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翻译的忠实与叛逆

时间:2022-10-13 11:39:49

字幕翻译的忠实与叛逆

摘要 翻译要“忠实”,否则就是叛逆。影视剧字幕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学形式。其翻译具有和其他文学翻译不一样的地方,译者要在充分照顾译入语观众的语言能力和审美的基础上兼顾体现电影以及导演、演员的风格,寻求平衡点,扩大可译度,做到既忠实又适度叛逆。

关键词 字幕;忠实;可译度;叛逆

翻译是一种语言活动,同时又是这一活动的结果。语际翻译是一道桥梁,一端连着自身文化,一端连着异国文化;翻译又是具有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人相互交际、交流思想,达到相互了解的媒介。译者应尽可能少丧失原作的原有的内容和形式,或者说翻译应尽量保持原作风格。

然而,要保持原作风格谈何容易?文学家、翻译家郭沫若先生认为翻译比创作还难。勒菲弗尔指出,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是操控文学翻译的三种主要力量。(Lefevere,1992)另外翻译还受译者的认识水平、翻译策略等等诸多因素影响,使得翻译要想完全“保真”几乎是不可能的,即叛逆是可能的,而且也是实际存在的。关于叛逆,孙致礼进行过深入研究,总结出如下5种:无意性叛逆、权宜性叛逆、策略性叛逆、关照性叛逆以及创造性叛逆。

其中“无意性叛逆”,是指译者并无“叛逆之心”,但却由于误解、疏漏以及译笔过于拘谨或过于自由等原因,而导致了不应有的叛逆;

“创造性叛逆”,主要指译者在语言层面对译文所做的“脱胎换骨”性的转化处理。这样的转化处理是在语言差异较大,不便直译的情况下,要敢于冲破源语的束缚,译出意义最切近而又符合译语规范的译文,也就是说,要善于将“规范自然的原文”转换为“规范自然的译文”。

孙先生分析指出,

“无意性叛逆”应尽力加以避免,其他的叛逆形式或可以产生积极的效果,或为译者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

译者的天职决定了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首先要遵守“忠实”的原则,忠实于原作的民族风格、时代风格、语体风格、作者的个人风格等。译者不仅要传达原文的基本信息还要传达原文的审美意蕴。要做到这点实非易事,译者必须做到理解上和原作者保持一致,必须对原作风格的方方面面做好深入透彻的研究,才能奠定最大限度地保持原作风格的坚实根基。这种研究的深入程度决定了保持原作风格的成功概率。

对原作、原作者的深入、透彻地研究、理解是翻译的前提,是翻译的先导,并贯穿翻译的全过程。达到了理解上的一致才有可能在风格上和原作者保持一致。翻译的风格问题,是翻译家十分关心的,也是他们认为在文学翻译实践中最难解决的问题,“风格就是生命”。

从语言角度看,翻译的首要任务就是运用语言这个手段来实现对原作风格的尽可能地再现。译者要根据上下文来确定一个词或一句话的真实涵义,上文所提及的对原作的深入全面的理解和对原作者的全面了解以及在此基础上译者、原作者二者的一致就是一种非语言的上下文,只有这样译文才会最切近而又自然。译文中内容和形式就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统一,原作风格的最可能再现就获得了成功。还原作的本来面目,让目的语读者透过译作认识一位异域作者的真正面目――这应当是译者的最高追求。

影视剧字幕不同于其他的文学样式,翻译时的处理方法自然也就不能是照搬套用。字幕分两种,一种是语内字幕,即本族语字幕(不在本文考虑之列);一种是语际字幕,即将源语译为目的语叠印在屏幕下方的文字,即通常所说的字幕翻译。有人研究指出影视语言具有聆听性、综合性、瞬时性、通俗性和无注性等特点。也有人发现影视语言具有通俗性、瞬时性、语言融合性、口头性、简洁性以及省略成分多等特点。就翻译而言,字幕瞬时性、通俗性、无注性和简洁性是要充分予以考虑的。理论上讲,字幕翻译包含有语际信息转换,语篇增减,以及口头语转为书面语。字幕的功能就是辅助提供信息。这有两个独特之处:(1)字幕所提供的语言信息是和视觉信息、听觉信息密切配合的,旨在帮助观众加深理解;(2)字幕的语言信息呈递进推进。这就是说字幕译者不仅要充分利用源语,还要利用好音画信息的辅助功能实现信息转换。译者借助音画信息恰当翻译,与之相反,观众则利用翻译字幕辅助理解音画信息,更好理解剧情,即字幕翻译为目的语观众对剧情的理解服务。另外字幕翻译所提供的信息分段打在屏幕上,观众有等待的间隙,有进一步处理信息的时间,虽然时间很短。译者翻译字幕时要充分考虑到观众的理解力、认知力以及积极参与理解的主动性。字幕是闪现在屏幕上的文字,转瞬即逝,即可供读者前后参照的时间都没有。字幕的这种独特的信息功能对字幕翻译形成了一个制约――字幕翻译力求简洁明了。

