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动漫“登台”前夜

时间:2022-09-03 12:30:20

武汉动漫“登台”前夜

伴随着激情与理想的“登台”阵痛,是每一个龙套演员所必经的成长经历。长年来有“加工厂”、“制造商”之称的武汉动漫,在开启“中国创造(Made by China)”时代中的幸与不幸,便有了更多的标本意义。

站在2010年的尾巴上,徐从义在圣诞之夜与员工在KTV和火锅城彻底地“high”了一晚后,又坐在安静的办公室里。作为麦吉视效动画公司的经理,他要为公司2011年的第一张“名片”――一段2分钟的原创三维短片展开谋划。可初步预算就高达十余万的开支,让这个才创业一年的山东大汉屡屡陷入沉思。

与此同时,天鹰动漫总经理付刚还在为他的原创动漫电影《猫熊欢欢与箭竹仙子传奇》2011年春节档的上映工作奔波,原定于2010年第四季度就能问世的“猫熊欢欢”一再难产,让付刚在渴望中多了更多焦虑与无奈。

采访中,“从幕后走到台前”已经成为在依托外包服务维持公司运转并已经积累了数年创作实力的武汉动漫企业的共识,但是原创动漫所需要的资金支撑、人才储备和政策扶持等因素却始终成为其步履蹒跚的要因。

“拿钱的不做事,做事的没钱”

“如果不是兴趣所在,我不会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做动漫行业。这是一个见效很慢的行业。”2006年从地质大学毕业的徐从义目前带领一个十余人的小团队,终日奋战在三维动画项目服务上,只能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转。对于政府资金扶持,他没有抱过太大希望。“也许将来我们做好了,还是会去争取政府的支持吧。”洪山区创意产业协会成立的当天下午,徐从义突然如此说道。

动漫产业普遍投资较大,资本回收速度较慢,因此,对于每一个致力发展动漫的地区或组织来说,资金问题始终是需要考虑的头等要素。三年前,武汉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化局向市政协通报文化建设情况时就称,武汉市专门设立5000万元动漫产业发展资金。2010年上半年,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也向媒体表态将连续三年每年安排2000万元作为扶持动漫产业发展的专项资金。同时作为洪山区创意产业协会副会长的付刚透露,省政府的6000万元专项资金目前还没有具体的使用规划,并担心这笔钱会因各种政商关系羁绊而难以发挥其应有作用。

如此巨额专款,如果没有良好的使用规划和监督机制,极有可能成为某些人借机牟利的目标。有业内人士曾向本刊记者透露了一些武汉动漫企业中的“套钱”现象:目前政府扶持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有的动漫企业拿到了政府的扶持专款或者政府奖励资金之后并没有去致力于提升本公司的动漫创作实力,而是利用这笔数额不菲的钱去投资房地产;而有的动漫企业以不足20万的出资将动画片的制作工作外包给其他公司,待动画片完成后利用政策漏洞或商业手段去争取政府专项资金近300万元,然后利用这笔钱中的极小部分开发“傻瓜动漫软件”和组建新的动漫公司再去向政府伸手。

“曾有人这样总结动漫行业的‘卡口’:真正做事的没拿到钱,拿到钱的一点事不做。”该人士转述的内容虽然有些偏激,但某些动机不端的人“致力动漫并非迎合市场需求而是迎合政府专款”的行为令他非常不齿。

这种“真正拿到钱的一点事不做”的主体不仅指宏观意义上的某些企业本身,也包括具有微观意义的员工个体。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具有一定政府关系的员工盘踞在动漫企业或创意企业的动漫部门,他们每个月都要领取的数额不菲的工资已经成为一种沉重的包袱,长期的“微盈利”或“零盈利”状态使其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甚至有某创意企业负责人希望通过第三方监管和异地另设公司的方式、并提出年盈利额达到一定数额就将新成立的公司免费赠与的优惠条件来摆脱这种负担,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敢接手此项工作。

