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启蒙思想对贝多芬音乐的影响

时间:2022-09-24 08:04:25

欧洲启蒙思想对贝多芬音乐的影响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是18世纪欧洲维也纳古典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欧洲音乐发展历史上伟大的天才作曲家之一。其在音乐表现手法、音乐结构形式等方面的革新和音乐精神探索等方面,给当时18世纪欧洲音乐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与活力,为后来西方音乐发展300年开辟了新的道路,并对后面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家在音乐创作和音乐审美取向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他短暂的人生历程中,给后人留下了9部交响曲、200多首钢琴作品、1部歌剧等作品,这些作品透视出其一生辉煌、亮丽却又不断探索、呐喊的精神世界。

对贝多芬音乐的研究,总结起来表现为一下三个方面:一是就某一首音乐作品的音乐写作手法、音乐表现语言、音乐创作特点加以分析、探讨;二是就某一首音乐作品的创作背景及音乐家在创作时心理环境进行考证研究;三是就作曲家人生情感历程或创作领域方面进行分析与阐述。总体来看,这些研究与分析对“乐圣”贝多芬都明显偏重于微观的视角,缺乏宏观因素,忽视了对贝多芬音乐的精神整体上的把握和纵向上的比较。欧洲启蒙思想家伏尔泰说过:“没有人能够真正超出他生活的时代,正如没有人能够超出他的皮肤……”。我们要深入地学习与分析贝多芬的音乐,就必须从宏观的角度去鸟瞰,应该拓展音乐认识的视野,对于产生了贝多芬本人及其伟大作品的18世纪欧洲时代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意识形态等方面进行精准的分析和深入的阐释,否则是不足以理解音乐作品所表现的内涵。这一时期正是欧洲资本主义成长、壮大的时期,贝多芬的音乐充满了革命主义英雄色彩,是其对音乐中生命内容的深切阐释,因此,本文是对18世纪欧洲社会思想意识行为对贝多芬音乐中革命主义英雄色彩加以阐述与分析,对认识、理解贝多芬及其音乐作品必然是有益的。

一、18世纪欧洲资产阶级思想及启蒙精神

这一时期的欧洲是一个黑暗、落后、愚昧与理性、平等、自由并存的时代。“美与丑、善与恶、明与暗……”共同构成了社会发展与转型时期政治环境和意识形态的特点。同时体现出欧洲中世纪以来在神权和王权统治下,人性、道德、文明在意识形态上的复苏与变革。如果说19世纪是资产阶级通过斗争以革命的形式了贵族制度和封建制度,取得胜利登上权力舞台的话,那18世纪就是这股力量在启蒙精神的感召下,捍卫自己的旗帜,守护自己的阵营,巩固自己的堡垒,用思想武器来武装自身的时代。18世纪欧洲在文艺复兴思想意识的感召下,在法国和苏格兰出现了一场影响整个欧洲并促进欧洲发展的思想解放运动,这就是我们熟知的启蒙思想运动。“启蒙”一词,其意义是开启人们的智慧,提倡用唯物论反对神权宗教迷信,用“天赋人权”学说来反对君权神受之谬论,将欧洲人民从黑暗、落后、愚昧的封建社会思想中解放出来,为资产阶级争取自由、平等去战斗。这是人们从意识形态上的伟大变革与觉醒。这种反对教会、反对封建统治阶级的思想革命运动推动了欧洲知识分子在学术上的繁荣,思想理论变得活跃,社会文化也因此高涨,这些变化对欧洲资产阶级革命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舆论宣传。另外,这些变化也促进了欧洲经济的高速发展,创作了欧洲历史上空前的活跃与发展时期,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

这一时期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康德、狄德罗等思想家高举“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提出了发展唯物主义哲学,抨击封建主义专制。这些“启蒙”思想的发展,体现了欧洲人文主义思想核心,对18世纪欧洲社会的进步与意识形态的转变产生了十分巨大的影响。贝多芬正是生活在这一“启蒙”思想运动发展的时期,正是这种“时代精神”孕育和召唤了贝多芬及其音乐作品,理解这种时代精神和社会背景,我们就能够真正理解贝多芬音乐作品中体现的“英雄”色彩和时代特征,理解其音乐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人文精神、社会本质和生活根源。