张春柏研究影视翻译时指出“影视翻译的即时性和大众性规定了,影视翻译必须以目的语观众为中心,适当照顾到他们的语言水平。这自然意味着影视翻译的方法是以意译为主的方法。”由此也可看出。影视剧字幕的翻译远不同于其他文学作品的翻译。由于文化不同,东西方哲学的差异,文字符号系统不同,译者和原作者属于两个不同主体,可能性格迥异,可能人生阅历、所处时代不同,文化修养、审美能力、艺术修养、写作风格也不同,对原作的理解当然会有所不同,译文也永远无法跟原文完全“保真”,“以意译为主”自然意味着叛逆。

在《空军一号》中,美国总统宣布绝不再让政治利益阻挡捍卫道德的勇气并宣布用“atrocity”和“terror”来对付恐怖主义。在前往机场的途中,当总统安全顾问谈及总统这一反恐政策时他有这样一句:

The allies are going to be very upset they weren’tconsulted about this.

由于是口头交流,这句话并不完全遵循英语语法,但其中“consulted”是一个很正式的用词,考虑到以上谈及的字幕特点和翻译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既要简洁化、口语化,又要兼顾其“瞬时性”“无注性”给观众带来的理解困难,词句可译为:“你没事先照会,盟国会很生气。”“照会”照应了“consulted”;原句英语的被动语态被译成了汉语常用的主动语态;原句的指代关系被汉语的两个“施事”――“你”和“盟国”消解;译句在汉语中因其简洁明了、响亮上口而易被观众接受。

同样是在《空军一号》中,总统设法和副总统通上话,了解到劫机的要求时,他说:

We can’tgiveintotheirdemands,It won’t end there.

总统用了“we”,表明作为美国总统,他和地面的内阁、政府、国家站在一起与战斗着,不能屈服(这也正是他的反恐政策)。这句话又是作为美国总统的他说给地面指挥的副总统的,具有命令性。从中国观众的理解度、认知度以及参与度来考虑,本句可译为:“你不能让步,否则没完没了”。

“你”取代了英语原话中的“we”,更符合中国观众的上下级心理认知和情景推理的惯式。

《空军一号》中还有这样的对白:

总统:If you give amouse acookie……(画面切换)

副总统:He’ll want a glass of milk,

他们两人各说了一句警句的一半,仅从中国观众的角度考虑,可以译为:

总统:他得一尺……(画面切换)

副总统:就会进一丈。

以警句对警句,译文从内容到形式都和原文对等,又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且在中国可谓耳熟能详,译者似乎可止步于此。郭建中指出“在字幕翻译中,一方面必须尽量译介原文本文化的语言特点,吸纳外语表达特点(subjection to source norms);另一方面又必须恪守本族文化的语言传统,用具有译语文化色彩的词语来译原文本(subjection to target culture norms)。”从“吸纳外语表达特点”促进文化交融,丰富本土文化角度考虑,原对白可译为:

总统:给老鼠一块饼干……(画面切换)

副总统:它就要喝牛奶。

译文照样浅显易懂,简洁明快,同样意味着“得寸进尺,得尺进丈”,仍然在中国观众的认知能力和接受能力内,但做到了兼蓄并用,为本土文化注入了新元素,不可不谓更佳。

以上似乎说明译者在翻译字幕时充分享受着翻译其他文学作品时不具有的高度自由,好像“镣铐”打开了。必须指出的是,如同情节编排、拍摄角度、布景设置、表现手法等等一样,影视剧在语言的运用,即人物对白方面体现着导演和演员的意图和风格。译者在翻译时一定要时刻尽量扩大可译性,既要实现语言信息传递,帮助观众理解剧情,又要兼顾导演和演员风格,使译制片对译语观众产生的效果与原影片对源语观众所产生的效果相似。译者应充分理解影视剧的内涵和预期效果,充分考虑译语观众的心理期待,在功能对等翻译的原则指导下选择适当的翻译方法,使译语观众能够得到与源语观众相似的感受和理解。

在《大饭店》中凯乐在饭店里被一伙流氓了,住在医院里。虽然是以出卖肉体为职业,但遭到自然是很痛苦的。作为饭店总经理的彼得去慰问她。可是凯乐的态度却十分硬。她说:

What the hell are you going to do for me?If you want to dosomething,you can pay the hospital bill,The hooker’s uniondoesn’t have a group medical plan[I don’t want any favors!I’ll pay you back-cash or traade,whatever you want,I havemy body,When it is back on working order,you call have yourshot in it.

钱绍昌先生是这样译的:

凯乐:的想为我做什么?你真要做一点事,那就替我付医院的账。工会是不管会员医药费的!我不要你做好事!我会还你的――要钱还钱,要玩让你玩。我有个身体,等它能干活的时候,就可以跟你上床。

这段话的原文是极为粗俗的,译文相应也得粗一些。也正是这些粗俗的话体现了凯乐的素质,译文很好地还原了原文风格,让中国观众了解了―个真实的凯乐。

无论翻译文学作品还是字幕,扩大原作风格的可译性,再现原作风格是译者在实现语际转换时一定要遵循的职业操守。就字幕翻译而言尽可能地忠实却又灵活有限地叛逆,译者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二度创作”,呈现令人满意的翻译作品。

上一篇:影视广告的信任危机及对策研究 下一篇:“中国式”大片为何与奥斯卡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