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征来的“爱心睡友”

时间:2022-10-17 09:02:54

网上征来的“爱心睡友”

2014年3月10日,《青岛论坛》上一则“征睡友”的帖子引起了无数网友关注,一位空巢老人,愿意提供自己的住处,寻一位“睡友”,陪自己说说话,让空荡荡的家能有点回声。很快,52岁的张春萍,成为国内第一个“爱心睡友”。走进老人的世界,张春萍发现,那里居然安静得让人害怕……

83岁老人征“睡友”

“独居老人,83岁,身体健康能自理,因子女均不在身边,现征集‘睡友’一名,免费提供住宿,并给予500/月的报酬,只负责晚上陪老人说说话,解解闷,在老人出现突况时,拨打紧急求助电话,对老人的任何突况均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2014年3月10日,52岁的张春萍下班后在“青岛论坛”上闲逛,一则“征睡友启事”成为论坛上最火的帖子,点击量过万。帖子的后面,附上了求助老人的几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位精神抖擞的老太,独自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针线,手脚看上去很利索,只不过阴暗的背景,显得老人异常孤单。

张春萍看着网上老人的相片,也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青岛一家国企上班的她,因为单位离家较远,平时住在单位宿舍,只有周末才回家。她平时喜欢安静,也不喜欢与年轻人交流,下班后就在宿舍里上上网,或者打打毛衣,哪儿也不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夜里有时睡不着,看着空落落的房间,她都感到害怕。这则征“睡友”的帖子让她心中一动,老人的家刚好离自己单位不远,也许自己可以去应征试试,她在乎的不是钱,而是和老人一样有个伴。

张春萍立即和老人取得联系,并约好时间去“面试”。

第二天下班后,张春萍步行到了老人家。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家里堆满了杂物,看上去很乱,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霉味。老太姓曹,83岁,企业退休干部,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住在青岛市区,儿子定居北京,只有逢年过节才回来看看。

家里来了客人,老人高兴地忙前忙后。张春萍很不解地问:“阿姨,你两个女儿都在青岛,干吗不让她们来陪你,或者你搬去和她们住。”曹老太叹了一口气:“她们都忙,没时间。”

老人说,她曾跟儿子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但因为不适应那边的天气老生病,儿子只好把她送回来,并让两个姐姐代为照顾。可两个女儿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老人也不想过多打搅她们的生活。由于小女儿的公司离自己很近,她便让小女儿下班之后来陪自己吃个饭再回家,如果自己白天在家里出了什么意外,最起码孩子们能第一时间知道。一开始,小女儿也能做到天天来,可很快她下班之后不是跟同事聚会,就是有事耽误,来的次数越来越少。看着孩子推三阻四的模样,老人心里很别扭,赌气表示自己一个人过。

白天,她可以在小区楼下跟老人们聊聊天,时间容易打发,但晚上却很难熬。老人睡眠不多,晚上总是醒来好几次。每次醒来,她都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数着时间到天亮,有时翻看着相册里的老相片,老人会情不自禁地掉眼泪。以前虽然生活不是很好,但是每天有人陪着说话,陪着吃饭,家里每天都欢声笑语,那种生活在现在看来却是最幸福的,老人现在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以前的快乐。

曹阿姨告诉张春萍:“前段时间,我们这附近有个老头,半夜突发心脏病去世,因子女不在身边,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被人发现!我心脏也不好,每天都需要吃药,你也知道年纪大了脑子不好,经常忘记吃,而且还老犯头晕。我就在家琢磨着怎么办,既然家里房子很空,我想找一个人每天晚上能陪我说说话,提醒我吃药。一开始,我打算在小区里找个老太太一起搭伴生活,可两个年纪大的人在一起,更不方便了。我就想家里房间这么多,能不能给那些需要租房的人提供一个住处,我不收他们钱,还给他们500元一个月。可我不知道去哪儿找,楼下的小雯子说帮我在网上找,后来她就在网上弄了。这个家实在太空了,空得让人害怕。”说着说着,老人眼圈红了,握着张春萍的手直摇头。

老人和张春萍很有眼缘,觉得她是本地人,岁数也合适,恳求她能答应。张春萍表示要回去和丈夫商量商量。从老人家出来后,张春萍立即给丈夫打了电话。听妻子说完,丈夫问她:“83岁的老人,很容易出现突发意外,要是出了事怎么办?即使现在都说好了,到时老人的子女纠缠起来也很麻烦。”张春萍觉得也是,如果要去当“睡友”,第一要跟老人的子女协商好,第二也要签订一份书面协议。

