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年人帮助老年人

2019-09-12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这一代中国城市的老人,通常与同事生活在一个住宅小区里。退休后,习惯了被组织的这群人不知道该如何成立自组织。但是,天翔社区的经验证实了,老人们具有充分的集体生活经验,一旦得到外力的推动,就能重新组织起来。

天翔社区的入口不远处就是居委会活动室,活动室里麻将叩击桌面的声音此起彼伏,打麻将的10多名老人,都是这个社区的住户。每周,天翔社区热心人帮扶队的人都会陪这些老人打麻将,消遣寂寞时光。

但不要以为热心人帮扶队的成员就是年轻人,他们全都是六七十岁的退休人员,说起来大概就是60岁帮助70岁,70岁帮助80岁这种以强帮弱的模式。

坐在树荫下的郭玉华是热心人帮扶队的队长,跟路过的每一个人打招呼。说起前几天住院的经历,她高兴得飘飘欲仙,一脸满足的笑容。

她同病房住着的老太太来自内蒙古。一天,内蒙古老太太跟她打听说,听说北京石景山一个社区成立了一个热心人小组,把老人照顾得特别好,真让人羡慕。

讲到这里,郭玉华顿了顿,激动地把衬衣的短袖往上一捋,提高音量复述了几遍那个内蒙古老太太的话:“尤其是一个姓郭的老太太!”

郭玉华对她说:“我就姓郭!”

连内蒙古的人都知道自己和热心人小组,郭玉华有些惊讶,但也不算太意外,“我们经常上报纸,连中央电视台都上过。”

让老人自组织起来

热心人帮扶队成立于2007年,它的出现与一家名叫乐龄合作社的组织有关。

乐龄是致力于推动中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民间公益机构。2007年,乐龄还没成立,一直在民间公益组织工作的王艳蕊发现很多老人生活单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天翔社区这个老住宅小区,住户以老年人为主。老人们虽然早就互相认识,但退休之后,他们很少聚在一起,大多各自在家做家务带孩子。

王艳蕊也不知道老年人需要得到什么帮助。有一段时间,她常常坐车到天翔社区,跟社区里比较活跃的老人商量该怎么做,让大家一人写一个方案,但大家对方案都不怎么有概念,收来的方案有时候完全就是几句标语式的东西。

一天,王艳蕊邀请社区里的老人去参观其他社区做的兴趣小组。老人们一听可以免费出去玩,一下子来了几十个人,整整坐满了几辆车。

参观之后,天翔社区的老人对兴趣小组的运作有了概念,决定效仿。他们按照兴趣分成了8个小组,每组5个人:编织组、聊天组、唱歌组、棋牌组等。

郭玉华退休后在家看孩子,照顾老人,“比上班还累”。一听到王艳蕊要组织兴趣小组,她急忙拉来四个人成立一个小组。但该叫什么名字?“我们几个都没什么爱好,唯一的特点就是热心。”就这样,热心人帮扶小组成立了。“我们这个组帮着买菜、找保姆,老人生病了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帮着把病人从楼上抬下来,给他/她的孩子打电话……”郭玉华解释道。

这一代的中国城市老人,通常与同事生活在一个住宅小区里。只不过,他们当年在一个单位工作时,都是由公家来组织集体活动,退休后又分散成个体,习惯了被组织的这群人不知道该如何成立自组织。但是,天翔社区的经验也验证了,这代老人具有充分的集体生活经验,一旦得到外力的推动,就能重新组织起来。

受到“热心人帮扶队”帮助的对象是社区里75岁以上的老人。“我们组每个月有一次例会,每周会组织75岁以上的老人一起玩。别人看着这个组确实在帮助别人,加入的人就越来越多。”郭玉华说。跟国外老人喜欢一个人生活不同,中国的老人更多的是从团队活动中寻找认同感。

“纯粹的兴趣爱好不足以使成员坚持下去,只有当他帮助到别人的时候,才会感到自己的存在。”在社区里面做了6年兴趣小组后,王艳蕊发现一些有互助功能的小组会比纯粹的兴趣小组发展得更好。“越是这样的小组,活动设计越出彩,也更吸引人参加。”

热心人帮扶队就是发展得很好的一个组织,经过6年的发展,热心人帮扶队已从最初的5人发展到33人。现在,他们正让王艳蕊协助做一张社区老人地图,把有老人卧病在床的人家都标记出来;还给每位生病老人做了一张帮扶卡,卡上记录了老人和他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小组成员人手一份,一有问题大家都能找到联系人。

最适合中国的养老方式:社区养老

这个面积100多平方米的综合服务中心,被安置在石景山火车站旁边一条僻静的小巷里。屋内装饰简单,但很整洁。

一位约60多岁、打扮得十分体面的女士忙前忙后地做“全场指挥”,大家都叫她杨院长,她原来经营自己的养老院,几年前,养老院因为拆迁被关闭之后,她就到乐龄来工作了。乐龄有若干工作人员都像杨院长一样,是年纪相对较小的年轻老人。

乐龄正在逐步以收费服务的方式为老人提供专业护理。60多岁的赵阿姨搬到综合服务中心已有一个多月了,在清除脑瘤手术失败之后,她就患上了偏瘫。刚送来的时候,赵阿姨身上有股难闻的怪味。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生活不能自理的事实,原本性格很好的人变得很偏执。

而之前在日本养老院学习的几个月,王艳蕊已经意识到“生病的老人需要的是像正常人一样的对待”。

在日本的养老院,她看到一位90多岁的阿姨,眼睛已经失明,只能躺在床上。但每到吃饭时间,护理人员一定会像对待正常人一样说:“阿姨,我们要吃饭了。”一定要把她扶到饭桌边的椅子上,端正坐下再喂她吃饭。每天还会让她在浴缸里泡上几分钟,就算不能泡澡,也一定要泡脚。日本的护理人员告诉王艳蕊,洗完澡之后给老人搽油的时候,要用轻轻拍打的手法将油拍匀,老人的皮肤很脆弱,抹的话就会让皮肤受伤。

乐龄的护理人员用王艳蕊在日本学习到的这些专业知识照料老人。搬到综合服务中心才一个多月的赵阿姨,不仅身上没了味道,话也说得清了。

在乐龄创建之初,王艳蕊首先想到的是采用向社会招募志愿者帮助卧病老人的方式。但执行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志愿者很难真正帮助到老人。志愿者的流动性很大,经常看望几次之后就再也不去了。换了新的志愿者,又要与老人重新建立关系。现在这一辈老人由于年轻时的生活环境,大多很压抑,对人不信任。如果不是面对很熟的人,他们不会轻易讲出自己的需求。综合服务中心原本开设的“心理咨询室”也是因前来咨询的老人寥寥无几而取消了。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刘小超:花开不必我见 下一篇:袁岳:马旅与创业者不是师生关系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让老年人帮助老年人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xokjw02knpz.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