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芮成钢

时间:2022-09-05 03:19:17

新青年芮成钢

这个1977年出生的青年,正在成为央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刚刚入选了新中国“60年60位主持人”,与赵忠祥、白岩松、杨澜、汪涵等并排而立;受益于国际金融危机(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一说法),他主持的财经节目获得了观众空前的关注,他是中共党员、爱国主义者。曾经发动草根运动成功把星巴克赶出故宫,但这只是他的一面;他说一口流利的英文,穿杰尼亚西装,开一辆黑绿色的捷豹汽车。在全世界重要的场合采访政经领袖,知道“中国的国际形象问题很严重”,打算在东西方之间架起一座交流的桥梁。

他叫芮成钢,央视财经频道《环球财经连线》的节目主持人,作为知名青年精英,他是人们观察和认识中国改革开放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的理想样本。

芮成钢很忙

央视财经频道改版之后,推出的《环球财经连线》节目,以国际化和连线世界为卖点,几乎就是为这个双语主持人度身打造的,这使得他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更频繁地出席各类经济论坛,以财经主播的身份连线全球政经领袖。金融危机给许多行业造成了严重的打击,但财经媒体、经济学家们却因此受益――央视的经济频道改版为财经频道后,迅速吸引了大批的高端观众;财经书籍销售火热;至于经济学家们,他们的出场费和演讲费更高了。芮成钢也是这一链条上的受益人之一,连播三个月的《直击华尔街风暴》,让许多平常不看财经类电视节目的观众,迅速认识了这个年轻的主播。

除了工作,因为知名度的增加,他还得应付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接受我们采访的当天,芮成钢的电话一直没有停过,他在电话里安抚对方,“要相信我做功课的能力”,中途还突然加进来另一个小型会议,与五六个人讨论某次活动的细节――他很清楚自己的名气,并且“惜时如金”。

他才33岁,已经在央视摸爬滚打了10年。看起来依然年轻,青春的面孔,身形已经微微有了发福的迹象。他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不断调整姿势,问摄影师:这样呢?这样拍出来会不会显得脸胖?他说,做我们这个行业的人,知道化妆、服装、镜头能够把一个人改变成什么样。和他交流,你能够感受到他这种了然于胸的精明,面对尖锐的问题,他不需要沉吟,而是会直截了当地回答:“不好说。”他懂得说话的分寸把握,知道哪些事情更“重要”,或者说,可以更好地“营销自己”。

让星巴克撤出故宫是他漂亮的手笔。他是民族主义者吗?他说:“哦,我不是,民族主义言重了,国际化才是我的思维。比如在中国和日本的关系问题上,常常有人大喊抵制日货以示爱国,我会建议,你应该出门去了解这个离我们最近的国家,再作打算――甚至我们的汉字,有一部分也是从日本字演化而来的,而我遇见的京都的士司机还会在中国乘客搭乘时放中国国歌,这就很好。”

他曾入选过“耶鲁世界学者计划”(The Yale World Fellow Program),在耶鲁大学待过4个月,他还有不少外国朋友,他穿杰尼亚,开捷豹,并不那么像一个民族情绪强烈的人。他被普通观众视为央视“新的明星脸”,与自岩松身体前倾、皱着眉头,一副忧国忧民的形象不同,芮成钢的年轻面孔,更符合吃着麦当劳看着翻译字幕电影长大的年轻一代的审美口味。

国际化的中国面孔

2009年G20峰会的新闻会上,芮成钢代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提问,在网上引发争议。批评者认为他不守只许提一个问题的规则,并且擅自“代表”全世界人民。对于这样的争议,芮成钢没有回应,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G20伦敦峰会圆满结束,我们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G20前方报道组参加了会后举行的千人记者会。全球媒体现场直播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演讲和问答。我作为中国记者向奥巴马总统提了两个问题,他给出了精彩回答,并与我轻松互动,露出灿烂笑容的同时,幽默且不失深刻,掀起了奥巴马记者会的第一个小高潮,很有意思。”

