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信用卡:圈地后的隐忧

时间:2022-09-18 03:06:43

大学生信用卡:圈地后的隐忧

各银行针对大学生展开了一场信用卡的“圈地运动”,但坏账比例却引人关注

初冬的一个早晨,北京某高校食堂入口处,三张条桌拼在一起,毛绒玩具、雨伞、水杯等一溜烟摆开,旁边竖着两块写满广告语的易拉宝招贴画,四个裹着大衣的人不停招揽过往学生,问他们介绍手中的表格。

这是某商业银行在校园里推广大学生信用卡的场景。“平时每天至少能办四五十张信用卡,开学那会儿更火爆。”工作人员说。

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可以选择做“房奴”、“车奴”,但毕业前可以选择做一名时髦的“卡奴”。“今天,你刷信用卡了吗”已经成为当下校园新的流行语。

享受到信用卡的便利后,没有稳定收入的大学生能否承受潇洒刷卡的偿还压力?部分沦为“卡奴”的大学生会不会成为银行资金风险的隐患?

2007年10月,上海银监局向各商业银行发出风险提示,要求加强对大学生信用卡的风险管理。曾经一拥而上的大学生信用卡业务也进入“初冬”季节。

大学生的信用卡生活

刘荣是北京某著名高校金融系大四的学生。大二上学期他就开通信用卡,交了女朋友后,这张卡“可帮了大忙”。

他和女朋友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居室。在北京昂贵的居住成本面前,刘荣手上的现金很快花光,接着他刷信用卡又支撑了三个月。之后,他索性将同学的信用卡借来继续透支。

两张信用卡都被禁用后,刘荣不得不搬回学校,开始了“卡奴”生活。“刚开始没敢跟家里说,只是在好朋友处借钱,拆东墙补西墙。后来实在坚持不下去,硬着头皮和家人说了。爸妈对我狂教育一通后,也只得把钱还上了。”刘荣回忆说,“那一阵满脑子都想着怎么补‘窟窿’”。

刘荣的一个同学办理信用卡后,提取几千元现金,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加入了火爆的股市。“如果炒股套住的话,他还起款来就难了。”刘荣说。

有些自制力稍强的同学,在信用卡连续不断的购物积分兑奖活动面前,原本捂住钱包的手也渐渐放开了。某银行名校卡开展促销活动,规定一次性刷到最高额度者,可以领取折叠自行车一辆。兑奖当天,100辆自行车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满足条件的学生领光。

根据一项北京大学生信用卡使用状况的调查,已办理信用卡的大学生月消费额比未办者高188元,其中聚会、约会、购买电子产品以及服装等新型开支占总自费的44.7%。

现在北京一家媒体工作的邢旭,学生时代曾经办过两张信用卡。“3个刚毕业的女生来到我们宿舍推销学生信用卡,我当时就开通了第一张信用卡。”

临毕业那年,邢旭透支了这张信用卡的最高额度3000块,购买一台电脑主机,计划着用暑假兼职的钱还款。后来兼职工资出现变数,偿还信用卡的钱一下没有着落了。

“当时我濒临破产,筹划着尽快挣钱把账还上”,为企业写了几篇软文后,邢旭终于把账目还清,但依然支付了30多块的滞纳金。

他后来又办了一张信用卡,但工作后,这两张信用卡都“下岗”了。他转而使用与单位工资卡相关联的另一个银行的信用卡。“银行通过给学生发信用卡,想锁定未来客户的美好愿望,简直是做梦。”邢旭说。

有的“坏账比例高达两位数”

2004年9月20日,金诚信用和广东发展银行联合发行了第一张大学生信用卡。全国学联的研究报告显示,2005年大学生年人均消费支出在1万元左右,已超过当年全国城镇居民8462元的人均纯收入。面对大学生资信消费这个巨大的市场,各商业银行纷纷抢食,如中国建设银行的“龙卡名校卡”,中国工商银行的“牡丹学生卡”,招商银行的“Young卡”,一场信用卡“圈地运动”在各高校上演。

