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老伴

时间:2022-10-09 09:53:18

人物: 罗大河,男,六十四岁。

关小川,女,六十岁。

地点:县老干部活动中心夕阳红旅游团出发点。

罗大河:(背旅行兜,戴旅游帽上场,抬头看门牌,又低头看手中地址)哎?这不到了吗。(念)老干部活动中心。对。不错。(面向观众)我得自我介绍一下,要不谁认识谁呀?

(强笑):大叔我本姓罗,家住在三河,今年六十四,以前是劳模。三十年的村支书,十年的管家婆。高兴的是县里还没忘了我,让我旅游去看山河。 我感谢政府对我的关怀,感谢你们都来送我。谢谢!谢谢!(转身,又回来)

农村人竟说实在地,自作多情也是无奈地。谢谢!(转身把兜放在长条椅子上,活动手脚,看幕后)

关小川:(背旅行兜,戴旅游帽上场,到台前)

大妈我本姓关,家住柳树弯,今年整六十,是个老党员。妇女主任官虽小,可我一气干了三十年。县里看我功劳大,让我加入旅游团。我忠心地感谢党,感谢人民。(鞠躬)谢谢!谢谢!(转身走向罗,看了看椅子上的旅行包。)

请问大哥,这是老干部活动中心吗?

罗大河:(回身)啊,对。你也是参加旅游的?

关小川:可不是咋的,我昨天接到通知单,一宿没合眼,激动的泪流满面,今天起个早,打的来报到。哎呀!总算提前了。(把包放在椅子上)

罗大河:(把包挪一下)这么说你烙了一宿大饼啊?这黑天白天连轴转,要有心脏病,肯定就得犯。不能太激动了。

关小川:我当了多年的村干部,老了就等着靠岁数。谁想到喜鹊还能唱枝头,我那颗枯萎的心,一下又复了苏。你说我能不激动吗?

罗大河:(笑)我和你一样,年青时就想去北京,可惜到老也没去成,接到通知我的心就一直没消停,躺到炕上也不安宁。下地喝了四两酒,梦里我都笑出了声。连早饭都没顾得吃,就拱来了。(看了一下表)看,早来了一个多小时。

关小川:(笑)咱俩都是狗肚子盛不了四两苏油,耗子搬家穷折腾。敢问大哥你贵姓?府上住地是何名?

罗大河:(笑)哎呀!大妹子,你真整两下子,这小嘴,真是寺庙里的俗家第子不秃哇!

关小川:(自豪地)做了三十年的政治工作,嘴秃了能行吗?

罗大河:(拿出简历,递给关)这是我的简历,请过目。

关小川:(接过念)罗大河,男,汉,1943年生,现年六十四岁,小学三年文化。(停)哎呀大哥?你比我高一级呀!我刚才是鲁班门前抡板斧,关公庙外耍大刀了!让您见笑了。

罗大河:你往下念!

关小川:(念)1964年入党,65年在三河村当干部。历任、民兵连长,治保主任,主任,书记。一直到98 年离职。在任其间,为党和人民 呕心沥血,做了大量的工作,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宝贵…的青…春?那你现在干啥呢?

罗大河:那后边不写着呢吗?现任三河村村民那?

关小川:可我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呢?

罗大河:(笑)你文化真有点……(叭叽一下嘴)你看,青春这一段是不是为党做工作了?也就是贡献出去了。献出了?到老这一段当村民了。没毛病?

关小川:哎呀!大哥呀?你文化不低呀!咋填的这么好呢?

罗大河:(自豪地)我小的流的当了三十多年的村干部,填个简历还不玩似的。(对观众)嗨!这旅游团你说也真扯淡,旅游就旅游吧!还要简历干什么?折腾我半宿没睡觉,天亮才把词想好。(自知失语,打一下嘴巴)这臭嘴!竟暴露目标。我说大妹子!你有简历吗?

关小川:都一样,我多啥了!(拿出)你看?

罗大河:(接过,念)关小川,女,民族汉,1949年生,(停)我说大妹子?你真荣幸啊!

关小川:我荣幸啥呀?

罗大河:你和共和国是同龄啊!你那时别叫关小川那?

关小川:那叫啥?

罗大河:天安门前看大典————观国庆吗?

关小川:(笑)大哥你学问真不赖,我那时也没整明白呀!你往下念。

罗大河:(念)现年六十岁,小学二年文化,1968年入党,同年进入村政府,历任,团支部书记,妇女主任,至98年三月离职。在任其间,她为党的妇女事业做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工作。她对人民鞠躬尽粹,死而后已。她的离……去,是柳树湾的巨…大…损失…(大笑起来)

关小川:你笑什么?

罗大河:你这是简历吗?我觉着咋象悼词呢?(又笑起来)

关小川:(正色的)有啥好笑的?我二年文化,你三年文化,那叫差一级呢!(叭叽一下嘴)这句话听着是有点别嘴。(掏出笔)把这轱轳给我勾了?

罗大河:(接笔)哎!就把她…的…离去…这句话一勾就行了。简历,简历,简单利索。你肝肺肠子整上一大拖拉来那有啥用?还兴许出笑话。(勾掉)哎,最后再填上现任柳树弯村村民就行了呗?这么一改,就是让北大教授看了也挑不出啥毛病来了!

