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范文3篇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养老机构矛与盾

截至2014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超过2亿,约7个人中就有一位老人。养老既是社会之难,更是个人之忧。

仅从养老机构来说,一方面公众对养老机构存有“入住难”“一床难求”的印象,另一方面却是养老机构全国平均空置率达48%的现实,“冰火两重天”折射出当前中国养老机构面临的结构性“失衡”问题。

养老院:村镇入住不足,城市一床难求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近期的《中国养老机构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十二五”时期,中国养老机构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目前养老机构空置率较高,全国平均达到48%。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接受指出,中国养老机构的空置现象主要出现在农村,而不是在城市,48%的平均值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农村敬老院。

“在中国养老机构中,农村敬老院占很大比例,主要是为农村五保老人设置的,但五保老人分布分散,机构建设不可能完全按照实际人头数进行床位设置,结果就出现了较高的空置率,有的敬老院空置率甚至在50%以上。”吴玉韶说。

记者调研发现,阜阳市颍上县有农村敬老院70余家,入住率仅为30%左右,总入住人数在5000人左右。针对空置率高的问题,颍上县民政局党组成员徐伟介绍,民政部门正着手将农村敬老院的收住对象由五保户放宽到留守老人等群体。

一些基层民办养老机构也出现类似的情形。颍上县的协和老年公寓开办于2013年8月,上下三层近60个房间,床位数达140个,承担了相当一部分五保老人的照顾任务。然而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一二层有老人入住外,整个三层空无一人,公寓负责人孙以鹏告诉记者,开办两年来“生意”一直不红火,“现在这里也仅入住了65位老人,和员工数差不多”。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城市养老机构的床位利用率总体较高,一些公办养老机构甚至出现“一床难求”的现象。家住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的孙翠兰老人近两年换了四家民办养老院,“也想住公办,但就是没有空床位”,她告诉记者,当地公办养老院数量不多且早已人满为患。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地处城市郊区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也相对较低。养老机构郊区化,使得老年人脱离了原有生活圈,不仅子女不方便探望,还割裂了老年人与其他年龄层人群的交往。孙翠兰现在居住的养老院就位于市郊,距离市区至少需要1.5小时车程,为此儿女们不得不把一周一次的探望缩减为一月一次,“以前出门就是超市、商场,如今去一趟市区像是过年,时间长了也闷得慌”。

养老机构既要增数量,更要调结构

近年来,跟随中国老龄人口不断增加的步伐,养老机构数量规模呈现持续发展态势。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各类养老服务床位550余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在26张左右。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2015年全国民政工作会议上表示,要继续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确保2015年实现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达到30张的目标。

然而,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相比,养老机构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专家指出,中国老龄化社会的现实要求发展更多的养老机构,但从长远来看,养老机构主要服务对象应当是失能半失能老人,他们才是养老机构应予以满足的“刚需”。同时,中国养老机构的供给格局亟待改变,应重点发展满足中等收入老年人经济水平的中档养老机构,将养老机构的结构从“哑铃型”调整为更为合理的“橄榄形”。

记者了解到,城市养老机构虽然总体入住率好,但其中的“高低两端”发人深思。低端的养老机构设施简陋,空间狭小,居住拥挤,服务内容单一。孙翠兰透露,自己住过的养老院大多是旧房子改建的,护理人员也基本是周边请来的中年妇女,普遍缺乏护理技能,“有的光会打扫屋子、端饭端菜,老人真有个头疼脑热,她们也摸不准情况”。而有的高端养老机构则专门服务经济状况好的老年群体,地理位置优越,装饰豪华高档,硬件设施完备,服务内容丰富。许多子女和老人既不愿意选择前一类养老机构,又无力承担后一类的高额收费。

吴玉韶表示,这种“哑铃型”结构,主要出现在民办养老机构中。“我所了解的一家高端民办养老机构,每间房每月收费1万多元,开办一年多了,300多张床位只有10%左右的入住率。”

《中国养老机构发展研究报告》认为,未来应在新增养老机构中大力发展城区中小型和小微型养老机构,就近就便解决中低收入、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养老问题。政府投资建设的养老机构应当以养护型养老机构为主,满足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需求。现有的农村敬老院也要实现转型发展,增加康复护理服务功能,不仅服务五保老人,还要对农村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开放,向农村养老护理服务中心转型。

