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了孩子

时间:2022-10-03 08:16:19

谁偷了孩子

一a市妇幼医院。冬天,清晨6点。产科住院部。时间的原因,住院部此时较安静,偶尔传来一两声婴儿的啼哭声并没打破该有的寂静。护士站两位值班护士正例行每天的准备工作。

正在这时,从318室传来一声接一声的惊叫声:“孩子,我的孩子呐?护士……我的孩子不见了…….来人呐!……护士…..护士…..。”

听到惊叫声,一个护士放下手头的工作飞速跑向318。

318母婴同室的一个单包房间。护士看到婴儿床上摊着一具假襁褓,嚎叫的产妇此时正失神的望着假襁褓,见护士翻弄着假襁褓突然像疯了般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尖叫:“天呐!我的孩子,谁偷了我的孩子?…..”

二马路上,110警车正风驰电掣地开往妇幼医院,新闻采访专车寸步不离也跟着开到了医院的门前。下了车,刑警队长威严的走进产房住院部,其余的人紧随其后鱼贯而入…..。

三一个由n个小别墅构成的封闭小区。白天。一名孕妇,手抚凸显的肚腹部溜溜达达在小区的花坛边散步,她叫张卉。一个熟悉的邻居同她打着招呼:“李太太,快生了吧?”

张卉:“快了,就这几天的事了。”

邻居:“哦,好,生完你身子就轻松多了,再熬这两天吧!”

张卉:“嗯,是的。”

邻居:“等孩子一出生啊,你婆婆还不知道乐成啥样呢?我看见她带着保姆去市场了,说这两天要好好给你补补,怕你生的时候啊没体力。”

张卉含笑点头,很是幸福的样子。

听着邻居的喋喋不休,张卉的思绪飞到没怀孕前。

(客厅里看电视的她,听见婆婆在书房与张卉的老公、一个私企老总李根发着牢骚:“结婚快两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知道我盼孙子眼都蓝了,就是不给我生,她到底会不会生啊?….”

李根:“妈,您甭急,我这次回国她要是再怀不上,我就休了她!”

老公玩笑似的跟婆婆说着。门外的张卉听了还是不觉有些难受。

婆婆:“反正不让我抱上孙子不成,我死不瞑目,你先前的老婆为享受要做什么丁克家庭,知道你和我都不依,张卉见缝插针拆散了你的家,拆了她倒是给我生一个呀,该不是达到目的就显形,也做什么丁克家族吧?见天打扮的水光流华的,干吗养她呀?”)

“你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呀?”邻居的问话让她回过神儿来。

“哦,刚回去不长时间,眼下正忙,就等春节前回来过节了。”

“那时候孩子早都过满月了。不过也没事,你家条件那么好,你婆婆和保姆就能伺候好月子的。”

“是,没问题。”她欣慰的半托着肚子,眼里满是幸福的光芒。

这时,一辆奥迪轿车停在了她们跟前,婆婆和保姆从车上下来。婆婆夸张的对张卉说:“卉呀,你可别乱走,眼看着快生了千万要注意啊!”

回头打发走公司派来的司机又对保姆说:“快扶着你姨。”看着邻居羡慕的眼神,张卉顺从地跟在婆婆身后往家走。

四318房间。婴儿床上的假襁褓已被刑警拿走,此时的产妇已冷静了许多。房间中以刑警队长为首的刑警、记者和医院相关领导站了一圈正在进行调查中。

队长对产妇说:“你不要太激动,慢慢回忆一下,你是什么时间发现孩子不在的?”

产妇看了一眼当班的护士说:“就喊的那个时候。”

“你最后看见孩子的时候是几点?”

“一整夜我都是厕身面对孩子躺着的,后来侧切刀口那地方抻的有些疼,我就转过身子睡了会儿,没看表不知道时间。”

“你怎么没家属陪床?”听到刑警的问话,旁边的一个男人耷拉着头叹了口气,他是产妇的丈夫。

“我爱人马上要考研,这里又没什么大事,昨天晚上我就让他回去了。”

“那你脑子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就是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产妇想了想,摇摇头说。

“你不要着急,我们会竭尽全力侦察这个案子的,你先休息吧。”

队长站起来对院领导说:“请将所有能接触并有理由进入318人员的名字列出来,十分钟后给我。”随后带人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一名刑警抱怨地说:“她自己耽误了最佳破案时机,这一个上午不哭不闹的话,很有可能都结案了。”

“别废话了啊,给谁都受不了的,赶紧布控、排查。”

“是。”

刑警们按布署分头开始行动。

五张卉家。白天。张卉在卧室倚靠在床头正看《新生婴儿指导大全》,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忙按了接听并放在耳边:“喂?哦,……好,我知道了,你听我电话吧,再见。”

刚放了电话,婆婆端着桂圆汤进来。

张卉赶忙正了正身子说:“妈,您让燕子送来就行了,楼上楼下的您再累着,我得多不落忍啊!”

“我挨累也愿意,你好好给我生个大孙子,我累死也心甘。”老太太笑嘻嘻地说。

“妈,看您说的。”张卉接过碗边喝边说。

“我让小王(司机)先联系好医院了,明后天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吧,住进去我也就放心了!”

“行,那就后天吧,明天我还得收拾收拾。”

六产科住院部。医生办公室。刑警侦察工作正在进行。几个相关人员轮流被询问。此时被询问的是病区的保洁员,一个40出头的女人。

一个刑警问道:“保洁工作每天都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女人回答:“每天早晨6点半开始。”

“你每天早晨几点到医院?”

