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劳动的诗歌范文

2019-04-25 版权声明

关于劳动的诗歌

关于劳动的诗歌篇1

摘要: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是中国古代人民的精神财富,记录了中国古代人民的生活和社会经济状况。通过对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解读和分析,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古代人民的生活现象。《诗经》是我国古代的第一部诗歌总集,里面包含了众多的诗歌,在最大程度上记录了我国古代劳动人们的生活状况。本文将以《诗经》为载体,对其中包含的我国古代劳动人们的体育活动进行分析。

关键词:《诗经》 古代人们 体育活动

很久以来,我国的学者一直重视《诗经》对于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因为它是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但是很少有人去关注《诗经》中所蕴含的古代人民的体育活动的描述。因为《诗经》创作的素材就是来自于上古时代的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再者是体育活动是从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逐渐转变而来的,所以,在《诗经》中的很多篇章都和体育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通过文字的形式向人们传递出劳动人民的体育文化内涵。下面本文将以《诗经》为载体,对其中的诗歌作品中的体育活动的意象进行分析,主要包括了狩猎、武术、游泳和御术等,让我们可以对古代就已经存在的体育活动有更深的了解。

《诗经》主要收录和总结了先秦时期的诗歌作品,共计有三百零五首(现存的),是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从里面的诗歌文学作品,我们可以了解古代劳动人们的生活智慧,一起对于生活的热爱之情,这些诗歌里面将近有一百首都是关于古代劳动人民的体育活动的记录和描述的,蕴含了我国古代最原始的体育意象,对此进行研究和分析,可以帮助我们探究我国体育的发展历程。

一、《诗经》中有关狩猎的描述

在远古的先秦时期,,由于生活所需,人民经常狩猎,所以射箭活动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特别是在军事活动中,弓箭更是重要的作战工具之一,军队的士兵要经常进行骑马和射箭训练,以此来提高军队的作战能力。在《诗经》中的《礼记・射义》里就讲到古代君王在进行人才选拨的时候,在进行测验的时候有一项必考的科目就是射箭,以此来对军事人员进行考核,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射箭在当时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狩猎是在远古时代人们为了生存的需要获得食物所必须进行的一项活动,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当我国古代进入到农业社会的时期,也就是奴隶社会的时候,狩猎已经不再是一项简单的谋生手段了,朝着一种休闲的娱乐化方向发展,受到了达官贵人的青睐。与此同时,经常参加狩猎射箭活动还可以强身健体,在当时的社会中,拥有强健的身体和高超的射箭狩猎技术的猎手和武士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偶像,受到了人们的追捧,这也在无形中促进了体育活动的发展。

在《诗经》的诗歌中有很多关于狩猎场景的描述,比如在《周南・兔置》中在描写战士们的狩猎活动的同时就将他们的心理活动完美地呈现给了我们,在武夫和公侯们进行狩猎激烈争斗的过程中,等级的差别已经不是很重要,更在乎狩猎技艺的比拼。在每一场狩猎情节的描写中,都是先布置好兔置,在一旁的战士已经准备多时了,随后战士们在仔细观察了兔置的地形情况以后,开始商量解决方案,在各个交通路口开始设防,最后一句描写的是武夫们凭借着高超的狩猎技术给公侯们捕获了很多的猎物,成为了公侯的好谋士。虽然这样的诗歌很短暂,但是在诗歌中将将士和武士们聪明才智和勇敢骁勇以及对于主人的忠诚都刻画得淋漓尽致,读者仿佛从诗歌中看到了武士们的飒姿英爽,对她们是国家不可或缺的人才的价值进行了肯定。诗歌用了比和兴的创作手法,使用兴的比如“肃肃兔置” “赳赳武夫”的重复使用,渲染了当时的紧张气氛,把猛虎比喻成了敌人,衬托出了武士们的英勇善战和英雄气概,从诗歌的语言中,我们可以感受出作者对于武夫们的赞赏,从中我们也可以得知那个时候高大勇猛的男子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

在《诗经》中,对于射箭和狩猎这样体育活动的描写比比皆是,在诗歌《齐风・卢令》为我们讲述的是一个女子眼中的射手的形象,体格健壮,多智多谋,技艺超群,就连射手的猎狗也是非同寻常,有着主人一样的勇敢;又比如在诗歌《小雅・吉日》为我们展现了周宣王田猎时候的整个场面,对射手的精湛技艺和周宣王的英明聪慧。在《诗经》中的很多诗歌作品中都有关于狩猎和射箭的场面,刻画了古代人英勇健壮、飒爽英姿的形象,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状,拥有强健体魄和高超射箭技艺的男人在当时的社会中是很受欢迎的,说明了当时社会对于箭术的推崇。

