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香药的卫生防疫功用概述

2019-10-09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摘要】中国的本草香药文化源远流长。本草香药为香药本草制备的各种香料,广泛应用于宗教、祭祀、居家各方面。本草香药见载于《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各主要本草典籍,如苍术、木香、女青、菝葜、艾纳香、樟脑、雄黄、菖蒲、山柰、藁本、鬼臼、艾叶、鬼箭羽、麝香、徐长卿、川芎、皂荚、降真香等。本草香药方(悬佩方、熏烤方、烧燃方等)散见于医方医案瘟疫、辟温、禁药等条目或专论中。系统整理、发掘和研究香药本草,创新应用香药本草和本草香药,对增强人们的卫生防疫能力、提高人居环境健康指数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香药;卫生防疫;本草学

【中图分类号】R281【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7)04-0052-04

Summary on the Aromatic Drugs of Materia Medica Herbal for Epidemic PreventionYANG Weibing1XIA Xunli2*

1. The First Peoples Hospital of Yichang City, Yichang 443000,China;

2. Jiangxi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Nanchang 330004,ChinaAbstract:Chinese had a long history of medical aromatic, which was made with aromatic drugs of material medica herbal, widely used in all aspects of religion, sacrifice, and daily life. Aromatic drugs were recorded in all kinds chief materia medica books from Shennong bencaojing to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for instance Atractylodes, Radix aucklandiae, Metaplexis japonica, Smilax, Blumea, Camphor, Realgar, Calamus, Kaempferia galangal, Ligusticum sinense, Dysosma versipellis, Artemisia argyi, Euonymus alatus, Moschus, Cynanchum paniculatum, Ligusticum chuanxiong, Gleditsia sinensis, Dalbergia, etc. Prescription of medical aromatic(including suspending, fuming, and burning, etc.) scattered in the Plague, Avoid the plague, and Epidemic prevention of medical records. There are important significance in systematically sorting out, exploring, and studying aromatic drugs, as well as innovatively applying with medical aromatic to improve people's epidemic prevention capacity and elavate the health index of people's living environment.

Keywords:Aromatic drugs; Epidemic prevention; Materia medica herbal

中的本草香药文化源远流长。本草香药为香药本草制备的各种香料,广泛应用于宗教、祭祀、居家各方面。中国的香道文化长期显在于虔道礼佛、祭天敬祖层面的情志效用,而香药内在的祛病除邪、驱蚊防虫、净化空气等卫生防疫功用则重视不够和研究薄弱。香药本草广泛见载于《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各主要本草典籍,香药方(悬佩方、熏烤方、烧燃方等)散见于医方医案瘟疫、辟温、禁药等条目或专论中。系统整理、发掘和研究香药本草、弘扬本草香药的卫生防疫功效、增进人居环境健康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1本草香药的发展溯源

没有文献证明本草香药起源于何时、以何种方式首先呈现,但是可以设想可能以绿植熏香或绿植熏烟的形式首先出现,或者先以绿植熏香、后随之以绿植熏烟、再发展到本草熏香或本草熏烟、最后发展到形式和功用更加多样化的本草香药阶段。本草香药的发展源流应该同步于人类社会的医药实践和医药知识的丰富。

人类社会早期,劳动、生活环境简陋而艰苦,蚊虫、蝇蚤、动植物腐殖气味侵扰不断。早期人类在劳动和生活实践中,发现有些气味剧烈的植物,如艾草、苍术、皂荚、菖蒲等,有驱除蚊虫、蝇蚤、遮盖动植物腐殖气味的功用,因而形成了绿植熏香习俗;之后发现焚燃这些植物,驱除蚊虫、蝇蚤、遮盖动植物腐殖气味的功用更为显著,故而绿植熏香发展到了绿植熏烟,这一时期产生了香药植物的原初认识;随着人类社会医药实践和医药知识的不断增进,本草药物的种类和知识日趋丰富,特别是域外香药的大量传入,香药本草的种类大为扩充,本草香药的应用得到了较大范围的实践。本草熏香、本草熏烟临床用于辟秽避疫、居家用于驱蚊逐蝇、熏衣缭室等卫生防疫实践;在本草香药实践积极效果的影响下,逐步形成了本草香道文化。

