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公民塑造”转型中国

时间:2022-10-05 11:23:11

2011,“公民塑造”转型中国

2011年,终于不可避免地过去了。回眸2011年的中国,我们内心涌起的是一种无尽的感慨,既有“动车追尾事发”时雨夜下的悲恸,也有“声讨官办慈善机构”时电脑前的愤怒,还有“介入免费午餐行动”时抑制不住的热情,更有目睹“小悦悦事件”时的扪心自问的沉默。凡此种种,皆必定会在每一个国人的心中铭刻下难以抹去的印迹。

2011年,中国继续着她的经济腾飞神话,在欧美纷纷陷入债务危机的时刻,中国几乎一枝独秀,足以令世人叹为观止。与此同时,政府在控制物价、房价上也渐出成效,在提升社会保障水准方面亦可圈可点。此外,“神舟8号”与“天宫1号”的顺利升天也表明中国在航天事业上的成就再进一步。而在文化体制改革方面,中央也通过十七届六中全会展开部署。不过,在经济繁荣与国力强盛的背后,中国社会更大的特征则是公民在觉醒,公民在生长。如果说2007年“厦门PX项目事件”是中国迈入“公民元年”的里程碑,那么2011年则是“公民塑造”中国极端重要的一年。

2011年,是公民的追问之年。7月,发生在温州的特大动车追尾事故最终引发了公民对事实真相的接力追问。与此同时,公民们在食品安全、空气质量监测等多方面的连连逼问,实质上都是对当前发展道路的一种深刻反思。当然,无论是食品安全还是空气监测议题,政府本身在应对舆论时,都能保持较为积极的态度,而这也为官民共同推动政策的进步确立了良性的标杆。

2011年,也是公民的公益之年。5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因为在微博上顶着红十字会官员头衔炫富的缘故,最终以令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引发了红十字会乃至所有官办慈善机构史上所面临的最大信任危机。尤须指出的是,这场声势浩大的“追债”运动,其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完全是一种自发秩序,较之过去习惯性地由官方发动各种运动,这一生长于民间的问责运动也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人民的力量。而除了向官办慈善机构进行追责之外,公民自发开展的民间公益行动则更给人以希望,“随手拍”、“免费午餐”、“大爱清尘”等行动,无一不展示了民间公益的勃勃生机与无限活力。

2011年,还是公民的道德自省之年。9月,在一连串相关新闻的刺激下,有关“老人跌倒不敢扶”的讨论开始在网上大举展开。人们在感慨世风日下之时,也开始对市场化本身让中国陷入物欲横流之境做出更彻底的反思。另一场更大的道德自省运动则兴起于在10月发生的“小悦悦事件”之后,舆论的主流从一开始指向18个路人,转向每一个公民个体的自省,体现的正是整个民族对于道德滑坡的警醒。

2011年,更是公民引导的治理变革之年。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利益不断多元化,在超过2亿流动人口缺乏必要保障,农民土地日益流失,中产阶级生活压力剧增的情况下,治理方式上的变革成为转型中国无法回避的历史任务。在此背景下,中央开始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而事情也开始逐渐起变化,社会改革的气象已经开始流露,一些地方政府开始不断尝试新的治理形式,例如杭州市拱墅区开始搞请官员“喝茶”,广东则发出“从为民做主到由民做主”的呼声。自下而上也好,自上而下也罢,总之,中国社会改革之船已经扬起了又一轮风帆,基层治理的变革之道正在渐渐显露。

无论如何,过去的2011年,都是属于公民之年。这一年,公民在向公权力追责时展现了无比的勇气,在向民间公益注入心血时喷发着无尽的活力,在向内心深处叩问良知时流露着可贵的真情,在向改革的方向奋力迈进时挥洒着磅礴的气势。尽管可以预见,在中国公民的成长道途上,注定将伫立着难以预估的困难与阻力,但是,2011年中国公民的冲击力同时也在告诉我们:公民塑造了2011年的中国,公民也必将塑造2012年的中国!

(摘自《南方都市报》社论)

上一篇:“体校接待门”该交由第三方查明真相 下一篇:一个流浪文人眼中的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