吴玉韶表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老年人对养老服务专业化需求的提高,未来养老机构小型化、专业化、品牌化、连锁化的趋势将更加明显。

养老院应明确服务对象

芜湖市一民办养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如今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接收老年人实际上只根据身体状况作价格上的区分,没有太多限制,“只要有钱,有空床位,住公住私随你定”,这直接导致公办养老资源被过度追捧,该负责人透露,有的公办吸引不少异地老人“慕名而来”,有的甚至还需“托关系”。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在地理位置、服务、收费等方面存在优势的公办养老机构,导致“一床难求”的原因之一是对收住的老年人没有明确的身体状况、经济状况的界定,除了收住三无老人、五保老人等政策托底对象外,还收住部分社会老年人,使得一些低龄、健康、经济条件较好的社会老年人早早“排队”。

目前,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对公办养老机构职能定位不明确问题进行改革。以北京为例,2015年印发的《关于深化公办养老机构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要求公办养老机构明确接收对象,作出了公办养老机构接收对象为具有本市户籍的基本养老服务保障对象和其他失能或高龄的老年人等规定。

专家建议,作为“保基本、兜底线”的公办养老机构,应当提供救助性和保障性的基本养老服务,服务对象应当是三无、五保、高龄、失能、失独等存在特殊困难的老年群体。姓“公”的公办养老机构要明确入住对象,回归“保基本、兜底线”本位。

机构养老新实践

[摘要] 结合金湖县社会福利中心建筑及规划设计,探讨机构养老模式下的社会福利院在功能布局、流线组织、建筑平面、景观设计等方面设计要点。

[关键词] 机构养老;金湖县;社会福利院

1 机构养老模式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优先发展社会养老服务”的方针,在家庭养老逐渐式微、社区养老逐步完善的过程中,机构养老是目前比较有效的承载中国老龄化重担的养老模式。相比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而言,机构养老是通过建设专门的老年养护设施来为老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紧急救援等服务。截止2010年底我国各类社会福利养老机构已超过4万多家。其规划建设存在功能布局不合理、空间缺乏适老性、房间设计宾馆化、缺乏私密性、交流活动场地不足等问题。金湖县社会福利院的设计在此做了些新的尝试。

2 金湖县社会福利院设计实践

项目位于城市南北向主干道园林南路东侧,城南干道和新民路交叉口,距金湖主城区仅五分钟,紧邻金湖县人民医院,总用地40亩,建筑面积约2.1万平方米,包括了老年公寓、疗养康复中心、光荣院、救助站、生活服务中心、儿童福利中心等系统功能。

2.1 总体布局——创造人性化老年社区

考虑到不同使用人群的需求,沿城南干道布置生活服务中心和疗养康复中心,生活服务中心可单独对外,并与老年公寓通过连廊相连接,儿童福利中心沿基地东侧布置,综合服务楼位于基地南侧,各功能分区明确,流线相互独立。通过建筑的围合布置,形成了南北两个较大的广场,北侧广场作为本项目的对外形象窗口,以硬质铺地为主,兼顾停车,西南侧设置了较大的景观广场,景观水体、休闲运动设施、各种植物植被,能够满足老年人的日常生活需求。另外,疗养康复中心、儿童福利中心和综合服务楼围合成一个内向型的开放空间,提升了建筑的室外环境品质。

2.2 流线组织——动静分离,人车分流

将主入口设置在地块北侧,结合较大的入口广场,是本方案的主要的对外形象窗口。东侧新民路上设置一个次出入口,是综合办公楼的主要入口,沿建筑群周边布置环形的车道,保证建筑的消防要求。同时通过主入口广场进行人车分流,避免区域内人行、车行流线交叉,保证老年人的安全性。

2.3 单体平面----自立性、健康性、安全性

整个项目设计过程中对老年人的生活进行的深度的思考,对其生活习惯、行为方式等等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调研。老年公寓以能进行生活自理的老年人为使用对象进行设计,每套公寓内均设置了客厅与阳台,保证了老年人相对私密的活动空间和充足的阳光。在底层集中设置老年人的公共活动区域和局部的公共开敞空间,保证了老年人之间的生活交流与沟通。疗养康复中心以不能生活自理的老年人为使用对象,每层配设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生活服务中心主要布置一些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服务,包括超市、理发店、浴室、餐厅等等,形成相对完整的老年生活区。儿童福利中心主要为当地的孤儿提供生活学习方面的帮助,首层和二层是主要的教室空间,三层为他们的宿舍区,学习生活联系方便。

