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少数民族道德教育目的的现代诠释

时间:2022-10-08 02:01:27

云南少数民族道德教育目的的现代诠释

[摘 要]道德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之一,对物质文明、政治文明有反作用。云南少数民族的道德教育目的的现代诠释,有助于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有助于实现民族的自立、富强、繁荣。

[关键词]云南少数民族 道德教育 目的

道德教育目的是根据一定社会的政治、经济、生产、文化科学技术发展的要求和受教育者身心发展的状况确定的。它反映了一定社会对受教育者的要求,是教育工作的出发点和最终目标,也是确定教育内容、选择教育方法、检查和评价教育效果的根据。云南作为少数民族聚居的大省,其少数民族道德教育一直体现着提升道德情感,培养道德选择能力,促进道德修养的目的。云南少数民族的道德教育目标,有助于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有助于实现民族的自立、富强、繁荣。

一、提升道德情感

道德情感教育是人们在道德认识的基础上,以情感的方式进行善恶评价,形成较稳定的道德情绪、情感和情操的过程,是直接与一定社会道德规范要求相联系的主观感受和心理体验。道德情感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对道德价值的感受和体验,构建自己的道德价值体系,塑造完满的主体人格。

1.教育族人学会尊敬

教育族人懂得尊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个不尊敬自己父母的人,也不可能尊敬别人。布依族成婚后,夫妻双方都把对方父母视为自己的生身父母,做到敬重、孝顺、关心、体贴。有好吃的好穿的都先孝敬父母,悉心侍奉,每逢老人生白,要上长寿面,敬寿桃祝老人健康长寿,把“尊老”放在首位,堪称民族之美德。

尊老爱幼也是傈僳人的美德。年轻人遇到了长辈长者,要有礼貌,说话要客气,不管认识与否,在路上碰到都要侧身让路,等对方走过后,自己再走。在家里时,年轻人不允许到长者的上方或长者的座位上就坐。年轻人外出时,要向家中的老人说明原因,只有老人同意,才能出行。归来时,要先进屋向老人行礼请安。

2.教育族人学会礼仪文明

清初思想家颜元有句名言:“国尚礼则国昌,家尚礼则家大,身尚礼则身修,心尚礼则心泰。”文明是公共生活中符合公德的行为,礼貌是文明行为的主要内容。学会文明礼貌实际上是培养族人高尚道德品质和理想情操的起点。

在日常生活中,布依族人民也很注重礼节,布依族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民族,热情好客、礼貌待人,为人仗义豪爽,这是布依族人们共有的道德传统。在布依族中有这样一个规矩,凡是来到本民族寨子的人,不论是远方的宾朋,还是邻寨的友人,只要到了寨上均是座上客,全寨男女老少都热情招呼,争邀客人到家里作客。若客人留宿,主人家会给客人端洗脚水,并把新棉被、雄染垫布从箱柜里拿出来给客人住宿用,俗称“客人被”,布依族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备有一两套专为待客的“客人被”。

二、培养道德选择能力

生活中,人会经常面对价值冲突,不得不对相互冲突的价值取向做出即时的选择。当原有道德取向与道德规范对新问题、新关系、新价值、难以或无法予以合理性的解释时,也需要重新加以判断与选择。社会生存要求少数民族具有选择、判断的能力。有了选择能力,进入社会也就不易在种种道德冲突面前迷茫无主,就可以通过选择坚持自己原有的或确定新的更加合理的价值取向。

团结互助是白族人民在家庭生活及社会生活中处理人与人、个人与群体的行为准则。尤其是互助原则,可以说是白族社会生活中具有悠久历史的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行为规范,白族人民历来把帮助别人看作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也把接受别人的帮助看成是一种权利,从而把个人和大家融为一个整体,借以解决生产和生活中的困难。故白族谚语说:“一根麦杆编不成一顶草帽”;“有花才有蜜,有国才有家”;“不怕巨浪再高,只怕划桨不齐’、“一根藤容易断,十根藤比铁坚”。白族传统中团结互助的原则,不仅局限于家庭、村落集团内部的互助关系,同时也包含着家庭、村落之间以及整个社会中的人与人之间广泛的互助关系。也就是真诚帮助别人,并为他人排优解难,使他人得到幸福。

