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家的红色楼梯

2019-09-22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虽然不像是别的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但这个故事离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

因为那时候,成年的男士们总是喜欢穿着呢子大衣,戴着呢子礼帽。年轻的小伙子穿米色和青色,上了年纪的人则喜欢黑色和驼色。所以,故事里的巫师,就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大衣长长的,沉沉地垂下来,到脚踝那里才停住。他的脚上是一双真皮做的黑色靴子,鞋绳很宽,也符合当时的鞋绳潮流。

当然了,他还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帽檐窄窄的,显得整个人都很谨慎的样子。当他走在大街上,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他竟然是一个巫师。

但是,他是。而且,这一点也被另一个人看出来了,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不过,当他惊讶地喊着:“瞧这个人……”

话还没说完,巫师早就离他几百里远了。

一从城里出来,他就步行到他的住所去。他走得并不快,但是天上的鸟儿也许偶尔会注意到,这肯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他的一个脚印和另一个脚印之间,可以有几十千米那么远。即便如此,要回到自己的家,巫师还是要花上很长时间,可以说是长途跋涉。

谁让巫师的家在这个国家最北边的一片蛮荒之地呢。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个地方长不出任何的庄稼。这里一片沉寂。大约除了天空之外,就一无是处了。

但是,这里的天空真的很美,尤其是在傍晚的时候,在深蓝和浅蓝的天幕上,总是浮着黄色和白色的无边云层,那样瑰丽、灿烂和辽远。正因为这样,地面上的无趣和空荡荡就容易被人忽略掉。

巫师的家曾经是一幢深蓝色的房子,但是遗憾的是,这幢房子现在已经没那么蓝了,因为好多漆掉了,露出一块一块、一片一片混浊的蓝白色和蓝褐色来。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幢房子如今只剩下了一面有个拐角的断墙,不规则的断面裸露着,一看就知道和大火亲近过。其他的――比如说那扇曾经闪着银光、雕刻着家族徽章的大门,还有几处拱形的、上面有三叶草纹饰的木窗――则都在一场恶意的大火中烧成瓦砾。

那是一场世人不知、但在巫界被津津乐道的大火,据说纵火者是来自西方的巫师。原因至今没有人知道。

但无论如何,从此之后,受伤的巫师就住在这面墙里。所幸的是,这面墙有很多拱形的狭窄窗洞,虽然它们都被烧成了黑色。但如果没有这些窗洞,巫师该从哪里进去呢?

巫师总是先走上这面墙边的一架红色的楼梯。这是一架非常、非常美丽的楼梯,它从墙的两端开始,慢慢向内斜着螺旋上升,在优美的弧线旋律中,它们最终以高台的形式连接在一起。在大火之后,巫师花了三个月搜集材料,又花了三个月设计,最后用三个月时间造了它。在那段最痛苦的时间,幸好有它安抚了他的心。

它真的太漂亮了,尤其是在蓝色的背景下,颜色是那么艳丽,木条是那么精致,和这被大火烧过的残壁断垣毫不相称。只有那么一丁点儿,不注意看就不会注意到的一丁点儿脆弱的忧伤,从木条的缝隙中氤氲开来,似乎和巫师的心情很相衬,都是那么紧张着,悬吊在半空。

巫师低着头,帽檐拉得低低的。他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戴着黑色的呢帽,就沿着这精细、脆弱的红色楼梯,一步一步走到半空中。

“主人,您回来啦?”一个快活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巫师扶了扶帽檐,转头看过去。在地面一处凌乱的、小小的石子堆上,一个看上去很魁梧的小伙子露出半截身子。他黑色的头发剪得又短又平,肩膀上扛着一个金黄色的竹篓,里面是他捡来的石块。他笑嘻嘻的,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阿当,你在干什么?”这是巫师唯一的仆人。

“哦,主人,您忘记我的话了吗?我要在这里建一座房子,一座真的房子――可以透过窗户晒真的太阳的那种。还有,一走出门就是真的大地的那种。”

“哦。”

巫师继续向上走去,在心底里,他觉得阿当的想法很可笑。凡是物质的,都可以被物质所毁灭。若不是这样,他的祖居又怎么会在火中消失?现在的房子就很好,虽然是巫术所变化的,可又大又宽敞。

而且,就凭阿当拣来的一些小石块,他就能盖起一幢真正的房子吗?

