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大亨”施伟东:让公厕飞上太空

时间:2022-10-08 11:12:48

“厕所大亨”施伟东:让公厕飞上太空

说到喝尿,让人匪夷所思。可是,2006年9月25日,在江苏扬州举行的“中国青年创业周”上,人称“厕所大亨”的南京协力环保科技公司总裁施伟东,竟然当着全国几十家媒体记者的面儿,将一杯处理过的尿液一饮而尽。这位身家千万的总裁,做出这一惊人举动,到底是想证明什么呢?

灵机一动,引发“厕所革命”

今年38岁的施伟东出生在上海,1989年9月上海大学冶金系毕业,被分配到上海工具厂。凭着大学本科的学历,加上出色的工作表现,施伟东从车间走进了管理部门,并担任厂团委书记等职务。虽然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元的工资,但在那时,这已经是一份稳定而有前途的工作了。

然而,施伟东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工作后不久,他就迷上了炒股,且屡战屡胜,成了上海滩的炒股大户。他索性辞去了工作,专业炒股。1993年,股市风云突变,行情大跌,施伟东措手不及,彻底被熊市套牢。他含泪退出了股市,离开上海,来到南京。

然而,施伟东并没有因此消沉。到了南京后,施伟东渴望着东山再起,但选择什么样的项目好呢?

2000年7月的一天上午,施伟东独自走在南京的汉中路上。不巧的是,早晨豆浆喝多了,迫切需要找个公厕方便一下。可路两旁哪有什么厕所,附近又没有大商场和医院。于是,他拦了一辆出租车,钻进车里。的哥问他去哪里,他大声说:“哪里有厕所,就往哪里开!”回来的路上,他反复考虑着几个问题:南京的大街上,每天尿急的人有多少呢?能不能生产一种装置,让到处找厕所的人就地解决呢?

施伟东边走边不停地向路人打听附近哪里有公厕,大家都摇头。为了更详细地了解公厕的密度,施伟东决定“环游南京”,调查全市公厕的分布情况。他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南京城,一共找到120多座公厕,并在地图上标出大致位置。看着这张分布图,他研究得出一个结论:南京的公厕与城市人口密度相比,数量太少,分布极不合理,而且基本都是那种老式的厕所。“我的机会来了!”施伟东断定这里潜藏着巨大的商机。

有了投资方向,施伟东开始有针对性地查阅大量资料,他发现,中国的每一个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公共厕所都严重缺乏,仅北京就缺少6000座。而在西方发达国家,公厕已变成城市文明的一部分,去公厕方便,不是受罪,而是“享受”;在德国柏林,漂亮的移动公厕被称为“城市家具”。

通过调查,施伟东推断,随着城市规模的急剧扩大、流动人口的日渐增多,政府大力倡导环保意识,开发移动公厕肯定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市场容量大,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回报率自然较高;另外,做移动公厕与公益事业相关,社会关注度高,媒体肯定会追着报道,广告费可以节省不少,企业知名度也能很快提高。

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测,施伟东又跑到市环保局、南京大学等单位请教专家学者。权威的数据给他吃了定心丸:据保守的估计,全国移动公厕至少有500亿元的市场容量。仅南京市就需要摆上500座移动公厕。一座移动公厕,成本价约35000元,出售价50000元;如租赁经营,年租金收入不少于12000元,3年即可收回全部投资。但目前全国生产移动公厕的企业严重缺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因此投资机会很大。

为了进一步考察这个项目的可行性,施伟东又专门到市政府、规划局、发改委等部门进行咨询,结果他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只要产品好,市里保证给你一路绿灯放行。”

2001年1月,施伟东在南京注册成立了协力环保科技公司,一个资金实力100余万元的小企业承载着他新一轮的梦想起步了。

经营有方,成就“厕所大亨”

根据之前的市场调查,施伟东选择了移动式、多功能、环保型公厕作为主营方向。这些公厕外壳的制作对于冶金专业出身的他不成问题,但排泄物如何处理呢?开始,施伟东想到了化学分解的方法,他去专利局查询相关的专利,遗憾的是没有找到。在回来的公交车上,他前面座位上有个妇女要呕吐,同座的乘客迅速从包里拿出一只塑料袋塞进她的手里,她对着塑料袋呕吐起来。施伟东一拍脑门:“我的难题解决了!”

经过一个周紧锣密鼓的设计,施伟东带上环保公厕的设计图纸及全套方案,请教了有关专家,他们为之拍案叫绝。

施伟东在南京市江宁区投资50余万元,建起了1200平方米的厂房,添置了生产设备,招聘了近20名技术人员,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移动公厕的开发、研制工作。办厂的日子里,施伟东每天24小时吃住在厂里,对酝酿中的移动公厕痴迷不已。

2001年3月,第一批8座移动公厕生产出来后,施伟东取得了南京市市容局、旅游局等有关部门的批文,将公厕摆放在雨花台、中山陵等旅游景点,安排手下的员工值守。他亲自守候其中的一座。但是,开始时并不理想,施伟东连忙安慰手下的员工,环保公厕是个新生事物,人们接受它,需要一个过程。果然,不久后,随着一个个“报料”电话打进报社、电视台,记者纷纷前来采访,与环保公厕有关的新闻陆续见诸媒体,环保公厕的生意就不再冷淡了。月底一盘算,每座公厕净赚2000余元。