“6点多点儿这样吧。”

“那你今天来的时候,看到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吗?说白了,就是有没有抱着孩子出去的?”

“医院进进出出的人太多,我没注意。”

“太多?大早上进进出出的人也多吗?”

“不,我是说白天。”女人以为说错话了显得有些慌乱。

“你今天早上到的时候是几点,都看到了什么?”

“我今天来的时间同每天一样差不多6点10分的样子,来的时候318室的产妇正在哭,我才听人说她的孩子丢了。后来我忙着干活也没过多打听。”

……

另外一个人接受询问,一名电工,是个男人。

刑警问:“听科主任说,318房间的空调出了故障,已通知你来检修,你什么时间来过。”

“昨天下午我接到的通知单,因为手头有活儿没及时来,忙完手上的活儿有些晚了,跟几个哥们先去吃了饭,喝了点酒…..我就忘了这事儿,正好晚上应该我值班。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想起318的事…..怕挨说,我就急忙去了趟318。”男人脸上挂着不自然。

“几点去的318?”

“5点半。”

“详细说一下进去后的情况。”

“我没进去。”

“为什么?”

“因为房间里只有产妇,没家属陪床,大早上的,我觉得不方便,想过一会儿再来,就走了。”

“那个时候,婴儿还在吗?”

“应该在吧,我只站在了门口。”

“那产妇是面对里躺着还是面对外躺着呐?”

“冲里面。”

询问完毕,电工还没走出房间,当班的护士又进来对刑警说:“有个细节我想起来了。”

刑警:“请讲吧。”

“出事前大约5点50的时候,我去317换药,见318几乎亮了一夜的灯灭了,还以为是她老公回来了呐。”

刑警对还没走的电工问:“你去的时候灯开着吗?”

“开着的。”

七医院门外。刑警在走访门警保安和门外的出租车司机。

八张卉家。晚上。婆媳俩坐在沙发上还在说着住院的事情,燕子拿着遥控器翻着电视节目。

正找着电视节目的燕子忽然指着电视喊道:“快看,医院里刚生的孩子就丢了!“

婆媳俩扔下话茬赶紧瞅电视。那个丢孩子的产妇出现在电视里,对着镜头,她失声的痛哭着,近乎哀求的说:“谁抱走了我的孩子,我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吧,我和我丈夫会倾其所有的报答你……。”

另一个画面。警方接受采访。刑警队长对着镜头激动的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伸出的黑手必斩无疑,这是人民警察的职责。为及早侦破此案,这里提请广大的市民,如发现哪怕是蛛丝马迹的的线索,也尽快与我们联系。”

“挨千刀丧尽天良的东西,那是人家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婆婆忿忿的说。

看着儿媳张卉像被吓着似的愣愣地瞅着电视,就安慰地说:“你甭怕,等你生完我一步不离的直到你出院。”

张卉调整下表情说:“有您在,我不怕。……要不,明天让燕子先回家看看去吧,我一住院她就不能回去了,时间长了该想家了。“说完,扭头看看燕子。

燕子乐意地点点头,又看看老太太。老太太会意的笑着说:“行啊,那你明天就回去吧,然后可要快回来啊!”

九第二天早上。燕子背着包从别墅里出来,回头对站在阳台上挺着肚子的张卉朝了朝手以示再见。

十刑警们为侦破此案,还在做调查取证工作。分别走访出租车司机和附近的小区居民。

十一晚上。张卉家。婆媳俩吃完晚饭,在客厅里看电视。稍刻,张卉起身给婆婆沏了杯茶端过来并递给婆婆,老太太接过茶杯说:“我这饭后一杯茶的习惯算是改不了了。”

张卉:“您喜欢就喝,改它干什么呀?”转个身拿了件衣物:“妈,您先看吧,我去洗澡。”

“哦,洗去吧,哎,你可当心点儿!”

“放心吧您!”说完进了浴室。

稍刻,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打起了盹,揉揉眼睛嘀咕着:“岁数大了觉还多了,我要睡觉去了。”

十二张卉卧室。张卉穿着肥大的浴衣在收拾着东西,往包里放的都是婴儿的小衣物。每拿起一件小衣物都欢喜的往脸上贴一下。

过了一会儿,像想起什么似的拿起了电话。

十三早上。天还没亮透。张卉家门铃一声接一声的叫着。老太太佩着外套边跑边嘀咕:“我怎么睡到了这个时候!谁呀这是?”说着已经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抱着孩子的张卉。此时,张卉有气无力的喊了声:“妈!”

老太太愣怔地问:“生了?咋回事这是?”

张卉简单叙述着事情的经过:“夜里1点的时候,我肚子突然绞痛起来,小王的手机关着,燕子不在又怕您着急,就自己出门打车去了医院,结果很顺利的生了个男孩。在医院,我老想着他们弄丢孩子的事,您不在身边,我连眼都不敢眨一下,实在忍不了就抱孩子跑回来了。”

老太太才缓过神来,见大人孩子平安又是个男孩,高兴的抢抱过孩子喜及而泣。

十四卧室里。婆婆抱着孙子亲了又亲,张卉在给老公李根打电话报喜:“是真的!今天凌晨2点钟就生了……你什么时候回来都行……我什

1

上一篇:毕业论文开题报告会流程 下一篇: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谐机关”建设经验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