校园里的办卡门槛很低。提交身份证和学生证复印件,填写一张信用卡申请表后,无需寻找担保人,也不用填写收入状况(大学生事实上也没有稳定收入),进入发卡行审核程序。只要没有信用污点记录,审核一般都会通过。经过开卡确认环节激活信用卡后,一张可透支的信用卡就轻松到手。

为了吸引学生办卡,银行会在办卡现场派送各种礼品。招聘学生也是各银行竞相采取的促销方式。成功推销出一张信用卡,人一般会得到15元佣金。各高校的学生论坛上随处可见办卡的帖子,而众多学生则是从推销银行卡开始了自己的社会兼职。

大学生办卡出自不同的心理。有的同学认为生活中需要一张方便、灵活的信用卡:有的同学是跟风、图新鲜,还有的办卡就是为了拿赠品。

不同的办卡初衷决定了不同的使用信用卡的习惯。一项涉及北京6所高校的调查表明,22.95%的学生自从办理了信用卡后还没怎么使用过。49.18%的学生平均每月使用信用卡的频率是1~3次,这表明大学生的信用卡使用频率较低。有卡但不用卡的现象突出,众多学生信用卡被用来装饰钱包,成为“睡卡”。

“大学生握在手中不用的信用卡,不仅不能为银行创造利润,还浪费了大量的推广、制作和账户管理费用,直接影响盈利,不利于信用卡产业未来的健康发展。”一位银行业界人士告诉《新世纪周刊》。

上海银监局的监控显示,某些银行大学生信用卡坏账比例高达两位数。10月,该局就大学生信用卡业务向各银行发出风险提示。最早叫停大学生信用卡的是广州市,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已经全部叫停,招商银行则不再向大四下学期的学生发卡。

诚信和理财教育的缺失

大四学生成为商业银行整合现有大学生信用卡资源的一个关键点。一些商业银行认为大四学生面临毕业、找工作的问题,在校时间很少。因此,向这一类学生发卡存在着不好管理的难题:同时,这部分学生即将进入社会,应该引导他们使用面向大众的信用卡。持相反观点的商业银行认为,大学生信用卡的授信额度不高,坏账率也明显低于社会上的普通信用卡。他们不但不会对大四学生停发信用卡,还会增加授信额度,以便于学生在向社会转轨时有更多可供支配的资金。

“我行学生信用卡为每位用户建有信用记录,能够依据平时的刷卡记录累积个人信用等级,在大学生毕业时提供我们出具的信用报告。这不仅有助于提高在校学生的信用意识而且对于构建诚信社会具有积极的意义。”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李琼告诉《新世纪周刊》。

有舆论认为,诚信社会是大势所趋,但目前中国的诚信制度和体系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大学生助学贷款遭遇的坏账尴尬就是例证。大学生从小接受的诚信教育也相对欠缺,信用意识淡薄。

“上大学前都是家里给买好需要的东西,我几乎没有理财观念,也没人告诉过应该如何理财”,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研一学生胡帆说。与国外相比,中国社会缺乏向“法定成年人”强调“成年”的概念,对其的理财风险教育不足。

家长黄先生认为,在孩子“挥霍”之后,家长不得不为他们还款,这对于培养孩子的责任意识是很不利的。大学生应该学会理财,但是这个理财,应该是理好父母提供的生活费,同时利用打工等方式挣钱,而不是过早介入提前消费。

作为发卡方的银行,对大学生信用卡一拥而上的做法也值得商榷。在大学生信用卡“圈地运动”中,银行简化审核项目,显然低估了这项业务背后的风险。

“银行三天两头到学校做宣传、推销,盯着大学生办卡,这确实是个现状。学校虽说不鼓励,但也没理由禁止。”上海大学学工办主任吴仲钢说。

银行从业人员、银行卡专家聂俊峰认为,信用卡并不是不容于象牙塔的“洪水猛兽”,如果能够因势利导,加强银行的风险管理和社会家庭的理财教育,大学生信用卡将会发挥培养诚信意识、引导消费理念的积极作用。

上一篇:扬中中学生坠楼案调查 下一篇:从短信事件看权力与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