道德选择能力为主体在具体的生活情境中提供具体的道德生活的目的和选择标准,从而使一个人的道德生活成为可能。人的本性、人的道德发展的机制及人生存的需要说明学生需要道德的自由选择,选择的过程乃是一种主体参与、主体适应、主体创造的过程。

三、促进道德修养

道德修养具有强烈的实践性。只有在实践中能明事理;只有在实践中才能知不足;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对自我进行改造的磨炼;只有实践才能检验行是否得到提高;只有实践才能使自己的德行在动中散发出光辉;只有终身的道德实践,才能形成固的道德品质。

“二八”节是纳西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过“二八”节要花费两天时间,即农历的二月初七和二月初八。2月8日整天,地点在白水台,参加者为所有来过“二八”节的人,以纳西人为主,也有周边的汉、藏、彝、回、傈僳、普米等族的人。主要内容为祭祀、野炊、对歌、跳舞、赛马、射箭比赛、篝火晚会等。上午10点以,人们陆续来到白水台,以家族为单位找到各自固定的火塘地。男人到圣泉边杀鸡献祭。孩子们或相约游玩,认识从外地赶来过节的新朋友;或留在父母身边帮忙干活。中午12点,吴树湾的人开始奏乐,跳“阿卡巴拉”舞。所有人聚集到圣泉边,东巴开始祭祀。祭祀完毕,人们到圣泉边烧香,默念自己这一年中犯的错误,乞求宽恕,并表达对来年的愿望。祭祀完毕,人们回到各自的火塘开始吃饭。献祭的鸡已被熬成鸡汤,没有自家火塘地的人被邀请到各家去用餐。饭后,所有人,不论男女老幼开始对歌和跳舞。年轻小伙趁此机会向姑娘表达心意;平时有矛盾的人通过对歌向对方道歉。下午晚些时候开始赛马和射箭比赛。在这些比赛中表现优异的男子,会成为女孩亲睐的对象。晚上点燃篝火,人们继续唱歌跳舞和开展各种娱乐活动。

社会成员在节日中学到调节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原则方法。人是群居动物,但每个个体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欲能全部得到满足,这无疑是矛盾的。如何使人社会化,适群居生活,特别是处理个人与他人间的矛盾关系,这是教的一个重要任务。在这方面,节日把所有人集中起来,进集中的教育。节日通过风俗习惯和各种活动,把这些方和原则表现出来。表面看,节日中的风俗很琐碎,活动也单,但抽象的原则却蕴含其中。以“二八”节为例。这天风俗规定,平常闹了矛盾的人要请对方到自己家的火塘饭;或送去一碗自己做的饵块等。表面上只是一种琐碎行为,实际却在告诉纳西人“应主动与他人化解矛盾”的象道理。类似风俗还有,在中国和西方,过节时富人习惯穷人送去钱、粮。这不仅教给后人处理贫富阶层关系的法,也传达了一种原则。这些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是祖们通过节日探索出来,再以节日风俗的形式教给后人。是,人们通过遵循这些节日风俗,不仅学到了处理人际关的具体方法,还学会了其中蕴含的道理。

道德修养实质上是一个实践性的活动,只有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个体才能真正认识自己,磨炼自己,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才能真正把握和适应社会的需要、道德的需要,才能使个体真正完成社会化、道德化的过程;才能使个体达到与社会发展要求相一致的道德境界。

参考文献

[1]李根.拉祜族的传统生态伦理思想[J].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9

[2]蒙睿、吕星.傈僳族生态观及其现实意义[J].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04.5

[3]廖冬梅.论纳西族节日的教育功能[J]. 教育评论,2007.2

[4]李国明.佤族创世神话中的伦理道德观[J]. 边疆经济与文化,2006.4

[5]张桥贵.云南少数民族原始宗教的现代价值[J]. 世界宗教研究,2003.3

上一篇:艺术高职院校师资队伍建设刍议 下一篇:论紫砂壶中的吉祥观念与修辞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