针对建筑的公共部位采取了以下五项针对性设计:

(1) 在入口及有台阶处设置坡度缓坡或台阶,并在坡道的起点和终点设置轮椅缓冲带。

(2) 楼梯及电梯地面设防滑材料,设置座椅方便休息,设置能满足担架尺寸的电梯,电梯按钮在轮椅扶手处设置操作面。

(3) 公共走廊全明设计,能够自然采光通风,且宽度加大。

(4) 墙面部分转角处设置扶手,并做倒圆角处理。

(5) 卫生间无障碍设计。

2.4 建筑造型

地块内建筑造型统一协调。老年公寓作为地块内的地标建筑,通过2个体块的穿插对比,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立面以竖向元素为主,通过阳台的大小、凹凸变化,形成丰富的光影效果。整个建筑虚实变化,体块感强烈。其他三栋楼提取老年公寓的设计要素,进行整合,通过体块的各种组合,利用体块间色彩的差异和虚实的对比,形成强烈的块面感,使得整个地块内建筑风格统一中有变化,变化中形成统一。

2.5 景观设计——与环境和谐共生

北侧由建筑布局形成一个半围合的开放性景观广场,以硬质铺地为主,除了满足主出入口的交通集散之外,同时还可以解决一部分的车辆临时停放。广场中心的叠水和喷泉除了一定程度上起到引导车流的作用外,更是整个广场的视觉焦点。由建筑的布局自然形成了南北向的景观主轴,同时也是入口景观视觉通廊的延续,用地中心的圆形广场除了引导车流外,中心石景也是入口视觉通廊的高潮点。

儿童福利中心西侧形成的围合广场根据儿童的活动要求设置了儿童活动广场、树篱迷宫、儿童活动器械等。用地西南侧较大面积的集中景观游园用地远离城市干道,同时对于各功能建筑都有较好的可达性,相对入口广场的喧闹,这里安静而较私密,因此非常满足老年人活动与休息的必要条件,,根据老年人活动需求,在靠近道路的外围区域设计门球场及健身步道,靠近用地西南侧设置林中步道和休憩亭,葱郁的树木围合成较为私密的环境,满足老年人喜静的需求。

3 结语

新世纪的养老机构,应该以老有所养、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为目标,针对老年人生理、心里特征展开设计,提供多功能、全方位的服务。同时在关注老年居住环境的同时,关注他们的心理感受,为其创造一个更人性化的老人社区

参考文献

[1]全球老年住宅:建筑设计手册,(德)艾克哈德?费德森等著,孙海霞译.中信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丁鼎,男, 1975年11月,本科,南京同设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

裴小明,男,1979年6月,硕士,南京长江都市建筑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城市设计中心 副主任, 规划师

选居家养老还是机构养老

尽管从社会发展的趋势看,机构养老似乎能够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各种需要,但这并不意味着机构养老就适合所有老年人。到底是居家养老好还是机构养老好,这绝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是非题。不同性格、不同经济条件、不同健康程度、不同家庭环境都会影响到老年人的最终选择。

上海作为全国最先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截至2007年底,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总数已达286.33万人,占户籍人口的20.8%,比重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在这之中,约63万老人需要护理照料,其中11万老人需要完全护理,由此而产生的老年人护理需求的巨大缺口该由谁来弥补呢?

为了解决这一老年人所面临的最大难题,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养老院。然而是不是退休以后,放弃居家养老,选择机构养老,住进宽敞明亮的养老院,过上晚年的集体生活,就养老无忧了呢?