《武汉动漫协会2010年度工作报告》中有如下呼吁:首先,市、区应尽快施行相关产业发展优惠政策。武汉市、东湖高新区规划多年的相关产业发展优惠政策应尽快施行;武汉市动漫产业专项扶持资金应尽快拿出具体实施方案,并明确实施主体。其次,市、区各级政府应设立专门的创意产业投资资金,并对投资公司投资项目进行资金配套,以引导社会资金向创意产业分流。

而真正想在动漫上有所作为的企业,则对外界投资抱有极大的希望。天鹰动画之所以能投资逾千万元来完成它的《猫熊欢欢与箭竹仙子传奇》,就是借助了“湖北首部动漫电影”的创意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到了“神秘人士”的资助。

而能够像天鹰这么幸运的企业毕竟属于凤毛麟角。徐从义如此说道:“社会上并不缺少向创意产业特别是动漫行业投资的人或单位,但人所共知的是,自己首先要有一个好的项目或者好的作品,对于武汉大多数动漫企业来说,目前还很难找到这些投资。”

2009年9月27日,动漫成为武汉市重点发展的15个新兴产业之一,至今武汉已有动漫企业逾240家,但真正做出自身品牌的企业并不太多,能够具备一定实力创作出既叫座又叫好的动漫作品的企业更是少之又少。

“现在社会上很多游资,为什么这些钱就无法和动漫对接呢?我们可以认为这个既是企业自身问题,无法拿出吸引投资的创新点与游资所有者进行很好的沟通。但是也需要政府再作努力,如果政府在两者之间嫁接一个很好的平台,或者做一个很好的渠道,那将会是非常好的事情。”一家三年前从上海迁至武汉的动漫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在平台构建上,2009-2010年武汉政府相关部门和协会组织已经做出了部分努力。相继举办了武汉市中小企业融资服务园区行暨光谷创意产业银企对接沙龙、IDG有约――风险投资机构与光谷创意产业对接会还有具有实质性成果的创业金融服务对接会;并由武汉动漫协会牵头组建了“光谷创意产业投资基金”,另外还与专注于企业重整和财务顾问的咨询公司美国Alix Partners合作,希冀组建一个国际化的专业投融资平台。虽然这两年中,政府和协会组织动作频繁,但仍有企业提出了“平台”诉求,说明政府与协会组织的平台构建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减少层级审批与增设评级制度

《猫熊欢欢与箭竹仙子传奇》动漫电影的送审及组织上映过程中,曾遇到的一些非公平待遇,这让付刚的耐力承受底线一再放低。原定于2010年第四季度就可上映的湖北首部动漫电影只能推迟到2011年的春节档,而期间经历的层层不合理审查审批程序及所需经费一再让他伤透了脑筋。

有业内人士曾经总结目前审查审批中存在的现象:部分动漫作品的申报工作会因各种原因滞留在审查单位中,无法成为最终的竞争选手;还有很多不很专业或者视野狭隘的人充当专家评委,带着过强的甚至是极端对立的政治倾向审查动漫作品,因此常会产生的一些不合理要求而令人啼笑皆非;另外,播出单位还不允许有不健康话题,不允许有拯救世界的话题,不允许有英文名字的出现,不允许或者说不鼓励有太明显的外国文化主题,不允许有暴力话题,不允许暴露社会的不公平等等。这么多的“不允许”运用得当可以起到良好的舆论引导作用,但是运用失当就会产生各种以权谋利的潜规则。因此,减少层层审批、加强审查程序的管控成为动漫企业负责人的心声。

付刚的困惑,其实来自于目前还不太健全的动漫产业管理和产业体制。动漫产业内容丰富,跨度相当大,涉及影视、出版、制造业等行业,因此国家并未明确它专属于哪一个部委领导。很多行政系统随意配置动漫资源,扰乱了整个公平竞争的动漫市场,致使动漫产业难以形成完整的规划,产业结构不能得到及时改善,调节动漫产业的杠杆机制难以发挥作用。特别是在动漫产品的生产审批、制作、销售与发行等环节,因归属不同部门管理,产业链被人为割裂,有限资金得不到合理使用,造成人力、物力、财力巨大浪费。