漫漫长夜不再难熬

老人明白张春萍的顾虑,有时出去坐公交车,司机看见老人都不让上,就怕出意外。曹阿姨立即给两个女儿打电话,哪知道,女儿们强烈反对:“你找个不熟悉的人回来,多不安全,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要是出了事怎么办?你要是真不愿意去我们家,我们可以轮流回来陪你。”老人坚持己见:“你们工作都忙,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耽误自己的事,再说我一个糟老太太,别人能拿我怎样?”见两个女儿态度依然强硬,老人一下子激动起来:“你们轮流回来陪我?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一个星期7天你们回来过几次,只有周末的时候你们才会来看看我,有时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就要走,连陪我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除此之外的六天,我一个人在家是怎么过的,你们知道吗?”母亲心脏不好,怕她情绪太激动,两个女儿只好同意。

见面后,张春萍主动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见她说话做事都很可靠,两个女儿这才稍微放心一些,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半个月后,张春萍签了协议搬到老人家。第一天下班,张春萍急急忙忙地往老人家赶,路过菜场时,她自己掏钱买了一些菜。老人以为她很晚才会来,自己用热水泡了点饭吃。张春萍心疼地夺过老人的碗筷:“阿姨,你一个人在家,也要吃点好的,别老对付。”张春萍以为老人是怕花钱,可打开冰箱一看,里面全是新鲜的瓜果蔬菜,每过几天,女儿都会给她带来一些吃的用的。曹阿姨笑了:“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东西,做了又吃不完,倒掉太浪费。”听曹阿姨这样说,张春萍说:“阿姨,你看我也刚下班还没来的及吃饭,正好今晚也是我第一天上班,既然这样我们就烧点菜好好庆祝一下,你看怎么样?”

张春萍挽起袖子在厨房忙开了,曹阿姨帮着打下手。两人一边做饭一边聊天,曹阿姨告诉张春萍,孩子小的时候,她总盼着孩子长大,孩子们大了自己就可以歇歇了。可等孩子真的长大了,老伴走了,剩下自己一个人,她才觉得,这时间如此难过。虽然孩子们在经济上从不亏待她,可没人陪她说话,没人问她吃饭,那种一个人的生活,有时会让她觉得活着比死都难受。她经常会去老伴的墓前坐上一会儿,把遇到的事说给老伴听,虽然没人应答,但比在家的时候好受些。

听着听着,张春萍鼻子一酸,她笑着对曹阿姨说:“阿姨,以后咱们搭伴儿过,你就当我是你女儿,我也当你是我妈。”

张春萍发现曹阿姨很好相处,虽然有些唠叨,但人老了,难免会多叨咕几句。有时下班晚了,张春萍便不去曹阿姨家吃饭,但8点之前绝对会到,陪着曹阿姨看会儿电视,说说话。要是去得早,吃过晚饭,两人还会到小区楼下散散步。

本来,张春萍想和老人睡一个房间,这样有什么动静,自己也能知道。可曹阿姨怕她白天上班,晚上和自己睡在一起休息不好,曹阿姨坚持要求她单独睡一个房间。拗不过阿姨的好意,张春萍住到了隔壁,但晚上都会把房门开着,以免晚上老人发生什么意外,自己不知道。

2014年4月21日,张春萍下班回来敲门,很久都没人应声,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拨打老人小女儿的电话。小女儿赶到后,用备用钥匙开了门。进门一看,老人倒在浴室门口,昏迷不醒。经抢救,老人醒了过来。她说,当天有些感冒,因为发烧出了一身汗,便想着洗个澡睡上一觉,可洗完澡刚穿好衣服,头就晕得不得了,后来的事就记不清了。医生说,老人是因为洗澡水温过高,空气不流通,导致心脏病突发而昏迷,如果没被及时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老人也许再也醒不过来了。

两个女儿听后,都感到后怕,从此,她们对张春萍的态度大为好转。

考虑到老人心脏不好,张春萍特意从网上买了一些急救方面的书,她想自己多学一些医学常识,遇到突况,也可以及时施救。曹阿姨开玩笑地拍拍胸脯说:“要是需要演习,我可以当病人。”

