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品格

时间:2022-10-14 07:47:21

父亲的品格

谁也不会相信,我的年已古稀的父亲不会花钱。

作为一位退休教师,每月领着一千余元的养老金,每月一度的全乡老教师会议,12华里的路程,他往往都是徒步跋涉,为的是省下那一元车费:每逢赶集或出差,他总舍不得喝下一碗五元钱的羊肉汤,只是一再声称自带的馍馍最香:喝茶总是用开水把茶叶冲上十遍八遍,直到淡得看不出茶色:他舍不得买肉,一日三餐青菜萝卜。

可是,遇到乡邻有难时,他三百两百常接济:家乡建校、修路时,他一捐款就是500元:几名贫困学子无钱上学,他前后资助上千元:为灾区捐款捐衣被,他每年都是全乡的积极分子。

我有时对父亲的行为不理解。他告诉我。他从解放前逃荒要饭的苦难中走来,食难裹腹,衣不蔽体,受尽了饥寒交迫:他从1958年被错划的屈辱中走来,为了供养子女上学,去县城走在街道上,看见一块牙膏皮也要拾起来,为的是能卖上三分钱:他从“一大二公”的时的极端贫困中走来,跑30千米路出差,再饿着肚子返回,为的是省下集体发给的三角钱补助,买一点食品孝敬老人。

经历过严冬的人最能感受到春天的温暖。父亲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老百姓带来了福音,他被昭雪,重新登上讲台教书育人十多载,退休后不能再为党和国家做什么工作了,每月还能拿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退休金,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好日子。所以。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有钱要花到该用处,自己吃饱穿暖就比从前好了不知多少倍。何必摆阔气、讲吃穿呢!

父亲只是一介平民,但平民与大人物也常常有相通之处。最近我读了追忆赵朴初老的一篇文章,其中有这样几句话:“赵老一生的节俭已成风范。作为六、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他是日复一日的粗茶淡饭:作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他每每都是用旧的信封往来文件:作为九十三岁的世纪老人,他临终前在北京医院,还用过夜的开水漱口、洗脸、洗袜子、洗手绢,然后再冲洗马桶、冲洗卫生间的地板;作为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他在九十岁这年,还撑着病躯顶着烈日去为遭受洪灾的百姓募捐……”

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也由此深深地读懂了我的父亲:他对自己的节俭和对公益事业、乡里乡亲的大方,实际上是一种人生的大气,透出慈善,透着博爱,溢满真诚,充满友善。那是一种对人生最清醒的把握,对党和祖国给予他的幸福生活的最彻底的回报。

父亲就是这样固守着农村老家那一方田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食饱衣暖不求奢,自办报刊阅览室向山村学校的师生和村民们免费开放,竭尽所能地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一切。他的勤劳和俭朴与赵老的为国节约、为民办事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那是一种中华民族永恒的传统美德,历经岁月的冲刷而永不褪色。这种节俭对当前社会上的奢华之风和青年一代的铺张浪费是一种鲜明的评判,引人深思。

我终于想通了,父亲是最会安排自己生活的人。

上一篇:猫眼中的神话 下一篇:爸妈不乖 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