二、《诗经》中有关武术的描述

秦汉是一个多事之秋,战乱不断的年代,各个国家都很注重本国军队的训练,健康的体魄和精湛的技艺是对于士兵的必须要求之一,只有大幅度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才能保证国家在纷乱的战争中不被灭亡,这些早期的军事训练以后就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军事体育。在《诗经》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很多关于各国军队训练的诗歌,但是主要分为两大主要类型:第一种是对于武士进行歌颂的诗歌,第二种就是对战士生活和训练进行描写和刻画的诗歌。

由于秦汉时期当时特殊的社会环境,对于武术的崇尚和推崇,以及对于弱者群体的藐视的社会风气就相应地产生了,在《诗经》的《小雅・小星》中对于这一社会现象有深刻的描写。诗歌通篇都表达出当时社会中对于勇猛的武士的敬佩和对于柔弱的谋士的鄙视之情,虽然当时社会上的谋士已经多得不计其数,但是谋士们都是纸上谈兵,没有真实的水平和战场指挥经验,只怕是刚上战场就被吓破了胆,没有了往日里高谈阔论的激情和才华了,在诗歌的末尾处,更是将谋士们有谋无勇的胆小怕事,不堪一击的形象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刻画,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谋士们卑微的社会地位。出自《吕氏春秋・安死篇》的这两句诗“无兵搏虎曰暴,无舟渡河曰冯”讲述的是一个勇敢者的行为,这样的描写在《诗经》中是比比皆是,“暴虎、冯河”是用来对武士进行形容的专用词语,同时这两个词语也是人们用来证明自己的英勇和才能的重要方式,这也是当时社会对于一个人的主要评价标准。从这里我们可以得知,拥有强健的体格,精湛的技艺和无谓的勇气是秦汉时期古人生存所必须具备的生存条件,也是人们生活追求的境界。

在《诗经》中,对于士兵征战生活的描写的诗歌主要集中在《周颂》和《鲁颂》两部作品集中,比如《桓》描写的就是武王克殷对四方进行征战的作品,对统治者的聪明才智进行了称赞,对于士兵的智慧谋略勇猛威武、视死如归的奋斗精神也进行了颂扬。这些文学作品都充分体现出当时武术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以及远古时期人们对于武术的推崇和对于武士的敬佩之情。

三、《诗经》中有关御术的描述

古代六艺之一就有一项“御”,指的是驾驭之术。古代的道路并不像现在的那样平坦,所以驾车也是一项考验技术的活动。古时的车子需要依托马拉动才能行使的,但是马是不容易被控制的动物,所以要想使马安全听话地拉车,这就需要驾驭者必须拥有高超的驭马技术,驾驭者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熟悉掌握握髻、游环、马三者的关系还要学会他们之间的配合,因此当时的御术也是军事技艺中的一项常规项目。正是由于御术的重要性,所以描写御术的诗歌在《诗经》中也有很多,有的是对驾车的活动进行描写的。有一部分是对战车进行描写的。从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古代人们战胜自然的成果,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场景。在《诗经》中,我们可以读到很多关于御术描写的诗歌,比如《清人》就是一首对驾车技术进行描写的诗歌;在诗歌《秦风・马四膨》中更是将人、马、车和谐统一的场面展现在了读者面前,诗歌描写的是秦君在狩猎过程中驾驭者发挥的重要作用,驾驭者凭借着其高超娴熟的驾车本领,无论是秦君在进行猎物追捕的过程中还是在闲暇游玩的时候,驾驭者和马车的功劳都功不可没,秦君的狩猎的丰厚成果和驾驭者的娴熟驾车技术是密不可分的,只有驾驭者让马车和秦君进行完美地配合,这才有狩猎的丰厚成果,在游玩北园的时候,正是由于驾驭者很好地控制了马车的行进速度,使马车平稳地行使前进,就连马脖子上的铃铛声也可以清晰地听见,这才让秦君舒适地欣赏了北园优美的风光。

在秦汉时期,南北之间的战争是经常的,马车和弓箭是作战时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这也是秦汉时期的社会特征,所以在《诗经》中有很多关于射箭、驾车、御马和武士描写的场景,其实是对当时社会现状的一种真实的刻画,让我们亲自感受到了当时刀光剑影的生活,以及社会中对于武士的崇拜之情和战士们的英雄气概和爱国主义的精神。

四、结语

在《诗经》中出现的各种远古时期的体育意象,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一种体育活动,更重要的是传递出了一种生活方式、精神价值观念、道德信仰、生活态度和体育精神,给现代人以启示,从而塑造我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比如武术,狩猎和御术这样的体育活动主要是向读者传递出其中所蕴含的强身健体和作风磊落的信仰,启示我们要保持积极奋斗和勇敢无畏的民族精神等。在《诗经》中,我们读到了众多的古代体育活动的意象,这也让我们领悟到了体育活动的重要性,这也启示我们要积极参加体育活动锻炼,提高身体素质。

参考文献

[1]杨文清 诗经与体育[J].体育文化导刊,1985,02

[2]马楠 解读《诗经》中的体育意象[J].芒种,2012,15

[3]王京龙 诗经》所见早期体育娱乐活动及其特征[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08,31( 01)

