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香珍,从遇上帅哥的那一天起

时间:2022-09-06 04:27:41

为他生,为他亡

古生是香珍唯一爱过的男子。

认识占生时,香珍只有八岁,他是邻家车夫的继子,常常被那个身强力壮的三轮车夫暴打,打狠了就从窗户爬进香珍家,躲到吃晚饭才出来。

香珍不怕与了轮车夫对峙,她挺着稚嫩的胸膛将古生护在身后,对寻来的二三轮车夫说,你给我滚出去。

古生对香珍说,香珍,你是我的天使!

天使是个好词,是不可以轻易用来赞美人的,所以香珍对古生感激涕零。八岁时候的香珍,身材细瘦得像一株青藤,长着一口烂牙。而那时候的古生,虽然耳朵背后被继父用竹片打出一道伤疤,可仍然是个美男子,常常被女生拦截,送他糖果和文具。香珍吃了许多古生带回来的糖果,吃得牙更烂了,却还笑嘻嘻地期待着未来。

可随着古生渐渐长大,他渐渐不回家了。香珍按部就班地毕业,升学,却一直见不到古生,只能常常站在自家门口眺望远方,一站就是两个小时,母亲每次看见都会骂她:“你魂掉哪了?”

香珍高二时,古生因盗窃罪被送进劳教所。香珍去看他,还用攒了一年的零花钱给他买了两条好烟,却被古生隔着铁栅将东西扔出来。

古生说,你别理我了,我们不是一路人。

香珍不明白,怎么就不是一路人了呢?他们一起逃课去水库游泳,一起钻在床底下看武侠小说,如果香珍脸皮再厚一点,还可以说出“青梅竹马”这个成语。所以,香珍并不同意古生的话,她依旧坚持每周坐三个小时的长途车去看他,再因晕车吐得一塌糊涂。

古生从劳教所出来后就成了真正的混混,香珍那时已经考上了本省最好的大学,所以古生更躲着她了,甚至当着哥儿们的面大声骂她,让她滚蛋。

香珍不滚,古生到哪她到哪,直到古生叫来一个女子,卷曲的长发和浓墨重彩的妆容,一来就坐上古生的大腿,看都不看香珍一眼。

那天夜里,香珍吞了几十片安眠药,吞完药后便给古生写信,满纸的咒骂和怨恨,边写边哭。谁知安眠药是过期的,半夜里,香珍竟醒了过来,腹中翻汀倒海地难受,给古生写的信就扔在一边,香珍忍着痛苦一把抓过那张信纸,咬得粉碎。

你真的爱我吗?

香珍爱看黑白电影,那些模糊又简洁的画面,总让她想起八岁那时,她家门口有条青石路,她和某个人手牵手,从那条路上呼啦啦地跑过

所以,就算很多男人在她身上留下印迹,但始终没有一个男人能让香珍说一句,我爱你。因为经历这些男人的时候,香珍想到的只有古生,她想,现在的她与他算是匹配了吧!

可她早已找不到古生了,他消失

后来,香珍跟了她公司的老板,那个叫秦辉的男人对她呵护备至,可总还有什么不对劲,不是秦辉,而是香珍自己。她的心底有一个小人,总会在她和秦辉亲热的时候跳出来大喊,不!

直到香珍去一个小城市出差时,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古生,她的心“哗”地一声裂开了一个大洞。

古生在这个小城开了一家影碟店,生意很糟,他正跷着脚在店里睡大觉。古生早已不是当年的混混,五官也因年岁的增长而有了更深的轮廓。香珍承认,此刻的古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性感的男人。

而现在的香珍,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瘦得像青藤一般,一口烂牙的姑娘,她披着长发,穿着长裙,从天而降。所以,醒来后的古生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靠!你的像个天使。”

香珍又因这句话失去了方向。当古生将她搂在怀里时,她像一条濒死的鱼般大口大口地喘气。古生的怀抱滚烫,烫得香珍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古生从没抱过她,虽然他们在八岁时就已认识。

那是个有点微雨的夜晚,屋子里的光线暗得一塌糊涂,空气里有一股湿热的霉味,古生和香珍就在这样的环境里用肌肤互相碰撞抚慰。黑暗里,香珍终于问古生,你爱我吗?

