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打击硕士人才培养推陈出新

2019-10-02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核打击硕士人才培养推陈出新

建校背景:能力评估得出正确结论

冷战时期,美苏进行了可怕的核军备竞赛,构成美苏关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美国在核军备竞赛中处于优势地位,核武器的数量与质量以及运载能力都有了明显发展,但是苏联方面也不甘落后,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用来发展核武器,使得两国的核军备竞赛急剧升级,严重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1989 年的资料显示,美国战略核弹头运载工具约2260件,核弹头1.4万枚,战役战术核弹头1.5万枚,总当量50亿吨;苏联拥有战略核弹头运载工具2494件,战略核弹头1.1万枚,战役战术核弹头5400枚,总当量100亿吨。双方处在军备竞赛之中,美国空军自然不敢忽视核威慑力量建设。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空军的“弦儿”松了下来,当时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还会出现与其分庭抗争的核大国。但是美军发现经过30年的发展,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军事实力取得了长足进步,核力量和常规军事实力都足以挑战美军的霸权,因此在突然醒悟之后感到自己的核打击部队已经无法实现完全意义上的优势打击,才痛下决心开始了改革。

2007-2014年,美国空军的核打击部队面临一系列的问题,美国空军各界也为此进行了大量的评估、分析和反思,希望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批评人士指出,核打击部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士气低落,严重影响部队的全面建设,迫切需要实施相应的“部队改革计划”(FIP)。美国空军组成专家团队,对所有级别的官兵进行了民意调查,倾听基层对于部队改革的心声。大多数官兵认为亟待解决的是核打击部队的军事专业教育问题,而且涉及到所有与核打击相关领域的教育训练。

2008年,美国国防部前防长詹姆斯・施莱辛格进行了两个阶段的评估,认为美国空军核武器部队教育学术能力下降问题由来已久,要求包括美国空军和五角大楼在内的美军军官弥补在核威胁知识素质方面的缺陷。为此,美国空军实施了两个阶段的评估,意图发现症结所在。

第一阶段是抓紧升级美国空军的核威慑作战条令,要求核任务军官接受职业教育课程,提升威慑和防卫作战能力。报告认为,冷战结束之后,美军核打击相关的训练和教育已经削弱到近乎废弃的状态,职业教育训练是形成核威慑卓越文化的关键工具,必须作为兴利除弊的首要环节抓紧抓好。

第二阶段评估由前防长罗伯特・盖茨主抓,对美军所有军种学院、学校和高级军事教育机构的课程体系进行整体评估,得出的结论还是“国防部高官和文职领导都已经忽视了核武器的威慑作用”,导致军官缺乏基本的核威慑作战经验,心理准备、政治水平和军事技能都严重匮乏,达不到熟练操作运用核武器的要求,问题的关键就是教育训练的缺失,对全球打击司令部的未来发展构成严重制约。

由于常年的教育训练缺失,美国空军的核打击部队发生了多起事故,引起了美军高层的高度重视,也直接刺激了美军加速制订改革措施解决问题。2014年,蒙大拿州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爆出数十名军官考试作弊的丑闻,基地指挥官的事件调查也没能找出问题的真正原因。美国国防部委托前空军参谋长、退役上将拉里・韦尔奇和前舰队司令部司令、退役上将小约翰・哈维领导的独立调查组起草的报告指出,美国空军在丑闻中的责任是领导层对核威慑部队关注不够,在任务准备、关注重点、文化建设、建设方向、教育训练、政策导向、精神支持和物质保障上均存在严重问题。可以说,这份报告为美国空军提供了改革核打击部队人才培养问题的良机。

2015年,美国空军决定解决核打击专业力量匮乏的问题,在新墨西哥州柯特兰空军基地成立了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SANDS),从整个兵种选派最优秀的军官前去进修,从而达到向部队输送专家级人才的目的。院长亚当・劳瑟表示,苏联解体乃至“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军曾经一度忽视核威慑力量建设,但是从2015年开始重新重视该项建设,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起来,尽管距离冷战结束已经过去了25年。学院的建设目标是提升核威慑能力,构建专家型人才队伍,并为部队输送合格的专家级人才,为部队指挥官提供宝贵的专业知识,以便更好地应对未来面临的挑战。

建校原则:师资力量和课程建设

美国空军副参谋长斯蒂芬・W・威尔逊上将认为,战略威慑能力对于美国至关重要,在2015年他还担任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司令时就指出,美国需要一支有能力、有愿望、可依赖的核打击部队,美军上层对此思考已久,一致认为教育和训练是实现21世纪战略威慑的关键环节,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部改革计划”回顾是一次重要的评估,加上美国空军空中机动司令部高级军官培养的启示,都使美国空军看清了核打击部队军官教育是重振实力的必由之路。

