋力从洪水

中抢出来的,这个随身听是她卖掉两个月的鸡蛋换的,因为我的英语不好,被城里的同学笑话。妈妈很要强,她在冷水里浸泡了整整五个多小时,狂风暴雨击打着,妈妈的心脏病复发了,不久也就病逝了。

哭泣的声音

10.自习室晚

何文去上自习,石凳,草坪,竹林都有亲昵的情侣,走进一个自习室,开灯,一对学生在拥抱接吻,关灯,关门的声音,画面黑

11.学校门口日

车来车往,人流穿梭。陈芳从一辆轿车上面下来,一个带墨镜的男人,开走车,陈芳走进学校。

12.宿舍日

陈芳换衣服,拉上窗帘。

13.报栏日

一些招聘兼职的广告,几个学生在看着,议论着

甲:促销一天才三十块!

乙:是啊,还不如做家教呢,一小时怎么说也二十块!

丙:可是想做家教的人太多了,还有很多家教中心都是骗人的!

甲:是啊,我们班一个同学就上过当,白交了五十块钱的押金!

乙:做礼仪挺不错的,轻松,一天还可以挣一百呢!

甲:下辈子作女人吧,你,哈哈。

丙催着他们“走吧,没什么好看的”,镜头摇转,下课,一群学生从教学楼出来。

14.宿舍日

陈芳在睡觉,门打开,舍友谈笑着进来,陈芳翻了个身,继续睡。

舍友甲:政治老师今天太逗了!

舍友乙模仿着老师的腔调,“外面的那些旅馆是给谁准备的呢?是给诸位激情燃烧的人准备的啊!”

众人轰笑,一个舍友丙端起盆来,一大堆衣服,“我今天要把这周的成果消灭掉,毕葳(冲甲),把你的洗衣粉借我用一下。”

15.酒吧晚

路明在和王婷交谈,

路明:婷婷,今天舞跳的开心吗?

王婷:一般。

路明:婷婷,你的舞姿真是太美了!跟你在一起跳舞,那真是一种艺术享受。哈哈

王婷手托着脸,淡淡一笑。

路明:怎么,你的气色不太好啊。

王婷:有点累,明天还有课,我想回去了!

路明:才刚来一会呢,再坐坐。

王婷慢慢站起身来,“你不走,我走了。”

路明把酒一饮而尽,“好好,走,走”。酒吧外面路明拉开车门,王婷进去。

16.校园日

特写镜头,一个“求租”启事,被人贴到了水泥柱子上,看不到人脸。启事内容:

本人因考研需要,求租校内住房一间,要求有热水洗澡,有厨房和卫生间,价格在250元左右。

有意者请联系:***********,***********,***********

17.宿舍日

王婷在宿舍床上看书,床头有一个小佛像,笑哈哈的。电话响,她接起,

书落在一边,

18.房间日

电话的另一头,方老师在接电话,

方老师:婷婷,晚上到我这里吃饭吧?我们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鲤脊怎么样?呵呵

王婷:方姐,我晚上要跟同学过生日。

方老师:哦,那就改天了,玩的开心点呵。

王婷:好,拜拜。

方老师:拜拜。

方老师有些失落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玩弄着一个小布娃娃,女的,自言自语

方老师:小可爱,今天婷姐姐来不了,只有我们俩一起玩了,呵呵。你想听音乐吗?

我放一段“梁祝”怎么样?哦,你笑了,好的,等等啊。

方老师起身去放音乐,

特写,布娃娃,音乐从画面外传进来。

19、羽毛球场晚

路明和何文在打球,刘涛站在旁边观看,两个人不分高下,数个回合结束,

何文:涛子,你来,我累了。

刘涛:好的

两人打了起来,刘涛的球技不怎么好,总是大力接发,扣杀,失误频现,路明不时摇头微笑。

20、校园晚

何文喝的烂醉,被刘涛搀扶着走在路上,何文嘴里不时胡说着

何文:我根本就瞧不起那帮孙子,妈的,要不是裁判吹他娘的黑哨,咱们班就不会输!是吧,涛子?

你说,涛子,你说!

刘涛:是,不过咱们的实力也不是很强!

何文:谁,你说谁实力不强?你他娘的怎么也吃里扒外了!

刘涛:我,我——

21、宿舍夜

刘涛在床上看书,很安静,房间里,放着摇滚音乐,声音很大,何文拿着扫帚在狂舞,在刘涛旁边跳来跳去。

刘涛不为所动,只是看书。

22、小街夜

卖小吃的人很多,方老师和王婷在买烧烤,

方老师: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王婷:我要这个,给我烤这个!

王婷:方姐,你再吃,就又要减肥了!

方老师:认为瘦是美是那些臭男人的想法,我就吃,就吃,哈哈!

王婷:呵呵,管他呢,我也不在乎!老板,那个烤的差不多了吧!

老板给她取过来。

23、宿舍夜

王婷在织着围巾,宿舍里,放着感伤的音乐。王婷的动作温柔,细腻,表情安详。

24、竹林里日

斜阳夕照,王婷和男朋友在互相依偎。镜头变化为黑白色,一声凄厉的刹车声,

男朋友躺在汽车前,路的另一边,呆站着的王婷,包落下,一个佛像滚了出来。

25、校园日

王婷在走向教学楼,刘涛走在后面,他走到跟王

1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幼儿教师读书笔记范文 下一篇:值班注意事项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