[4]张树军 从“古代体育题材诗歌”探讨古代体育的繁荣[J].芒种,2012,19

[5]宋迎东 黄燕娥 《诗经》中的生命观及其对体育养生的启示[J].广东青年干部学院学报,2006, 02

[6]詹兴永 中国古代体育文学初探[J].作家,2011,16

关于劳动的诗歌篇2

摘 要:这一时期越南的诗歌已经突破唐诗宋词韵律的束缚,掀起了新诗潮流创作运动。尤其是韩墨子,1935年到1940年,起初他使用唐诗八言体创作,接着创作出蕴含朦胧、超现实主义等多种体裁的诗,他是一位把越南诗歌引向现代之路,与世界诗歌平台接轨的先锋诗人。此时期的越南诗歌还表现了抗法时期革命战士乐观、坚定、忠诚的信念。“祖国”是抗美救国时期的中心题材,很多诗人深入部队,创作出许多优美的诗歌。1975年以后的诗歌向多元化和复杂化方向发展。

关键词:越南 20世纪 诗歌 诗人 流派

20世纪初,越南文学正朝着新的方向、新的形式转变。这种形式与越南国家革新这一必需的、客观的民族历史变化形势是密不可分的。从20世纪初开始,越南文学出现了新的体裁,体现了民主、唯理论思想,重视科学,提高了个人地位,鼓励一切创新才智,摆脱中代文学的陈规陋习。对于诗歌的传统体裁,如双七、唐律等一些古典体裁,束缚了民族诗歌、词曲的发展变化,甚至影响到自由诗歌的创作。总的来看,这一时期的诗歌依然明显地带有中代诗歌的烙印。诗歌体裁上虽然已经进入到现代诗歌的轨道,但是,形式上依然没有多少更新。越南人还是喜欢欣赏民族传统体裁的诗歌。

1 20世纪前十年的越南诗歌

从意识、潜意识的情感当中,越南诗人已经突破陈旧的诗歌范围,在体现情感方面显得更加自由了。越南《六省新闻报》(1907年)刊登的新诗文,旧的诗歌格式已经开始“松动”,伞沱大约在1914年《儿女情深》一书中写了一首名为《花落》的诗:

?ang ? trên cành b?ng ch?c r?i 花儿忽然从枝上掉落

Nh? m?m cánh úa 花蕊柔软花瓣枯黄

H??ng nh?t màu phai 淡淡花香花色消退

S?ng ch?a bao l?u ?? h?t ??i 花开多日已到期

Th? mà hoa l?i s??ng h?n ng??i. 如此花朵比人爽

1917年,报刊上才出现了指责旧诗格律束缚、禁锢诗歌发展的言论。范琼在《论喃字诗》中,视“诗律亦酷似刑律”(《南风杂志》1917年第5期)。直至十年以后,郑庭余才开始在《妇女新闻》(1929年第26期)发表多篇文章,极力排斥唐诗:“唐诗格律难到了谁都怕写诗的地步。每当出现新的思想,就因为难寻对字,难寻韵律,所以,尽管思想再好,只得放弃。唐诗格律范围狭隘,规矩甚严。如果一味追求唐诗,我国的诗歌事业肯定不会如此发达。”

诗歌的革新,首先是革新感触、情感、思想等内容。潘佩珠、潘周贞、阮尚贤、黄叔抗等诗人从民族、民权的思想立场出发,他们创作的作品通俗易懂,非常大众化。他们常用的是民族、民间格律体裁,最普遍的是七言诗、六言诗、双七六八诗、歌筹、山歌等体裁。潘佩珠在《海外血书》中指出亡国的原因是:

M?t là vua s? d?n ch?ng bi?t,一是国事民不知,

Hai là quan ch?ng bi?t gì d?n. 二是官不晓民苦。

Ba là d?n ch? bi?t d?n, 三是民只晓民,

M?c qu?n v?i qu?c,m?c th?n v?i ai. 管他军队与国家,管他神与谁同在。

20世纪初几十年诗歌的成就主要集中在潘佩珠、伞沱和陈俊凯等三位代表人物身上。在潘佩珠的作品中,人民为同胞、为祖国流血牺牲的信念,替代了为儒家忠孝献身的理念。潘佩珠以文学为武器,投身民族解放运动,他满怀爱国、救国、争取国家独立的热情,向往民主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他抨击科举文章,极力主张文学革新,他创作了许多震撼人心和适合民众阶层的作品,唤醒和敦促民众起来革命。潘佩珠《给青年拜年之歌》(1927年)的鼓动诗具有强烈的轰动和敦促效应:

D?y,D?y,D?y! 起来!起来!起来!