有意思是他喜欢的词。在耶鲁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他发现在那里人们最怕被别人说“You are boring!”(这人真没劲),这让他觉得这是批评一个人最狠的话了。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有趣的、阅历丰富的人”,无论和谁在一起,别人能觉得这人有点火花,好玩。在耶鲁的这段经历,为芮成功日后的采访积累了更广的人脉资源和切入点。他先后采记过美国前总统布什父子、克林顿,他说:“10年记者生涯,有幸与20年来的4位美国总统对话,3位还都是耶鲁校友,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经常需要和全球顶尖的人物对谈,芮成钢说,这需要一个人内心的自信和强大。“我们经常说我是一个中国人,而不是说我是一个人。通过强调历史、遗产甚至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来获取自信,这不好。我想我们首先应该有个体的自信,所以在每一次的报道传播中,我都力图传播中国最新的形象与发展。”这种自信让他在和名人们打交道时,显得游刃有余、关系密切。耶鲁大学的校长评价他,“代表着新时代中国的价值和观念”;在博客上,芮成钢为自己的每篇文章都配上了他和受访名人们的合影照片,你几乎可以从他的博客上了解到是哪些人在支配着这个世界。

去年,芮成钢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三十而励》,序言是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写的。面对人们的惊讶和疑问,芮成钢多少有些得意。他和陆克文的结缘始于澳大利亚的一张餐桌,两人一见如故,聊到深夜,芮成钢预言陆克文能当总理。一语成真,后来陆克文果真当上了总理。据芮成钢自述,他去做陆克文的采访,问:“该怎么称呼您啊?如果按正式社交礼仪,我应该称您为总理。”陆克文呵呵一笑说:“你喊大哥吧。”然后大家就笑了。这段经历,倒颇具有中国江湖色彩,陆克文的中文课,看来真是没有自学。

他的10年变化

2000年以前,刚毕业的芮成钢曾去济南做记者、主持人,“带着隐形摄像机拍车匪路霸,拐卖妇女儿童、倒卖野生动物的行为。打击票贩子,惊心动魄,”彼时他也“不愿出国……不甘心脑子被另一套思辨逻辑污染,我说我宁愿就是一个很狭隘的中国人,也要保住我这种原生状态,”有趣的是。几年后回到央视主播台,他远离了社会新闻,却再离不开西装革履;而且,他去了耶鲁大学做访问学者,和一帮美国同学相处甚欢,并对耶鲁的教育模式深表赞叹。

对话芮成钢

BM=BIZMODE R=芮成钢

BM:说说你对央视的期待。

R:中国的国际形象还应该更好,我们一直致力于这个目标。对央视的期待不好说,太大,也轮不上我来说,只能说它对我的我的意义重大,首先成全了我,这份工作让我乐在其中,没有什么工作比我现在做财经记者更有意思,我可以接触到什父子,可以数次专访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能跟很多描绘着各国国家形象和蓝图的人对话,这种经历很有意思,这个重要平台,能让我从宏大的角度思考问题,并让我的观点得到非常充分的表达。像我最近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台影照片

的,要管理世界对中国预期,不被赞誉冲昏头脑盲目承诺,但也不能处处打“太极”,让世界对我们失望。

BM:你怎么看待国外传媒同行?

R:最大的感受是他们的角度比较1丰富。从事新闻工作这么多年,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横看成岭竖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大家可以从多种角度去分析和理解――或许并不能发现真相,但重要的是站在依据事实的角度上。

BM:国际经济领域里,你有连续10年的“达沃斯之行”,个人和中国媒体在这其中都经历了怎样的历程?

R:10年前,这里是BBC、CNN、CNBC等西方主流媒体的天下,中国媒体只是很小的聆听者;10年后,包括CCTV财经频道在内的中国媒体,不管是硬件软件还是报道人数、报道规模,都可以和世界顶级媒体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另外,从中国是空白到2003年年现的“中国崩溃论”,2005年又被“中国”所取代,中国的出场似乎总与整个会议气氛格格不入,但到了2009年,中国成为拯救世界经济的最后希望,被视为福星。我自己的变化是开始担任达沃斯论坛多个委员会的委员。再以志访为例,10年前,一名国际500强企业的CEO进入CCTV的演播室,都会被视为一件大事,而在去年的达沃斯会议上,我在3天内采访了56位全球顶尖的CEO,和另商界领袖争夺在中国媒体上出镜的机会。

BM:研究员、访问学者、经济论坛委员……哪个身份让你受益最大?

