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十六名中外船员的生命

时间:2022-10-22 04:26:23

2006年2月27日,一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强冷空气肆虐福建沿海,台湾海峡天色阴霾,海面风雨交加。上午10时40分,在距闽江口外50多海里处,一艘由越南装载6100吨煤炭的韩国籍货轮“MV.CHUNYEON”正行进在这里。船在行驶至北纬25度03分、东经120度33分处时,主机发生故障,被迫在海上抛锚。时值海区风浪八至九级,猛烈袭击航船。顷刻间,货物移动,船体严重倾斜25度。货轮船长被这突如其来的险情惊动了,立即向中国海上搜救部门报警。

(一)

交通部救捞局领导在第一时间接到求救信号,立即坐镇救助指挥值班室。交通部东海救助局火速启动紧急救援预案。11时10分,刚刚在福州救助码头补给完毕、正在返回待命点定海湾的“华财”轮接到救助命令,船长杨青立即下令全船进入紧急状态,人员各就各位,作好一切应战前的准备。与此同时,“华财”轮全速向难船海域进发。

厦门高崎国际机场的交通部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也进入了紧急状态。B-7106救助直升机机组人员已经在侯机室待命。11时53分,救助直升机腾空而起,直飞事发海区。真是兵贵神速!

就在11天前,巴拿马籍冷藏船“HENGDA1”轮在乎潭附近海域触礁沉没,交通部东海救助局出动救助船舶、直升机和应急救助小分队,连续八天八夜不间断地进行联合搜救作业,“华财”轮和B-7106救助直升机劳苦功高。为了履行救助使命,救助人又精神饱满地投入了新的战斗。

15时06分,途经长乐机场加油后,救助直升机率先抵达现场上空。由于难船严重倾斜,船上的桅杆纵横交错,加上船体摇晃不停,救助直升机无法悬停,只得返航。

16时16分,“华财”轮赶抵失事现场。“东海救199”轮又奉命前往增援。

(二)

现在时间是16时20分,东海救助局救助指挥值班室里,铃声骤响,“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靠拢难船!”局长孙富民向“华财”轮杨船长发出了第一号命令。

根据上级指示和现场情况,杨船长制定了救助方案:首先用船尾强靠难船,接下难船船员。还随时准备施放救生筏或救生艇,难船船员登上艇筏后救上船。万一难船不幸倾覆,人员落水,要做好人员落水准备,直至施放高速艇进行救人。另外,船上还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在船尾和甲板中部拉好保护绳,在船舷两侧备好保险扣,防止在甲板作业的人员被海浪卷走。又把两个床垫用绳子牢牢绑在一起,准备铺在难船船员跳上甲板位置,以免摔、碰伤。放好船舷两侧救生网和软梯,以利难船船员上船。

需要说明的是,这一切都是在驶向难船途中进行的。救助船员真是训练有素,他们都是好样的!甲板组按预案的安全措施和要求,在摇摆不定的甲板上,艰苦地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大副和水手们一次次在后甲板被巨浪打倒,水手长程文生臀部因此受了点轻伤。他们一次次地倒下又一次次地站了起来。轮机部在轮机长带领下,坚守在机舱,一遍遍地对机器进行检查、巡视。他们无暇顾及高分贝的噪音,心中只是想着如何确保机器运转正常,确保救助任务顺利进行。

海面风浪有增无减,此刻,严重倾斜的难船就像醉汉,动倒西歪地随风摇摆,这给救助船相靠带来了重重艰险。现在,难船就在眼前,“东海救199”轮船员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遇险者身旁。在风浪中强行靠船十分艰难,18时20分,“华财”轮几经努力,在狂风恶浪中终于将船尾靠上难船。但是,由于海上风大浪高,两船之间上下颠簸落差达到6米到7米之间,难船船员不敢下跳。

夜幕降临了,难船船员见船体似乎没有进一步变化,便有了守船的愿望,不愿弃船。

救助船的营救工作暂时搁浅。

(三)

就这样,“华财”轮和随后赶到的“东海救199”轮在现场守候待命,随时准备出动救人。当天晚上,难船没有发生异样情况。

“MV.CHUNYEON"轮上16名中外船员的生命时刻牵动着东海救助局领导的心弦。救助值班员不时地和“华财”轮和“东海救199”轮联系,密切关注难船的动态。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28日上午,难船失事现场风浪有增无减,难船在风浪中险象环生,至此,密切注视货船动态的韩国船东终于向中国救助机构正式发出了弃船救人的请求。

随即,救助直升机再次抵达失事现场,还为一夜未眠的船员送来了食品。由于海况恶劣,无法实施空中救助。事实上,此刻救助船尾部与难船相靠的最佳时机错过了,难船船员也后悔不及。情况明摆着,难船船员逃生获救的唯一途径就是:先放下橡皮艇,然后由救助船将他们救起。在台湾海峡经历了一天一夜的“华财”轮船员们整装待发,作好一切救生准备。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时下,“MV.CHUN-YEON”轮上的16名中外船员们在东海救助局孙局长的督促下,决定施放橡皮救生筏。15时05分,难船16名船员全部登上了一只救生筏,说时迟,那时快,早已作好一切救助准备的“华财”轮迅速起锚,又一次顶着巨浪,仅用5分钟就将所有难船船员接上救助船。

救助船员立即将他们带人休息室,船员们拿出了自己的食品、饮料慰问难船船员,政委安排他们沐浴。随后,救助船员不顾疲劳,又帮助他们烘干早已湿透的衣服。难船船员们面对救助船员,无不竖起大拇指,表达他们的感激、敬佩之情。难船船长顾不及脱下湿透的衣服,疾步登上驾驶台,连连向船长杨青致谢。

上一篇:郑和航海图今析 下一篇:程序上的违法及前置条件不满足对判决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