B?n án m?t ti?ng gà v?a gáy 码头一声鸡打鸣

... ??ng ham ch?i,??ng ham m?c,??ng ham ?n 勿贪玩、贪吃、贪穿

D?ng gan góc lên ?ánh tan s?t l?a 建立大无畏精神打破枷锁

X?i máu nóng r?a v?t nh? n? l?. 倾注热血荡涤奴隶伤痕

2 从20世纪30年代到1945年8月革命的越南诗歌

2.1 20世纪30年代的诗歌

越南20世纪30年代的诗歌个人自由抒发情感,尽情吐露自己的心声,希望得到一种谅解和弥补,哀叹的情绪充斥诗文。那时候,小资产知识分子的哀叹在自我中徘徊,自己感到束手无策。另一方面,哀叹恰好也是诗歌的一种题材,尤其是浪漫诗歌。

新诗潮流始于1932年,其代表人物有世旅、刘仲庐、辉通、阮若法、蔡乾、武庭联等。随后出现的代表人物有春妙、辉瑾、清净、韩墨子、制兰园、碧溪、武黄章、阮丙等。“它是诗歌正处于死亡边缘的警钟”(刘仲庐)。短短的三年时间,新诗派迅速得到普及。

2.2 40年代初期的诗歌

随着诗歌革命的发展,此时诗歌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思想和理想更加明确:鼓动团结,动员群众起来斗争,把政权夺回到人民手中。

诗人胡志明1941年2月回国后,立即创造了形式和体裁多样的许多宣传革命的诗歌。许多诗歌用简明、通俗、易懂的五言诗、七言诗创作,如《石头》《狐狸与蜂巢》《纺线之歌》等。1941年至1945年创作的抒情诗和汉字诗集《狱中日记》的出现,体现了民族最高领袖崇高的思想和情怀,体现了一种独特的诗歌风格和多样性的审美色彩。胡志明的诗歌体现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从事革命几十年的一位共产主义战士高瞻远瞩的气魄,体现了民族解放英雄人物渴望独立、自由的心声,体现了他对民众和生活博大的胸怀,体现了他对自然事物的抒发感触。

Hòn ?á to,Hòn ?á n?ng,Ch? m?t ng??i,Nh?c kh?ng ??ng.

大石头,石头重,一个人,搬不动。

Hòn ?á n?ng,Hòn ?á b?n,Ch? ít ng??i,Nh?c kh?ng lên.

石头重,石头牢,一个人,举不起。

Hòn ?á to,Hòn ?á n?ng,Nhi?u ng??i nh?c,Nh?c lên ??ng.

大石头,石头重,多人抬,能抬起。

Bi?t ??ng s?c,Bi?t ??ng lòng,Vi?c gì khó,Làm c?ng xong.

会协力,会同心,困难事,做得完。

?ánh Nh?t,Pháp,Giành t? do,Là vi?c khó,Là vi?c to.

打日法,争独立,是难事,是大事。

N?u chúng ta,Bi?t ??ng long,Thì vi?c ?ó,Quy?t thành c?ng.

如果咱,同协力,这件事,决成功。

诗歌现代化的倾向是一种积极的努力,是一种美好的意愿。但是,这些努力只能寻找到一些奇异的感觉、梦幻般的影子、模糊不清的表现形式,给读者带来了“过敏症”。这些诗歌没有多少读者,不可避免地遭到冷遇。

从总体上来看,20世纪前50年越南诗歌的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形势相吻合。所有的这些诗歌却有一个共同的心声和语言,那就是从越南正在致力于实现国家现代化,实现文学、诗歌现代化的目标得到启迪的。

3 1945―1975年时期的越南诗歌

3.1 1945―1954 年时期

越南1945年“八月革命”为诗歌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诗歌在内容和形式上以新的质量迅速发展。内容与以往公开发表的诗歌相距甚远,形式之独特也是前所未有的。

抗击法国殖民者的战斗对诗人的思想转变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革新了一批旧的诗人,同时造就了一批新诗人。出现了崔友、阮庭诗、黄忠通、洪原、明慧、春勉、贞棠、范虎等青年诗人。以往有名望的诗人如春妙、辉近、制兰园、济亨、刘重庐、深心、陈玄珍、云苔、英诗等都改变了形式和情感。

思想转变的同时,题材也发生了改变。生活在旧时代的诗人,这一转变过程更加曲折、艰难、接着是诗人审美观的转变,这一观念的转变为诗人树立起新形象以及创作出完美的作品铺平了道路。

1945―1954年的诗歌稳步发展,出现一些新创作。此时的诗歌其显著特点为革命乐观精神,是部队战斗性和现实价值的诗歌潮流。革命与抗战时期的诗歌还略显得朴素、简单,但是,感情真实、热切。诗歌从考究、难理解变成简单、明白、真诚,从笼统到具体、生动,从旧的表现形式到丰富多样的形式。

3.2 1954―1964年时期

此时期越南抗击法国殖民者的战争结束,国家暂时划分成南北两方。北方着手开展恢复战争创伤的紧张劳动,倡导建设社会主义。全国继续战斗,打击美帝国主义及其伪政权,解放南方,统一祖国。