想想看,原来的那幢可是他的某个祖辈亲手盖的,那些砖是从一个遥远的文明国度里用巫术运来的。他可不想费时费力地去做这样的事情,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怎么办呢?他无法阻止阿当,因为阿当不喜欢走这个红色的楼梯。说得准确一点儿,他害怕这个红色的楼梯。颤颤悠悠的,让人不安心,不是吗?

但尽管这样,巫师自从造了这个红色楼梯后,就再也没有心情管房子的事情了。因为极端的痛苦给了他灵感,他想到了一个伟大的计划,迫不及待地投入了进去。

随他去吧。巫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一猫腰,钻进墙上一个黑洞洞的窗子。

也许在外人看来,巫师应该从这堵墙的另外一面钻出去,而那里除了一些乱糟糟地堆在地面上的碎砖和没用的石块,就什么也没有了。

但巫师到达的,却是一个宽敞、舒适的家。从他钻进来的那一刹那,门已经是一座高大的实木大门,上面还镌刻着简洁的花纹,那是他家族的徽章,是他的骄傲。当然,那里并不富丽堂皇,因为巫师生活很朴素。但是,在真正的住宅中,人们是看不到这样的尺度的。房间大得像市政厅广场,地面上铺着黑色带碎钻的大理石,光滑平整。大厅的深处被半透明的墨玉分成很多小一些的空间。

本来,这些空间是随意变化的,巫师需要什么,就把它召到自己周围。比如他吃早饭的时候,就把早餐厅召唤来,吃完早餐研究巫典,不用动,书房就会自动围拢来。他想睡会儿的时候,卧室又来了。

但是阿当不喜欢这样。

“主人,这样不像真的房子!”他坚持说,并且一定要巫师答应,把房间分好,不能随意动它们。如果要用什么,就自己走过去好了。

巫师觉得阿当有时候很奇怪。当然了,这本来就不是真的房子,这是巫师用巫术制造的房子。为什么阿当那么当真呢?但是,对这位从小就跟随自己的仆人,巫师也不想让他太难过,就答应了他。只要阿当在的时候,他就这么办。

记得当时阿当非常高兴,黑色的脸上露出雪白的牙齿,“主人,你等着,我要再造一所真的房子住,像以前的那座一样。”

巫师一边翻着巫典,查看着自己要寻找的资料,一边随意地点着头。

阿当却当真了。从那天开始,他就整天四处搜罗石块。有时候,他走得很远很远,要花上半个月,回来还和他说自己的见闻。而在这里能有什么见闻呢?方圆几千里,都是这个样子。没有人烟。不知道祖辈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安家,但是巫师自己是很喜欢这里的,没有人烟,多好啊。

巫师站在门口,扬手想让洗漱间过来,想了想,还是自己抬脚走到西北角的一个房间里,进去洗了把脸。然后,他出来到衣帽间换了件家常衣服,一件已经穿得半旧的灰色长衬衣。接着,又到厨房里泡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才舒服地端着杯子,慢慢走到书房门口,把自己带来的公文包打开,倒出了层层叠叠、大于公文包一百倍的报纸。

这就是他最近在忙的事情,每隔一两个月左右,他就到各个城市去收集各类报纸。他的伟大计划,就是做一份关于神奇事件的清单,他知道那将是无限的,但总可以开始着手起来了。在这一过程中,一定有什么好的点子,他就可以用来创新巫术。每次想起前年那场自己家的大火以及自己背负的耻辱,他就耿耿于怀。而如今,他只有更加勤奋努力,才能找出致胜的法宝。

