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的旧电影

时间:2022-09-24 05:28:23

电影里的旧电影

小的时候,看一场电影往往是很稀奇的事。

电视机还未普及的年代,录像机才面世不久,一般人家都是配不起的。唯一有电视机的人家便成了所有看电影者的集散地,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挤坐在一大问屋子里。边看电影边讨论着剧情,往往是电影里谁最厉害,谁最漂亮。小孩子则充满好奇,电视机那么个箱子里怎么会有人,战火为何烧不烂它,那个叫录像带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奥秘,等等。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看电影的条件也得以改善。出现了露天电影,一辆流动的车,一块帷幕,一架放映机,一堆人,便组成了看电影的群众,站的坐的都有,大家其乐融融。

再后来,小镇上有了电影院,才算真正看上了电影。很阔大的房子,能容纳几百人。从外面看,屋顶呈蛋壳式的拱形。逢上周末电影院便开场,几乎都是在夜里,人流涌动,摩肩接踵。父亲休假的时候,带我和弟弟看过几场,座位对面是很宽大的帷幕,四周空阔,背后很远的三楼上是放映室,投影机凳在里面,两三条白寥寥的光射出来,帷幕上便出现了影像,至于声音的来源则弄不明白。

那会战争题材的影片较多,黑与白的简单色调,包白色头巾的农民,戴军帽的战士,穿朴素衣服的女子,活灵活现。从闪闪的红星到如何抵御日本军,再到地道战里如何与敌人周旋,演得有声有色。有的时候也会放些喜剧,看得忍俊不禁,为着里面的小细节开心着。当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人,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是迷惑不解。电影散场的时候,父亲往往叮嘱别走丢,出了电影院,剧情又成了很多人的谈资。

长大些,学校的老师也会组织我们看电影,通常都是具有教育意义的。战争片,反迷信,科学探索这类的都成了主题。每个人都很专注地看,不说话,不做小动作。也是从那段时间里自己对电影有了初步的了解,不再为一些幼稚的问题而困惑。

电视机的逐渐普及,VCD的问世使得看电影的人多了起来,而去电影院观看的人则成了很有情调的人。只要是周末,不管母亲怎么嘱咐自己早睡,都要窝在被窝里看很久的电影。那个时候,李小龙,成龙,李连杰成了众多人的偶像,电影让他们家喻户晓。喜欢李小龙刚正不阿的气节以及他的英姿神武,喜欢成龙带有幽默诙谐的打斗,也喜欢李连杰的南拳北腿。电影渐渐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曾经对《一个也不能少》怀念很久很久,因为看了《可可西里》而对萌生了无穷的向往,这些随着中学紧张的学习气氛逐渐淡却,但电影的飞速发展是毋庸置疑的。伴随着电影技术的改进,资金投入的加大,国产大片开始走向荧屏,《英雄》《无极》《十面埋伏》等气场十足的电影被人们津津乐道,而好莱坞这个名词也逐渐被人们熟稔。

大学后,看电影成了一种消遣。3D电影的出现,又算是一次电影的变革和传奇,带给观众的是身临其境的观感,也是一道道视觉和听觉的盛宴。当然,随之影响的也有微电影的出现和小成本电影的盛行,这些顺应意识流的电影,更能反映生活,展现本质,甚至有些鞭辟入里,从而被很多人热捧,比如《失恋33天》《青春期》《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都是最好的例子。

其实无论电影怎样发展,都离不开生活,而生活亦离不开电影。无论我们怎样改变着看电影的姿态,都改变不了爱看电影的我们。有些时候很想看以前的旧电影,很喜欢曾经一群人拥在一间屋里的感觉,热闹温馨,也很追念换胶带时投影机闪着白光,咔嚓咔嚓的声音,从电影里的红星闪闪到骑单车的环卫工人,再到穿素净衣服的女孩,等等。或许说电影本身就是生活的记录本,而我们所经历的,也在无声无息中成为了电影里的旧电影。

走读樱花

告别了冗长的冬季。三月末,四月初,阳光变得明丽。春风和煦,缓缓拂过大地。春季的踵音就这样随风而来,万物在她的感召下开始复苏。

这几天阳光暖和,不禁令人精神焕发,似乎全身每一处的细胞都开始活跃起来。学习任务繁重,卸下一身的疲倦,总想出去走走。

出了寝室,便是被春风装点得五彩缤纷的校园。红的红,粉的粉,白的白,远近不同,笼笼簇簇,一片生意盎然。各种花开时无声,绽时美丽。这样跃入眼帘的盛景,别说是一饱眼福,更想张开双手拥抱整个自然,抑或是吞下整个春天。校园里草木葱茏,花品繁多,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樱花。

四月,樱花开得正盛。草地上,静湖旁,幽径边,随处可见樱花的俏姿丽影。樱花开放,各处不一。但我最喜欢静湖旁的樱花。

静湖坐落在教学楼的下方,教学楼兀然而立,蓝白相问的建筑,与天交辉。湖边是几株高大古老的垂柳盘根而起,已经吐露出了嫩芽,绕湖一环,紧紧挨着银松,青杉,显得英姿挺拔,意气昂然。樱花树就掩映在其中,红红粉粉,缀满枝头,开得如火如荼。

春风过境,站在远处,放眼望去,层层叠叠,高矮有序。水波潋滟微荡,岸边垂柳临风袅袅。稍稍看见掩映其问的樱花将红红粉粉的枝丫探出头来,这般若隐若现,显得樱花更加冷俏鲜丽,美不胜收。

樱花生得俏,漫步在湖边的樱花树下,曲径幽深,别具佳境。抬头仰望樱花,花朵繁密,花枝舒展。风习习吹过,花瓣微颤,花香馥郁芬芳,便四溢散开来了,很有一种清幽的美。

春夜多雨,一夜的春雨固然使植物洗尽芳华,纤尘不染,更加葱郁,天空也更加澄明。但也把素雅单薄的樱花打得满地粉白。我自知花终有凋零之时,只怕有些怜花之人,见此情状,要扼腕叹息一番了。

其实此番景致也是很美的,清清冷冷的遥阶,疏疏落落的飘些花瓣,有些路过的学生忍不住拿出相机来摄下几张照片,当作留念。

喜欢樱花的人不仅仅是我,毕竟樱花是很美的,而且静湖旁的就更美了。置身其间,时不时可见湖边有些学子手捧一本小书,凭着这番佳境,足以遣倦幽情。沿湖随处可见漫步在樱花树下的人,一时嬉笑,一时打闹,俏皮的女生还得去摘两朵。幽深处,还能见些小情侣依依偎偎,语笑嫣然。樱花见了,好像更加羞怯,不由得面露红粉之色。

斜阳脉脉,水悠悠。黄昏临近时的樱花有一种柔和的美,游人散尽,傍晚的风裹挟着点点柳絮,薄如蝉翼的花瓣应风而落,四下飘零。遥阶不见深处,静湖半池粉白,不觉令人怀想起历史遗风里的古风河畔来。

樱花美丽,美得有意境。

上一篇:浅谈小学体育教学中学生兴趣的培养 下一篇:猪布朗的记事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