从抗战转到和平,诗歌基于爱国思想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基础上,其表现形式、感情色彩方面得到迅速发展。在诗中体现国家的方式有许多:向往大自然、仰慕、歌颂、回顾民族雄壮的历史,开拓人类心灵与性格,描述变化,渴望立刻显现在眼前,等等。

以“斗争统一国家”为主题的诗歌在越南南方人民拿起武器打击美国强盗的总奋起的时刻强烈爆发。许许多多的优秀诗歌及时得到发表,对南方人民的斗争产生了巨大的鼓舞。

“凭借劳动来建设社会主义北方”是此时期诗歌涉及的一大题材。建设的本身就具有相当大的意义,把北方建设成为南北统一事业的坚强后盾,国家劳动建设的成就将会对正处于战争的南方同胞产生巨大激励和充满必胜信心。与敌人面对面英勇战斗的英雄榜样,已经巨大地鼓舞北方人民生产更多的物品。此刻,劳动成为一种责任、义务和快乐。

1954―1964年时期是越南诗歌成长的一个里程碑。这是十年革命当中一个积累转变的过程。这种成长也证明了诗人已经具备质的变化,具备高度的思想觉悟。一个包括诗人的革命队伍已经从1945年“八月革命”开始创作,年轻的诗人在抗法战斗中成长壮大。这些年轻人在全国抗击美帝国主义的战争中成长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3.3 1964―1975年时期

1964年8月5日越南北方军队击落美国现代飞机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接着胜利捷报频传,从戊申年春节(1968年)在南方的总进攻和总奋起到河内的“奠边府上空”战役,最后是“胡志明战役”取得历史性的胜利,越南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战争轰轰烈烈地结束,南方已经完全解放,国家已经完全统一。

可以说诗歌没有任何时候像此时如此高度发展,灿烂辉煌。诗人用笔杆进行战备值班,甚至包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战事刚刚发生,素有就来到广平省,带回一些优美的诗歌;春妙深入第五战区,写作顺畅;春黄没离开过广平省,明慧和陈友椿紧盯着义安省,阮曰览在海防市,盘才团在太原地区等。此时,许多诗人前往岛礁,深入正在战斗的部队各军兵种收集素材。

“祖国”这个题材是抗美救国时期的中心题材。诗歌从不同的层面,有时候具体有时候概括,祖国越南在诗中已经成为一种神圣的标志。辉近的《祖国》,春妙的《强盛的越南万岁》,黄忠通的《咱们歌唱》,陈友椿的《越南――我的祖国》等,均描写了一个坚强的国家为上千年的建设和保卫祖国而感到无比自豪。在阮科恬的里,摆在年轻一代眼前的重大任务是为国战斗与保卫国家:

?i s?ng núi uy nghi ngàn d?m ??t 啊!山河逶迤千里地

Có ti?ng chúng con,xin có m?t 我们的声音:我在此

Nguy?n làm ng??i xung kích c?a quê h??ng! 愿做家乡的敢死队员!

制兰园在很多诗中,集中突出表现越南祖国形象:越南十万个日日夜夜的战火,使千年后的人类高昂着头。诗人为出生在战争时期而倍感荣耀,国家具有高大身躯和重大意义:我生活的今天,比日后千万年代的日子皆美好!

生产劳动、建设国家的题材与战斗紧密相连。在战争年代,用战争才能换来安稳的生产劳动,有时候为了生产劳动会造成流血牺牲。诗歌反映出越南人民在劳动生产方面热情高涨的气氛和英勇精神。

4 1975―2000年时期的诗歌

1975年是越南国家与民族历史的转折点。越南国家已经统一,民族融合到一种新气氛和新条件当中。文学也在新要求中运动。这种运动出现了两个阶段:1975―1985年和1986年往后。然而,1975年以后的文学依然延续一种流派和特点:带有民主化倾向的运动,带有人文精神即涵盖灵感、多元化和复杂化发展。

1975年之后的越南诗歌,特别是1986年以后明显暴露出“自我意识”。关于自己的“自我意识”,关于人生各种问题的“自我意识”。自此,引发人格结构理论的一系列相关问题:人变得复杂,许多层面被曝光。1975年之后的诗歌显著的特点是肯定个性的人。

革新开放时期,国家在生活方面发生了显著转变。在出现好的方面同时,日常生活中也存在不少蜕化、消极现象。在某一程度上,影响了民族文化生活。诗人已经关注并毫不犹豫地提出:

Th?i m? c?a,c?a các nhà khép kín v?i nhau h?n 开放时期,家家门户更加封闭

?t ch?y sang xin l?a hàng xóm 极少有人到别家求火

Ch? có các c?a hàng là m? r?ng. 只有商店门口大开 (裴越峰《革新时期》)

1975年以后一个明显的现象是现实主义倾向诗歌的出现。一些诗集的出现,比如黎达、杨翔的《多首情歌》,黄兴的《海马》与《寻找脸面的人》,邓庭兴的《陌生的码头》与《乌梅》,黎达的《字影》等,引起了轩然大波,争论非常激烈,意见不统一。