2014年5月6日,张春萍高兴地买回来一个小型录音机:“阿姨,从今天开始,咱俩在家学跳广场舞,我先学,学了教你,既能锻炼身体,也能舒展心情。”老人摆摆自己的老胳膊老腿,直往后退:“年轻时就没艺术细胞,老了更不行,丢死人了。”张春萍一再劝她学,并拉着她在客厅里跳来跳去。

老人接受能力差,一个动作要重复几十遍才能记住,张春萍也不嫌烦,一遍又一遍地教。10天后,曹阿姨终于学会了一个舞蹈,张春萍领着她来到广场。一开始,曹阿姨放不开,但很快就融入进去,虽然动作很笨拙,跟不上节奏,但却很开心。见小区里还有些老人想学,张春萍和曹阿姨把这些老人叫到家里,白天由曹阿姨教,晚上张春萍教。

有了张春萍的陪伴,曹阿姨不再怕一个人待在冰冷的家。老人的笑声比以前多了,楼下的邻居碰到她,好奇地问:“我怎么发现你最近好像很开心啊,每天晚上都能听见你的笑声,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听着邻居的话,曹阿姨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她知道这都是“睡友”张春萍的功劳。

“爱心睡友”成了一种风尚

每次张春萍周末回家,曹阿姨都对她恋恋不舍,盼着她能早点回来。而张春萍也放心不下老人,即使回家,晚上8点也会准时给老人打个电话。曹阿姨觉得自己很幸运,征“睡友”竟征来了一个女儿。

2014年端午节,曹阿姨早早地就忙碌起来,特意邀请张春萍一家到家里做客。老人的几个孩子都来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粽子。张春萍说自己家里也有老人,也曾因为工作而忽略了他们,自从跟曹阿姨夜夜相伴后,她第一次近距离地理解了老人的孤独,只要有空,她便会多回去看看父母,多陪他们说说话,她不想等有一天父母不在了,带着遗憾生活。

曹阿姨和“睡友”情如母女的感情让很多人羡慕,小区里的一些老人纷纷效仿,后来这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很多空巢老人都想找“睡友”。

24岁的山东济宁女孩袁爱香和张春萍一样是一名“睡友”。大学毕业后,她在青岛一家财务管理公司上班。出门在外,袁爱香十分想念家人的陪伴,特别是年迈的爷爷奶奶,听说了张春萍的“睡友”故事后,袁爱香便也主动应征当“睡友”。

后来,袁爱香联合其他“睡友”成立了国内首个“爱心睡友QQ群”,大家都自发地献出自己的夜晚,去陪伴那些空巢老人。他们在QQ上交流着各自当“睡友”的心得,以及在当“睡友”过程中遇到的烦心事。

不到两个月时间,“爱心睡友群”共发展了113名“爱心睡友”。2014年6月初,“睡友”的故事经《青岛早报》报道后,无数空巢老人打来电话咨询征“睡友”的事。他们更愿意给刚出校门的年轻人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这样一来,既有人陪着,也能给孩子们省点钱。

2014年6月5日,青岛市市南区红十字会主办了首届《爱心睡友老人应急救护培训班》,筛选出几十位“爱心睡友”参加了培训。

采访时,记者随机在青岛市区询问了一些路人:如果家有老人,你愿意为他征一名“睡友”吗?大部分人持中立态度,反对的人表示:“现在社会上什么人都有,你哪知道征来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对方心存恶意,那岂不是拿自家老人送进虎口?”赞成的人却说:“让老人有个伴,遇到突况时身边有个人帮着拨120,作为子女,也能放心些,不是坏事。”

据《中国老人及空巢老人数量增长调研报告》显示,目前中国老年人口增长速度是总人口增长速度的5倍,占世界老年人口五分之一,其中49.7%老年人为空巢老人。同样,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统计,城市老年人中感觉幸福和比较幸福的只占56.9%,农村老年人比例仅为33.1%,我国55岁以上的老年人每年自杀人数超过10万,成为自杀率最高的一个群体。“睡友”的出现,也许是解决空巢老人精神空虚的一条新路子。

但老人作为弱势群体,他们容易轻信人,也没有任何自保能力;同样,另一方面,“睡友”的利益和人身安全也要受到保护。如果有公益组织或相关机构出面协调组织,让当“睡友”的人和征“睡友”的人,都能放心,制定一些完整的条款,确保双方的利益不受损害,应该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文中当事人均为真名,未经作者同意,本文禁止转载、网摘)

上一篇:吴镇宇:怪咖老爸的育儿经 下一篇:牡丹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