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焦油的“焦虑”

冯志华 2019-09-28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当我们开始吞云吐雾时,尼吉丁随着血液进入大脑,然后让人愉快的多巴胺产生;但同时,进入我们身体的还有焦油中的一系列致害物质。虽然已经有很多方法被用于降低香烟燃烧所产生的焦油量,但到目前看来,它们的作用都不大。

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最早开始禁烟的国家 早在叫朝末年,生性多疑的崇祯皇帝因“心”与“燕”音同,忌讳吃烟意味着首部“燕”之不保,从而展开了政府层面的禁种禁吸活动。

如今控烟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但由于政府的税收、烟草公司的利润以及烟民的生理心理需求交织其中,这使得控烟并不单单是一个医学问题。为了规避控烟压力,纾解道德危机,维护既有商业利益,如何研发出所谓“低害”香烟也成了烟草公司孜孜以求的目标。

让人上瘾的尼古丁不是主犯

人类与香烟之间既纠缠又纠结的缘分本质上要归咎于尼古丁,亦即吸烟成瘾就是尼古丁成瘾。目前在市场上流通的香烟每支至少合有10毫克尼古丁。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数秒内尼古丁就可以进入到血液,继而再通过脉络膜丛的被动扩敞和主动运输而进入大脑。

中脑边缘多巴胺系统被认为是尼古丁丁作用的关键部位。这一系统始于腹侧被盖区,终于伏隔核,由多巴胺系神经元绀成。在尼古丁的作用下,这些神经元释放出神经递质多巴胺,从而使人感到愉快并形成癖好,在上述因素驱动下,尼占丁戎瘾就这样日渐形成。

廊液中的尼古丁几个小时内就会被代谢并排出体外,但对尼古丁成瘾者而言,血液中的尼古丁水平下降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渴望吸烟,以重新获取尼古丁。虽然尼古丁对神经系统的作用较弱,但成瘾性却很强。据统计,有三分之一的美国吸烟者曾试图戒烟,但只有可怜的25%最终能成功。正是这种关系的存在,才使得戒烟成了世界上最“容易”干的事――当有人问马克・吐温“戒烟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时,他胸有成竹地回答,“当然,我已戒过一千次了。”

尼古丁虽然是成瘾的关键,但一些社会心理性因素亦不可忽视。比如那些银幕上“潇洒”吐着烟圈、弹着烟灰的偶像们。另外,吸烟还能降低人们的紧张焦虑水平,平复其不良情绪,因此一些人在遇到这些状况时,不自主地会求助香烟来解决问题。

到目前为止,已有不少研究显示,尼古丁与肿瘤、心血管系统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现在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尼古丁在人体健康的威胁中扮演了主犯的角色。

焦油才是杀手

自20世纪以来,烟草逐渐流行到世界各个大陆,然而没过多久,烟草相关疾病的发病率便持续走高。1954年,英国医生理查德・多尔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第一次指出了吸烟与肺癌之间存在关联,接着美国的流行病学调查也肯定了多尔医生的结论。

但作为一种植物,烟草的主要成分包括碳水化合物、含氮化合物、有机酸、萜类、蜡质、脂质、色素和烟草生物碱等,真正能置人于死地的成分其实很少,有害成分都是烟草燃烧过程中形成的。

分析表明,烟草燃烧后的成分虽然多这数千种,但多数有害成分集中于焦油之中,比如具有致癌作用的稠环芳烃(简称PAH)和促癌作用的酚类及亚硝胺。以前者中毒性最强的苯并[α]比为例,它能够与DNA共价结合,造成DNA损伤。当细胞修复系统无法修复这样的损伤时,就有可能带来致癌的风险。

这些有害物质的生成需要同时具备两个重要条件。首先是高温,在烟草点燃后局部温度可高达700―800℃。在这一温度下,大部分碳氢化合物都会生产一定量的PAF。其次是缺氧,吸烟过程中,卷烟中的烟丝基本上都是在供氧不足的条件下完成燃烧的,这种不完全燃烧会产生多种多烃自由基,辅以高温,经过一系列聚合过程,也会生成多种多样的PAF。

全世界都开始“控焦”

于是, “控焦”似乎成为吸烟者唯一可以接受的、维护健康的方法,烟草公司纷纷打响了降焦之战。显然,过滤是最简单的手段,这也直接促成了香烟历史上里程碑式的发明――过滤嘴。借助滤嘴中的醋酸纤维、纸质材料、聚丙烯纤维,可将吸入人体的焦油量降低20%―50%。除了过滤材料,包装滤嘴用的水松纸上也可以做文章,利用激光、电火花或机械方法在水松纸上打出许多微小的空隙,使得抽吸过程中,外部空气更多地进入至滤嘴中,对烟气进行稀释,相对地降低焦油含量。据调查,欧美国家的市售卷烟中,绝大部分采用了滤嘴打孔技术。

针对缺氧条件易导致PAF升高的特点,采用高透气度的卷烟纸也能有效降低焦油含量,这种方法不仅可对烟支部分的烟气进行稀释,而且可以使烟支静燃速度加快,抽吸口数减少,从而达到降焦目的。此外,有些研究者另辟蹊径,试图从烟草植株着手,希望能选育出低焦油释放量的烟叶品种。加拿大、美国以及印度等国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成果,有些植株甚至已经进入到上市推广的阶段。

借助种种降焦减害技术在卷烟生产中的应用,美国卷烟平均焦油量已经从1980年的38毫克/支下降到1990年的12毫克/支。在我国,成效也很显著,这一数字已由980~282毫克/支降至200S年的12毫克/支左右。

低焦油其实无所作为

但这一系列“控焦”措施的实际效果却和实验室结果大相径庭。根据一些控烟活动开展得较早较好的国家的经验,即便措施非常到位,烟草的使用率平均每年下降不过07%。鉴于我国人口增长率的情况,希冀短时间内让吸烟人口大幅下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否能够通过低焦油卷烟实现烟草厂商和抽烟者的皆大欢喜呢?对此一些研究者提出了疑问。

在20世纪60年代低焦油卷烟上市不久后,有科学家就开展了相关的流行病学调查。起初的研究发现低焦卷烟确实降低了吸烟者罹患烟草相关疾病的风险,但这些研究的缺陷在于:烟草导致的疾病往往要历经20~30年的酝酿才会浮出水面。早期调查只观察了10年,加之试验设计存在局限,这些都有可能导致结论不可靠。

近来多数调查都发现,与普通卷烟相比,低焦卷烟对健康的危害并没有降低。比如,有科学家在2004年分析了参与美国癌症预防研究的90多万30岁以上的受试者在1982-1988年间肺癌死亡情况与卷烟焦油量的关系,发现与吸15-21mg标准焦油量卷烟的男性相比,吸食低于14mg标准焦油量卷烟的男性患上肺癌的风险并没有显著降低。还有人发现,低焦卷烟与普通卷烟对心血管系统所产生的不良影响也没有什么明显差异。

对于这种似乎违反常识的试验结果,补偿效应的存在也许能加以解释。“补偿效应”是指当吸烟者转吸低焦卷烟时,倾向于摄入更多的尼古丁和其他物质以维持体内尼古丁水平,比如增加吸烟口数、加深吸烟深度以及增加每天的吸烟量等。

目前,虽然烟草厂商为低焦卷烟戴上了看上去很美的桂冠。但科学家的共识却是,低焦卷烟并没有降低烟草危害,吸烟者要想降低与烟草相关疾病的风险,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彻底戒烟。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烟草之毒不在重金属 下一篇:33人智利矿难逃生记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低焦油的“焦虑”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yi6lc0026hy.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