2本草香药主要品种

本草香药依其使用方式不同分为悬佩法、熏烤法、烧燃法等。悬佩法是把香药或者香药研末悬挂于居室各处、或者装袋佩戴于身的方法;熏烤法是把香药隔火加热、或者烘烤促进香气散发而有效避免烟雾的方法;烧燃法是把香药直接烧燃于特定处所的方法。本草药香主要或者常用的香药本草品种见载于本草著作和医方医案典籍。

《本草纲目・瘟疫》[1]专论有:苍术(烧烟熏,去鬼邪);木香、辟虺雷、徐长卿、鬼督邮、藁本、女青、山柰、菝葜、草(并辟毒疫温鬼邪气);白茅香、茅香、兰草(并煎汤浴,辟疫气);艾纳香、兜纳香、蜘蛛香、沉香、蜜香、檀香、降真香、苏合香、安息香、詹糖香、樟脑、返魂香、兜木香、皂荚、古厕木(并烧之,辟疫)。《备急千金要方・辟温第二》[2]专论有:(辟温气,太乙流金散方)由雄黄、雌黄、矾石、鬼箭羽、l羊角组成;(辟温气,雄黄散方)由雄黄、朱砂、菖蒲、鬼臼组成;(辟温病,粉身散,常用方)由川芎、白芷、藁本组成;(辟温气,杀鬼,烧药方)由雄黄、丹砂、雌黄、羚羊角、芜荑、虎骨、鬼臼、鬼箭羽、野丈人、石L生、o猪屎、马悬蹄、青羊脂、菖蒲、白术、蜜蜡组成;(辟温,虎头杀鬼丸方)由虎头、朱砂、雄黄、雌黄、鬼臼、皂荚、芜荑组成;(辟温杀鬼丸,熏百鬼恶气方)由雄黄、雌黄、龙骨、龟甲、鲮鲤甲、猬皮、l羊角、虎骨、樗鸡、空青、川芎、真珠、东门上鸡头组成;(雄黄丸方)由雄黄、雌黄、曾青、鬼臼、真珠、丹砂、虎头骨、桔梗、白术、女青、川芎、白芷、鬼督邮、芜荑、鬼箭羽、藜芦、菖蒲、皂荚组成。

上述《本草纲目》和《备急千金要方》为本草和药方的专门著作,分别从本草和方药的角度立“瘟疫”和“辟温”专栏,专门介绍防治瘟疫的本草药物和组方,基本为本草香药。《本草纲目》收载分述的防治瘟疫药物,使用方法主要为烧燃、烟熏,或者汤浴(热、开水淋浴)诸法,作用于人居环境、特别是空气的致病微生物,以及人体自身的皮肤、体表等外在的与致病微生物容易接触的部位。而《备急千金要方》收载的各种防治瘟疫的成方,其组方药物也基本类同《本草纲目》“瘟疫”专论的药物,使用方法除了烧燃、烟熏法外,还有“粉身散”(施于人体自身的皮肤、体表等外在的与致病微生物容易接触的部位)、丸药(悬佩、协带于人体,或者置放于特定空间,或者人体内服以增强机体抵御瘟疫的能力)等,可作用于改善人居环境、或者提高人体抵抗致病微生物的能力。

