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劳工公约》生效对中国航海教育的影响

时间:2022-09-21 06:02:53

《海事劳工公约》生效对中国航海教育的影响

2012年8月20日,国际上主要的海员输出国菲律宾批准了《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标志着公约至少获得30个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国批准的条件得到满足。公约生效的另一个条件是批准国家商船总吨位应占世界商船总吨位的33%,该条件已于2009年达到。公约将于2013年8月20日正式生效。

《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被称为全球海员的“权利法案”,与《1974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1973年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1978年国际海员培训、发证和值班标准公约》并称为世界海事法规体系的四大支柱。公约涵盖了五个领域的海员劳工保障的规定,涉及海员最低年龄、健康证书、遣返、就业协议、食品和膳食、起居舱室、娱乐设施、食品和膳食服务、招募和安置、疾病和工伤、防止职业事故发生、工资和福利、社会保障、工作和休息时间、相关主体的遵守与执行等与船员权益密切相关的内容,对保障海员 “体面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公约的生效将在一定时期内推高我国航运企业的船员成本和船舶营运成本。我国是发展中的航运大国,公约一旦生效,将会对我国航运企业的船员管理运作、船员的福利待遇、船员职业安全与健康、船员招募和安置、船舶设计与建造等诸方面带来一系列较大影响,使我国的航运企业与世界航运业置身于所谓的“公平竞争”中,不可避免地带来船员成本和船舶运营成本的增加。

“公约”的生效有利于我国船员队伍的可持续发展。航运业的支撑主体是船公司、船舶和船员,而船员又是支撑主体的核心。统计数据表明,大约80%的海上事故涉及人为因素,因此,一支得到妥善社会保护的高素质船员队伍是航运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和保障。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目前我国尚无专门针对船员劳动和保护的法律法规。近年来,我国航运发展迅速,但船员资源却不足,流失严重,特别是高级船员紧缺。其中主要原因就是从事船员职业比陆地职工要承担更多的艰苦和风险,但没有得到相应的保障,船员职业的社会地位、职业荣誉感和社会美誉度下降,导致船员职业的吸引力不高。统计数据表明,航海类专业毕业生上船10年后的流失率高达85%。公约的生效,必将促使我国加快船员权益和劳动保护立法进程,建立完善有效的劳工监察机制,形成一整套船员劳动和社会保护的法律法规体系,从而真正做到坚持以人为本,切实保护我国船员的合法权益,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船员队伍,为航运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人才保障。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航海教育发展很快,教育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一。接受航海教育是船员成长之路的初步环节,也是必经环节。航海教育的好坏、是否与时俱进直接决定了未来中国船员素质的优劣。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我国航海教育必然会与时俱进,及时针对国际公约的变化而进行修正和更新,以适应船公司和船员的需求。

一、将淘汰一批办学资质较差的航海院校

近年来,受船员市场影响,航海院校扩张明显,我国航海教育、船员培训机构杂乱林立,航海教育和船员培训遍及中职、高职和本科,全国现有涉及航海类专业的院校及培训机构近百家。公约对船员上船工作的年龄、健康状况以及培训等作了明确规定和具体要求。公约生效后,我国海事主管机关势必会加大对船员资质的检查力度,这种影响会很快传播到航海教育机构。同时,受就业市场指挥棒的影响,航海院校在招生时将必须进行更加严格的筛选。在生源日渐紧张的局面下,航海院校必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一些办学资质差的院校势必被淘汰,同时也会通过竞争促进航海院校办学质量的提高。

二、需要对培养计划和教学大纲作出一系列调整

公约生效后,航海院校和培训机构需要增加公约宣传普及的课时,让学生了解和熟悉公约中的条款细则。现有的人才培养计划和教学大纲需要针对公约的要求作出一系列的调整。

例如,目前,各航海院校对于职业安全以及健康保护等方面的教育不够充分。公约生效后,除了向学生传授专业知识技能,还应就职业安全、人为事故预防以及个人健康保护等方面的内容作专题培训。

三、有利于逐步形成“精英工程师”的教育模式

目前,航海院校航海类专业人才的培养模式大部分为船员培训模式,教学计划和培训大纲多以通过海船船员适任证书考试为主,基本上都是为了满足船公司对于船员的要求,而对于船员权利方面很少触及。公约中强调了船员的基本权利,列出了细致的条款对相关方进行约束,这样将会从根本上改善船员工作环境,大幅度提高船员的职业自豪感,也会对船员群体综合素质的提高提出更高的要求。这就将引发对海员这一特殊劳工群体的教育模式的思考,逐步从满足船员市场需求的“大众劳工”培训模式向提高群体整体综合能力素质的“精英工程师”教育模式转变。另一方面,船员这一职业社会地位、职业荣誉感、社会美誉度的提高,也将有利于航海教育和船员培训机构从众多适龄青年中选拔优秀人才,逐步形成有利于“精英工程师”教育的良性循环。

四、促进航海教育与国际接轨

中国船员在国际船员劳务市场的竞争中处于劣势。中国现行教育体制培养出的航海专业人才水平不高。国内外航运企业认为我国高等航海教育培养的毕业生存在英语交流能力差、岗位技能差、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差以及经营管理能力差等问题。公约的生效对保护船员权益、推进航运可持续发展、提高航运管理水平以及推高我国航运业成本等将起到约束、强制作用,进而进一步促使我国航海教育与国际接轨。

总体来说,公约生效对我国航海教育是挑战,更是机遇。公约生效后,将推动我国航海教育不断改革,拓宽我国航海教育的思路和视野,规范我国航海教育市场和培训机构,促使其不断提高教育水平,为我国航海人才走向国际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也会提高学生对自身权利的保护意识和能力,约束相关方,促进我国船员更“体面”的工作,提高船员这一职业的社会认可度,逐步形成有利于“精英工程师”教育的良性循环。

上一篇:沉雄古逸 空灵苍茫 下一篇:船舶、技术、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