其实这个问题很愚蠢。古生从没对香珍说过爱,重逢后的第一个夜晚,他只是在攻陷她的身体,没有丝毫的矜持和顾虑,这怎么能叫爱呢?但当古生在她身体里爆裂时,她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跋涉,现在终于到达了彼岸,所以,她终于控制不住地问了。

幸好古生没有让香珍失望,他斩钉截铁地说,是的。

为了留住他

香珍没有告诉古生。她已经有了一个男人,但她告诉古生,她有过许多男人。她以前一直以为古生躲避她是嫌她不漂亮,后来才明白,古生是嫌她太纯洁,古生是个混混,他不需要太纯洁的女人。

香珍不打算回到原来的城市了,她想就此在秦辉的世界里消失,秦辉那样的男人,肯定不愁没有女人,他不在乎丢了一个香珍,可香珍却很在乎很在乎丢了一个古生。这份量,是不一样的。

香珍关掉手机,和古生躺在地板上整夜整夜地说话。他们去外面吃饭,古生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和小时候一模一样。香珍感慨极了,拿出所有的钱,和古生吃遍了这个小城的每一家菜馆。每个浓情蜜意的夜晚,香珍都不愿天亮,她只想紧紧抱着古生,嗅着他的烟草味道,深深吮吸,然后像中毒一般死去。

可是,现实的生活里并没有王子和公主。影碟店终于关门大吉,香珍带来的钱也用光了,如果他们想继续在这个小城里缠绵厮守,至少得想办法支付下个季度的房租。

香珍开始找地方打工。一个本科生,在这座小城里却只能找些打文件倒茶水的活,香珍满腹委屈,但为了自己和古生的小日子,她不能有任何怨言。但她越来越恐慌,因为有次占生照镜子时忽然感叹了一句:“凭我的长相完全可以找个富婆包着啊!”香珍马上变了脸,她将一只热水瓶狠狠地掼在古生脚边。那天,古生摔门而去,香珍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后来,古生很晚也没回来,香珍才慌起来,她沿着马路一路喊一路哭,像个女疯子,直到古生从某个角落里冲出来抱住她。

自那以后,他们发誓再也不吵架了,可生活一旦暴露出本质,便处处是棱角,他们的争吵再也没停过,那些滚烫温软的情话,像一群被惊飞的鸟,一去不回。

直到古生有了另一个女人。古生说自己被一个开宝马的女人缠上了,隔三差五收到礼物,有时是名贵服装,有时是国外的高级食品。古生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将食品包装拆开,大方地递给香珍说,来,你先吃!

香珍的心疼痛起来,现在的她不是八岁孩童,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分享古生从女人那得来的东西。难道人生真的是一个圈,早晚会从终点回到原点?

香珍又开始大吵大闹,可现在的古生不会再摔门而去,或者从后面抱紧她。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抽着烟,吃着零食,偶尔发出几句笑声。香珍只得煞有介事地假装收拾自己的东西,可古生依旧端坐在电视前,眼睛都不斜。香珍收拾东西的手开始发抖,动作也慢下来,最后终于无力地滑坐在地板上,泪流满脸,冲古生大喊:“不就是钱吗?你等着我!”

金钱买不来的爱情

香珍再次出现在秦辉面前时,头发散乱,面色苍白,双眼却炯炯有神。她对秦辉说,给我10万!

秦辉不可思议地瞪着这个女人,她失踪了近三个月,现在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就是为了要钱?秦辉是个对女人很大方的男人,可这只限于对他忠贞不二的女人。香珍无疑没了这个资格。可她毫不退缩,她说:“给我10万,叫什么都行。不然,我就把你偷税的证据捅到税务局去!”

此时的香珍,就是一个竭斯底里的疯子,面对一个疯子的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妥协。秦辉是明白的,但他终究不甘心,所以他说,给饯可以,但你必须陪我的大客户玩一个星期。

香珍想都不想就说,好!

一个星期后,香珍带着10万块钱回到自己和古生的小家,她从没想过会用钱去买古生的爱情,可她中了古生的毒,没办法解脱。

用你的壮烈做婚礼进行曲

古生没有等香珍,他还是离开了。他们住过的屋子还是原样,古生把它收拾得一尘不染。可他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

其实钱是买不来爱情的,它只能买一个人的身体,甚至,只是一个人身体的某个时段。香珍这样想着,突然绝望了。可她还是疯狂地寻找古生,在这座小城的大街小巷,每看见一辆宝马,她都会冲上去拍人家的车门。

所有人都说,香珍疯了。

可所有人都可以和这个疯女人睡觉,香珍来者不拒,只要给她钱,她需要钱,等她把古生找回以后,她要用很多钱把他留很久。谁都不知道香珍到底存了多少钱,她住的房子脏得像狗窝,所有人都知道她的钱是想留给她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在哪里?

小城的人们应该都记得那个阴郁的下午,那家最高档的酒店里举行了一场婚礼,新娘是个有钱的老板,新郎是个耳朵背后有道疤,漂亮得一塌糊涂的男人。

那天,疯子香珍也目睹了那场婚礼,她远远地看着,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几乎五脏六腑都被叫声撕裂了。她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被一辆风驰电掣的面包车撞飞出去,只听砰地一声,疯子香珍重重地跌在10米开外的地上,如一口破旧的麻袋。

那一对新人此时正被人群簇拥着走向大堂,满耳都是嘈杂的祝福,满眼都是铺天盖地的幸福,街对面那惨烈的一幕,他们根本看不见,也根本听不见。

上一篇:只有蝴蝶还记得 下一篇:我喜欢的男人碰巧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