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重负,20年恩情压垮副处长

时间:2022-10-30 11:53:14

瞒妻欠款,幸福生活在哪里

现年38岁的王海波,1972年春天出生于辽宁省朝阳市一个农村家庭,从小父母双亡,由舅舅抚养成人。1996年,王海波从沈阳市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于1998年3月经过考试进了沈阳一家省级事业单位。他为人踏实稳重,聪明能干,深得单位领导器重器重。2006年初,他被提拔为单位的副处长,可谓前途一片光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30多了,王海波还是孑然一身,租住在简陋的单人房里。

因为没买房子,王海波不敢奢望沈阳本地的城市女孩“下嫁”,后经朋友介绍,他和来自吉林公主岭的打工妹郝丽娟确立了恋爱关系。2007年五一节期间,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房也是租来的。当时,王海波的舅舅一家想从朝阳赶来参加婚礼,被他婉拒了:“结婚后我马上要出差,还要外出旅游,没时间陪你们,等有了空我们就回老家看看。”而实际上,这只是他在搪塞。

郝丽娟没有介意婚礼简陋,婚后她结束了打工的辛苦日子,一心一意在家照顾丈夫。一年后,两人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小的三口之家幸福目不待言。

渐渐地,郝丽娟发现丈夫有些不对劲了。比如,他从不把工资卡交给她,也不告诉她家里有多少存款;有时候郝丽娟问他为什么没有买房或者打算什么时候买房,王海波总是支支吾吾,赶紧岔开话题;女儿出生后,王海波经常唉声叹气,眉头紧缩,却不肯把心事告诉她。郝丽娟有时候一个人悄悄伤心,觉得丈夫不信任她。不过好在丈夫对她体贴入微,平时很少外出喝酒,下班也是按时回家做家务,可以说除了钱的问题,王海波确实是个好丈夫。

2009年7月下旬的一个周末,一个男子突然来到王海波生家,说以前借给王海波5000元,现在急用,希望赶快还钱。当时王海波到单位加班去了,郝丽娟不认识这个人,她也从来没有听丈夫说过欠钱的事,还以为遇到了骗子,男子无奈,只好打电话给王海波。面对疑惑的妻子,王海波生不得不说出一个隐瞒许久的秘密:他的个人和银行欠款有将近10万元!

郝丽娟顿时愣住了,她当初只以为找了个高材生、副处长,哪想到他欠了这么多钱?更可恨的是,婚前婚后丈夫都把她蒙在鼓里,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袭上心头。她一气之下抱起女儿就要走,王海波紧紧抱住了她,向她讲述了一切。

不幸孤儿,舅舅撑起一片天

1977年中秋节,王海波的父母遭遇车祸不幸身亡,肇事车辆逃逸了,刚刚5岁的他成为孤儿,这时舅舅收养了他,自此,王海波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舅舅、舅妈在县建筑材料厂上班,生有两个孩子,生活本来就很艰难,王海波的加入让这个家庭更加拮据。但舅舅、舅妈视他为己出,疼爱有加,跟表哥们同吃同穿同住。

王海波读小学时,两个表哥读初中,家里开支越来越大。而此时建材厂改制,舅妈下岗了,不久她又患了糖尿病,全家的生活来源全压在舅舅身上,生活捉襟见肘。几经考虑,他们做出了痛苦的决定:让两个亲生儿子先后辍学,把唯一的上学机会留给王海波。刚满16岁的大表哥只好跟别人到外地工地上干苦力挣钱。离家那天下着小雪,大表哥穿着单薄、破旧的衣服,背着简单的行囊,带着怨愤和无奈,走进了长途汽车站……这个情景,20多年来一直定格在王海波的脑海中。

王海波觉得是自己剥夺了两个表哥的读书机会,他更加勤奋用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92年,他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被沈阳某全国重点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看着录取通知书,全家人乐开了花,舅舅、舅妈拉着他的手说:“海波呀,你可真争气!看来,咱们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啊!”然而,王海波知道他们的笑容背后隐藏了多少酸痛,这本应该属于表哥们的呀,他发誓以后要好好报答舅舅一家。

回报恩情,债台高筑为哪般

1996年7月,王海波大学毕业了。从上班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了报恩的日子。刚参加工作时,王海波每月只有500多元工资,除去生活费和房租,所剩无几,但他还是每月给舅舅家寄去300元。舅舅来信说,家里情况已经好转,让他不必寄钱,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但王海波看来,这是舅舅的客气。

有一次,舅舅和几个同乡有事来沈阳,王海波请他们到南湖边一家大酒店,点了满满一桌海鲜,舅舅心疼得不得了。王海波安慰说:“我工资每月有2000多元了。何况,来的时候单位里领导交代,说老人家不容易,这餐饭单位报销。”舅舅相信了,毫无顾忌地吃起来,而王海波则用方便面打发那个月剩下的日子。