R:在耶鲁人学做访问学者时,最先感受到的,是以往我看中国和世界的角度很局限,但在参加耶鲁安排的与高层人物座谈、重要机构实地考察后,我可以渐渐开始从“世界人”的角度来分析,比如怎样向世界介绍中国,以及怎么帮助中国。在耶鲁我是学生也是老师,刚开始讲课时遭遇“群起而攻之”,呵呵,很练胆儿,也催促我更快学习。

BM:这么年轻就和世界级领袖对话,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R:我首先背靠一个强大的团队,不然只能直击长安街,直击不了华尔街。做财经记者跟警察一样,每当案件浮现,很多的线人会帮你找到那个犯罪嫌疑人。我们也是一样,比如当金融危机出现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帮助我们把线索找出来。日常的还包括滚雪球效应,我们做得越多效应就越明显,当然里面也有很多的人脉关系。对话和交流,要用他们的语言和逻辑方式去说服他们。如果你的言谈举止、你的思想都跟他们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们觉得和你交流,在语言和思想上都没有障碍,做起节目来就要舒服得多。当然。我的能力很有限,可能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完全领会这些大师的智慧和阅历,但和他们交流,我总能学到一点东西,看他们衣饰的搭配、待人处事的做派、内在思想的考量与智慧的闪光,从每个人身上哪怕只能捕捉到一点,加起来也能让我变成一个精神上更富有的人,这是我看重的,同时也是与采访对象迅速建立某种情感联系的重要时刻。

BM:怎样让受访者在很短的时间里表现出他们的智慧,并对观众有益?

R:做足功课是首要任务,有时来不及也要尽最大努力,因为当采访对象意识到这一点,他会更愿意投入以及合作。采访对象紧张,我就从很放松的话题开始聊。比如采访克林顿时,中间我穿插了他和太太的小故事,希拉里说最先爱上的是他修长的手指,我会问,那你呢?最后问完了所有预设的采访问题后,再以一个轻松闲聊的话题结束,为下次可能的采访做个小铺垫。其实只要进入良好的沟通状态,表现出他们本有的魅力一面,就够了。

BM:媒介突飞猛进,人们对高端对话也有了更多要求,有没有一些像觉得需要突破和改进的地方?

R:对,这已经是一个“人人皆记者”的时代。观众的选择很多,电视,网络,手机报……对主持人的专业度要求越来越高,人们在丧失对某一类媒体的忠诚度。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比如博客这样的平台来交流信息、新闻,所以现在“万金油”主持人肯定是做不好的。在这个窄众传播的时代,一个主持人不能满足男女老幼所有的人,只能在自己的领域内做到最好。比如美国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她的节目就是专门针对家庭妇女。我从入行以来就一直做财经新闻,这将是我一生的事业。

BM:平时喜欢看哪方面的的书?

R:我特别喜欢黄仁宇的书。他可以拿西方的理论来写中国历史,再拿西方角度来看东方文化。比如,他说中国这个国家为什么是永远这么统一的国家?而欧洲总是分崩离析?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但是他从中探索了很多道理。再比如秦始皇的历史,相当于保加利亚崛起,然后统治整个欧洲。他提出来很多假说,其中一个解释就是,在秦朝的时候,中国的自然灾害比较多,如果各个国家分散、各自为阵,很可能今年这个国家地震、水灾,饥民就往别的国家跑,容易打仗。即使像战国时期,还有其他的一些时期,会出现暂时的割据,但是很快就会统一,这是一种经济上的考虑。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说,但也有一些意义。他把这个跟欧洲历史串联到一起,你会觉得很有意思。

BM:生活上,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R:在耶鲁读书的时候,我发现在这个地方,大家最怕被别人说“YOU are boring!”(这人真没劲),我觉得这是批评一个人最狠的话了。我希望自己一直能是一个有趣的人,无论和谁在一起,别人能觉得这人有点火花,哎,挺好玩儿。

BM:现在有经纪人吗?会不会往主持明星方向发展?

R:不会,我肯定不会往娱乐方面发展。个人没有这样的爱好吧。

BM:来采访你之前,很多你的粉丝给我们留言,希望知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

R:我向往那种最终“细水长流”型的友谊式爱情。时间过去,激情变淡,最终能维持两个人一路走下去的,还是要看彼此对对方的兴趣。对方人性、智慧、经历加起来的魅力,才会让你多年后面对“白发+皱纹”的他或她,还会心动。我和世界上很多最有名的花花公子聊天,他们共同的观点是:选择人生伴侣,不见得很漂亮,却都是很有趣的女人。

上一篇:黄子桓 我赶上了中国电影的黄金年代 下一篇:快乐八分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