《洗冤集录》载[3]:(辟秽丹,能辟秽气)由麝香、细辛、甘泉、川芎组成。《串雅全书・禁药门》专论[4]有:(李子建杀鬼丸,辟瘟疫,杀一切鬼魅魍魉)由藜藿、虎头、雄黄、鬼臼、天雄、皂荚、芜荑组成;(除蚤虱蛇虫诸毒)如樟脑、茅术、石菖蒲;(又方)芥菜子、辣蓼、樟脑(烧烟熏之,即除);(灭虱除蚤)如百部、水银、茶叶、黑枣。《武当秘方》载武当道医避瘟疫方[5]:(观音神香,芳香辟秽,杀虫防蚀)由广木香、生苍术、香白芷、甘松、沉香、檀香、降真香、艾叶组成;(避温疫香袋,避瘟防病)由生苍术、吴茱萸、雄黄、艾叶、冰片组成。

上述《洗冤集录》、《串雅全书》和《武当秘方》为医学或者医学相关著述,所收载的防疫方都是在生活、生产环境或者实践中应用的专门卫生防疫物品。如《洗冤集录》的“辟秽丹”是专门针对刑事现场的尸检时,防止尸体腐变产生的致病微生物对刑案人员的伤害;《串雅全书》的“禁药门”则是专注游医、乡土民间防瘟避疫、灭虱除蚤、杀蛇虫诸毒等乡野田间各种环境卫生、民居生态的专论;《武当秘方》收载的“观音神香”有芳香药物的提神醒脑、清窍敬祈的神志调适作用,对道观周遭环境的空气、水土可能滋生的各种致病微生物和有害生物有消杀功能;“避温疫香袋”则是道士生活的另一面反映,道士们常游方行走天下,可能或者实际经过瘟疫地区、自身携带或者散发给疫区灾民避瘟防病的卫生防疫性保护产品。

3本草香药的卫生防疫功用

分析上述各本草著作和医方医籍收载的本草药香,主要或者常见的香药本草品种有苍术、木香、女青、菝葜、艾纳香、樟脑、雄黄、菖蒲、山柰、藁本、鬼臼、艾叶、鬼箭羽、麝香、徐长卿、川芎、皂荚、降真香等,下面分别简述其卫生防疫功用[6]。

苍术:除恶气,弥灾l(弘景);山岚瘴气温疾(大明)。木香:邪气,辟毒疫温鬼(本经);消毒,杀鬼精物,温疟蛊毒(别录)。女青:蛊毒,逐邪恶气,杀鬼温疰,辟不祥(本经)。菝葜:治时疾瘟瘴(大明)。艾纳香:恶气杀虫(志);烧之辟瘟疫(李);治癣辟蛇(藏器)。樟脑:治中恶邪气,疥癣风瘙,杀虫辟蠹(时珍)。雄黄:杀精物恶鬼邪气百虫毒(本经);杀诸蛇虺毒(别录);杀劳虫疳虫(时珍)。菖蒲:小儿温疟,可作浴汤(别录);鬼气,杀诸虫,恶疮疥瘙(甄权)。山柰:辟瘴疠恶气(时珍)。藁本:辟雾露润泽,疗风邪曳金疮(别录);治一百六十种恶风鬼疰(甄权)。鬼臼:杀蛊毒鬼疰精物,辟恶气不祥,逐邪,解百毒(本经)。艾叶:治瘴气疫疠温毒(葛洪);治虫(孙思邈)。鬼箭羽:除邪,杀鬼毒蛊疰(本经);主百邪鬼魅(甄权)。麝香:辟恶气,杀鬼精物,去三虫蛊毒(本经);疗诸凶邪鬼气(别录);瘴毒,辟蛊气(日华);除百病,治一切恶气及惊怖恍惚(孟诜)。徐长卿:鬼物百精蛊毒,疫疾邪恶气(本经);主鬼疰精物邪恶气,杀百精蛊毒(别录)。川芎:川芎叶名蘼芜,辟邪恶,除蛊毒鬼疰,去三虫(本经)。皂荚:利九窍,杀精物(本经);合苍术烧烟,辟瘟疫邪湿气(宗])。降真香:烧之,辟天行时气,宅舍怪异。小儿带之,辟邪恶气(李)。