威尔逊上将所说的美国空军空中机动司令部的启示,指的是该司令部启动“空中机动高级进修计划”(ASAMP)的经验。2007年,空中机动司令部启动ASAMP计划,新泽西州麦克奎尔・迪克斯・雷克赫斯特联合基地的美国空军部队远征作战中心与美国空军技术学院(AFIT)合作,设置了为期13个月的培训课程,开始选派军官和文职人员骨干入校选修空中机动相关专业岗位的硕士课程。来自整个美军和盟军部队的学员前来进修,包括美军参联会、空中机动司令部和北约的学员,先后接受了研究生进修课程教育。

威尔逊上将表示,拥有一所进修学校意义非凡,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是指挥官的最佳选择,美国空军将从全国范围内选择优秀的教官,建设一流的课程体系,将所有学员培养成“绝地武士”,满足各战区司令部的作战需求。

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指挥行动小组副主任马休・布恩少将在开班新闻会上表示,参训学员将深入学习美军核打击政策和战略,向经过战场洗礼的专家虚心学习,使自己具备帮助美军更好地在全球执行核威慑任务的素质。

2015年1月,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从美国空军技术学院调入了大批教官,劳瑟亲自担任教务主任,课程体系以核威慑为主,也能授予领导学等相关学科学位。5月,美国空军各部队的指挥官推荐了第一期进修班的空军少校学员,8月份正式_课。劳瑟表示,与美国空军乃至美国的标准相比,通常情况下完成这样的建设计划需要几年时间,但是核威慑学校仅用几个月就已经完成,办学节奏和效率都是相当快的。

进修班的课程包括在柯特兰空军基地紧张的课堂教学,空军科技学院的教官负责教学,赴盟国的参观见学也是重要的培训内容。学员入学后就确定论文课题,其中2/3选择了作战管理学,其他课题包括核武器效能、核政策和核武器发展历史等内容。第一期参训学员还包括了3种型号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导弹专业军官、B-52轰炸机领航员、B-52电子与武器系统军官和导弹安全军官。学员从核打击学校毕业返回部队后,一般会走上作战参谋岗位,将所学知识用于美军和美国能源部的相关建设。

培训期间,学校会组织20次参观见学,参观所有的核武器实验室、美国空军的核武器基地、核武器仓库,也会到美军战略司令部、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美国空军司令部、五角大楼和华盛顿的相关核武相关机构见学。在欧洲的参观教学主要是出访北约盟军,在亚太区域则主要访问日本和韩国。

未来发展

美国空军表示,将在第一期培训的基础上继续扩大核威慑学校的课程进修范围,推动部队整体的教育训练改革发展。2016年夏季的第二期进修班在全空军范围内招收学员,B-2、B-52轰炸机的飞行员、领航员、B-52电子与武器系统军官、3种型号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导弹专业军官、英国国防部的文职官员、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文职官员和美国海军核潜艇部队的潜射弹道导弹专业军官都参加了课程培训。美国海军核潜艇上的中尉军官杰米・道森参加第二期培训开学典礼时作为学员代表发言,他表示进修课程提供了与空军兄弟部队交流合作的机会,有利于提升美军三位一体核打击的体系作战能力,

第三期培训计划在2017年开班,招收美国陆军的爆炸物处理和核武器处理专业军官,以及12名美国空军,与其他军种和盟军的学员混编参训。爆炸物处理专业(89D)聚集了美军爆破专业的专家,主要负责处理、销毁未爆炸的弹药和简易爆炸装置(IED),对于技术和战术训练的要求非常高,前往各类军、民院校培训是其提升技能的重要途径,主要训练内容是电子基础、弹药识别、炸药操作、生化武器处置等,此次参加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的培训,将接受全新的课程教育,获得更多类型作战环境下的专业经验。

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学员毕业可以选择作战训练岗位任职,只要提交申请并得到全球打击司令部副司令迈克尔・E・福特尼少将的批准,就能在美国空军司令部、美军战略司令部等大机关担任作战参谋,发挥他们在核威慑领域的学术知识和专业才能,促进美军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毕业学员也拥有很强的军民通用专业能力,从美军退役后,即可到其他政府机构、警察局和私人企业任职,继续从事排爆专家、军械工程师和管理员等工作。

总体而言,建设核威慑高级进修学校是美军加强人力资源建设的有效手段,也是解决美国空军核打击部队存在问题的有力举措,对于提升美军21世纪的核威慑能力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美国空军近年来将人力资源建设作为部队全面建设的主线,人才建设还将进行更多的改革,从认知、文化、教育、训练等多角度提升军官的综合素质,培养具备跨军种业务能力的优质军官队伍。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上一篇:雏鹰雪域辟天路 下一篇:命运多舛:F-35战斗机何去何从

被举报文档标题:核打击硕士人才培养推陈出新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