09年制定的武汉市动漫产业发展规划纲要指出:武汉动漫产业发展将以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为核心区,并要积极发挥武汉动漫协会的行业管理功能。因此,位于光谷创意产业基地的武汉动漫协会便具有了对武汉地区动漫作品或动漫项目进行审查、引导、帮扶等职责。

2010年12月上旬,由中江建筑设计院带头成立的“洪山区创意产业协会”不仅仅是一个行业群体单纯的组织形式,更是首批入会的137家创意企业特别是该区动漫行业抱团发展、谋求自身地位的重要步骤。

作为洪山区创意产业协会发起人之一、并身兼协会副会长的付刚在谈到洪山区成立自己的创意产业协会初衷时说,洪山区成立这个被政府承认的产业协会,能够更好的整合各种资源,在项目审批、行业发展、区域规划等方面都具有长远的意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员如此分析该协会成立的意义:这种抱团式的发展策略其实是出于对洪山区包括动漫产业在内的创意产业长足发展的一种试探。洪山区的动漫企业在经历过几年的外包经验积累后,逐渐具有了一定的创作实力与规模效应,同时也在承受着因地区差异而产生的重视程度的差异问题。如果洪山区的创意产业协会及创意产业园能够获得更高层级的政府认可,那么就可越过某些审查层级,直接与高层对话,这对于洪山区的动漫企业而言,无疑会带来很多实质性的便利。

有动漫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中国动漫好像陷入了一个误区,仅仅把动漫产业定义成儿童的娱乐产业。动漫不仅仅是为三亿七千万儿童做的,而应该成为一种国民性产业,但是中国动漫大刀阔斧走了数年,却始终没有产生几部吸引成人眼球的作品。

武汉一家号称“中国最专业三维动画制作公司之一”的企业负责人则试图给出这样的答案:“误区的原因是中国没有制定像国外一样的评级制度。其实动漫只是一个载体,其本身并没有人群适宜与否的特性。但是因为缺少评级制度,难以分出儿童和大人的电影,所以,适合成人看的具有一定深刻话题意义的动漫作品始终难以问世。这就导致了中国动漫作品只能走低龄路线的现状格局。”

动漫的消费群不仅仅是青少年,应该是全民,因此目前动漫的消费群应该重新定位,要以全民为消费群,重新诠释“动漫内涵”。从思想上抛弃对动漫固有的历史性偏见,转变观念,客观地将其视作是和书籍、报刊等媒介同质的一种思想表现载体、一种市场化商品,真正还其“平等身份”,使原创动漫的发展成为可能。

在《中国动漫产业发展对策探析》一文中,该文作者耿玉水等还做出了详细的分级标准:我国动漫产业下一步可采取分级制即针对市场不同的消费群体制定与之相适应的标准,分类管理。可将我国的动漫消费群体按照年龄的不同分为四段:6-10岁、11-18岁、19-35岁、35-60岁,然后针对这四个年龄段确定A、B、C、D四种不同的动漫等级,其具体差别则主要体现在主题、内容和画面上。

上述给出“动漫误区”答案的人士在援引国外的评级制度时说,在国外,动漫作品具有详细的分级,哪些是适合大人看的,哪些是适合小孩看的都具有一定的标准参考。一旦年龄群体得以扩大,动漫企业就可以做多种类型的动漫,生产出内涵深刻的作品满足任何年龄段观众的文化需求,如此发展,动漫市场将会是非常巨大。日本的动漫产业能够占到GDP的16%和这个是分不开的,欧美国家也是一样。

(见习记者吴淋淋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混沌”藏市 下一篇:“拿地”未了局