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上海石库门

时间:2022-10-25 02:00:55

老家是普普通通的上海石库门房子。

一个刻着“永盛1936”字样的弄堂,把我又带回了祖辈生活过的地方。

这是一条典型的旧式里弄,每个门的上方都有一个半圆形的石雕图案,或许这就是“石库门”的由来吧。敲打大门上的两个铜环,“当当当”地特别悦耳,推开黑色的两扇大门,“吱吱吱”地并不轻松。站在被三面高墙围住的院子中央,“井底之蛙”的感觉会油然而生。天井里有一个长满了青苔的小花坛,红花绿草,油油的小葱,加上啾啾叫的小鸟,给小院平添几分勃勃的生气。

正厅叫前客堂,有6扇镶着玻璃的落地木门。与前客堂一板之隔是后客堂,很黑,白天也要开灯。再往后就是厨房和通向后弄堂的门,厨房是三家人合用,只有一个水龙头。厨房里本来还有一个锅灶,和农村里的一样,烧木柴用的,后来拆掉了。所以,石库门房还都留有一个烟囱,如果没有老人指点,谁也不会想到那个与晒台齐高,被堵了口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厨房与后客堂之间是扶梯,伴随脚下木板的吱吱声,借助昏暗的电灯,提心吊胆地扶梯而上,转个弯便来到了亭子间。石库门的亭子间都朝北,夏天热、冬天冷,低矮窄小、采光很差。别看它貌不惊人,一代文豪鲁迅、蔡元培、郭沫若等都在亭子间里居住过,“亭子间文学”使亭子间的知名度颇高。楼上是邻居黄奶奶的卧室,再往上就是奶奶住的“假三层”和晒台,在那儿左邻右舍的居室尽收眼底,对面人家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凉风习习,秋风吹入南面的窗户,真舒畅;满屋金黄,夕阳穿过北面的窗户,特明亮。这是一个美妙的时刻,这座祖辈留给后代、历史留给上海的宝贵遗产正升腾着无边的魅力。

此时此刻,不会不想到奶奶。奶奶喜欢小动物,在这18平米的小屋里,养过猫,养过狗,养过兔子,养过鸽子。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还创造过“吉尼斯”记录,养过一百多只鸟,五十多只小鸡,四十多只小鸭!老爸告诉我,为此里弄干部多次上门劝阻,有一次趁奶奶上班的时候,爷爷把所有的鸡鸭都杀了,为此爷爷和奶奶还大吵了一场。

此时此刻,不会不想到慈祥的爷爷。喜欢喝粥的爷爷,穿着背心,一手摇着芭蕉扇,一手拿着筷子,就在这张桌子旁,就着一小碗酱菜,吃得津津有味,悠哉悠哉。

趴在窗前,小坛里盛开着伯伯生前种下的花草。伯伯挂着笑,那是满足的笑,笑声中他给予了植物生命,如今得到了回报:那些花儿争奇斗艳,草木郁郁葱葱,年复一年。

过道上,几个精致的鸟笼还在,只是没有了鸟;屋子里,老式的八仙桌还在,只是少了它的常客;窗户外,浇花的水壶还有,只是不见了它的主人;大柜中,旧式的摆锤钟还在,只是永远静静地站着,再也不肯走动……

夕阳下的弄堂,又开始了规律性的活动:斗蟋蟀的,玩耍的,剥毛豆的,收衣服的,热闹非凡。老爸忙着和邻居打招呼,小朋友们围着我,或许在猜测,是新来的,还是路过的?我无的放矢“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地胡乱叫唤,惹来一阵阵笑声,是陌生,也是温暖,更是亲切。后来老爸悄悄地告诉我,都错啦,把叔叔叫成爷爷,把阿姨唤成奶奶,嗨,我的眼力真的那么差劲?

梧桐树下的复兴路,华灯初上的淮海路,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有些迷恋,有些目不暇接,但脚步并没有停住。一个匆匆的过客,只有踏在生硬的路面上,才会感到周围的存在,感到它的繁华和喧闹。运行的轨迹只是交叉,偶尔平行,而更贴近我现实生活的,却是貌不惊人的老房子!

石库门,窄小破旧中透出掩饰不住的亲近,墙壁斑驳里呈现心灵眷恋的魅力!

(指导老师:黄井前)

评:作者爱石库门的老房子,忆在其中的长辈;通过细致的笔触、优美的语言,赞美了老房子及其主人的平凡而温馨的生活。

上一篇:高考作文提高法:好作文是改出来的 下一篇:我们的幸福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