1975―2000年少数民族作者的诗,除了一些前辈作者,还可以看到增加了许多新作者如依芳(岱族)、罗银笋(热依族)、杨盾(岱族)、麻长原(岱族)、林贵(高朗族)、马阿令(蒙族)、白少民(布依族)、梅柳(岱族)、S庭贵(蒙族)、赵金纹(瑶族)、罗高熊(泰族)、郭玉善(芒族)、梁定(岱族)、英拉沙拉(占婆族)、诃威(赫雷族)、清奔(高棉族)等。“少数民族的作者从未像20世纪如此怀着一种自豪的心情,以一种新时代催人奋进的动力,创作关于自己家乡和本民族的诗歌。”

5 结语

这一时期的诗歌摒弃了老旧的思想,潘佩珠、潘周贞、阮尚贤、黄叔抗等诗人从民族、民权的思想立场出发,创作通俗易懂、大众化的作品。他们常用的是民族、民间格律体裁,最普遍的是双七六八诗、歌筹、山歌等体裁。胡志明的诗歌体现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从事革命几十年的一位共产主义战士高瞻远瞩的气魄,体现了民族解放英雄人物渴望独立、自由的心声,体现了他对民众和生活博大的胸怀,体现了他对自然事物的抒发感触。诗歌从考究、难理解变成简单、明白、真诚,从笼统到具体、生动,从旧的表现形式到丰富多样的形式。诗人在努力创作富有现实性的诗歌,创作更接近生活的诗歌。

参考文献:

[1]〔越〕潘巨第.20世纪越南文学[M].河内:教育出版社,2004.

[2]〔越〕马江林.越南现代文学作者与问题[M].河内:教育出版社,2005.

[3]〔越〕阮文龙,马仁辰.1975年之后的越南文学研究与教学问题[M].河内:教育出版社,2006.

[4]〔越〕武俊英.越南现代文学认识与审定[M].河内:科学与社会出版社,2001.

[5]潘巨第.20世纪越南文学[M].河内:教育出版社,2004:445.

[6]林进.二十世纪――越南少数民族作家文学起初之路[J].河内:作家杂志,2002(7).

关于劳动的诗歌篇3

追溯一下我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传统的发展历程,从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到汉乐府诗歌,从建安文学到杜甫的诗歌,从白居易倡导的新乐府运动到陆游、龚自珍的诗歌传承,他们均以各自独特的艺术实践,体现着鲜明的现实主义的特点。

一、《诗经》开创了我国现实主义诗歌的源头

《诗经》是我国现实主义诗歌的源头,它如一幅巨型画卷和一首多乐章的交响乐,向我们展示出自周朝初年至春秋中叶500多年间的社会风貌。它以生动丰富的内容和优美灵巧的艺术形式,为我国古代文学的发展开创了光辉的起点。

《诗经》大体上反映了周代的社会面貌和人民的思想感情,其思想内容表现出丰富性的特点。它的创作源于人民的所见所闻,以浓厚的生活气息描绘了当时纯朴的风貌。《诗经》中以农业生产和劳动生活为题材的诗篇为数很多,这些诗篇反映了当时农业生产各个方面的情形,让人恍如见到劳动者的呻吟与歌咏、痛苦与欢乐组成的劳动风俗画。《豳风・七月》即是写劳动生活的优秀诗篇。该诗采用铺叙的手法,就像一幅素描画,描绘了当时奴隶们从春到冬一年辛苦而紧张的劳动和悲惨的生活,向我们展示出古代农业社会的真实情景。奴隶们一年四季辛勤耕种、狩猎,为统治者服各种劳役,甚至他们的家眷还要“我朱孔阳,为公子裳”,而且“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连身体也不能保证自由,随时有被贵族公子们抢占的危险。奴隶们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但自己的生活却非常困苦:“无衣无褐”,“穹窒熏鼠,塞向谨户”,“采茶薪雩,食我农夫”。这与公子贵族们裘马酒肉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说,《七月》不仅写出了以农事为主的多种生产劳动,而且深刻揭露了当时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给下层劳动人民带来的苦难。

《魏风》中的《伐檀》、《硕鼠》透露出的是奴隶们不甘忍受剥削和压迫,要求改变不公平社会状况而发出愤怒的反抗之声,后者更表示出农奴渴望摆脱苦难,寻求自由、幸福生活的愿望。其他如《魏风・葛》写一农夫被压榨得无法生活,只好背井离乡去流浪讨饭;《邺风・北风》写由于统治者残暴,百姓相携逃去;《小雅・苕之花》写饥寒的农夫哀叹生不如死等。这些诗歌大都感情真实,词悲意切,是当时下层人民心声的写照。除了对奴隶们悲哀沉重的叹息的记述外,《诗经》中的一些关于劳动生活的作品,还以欢快的笔调描绘出当时人们劳动生活的另一面。如《魏风・十亩之间》、《召南・采蘩》、《唐风・采苓》等诗,也都声调优美,情景宜人,在劳动场景的描绘中展现出劳动者生活欢快轻松的一面。