上述各主要本草香药的卫生防疫功用从现代医学或者卫生学的视角,可以概括为3个方面:①针对环境致病微生物(如细菌、病毒之类的)所导致的传染病、流行性疫病等,通过对环境消毒杀菌、或者对人体清热解毒发挥功效作用,本草语言表述为“恶气、瘴气、邪气、杀鬼精物、辟不祥、灾l、温疾、毒疫、温鬼、瘟瘴、瘴疠、鬼疰、百邪鬼魅”等;②针对有害生物(如虫、虱、蚤、蛇等)所致的环境、人体危害,功效作用在于杀灭这些有害生物或者限制其活动范围、活动方式,本草语言表述为“蛊毒、杀虫、辟蛇、辟蠹、百虫毒、虺毒、劳虫疳虫、百精”等;③针对自然环境或者致病微生物、有毒生物所致的人体皮肤、体表、身体外部疾患,功效作用方式为消杀导致皮肤、体表伤害的致病微生物,或者促进皮肤、体表损伤的愈合和恢复,本草语言表述为“治癣、疥癣风瘙、恶疮疥瘙、金疮”等。

4本草香药卫生防疫功效的现代研究

本草香药卫生防疫功效的现代研究缺乏系统性,研究数据也不算丰富;但是在临床、科研方面还是进行了一些有意义的探索和评价验证工作,摘要分述如下。

如上海市的医药工作者,使用本草香药苍术和艾叶创制了“苍术艾叶香”,在室内点燃此香,进行空气消毒,以防治呼吸道感染,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实验证明,点香后在一定时间内能使空气中的细菌、病毒显著减少[7]。

李小敏等[8]研究发现采用艾条熏蒸爱婴病房,室内空气消毒合格率达到100%,艾叶对10多种常见细菌具有杀菌或抑菌作用,如葡萄球菌、白喉杆菌、绿脓杆菌、结核杆菌、大肠杆菌等,对多种皮肤真菌也有不同程度的抑菌作用,如石膏样毛癣菌、黄癣菌等。邹秀容等[9]采用艾叶烟熏进行病室消毒。结果发现烟熏后细菌总数下降率为7304%,对大肠杆菌、甲型链球菌、表皮葡萄球菌、绿脓杆菌、肺炎双球菌均有非常显著的抑制作用。陈勤等[10]对艾条熏蒸与紫外线空气消毒进行了对照观察,结果发现艾条熏蒸与紫外线照射后的平均菌落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对于有障碍物紫外线不能穿透的角落,艾条熏蒸后菌落数少于紫外线消毒后的菌落数。

由于近年来流感频繁爆发,佩药疗法在预防流感的应用中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一些医务工作者在继承的基础上,对佩药疗法的临床疗效、作用机制作了深入研究。佩药疗法防治瘟疫病的疗效主要机制是杀灭细菌或病毒,激发人体的潜能、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大多数的芳香类药物香味散发到空气中可起到杀菌、抗病毒作用[11];藿香、艾叶、佩兰等芳香类药物,其挥发油成分在空气中有较强的消毒作用[12];佩带香囊可使药物浓郁的香气通过鼻黏膜吸收、肌肤渗入人体进入血液而发挥药效[13]。

现代药理实验研究表明[14],香药的主要成分挥发油经口、鼻吸闻,对大脑的嗅神经产生良好的香味刺激及对局部俞穴产生缓慢刺激,可促进机体免疫球蛋白的含量增高,增强人体防御能力,借以达到防病保健的目的;沈微等[15]采用藿香、苍术、艾叶、肉桂等芳香类药物做成香囊佩戴在老年人身上进行观察佩药疗法预防老年人上呼吸道感染的效果,观察结果提示,佩药疗法对预防老年人上呼吸道感染,降低其发病率具有一定的作用。