因此,他没有注意阿当。一连好多天,都没有看到这个仆人,他也根本没有意识到。

时间仍然一如往常,流逝不见。巫师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他发现了一些神秘事件中的联系,嗅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也许,创新巫术的日子指日可待了。马上,必须马上出发,再到世界各地搜集更多的报纸,来验证自己的预感。

巫师沿着红楼梯走下来,吃惊地看到空地的石头墙已经垒砌了一圈根基。他绕着墙壁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他慢慢地从门口的位置走进去,又走出来。

走进去,又走出来。

他抬头望望天边,不知为什么,忽然很想去接一接阿当。于是,他稍微沉吟了一会儿,就迈开大步朝西南方向走去。

他走了很远,还没有看到阿当的身影。看来,附近的石头都已经被捡完了,阿当越走越远了。巫师看着远方的地平线,瑰丽的天空和荒芜的大地连在一起。他不禁放慢了脚步,自从他发誓要创新出最厉害的巫术好去复仇,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着地平线了。

又走了半个时辰,巫师在路边发现昏倒的阿当,竹筐里的石头滚落一地。他蹲下来,静静地看着阿当黑色的面容。

这个执著地要建一所真的房子的仆人,一定是太累了。

巫师将阿当带回了家。他本想带他走上红色的楼梯,到那座巫术房子里让阿当舒舒服服地躺在天鹅绒床上休息。但是,他想了想,还是把他放在了地上墙基的一个角落。阿当往常习惯睡在那里。

天空仍然一点变化都没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阿当躺在坚实的大地上,躺在只有一层石子铺出的房屋轮廓中,安安稳稳地。

“……主人……”当巫师听到阿当的低声呼唤,他睁开微眯的眼睛,本想微笑一下,却皱起了眉头,“阿当,你为什么坚持要盖这座真正的房子呢?太阳、风,你只需要走出巫术房子,也是可以看到、感受到的呀。”

“不一样的,主人,绝对不一样啊。”阿当笑着说。

接下来的日子,巫师继续走向世界各地去搜集报纸,当然,顺便,他也开始搬运各种各样的石头,白色的大理石、璀璨的水晶石、溪水里的鹅卵石……他答应了阿当,要准备充足的建房子的材料。至于建房子嘛,阿当拍着胸脯,“主人,交给我就好了!”

唉,这个傻乎乎的仆人,为了捡一些小石头,差点把自己累死。

巫师还能怎么办呢。

季节变换,但天空始终不变。即便那些云的形状缓慢地变成另一种形状,但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除了巫师隔段时间出趟门,就只有阿当忙忙碌碌,坐在石头堆上敲敲打打。

不久后的一天,在红色木楼梯的前面,竖起了一座石头宫殿。

巫师问:“门呢?就用黑色大理石吧。”

阿当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连说:“不行不行的,主人。门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又结实又温暖,这样,远远地看到它,就知道这是我们的家,是家呀。”

看来,只能等着巫师下次出门再动用巫术寻找新的材料了。在此之前,门先空着吧。等等――温暖的,又结实的?巫师绕着石头宫殿走着,穿过门洞,从后窗看过去,那红色的楼梯、精细的脆弱的,延伸在断壁残垣上。

第二天早上,阿当醒来了,他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面前红色的木门。那些脆弱的木条全部被钉在一起,成了一块厚厚实实的门板。

“啊,主人,啊主人……”阿当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巫师看着阿当欣喜的笑容,再看看那扇由脆弱木条钉成的厚实木门,不知为什么,觉得自己的心也重重落下来了。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问阿当:“哪间是书房?”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浅谈中国共产党建党95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 下一篇:用巧妙“链接”搭桥 提升阅读效果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巫师家的红色楼梯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y6vwr03z079.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期刊发表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见刊,发表不成功不收费

  • 文秘服务

    为您提供一对一文秘咨询服务,原创参考范文省时省力

热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