不容忽视的是,在《国风》中,有超过一半是关于爱情与婚姻的诗篇,这充分彰显了人性最原始真实的一面,反映出奴隶制社会感情生活现实。其中既有君子思慕、少女怀春,也有薄情断肠、怨妇悲秋。《蒹葭》就是一首缱绻缠绵的爱情小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多么优美的珠玉之声,它以一种虚实相生的手法朦胧地表达了诗人对伊人的苦苦追寻和深深思慕,委婉动人的格调抒写的是凄迷的孤独与幽远的浪漫。《子衿》则以“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等丝丝情语,细腻地刻画了一个热恋中的少女苦等情人不来那种焦急惆怅的心情。这些表达两性间哀乐之情的诗歌,流露出人性最真实的情感,可以说是《诗经》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部分。除此,《诗经》的内容还涵盖了人民的远征之苦、劳役之怨、国难“黍离”之悲、羁旅怀乡之思,而爱国主义的战争诗与颂扬生活的劳动歌,以及不满黑暗政权官僚的政治讽刺诗,也是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多方面的内容,配以种种绘声绘色的写实手法,使得《诗经》无愧于中国几千年现实主义艺术源头的地位。①

二、唐代诗歌集群式创作发展了现实主义的诗歌理论

由于周民歌,尤其是汉乐府民歌的直接哺育,汉末建安时期,文人们开始写出一些现实主义的诗歌,如辛延年的《羽林郎》、曹操的《薤露行》,以及王粲、陈琳、曹植、蔡琰等人的一些作品。但他们都未能充分发扬现实主义的传统。建安后,现实主义更逐渐转入低潮,晋宋之间,“庄老告退,山水方滋”,梁陈以后,宫体猖獗,更脱离现实。至初唐陈子昂倡导汉魏风骨,反对齐梁的“采丽竞繁”,现实主义诗歌才略见起色。

陈子昂在文学上表现出极强的革新精神。他以对建安风骨所作的理论概括标举自己的美学理想,以齐梁诗歌所作的艺术批判提出了诗风革新的主张,强调诗歌的“风骨”、“兴寄”。所谓兴寄,是通过对事务的歌咏来表现诗人忧国忧民的意见;而风骨,则是将明朗的思想感情透过质朴有力的语言表现出来,形成一种爽朗刚健的风格。陈子昂的诗歌创作完全摆脱了齐梁诗风的影响,坚持实践自己的文学主张。他在诗歌中着力摒弃华丽辞藻和对偶形式,注重反映丰富深刻的现实生活,抒发激越昂扬的思想感情,创造出雄健质朴的艺术风格。他的代表作《感遇》三十八首和《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其基本内容,就是带有强烈自我意识的、充满进取精神的对政治、道德、命运等一系列根本问题的观点与思考。“有才继骚雅,哲匠不比肩。”“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杜甫、韩愈的这些颂扬之词,均高度肯定他在唐诗发展中的创建之功。

到了盛唐后期,杜甫是那个大乱年代造就的伟大诗人。他紧贴时代的脉搏,直面残酷的现实,客观真实地描绘那个万方多难的时代面貌,呕心沥血地抒写自己忧国忧民的伟大情怀,用如椽巨笔谱写出时代的宏伟篇章。在诗歌艺术上,他坚持转益多师,奋力开拓。在创作中以集前人之大成的卓越成就,为后世诗歌树立了不朽的典范。在我国现实主义诗歌的发展过程中,杜甫占有继往开来的重要地位,他把现实主义推向了一个新的更高更成熟的阶段。

杜甫诗歌现存一千四百多首,这些诗歌扎根于盛唐时代肥沃深厚的土地上,挺立在“安史之乱”狂暴的风雨中,是艺术而真实地反映中国封建社会由极盛而骤衰、由大治而遽乱这一历史转折关头种种社会景象的一部伟大“诗史”。在其卓绝千古的“三吏”“三别”中,杜甫更以忧国忧民的复杂心情,以“诗史”特有的“实录”的笔墨,反映了当时特殊的社会状况:曾遭叛军摧残的人民,又经受着官府大肆征兵的苦难;人民不满官府的凶残,却又忍受着痛苦承担起杀敌卫国的责任。在关注国计民生、反映国难民怨的过程中,杜甫还清楚地看到统治阶级的种种罪过,因而他的诗所表现的一个重要内容,便是抨击统治阶级的穷兵黩武,揭露他们的荒淫腐朽,讽刺他们的昏庸无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杜诗最广泛地反映人民群众的生活和遭遇,最真实地表现他们的痛苦和不满,最大胆地传达他们的要求和愿望,充分地表达了诗人对他们的关爱和同情。《兵车行》一诗将人民承受的兵役之苦表现得淋漓尽致:“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耳闻目睹这种深重的灾难,作者努力地写作诗歌反映人民的生活愿望,不断地在诗中呼喊出人民的心声:“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甲兵常不用。”(《洗兵马》)“安得务农息战斗,普天无吏横索钱。”(《昼梦》)