“开局虽然不错,但这样小打小闹的经营不是办法,单靠自己公司的几个人管理公厕,根本就没那么多精力,更何谈做大呢?”有了产品之后,施伟东又开始琢磨怎么让公厕产生更大的效益了。

2002年7月,施伟东决定先期采用承租经营的方式,借外力撬动市场。他选择了南京一家报纸,打出招商广告。当年年底,施伟东一下子在南京的市区和风景区安置了近50座移动厕所,进行出租经营,这在全国尚属首创。他专门租给下岗职工经营,根据公厕所处地段的不同,每月收取500~1000元的租金。这批近50座公厕每月的如厕费收入就达到了15万元。租厕所的人收益颇丰,施伟东也看到了做大市场的希望。

首战告捷之后,施伟东又腾出手来,带领技术骨干,专门开发新产品,短短一年间,就取得了23项国家专利,其中有5项是施伟东自己研究出来的,均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其中,可产生有机肥的生态公厕,尤其令人叫绝,对排泄物进行简单加工处理后,打入专用箱包,在恒温场所放置两三个月后,即成高质量的有机肥,出售给花农,每公斤2元,且供不应求。

在摆放式经营取得巨大成功的基础上,施伟东又把目光投向南京以外的城市,很快,来自海口、成都、青岛、马鞍山等10多个城市的近百名投资商,慕名找上门来,要求推广施伟东的移动公厕。一年不到,协力公司生产出的1000余座环保公厕,全部销售一空。非典期间,全国各地各大医院为防止病员交叉感染,也纷纷向施伟东订购移动公厕。

此外,施伟东还想出了一条增加收入的渠道――在公厕上装广告牌或灯箱。没想到这一招一下子就为每座公厕增加了3万元左右的年收入。

如今,施伟东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厕所大亨”,他的公厕打入了全国30座大城市,在国内市场具有很高的占有率,并成功地将触手伸到了中东和东南亚地区;他的协力公司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研制、生产、销售移动公厕的专业厂家,企业资产达到了5000万元。

理念超前,公厕欲飞太空

在开拓市场、扩大经营的同时,施伟东最注重的是产品质量和环保理念。他的企业理念就是“齐心‘协力’――让世界更清洁”。从靠降解袋收集废物的打包厕所,到不用水冲的无水生态厕所,再到后来的循环水生态厕所。

但是,无论是无水生态厕所,还是循环水厕所,都不能解决在移动厕所内的洗手问题。经过反复试验,他们终于研制出一个领先世界的产品――原生态厕所。它采用的是现代生物技术,由特殊筛选的厌氧菌对其进行分解处理,最后经一道生物膜过滤,排出的液体就可以冲厕与洗手了。而可以洗手的“小便”,如果再经过特殊处理,甚至可以饮用。

一个新鲜事物的诞生,往往不被人们理解。“小便”可以洗手,甚至可以饮用,这在许多人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如何让人们了解原生态厕所这一特殊功效,进而把“协力”系列公厕产品的环保理念进一步提升,施伟东苦苦思索着。2006年8月,施伟东获悉,引领创新潮流的“中国青年创业周”活动将在邻近南京的扬州市举行,届时,全国各路青年英豪将聚会扬州,全国多家强势媒体将聚焦大会新闻。这是一个难得的亮相机会。在这样的场合“亮相”,比花大价钱做广告的效果不知要好多少倍!于是,施伟东决定,在“创业周”大会上,亲自“秀一把”。

经过一番精心准备,9月15日,“中国青年创业周”开幕当天,南京协力公司的展台上突然拉起了一道大红横幅:公厕大王现场笑喝“尿液”!横幅刚一挂出,立即在整个展厅引起轰动,大批观众及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就连一些参展单位的代表也被吸引过来了。只见施伟东在几位模特小姐的簇拥下,欣然走上展台。他现场讲解了原生态厕所的科技原理,接着幽默地邀请了几位需要“方便”的观众及记者进入原生态厕所。然后,工作人员打开原生态厕所洗手池的水龙头,接了一杯处理过的“尿液”,施伟东面带微笑地端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一饮而尽。

正如施伟东预料的那样,他现场“喝尿”的新闻一夜间传遍了大江南北,人们从生态、环保的角度对施伟东的“协力”公厕有了更多的了解。

其实,随着技术含量的不断提升,施伟东的公厕产品早已进入了更加广阔的空间。2005年9月,就在“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船升空前,施伟东以特别嘉宾的身份走进了中国航天城。原来,他的协力公司早就产生了“神舟效应”,他们制造的移动公厕已经成为“神舟”飞船地面指挥车的专用产品。

经“神舟四号”检验使用后,“神舟五号”和“神舟六号”的地面指挥车又继续使用南京协力的车载公厕。2006年10月,笔者采访施伟东时,他透露说,计划2007年发射的“神舟七号”太空舱的卫生系统也将由南京协力公司研发并安装,到那时,他们生产的公厕将真正飞上太空

上一篇:谁动了名人的遗传密码DNA 下一篇:是是非非红楼选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