二、贝多芬音乐作品所体现的思想情感

18世纪欧洲出现了秘密结社———“共济会”,这种结社组织是在“启蒙”思想运动的影响下,以人与人之间互助为目的,以实现人类最高理想为宗旨,贝多芬正是生活在这一时期。此时,贝多芬的身体已出现了失聪现象,生活打击,心力疲惫,使得贝多芬更多的是在思索命运主题和生命寄托,心灵上的慰藉。正是这一思索,使得他后期的音乐作品更多的带有“英雄”色彩,“战斗”思想。可以说,正是社会现实,造就了贝多芬音乐作品的特点。至此,我们便不难理解贝多芬音乐作品所陈述的三大主题:互助、斗争、博爱。这三者的发展与交叉,构成了贝多芬灵魂特点,同时也构成了当时欧洲社会背景下人们存在的本质。交响音乐是贝多芬创作的重要领域之一,在“合唱”交响曲中体现了其对共和理想的信仰,情节和音乐处理上是理想境界的象征。通过人声与器乐演奏相互交织的表现,描绘了贝多芬对欧洲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理想。贝多芬的意志和心灵取向于欧洲“启蒙主义”精神,并一直在无意识自觉中思索、寻求和努力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他的心脏与18世纪欧洲的呼吸一同跳动,他用音乐的旋律和节奏来抒发和宣扬他对世界、对人类、对正义、对光明的理解与感悟,他的音乐充满着明净、清澈、和谐、典雅,一条条旋律像甘甜的泉水从他心灵流出,给人们以梦幻、憧憬和抚慰。这正是18世纪处于成长时期的资产阶级欧洲精神的表现。因此,“18世纪是卢梭、伏尔泰和康德的世纪……,贝多芬音乐作品的本质和思想也是启蒙,尽管他不是革命”。在痛苦和挫折面前,透出了他无尽的宽容与博爱。

我们知道,在贝多芬生命的后期,嫉妒、贫穷、寂寞、孤独和疾病总是与他相伴,他的《c小调第五命运交响曲》,一开始就将人类对命运的思考摆在眼前,随后音乐的主题在每个声部循环演奏极具戏剧性的变化,其中情绪的转换令人难以置信,有时渐渐扩大的空间使欣赏者心绪达到激动,突然弦乐器以温柔优美、明朗的音调峰回路转,抒发着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的情感,达到极为理智而平静的状态。而《d小调第九合唱交响曲》则是人心与天籁的融合,是超越了时空的语言,是灵魂的呼吸,是人类大同的求索。他在表现社会意识与主体情怀的同时,其音乐作品也超越了个体生命,具有了普遍的社会与时代性,获得了永恒的价值。

三、贝多芬音乐作品所蕴含的生命精神

音乐作品是以音乐家为创作主体,在其于客体世界中对生命的触及、体验与阐发的外化行为,从而音乐作品是音乐家生命精神的体现。同时,音乐家在客观世界中是以个体形式而存在的,从而其音乐作品也是特定社会文化历史的产物。在这种意义上,音乐家在他的生命活动中是在自主感性的形式中进行。这一过程在主体心灵与客观世界两个方面相结合则铸成音乐艺术生命。贝多芬所生活的时代则是18世纪欧洲黑暗与光明、愚昧与理性、落后与文明变革的时代,其音乐作品中所表现的喜、怒、哀、乐,除去其自身的天赋、性格及爱情、婚姻等,也同时关乎其精神世界的整体。在这一背景下,生存意识、生命情怀和主体心胸的种种精神体验,直接反映在其音乐作品中。众所周知,贝多芬的音乐作品具有明朗、乐观的生命结构,充满着真挚的温暖,闪耀着“生命”的欢乐,同时,在这种“生命”里含有戏剧性,甚至于悲剧的因素,在面对“善”与“恶”、“微笑”与“眼泪”之间,他选择了战斗,体现了理想必须经过斗争才能实现的目标。在苦与乐、正与反之间,贝多芬的音乐始终保持着同命运相抗争的精神,决不让人生的考验印上一个烙印,永远保持着斗争的表象,甚至贝多芬的灵魂仿佛根本不知道正在经历的痛苦。面对惨淡的人生,他不许战胜,他只是深爱生活,然而就在这片光辉中,那不可知的世界已被超越了。

贝多芬的音乐,是他生命精神的体现,也是18世纪欧洲启蒙精神的表现。伟大的德国思想家康德说过,“一个诗人不可能由于自己和靠表现自己而伟大起来。他的伟大既不是表现了自己的苦难,也不是表现了自己的幸福;任何一个诗人之所以伟大,是由于他的苦难和幸福都是在社会和历史的土壤中深深扎下根的”。贝多芬音乐中思想高度,反映了18世纪欧洲封建社会相资本主义转型时期启蒙主义思想的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民对社会现实中的黑暗、愚昧、丑恶行为的愤懑与反抗,这正是处在这一时期上升中的资产阶级内心的体验。在追思与缅怀贝多芬,弘扬他传世音乐作品时,我们应该更为深切地领会时代精神、音乐家个体生命以及心灵脉搏的互动回声,感悟音乐的社会内核、生命意义,在更为深远的层次上把握音乐的本质,从而在更加宏观的视角来理解与认知贝多芬和他的音乐作品,从而能够触摸到他最真的一面,理解其音乐作品本身的意义。

作者:杨延宁 单位:东北农业大学艺术学院公共理论教研部

上一篇:呼伦贝尔旅游形象营销探析 下一篇:欧洲逻辑中国发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