在那些反映现实的乐府叙事诗中,杜甫没有遵循建安以来沿袭乐府古题的老路,而是本着汉乐府“缘事而发”的精神自创新题,这为后代诗人指出一条通向现实、通向人民生活的创作道路。为了全面地反映现实,杜甫利用了当时所有的一切诗体,并创造性地发挥了各种诗体的功能,为各种诗体树立了典范。仅以七律而论,杜甫之前,大都是用来歌功颂德或唱和应酬的,但他却用来反映民生疾苦和国家大事,成了讽刺的武器。②

“安史之乱”后,随着社会的急剧变化,这一时期的文学也发生显著的转变。由于白居易等人的理论倡导和创作实践,乐府诗自觉弘扬风雅比兴传统,注重反映社会现实题材,发挥政治讽喻诗功能,因而形成了一个创作高峰,文学史上称之为“新乐府运动”,而白居易则是这一运动最杰出的代表。

白居易主张诗歌要积极主动干预社会现实,“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他特别强调,诗歌在表现内容上要热忱关心民生疾苦,如实反映政治弊端。“是时病革后,生民正憔悴。但伤民病痛,不识时忌讳。”(《伤唐衢》其二)“不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寄唐生》)这样使诗歌切实发挥“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社会功能。根据这一原则,他特别注重诗歌“风雅比兴”的艺术传统,明确否定六朝以来“嘲风雪、卖花草而已”的诗歌创作倾向。

三、唐之后现实主义诗风的传承与发扬

作为一个杰出的爱国诗人,陆游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是很接近于杜甫的。他始终关怀国家民族的命运,并不惜为国牺牲。他的诗相当全面地反映了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社会面貌。陆游的现实主义诗篇也自有其特点,他不是或者很少对客观现实生活作具体的铺陈、细致的刻画,而是抒写个人的主观感受,往往把巨大的现实内容压缩在一首短诗里。如《关山月》,全诗只有十二句,却用对照的手法描写了皇帝的下诏主和、朱门的酣歌醉舞、战士的亟思报国和遗民的渴望恢复等方面的情况,有时甚至凝结在一两句诗里,如“天下可忧非一事,书生无地效孤忠”(《溪上作》)、“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等句。这种对现实的高度概括,陆游有时是通过用事来进行的。如“不望夷吾出江左,新亭对泣亦无人”二句,便骂尽了南宋小朝廷的文武百官毫无国家民族观念。因此,陆游的诗,一般说来,概括性和抒情性很强,而故事性则比较薄弱。这主要和他所处的黑暗时代有关,他自己就曾说过“躲尽危机,消残壮志”(《沁园春》)这样的话。

到了近代,诗坛上产生了脱离现实、倾向保守的诗歌流派。以龚自珍为代表的一批具有进步思想的文学家,大胆抗衡时弊,以自己的创作,反映现实斗争。特别是龚自珍的诗,多着眼于社会现实,抒发感慨,纵横议论,绝少单纯的自然风景描写,即使是咏史抒怀,也往往涉及时事。如其著名的《咏史》诗:“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鞭挞士风,隐含着强烈的民族意识,词句犀利,愤慨之情溢于言表。写于晚年的组诗《己亥杂诗》,也大都是政治抒情诗,对封建专制的残酷、官吏的昏聩、军队的腐败、鸦片的毒害等,进行了无情的抨击,同时也表现了诗人渴望变革、追求真理的满腔激情。如《己亥杂诗》之五:“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抒写了诗人愤然离京后不畏挫折、不甘沉沦的坚强性格与献身精神。龚自珍的诗歌突破了清中叶以来诗歌远离现实的沉寂局面,为近代诗歌的发展开拓了新路。他的诗歌对后世影响很大,柳亚子推崇他是“三百年来第一流”的诗人,其实是分所应得。

《诗经》广泛而深刻地描写与反映现实生活,大胆直接地干预现实政治的创作倾向,开创了中国诗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爱者歌其情”的现实主义传统,给后代诗人以深刻的启迪。自此之后,历代诗人、作家继承《诗经》传统,扛起现实主义创作的大旗,主动自觉地关心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疾苦,针砭时政,为民请命,而不是把文学看成流连光景、消遣闲情的东西。作为嫡传的历代民歌都深刻体现了这种精神。历代进步文人在创作中,特别是在反对形式主义的倾向时,常以“风雅”相号召,实质上也是倡导这种精神,也是对《诗经》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进一步发展。正是沿着这样的一条轨迹,我国的诗歌发展才能够不断走向壮大。

注释:

①胡先媛著:《先民的歌唱――〈诗经〉》,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

②闵虹著:《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州古籍出版社,1999年。

(作者单位:郑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

编校:杨彩霞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上一篇:入党心得体会范文 下一篇:主题教育活动心得体会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