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标本 第13期

2019-10-25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一、幸福的莫希年与柳丹欣

柳丹欣在城东开了一家服装店,专售女装,店名叫“瑶池幻影”。她选择价格昂贵且形象逼真的模特,体重、身高、胖瘦、三围甚至眼神,她希望它们要尽量地像真人,给人感觉这衣服穿在身上就有模特那么美。男朋友莫希年怕她看管不过来被人偷了东西,就在夜里悄悄地替她安好监控视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今晚,柳丹欣离开前竟然忘记了关监控视频。正当她转回身走至店面巷口时,她分明看见了莫希年从店里出来,面对店门,站了好一会儿,转身走了。柳丹欣知道,明天店里肯定又会多一具形象逼真的模特。那是莫希年亲自给她扛来的。

想着莫希年的好,柳丹欣幸福而又温暖。

二、袖口太短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她到店里就看见多了一具模特。她叫伙计把它搬到店门外的走廊上,她要让它作为店面的招牌。小伙计毛手毛脚的,用劲儿过猛,险些把柳丹欣撞翻了个跟头。要不是她用力撑着,这模特肯定得废了。但模特的右手腕处还是撞在了门框上,撞出了一条小小的裂缝,小伙计看见了,但没敢声张。

傍晚,莫希年下班来接她吃饭,他伸手去拉她的手,在她手里摸到一串东西。是一串手链,骨饰的。一块一块的小骨头,被打磨得非常光滑而又美丽。那是一位客人来买衣服时落下的,柳丹欣就顺手送给了莫希年。他高兴得像个孩子,抱着她,当着全大街的人,吻她。他喜欢收集骨饰,就好像柳丹欣钟情模特一样。

莫希年把手链戴起来,拉着她的手,“带你去试一件衣服。”

是件春衣,颜色淡雅,质地用料也不错,可是,袖口短了一截。

店主给她量臂长,从肩量到手腕,又从手腕量到肩,反反复复几次,“可惜,就短了小半寸,干脆把手给锯一截。”店主的玩笑惹恼了柳丹欣,她拽着莫希年就走。

出了店,柳丹欣问莫希年,“你觉得这家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莫希年回头看了看,黑底白字的店招牌上写着店名:人间地狱。他淡淡地说:“故作夸张,无非为了招引顾客,很普通。”柳丹欣仍然感觉不踏实。

三、永远的出差

莫希年将要一个人代表公司去云南出半个月的差,他希望在走之前能好好陪陪柳丹欣。一进家门,那只他捡回来的野猫不知从哪里一下窜到他的怀里,喵的一声,吓了他一大跳。待他定过神来,才发现手腕被抓掉了一大块皮,血顺着他的手指往下滴。

“真是倒霉透了。”他嘟囔着,顺手将带血迹的纸巾扔进了垃圾筒里。垃圾筒满得快溢出来了,但他懒得去倒。靠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给柳丹欣打电话。但是,没人接电话,可能她又在忙着招呼客人。

去云南的飞机是七点多的,莫希年不到六点就起床了。他给柳丹欣打电话,但是,柳丹欣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他想亲自去她家一趟,顺便捎上一些早点,可他刚出门,公司的电话就来了,说得提前出发。

这天,“瑶池幻影”也一整天没有开门,伙计坐在门外的石阶上等到十一点,春天的暖阳照在脸上,热得让人犯困。而柳丹欣仍然没来开门,他就回去了。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店门始终没开。伙计猜测自己上当受骗了,想必是柳丹欣转店走人,吞了他这两个月的工钱。他在路边抱了块大石头,朝卷帘门下方的锁砸去。他的举动引来了一群好奇的路人围观。伙计口里念念叨叨:“跑得了尼姑,跑不了庙,我砸开拿几件衣服当工资也行。”太阳直直地晒下来,已是中午了。

随着卷帘门被提起时哗的一声,他赶紧将鼻子捂了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好臭。”

气味是从靠近门边的那具模特身上散发出来的,准确地说是从它的右手腕处散发出来的。

“还在滴水,尸水。”不知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那具模特的手腕处,滴答、滴答、滴答,正在滴水,浓浓的,粘粘的。

四、柳丹欣之死

警察拉起了警戒线。一个警察抡起榔头砸下去。那个警察呕吐起来,然后,所有的警察都呕吐起来。那是一具女尸,脸上和身上的皮肤像涂了漂白粉,白得吓人。她被掏了内脏,胸膛和肚子都被掏空,像案板上被刨腹后的鸡。右手被人从手腕上约半寸处的位置截掉了。发白的尸体混着破碎的模特瓷片倒在一滩药水里,那些药水也是从模特身体里倾泄出来的,散发着浓浓的臭味。

所有的警察都恐惧地盯着其他三具模特。果然,其他每具模特体内都装着一具尸体,其中也包括柳丹欣。四具尸体,全是女性,无一例外地被人掏空内脏用药水浸泡着。

莫希年被警察从云南直接逮捕回警察局。他不相信柳丹欣已经死了,更不能相信她被人当作标本泡在她最爱的模特身体里。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警局会指控他就是杀死柳丹欣的变态杀人狂。

警局调出“瑶池幻影”的视频监控录像。画面上莫希年拉开了卷帘门,开了灯,将立在旁边的一具模特扛进屋里。明亮的灯光下,那就是莫希年,做不了假。然而,柳丹欣死于次晚,视频显示的模特虽为案发罪证之一,但不足以说明莫希年就是杀人凶手,况且,他没有杀人动机。

但是,一份血型化验报告让莫希年百口莫辩。柳丹欣被害那晚莫希年被猫抓破手后擦拭伤口的纸巾上的血迹与视频录像中他搬模特进门后摆放时手在墙上擦出的血迹的血型完全一致。

最后,警方证实,莫希年家中的那串骨饰是用人骨磨制而成,骨头正是柳丹欣服装店里其中一个受害人手腕的骨头。

莫希年无法举证自己没有送过柳丹欣模特,他无法举证乘早班机去云南之前没去过柳丹欣家。

第三天,莫希年自杀于警局。遗物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两句话:我是被冤枉的,替我申冤。回家让我妈给我立个牌位,然后把我弟接来替我,让他也过过好日子。字条是给我的。

五、莫希年的过去

莫希年,31岁,一家IT公司的业务经理,沉稳寡言。父母从商,管束甚少,但从小到大十分宠爱他。

莫希年并非他父母亲生,而是被一对乡下夫妻送给他养父母的。他一度憎恨那对夫妻,后来,养父告诉他说:“你从小有遗传骨病,而你父亲又患上了骨癌,无力再养育你。”他回去看那个家,低矮的草屋,老母亲不足1.省略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有一种爱情,相忘于江湖 下一篇:郎来了,小几岁又何妨?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模特标本 第13期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zwbs8010q25.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