5本草香药的创新应用

中国传统医药史上的卫生防疫方多选择上述香药组方,以悬佩法、熏烤法、烧燃法等驱蚊祛虫、防治瘟疫,保护人们健康。现代社会,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加快,人们逐渐远离人口分散、植物茂盛的自然环境,生活在人口密度较高、空气质量较差的城镇环境中。通过对香药本草的创新应用,可以为现代人居环境创制天然的绿植熏香植物和清洁空气。①通过园艺学技术方法,选择合适的绿植熏香植物,如艾草、苍术、木香、山奈,或者其他散发有卫生防疫功效成分的植物,栽培成盆景植株,放置在居家阳台、客厅、或者卧室,或者放置在企业、机关、工厂的适当的公共空地,以净化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提高卫生防疫水平。②加强香药本草的卫生防疫功效和组方规律研究,创制具备各种驱蚊驱虫、消毒杀菌、净化空气的本草药香,供人们在家庭、单位定期或者不定期(特定时期:比如季节转换,温度湿度改变太快,传染病高发时期等)进行悬挂、熏烤或者烧燃,也可以供个人佩戴、汤浴使用,以达到防疫治疫的作用。

参考文献

[1]明・李时珍.本草纲目[M].柳长华,柳璇校注.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1:75.

[2]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M].焦振廉等校注.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1:163-164.

[3]宋・宋慈.洗冤集录[M].高随捷,祝林森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153.

[4]清・赵学敏.串雅全书[M].何源,李佳,赵小青校注.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8:159-162.

[5]黄富强,尚儒彪.武当道教医药避瘟疫方药介绍[J].湖北中医杂志,2004,26(1):38.

[6]明・李时珍.本草纲目[M].柳长华,柳璇校注.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1:386,448,567,677,472,1018,276,709,451,443,632,492,1087,1415,432,441,1043,1006.

[7]福建省医药研究所《串雅外编》选注编写小组. 《串雅外编》选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7:11.

[8]李小敏,赵红梅,林金玉.爱婴病房艾条熏蒸的消毒效果研究[J].南方护理杂志,1998,5(1):2-3.

[9]邹秀容,周雾飞.病室用艾叶烟熙消毒的效果观察[J].护士进修杂志,1996,11(7):43.

[10]陈勤,吴庆凤,辛范华,等.艾条熏蒸与紫外线空气消毒的对照观察[J].江苏大学学报(医学版),2002,12(5):523.

[11]卓芷聿.精油全书[M].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2003:9.

[12]何w舟,王淑云,唐正平,等.芳香辟秽中药挥发油空气消毒作用的临床观察和实验研究[J].湖南中医杂志,1999,15(2):54-55.

[13]林慧光,丁春.芳香疗法的作用机理[J].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7,17(1):26-28.

[14]张辰龙,黄世佐.香包与医疗保健[J].亚太传统医药,2007(02):42-43.

[15]沈微,陈华.香佩疗法预防老年人上呼吸道感染效果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19(02):105-106.

基金项目:①中国博士后基金:藏医白脉病的潜在生物标志物及七十味珍珠丸的干预研究(2012M511916);②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课题:藏医白脉病的潜在生物标志物及七十味珍珠丸的干预研究(2012-E-040);③ 成都中医药大学实验技术项目重点项目:大鼠MCAO模型自制实验装置的标准化和共享机制研究(Z1411);④ 成都中医药大学科技发展基金:藏药七十味珍珠丸干预缺血性脑卒中的量-时-效关系研究(ZRQN1544)。

作者简介:徐文龙(1991-),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药理论与实践应用研究。E-mail:454514539@qqcom

通信作者:王张(1980-),副研究员,博士后,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民族药的药理学。 E-mail:wzcqcd@163com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在“生活数学”中培养学生的自主创新能力 下一篇:蛇床子本草考证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本草香药的卫生防疫功用概述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z3xns047u9h.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