谎言一旦出口,便很难终止。为了让舅舅相信月工资有2000多元,王海波只好把寄回去的钱增加到600元,那可是月薪的一大半呀!于是单位每次组织外出旅游,他总是推说身体不舒服;同事周末AA制聚会,他也找个借口不去;别人多次给他介绍女朋友,也都被拒绝了。慢慢地,舅舅也相信了他在沈阳收入很高,再也没有说不要寄钱的话了。

2004年5月,大表哥要结婚了,女方要求买一套新房才肯嫁。他好不容易凑够了7万元寄给了表哥。

3年来,王海波省吃俭用,所借的7万元刚还清一半。后来,小表哥也要结婚了。因为有大表哥的先例,女方也要一套房子。王海波傻了眼,舅舅并不知道他欠款的事,更不知道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支付能力,他心里想拒绝,嘴上却答应了。无奈,他只得再次向朋友张口,凑够了首付6万元,又让舅舅把父母留下的那套小房子卖掉,帮小表哥买了套新房。

不久,有个同事要结婚,急需王海波还钱。他再也找不到借钱的地方了,就托人担保,到银行贷了5万元,还给那些急需用钱的朋友。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王海波一直在借借还还中过着日子,不但终身大事一拖再拖,而且背负了将近10万元的外债。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个女人肯嫁给他呢?直到遇见郝丽娟,她的朴实、善良打动了他,这才步入婚姻的殿堂。中年成家的王海波生更懂得对家的珍惜,他想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来报恩和偿还巨款,因而一直没有把外债的事情告诉郝丽娟,他怕妻子不能理解,更怕她离他而去。他把工资卡偷偷藏起来,每月仍是不间断地寄回报恩钱。女儿出生后,体弱多病,加上妻子没有奶水,要靠奶粉喂养,经济负担一下子加重了,因此,王海波整天忧心忡忡。

安眠药结束漫漫报恩路

听完他的诉说,郝丽娟瘫软在地,哭了整整一夜,最后恳切地说:“海波,咱不是忘恩负义,可咱得量力而行,不能打肿脸充胖子啊!咱不能以牺牲自己的生活为代价,没有原则地去报恩啊……”王海波见郝丽娟没有弃家而去,对妻子的大义和理解特别感激,他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37岁以前是为报恩而活着,37岁以后要为我们这个家活着。”

郝丽娟相信丈夫是爱她的,她决定跟他一起面对困难,陪他省吃俭用,与他同甘共苦,还制定了详细的还款计划。为了早日还清外债,她把几个月大的女儿送回吉林老家,又在一家酒店找了份差事。

但平静的生活仅仅维持了半年,舅舅的电话再次打乱了王海波的计划――原来舅妈的糖尿病严重了,想到省城大医院看看。王海波生听出话里有话,没有立即答复。几经犹豫,他还是瞒着妻子从单位财务预支了两个月工资,马不停蹄地寄回了老家。

或许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没多久,远在吉林的女儿患了急性肺炎,急需3000元住院,郝丽娟见丈夫两个月没有往家里拿一分钱,径自跑到单位理论,当得知他已经预支了工资后,当即明白了一切。王海波的“慷慨”终于激怒了郝丽娟,思来想去,她签下一份离婚协议。她强忍泪水对王海波说:“你应该明白,我们到现在连套房子都没有,都是因为什么。签字吧,我实在无法再过这样的日子!”

离婚后的王海波日益消沉,一些朋友担心他赖账,平时见面总有意无意地提起钱的事情。更使他像一只惊弓之鸟,活在对钱的恐惧之中。2010年4月底,银行的5万贷款也到期了,他却毫无偿还债务的能力。下班后,万念俱灰的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一边走一边回忆往昔与妻子的恩爱情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将他惊醒,司机大骂道:“你找死呀!”惊魂未定的王海波喃喃道:“对,死,死了,就全解决了!”

随后一个星期,王海波反复到单位卫生所要安眠药,很快就凑了100多片。5月3日晚,他给郝丽娟打电话,说今生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和女儿,所有的亏欠只待来世再偿还……”王海波不住地哽咽。

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郝丽娟立刻报了警,可等她赶到时,王海波已经昏迷不醒了,虽然经过辽宁省人民医院的医生们竭力抢救,但年仅38岁的他还是走完了漫漫报恩路……(应当事人要求,文中王海波、郝丽娟为化名)

上一篇:只当自己是独女,亲情无需论公平 下一篇:装修想省钱,你的精明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