关小川:那大哥就给填上得了。别说,还真遇上高人了!

罗大河:(填好,又看了一下简历,象发现了什么。又看了看关,又看 简历,最后停在关的脸上)

关小川:(难为情地)大哥你这是干啥呀?咱们虽然六十有余,但也应保持男女之间的距离。你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是不是有点问题?

罗大河:不是我有问题,是你才有问题。

关小川:你说我有啥问题?

罗大河:你不是关小川,你是冒名顶替!假冒产品。

关小川:大哥你咋这么说话呢?这是侮辱我的人格。我就是关小川,差了管换。

罗大河:人家关小川就象说书人讲的那样,花容月貌,情窦出开,分明是含苞欲放的花朵,正等着蜜蜂来采。再看你,身似败柳,面如秋霜,哪象风月场上的半老徐娘。让我说,倒象是死了秧的老蔫茄子——焦黄。

关小川:(生气的)你……干啥呀?想干仗咋地?!

罗大河:你不服哇?看你简历上的照片?

关小川:(看了一下,怒气顿消,笑)啊…!你说是简历上的照片那?这是我三十岁的肖像。那时是我最辉煌最耀眼的时光。可惜文化有限,就差一丁点没提上干。咳!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如今我变成一个老太太。难怪你把我说的这么赖,咳!不怪,不怪。

罗大河:那你把三十岁的照片往上贴啥呀,人家能验明正身吗?

关小川:(递给罗身份证)这都是虚荣心在做怪,其实我就想青春常在。他要说不行,我再把它换回来。

罗大河:(看了关的身份证,不好意思的)大妹子,对不起,我伤你自尊了。我还以为碰上造假人的专业户了呢?

关小川:我都说不怪了,这点挫折也算事、那三十年的干部不白当了吗?再说大哥比我大一级呢,那上级审查下级不是正常的吗?

罗大河:我咋会比你大一级呢?

关小川:支部书记那是正九品,属正连级。我还得管你叫首长呢?

罗大河:(笑起来)那你说你是几品?

关小川:咋也得比你小一级呀!我是正十品,排级干部。(一笑)是个不入流的小官。(擦了一下椅子)来,首长请坐!

罗大河:(笑)你这是干啥呀?

关小川:对首长得尊敬点,俗话说,官大一品压死人。我就想体验一下十年前的官场生活。

罗大河:你可别逗了,我早就不干了,解甲归田、告老还家十多年了。现在是无官一身轻。

关小川:那大哥我问你,你们村连续干三十年以上的干部有几位?

罗大河:(自豪地)就我一个,蝎子屎、毒粪。别人是几次上来几次下,唯独我,就象黄河之水天上来,闸门全s开。呼喇喇地往前推,奔流到海不复回。中间一次也没歇过。

关小川:哎呀大哥!你咋这能煽忽呢?怪不得你叫罗大河!竟吹大河。

罗大河:宁说悬的,不说咸的。人到晚年煽忽点有好处,能振奋心气。你们村呢大妹子?

关小川:(自豪地)我们村那,千顷地里一棵苗,就我一个三朝元老。我是本着谦谦虚虚的处事,本本分分的做人。时刻摆正自己妇女主任的位置,从不抢班夺权,也不越雷池半步。所以,在这三十年的风风雨雨里,书记主任走马灯似的轮流换,唯独我,就象一棵参天孤树,挺立在山峰,丫丫杈杈,绿格棱登,任尔东南西北风。稳当去…了。

罗大河:哎呀大妹子!你比我还能煽忽。我算服了。

关小川:老太太看地图这才哪到哪呀!我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最灿烂的地方还没让你看呢?

罗大河:(激动的)大妹子,(握住关的手)见到你我真是三生有幸,今天咱俩说有一车话,我就觉的和你咋这么投缘呢?

关小川:(一笑,拽出手)我也庆幸自己第一天来、就碰上一个又阳刚又温柔的伴侣

罗大河:(激动地)你说的是真的?

关小川:你别往心里去,我说的伴侣是旅途上的伴侣,不是人生的伴侣。我来时老公跟我说啦,“你们这次长途旅游,没人照顾我可犯愁。睡不着觉我想了一宿,你得找一个临时老头。就出点格也划算,反正我也没看见。”

罗大河:(笑)你老公和我老伴,咋都转变了观念,我老伴也跟我说,“我手掐把拿管你四十年,也给你几天放飞时间。逢场作戏我不管,说好了,只能是出游这几天。”没想到,出门我就碰到你,老来还能有艳遇。

关小川:他们的意思我清楚,让我们互相有照顾。可以逢场作戏,千万别来真地。

罗大河:(笑)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其实就破点格也说的过去。

关小川:咳!我想好了,咱们第一站是北京,咱俩一定在天安门前留个影。

罗大河:再去看看十三陵,然后就去蹬长城。

关小川:第二站是九寨沟,人间仙境看个够。

罗大河:可惜没有照像机,美景不能带回去!

关小川:我兜里揣个大傻瓜。啥景都能带回家。

罗大河:太

1

上一篇:道路命名周年庆典活动方案 下一篇:一季度思想汇报:学习科学发展观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