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稀土博弈

时间:2022-10-21 11:15:39

8月28日,第三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在北京举行,中日两国围绕经济复苏对策等议题交换了意见,其中“稀土出口”是中日双方会谈的焦点。对于日本“放宽稀土出口限制”的要求,中国政府表示,限制稀土出口是出于保护有限资源和环境的考虑,并未破坏国际贸易规则。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稀土供应国,近年来逐渐意识到国内盲目开发稀土资源带来的后果。日前商务部决定限制稀土的出口,并逐步谋求稀土资源的自主定价权,这一声明正在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微妙时刻。因此,言论一出便引起了国内外各方的广泛关注和争论。

不得已而为之

陈德铭 中国商务部部长

国家限制稀土出口是出于既要促进经济发展,又要保护环境以及国家安全等综合因素的考虑,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中国自然资源短缺和生态环境逐年恶化的情况下,稀土的含量逐年减少,在现有条件下大量提取稀土将对我国的生态环境造成很大的损失和破坏。

目前,中国不仅对稀土出口进行限制,而且对开采、生产、贸易的整个链条进行限制,这样的做法也是符合世界贸易规则的。总体而言,中国将逐步减少稀土的出口和生产限制,但由于今年上半年稀土出口增幅很大,所以下半年对稀土出口的限制会比较明显。

与此同时,限制稀土出口对中国经济也会有较大影响。但是,考虑到环境问题和西方国家对我国的技术出口限制,我国的稀土资源保护政策在短期内不会变更。另外,人类的稀土资源已非常有限,我们必须采用高科技方法积极寻求稀土的替代产品。

勿忘国际角色

刘贻南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

最近几年,我国稀土出口数量并没有出现增幅过大的现象。2001至2009年,我国稀土产品年出口量除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降低外,都维持在6万吨到8万吨之间,增幅不大。而2008年稀土出口数量仅比2001年增长了3.2%。与此同时,我国的稀土出口总量占全球的出口总量的比例也在逐步减少,从2005年占全球出口总量的89%,降到2008年的73%。

稀土产品出口要遵守国际游戏规则,中国作为世贸组织成员国,对贸易规则已有承诺,稀土产品也不能游离于国际游戏规则之外。我国不能因为稀土产品重要而过分限制出口或停止出口,只能选择有战略性的措施来实行严格控制,并应该极力避免因稀土而引起的国际贸易摩擦。

我国应该首先稳定稀土产品出口政策,为出口企业提供可预期的经营环境。目前我国稀土产品出口管理比较规范,不宜频繁变更。

长期以来,中国以世界稀土31%的储藏量供应了稀土消耗量的95%以上,在这种形势下,谋求稀土定价权应该作为国家稀土战略的关键所在。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供应国,应该有稀土的定价权,可以提高稀土价格,使中国稀土产业真正获得经济效益,并使稀土成为中国掌握世界未来高技术发展的钥匙。

――中国“稀土之父”、中国科学院院士 徐光宪

稀土资源的真正价值在于应用,中国稀土产业的发展,关键在于从功能材料到器件和实用商品环节的突破,而这需要整个社会环境的大协同。中国长期给世界供应低价优质的稀土资源,不仅使我们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也使得我们的企业因为缺乏足够的资金而在应用技术方面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

―― 五矿(北京)稀土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 廖春生

稀土资源对于最先在日本兴起的电脑、手机、低碳汽车等行业至关重要。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政策,必然会使得一些稀土元素的市场价格上涨,我们的许多产业就会受到影响,经济和国家安全也会受到威胁。对日本来说,中国稀土出口的收紧是日本业界面临的一个“无形的海啸”。

――日本三井物产公司稀土部门负责人 佐藤阳一

近年来,我国稀土出口价格倍增,但如果考虑开采、生产等环境成本,目前的稀土出口价仍然偏低。但是,由政府实施统一定价机制后,稀土出口价格也不大可能迅速提升上来。因为,一旦外国买家拒绝购买,国内市场需求又不足,一些急于将资源变现的小型稀土企业恐怕又要降价出售。届时,所谓“统一定价”难免会名存实亡。

――中国稀土学会陈占恒博士

上一篇:汉鼎乱象 第13期 下一篇:汽车“中国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