一个花甲老人的担忧

张萍今年66岁,丈夫常国雄今年68岁,两人退休前都是上海的普通工人,虽然这些年上海市政府一直在增加退休人员养老金,但由于退休时间早,两人的养老金基数都很低,现在两人养老金加起来才2500元。尽管养老金不多,但老两口多少年来已经过惯了简朴的生活,日子还算过得安稳。然而退休第二年,常国雄就因为突发脑溢血昏迷住院,并进行了开颅手术,手术虽然取得了成功,但常国雄此后身体大不如前,行动迟缓,经常会出现抽搐现象,别说家务活不能干,就连去门口小花园散步都要有人搀扶。好在张萍身体还很健康,不但包下了所有的家务活,还担起了时刻小心照顾丈夫的重任。

然而最近这两年,张萍明显感觉到自己老了,身体不听使唤了,做家务的时间稍微一长就会累得腰酸背痛,看着自己满头的白发和布满皱纹的额头,张萍突然感到一丝担忧:过两年要是我身体也渐渐差了,没力气照顾老常了,那我们可怎么办?要是我再有个万一,走在了老常前面,那以后老常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我就养了一个儿子,前些年结婚后搬出去了,他们小两口每天工作都忙得要死,晚上还要回家来吃饭,我现在每天烧饭给他们吃还来不及,以后万一我做不动了,他们哪有时间来照顾我们啊?”于是张萍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了街道养老院。

可让张萍失望的是,他们家小区里的街道养老院虽然价格不高,每月最低只要800多元,但设施较差,卫生条件不理想,而且张萍最关心的伙食也不尽如人意,于是她又去附近的其他几家养老机构转了一圈,发现虽然有些养老院条件还不错,但收费太高。“我和老常一个月收入加起来才2500元,像我去住的话因为生活还能自理,把养老金全部扔进去差不多够了,但老常要人照顾,这点钱肯定不够用了。再说了,我们身边总还得有点余钱吧,总不能把所有养老金都给他们吧。哎,经济上能承受的,条件不满意,而条件满意的,经济上又承受不起。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张萍轻声感叹道。

“实在不行,就只能把房子卖了吧。”思考片刻后,张萍这样说道。不过从张萍的口气里可以听出,她希望房子以后能留给儿子。

机构养老想说爱你不容易

虽然很多老人还是受传统观念影响,乐意选择居家养老。不过,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剧,也有许多老人和张萍一样还是希望能选择机构养老。毕竟岁月不饶人,身体再好,年纪一大,各种毛病还是会不期而至。

这些希望前往养老院安度晚年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退休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长期与子女分开生活。待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差的时候,他们不愿“拖累”儿女,于是,或者雇保姆在家照看自己,或者住进老年护理院。但比起住进养老院,雇一个全天候看护老人的住家型保姆的费用可能更高。

然而许多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普通城市退休族却发现,目前的养老机构呈现出一种“两极分化”的状态:不是收费太高,太“贵族化”,就是收费不高,但条件太差,真正能满足大众化需求的养老机构还是很少。

如张萍老夫妻要是入住上海市区某中高档敬老院的话,两人入住的一次性收费就要7600元,而张萍每月还需支付1280-1430元(全自理或半自理),而常国雄则要支付1580-1730元(半护理或全护理),这显然已经超出了这对普通退休工人的支付能力。

养老方式因人而异

抛开个人经济条件的局限性不说,机构养老是不是就一定比居家养老更好呢?

在“2008老龄事业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民政部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司副司长阎青春介绍说,西方发达国家的养老大都经历这样一个过程:老龄社会初期,国家大规模兴办机构;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意识到机构养老对老人的心理可能造成伤害,养老要回归家庭,但不能一下子回归,就先回到社区;最后回归家庭,形成以家庭为主养老体系。

中国要建立怎样的养老模式呢?阎青春概括了三句话:“以家庭服务保障为基础,以社区照顾为依托,以机构供养为补充。”

毕竟,无论从国内还是国外来看,能够享受机构养老服务的老年人都是少数,尤其是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养老机构覆盖还很少。而且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也更认同儿孙绕膝、尽享天伦的晚年生活,即使独生子女一代无法和老年人同住,只要子女能够经常回家看看,老人自己能给自己寻找乐趣,多多参与社区活动,一样可以让晚年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当然,如果老人没有子女,或者身患重病,需要有专业护理,同时家庭经济条件也能承受的话,那机构养老也不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毕竟,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各有千秋,究竟选择哪种养老方式,还是要根据每个人具体的性格、经济条件、健康程度、家庭环境来决定。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教育叙事论文范文 下一篇:教育培训范文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咨询

客服团队跟踪服务,时刻为您答疑解惑

了解详情
期刊推荐咨询,轻松见刊

期刊咨询定制化服务,1~3月见刊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